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施陶芬贝格刺杀行动的意义

共 13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49735
  • 工分:1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施陶芬贝格刺杀行动的意义

上中学学历史时,就知道了这个故事,就一直奇怪,为什么刺杀了这么个魔头,一直到本世纪初这个刺客才被看做德国历史上的英雄?后来又了解一些历史政治,才有了如下想法。先说忠于职守这个民族精神,这个问题,用哲学的观点和逻辑就能解释了,民族精神不能超越以善恶良知为标准的圣经精神,就好像忠于职守的人,老板让犯法就犯法,他比老板让犯法不犯法的人忠于职守,但是良知上就差很多了。所以说因为不忠于职守失却民族精神而不被看做国家的英雄实在有些狭隘了。何况施上校们的目的是为了德意志国家不陷入希特勒死战到最后一个德国人的泥潭,和英美停战而挽救德意志。他难道不是在忠于祖国?

二战后,世界上是前苏联和北约的天下,北约中又以美国为老大,国际上这些人有话语权,他们怎么看历史,大家就怎么看历史,他们说谁好,谁就好,他们没说谁好,谁就没功没劳,一直延续到今天。之所以德国人长期不给予不忠于元首的施上校等肯定, 我个人看法,欧美人影响的,因为他是纳粹党。他们在刺杀反对老希的整个活动中,始终是纳粹党,当然,参与的人都是,他们都遵守党的信条,相信纳粹党是正当的政党,可以救德国,只不过现在要换个领导,要停战,投降也是向盟军投降。至少他们刺杀那时,还认为应该保持纳粹党的存在,让纳粹德国对抗苏联。但是当时欧美的观点,基于纳粹党的种族灭绝政策和行为,基于纳粹党的独裁性质,基于欧美资本家们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字词的敏感,反感,所以,欧美集团坚决要整个清除纳粹党,清除掉这个他们看来反民主反自由的独裁政党。何况英美已经和苏联谈好并肩作战了,再反悔岂不丢脸?!所以,坚决不和纳粹媾和。所以,你们内部怎么着当然我也不在乎了。

如果要分析纳粹党内部对希特勒的反抗是什么性质,就一定要分析纳粹党的是与非,和那些所谓分裂分子的观点,这个问题要研究起来就要写一本书了,本人也缺乏资料无法研究。一般来说,一个政党内部出现分裂派系,要么分出去重建一个党,要么多数占上峰,彻底改变这个党的性质,但是在这之前,你做的一切反抗,往往不会被外人看做是为更高的正义而行动的,而是党内纷争。所以,不会提到历史的高度来重视、表彰。

就施上校刺杀行动来看,在高压恐怖的战时德国,能在狼群中瞄准头狼,荆轲刺秦,这种勇气的确堪称英雄,其之前德国就已经有一些反抗和刺杀老希的行动了,如果没有纳粹党人参与的,二战后被证实的,都很快被欧美和德国人奉为英雄,公开纪念。只有施上校,石沉大海半个世纪。其实他这个舍自己为全局的勇气,非常值得后人敬佩,这是一个意义。另一个意义,就是他这次刺杀,行动最直接,效果最明显(终于让老希害怕),致使老希更加疑神疑鬼,更加疯狂地神经质地捕杀内部,这种怀疑和捕杀一直没停延续到了45年初。本来大敌当前,应该精诚团结,应该拉拢人心,结果大独裁者没那个心量,以恐怖治疗恐惧,更加造成人心失散,从民心到军心,都加速倾向投降保命。44年7月的这个刺杀,更加加速了他的孤家寡人和灭亡。

政治是政治,民族精神是民族精神,一个国家的政党当然要认可和宣扬本国的民族精神中的优秀品质,忠于这个国家,爱这里的人民。但是20c以后现代文明社会的政治,先进的政党,基础不是民族主义,而是民主、尊重人权、维护和发展本国人民的利益,并体现在国家的政体、体制和政党的章程上。这是老希完全无视的,他把政党和民族精神混淆成了一个,把纳粹党包装成最代表德国民族精神的政党,而他是最能代表该党、代表德国人民的党首,所以德国人民就要服从纳粹党的统治,效忠他,而不是他的这个党,和他,为德国人民服务,把民主整个翻过来成了专制。当然,他在Nazi党建初期和战争初期,让德国人民感受到了党和元首为人民做的事,鼓励老百姓参军,鼓励劳动生产,国家养军队,人人有饭吃,有工作做,所以他赢得了人心,但是后来随着战争的演进,竭力逼迫老百姓为他为Nazi党的帝国死战到死,专制这个性质越来越明显。老希为他能有个独裁的帝国,为德国掠夺资源,也是废寝忘食的,也没为个人、家族积蓄财富,这也是他得民心的地方。老希失人心、丢命就在于,实行独裁统治,高压的专横的恐怖的管理,这是逆历史车轮的, 你要是关上门当皇上也就罢了,可能那时欧美那些国家还不会来干涉你,但是你发动了战争,扩大了独裁,那就招惹人来修理你了。

[原创、个人观点。仅与有观点有知识认真交流者交流]

      打赏
      收藏文本
      2
      本人正规大学经济学硕士,文学学士。爱好历史。
      2014/11/13 16:52:57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49735
      • 工分:1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青青小山
      汤恩比的二战史我没读过,在艾伯特西顿的《苏德战争》里我没有找到关于720的内容。我读过李德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上海译文出版社),还有他写的《隆美尔战时文件》,都是大学时读的,我自己还看过戴维欧文的《隆美尔》,资料性的比如吉多·克诺普《党卫军档案》,瓦尔特·胡巴奇《希特勒战争密令》,W布鲁尔《二战未解之谜》,等等一些没有看完的史料性著作。史学家也是有自己观点的,作为历史爱好者可能认同也可能不认同。

      有关720的资料很少,所以我更认为这个阴谋当初不是高调进行的,什么见证也没有,也很少有人提它。很少有人提,也是因为二战后在世的Nazi都不是参与者。而英美根本不在乎它的作用。也许等今后更多档案解密的时候,会有新的发现和观点。

      720刺杀行动失败,希特勒没死,他们也可以起义继续政变,反正已经暴露了,这样才算高调!但是他们的反抗非常无力,所以还是应该从刺杀集团身上找原因。如果,很多人(包括党卫军里的一些要人,和党---国两军的中下级军官)都意见一致地要推翻希特勒,那就不用怕党卫军,两军主力都在我们颠覆党手里还怕什么?们一听希特勒没死,就立刻打住了, 曾经直接参与的官员匆匆自杀,私下里被授意过的一些人三缄其口,说明他们根本不想、不敢和 希姆莱的党卫军对抗。可能是对Nazi的认识不彻底,对希特勒反抗的不彻底,而最实际的最关键的原因是国防军也不在自己手上,任何动用军队的命令都是希特勒的意旨,即便将军下令军队朝东,如果希特勒再下令朝西,那军队还是得听希特勒的(整个二战,德军的战役里到处是将在外听主令的例子),没有效忠自己的军队,怕党卫军, 这才是造成颠覆失败的原因!怕党卫军,就说明党卫军里很多人不和他们一伙的,那在谋划时就得提防不能让他们知道!这还能高调吗?!

      曼施坦因在二战后他的著作中曾很谨慎地谈到720事件, “我在这里不拟讨论用暴力手段改变国家领导的问题,例如1944年7 月20日事变, 虽然也许有一天我会发表我的意见。在这本战时回忆录的范围中,我所要说的就只 以下述几句话为满足。站在负责指挥一个集团军群的地位上来看,我认为在战时我 无权发动一个政变,因为这样可能会使整个前线崩溃,甚或也会使国内发生混乱。 此外也还有军人宣誓效忠的问题。 ” 曼施坦因所看到的未来,颠覆集团里也有高级军官,会没人看得出来吗?会不怕混乱吗?其他被授意过的人大概也能看得出来,能知道混乱的结果就是自取亡国,所以这样性命和荣誉攸关的事, 知道了烂在肚子里,颠覆集团内外没人敢高调地放开手脚地行事。而且,颠覆党人,如果看谁有军权就跟谁说,看谁跟希特勒争执过就跟谁说,那必定会 判断错人(以为能支持自己,实际更怕希特勒), 那那些巴不得邀功的盖世太保的鼻子会嗅不出来?!希姆莱会不知道?知道了会不相信? 如果知道了不相信那说明颠覆党们还不够高调、大胆。如果有所谓“高调”,大概就是积极谋划的态度,但是无论刺杀行动还是反抗态度都太不彻底、 不坚决。政变,阴谋,在武装行动之前,没有高调的,否则也不叫阴谋了。

      虽然希姆莱和希特勒对西方有妥协意图(赫斯自行飞英就是征兆,可能还有更深刻的意图,这要等两年才能知道了),但是到43年初,英美在北非胜利后在卡萨布兰卡开会,公开明确表态,坚决不妥协,德国必须无条件投降,希特勒就放弃了媾和企图,顽抗到底。这才导致推翻他的人开始汇聚,Dday的登陆更让Nazi里的一些人相信,西方的口号不是空的,他们确实放弃希特勒了,希特勒彻底完了,德国人民再跟着他就是陪葬,所以决定杀掉希特勒,终止战争。

      (补充:戴维欧文对大屠杀的观念有点奇怪,但是他的历史著作比较重视资料的搜集和真实性的选择 所以,我比较相信他写的传纪《隆美尔》。邓尼茨的书我没有看过,书名叫什么?)

