关闭

帖子主题:“结束”的开始,美日航母对决─菲律宾海海战

共 159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7637415
  • 工分:492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结束”的开始,美日航母对决─菲律宾海海战

在太平洋战争之初,日本帝国的野心勃勃看似还有一些可能性的。虽然国力薄弱加上资源(尤其是石油)匮乏,使得日本无法支撑一场全面的总体战争,但当西方盟国的一半力量被牵制在欧洲时,日本的确有机会通过闪电战式的速战速决取得理想战果,并迫使西方承认这一事实。只要能赶在美国巨大战争潜力爆发出来之前,利用战争之初突袭所带来的优势,一举消灭盟军在远东、太平洋战区现有的海军力量,日本就很可能使美国就范。当然此举的风险也很大,一旦未能速胜,日本帝国在战争中获胜的机会就很渺茫了。

正因为如此,为了在太平洋前期能全面压倒美军,日军将那些不惜血本、苦心培养出来的空中老手全部派上前线。

但不幸的是,这些优秀的战士,在经历了1942年5月的珊瑚海海战、6月的中途岛海战、8月的东所罗门海海战一直到10月的圣克鲁兹海战,日本海军一共损失了700到800个机组员。虽然这个伤亡数字,在这场血腥的战争中并不大,但死去的却是帝国多年心血的全部结晶,即使战争至此结束,日本海军航空兵也要花个4到5年才能恢复。

帝国海军的"空中骄子"凋零殆尽后,日本人不得不去面对这场未能速战速决的战争。"中途岛之后,许多幸免于难的飞行员被调回后方担任教官,从前线抽走这些飞行老手削弱了我们的战斗力。"曾在1941年率队攻击珍珠港的飞行员渊田美津雄,后来如此写到。只是,由于大量精锐飞行员的丧失,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的"种子"去撒播,更由于石油的短缺,飞行训练时间也被大大地限制了。

1942年的失败,让许多日军顿时清醒过来,原来天皇庇护下的"皇军"也会吃败仗!当时弥漫着的"胜利病"严重地妨碍了作战计画的制定,盲目的自大使日本输掉了本来可以打赢的中途岛海战,过分的顽固又让他们在瓜岛一系列的海战中遭到了严重损失。现在,清醒过来的日本人不得不面对这严酷的战略态势了。到了1944年中期,靠着"避战"这种看似违反"武士道"精神的正确措施,日本海军终于又重新积累起相当规模的实力。

在圣克鲁兹海战重创的大型航母"翔鹤"于1943年7月重返舰队;同在此战中受损的轻型航母"瑞凤"更是早在1943初就参与了瓜岛的撤退行动。在修复航母的同时,日本也将15000顿的大型潜艇支援舰"大鲸"改造成"龙凤"(可装载37架飞机)、12000顿的水上机母舰"千岁"、"千代田"改造成航母(可装载20余架飞机)。除了这些,舰队中还出现了1艘大型装甲航母,"大凤"。该舰于1943年4月下水,1944年3月服役,满载排水量34000顿,最高航速33节,设计载机数52架,并采用了英国式的封闭式机库,配备了78毫米的装甲甲板;只是,由于美军飞机和潜艇在1942年的卓越表现,新舰的水下防护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

于是,日海军手中可以参战的航母到达了9艘,舰载机达到了430架,与袭击珍珠港时的飞机数量已经不相上下,看起来,日本海军机动部队的实力已经获得恢复。他们决定,向美国人发动反击。

"阿"号作战预定于1944上半年实施。此时,美军已经开始了跳岛反攻,向日本本土发动攻势。日军决心利用这一点,趁美军主力向某一座岛屿发动大规模进攻之时,出动联合舰队和强大的路基航空兵,对敌方太平洋舰队实施协同打击,一举歼灭之。当时,日本海军的主力是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第一机动战队,日本海军所有能够参与战斗的航母,全都在这支部队编制内。而为了要参与这次"决战",日本海军的其他主力舰群,也被编入了这支舰队内。

在"阿"号作战开始后,这支舰队分别于5月11、12日启航,开赴菲律宾南部苏禄海、南端的塔威塔威群岛。这里离婆罗洲的的油田不远,出产的原油质量好,可以不经精炼而直接提供给舰船使用─虽然有挥发性强、燃烧值稍低的不足。

5月22日,日军航母"千代田"在港外训练时,遭到了两枚潜射鱼雷攻击,只好退回湾内。苏禄海是美军潜艇的乐园,日军航母平时不可能经常出海,更糟糕的是,塔威塔威岛上没有机场,连让飞行员进行陆上训练都不可能。无奈之下,在舰队抵达集训地的一个月时间里,这些本来就半桶水的飞行员们,只能天天待在甲板上晒太阳,对于战斗力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正确来说,是血上加霜。

