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毛时期工厂产品出厂不检验?

共 326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毛时期工厂产品出厂不检验?

《高山下的花环》说74年军工厂生产的产品不检验就出厂,我不知道当时的军工厂是不是这样,我来说说我家当时所在的工厂产品检验情况。

70年代初,我随父母从军队到地方企业,此后,我家所在的工厂每年在全省产品评比中,不是倒数第二就是倒数第三,每次开职工大会(会后放电影),厂长书记都要骂一通,可也只能骂一下,为啥,因为工厂生产的产品总体是合格的,不合格产品控制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全省同样产品评比的排名是按产品的优良品率来定的,比如说当时国家标准规定,一二等优良品率至少要达到40%,这个优良品率所有的工厂都能达到(达不到要停产整顿的,厂长、书记要撤职的),但有的工厂一二等优良品率能达到60%以上,甚至70%以上,这和工人的熟练程度以及的机器新旧程度有关。

更何况炮弹放在仓库里,每年都要抽取一定的数量炮弹试打,如果这样还不能发现炮弹有问题,那《高山下的花环》里的雷军长的儿子---小北京算中大奖了,2发82无后坐力炮弹都是哑弹,因为概率太低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35252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1
      0
      2014/10/15 14:57:09

      热门回复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496436
      • 工分:802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3楼 0春雨弯刀0
      反击战很多炮弹是在50甚至60年代生产的,然后“个个全响”就发奖金?

      我还从没听说炮弹会“个个全响”的。从哪听来的?就是现代,也没什么炮弹“个个全响”的说法,最多是某批次有一定数量的全响,譬如3000发,到了1万发,就难说的很了。

      《花环》中,说的是文革时期的炮弹,因为大家都”闹革命“”文攻武卫“打倒地富反坏右”了,所以残次品多,质量无法保证。

      这是事实。我的伯父等人就在那个大山里的工厂。正因为个个全响了才发的奖金,那年头奖金不是随便发的,况且当时20元钱还是很值钱的。

      2014/10/30 18:31:0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13502
      • 工分:7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2015/8/29 17:39:0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496436
      • 工分:802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2014/10/15 16:45:21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8楼 李大响
      呵呵,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这是你家发明的概念?

      人家原作者已经明确地表示了——这就是质量问题: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40楼 chezhu
      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

      ----------------------

      不是违反工艺纪律,是我们引进米格19技术时,没有引进配套工艺,造成的结果是我们的歼6性能没有超过米格19.

      57楼 李大响
      认识中国字吧?来,哑弹之子,标红标粗放大的这句话多读上几遍先——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涡喷六连续发生断轴事故前后两年多,故障原因一直未确定,故障一直没有排除。一派人员主张,原来的苏联设计就有缺陷,是设计不当。另一派则提出,歼六飞机已经使用多年,算上苏联的米格-19,使用年限更久,为何以前那么多年都没事,偏偏近几年才连续断轴经过北航课题组半年事件的突破性的科研工作,给出了科学的答案。北航的计算证明,断轴发生的台阶根部的过渡圆角半径尺寸对于应力分布有着巨大的影响。设计图纸规定圆角半径为0.6+0.2mm,也就是说应该在0. 6 mm到0. 8mm之间。计算结果表明,在此范围内,应力处于安全范围。当圆角半径减小时,应力显著增加,计算给出了不同圆角半径情况下应力的数值。可以看出,当圆角半径小于图纸规定时,应力急剧增加,圆角半径更小时应力将超出安全范围。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4 mm,甚至只有0.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

      歼6战机,包括涡喷6发动机在内,于1964年整机生产定型。在你无比向往的狗屁十年文革到来之前生产出来的批次,它所使用的发动机从没发生过断轴这样的事故,但就在你无比向往的狗屁文革到来之后,这款早就已经生产定型了的飞机居然多次发生了之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故,不但在本国空军里制造了一批寡妇,甚至还给国外空军贡献出了一批寡妇,让友好国家的军政高层公开撕破脸,逼着中国大使抬棺材

      这就是你那个狗屁十年的伪大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乌龟王八蛋行径

      你无知啊,当年引进米格19,又没有引进工艺,误差只有十分之二毫米,你怪工人?

      2015/10/25 20:40:4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47楼 chezhu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

      这是造谣,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54楼 李大响
      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

      来,自己看,标红标粗的部分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83)中刑字第276号

      公诉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检察员涂斯春。

      被告人:赵登程,男,现年63岁,河北省定县人。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副军长,“文化大革命”中任公安部领导小组和核心小组成员,“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现在押。

      辩护人:北京市法律顾问处律师赵玉林。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以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犯罪活动一案,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公开审理,听取了公诉人支持公诉的发言;审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被告人的供述,辩护和最后陈述;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核实了与本案直接有关的证据,查明被告人赵登程犯罪事实如下:

      被告人赵登程于1968年12月担任“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后,即按照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谢富治“抓组织”.“追后台”的授意,伙同原公安部副部长李震,指使专案人员对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见习研究员周慈敖等人进行逼供,制造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诬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是这个“党”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陈毅是“副书记兼国防部长”,李富春是“总理”,董必武.叶剑英.李先念.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王震等是成员,并诬陷他们“里通外国”,“准备武装叛乱”,要搞“政变”。1969年4月,被诬陷的朱德等领导人当选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有的当选政治局委员,赵登程对办案人员说:“‘八大’王明选为中央委员,‘九大’王效禹选为中央委员,不是垮台了吗?!不要动摇,继续搞下去!”1969年8月,谢富治被迫决定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封存,赵登程还指令把国家经委一干部的保姆于光凤关押,进行批斗,追逼交代“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于光凤被迫害致死。

      1967年4月6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康生的妻妹,中央政法干校政治部副主任苏枚服安眠药自杀身死。康生.曹轶欧硬把苏枚的自杀说成是“反革命谋杀”,致使该校副校长石磊.医生闻伯俊无辜被拘押。1968年5月赵登程主管此案后,强迫石磊.闻伯俊的家属和“知情人”提供“石磊一小撮谋杀苏枚”的罪证。同年6月28日,赵登程.李震给康生和曹轶欧写报告,编造苏枚案是石磊“策划主谋”,由闻伯俊“以医疗为掩护”,“有计划搞的一个阴谋案件”。同时,赵登程以“有参与谋害的嫌疑”为由,报谢富治批准,对该校医生宋公田.段学思大搞刑讯逼供,制造了一个“石.闻.宋反革命集团谋杀苏枚”的假案,致使石磊.闻伯俊.宋公田.段学思等人被关押多年;朱林甫等60多名干部和家属受到株连,石磊之妻谷敏,闻伯俊之妻吴群被关押多年,段学思之妻国淑琴被迫害致死。

      1969年11月至1971年11月,被告人赵登程与国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在国防科委9院221厂查破案件时,说“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余处,自制手铐二百余副,大搞刑讯逼供,先后制造了“国民党西北派遣军”和“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等假案。赵登程诬陷9院副院长王志刚,矿区公安局长黄启之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黑后台”,黄启之还是“特务”。王志刚.黄启之被迫害致死。赵登程逼迫第2生产部主任,副教授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在批斗逼供中,钱晋被活活打死。赵登程诬陷第二生产部副主任孙维昌是“229车间1工号反革命爆炸案的首犯”将其关押,训练“小分队”进行批斗迫害。赵登程诬陷电厂厂长马文申是“爆炸电缆”的“主谋”,将其逮捕,指使专案组对马文申残酷批斗,进行人身摧残。赵登程诬陷电厂党委书记李建华是参与“爆炸电缆”的“主要成员”,指使人对李建华逼供,并在李建华病危期间,强迫李建华读经赵登程修定的所谓“交代材料”,将录音在全厂大会上播放。李建华被迫害致死。赵登程诬陷技术员赵传国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首犯,并亲笔批示:“要肯定他是特务”。赵登程诬陷技术员施美珉是“谋杀张培干的主要策划者和凶手”,提出对施美珉“可以开刀”,并呈报“枪毙”。赵登程让专案组给电厂工人郭宗仪“戴上特务帽子,使他没有反抗余地”。赵登程诬陷工人周相林“参与策划爆炸电缆”,“爆炸229车间1工号”,“盗窃机密资料”,并亲自对周相林逼供。赵传国.施美珉.郭宗仪.周相林被非法关押,遭到残酷迫害。由于赵登程等人制造假案,9院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4千余人被非法隔离审查和关押,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

      本庭经过法庭调查和辩论,听取了3名受害人的陈述,对各种证据92件进行审查。大量的书证.证人证言以及受害人的陈述证明,被告人赵登程的上述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赵登程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

      本庭认为,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制造假案,诬陷党和国家领导人,诬陷,迫害干部和群众,已构成阴谋颠覆政府罪,诬告陷害罪。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根据被告人赵登程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9条适用法律的规定和第90条.第92条.第138条及第64条.第52条,判决如下:

      判处被告人赵登程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羁押的日期,以羁押1日折抵刑期1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2日起1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审 判 长 周智勇