      21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我说的高调,是以一个阴谋的维度来比较的,并不是说这事就弄的敲锣打鼓人尽皆知了。这点恐怕是我两最大的分歧所在。

      希特勒死掉和没死的最大区别在于,希特勒如果死掉,新的政府首脑就可以改变原来的政治方针和盟军商讨结束战争的事宜,而希特勒不死,那么继续执行政变的话需要面对的首先是一场短时间无法停止的内战,这种情况只会使德国的形势更恶劣,是争斗双方都不希望发生的。

      苏德战争1941-1945关于720的内容是在第26章。

      二战战史大全中关于720的内容比较多,倒是可以细读:

      在1939年11月那次密谋失败以后,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反对派蛰伏了一个时期,这时又活跃起来,尽管到这时为止他们并没有取得任何显著的成绩。因为虽然在斯大林格勒会战期间,有人在保卢斯的帮助或默许下曾企图组织一次起义,但是直到这时所发生的两件最值得注意的反抗事件都是同反纳粹的主要团体没有关系的人搞的。一件是1939年11月9日共产党在慕尼黑市啤酒厂置放炸弹的事件,另一件是1943年2月19日汉斯·朔尔和索菲·朔尔在同一城市内散发传单的事件。还有,1943年3月13日法比安·冯·施拉布伦多夫想炸毁希特勒座机的尝试,结果没有成功,虽然侥幸并没有被人发觉。此外,在1943年1月卡萨布兰卡会议以后,盟国坚持要德国“无条件投降”,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也使反对派意气沮丧(反对派的成员后来这样说)。反对派又分成各个小派系,这种派系反映了成员们所属的集团或阶级的职业或社会观点,或是反映了他们所赞助的主义或政党。 在军队方面,有一个反纳粹将领的小核心组织,由贝克(前参谋总长)、维茨勒本(他于1942年担任西线总司令时退役)、赫普纳(东线的一名将领,1942年由于违背希特勒的命令擅自撤退而遭到军事法庭的审判)和奥斯特(谍报局中央情报处主任)所领导。自从1939年11月的那次密谋失败以后,这些人一直在等待一个采取行动的机会。在战争期间参加进来的人还有:弗里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将军(国民军团司令),冯·哈泽中将(1940年后任柏林驻军司令),冯·特雷施科夫将军(东线冯·克鲁格的随从参谋之一)和林德曼将军(隶属于陆军最高统帅部的一名炮兵军官)。通过奥斯特的关系,同他们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是所谓“卡纳里斯集团”(海军上将威廉·卡纳里斯是谍报局的首长)。这个集团几乎完全是由陆军反谍报机构的军官和文职官员组成的。它作出了极有价值的贡献,为反对派的活动提供了“掩护”。虽然它提供了一些很有能力的组织者,如奥斯特、拉豪森将军和汉森上校,但它的领袖卡纳里斯的高尚品格和反对暴力的主张,却使它成了希姆莱的一个易于袭击的目标。希姆莱于1943年下半年突然袭击了这个集团,先将奥斯特撤职,后来又将卡纳里斯撤职,并且逮捕了他们的许多助手。在贝克集团和卡纳里斯集团的外围,还有一个将领们的小集团,代表人物先是冯·克鲁格,最终是隆美尔,他们看到有必要去掉希特勒,但是要他们无条件地支持起义的计划则又犹豫不决。 同反对派有牵连的文官中,有的是纳粹政权早期的官员,还有几个是仍在任职的官员。他们的领袖卡尔·格德勒博士从1930年到1936年间曾在布吕宁手下任全国物价管制委员会主任,后来又任莱比锡市长。沙赫特在1938年前是德国经济部长,1939年前是德国银行总裁,1943年1月以前则是不管部长。波皮茨仍然是普鲁士的财政部长。吉泽维乌斯先在盖世太保后在谍报局里工作。党卫队将领内贝是刑事警察的头子,他成了反对希特勒的秘密计划中最出力的人物之一。沃尔夫·冯·黑尔多夫伯爵是柏林警察总监。这个集团中的其他重要成员——乌尔里希·冯·哈塞尔、弗里德里希·维尔纳·冯·德·舒伦堡伯爵、奥托·基普、汉斯·贝尔恩特·冯·黑夫滕、亚当·冯·特罗特·楚·佐尔茨和埃里希·科尔特与特奥·科尔特弟兄等——过去都是在外交界服务的。 这个退职官员的集团大部分(绝对不是全部)是同实业家、大企业和旧贵族有密切关系的保守主义者。比这个集团组织得更为严密的是社会民主党人以及某些社会民主党人也参加的所谓“克莱骚集团”。社会民主党人的领导人是:古斯塔夫·达伦多夫、尤利乌斯·勒伯尔(1944年他受审时,法赖斯勒把他说成“德国工人阶级运动中的列宁”)、威廉·洛伊施纳(前工会领袖和黑森的内政部长,同天主教工会领袖雅各布·凯泽有密切关系)、卡洛·米伦多夫(年轻的社会民主党人之一)和特奥多尔·豪巴赫(德国国旗的设计人)。“克莱骚集团”的中心人物是赫尔莫特·冯·毛奇伯爵,他是俾斯麦手下那位陆军元帅的侄孙,是谍报局国外科的国际法专家。该集团就是以他在西里西亚的庄园命名的。“克莱骚集团”的成员包括彼得·约克·冯·瓦滕堡(施陶芬贝格的表兄)、欧根·格斯登美尔(路德教会的领袖)、阿道夫·赖希斯魏因(社会民主党人)、特罗特·楚·佐尔茨和一些自由职业者、文官以及纳粹执政前各工会的代表。 尽管克莱骚集团一般是反对暴力的(因为他们对于促进精神新生比较感觉兴趣),它却作了不少工作去保持反抗运动的精神动力。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个集团多少有点倾向于社会主义,它在右派与左派之间起了桥梁作用,从而促使密谋分子思想上的分歧调和起来。可是,密谋分子之间的有些思想分歧和不少个人之间的意气,仍然直到最后都没有得到解决。举例来说,贝克不喜欢波皮茨,波皮茨在社会民主党人中也不受欢迎,而且(似乎)与格德勒也经常意见相左。社会民主党人泽韦林显然不愿意参加有沙赫特在内的任何政府。那个终于把炸弹放到希特勒脚下的施陶芬贝格,急于想同莫斯科恢复友好关系。他在政治方面完全不赞同贝克和格德勒的主张,甚至计划委派一些“军事行政官”同格德勒的内阁共掌大权。然而,尽管他们之间的分歧根深蒂固,格德勒在1944年夏天却能够使不同意见的派系接受一项共同纲领,并说服他们商定未来德国内阁的班子。按照那时格德勒所拟定的内阁阁员名单,贝克将成为“国家元首”,格德勒本人将出任总理,社会民主党人洛伊施纳将担任副总理。外交部长将由冯·德·舒伦堡或者哈塞尔担任(这取决于最初的和平谈判是同东方还是同西方举行),内政部将由社会民主党人勒伯尔负责,司法部将由天主教徒维默尔主持。维茨勒本将担任武装部队总司令,赫普纳则将出任陆军司令。 到1943年底,格德勒已经把密谋集团的政府所奉行的纲领拟订就绪。它强调了新政府祈求和平的愿望。这个纲领还提出要彻底抵制极权主义,要建立一个以西方基督教传统为基础的国家。如同可以预料的那样,向社会主义者的要求作出了让步:主张把公用事业和重工业收归国有。可是这个纲领对共产党人却没有什么吸引力,虽然赖希斯魏因在最后一分钟曾经力图使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也参加到这项秘密计划中来。由于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内部潜伏着一名盖世太保特务,这个企图没有成功,结果还使赖希斯魏因和勒伯尔于7月4日和5日遭到逮捕。这件事情促使他们更想把希特勒尽快干掉,所以仅仅两星期后,施陶芬贝格终于下手了。 1944年7月20日午后,施陶芬贝格置放的炸弹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元首大本营内爆炸以后,接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是富于戏剧性的,但是大部分又是极其混乱的。由于篇幅有限,我们无法在这里详加叙述。总的说来,这次起义没有击中要害,因为希特勒没有被炸死,事实上只受了一些轻伤,在以后紧要关头的二十四小时内并没有丧失工作能力。对密谋分子来说,同样具有灾难性的是,通讯大队的费尔吉贝尔将军未能把元首大本营的通讯中心炸毁(这就使元首大本营同柏林仍然保持着联络),而他们的其他关键人士又未能把主要的无线电台加以控制。此外,柏林军事领袖们的犹豫不决也同样是个致命伤,他们呆在本德勒大街陆军最高司令部内等待官方证实希特勒业已毙命,同时还无休止地争论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另一方面,戈培尔以柏林行政长官的身分,却采取了坚定果断的行动打击这场起义的组织者以保卫首都。由于密谋分子未能抓住时机,结果这场政变到那天傍晚基本上已告失败。晚上6时30分前,德国电台宣布暗杀希特勒未遂的消息时,已经能叫德国人民放心,元首只受了“轻微的烧伤和脑震荡,但是没有受重伤”。这项广播,以及元首大本营一再发来的叫人不要听本德勒大街陆军最高司令部的一切命令的那些指示,使一些摇摆不定的人缩了回去,千方百计把自己的罪证掩盖起来。这些动摇的人中有国家军司令弗罗姆,他强迫贝克自杀,又派人把奥尔布里希特、施陶芬贝格和黑夫滕打死。 希特勒和纳粹宣传机器对这次起义的反应是和他们一贯的作风完全一致的。一切都归咎于那“一小撮”将领——那些“愚蠢并糊涂到犯罪地步的军官”,对于他们,如同希特勒在7月21日的广播中所说的那样,“这一次”将按照国家社会党人惯常采用的方式同他们算账。实际上,对于牵连在内的文官,特别是党内高级人员,象黑尔多夫和内贝,政府始终保持沉默,直到9月才发表了一项相当简短的公告,宣称这些人经过审判已予处决。8月4日,军事“荣誉法庭”开庭,把维茨勒本和其他活着的军官清洗出军队,并交给人民法院去审理。这一件事使人深切地感到,这场密谋主要不过是将领们搞的另一个秘密勾当。