1944年6月,这支庞大舰队已经枕戈待旦,只待一声令下,便将倾巢而出。日军士兵固然个个士气高昂,但他们的指挥官却不得不如履薄冰,对于想要夺回太平洋战争主动权的日军而言,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1943年,美国西海岸华盛顿州、布雷默顿海军船坞外,一艘近250公尺长、一身海蓝色涂装的航空母舰,在人们的注视下,缓缓驶出船坞。经过三个半月近乎于重新装备的大修,舰上多了能够完全压制日军同行的F6F"地狱猫"战机、四连装40毫米博福斯高射炮,还有几台使127毫米高炮威力倍增的M37火控指挥仪。6天后,当这艘战勋卓著的军舰驶入珍珠港时,一名将军忍不住脱口说出:"只要'企业'号准备就绪,我们就能出击了。"

"企业"不是孤单一人,在那里迎接她的,是6艘已经整装待发的新锐航母。从1942年12月到1944年1月,共有8艘27000顿"艾塞克斯"级航母被送到了只剩两艘航母的的太平洋舰队手中。该级航母几乎是"约克镇"级航母的放大版,但是拥有比后者更强的攻击力,舰载机数82架,航速33节,同时拥有令人望而生畏的高炮体系。这8艘新型航母,将有6艘能在1944年6月前完成战备,在加上重披战袍的"企业",美国海军大型航母的实力,已经大大超出了战前的水准("萨拉托加"被派往印度洋支援英军,因而没有参与马里亚纳战役)。在大力建造大型航母的同时,美国还利用"克利夫兰"级轻型巡洋舰的舰体,改造了9艘"独立"级轻型航母,排水量11000顿,载机30到45架,航速32节。

另外在1943年8月开始,F6F"地狱猫"开始装备美军的舰载航空兵,尽管盘旋性能依旧比不上零式战斗机,但凭借着强劲的心脏,"地狱猫"在获得足够的速度和爬升率时,也拥有结实的筋骨和可怕的火力。 "只要你被格鲁曼抓住尾部,下一瞬间就有猛烈的弹雨倾泻而来,真希望我们也有格鲁曼和海盗那样的6挺.50机枪。"─小町定飞曹长(40次胜利)语。小町定的话还包括了另一个事实:除了数量众多、性能优异的武器之外,在美国太平洋舰队里,还拥有一批优秀的飞行员。战争爆发后几个月,美国选择了与日本刚好相反的道路。最初,美国也曾竭力将最优秀的飞行员、水手送上前线;但很快,他们便开始特意将最优秀的飞行员留在后方,让他们去担任飞行教官,去源源培养自己的生力军。当然,这么做也就意味着,在战争开始最初一年的时间里,美国陆军和海军的航空兵将无法得到最好的飞行员。但是,一旦一批批"菜鸟高手"们被送上前线之后,敌人最后取胜的一丝希望也就消失了。

在航空母舰的身旁,珍珠港事变后的太平洋舰队主力舰部队,此时已恢复了元气。那些坐沉在珍珠港烂泥里的老式主力舰,大多已经完成修复。但是,这些老舰不再是太平洋舰队的主要力量了。1937年以后新建的一批新型主力舰,已经取代了她们的位置。从1941年起,配备406毫米主炮,排水量35000顿的"北卡罗纳"级、"南达科塔"级主力舰陆续服役,这些新型主力舰航速可达27节,虽然不算很快,但已能伴随快速航母编队作战,用强壮的身躯和致命的火力为这些新秀们提供防空支援。舰上406毫米巨炮、305到457毫米厚的重甲,也使得这些水面舰完全适合传统的水面作战任务。 1944年,45000吨的"爱荷华"级服役,其航速更是达到了33节!完全达到了"艾塞克斯"级航母的水准。在马里亚纳海战中,美军第58特混舰队将出现6艘新型主力舰,在其为航母特混舰队提供火力支援的同时,其炮战实力也足以与"大和"、"武藏"领军的日主力舰队一较高下。除主力舰外,美国海军巡洋舰、驱逐舰等中小型船只的数量、质量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

身处在这支空前强大的舰队里,几乎所有人都会热血沸腾起来。素有"公牛"之称、美国快速航空母舰部队指挥官,威廉‧哈尔西更是留下了这样的名言:"狠狠地揍,迅速地揍,不停地揍!"

