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续二十九)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共 7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297508
  • 工分:418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续二十九)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续二十九)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1983年11月15日

星期二,每周的课程安排,晚上都是谈心。我今晚和老庄也谈心。其实,我们一有空,你去他坐一坐,他去你谈一谈,这是我们之常规了。特别是我,如果一天不和老庄在一起,我就六神无主,迟迟钝钝,象一具木偶。我今晚来到老庄的宿舍,只有他一人在破书桌上写写划划,但比起我伏床作案写字要算舒服了。这时我看到他发觉我来了,我才了决一桩心事,不是吗?他若被别人拉去谈心,那我就成为孤灯烛影了,这个晚上又难熬煮过去。我和老庄的这股亲热劲,怪不得三排长(老庄在三排)碰到我俩抱着腰伎或在一起说话时说我是老庄的“影子”;因为我也有我之难言之处,不和他在一起,外省或本省没同一地方的人在一起,没有共同的语言,是说不上话的,所以,我得找一位称心如意的“伴侣”始终如一和我在一起。只有老庄和我在一起,三排长你怎么说我,取笑我也没问题,但你也要提防我的犟脾气发作的时候。

老庄在侃侃而谈时,我总爱用“哼”“啊”等口鼻音来回应他,有时他说到半截意思,我也“哼”的一声,他知道我这个口性后,故意停顿,问我他在说什么,我总是无言以对而出现狼狈相。所以,今晚他用“持久战”的战略方式讲过去的事情时,我事先和自己声明,待他说到一段落时,意思明白了,才“哼”一声。碰到难懂之处,还要他再说明,我边听他边想着。但他发觉我在想什么时,他问我现在说到哪里来。我灵机一动说:“刚才你说到那个女同学的事情,我现在推敲是否有这回事。”“信不信由你,但你现在要听我讲‘回忆录’吗?”我慌忙中说道:“要,很需要,说不定以后还有大用处哩。”“你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听我‘回忆’的?我不说了。”“你是怎么啦,难道你说的话,我就不能利用,那你说了以后,又要我保密,这一点我遵从了,然而,你要我听了以后把它忘却,这是不可能的。你又嫌我刚才没注意听,又不准我随便利用,那我以后若当个作家,意外中写到和你或你的朋友(出之你口的)的身世有点相同,我那时不就要被你教训个狗个(血)淋头?”他被我这么一说,赌气不语了。这可又忙了我,沉默有时是我的敌人。我现在需要的是长久把话说下去,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我想了一个办法。

我说:“我看你是个喜欢遇到问题不管是泄(涉)及到谁的身上直率说出来的人,我现借今晚仅剩下的一点时间,想和你提起过去的一个问题?”他这时又活跃起来了,生怕我不说下去,非要我说下去不可的口吻说:“不准你转弯抹角,一针见血说下去。”这下可难住了我啦,刚才我怎么想的那个不值一提的小事去呢?这脑瓜越来越不像话了,我无耐(奈),只好说出招供。

“你在说话中说我是个狡猾的人,我不承认;你正是诡计多端的人,这一点我敢肯定,……”他正欲言,被我制止了“请慢,让我的理由摆明后再让你辩护吧。我本想这是过去的事,是不该把真相再现(在),因为太无所谓了,既然我想到了这个问题,你又坚决要我说下去……”“别啰嗦这些好不好,谁让你讲这些来掩盖一下事实呢?”我苦笑了一下,转入正题:“你前段时间虽然和我疏远,这是什么促使你这样做呢?我向你打招呼你也是无可耐(奈)何的样子‘哼’应的,我去拜访你,看到你的脸很阴沉我问你,你又说没什么,这使我大为失望,前日的‘喜剧大王’到哪里去呢?对不起,让我冒昧一回,起了这个外号。我邀请你来坐一坐,你也推托没时间。……我们两人就这样隔阂了短短的一些日子。要说短短,也算夸张了点,那时我们来部队只有七、八个月,我们的感情淡季的时间也有一月有余,所以,也可算‘长’时间了。”我咽了咽口水,接着说下去:“现在你又和我重新建筑起感情的堡垒,拥(用)我的想法,是不是那段时间用冷漠来考验我这个朋友是否对你的真诚呢?请你回答吧!这就是我说的狡猾的理由。”