      重申一下:当时的高层军官,包括希特勒在内,都有一个共识:西方要求无条件投降这一事实已无法改变。所以希特勒死硬顽抗,其他人没有办法只能在这沉船上呆着,抱怨,或者尽力打仗。只是某些人,比如颠覆集团(和刺杀计划者们)认为换掉希特勒还有谈判的希望,哪怕是向英美投降也是希望,(但实际是根本不可能,必须无条件投降。),所以他们才积极行动,所以战后许多年,不被西方认可其积极意义。

      你copy的内容我印象不深了,我在上大学时读李德哈特的二战史和隆美尔战时文件,就没认为这个颠覆行动是高调策划的,你从哪里copy的?我在网上没有找到这个资源。新版的李德哈特的二战史我会买一本再看一下。就像我说的,即便再多细节,这只能是积极谋划的态度。连兵权都没有,算什么高调行动!当时的恐怖高压环境,大家对时局的共识,谁敢高调?另外,历史是人写的,史学家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后人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

      如果你所谓的“维度”是指人数,那刺杀行动和颠覆集团的人是有限的,之所以希特勒杀的人远远超出这个集团的实际参与的人,因为有些人特别是高层军官中,有停战、有这场战争将失败的言论,但未必有这样态度的人就是政变的知情者。比如隆美尔,我不相信他知情,从《战时文件》那本书提供的资料来看(最后一章),不像知情,他还为斯派达尔向希特勒亲自写信求情,如果他知情,还敢这样面对希特勒吗他俩这么彼此熟悉?更糟糕的是那些人在军官将领中又最推崇他,他的手下知情,所以希特勒很忌惮他,一定要他死。(戴维欧文也是这样的观点)。克鲁格是知情人,为什么他主动自杀了希特勒还恶狠狠地说他绝对该被判死刑?对隆美尔就这么宽大?哪里仅仅是偏爱!因为隆美尔就是不知道,希特勒没有把柄!隆美尔是为了保护家人和斯派达尔才接受元首的赐自尽。当然有失败言论的人有的是和颠覆集团的人有接触,但我相信即便接触过也不会清楚地知道他们怎么实施政变计划,更不会积极支持,如果他们能认识到这改变不了无条件投降的要求,如果他们能认识到会带来内乱内战,那只能知道了烂在肚子里,然后按兵不动,极其低调。你不能因为看了历史写的这么详细就以为很多人参与了,这就叫高调的政变了。在720事件后,不管和颠覆集团有无接触,只要有消极言论,都会被希特勒猜疑,乃至被视为“逃兵”清洗。720的扑灭颠覆党人逐渐演变成了屠杀逃兵和有失败倾向的人,“逃兵”不是在搞政变后来才被揪出来的颠覆党人吧!

      另外,西顿的苏德战争第26章,麻烦你也copy一下,邓尼茨的书叫什么名字,如果你能找到资源烦你把关于720的那一章也copy一下。我有时间就看看。

      2014/11/20 22:54:32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856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青小山
      这次刺杀的失败的原因,除了炸药技术上的,只要还是政治上的,施上校等密谋者大多是军官上层,没有发动中下层军官,没有组成一股纳粹党内分裂势力,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刺杀电影里看似有很多人,其实没有组织性,都是临时“起义”,他们也没有联合非纳粹党人国内其他反抗组织(当然,可能那个时候那些组织已经被老希肃清了),所以他们力量很单薄,人一死反抗的事就完了。当然希特勒疑心重,还杀了很多无辜,其实要真有那么多党内人积极参与,他早被推翻了。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刺杀,比较尊重历史,那个国防军后备军少校,从始至终不知道是政变,没有立场,只是尽职,直到在戈贝尔那里听到了希特勒的声音才感觉“被利用”了,决定继续效忠希特勒不能背叛,这是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因为不管刺杀成功与否,施上校他们都必须造这个反,但要造这个反,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几个主谋的人手里,换句话说那位少校和他的国防后备军[应该完全效忠施上校或者代理司令而不是希特勒],而且仅仅一个后备军不够,[应该能控制党卫军]才行,希姆莱还没死,几个绝对忠诚的元帅也没死,如果他们调在荷兰、法国的党卫军回来“勤王”,几个国防军后备军的机关枪挡得住重装甲部队吗??纳粹党是希特勒等党首死硬派创建的,中下层军官都是被吸引进来的,天然都会敬畏听从老大的,整个效忠精神贯穿纳粹党的纲领,所以如果就几个高层军官、政客不忠、政变,那就是以卵击石。没有强大的、只听命自己指挥的军队支持,不可能扭转局面。

      7楼 AD73
      当时无论东线西线德军都处于败退。甚至崩溃状态。效忠希特勒的党卫军不是被苏军美军围攻追击就是在激战中。短时间不可能回来救援。
      9楼 青青小山
      当然可以回来救援,德国和荷兰比利时法国都是接壤,德国边境都是党卫军,国内也是,总部就在柏林啊, 能费什么事?
      12楼 AD73
      你去了解一下,1944年7月下旬德军在法国 是什么情况。已经是几乎全线崩溃,一直到8月下旬才重新再法德边境和荷兰比利时组织新的防线。东线苏军也进入波兰了。
      14楼 青青小山
      党卫军就是保卫希特勒的,保卫Nazi的,希特勒要调军队,谁敢不听?打仗要听他的,国内要有动乱当然也得听他的,没军队了?调不回来了?笑话!当然,你是敢不听。全线溃退,屁话,那美军英军怎么打的还那么吃力,艾将军把战线在法国境内从南到北地拉开,一点一点地费劲推进,这是德军“全线溃退”的症状?!何况7月还是刚刚登陆没多久,还没占巴黎呢!那时柏林是有心理危机的,因为东线也打的很吃力,也在败退,但若说真的没实力了,也是夸张,否则不会在Dday后坚持了9个多月。你就是不看教科书,当然资料也是有限的,看电影也能知道了,看记录片也能知道了,荒唐至极,为狡辩而狡辩,懂个屁历史!
      你好好了解一下1944年7月底 西线和东线战况。西线巴顿的军队发起猛攻,德军节节败退。东线苏军进入波兰,德军中央集团军一败涂地,几乎覆灭。从前线调军回援国内,当然可以镇压。但代价就是用不 聊几个月苏军或者盟军就要到柏林附近了

      2014/11/19 18:17:22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青青小山
      汤恩比的二战史我没读过,在艾伯特西顿的《苏德战争》里我没有找到关于720的内容。我读过李德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上海译文出版社),还有他写的《隆美尔战时文件》,都是大学时读的,我自己还看过戴维欧文的《隆美尔》,资料性的比如吉多·克诺普《党卫军档案》,瓦尔特·胡巴奇《希特勒战争密令》,W布鲁尔《二战未解之谜》,等等一些没有看完的史料性著作。史学家也是有自己观点的,作为历史爱好者可能认同也可能不认同。

      有关720的资料很少,所以我更认为这个阴谋当初不是高调进行的,什么见证也没有,也很少有人提它。很少有人提,也是因为二战后在世的Nazi都不是参与者。而英美根本不在乎它的作用。也许等今后更多档案解密的时候,会有新的发现和观点。

      720刺杀行动失败,希特勒没死,他们也可以起义继续政变,反正已经暴露了,这样才算高调!但是他们的反抗非常无力,所以还是应该从刺杀集团身上找原因。如果,很多人(包括党卫军里的一些要人,和党---国两军的中下级军官)都意见一致地要推翻希特勒,那就不用怕党卫军,两军主力都在我们颠覆党手里还怕什么?们一听希特勒没死,就立刻打住了, 曾经直接参与的官员匆匆自杀,私下里被授意过的一些人三缄其口,说明他们根本不想、不敢和 希姆莱的党卫军对抗。可能是对Nazi的认识不彻底,对希特勒反抗的不彻底,而最实际的最关键的原因是国防军也不在自己手上,任何动用军队的命令都是希特勒的意旨,即便将军下令军队朝东,如果希特勒再下令朝西,那军队还是得听希特勒的(整个二战,德军的战役里到处是将在外听主令的例子),没有效忠自己的军队,怕党卫军, 这才是造成颠覆失败的原因!怕党卫军,就说明党卫军里很多人不和他们一伙的,那在谋划时就得提防不能让他们知道!这还能高调吗?!