和1942年的日军一样,1944年的美军也弥漫着相同的情绪。 1944年4月美军航母对威克岛以及马库斯岛的空袭中,"艾塞克斯"号参战的70余架飞机居然有50架被防空炮火击伤!调查发现,美军飞行员在战斗中根本不考虑敌人火力的威胁,毫无顾忌地在低空飞来飞去,按照"艾塞克斯"号航空联队长的说法,"他们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打赢了",这样一来,有如此多飞机被打中也不奇怪了。不过,这种情况只出现在一线官兵,美军高层还保持着清醒,这个势头很快就被阻止了。1944年上半年,美国在中太平洋上的所有海军力量被统一编成第五舰队,由雷蒙德‧斯普鲁恩斯中将指挥,核心则是马克‧米歇尔中将指挥的第58特混舰队。从双方的力量来看,美军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但日军的力量绝对不容忽视。而且防守方占据了天时、地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创造奇迹。小泽已经为了这"奇迹"的发生尽力做了各种准备,而一路攻来的斯普鲁恩斯也不得不小心翼翼,防​​止不测。

葡萄牙航海家麦哲伦,于1521年首次发现了马里亚纳群岛。 1667年西班牙声明了对该群岛的主权,为了纪念西班牙国王飞利浦4世的遗孀,来自奥地利的玛丽亚那王妃,这个群岛,被重新命名为马里亚纳群岛。美西战争之后,最南的关岛割让给美国,其余岛屿(称为北马里亚纳群岛)廉价卖给了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战败,北马里亚纳由国际联盟交给日本托管。 1941年12月关岛失陷,至此整个群岛变成了日军的地盘。

3月12日,一份电报送到了切斯特‧威廉‧尼米兹上将的办公桌上。电报是参谋长联席会议发来的下一步作战指示,指示的第4条:"压制特鲁克,在1944年6月15日前攻占南马里亚纳群岛,9月15日前攻占帛琉群岛,借此实现对马里亚纳─加罗林─帛琉一线的控制。"这样,中太平洋的尼米兹舰队将能在10月与南方推进的麦克阿瑟部队,一起向菲律宾发起进攻。且一旦占领马里亚那,大型远程轰炸机B-29就可直取日本精华的关东地区,尤其是东京,如此便可打击日本工业及军民士气。在当时,B-29只能借助中华民国的机场,从大陆对九州空袭,而未能进一步攻击日本本州的工业核心。当日军察觉美军夺占马里亚那的企图时,原本为抵挡麦克阿瑟战线而发动的"浑"作战被迫中止,作战舰艇往北支援小泽,转而发动日本帝国大本营苦心策划的"阿"号作战。

斯普鲁恩斯的第五舰队与特纳的联合远征军部队,在进入该海域时即有效地压制日军的航空兵力。 6月13日斯普鲁恩斯虽然自潜艇部队收到日本舰队出动的情报,但由于他推断在17日前都不会与日本舰队接触,因此斯普鲁恩斯仍在14日指挥第五舰队主力,第58特混舰队其中的第58.1与第58.4特混舰队,前去攻击硫磺岛与小笠原群岛的父岛,把北面的敌军战机清除殆尽。15日,美军在联合远征军部队司令特纳指挥下顺利登陆塞班岛,认为日军无力增援的斯普鲁恩斯,发出了18日登陆关岛的命令。不料同日18时35分,美国潜舰"飞鱼"号(SS-229)在圣贝纳迪诺海峡发现一支日本舰队;19时45分,另一艘美国潜舰"海马"号(SS-304)在菲律宾苏里高海峡北部岷答那娥附近,也发现另一支日本舰队;17日夜里,又一艘美国潜舰传来接触报告。依此大量的接触情报来看,斯普鲁恩斯确认日军支援马里亚那的企图。

由于双方舰队18日时即可能接触,于是斯普鲁恩斯推迟登陆关岛的时程,17日召回刚毁灭硫磺岛及父岛航空兵力的第1与第4大队,并从特纳的联合远征军舰队抽出8艘巡洋舰、21艘驱逐舰来强化第58特混舰队的军力,联合远征军的登陆舰队则先开往东方海域避风头,特混舰队则准备与日舰队接战。潜艇的大量接触情报,使得斯普鲁恩斯以为日本至少动用两支舰队,一支先诱开第58特混舰队,另一支趁机攻击塞班岛的美军登陆部队。于是斯普鲁恩斯下令确切掌握日本舰队位置之前,第58特遣舰队不得远离赛班岛。一般认为此决定过于保守,使得该海战美军无法给予日军更大的打击。18日中午,第58特混舰队集结完毕,斯普鲁恩斯移交战役指挥权给第58特混舰队指挥米切尔中将。

随后其全部战斗群、十五艘航空母舰摆开阵势。其中以七艘战斗舰为主的第58.7特混大队,摆在日本舰队与四个航舰特遣群之间,以防日本水面舰队接近美国航空母舰(有人认为,这是给落居海战配角的战舰舰队一次决战的机会)。除掩护第7支队的第58.4特混大队航空母舰外,其余第58.1、58.2、58.3特混大队皆部署在战舰舰队后方展开,挡在塞班岛西侧,随时迎接日军攻击到来。