他平静地说:“既然你提出这个问题,那我就顺着你所引的路子说下去吧。”他看看我的面色如何,这时我有点紧张,但有镇静下来,心想,让他的暴风雨来袭击我。他说:“这样一提,大概对你很有益处。”他这从容不迫的语气,使我坠入了五里云雾,不知所云,我说:“请你再给我需要的宝贵情谊,因为我这种人,正需要友人的指教。”他说:“我那时和你相识时,以为你是个可以交接的朋友,然而,你经不起岁月的考验,你的灵魂已经被我了解一些,我觉得和你相处下去是没必要的,我想,你若能青云直上的话,我那时岂不就(是)不(被)你嫌弃了,所以,我想我和你的性格思想不同,就用感情的淡漠来避开你。你别疑虑,现我就说说我的理由吧。”他把钢笔在破办公桌上敲了几下,又把那个讲义夹合好,放进抽屉里,正正身子说道:“我第一次和你一起去五中队走访老乡,乘车回来时,你推托天气很热,不想在外面多呆片刻,就抛下我独自快步回营区。这时,我就开始感触到你的行为了。第二又是和我去英山镇,又是乘车回来,你不哼一声就先走了。我……”我插嘴了:“第一次我实在热得耐不了,已经和你说知了,第二次吗,在未去英山镇之前我已经向你说知我今天是二至四时的岗,在英山我也曾推过你快点回来,所以,我下车时,一心想着早点回去休息一会儿,我忽略了向你说知。那你以为我就是个不能交朋友的人了?我的思想世界你了解的太少了,我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人,以前你的疏远原来是因这点礼节而产生的,太不应该了。”“不!是应该的,礼节方面,出门是要同去同回的,那象你撇下我就回去了,我孤零零走着有多大意思,你也同样。我原先就是碰到象你这样的人受了骗,我现在就不能提防吗?你也了解我太少了。”

“好了!好了。准备就寝的哨号,过去的就谈到此为止吧,我们的思想渠道该从此疏通了。”我为了打开沉闷的气氛,因为我将要窒息了,就这样打了圆场,作为“谈判”结束。说了声“晚安,再见”就走了。

11月16日

老庄按昨晚的安排,下午三时左右,他找我让他理发。我把正在看的杂志合好,放在床底下。就和他一起走到他的宿舍。

理发的地方在他宿舍门口,我坐在长靠椅上静静让他理,时不时又把镜子照一照他的理发技术如何,再者就是看他怎样理发的,好在(为)有生第一次帮人的理发打好“基础”。

他整整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我这个难理发的头理成个梯田形,难怪他,他也是第一次拿着理发剪理发的。在这个小时里,小张也来理过两次,他的理发技术要比老庄强,还在旁边指点怎样理才合适,还要在我这个头发只有七、八公分长的头大作文章,理什么发式才好看,但是,他们理呀理,理来理去,把头发理成一、二公分长,我把镜子再次一照,难看死了。路过的战友看到老庄的“杰作”,把我笑得无地自容。