      曼施坦因在二战后他的著作中曾很谨慎地谈到720事件, “我在这里不拟讨论用暴力手段改变国家领导的问题,例如1944年7 月20日事变, 虽然也许有一天我会发表我的意见。在这本战时回忆录的范围中,我所要说的就只 以下述几句话为满足。站在负责指挥一个集团军群的地位上来看,我认为在战时我 无权发动一个政变,因为这样可能会使整个前线崩溃,甚或也会使国内发生混乱。 此外也还有军人宣誓效忠的问题。 ” 曼施坦因所看到的未来,颠覆集团里也有高级军官,会没人看得出来吗?会不怕混乱吗?其他被授意过的人大概也能看得出来,能知道混乱的结果就是自取亡国,所以这样性命和荣誉攸关的事, 知道了烂在肚子里,颠覆集团内外没人敢高调地放开手脚地行事。而且,颠覆党人,如果看谁有军权就跟谁说,看谁跟希特勒争执过就跟谁说,那必定会 判断错人(以为能支持自己,实际更怕希特勒), 那那些巴不得邀功的盖世太保的鼻子会嗅不出来?!希姆莱会不知道?知道了会不相信? 如果知道了不相信那说明颠覆党们还不够高调、大胆。如果有所谓“高调”,大概就是积极谋划的态度,但是无论刺杀行动还是反抗态度都太不彻底、 不坚决。政变,阴谋,在武装行动之前,没有高调的,否则也不叫阴谋了。

      虽然希姆莱和希特勒对西方有妥协意图(赫斯自行飞英就是征兆,可能还有更深刻的意图,这要等两年才能知道了),但是到43年初,英美在北非胜利后在卡萨布兰卡开会,公开明确表态,坚决不妥协,德国必须无条件投降,希特勒就放弃了媾和企图,顽抗到底。这才导致推翻他的人开始汇聚,Dday的登陆更让Nazi里的一些人相信,西方的口号不是空的,他们确实放弃希特勒了,希特勒彻底完了,德国人民再跟着他就是陪葬,所以决定杀掉希特勒,终止战争。

      (补充:戴维欧文对大屠杀的观念有点奇怪,但是他的历史著作比较重视资料的搜集和真实性的选择 所以,我比较相信他写的传纪《隆美尔》。邓尼茨的书我没有看过,书名叫什么?)

      我说的高调,是以一个阴谋的维度来比较的,并不是说这事就弄的敲锣打鼓人尽皆知了。这点恐怕是我两最大的分歧所在。

      希特勒死掉和没死的最大区别在于,希特勒如果死掉,新的政府首脑就可以改变原来的政治方针和盟军商讨结束战争的事宜,而希特勒不死,那么继续执行政变的话需要面对的首先是一场短时间无法停止的内战,这种情况只会使德国的形势更恶劣,是争斗双方都不希望发生的。

      苏德战争1941-1945关于720的内容是在第26章。

      二战战史大全中关于720的内容比较多,倒是可以细读:

      在1939年11月那次密谋失败以后,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反对派蛰伏了一个时期,这时又活跃起来,尽管到这时为止他们并没有取得任何显著的成绩。因为虽然在斯大林格勒会战期间,有人在保卢斯的帮助或默许下曾企图组织一次起义,但是直到这时所发生的两件最值得注意的反抗事件都是同反纳粹的主要团体没有关系的人搞的。一件是1939年11月9日共产党在慕尼黑市啤酒厂置放炸弹的事件,另一件是1943年2月19日汉斯·朔尔和索菲·朔尔在同一城市内散发传单的事件。还有,1943年3月13日法比安·冯·施拉布伦多夫想炸毁希特勒座机的尝试,结果没有成功,虽然侥幸并没有被人发觉。此外,在1943年1月卡萨布兰卡会议以后,盟国坚持要德国“无条件投降”,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也使反对派意气沮丧(反对派的成员后来这样说)。反对派又分成各个小派系,这种派系反映了成员们所属的集团或阶级的职业或社会观点,或是反映了他们所赞助的主义或政党。 在军队方面,有一个反纳粹将领的小核心组织,由贝克(前参谋总长)、维茨勒本(他于1942年担任西线总司令时退役)、赫普纳(东线的一名将领,1942年由于违背希特勒的命令擅自撤退而遭到军事法庭的审判)和奥斯特(谍报局中央情报处主任)所领导。自从1939年11月的那次密谋失败以后,这些人一直在等待一个采取行动的机会。在战争期间参加进来的人还有:弗里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将军(国民军团司令),冯·哈泽中将(1940年后任柏林驻军司令),冯·特雷施科夫将军(东线冯·克鲁格的随从参谋之一)和林德曼将军(隶属于陆军最高统帅部的一名炮兵军官)。通过奥斯特的关系,同他们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是所谓“卡纳里斯集团”(海军上将威廉·卡纳里斯是谍报局的首长)。这个集团几乎完全是由陆军反谍报机构的军官和文职官员组成的。它作出了极有价值的贡献,为反对派的活动提供了“掩护”。虽然它提供了一些很有能力的组织者,如奥斯特、拉豪森将军和汉森上校,但它的领袖卡纳里斯的高尚品格和反对暴力的主张,却使它成了希姆莱的一个易于袭击的目标。希姆莱于1943年下半年突然袭击了这个集团,先将奥斯特撤职,后来又将卡纳里斯撤职,并且逮捕了他们的许多助手。在贝克集团和卡纳里斯集团的外围,还有一个将领们的小集团,代表人物先是冯·克鲁格,最终是隆美尔,他们看到有必要去掉希特勒,但是要他们无条件地支持起义的计划则又犹豫不决。 同反对派有牵连的文官中,有的是纳粹政权早期的官员,还有几个是仍在任职的官员。他们的领袖卡尔·格德勒博士从1930年到1936年间曾在布吕宁手下任全国物价管制委员会主任,后来又任莱比锡市长。沙赫特在1938年前是德国经济部长,1939年前是德国银行总裁,1943年1月以前则是不管部长。波皮茨仍然是普鲁士的财政部长。吉泽维乌斯先在盖世太保后在谍报局里工作。党卫队将领内贝是刑事警察的头子,他成了反对希特勒的秘密计划中最出力的人物之一。沃尔夫·冯·黑尔多夫伯爵是柏林警察总监。这个集团中的其他重要成员——乌尔里希·冯·哈塞尔、弗里德里希·维尔纳·冯·德·舒伦堡伯爵、奥托·基普、汉斯·贝尔恩特·冯·黑夫滕、亚当·冯·特罗特·楚·佐尔茨和埃里希·科尔特与特奥·科尔特弟兄等——过去都是在外交界服务的。 这个退职官员的集团大部分(绝对不是全部)是同实业家、大企业和旧贵族有密切关系的保守主义者。比这个集团组织得更为严密的是社会民主党人以及某些社会民主党人也参加的所谓“克莱骚集团”。社会民主党人的领导人是:古斯塔夫·达伦多夫、尤利乌斯·勒伯尔(1944年他受审时,法赖斯勒把他说成“德国工人阶级运动中的列宁”)、威廉·洛伊施纳(前工会领袖和黑森的内政部长,同天主教工会领袖雅各布·凯泽有密切关系)、卡洛·米伦多夫(年轻的社会民主党人之一)和特奥多尔·豪巴赫(德国国旗的设计人)。“克莱骚集团”的中心人物是赫尔莫特·冯·毛奇伯爵,他是俾斯麦手下那位陆军元帅的侄孙,是谍报局国外科的国际法专家。该集团就是以他在西里西亚的庄园命名的。“克莱骚集团”的成员包括彼得·约克·冯·瓦滕堡(施陶芬贝格的表兄)、欧根·格斯登美尔(路德教会的领袖)、阿道夫·赖希斯魏因(社会民主党人)、特罗特·楚·佐尔茨和一些自由职业者、文官以及纳粹执政前各工会的代表。 尽管克莱骚集团一般是反对暴力的(因为他们对于促进精神新生比较感觉兴趣),它却作了不少工作去保持反抗运动的精神动力。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个集团多少有点倾向于社会主义,它在右派与左派之间起了桥梁作用,从而促使密谋分子思想上的分歧调和起来。可是,密谋分子之间的有些思想分歧和不少个人之间的意气,仍然直到最后都没有得到解决。举例来说,贝克不喜欢波皮茨,波皮茨在社会民主党人中也不受欢迎,而且(似乎)与格德勒也经常意见相左。社会民主党人泽韦林显然不愿意参加有沙赫特在内的任何政府。那个终于把炸弹放到希特勒脚下的施陶芬贝格,急于想同莫斯科恢复友好关系。他在政治方面完全不赞同贝克和格德勒的主张,甚至计划委派一些“军事行政官”同格德勒的内阁共掌大权。然而,尽管他们之间的分歧根深蒂固,格德勒在1944年夏天却能够使不同意见的派系接受一项共同纲领,并说服他们商定未来德国内阁的班子。按照那时格德勒所拟定的内阁阁员名单,贝克将成为“国家元首”,格德勒本人将出任总理,社会民主党人洛伊施纳将担任副总理。外交部长将由冯·德·舒伦堡或者哈塞尔担任(这取决于最初的和平谈判是同东方还是同西方举行),内政部将由社会民主党人勒伯尔负责,司法部将由天主教徒维默尔主持。维茨勒本将担任武装部队总司令,赫普纳则将出任陆军司令。 到1943年底,格德勒已经把密谋集团的政府所奉行的纲领拟订就绪。它强调了新政府祈求和平的愿望。这个纲领还提出要彻底抵制极权主义,要建立一个以西方基督教传统为基础的国家。如同可以预料的那样,向社会主义者的要求作出了让步:主张把公用事业和重工业收归国有。可是这个纲领对共产党人却没有什么吸引力,虽然赖希斯魏因在最后一分钟曾经力图使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也参加到这项秘密计划中来。由于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内部潜伏着一名盖世太保特务,这个企图没有成功,结果还使赖希斯魏因和勒伯尔于7月4日和5日遭到逮捕。这件事情促使他们更想把希特勒尽快干掉,所以仅仅两星期后,施陶芬贝格终于下手了。 1944年7月20日午后,施陶芬贝格置放的炸弹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元首大本营内爆炸以后,接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是富于戏剧性的,但是大部分又是极其混乱的。由于篇幅有限,我们无法在这里详加叙述。总的说来,这次起义没有击中要害,因为希特勒没有被炸死,事实上只受了一些轻伤,在以后紧要关头的二十四小时内并没有丧失工作能力。对密谋分子来说,同样具有灾难性的是,通讯大队的费尔吉贝尔将军未能把元首大本营的通讯中心炸毁(这就使元首大本营同柏林仍然保持着联络),而他们的其他关键人士又未能把主要的无线电台加以控制。此外,柏林军事领袖们的犹豫不决也同样是个致命伤,他们呆在本德勒大街陆军最高司令部内等待官方证实希特勒业已毙命,同时还无休止地争论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另一方面,戈培尔以柏林行政长官的身分,却采取了坚定果断的行动打击这场起义的组织者以保卫首都。由于密谋分子未能抓住时机,结果这场政变到那天傍晚基本上已告失败。晚上6时30分前,德国电台宣布暗杀希特勒未遂的消息时,已经能叫德国人民放心,元首只受了“轻微的烧伤和脑震荡,但是没有受重伤”。这项广播,以及元首大本营一再发来的叫人不要听本德勒大街陆军最高司令部的一切命令的那些指示,使一些摇摆不定的人缩了回去,千方百计把自己的罪证掩盖起来。这些动摇的人中有国家军司令弗罗姆,他强迫贝克自杀,又派人把奥尔布里希特、施陶芬贝格和黑夫滕打死。 希特勒和纳粹宣传机器对这次起义的反应是和他们一贯的作风完全一致的。一切都归咎于那“一小撮”将领——那些“愚蠢并糊涂到犯罪地步的军官”,对于他们,如同希特勒在7月21日的广播中所说的那样,“这一次”将按照国家社会党人惯常采用的方式同他们算账。实际上,对于牵连在内的文官,特别是党内高级人员,象黑尔多夫和内贝,政府始终保持沉默,直到9月才发表了一项相当简短的公告,宣称这些人经过审判已予处决。8月4日,军事“荣誉法庭”开庭,把维茨勒本和其他活着的军官清洗出军队,并交给人民法院去审理。这一件事使人深切地感到,这场密谋主要不过是将领们搞的另一个秘密勾当。