15日晚上6时,被美国潜舰飞鱼号于圣贝纳迪诺海峡发现的,就是日本舰队主力:第一机动舰队(由小泽指挥);而15日晚上7时在岷答那娥被美国潜舰海马号发现的,是另一支日本舰队,也就是先前参与"浑"作战计画的第一机动舰队另一部分,他们在接获"阿"作战计画命令后立刻终止"浑"作战,赶赴北方与小泽会合。此时的第一机动舰队,分别由小泽(第1航母战队)、城岛高次海军少将(第2航母战队),以及在往后雷伊泰湾海战中因带领主力舰队进行"充满迷团的反转"而成名,栗田健男中将各自率领(第3航母战队)。虽然与当时世界海军第二强的英国皇家海军相比,任何一支舰队都毫不逊色,但面对当时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海军第五舰队,却显得黯然无光。

小泽并未如同斯普鲁恩斯所设想,采取分兵合击策略。而是打算利用日本在关岛、罗塔岛等地设有航空基地的地利之便,将舰队部署在美国舰载机打击半径以外,同时日本舰载机起飞攻击美舰队,在穿越美军舰队后,飞行至罗塔岛与关岛等地降落加油挂弹,准备下一波攻击,如此就能大大延长日本舰载机的打击范围,而美国舰队则无法攻击日本舰队。这便是"穿梭轰炸"。当年敌人在瓜岛的战法,现在日本也打算照此办理。

作战方针已定,接下来就是排兵部阵了。小泽决定,让自己的主力舰队,第1和第2航母战队与美军舰队保持640公里,作为前锋的第3航母战队,则保持在480公里。这样,日军就能在确保主力舰队安全的情况下,以空中力量对敌人实施打击。前锋舰队则是在敌机的极限攻击半径上吸引火力,并进一步减杀美军的空中力量。一旦制服美国空军后,日军将以4艘主力舰("大和"、"武藏"、"金刚"、"榛名")为核心,与美军舰队展开炮战。同时,小泽也寄望角田航空队的岸基飞机,能助他一臂之力,抵销美国舰载机的数量优势,可是马里亚那群岛的日本守军指挥齐藤义次,隐瞒了美国舰载机已重创角田航空队的事实,而未告知小泽真实情形,使其无法掌握其与美方的实力对比。17日下午15:30,机动部队所有舰队完成海上加油。不久之前,坐镇东京的丰田副武大将传来电报:"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全体将士务须权力拼战!"小泽随即将电报通报全体官兵,并在旗舰"大凤"号航母的主桅,升起了象征日本海军胜利的"Z"字旗。

从中途岛的经验看来,对已知或未知的敌人舰队展开搜索与监视,从而得知敌舰队位置、动向是必要的,因此小泽舰队18日即派出侦察机出动搜索并加上马里亚那方面的情报,在与第五舰队保持距离的同时仍获得充分的情报。

同日夜间,第58特混舰队指挥官米歇尔力主连夜西进,在发现日本舰队后就全力将其消灭,并同时与第58.7特混大队司令威利斯·李中将,讨论连夜进击与展开夜战的可行性。

米歇尔:"你想和他们打夜战吗?或许我们今天下午晚些就能逮到他们,(你)晚上就能先进攻,不然今晚我们就要东撤了。"

李:"不,不要以为我们应该和他们夜战。雷达是管用,但抵销不了通讯困难和缺乏夜战训练带来的麻烦。"

不过,斯普鲁恩斯仍一如以往谨慎,以掩护塞班为重而不以歼灭日本舰队,下令第58特混舰队白天西进,晚上便东撤,不得离开能支援塞班的距离,采取保守防御的态度。而非像其在中途岛时冒险发出关键一击,使美国飞行员大失所望。

19日凌晨4时20分,小泽再度派出43架侦察机(舰载侦察机、水上侦察机、路基侦察机,共有21架未能返航),清楚掌握了美国舰队动向。此时斯普鲁恩斯仍不清楚小泽舰队位置,小泽则不但知道美军在哪里,也晓得美军已经进入日机攻击半径,而日军航母本身则还未进入美机打击范围。

既然斯普鲁恩斯未能掌握小泽舰队位置,就先命令米歇尔,消灭在马里亚那已知的敌机力量,与小泽决战之前先解决这方面的敌人。该日早晨06:30开始,第五舰队已击垮了马里亚那的日本航空兵力,并开启当日11小时激烈空战的序幕,同时对关岛与罗塔岛的日军飞机压制,之后小泽舰队的飞机即使成功穿越美军舰队前往马里亚那,也会在降落时被美机重创。不过即使美军要先对付马里亚那方面,但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仍保留足够飞机随时应付小泽的进攻。