老庄要我帮他理发,我好几次推却不会。我实在不会呀。因为被我理的话,老庄这个美丽的头发又不知被我理成个“芋头”(光头)或“梯田”?但他执意,所以,我皱着眉头,学理了起来,刚拿起理发剪,还要问老庄怎么样个拿法,怎么样个理法。问明白了,才敢下手理起来。糟糕,理发剪刚碰上头发,我理了一个大缺。我再理几下,这可‘吓’坏了我,怎么出现几个窟窿,我向老庄实说了,他说:“我的头发被理发剪夹得好痛啊,你要把理发剪一直理到不夹一支头发才可拿起移动到别处。”我说:“我不会了,去请别人帮你理吧。”他这次不再作难我了,也许他怕理了个引人注目的头发被人取笑。刚好一班长路过这里,老庄请他,说明原因。他二话不说,拿起理发剪推了起来。理发剪把成排成排的黑发剪掉了,它所理过之处长短整齐。理发剪在他的手上变幻成一台收割机,任其所意,不大一会儿,就把老庄这个头发重焕新姿。我也请他再修剪修剪,不然的话,又难为情了。他已经在部队住不多久了,将要退伍回乡。所以我说:“一班长,前次这个头发被三个人理过后,你最后一个修了尾,这次这个头发也有两个人理过,现在你是第三个了,说不定,以后很难再见一面了。”“是啊,是啊!”他就这么回答[我的心又揪了,在敲击“以后很难再见一面了”时。离开越久,就越想念;不知所措!我都有点坚持不下敲击这些记录了]。

11月16(17)日

今晚看了才借来的一本新近才发行的杂志,其中的一些小说故事,内容丰富多彩,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使人置身其中的人物角色之中。由于我连续看了两小时之久的缘故吧?要不然就是脑瓜容纳不了这五花八门的东西或眼睛迷蒙了,两者就要推到那几个争争吵吵的湖南兵,因为我对湖南兵有一种难以言状的不接受。或者……总之,全部所想的因由都夹杂在其中。力不从心,我正欲站起来活动舒舒紧缩的筋骨,但这双脚却与我作对,脚趾直至脚后跟,好象被挤插进万千支针,痒僵而疼痛直接刺激中枢神经。

这下该调调口味了。一味的看书,益处虽有,脑瓜又一时接应不了。

我的神经有些失常吧?怎么想到那些稀奇古怪的事儿来呢?

时日已记不清了,但听到的那件趣事,在脑海里晰现。那是晚上站第三岗,老庄也是站这班岗,两个相好伴碰在一起,不免扯说几句,哪怕是没用的。

带班员对老庄说,说其是向老庄交代,倒不如向大伙明告更恰当,他那声音,隔几重墙也能听到。带班员说:“一时左右,可能载犯人进监狱,若值班干部不在时,万万不能随意让囚车驶入,明白了吗?”“明白了。”说话的语气倒也很神秘,很郑重其事。

老庄转身向我传达,用海丰话说到:“夜晚拉来的犯人,大都是高级犯,干部、工程师、大学生等。你没站大门哨就不清楚,每天这个监狱要接纳新犯百十个,其他监狱容纳不下的就往这里塞。老弟,警惕才是啊!”他在带班员的监督下装好子弹。先走我们一走(步),所背的冲锋枪,有点象银幕上所出现的敌军巡逻哨兵的肩枪法,他的哨位离营区最近(除自卫哨外)我们也出发了,要转了三抹四弯,才到达哨位,用平时走路的速度,要花上十五分钟才能到达。

再推前一些日子,噢,想起了,是前星期天。我们在打羽毛球后,他一看到副教导员的夫人,就掩盖不住隐情。他带着嘲笑的口气说:“她是个不正经的女人,时常以找鸡为名义,每天要在营区转上几圈,猪舍是她瞩目而向往的地方,因为那里经常有人在洗澡,一次,她找鸡找到猪舍里,鸡没找到,倒如愿以偿,看到了赤裸裸的男人的驱(躯)体,那战士就是我班的刘某。这个女人这种意外的‘收获’,并非偶然的巧合,她已经多次这样了。……”他摘了一朵玫瑰花,嗅了闻,又说道:“他(她)的光临,也引起了痴情男子的注意,他们也时间(常)钻空子在猪舍洗澡,为什么要在这臭气昏天的猪舍里洗澡呢?那位夫人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明知故犯,其意图为何?……”是啊,一个有夫之妇,怎么不顾脸子就随便乱闯荡,成何女性?该值得深思。