      2014/11/19 9:24:13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49735
      • 工分:1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汤恩比的二战史我没读过,在艾伯特西顿的《苏德战争》里我没有找到关于720的内容。我读过李德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上海译文出版社),还有他写的《隆美尔战时文件》,都是大学时读的,我自己还看过戴维欧文的《隆美尔》,资料性的比如吉多·克诺普《党卫军档案》,瓦尔特·胡巴奇《希特勒战争密令》,W布鲁尔《二战未解之谜》,等等一些没有看完的史料性著作。史学家也是有自己观点的,作为历史爱好者可能认同也可能不认同。

      有关720的资料很少,所以我更认为这个阴谋当初不是高调进行的,什么见证也没有,也很少有人提它。很少有人提,也是因为二战后在世的Nazi都不是参与者。而英美根本不在乎它的作用。也许等今后更多档案解密的时候,会有新的发现和观点。

      720刺杀行动失败,希特勒没死,他们也可以起义继续政变,反正已经暴露了,这样才算高调!但是他们的反抗非常无力,所以还是应该从刺杀集团身上找原因。如果,很多人(包括党卫军里的一些要人,和党---国两军的中下级军官)都意见一致地要推翻希特勒,那就不用怕党卫军,两军主力都在我们颠覆党手里还怕什么?们一听希特勒没死,就立刻打住了, 曾经直接参与的官员匆匆自杀,私下里被授意过的一些人三缄其口,说明他们根本不想、不敢和 希姆莱的党卫军对抗。可能是对Nazi的认识不彻底,对希特勒反抗的不彻底,而最实际的最关键的原因是国防军也不在自己手上,任何动用军队的命令都是希特勒的意旨,即便将军下令军队朝东,如果希特勒再下令朝西,那军队还是得听希特勒的(整个二战,德军的战役里到处是将在外听主令的例子),没有效忠自己的军队,怕党卫军, 这才是造成颠覆失败的原因!怕党卫军,就说明党卫军里很多人不和他们一伙的,那在谋划时就得提防不能让他们知道!这还能高调吗?!

      曼施坦因在二战后他的著作中曾很谨慎地谈到720事件, “我在这里不拟讨论用暴力手段改变国家领导的问题,例如1944年7 月20日事变, 虽然也许有一天我会发表我的意见。在这本战时回忆录的范围中,我所要说的就只 以下述几句话为满足。站在负责指挥一个集团军群的地位上来看,我认为在战时我 无权发动一个政变,因为这样可能会使整个前线崩溃,甚或也会使国内发生混乱。 此外也还有军人宣誓效忠的问题。 ” 曼施坦因所看到的未来,颠覆集团里也有高级军官,会没人看得出来吗?会不怕混乱吗?其他被授意过的人大概也能看得出来,能知道混乱的结果就是自取亡国,所以这样性命和荣誉攸关的事, 知道了烂在肚子里,颠覆集团内外没人敢高调地放开手脚地行事。而且,颠覆党人,如果看谁有军权就跟谁说,看谁跟希特勒争执过就跟谁说,那必定会 判断错人(以为能支持自己,实际更怕希特勒), 那那些巴不得邀功的盖世太保的鼻子会嗅不出来?!希姆莱会不知道?知道了会不相信? 如果知道了不相信那说明颠覆党们还不够高调、大胆。如果有所谓“高调”,大概就是积极谋划的态度,但是无论刺杀行动还是反抗态度都太不彻底、 不坚决。政变,阴谋,在武装行动之前,没有高调的,否则也不叫阴谋了。

      虽然希姆莱和希特勒对西方有妥协意图(赫斯自行飞英就是征兆,可能还有更深刻的意图,这要等两年才能知道了),但是到43年初,英美在北非胜利后在卡萨布兰卡开会,公开明确表态,坚决不妥协,德国必须无条件投降,希特勒就放弃了媾和企图,顽抗到底。这才导致推翻他的人开始汇聚,Dday的登陆更让Nazi里的一些人相信,西方的口号不是空的,他们确实放弃希特勒了,希特勒彻底完了,德国人民再跟着他就是陪葬,所以决定杀掉希特勒,终止战争。

      (补充:戴维欧文对大屠杀的观念有点奇怪,但是他的历史著作比较重视资料的搜集和真实性的选择 所以,我比较相信他写的传纪《隆美尔》。邓尼茨的书我没有看过,书名叫什么?)

      2014/11/18 21:57:48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公允地说,利用刺杀的方式结束希特勒的统治是当时德国内部异见者可以使用的唯一办法,因为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已经封闭了所有其他更合法的让其下台的方法。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以暗杀和政变的方法使暴君下台就成了唯一选择。在希特勒以非法的手段将自己变成一个独裁者的时候就赋予了反抗者正义性和合法性。

      推翻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的计划最早在38年已经在策划,但由于西方的妥协使得希特勒的侵略企图轻易得逞,也使希特勒的声望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因此在当时任何推翻其的计划都得不到支持。但在42年之后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和希特勒的偏执狂病症日益严重,军方的反对声音逐渐出现。而敢于直接反对希特勒政见的人,包括维茨莱本、路德维希·贝克和威廉·里特尔·冯·李布等人都被希特勒解职或投闲置散。施陶芬贝格本人从42年开始决定刺杀希特勒,从43年开始策划了至少4次未遂的刺杀行动,但是都没成功,因为希特勒随着战争的不利和来自公众及军方的反对声音日益强盛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有趣的是,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除了贝克炮兵上将和后备军司令弗里德里希·佛洛姆将军、驻法德军总司令卡尔-海因利希·冯·史图尔普纳格步兵上将在内的直接参与者之外,至少有伦德斯泰德、隆美尔、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克鲁格、威廉·里特尔·冯·李布这些元帅级的要人以及党卫军系统内的沃尔夫-海因里希·冯·海尔多夫秩序警察长等人都了解并接触了瓦尔西里行动的内容,但他们无一向当局揭发。