19日上午,正当第五舰队不断搜寻小泽舰队行踪之际(后来人们发现,只要他们的搜索范围再增加个100公里,就能发现敌人),小泽已于08:30派出栗田舰队(第3战队)的飞机,战斗机14架、鱼雷机12架、"战斗轰炸机"43架(修改过的战斗机,可挂载一枚250公斤炸弹),共69架发动第一波攻击(中本道次郎大尉指挥) 。

08:56,从主力的第1战队派出最大的一波攻势,包括战斗轰炸机48架、鱼雷机27架、俯冲轰炸机53架,共128架作为第二波(深川静夫大尉指挥)。但是,像是中了邪似的,这第二波机群在刚刚出发时,就遭到了难以置信的损失。起飞开始,就有8架飞机因引擎故障而被迫放弃出击。飞行军士小松关雄驾驶他的"天山"鱼雷机起飞后,发现有一排鱼雷射向"大凤"号,于是直接冲入海中,撞毁一颗鱼雷。更夸张的,机群飞过第3战队上空时,被当成敌人而挨了一顿痛揍,2架被当场击落!还有8架负伤返航,于是真正飞向美军舰队的,只有109架。

08:00,自第2战队派出战斗轰炸机25架、战斗机17架,鱼雷机7架,共49架飞机作第三波攻击。

11:00,不知是出于自身的安全感或对于进攻部队的忧心,小泽又从第1、第2战队的未出击飞机拼凑出战斗机30架、俯冲轰炸机46架、鱼雷机7架,共82架飞机作为最后一波。四波共307架,企图以大量的战机一举击破米歇尔的空防。

在小泽出动大批舰载机的同时,关岛和南方的加罗林群岛上的日军路基航空兵也倾巢而出,准备与机动部队协同作战。

日本海军在太平洋上重夺上风的全部希望,就寄托在这些飞行员​​上了。

19日09:50,第一波日机被美军战舰雷达发现,米歇尔于10分钟内出动240架飞机(此快速动员舰载机记录至今未破,未来就交给解放军去打破啦)。双方原本在遭遇时,美军飞机应还无法爬升至日机高度,也就是说,这些美军飞机得眼睁睁看着日机从其上方呼啸而过却无法拦截。但日机却​​浪费宝贵的10分钟盘旋、对机群重新调整,使美军有时间迅速爬升至与日机相同的高度,并以监听日机指挥官指令改变拦截战术。接下来,以F6F"地狱猫"和F4U"海盗"战斗机为主的美机,开始对已显得落后的日本飞机进行拦截。日机主力零式战斗机,在太平洋战争初期所向披靡,但此时也已非美国"地狱猫"战斗机和"海盗"战斗机的对手。飞机数量、质量及自中途岛战役后逐渐拉大的双方飞行员素质,使日机完全无法应付美机的攻击,连接近美军航空母舰都没有可能,只能拼死对前方的美军战舰群进攻。

当时仍在主力舰上看热闹的乔治‧萨雷特后来描述道:"左舷,水面目标!1号炮塔开始旋转...主力舰用406毫米主炮直接向来袭鱼雷机的前方开火,那些飞机钻进了一睹水墙,就再也看不到了...在这堵水墙后,配备有先进火控系统的127毫米高炮、40毫米博福斯高炮和数量众多的20毫米厄利孔高炮还为日军准备了一道密不通风的交叉火网...我们的周围被炮弹爆炸的烟团和散落的金属药荚所包围。当烟雾散尽后,海面已经归于平静,只剩下敌机的残骸还飘在水面熊熊燃烧。驱逐舰和巡洋舰开始搜索幸存者。"尚未见王,日本第一波攻击群在主力舰前便耗尽了力量,69架只有27架回到母舰,而美军只有"南达科塔"号主力舰被命中一弹(此舰似乎一直都不走运,总是被"命中一弹";上层建筑左前方甲板被炸开,却伤亡惨重:24死27伤。)。

11:39分,规模最大的第二攻击波再度被美国战机拦截,美国F6F与F4U战机围着技术欠佳、性能落伍的日机穷追猛打,演变成空中大屠杀。当时曾在"列克星敦"号VF16中队服役的"地狱猫"飞行员亚历克斯‧瓦伦查中尉,后来在《The Hook》杂志如此回忆道:

"...我很快就看见25英里外的3架敌机,接着就飞了过去...定睛一瞧,果然,我在左下方2000英尺处找到了一大群排着队向我们飞来的飞机,至少有50架!我的肾上腺素瞬间飞升至C+!"