“她的丈夫已在柳州工作,她本人在厂部的医院工作,夫妻相聚,一年之中,难得几回。”老庄怕我不明其意,补充说。

11月18日

安全检查,按字意解释,无疑是检查有否发生事故或将要发生的事故。保障工作安全顺利的进行下去。

我的性情与众不同,有的是倔脾气。一开会就生厌了。他们,不管是为官的,还是正副班长,总解脱不了那几句“口头禅”,“总的来说比较好,存在的是什么”,安全检查也等于是班务会,班务会也是安全检查,相辅相成,课表倒是印上“班务会”和“安全检查”,其实是一样的。今晚的安全检查,是副班长韦学问主持的。他说:“这周来,张尚平同志主动积极,表现在早上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打扫卫生,积极参加劳动。梁日强同志也不错,训练、学习方面抓得很紧,一训练起来象头小水牛,学习也很认真,心得体会都记满了本子……”他说后想了想,“曾信前同志的确是个好同志,能正确对待家庭的情况,他父亲病了,也是正常工作,没吵着回家探病,这种精神是值得表扬的。”他的话无疑是对我的懒惰加以讽刺,我才不计较这些哩。

因为四位新兵中两位已表扬过,另一位没表扬的在年终总结时受中队表扬,二位老兵中,其中一位没表扬的在年终总结是授中队评为先进个人,只有我才是个消极分子,没被说什么,他这种评比方法实在高明。

他亵渎我算深明大义了,能履行他那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副官”职责,实乃“罕见”也。

我是个顽固到顶的人,不论任何上官下士,侵犯我个人利益者我必定与你争个雌雄,才甘罢休。就算你——亲爱而可敬的副班长大人对我不怎么样,你要批评吧,对的我接受。不指名道姓,夸大其事。在班务会上说“有些人”什么的,就算你是说我,最多顶个放屁。你向上级汇报,如实汇报,这是你应尽的职责。反之,把发生的事情扩大、缩小了,我看,这不太妥当,共产党人讲老实话,办老实事,在领导面象(前),象小孩在大小(人)面前一样,为了讨好大人,而撒谎,这也就是自己毁坏自己的终身。就算你是领导的“爱儿”,一年到尾有几次嘉奖,或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先进生产者”这光荣称号,你是碰到鸿运了。比劳动你的干劲大,这我承认,比领导方法、比军事素质,你比其他人就差了,打靶一发没中,单双杠勉强才能完成练习。你自高自大,会向你讨好的或劳动积极的,把他捧上天去了,然而,反过头来,那我和你作对的抱什么态度你我都明白,我不是企求或博取你的“心肝”,我只需要你能觉醒,别装模作样了。你可能是福尔摩斯的候补徒弟吧?但你的推断已错了一步,听起来倒有一套道理,但象你这样狭隘的心理来推测,就象瓮中之蟹了。你怀疑我,或肯定我破坏哨所设施或写刻几个字在窗棂或墙壁上寄祸于他人,这个就对不起了,我是接受不了的,但我明知你的话锋射向到,但你错就错在只讲“有些人”,所以,我就不必要承认你在批评我,你这种作法,对我来说,只不过暂时或偶然收到的毒气,虽一时受不了,但日后在大自然的清新空气会清除排弃掉的,我就是这样坚信不移。

崇要(高)的副班长,请你的心胸放开阔吧,你不久也要和我分手了,留下不好的印象虽不能妨碍我们今后的一切,但在我俩的心灵的旮旯中,也会有时候有“隐隐”作痛的毛病。清醒。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35286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
      虚实之间,飘动着生命的力量
      2014/10/15 19:24:1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复和老兵痞
      真实的部队,你和老庄太好了,不会有人认为你们是同性恋吧?呵呵呵
      现在看来,当时我和老庄的关系的确像。当时的举止现在觉得不好意思,但我认为是当时的真实体现,还是尊重过去吧。不过,我们当时的关系就是纯粹的战友加老乡的关系,当时我们这样,还是让一位排长(后提拔为副中队长)直接说我们是同性恋。

      2014/10/16 12:29:50
      左箭头-小图标

      真实的部队,你和老庄太好了,不会有人认为你们是同性恋吧?呵呵呵

      2014/10/16 10:16: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续二十九)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