      最后说瓦尔西里行动参与者与共产主义接触的事,这事没任何的依据。事实上政变后参与政变分子制作了一份新政府内阁的成员名单,包含了多个不同的在野政党,包括德国社会民主党和人民党、中央党等,但名单里一个德共分子都没有。

      16楼 青青小山
      [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 这个无法确定,如是,何以颠覆失败?另外,我没有说刺杀集团有和共产党联系,这是常识,我原文中说的是欧美国内资本家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样的字眼儿敏感,对这样的政党敏感,反感,当然Nazi是独裁的政党,其某些性质和行为值得反感,我并没说欧美集团反感刺杀者们因为他们和共产党勾结
      17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很明显现在获得的资料证实当时贝克这帮伙计干活相当的高调,基本上能串联的都串联了,颠覆失败的原因很明显——因为希特勒没死。
      18楼 青青小山
      我没看到过,我读过的资料,二战后的一些著作,不是中国人写的。美国人最新拍的电影里看到的,好像也不是相当高调。你把你看到的资料列一下表,或者链接,让我看看历史。

      我主要看的汤恩比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大全》第4卷中提到的720的内容,以及西顿的《苏德战争1941-1945》中倒数第二还是第三章关于1943-1944年的战局中的记录,以及安东尼·比弗《保卫斯大林格勒》中提到的关于曼斯坦和克鲁格对政变的讨论。我是以上述记录拼凑出对720的印象,没有看过关于720的专述性著作。

      当然还有一个材料是邓尼茨的回忆录专门有一章说的720,但是海军参与720的人很少(只有两个人被逮捕),邓尼茨也只是个人意见性的评论,参考意义不是很大。

      2014/11/18 9:09:20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公允地说,利用刺杀的方式结束希特勒的统治是当时德国内部异见者可以使用的唯一办法,因为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已经封闭了所有其他更合法的让其下台的方法。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以暗杀和政变的方法使暴君下台就成了唯一选择。在希特勒以非法的手段将自己变成一个独裁者的时候就赋予了反抗者正义性和合法性。

      推翻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的计划最早在38年已经在策划,但由于西方的妥协使得希特勒的侵略企图轻易得逞,也使希特勒的声望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因此在当时任何推翻其的计划都得不到支持。但在42年之后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和希特勒的偏执狂病症日益严重,军方的反对声音逐渐出现。而敢于直接反对希特勒政见的人,包括维茨莱本、路德维希·贝克和威廉·里特尔·冯·李布等人都被希特勒解职或投闲置散。施陶芬贝格本人从42年开始决定刺杀希特勒,从43年开始策划了至少4次未遂的刺杀行动,但是都没成功,因为希特勒随着战争的不利和来自公众及军方的反对声音日益强盛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有趣的是,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除了贝克炮兵上将和后备军司令弗里德里希·佛洛姆将军、驻法德军总司令卡尔-海因利希·冯·史图尔普纳格步兵上将在内的直接参与者之外,至少有伦德斯泰德、隆美尔、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克鲁格、威廉·里特尔·冯·李布这些元帅级的要人以及党卫军系统内的沃尔夫-海因里希·冯·海尔多夫秩序警察长等人都了解并接触了瓦尔西里行动的内容,但他们无一向当局揭发。

      最后说瓦尔西里行动参与者与共产主义接触的事,这事没任何的依据。事实上政变后参与政变分子制作了一份新政府内阁的成员名单,包含了多个不同的在野政党,包括德国社会民主党和人民党、中央党等,但名单里一个德共分子都没有。

      16楼 青青小山
      [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 这个无法确定,如是,何以颠覆失败?另外,我没有说刺杀集团有和共产党联系,这是常识,我原文中说的是欧美国内资本家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样的字眼儿敏感,对这样的政党敏感,反感,当然Nazi是独裁的政党,其某些性质和行为值得反感,我并没说欧美集团反感刺杀者们因为他们和共产党勾结
      17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很明显现在获得的资料证实当时贝克这帮伙计干活相当的高调,基本上能串联的都串联了,颠覆失败的原因很明显——因为希特勒没死。
      我没看到过,我读过的资料,二战后的一些著作,不是中国人写的。美国人最新拍的电影里看到的,好像也不是相当高调。你把你看到的资料列一下表,或者链接,让我看看历史。

      2014/11/17 23:16:38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公允地说,利用刺杀的方式结束希特勒的统治是当时德国内部异见者可以使用的唯一办法,因为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已经封闭了所有其他更合法的让其下台的方法。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以暗杀和政变的方法使暴君下台就成了唯一选择。在希特勒以非法的手段将自己变成一个独裁者的时候就赋予了反抗者正义性和合法性。

      推翻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的计划最早在38年已经在策划,但由于西方的妥协使得希特勒的侵略企图轻易得逞,也使希特勒的声望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因此在当时任何推翻其的计划都得不到支持。但在42年之后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和希特勒的偏执狂病症日益严重,军方的反对声音逐渐出现。而敢于直接反对希特勒政见的人,包括维茨莱本、路德维希·贝克和威廉·里特尔·冯·李布等人都被希特勒解职或投闲置散。施陶芬贝格本人从42年开始决定刺杀希特勒,从43年开始策划了至少4次未遂的刺杀行动,但是都没成功,因为希特勒随着战争的不利和来自公众及军方的反对声音日益强盛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有趣的是,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除了贝克炮兵上将和后备军司令弗里德里希·佛洛姆将军、驻法德军总司令卡尔-海因利希·冯·史图尔普纳格步兵上将在内的直接参与者之外,至少有伦德斯泰德、隆美尔、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克鲁格、威廉·里特尔·冯·李布这些元帅级的要人以及党卫军系统内的沃尔夫-海因里希·冯·海尔多夫秩序警察长等人都了解并接触了瓦尔西里行动的内容,但他们无一向当局揭发。

      最后说瓦尔西里行动参与者与共产主义接触的事,这事没任何的依据。事实上政变后参与政变分子制作了一份新政府内阁的成员名单,包含了多个不同的在野政党,包括德国社会民主党和人民党、中央党等,但名单里一个德共分子都没有。

      16楼 青青小山
      [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 这个无法确定,如是,何以颠覆失败?另外,我没有说刺杀集团有和共产党联系,这是常识,我原文中说的是欧美国内资本家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样的字眼儿敏感,对这样的政党敏感,反感,当然Nazi是独裁的政党,其某些性质和行为值得反感,我并没说欧美集团反感刺杀者们因为他们和共产党勾结

      很明显现在获得的资料证实当时贝克这帮伙计干活相当的高调,基本上能串联的都串联了,颠覆失败的原因很明显——因为希特勒没死。

      2014/11/17 23:07:59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挂掉的章鱼保罗

      公允地说,利用刺杀的方式结束希特勒的统治是当时德国内部异见者可以使用的唯一办法,因为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已经封闭了所有其他更合法的让其下台的方法。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以暗杀和政变的方法使暴君下台就成了唯一选择。在希特勒以非法的手段将自己变成一个独裁者的时候就赋予了反抗者正义性和合法性。

      推翻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的计划最早在38年已经在策划,但由于西方的妥协使得希特勒的侵略企图轻易得逞,也使希特勒的声望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因此在当时任何推翻其的计划都得不到支持。但在42年之后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和希特勒的偏执狂病症日益严重,军方的反对声音逐渐出现。而敢于直接反对希特勒政见的人,包括维茨莱本、路德维希·贝克和威廉·里特尔·冯·李布等人都被希特勒解职或投闲置散。施陶芬贝格本人从42年开始决定刺杀希特勒,从43年开始策划了至少4次未遂的刺杀行动,但是都没成功,因为希特勒随着战争的不利和来自公众及军方的反对声音日益强盛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有趣的是,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除了贝克炮兵上将和后备军司令弗里德里希·佛洛姆将军、驻法德军总司令卡尔-海因利希·冯·史图尔普纳格步兵上将在内的直接参与者之外,至少有伦德斯泰德、隆美尔、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克鲁格、威廉·里特尔·冯·李布这些元帅级的要人以及党卫军系统内的沃尔夫-海因里希·冯·海尔多夫秩序警察长等人都了解并接触了瓦尔西里行动的内容,但他们无一向当局揭发。

      最后说瓦尔西里行动参与者与共产主义接触的事,这事没任何的依据。事实上政变后参与政变分子制作了一份新政府内阁的成员名单,包含了多个不同的在野政党,包括德国社会民主党和人民党、中央党等,但名单里一个德共分子都没有。

      [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 这个无法确定,如是,何以颠覆失败?另外,我没有说刺杀集团有和共产党联系,这是常识,我原文中说的是欧美国内资本家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这样的字眼儿敏感,对这样的政党敏感,反感,当然Nazi是独裁的政党,其某些性质和行为值得反感,我并没说欧美集团反感刺杀者们因为他们和共产党勾结

      2014/11/17 22:59:10
      左箭头-小图标

      公允地说,利用刺杀的方式结束希特勒的统治是当时德国内部异见者可以使用的唯一办法,因为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已经封闭了所有其他更合法的让其下台的方法。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以暗杀和政变的方法使暴君下台就成了唯一选择。在希特勒以非法的手段将自己变成一个独裁者的时候就赋予了反抗者正义性和合法性。