"...我在机群的边上逮住了一架'裘蒂'("彗星"俯冲轰炸机的代号)。我轻轻地激动过去,那个日本尾炮手根本没发现他后下方的我。接近之后我打了一个点射,他很快冒出火来,那架'裘蒂'拖着长长的浓烟栽向大海。我抬起头,又看见两架编成松散的'裘蒂'。我于是从后方追上去,把其中一架打着了火掉下去,随后我没有退出,而是向另一架侧滑过去,在退出这次攻击前打中了他。他也着火了,我可以看见那个尾炮手不停地冲我挥拳头...那一瞬间我几乎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小混蛋..."

"...又有一坨东西离开了(日机)编队,我跟到了他的后面,因为布满油淤的风档(他的座机在之前出现了故障,润滑油喷到了玻璃上)让我看不清楚,我只能靠上去,给了他一个短点射,不过这就够了...肯定打中了飞行员或是控制连杆,因为那架飞机失去了控制,翻起了奇形怪状的跟头..."

"...我咬住了最近的敌人轰炸机。看起来,我的手指一碰扳机,他的引擎就碎了...第二架'裘蒂'开始了俯冲...这一回,(我)一串短点射制造了惊人的效果─他在我面前炸成一大团火球!我猜我肯定是打中他的炸弹了...他原来是一样武器,现在只是四散的金属碎片了。环顾四周,留在天空的除了我就只有'地狱猫'了。回望来路,也只有'地狱猫'和35哩长斑驳的烟火。"

至少70架日机在这波拦截中被击落,同时美军其中一名飞行员,Z‧W‧内夫少尉一时兴奋(?)而激动地喊道:"这好像传统的射火鸡大赛喔!"于是美军便将当日的空战,命名为"马里亚那射火鸡大赛"(The Great Marianas Turkey Shoot,未免太不尊重对方了...)。

20架日机突破重围,14架接着又被第58.7特混大队的防空炮火击落,一架"天山"鱼雷机撞在战斗舰"印第安那"号水线附近,但鱼雷未爆炸;另有6架"慧星"俯冲轰炸机在正午时对第58.2特混大队展开攻击,一枚炸弹在"胡蜂"号上空爆炸,两枚炸弹在"碉堡山"号近处海中爆炸,两舰受损轻微。第58.3特混大队遭受几架鱼雷机攻击,"企业"号躲掉一枚鱼雷,其他飞机则被美国防空炮火打退。总计第二波日机109架共折损97架,另外侥幸逃生的则返回小泽舰队,而美军却几乎未受损失。实力的差距显而易见。

虽然第58特混舰队的舰载机,取得对日本舰载机的压倒性胜利,可是未能发现小泽舰队并给予打击。当第58特遣舰队不断承受小泽舰队攻击而未能反击之际,美军的潜艇部队倒是从大洋的阴影中杀出,扮演身为水下杀手的关键角色。

正当19日08:00,美日舰载机还未遭遇前,潜舰"大青花鱼"号(SS-218)潜航时就发现了小泽舰队的第1战队队,盯上了日军阵中最大的航空母舰"大凤"。上午09:00,当她正要对"大凤"号发射鱼雷时,潜艇瞄准镜忽然故障。尽管意味着精准度难以保证,但艇长布兰查德少校,还是命令一口气射出艇首的6枚鱼雷。这一下,"大青花鱼"号的位置曝露了。她迅速下潜逃离,并听见一声鱼雷爆炸的声响。

由于该舰装甲雄厚,特别注重防御能力,因此一时并未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毕竟这艘航空母舰是针对太平洋战争初期,美军颇强的俯冲轰炸攻击而进行防护设计,水线下的舰身对鱼雷防护不足,这个隐忧会在之后显现出来。

而中午时分,美军有名的"棘鳍"号(SS-244),同样闯入了小泽舰队的第1战队舰群中,向当时正在收回飞机的"翔鹤",右舷射出了6条鱼雷。由于正回收飞机,无法机动规避鱼雷攻击,"棘鳍"号发射的6枚鱼雷至少有3枚命中"翔鹤"号(另有一说是4枚),使翔鹤号立时失去战力。这艘曾参加过多场重大战役的精锐战舰,瞬间变成人间炼狱。烈火从炸开的汽油罐喷射出来,一路上窜到飞行员待命室;大火烧穿了机库甲板,引爆了刚刚着陆或刚加上燃料的飞机,将中部升降机彻底炸毁,升降平台还砸死几个倒霉的操作员。

由于正在帮舰载机补给,火焰立刻充斥了"翔鹤"的燃油管道,最后集中在机库甲板上,把那里变成一个巨大的熔炉。在烈火之下,海水正汹涌而入,吞噬了右侧长五十余米的舰体,很快淹没锅炉舱,失去了动力。"翔鹤"号现在已经不能战斗了,最多只能避免损害继续扩大。事实上,舰上极其丰富的损管人员,一度做到了这一点。

尽管军舰遭到难以想像的重创,但他们的工作还是很快展开,迅速密封了破裂的航空储油罐、扑灭周边的火焰。虽然机库大火依旧,但飞机并不多,输油管道内的油料也有限,舰体倾斜也不严重,只要能恢复电力,"翔鹤"就还有救。

但是,最终要了"翔鹤"的命的,正是那些没有精炼过的挥发性原油。这些原油会从舰上的燃料库散逸出油气,在此时,爆炸和大火摧毁了舰上的通风系统,危险的油气便积累起来。终于13:08,一枚炸弹在机库爆炸,油气被引燃了,人们只看见火苗从舰上的每一个焊接处溜出,然后渐渐连成一片,最后"翔鹤"便在冲天的烈焰中化为扭曲的金属,在耀眼的火球中结束了一生,1263名水手或航空人员与舰同亡。

而先前遭鱼雷命中的另一艘航母,"大凤"号也出现了异变。

该枚鱼雷当时击损了"大凤"号的油管,震裂了储油罐,使油气自管内外泄。损管队很快排出积水、封住油罐,但有个问题是他们应付不了的:油气正在往整个航空母舰的舰体弥漫。"大凤"号的损管队长认为,要降低这些可燃气体的危险,正确的做法是打开所有通风口,让这些气体散布到整个舰体中,从而得到稀释。但由于"大凤"是封闭式机库,油气难以排出舰体,只会一直累积直到临界值。大约13:30,因为油气浓度过高,加上舰内人员不慎引起火花,使舰内发生了大爆炸,半个飞行甲板被从舰体上撕了下来。小泽这时,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旗舰"大凤"号,并在次日下午把将旗挂到了"瑞鹤"号上。很快,大火便吞噬了"大凤"舰上的弹药库,又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之后,16:28,"大凤"带着1650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官兵,以及无奈,永远沉入了太平洋。

由于移乘造成的混乱,小泽并未得知其飞行员悲惨的下场,还因为日军飞行员那自欺欺人的谎报,还以为美国舰队受到严重打击。

两艘小小的潜艇,取得了大大的战果。

正当小泽损失自己的两艘大型航空母舰时,日本舰载机还正飞向马里亚那去攻击美军。

日方第三波机群49架分成两群,较大的那群(29架)并未顺利找到目标,在返航途中于13:00与第58.7特混大队的40余架战机接触,还有一些曾飞到第58.4特混大队上空,但都没有任何战果,共7架日机被击落,是当天日机攻势中损失最少、战果也最小的一波。第四波攻击机群于14:00飞抵预定海面,也没发现美舰,便分成三路:第一路15架飞往罗塔岛途中发现美军第58.2特混大队,其中6架被F6F击落,剩余6架投下至近弹击中"胡蜂"号与"邦克山"号,造成再度对其轻微损伤。另18架飞返母舰的机群也被美机攻击,损失9架,又有5架在返航中坠毁或降落后报废。 50架日机抛弃炸弹飞往关岛,被第58特混舰队发现,便派出27架F6F加以拦截。美机在日本降落时发动突击,31架日机被击落,其余19架落地后也由于跑道被毁而遭到严重破坏,绝大多数已无法修复。总计第四波83架,最后仅有10架能升空再战。

至此,日本海军航空兵,在1944年6月19日向美第58特混舰队的一连串凶猛攻势,全部结束了。

日军的进攻完全败北...

19日当天战斗结束时,战役结果已大致分晓。小泽舰队被美国潜舰击沉两艘精锐大型航母,美方取得史上最大舰载机空战的压倒性胜利,空战中仅仅损失23架,6架飞机在操作意外中损毁,此外仅有2艘航舰、 2艘战斗舰受到轻微损伤。直到20日登上"瑞鹤"号后,13:00小泽才知道他的舰载机部队于前一天的惨败,但他并不想撤退。虽然现在舰队只剩下169架舰载机(部分出击飞机已飞返舰队),但他相信还有更多飞机尚未归来,他必须留在这里等他们。何况,角田觉治中将的路基航空兵也报告"重创美军舰队",这样一来,小则决定重组部队,21日再行与美军决战。当小泽正决断之时,前卫舰队(第3战队)司令栗田,自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向小泽通报:"美第58特混舰队向己方逼近,距离已不到300海里。"