      推翻希特勒的法西斯统治的计划最早在38年已经在策划,但由于西方的妥协使得希特勒的侵略企图轻易得逞,也使希特勒的声望提升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因此在当时任何推翻其的计划都得不到支持。但在42年之后随着军事上的失利和希特勒的偏执狂病症日益严重,军方的反对声音逐渐出现。而敢于直接反对希特勒政见的人,包括维茨莱本、路德维希·贝克和威廉·里特尔·冯·李布等人都被希特勒解职或投闲置散。施陶芬贝格本人从42年开始决定刺杀希特勒,从43年开始策划了至少4次未遂的刺杀行动,但是都没成功,因为希特勒随着战争的不利和来自公众及军方的反对声音日益强盛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有趣的是,对希特勒政权的颠覆行动在国防军内部几乎是半公开的行为了,除了贝克炮兵上将和后备军司令弗里德里希·佛洛姆将军、驻法德军总司令卡尔-海因利希·冯·史图尔普纳格步兵上将在内的直接参与者之外,至少有伦德斯泰德、隆美尔、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克鲁格、威廉·里特尔·冯·李布这些元帅级的要人以及党卫军系统内的沃尔夫-海因里希·冯·海尔多夫秩序警察长等人都了解并接触了瓦尔西里行动的内容,但他们无一向当局揭发。

      最后说瓦尔西里行动参与者与共产主义接触的事,这事没任何的依据。事实上政变后参与政变分子制作了一份新政府内阁的成员名单,包含了多个不同的在野政党,包括德国社会民主党和人民党、中央党等,但名单里一个德共分子都没有。

      2014/11/17 21:53:01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49735
      • 工分:1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青小山
      这次刺杀的失败的原因,除了炸药技术上的,只要还是政治上的,施上校等密谋者大多是军官上层,没有发动中下层军官,没有组成一股纳粹党内分裂势力,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刺杀电影里看似有很多人,其实没有组织性,都是临时“起义”,他们也没有联合非纳粹党人国内其他反抗组织(当然,可能那个时候那些组织已经被老希肃清了),所以他们力量很单薄,人一死反抗的事就完了。当然希特勒疑心重,还杀了很多无辜,其实要真有那么多党内人积极参与,他早被推翻了。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刺杀,比较尊重历史,那个国防军后备军少校,从始至终不知道是政变,没有立场,只是尽职,直到在戈贝尔那里听到了希特勒的声音才感觉“被利用”了,决定继续效忠希特勒不能背叛,这是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因为不管刺杀成功与否,施上校他们都必须造这个反,但要造这个反,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几个主谋的人手里,换句话说那位少校和他的国防后备军[应该完全效忠施上校或者代理司令而不是希特勒],而且仅仅一个后备军不够,[应该能控制党卫军]才行,希姆莱还没死,几个绝对忠诚的元帅也没死,如果他们调在荷兰、法国的党卫军回来“勤王”,几个国防军后备军的机关枪挡得住重装甲部队吗??纳粹党是希特勒等党首死硬派创建的,中下层军官都是被吸引进来的,天然都会敬畏听从老大的,整个效忠精神贯穿纳粹党的纲领,所以如果就几个高层军官、政客不忠、政变,那就是以卵击石。没有强大的、只听命自己指挥的军队支持,不可能扭转局面。

      7楼 AD73
      当时无论东线西线德军都处于败退。甚至崩溃状态。效忠希特勒的党卫军不是被苏军美军围攻追击就是在激战中。短时间不可能回来救援。
      9楼 青青小山
      当然可以回来救援,德国和荷兰比利时法国都是接壤,德国边境都是党卫军,国内也是,总部就在柏林啊, 能费什么事?
      12楼 AD73
      你去了解一下,1944年7月下旬德军在法国 是什么情况。已经是几乎全线崩溃,一直到8月下旬才重新再法德边境和荷兰比利时组织新的防线。东线苏军也进入波兰了。
      党卫军就是保卫希特勒的,保卫Nazi的,希特勒要调军队,谁敢不听?打仗要听他的,国内要有动乱当然也得听他的,没军队了?调不回来了?笑话!当然,你是敢不听。全线溃退,屁话,那美军英军怎么打的还那么吃力,艾将军把战线在法国境内从南到北地拉开,一点一点地费劲推进,这是德军“全线溃退”的症状?!何况7月还是刚刚登陆没多久,还没占巴黎呢!那时柏林是有心理危机的,因为东线也打的很吃力,也在败退,但若说真的没实力了,也是夸张,否则不会在Dday后坚持了9个多月。你就是不看教科书,当然资料也是有限的,看电影也能知道了,看记录片也能知道了,荒唐至极,为狡辩而狡辩,懂个屁历史!

      2014/11/17 13:11:26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856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zyzno1
      没有任何意义,希特勒德国马上要垮台了,军官团内部丧失对他的信心,就想通过刺杀的方法换个西方能接受的人,以便在西线达成媾和。
      8楼 汉水为源
      刺杀本质可不是什么惩恶扬善。那是普鲁士贵族们看到希特勒大势已去,杀了它向盟军纳个投名状,再谈谈条件成功转型罢了,跟本就是为了叛变而干的下流事。

      我没搞过德国或是普鲁士史,但我知道这个上校姓施陶芬贝格,按照一般性逻辑,这个姓很可能是个光荣的普鲁士贵族。那么代表什么就可以想象了。

      那个上校还是比较开明的,他是主张东线西线同时停战,未来德国政府中有德国共产党的位置。

      2014/11/17 6:21:30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856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青小山
      这次刺杀的失败的原因,除了炸药技术上的,只要还是政治上的,施上校等密谋者大多是军官上层,没有发动中下层军官,没有组成一股纳粹党内分裂势力,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刺杀电影里看似有很多人,其实没有组织性,都是临时“起义”,他们也没有联合非纳粹党人国内其他反抗组织(当然,可能那个时候那些组织已经被老希肃清了),所以他们力量很单薄,人一死反抗的事就完了。当然希特勒疑心重,还杀了很多无辜,其实要真有那么多党内人积极参与,他早被推翻了。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刺杀,比较尊重历史,那个国防军后备军少校,从始至终不知道是政变,没有立场,只是尽职,直到在戈贝尔那里听到了希特勒的声音才感觉“被利用”了,决定继续效忠希特勒不能背叛,这是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因为不管刺杀成功与否,施上校他们都必须造这个反,但要造这个反,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几个主谋的人手里,换句话说那位少校和他的国防后备军[应该完全效忠施上校或者代理司令而不是希特勒],而且仅仅一个后备军不够,[应该能控制党卫军]才行,希姆莱还没死,几个绝对忠诚的元帅也没死,如果他们调在荷兰、法国的党卫军回来“勤王”,几个国防军后备军的机关枪挡得住重装甲部队吗??纳粹党是希特勒等党首死硬派创建的,中下层军官都是被吸引进来的,天然都会敬畏听从老大的,整个效忠精神贯穿纳粹党的纲领,所以如果就几个高层军官、政客不忠、政变,那就是以卵击石。没有强大的、只听命自己指挥的军队支持,不可能扭转局面。

      7楼 AD73
      当时无论东线西线德军都处于败退。甚至崩溃状态。效忠希特勒的党卫军不是被苏军美军围攻追击就是在激战中。短时间不可能回来救援。
      9楼 青青小山
      当然可以回来救援,德国和荷兰比利时法国都是接壤,德国边境都是党卫军,国内也是,总部就在柏林啊, 能费什么事?
      你去了解一下,1944年7月下旬德军在法国 是什么情况。已经是几乎全线崩溃,一直到8月下旬才重新再法德边境和荷兰比利时组织新的防线。东线苏军也进入波兰了。

      2014/11/17 6:19:5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zyzno1
      没有任何意义,希特勒德国马上要垮台了,军官团内部丧失对他的信心,就想通过刺杀的方法换个西方能接受的人,以便在西线达成媾和。
      8楼 汉水为源
      刺杀本质可不是什么惩恶扬善。那是普鲁士贵族们看到希特勒大势已去,杀了它向盟军纳个投名状,再谈谈条件成功转型罢了,跟本就是为了叛变而干的下流事。

      我没搞过德国或是普鲁士史,但我知道这个上校姓施陶芬贝格,按照一般性逻辑,这个姓很可能是个光荣的普鲁士贵族。那么代表什么就可以想象了。

      10楼 青青小山
      我没有说善恶的问题啊。我说的是施上校刺杀的勇气,舍弃自己的精神,还有客观上促使希特勒大批杀戮,更失人心,军心,更削弱Nazi团结。我最后一段说的是后人对Nazi党和希特勒的观点,跟施上校无关。历史上一直没有把施上校提到民族英雄,世界历史上的英雄,原因就是这个刺杀的性质是党内纷争,施上校刺杀时还是Nazi,刺杀集团的人都是Nazi,也都希望保存Nazi,继续统治德国,欧美当时是坚决要清除Nazi的,所以他刺杀希特勒的意义就降低了。如果他是非Nazi党的,能这么直接有效地刺杀希特勒,那战后很快就能被历史定为民族英雄和世界历史上的英雄。
      同意。