19日晚,第58特混舰队彻夜西行,以图在天亮之后对日军发动进攻。晨光出现,大航速的TBM鱼雷机就被送上天空,前往搜索舰队以西120度范围内、520公里的区域,但是和前天的搜索一样,美机的搜索半径短了120公里。中午,美机的搜索范围扩大到760公里,却又从日军舰队北面擦肩而过。下午15:42,这种令人心急的等待瞬间一扫而空:东经135度25分,北纬15度发现敌舰!终于发现日本人了,可是距离太远,如果立刻出动,那么只有在航程中稍有耽搁,就会难以返航;即使顺利返航,返航时夜色也已全黑,危险性可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明白的。可是如果等到明早才进攻,敌人可能就会逃跑了。米契尔虽然左右为难,但为免坐失战机,依旧发下唯一有可能的出击指令。

16:21,第58特混舰队第58.1、58.2、58.3特混大队(除掩护第58.7战斗舰的第58.4特混大队外)派出了216架飞机进攻,启动这场海战中第五舰队唯一一次的攻势。18:40,一个日军的补给船队出现,率先成了小泽舰队的替死鬼。美机抵达补给舰队上空,重创"玄洋丸"、"清洋丸"两艘油轮,两舰后来都被迫自沉,另有一艘被击伤。

随后,一心只想寻找日本航空母舰的美机,飞到了日本舰队上空,在日落前展开匆忙的攻击。

日军也在18:25发现了来袭的美机,小泽于是下令68架战斗机前往拦截。 激烈的咬尾战和防空战随即在日军各个航母编队上空爆发。经过一番格斗,"地狱猫"有力遏制了日军战斗机的拦截。

此战,中型空母"飞鹰"号被1枚鱼雷(一说2枚)击中,引发大火,于20:32沉没。而航母"隼鹰"、"龙凤"、"千代田"、"瑞鹤",战舰"伊势"、"榛名,重巡"摩耶"都被炸弹击伤,其中小泽的旗舰"瑞鹤"伤势较重,一度下令弃船(被老对头:从珊瑚海一路打来马里亚纳的哈尔‧E‧布维尔上尉命中一颗1000磅炸弹),不过后来又修复。在日军战斗机和高射炮火的联合绞杀之下,美国则损失20架飞机,有8架SBC2,7架"地狱猫",4架"复仇者"和1架"无畏"。

美军在此击落了27架日军战斗机,但日军自己的纪录却高的多:65架!其实不难理解,日军当时只剩"千岁"、"瑞凤"尚可降落,而那些尚未击落的飞机,有不少又受了伤,加上天色已晚,要在如此的条件下降落,实在不是什么轻松地差事。由于小泽下令各舰自行运动,以及美国舰载机攻击过于匆忙,因此这波攻击成果并不特别出色。

20:45,大批燃料即将耗尽的美机,在沉沉夜色中回到舰队上空。

米歇尔不惜冒着被日军潜艇攻击的危险,下令整个舰队打开照明,航空母舰以探照灯直射天空,驱逐舰也发射照明弹,连锚灯都亮了。但由于各机油料殆尽,加上200架飞机同时占用仅有的2个无线电频道(另外2个尚未开通)所造成的通讯混乱,许多飞行员无视于降落信号灯官的指令争先恐后地扑向甲板,导致许多混乱与意外。一位飞行员不顾"列克星敦"号航母的等待信号,强行着舰,结果撞上甲板上刚降落的6架飞机,造成2死6伤。当然奇迹也是有的,1架战斗机和1架轰炸机同时勾住了"企业"号的拦阻索,战斗机勾住第二根,轰炸机勾住第五根,双双安然无恙。驱逐舰在海面到处打捞在水面迫降的飞行员。在此夜间降落中,美机损失了79架飞机,49名飞行员死于事故,或失踪。讽刺的是,联合舰队的全力攻击,竟不及夜间降落对美军的伤害。但是无论如何,毕竟美军没能彻底摧毁小泽的机动部队,他们还是连夜逃了回去。米歇尔沮丧地道:"敌人跑掉了,他们被我们的一次猛烈空袭重创,但他们的舰队还在。"

马里亚纳战役之后,航空母舰彻底成为海战胜负的决定者。此战粉碎了日本夺回主动的希望。日本人翘首以待了整整两年半的"舰队决战",在马里亚纳按照日军的意愿打响,但却遭到空前的惨败,航母机动部队大败而回。更糟糕的是,先前带出去的431架飞机只剩下35架。中途岛和瓜岛的惨重损失尚未弥补,新培养的又丢了个一干二净,以致4个月后的雷伊泰湾海战中,只能可怜兮兮地扮起诱饵的角色。当1944年6月20日的太阳沉入太平洋的西边时,那个以日为名的邪恶帝国之覆灭,也为期不远了。

(完)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4/11/17 12:47:2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真是输在后勤和损管上

      2015/2/24 4:37:36
      左箭头-小图标

      顶顶...

      2014/11/21 14:39:28
      左箭头-小图标

      精彩,一口气看完

      2014/11/17 21:22: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结束”的开始,美日航母对决─菲律宾海海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