      当我看到那个刺杀希特勒的电影里对施上校评价时,真是颇嗤之以鼻。呵呵

      2014/11/17 0:25:03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49735
      • 工分:1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zyzno1
      没有任何意义,希特勒德国马上要垮台了,军官团内部丧失对他的信心,就想通过刺杀的方法换个西方能接受的人,以便在西线达成媾和。
      8楼 汉水为源
      刺杀本质可不是什么惩恶扬善。那是普鲁士贵族们看到希特勒大势已去,杀了它向盟军纳个投名状,再谈谈条件成功转型罢了,跟本就是为了叛变而干的下流事。

      我没搞过德国或是普鲁士史,但我知道这个上校姓施陶芬贝格,按照一般性逻辑,这个姓很可能是个光荣的普鲁士贵族。那么代表什么就可以想象了。

      我没有说善恶的问题啊。我说的是施上校刺杀的勇气,舍弃自己的精神,还有客观上促使希特勒大批杀戮,更失人心,军心,更削弱Nazi团结。我最后一段说的是后人对Nazi党和希特勒的观点,跟施上校无关。历史上一直没有把施上校提到民族英雄,世界历史上的英雄,原因就是这个刺杀的性质是党内纷争,施上校刺杀时还是Nazi,刺杀集团的人都是Nazi,也都希望保存Nazi,继续统治德国,欧美当时是坚决要清除Nazi的,所以他刺杀希特勒的意义就降低了。如果他是非Nazi党的,能这么直接有效地刺杀希特勒,那战后很快就能被历史定为民族英雄和世界历史上的英雄。

      2014/11/16 22:44:4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青小山
      这次刺杀的失败的原因,除了炸药技术上的,只要还是政治上的,施上校等密谋者大多是军官上层,没有发动中下层军官,没有组成一股纳粹党内分裂势力,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刺杀电影里看似有很多人,其实没有组织性,都是临时“起义”,他们也没有联合非纳粹党人国内其他反抗组织(当然,可能那个时候那些组织已经被老希肃清了),所以他们力量很单薄,人一死反抗的事就完了。当然希特勒疑心重,还杀了很多无辜,其实要真有那么多党内人积极参与,他早被推翻了。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刺杀,比较尊重历史,那个国防军后备军少校,从始至终不知道是政变,没有立场,只是尽职,直到在戈贝尔那里听到了希特勒的声音才感觉“被利用”了,决定继续效忠希特勒不能背叛,这是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因为不管刺杀成功与否,施上校他们都必须造这个反,但要造这个反,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几个主谋的人手里,换句话说那位少校和他的国防后备军[应该完全效忠施上校或者代理司令而不是希特勒],而且仅仅一个后备军不够,[应该能控制党卫军]才行,希姆莱还没死,几个绝对忠诚的元帅也没死,如果他们调在荷兰、法国的党卫军回来“勤王”,几个国防军后备军的机关枪挡得住重装甲部队吗??纳粹党是希特勒等党首死硬派创建的,中下层军官都是被吸引进来的,天然都会敬畏听从老大的,整个效忠精神贯穿纳粹党的纲领,所以如果就几个高层军官、政客不忠、政变,那就是以卵击石。没有强大的、只听命自己指挥的军队支持,不可能扭转局面。

      7楼 AD73
      当时无论东线西线德军都处于败退。甚至崩溃状态。效忠希特勒的党卫军不是被苏军美军围攻追击就是在激战中。短时间不可能回来救援。
      当然可以回来救援,德国和荷兰比利时法国都是接壤,德国边境都是党卫军,国内也是,总部就在柏林啊, 能费什么事?

      2014/11/16 22:33:32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zyzno1
      没有任何意义,希特勒德国马上要垮台了,军官团内部丧失对他的信心,就想通过刺杀的方法换个西方能接受的人,以便在西线达成媾和。
      刺杀本质可不是什么惩恶扬善。那是普鲁士贵族们看到希特勒大势已去,杀了它向盟军纳个投名状,再谈谈条件成功转型罢了,跟本就是为了叛变而干的下流事。

      我没搞过德国或是普鲁士史,但我知道这个上校姓施陶芬贝格,按照一般性逻辑,这个姓很可能是个光荣的普鲁士贵族。那么代表什么就可以想象了。

      2014/11/15 10:06:12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856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青青小山
      这次刺杀的失败的原因,除了炸药技术上的,只要还是政治上的,施上校等密谋者大多是军官上层,没有发动中下层军官,没有组成一股纳粹党内分裂势力,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刺杀电影里看似有很多人,其实没有组织性,都是临时“起义”,他们也没有联合非纳粹党人国内其他反抗组织(当然,可能那个时候那些组织已经被老希肃清了),所以他们力量很单薄,人一死反抗的事就完了。当然希特勒疑心重,还杀了很多无辜,其实要真有那么多党内人积极参与,他早被推翻了。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刺杀,比较尊重历史,那个国防军后备军少校,从始至终不知道是政变,没有立场,只是尽职,直到在戈贝尔那里听到了希特勒的声音才感觉“被利用”了,决定继续效忠希特勒不能背叛,这是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因为不管刺杀成功与否,施上校他们都必须造这个反,但要造这个反,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几个主谋的人手里,换句话说那位少校和他的国防后备军[应该完全效忠施上校或者代理司令而不是希特勒],而且仅仅一个后备军不够,[应该能控制党卫军]才行,希姆莱还没死,几个绝对忠诚的元帅也没死,如果他们调在荷兰、法国的党卫军回来“勤王”,几个国防军后备军的机关枪挡得住重装甲部队吗??纳粹党是希特勒等党首死硬派创建的,中下层军官都是被吸引进来的,天然都会敬畏听从老大的,整个效忠精神贯穿纳粹党的纲领,所以如果就几个高层军官、政客不忠、政变,那就是以卵击石。没有强大的、只听命自己指挥的军队支持,不可能扭转局面。

      当时无论东线西线德军都处于败退。甚至崩溃状态。效忠希特勒的党卫军不是被苏军美军围攻追击就是在激战中。短时间不可能回来救援。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4/11/15 9:27:36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8569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zyzno1
      没有任何意义,希特勒德国马上要垮台了,军官团内部丧失对他的信心,就想通过刺杀的方法换个西方能接受的人,以便在西线达成媾和。
      有意义,这场刺杀发生后 德军内部大清洗,包括隆美尔,克鲁格等大批德军将领被处决或者密裁。德军从此更缺少能打仗的将军。无论西线东线德军军事指挥一度发生很大混乱。加速了德军崩溃。而且事件发生后,希特勒对部下更加不信任,对戈林等亲信都发生怀疑。德国高层也对希特勒更加离心离德,暗中为自己安排后路。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4/11/15 9:23:34
      左箭头-小图标

      从军人角度来看他就是一个叛徒!

      2014/11/15 8:33:1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5290
      左箭头-小图标

      没有任何意义,希特勒德国马上要垮台了,军官团内部丧失对他的信心,就想通过刺杀的方法换个西方能接受的人,以便在西线达成媾和。

      2014/11/15 7:53:20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49735
      • 工分:1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这次刺杀的失败的原因,除了炸药技术上的,只要还是政治上的,施上校等密谋者大多是军官上层,没有发动中下层军官,没有组成一股纳粹党内分裂势力,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刺杀电影里看似有很多人,其实没有组织性,都是临时“起义”,他们也没有联合非纳粹党人国内其他反抗组织(当然,可能那个时候那些组织已经被老希肃清了),所以他们力量很单薄,人一死反抗的事就完了。当然希特勒疑心重,还杀了很多无辜,其实要真有那么多党内人积极参与,他早被推翻了。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刺杀,比较尊重历史,那个国防军后备军少校,从始至终不知道是政变,没有立场,只是尽职,直到在戈贝尔那里听到了希特勒的声音才感觉“被利用”了,决定继续效忠希特勒不能背叛,这是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因为不管刺杀成功与否,施上校他们都必须造这个反,但要造这个反,军队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几个主谋的人手里,换句话说那位少校和他的国防后备军[应该完全效忠施上校或者代理司令而不是希特勒],而且仅仅一个后备军不够,[应该能控制党卫军]才行,希姆莱还没死,几个绝对忠诚的元帅也没死,如果他们调在荷兰、法国的党卫军回来“勤王”,几个国防军后备军的机关枪挡得住重装甲部队吗??纳粹党是希特勒等党首死硬派创建的,中下层军官都是被吸引进来的,天然都会敬畏听从老大的,整个效忠精神贯穿纳粹党的纲领,所以如果就几个高层军官、政客不忠、政变,那就是以卵击石。没有强大的、只听命自己指挥的军队支持,不可能扭转局面。

      2014/11/13 20:58:21
      左箭头-小图标

      有的电影谈到施上校这个刺杀隆美尔是知道的,但是写过二战著作传记的一些史学家、记者不这样认为。我也认同隆美尔不知道。当时刺杀集团联系了一些政客,所以即便没有新元首出来,政府也不会群龙无首,但是刺杀集团的人清楚谁必须被清除,谁可以留下,留下的元帅、将军就是可以信任的。但是未必事先跟他们联系过,更不可能告之。要是还没刺杀,高层人人都知道了,这就太危险了。

      2014/11/13 19:52: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3条记录] 分页:

      1
       对施陶芬贝格刺杀行动的意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