      人民审判员 王纪欣

      人民审判员 穆守智

      1983年11月2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记员 卢燕丽

      56楼 chezhu
      我以后也和张爱萍学,不上班,在家里拿工资

      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么?那么下面这些是神马呀——

      1969年11月至1971年11月,被告人赵登程与国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在国防科委9院221厂查破案件时,说“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余处,自制手铐二百余副,大搞刑讯逼供,先后制造了“国民党西北派遣军”和“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等假案。赵登程诬陷9院副院长王志刚,矿区公安局长黄启之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黑后台”,黄启之还是“特务”。王志刚.黄启之被迫害致死。赵登程逼迫第2生产部主任,副教授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在批斗逼供中,钱晋被活活打死。赵登程诬陷第二生产部副主任孙维昌是“229车间1工号反革命爆炸案的首犯”将其关押,训练“小分队”进行批斗迫害。赵登程诬陷电厂厂长马文申是“爆炸电缆”的“主谋”,将其逮捕,指使专案组对马文申残酷批斗,进行人身摧残。赵登程诬陷电厂党委书记李建华是参与“爆炸电缆”的“主要成员”,指使人对李建华逼供,并在李建华病危期间,强迫李建华读经赵登程修定的所谓“交代材料”,将录音在全厂大会上播放。李建华被迫害致死。赵登程诬陷技术员赵传国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首犯,并亲笔批示:“要肯定他是特务”。赵登程诬陷技术员施美珉是“谋杀张培干的主要策划者和凶手”,提出对施美珉“可以开刀”,并呈报“枪毙”。赵登程让专案组给电厂工人郭宗仪“戴上特务帽子,使他没有反抗余地”。赵登程诬陷工人周相林“参与策划爆炸电缆”,“爆炸229车间1工号”,“盗窃机密资料”,并亲自对周相林逼供。赵传国.施美珉.郭宗仪.周相林被非法关押,遭到残酷迫害。由于赵登程等人制造假案,9院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4千余人被非法隔离审查和关押,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

      2015/10/25 20:38:3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8楼 李大响
      呵呵,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这是你家发明的概念?

      人家原作者已经明确地表示了——这就是质量问题: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40楼 chezhu
      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

      ----------------------

      不是违反工艺纪律,是我们引进米格19技术时,没有引进配套工艺,造成的结果是我们的歼6性能没有超过米格19.

      认识中国字吧?来,哑弹之子,标红标粗放大的这句话多读上几遍先——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涡喷六连续发生断轴事故前后两年多,故障原因一直未确定,故障一直没有排除。一派人员主张,原来的苏联设计就有缺陷,是设计不当。另一派则提出,歼六飞机已经使用多年,算上苏联的米格-19,使用年限更久,为何以前那么多年都没事,偏偏近几年才连续断轴经过北航课题组半年事件的突破性的科研工作,给出了科学的答案。北航的计算证明,断轴发生的台阶根部的过渡圆角半径尺寸对于应力分布有着巨大的影响。设计图纸规定圆角半径为0.6+0.2mm,也就是说应该在0. 6 mm到0. 8mm之间。计算结果表明,在此范围内,应力处于安全范围。当圆角半径减小时,应力显著增加,计算给出了不同圆角半径情况下应力的数值。可以看出,当圆角半径小于图纸规定时,应力急剧增加,圆角半径更小时应力将超出安全范围。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4 mm,甚至只有0.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

      歼6战机,包括涡喷6发动机在内,于1964年整机生产定型。在你无比向往的狗屁十年文革到来之前生产出来的批次,它所使用的发动机从没发生过断轴这样的事故,但就在你无比向往的狗屁文革到来之后,这款早就已经生产定型了的飞机居然多次发生了之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故,不但在本国空军里制造了一批寡妇,甚至还给国外空军贡献出了一批寡妇,让友好国家的军政高层公开撕破脸,逼着中国大使抬棺材

      这就是你那个狗屁十年的伪大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乌龟王八蛋行径

      2015/10/25 20:35:59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47楼 chezhu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

      这是造谣,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54楼 李大响
      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

      来,自己看,标红标粗的部分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83)中刑字第276号

      公诉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检察员涂斯春。

      被告人:赵登程,男,现年63岁,河北省定县人。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副军长,“文化大革命”中任公安部领导小组和核心小组成员,“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现在押。

      辩护人:北京市法律顾问处律师赵玉林。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以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犯罪活动一案,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公开审理,听取了公诉人支持公诉的发言;审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被告人的供述,辩护和最后陈述;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核实了与本案直接有关的证据,查明被告人赵登程犯罪事实如下:

      被告人赵登程于1968年12月担任“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后,即按照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谢富治“抓组织”.“追后台”的授意,伙同原公安部副部长李震,指使专案人员对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见习研究员周慈敖等人进行逼供,制造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诬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是这个“党”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陈毅是“副书记兼国防部长”,李富春是“总理”,董必武.叶剑英.李先念.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王震等是成员,并诬陷他们“里通外国”,“准备武装叛乱”,要搞“政变”。1969年4月,被诬陷的朱德等领导人当选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有的当选政治局委员,赵登程对办案人员说:“‘八大’王明选为中央委员,‘九大’王效禹选为中央委员,不是垮台了吗?!不要动摇,继续搞下去!”1969年8月,谢富治被迫决定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封存,赵登程还指令把国家经委一干部的保姆于光凤关押,进行批斗,追逼交代“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于光凤被迫害致死。

      1967年4月6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康生的妻妹,中央政法干校政治部副主任苏枚服安眠药自杀身死。康生.曹轶欧硬把苏枚的自杀说成是“反革命谋杀”,致使该校副校长石磊.医生闻伯俊无辜被拘押。1968年5月赵登程主管此案后,强迫石磊.闻伯俊的家属和“知情人”提供“石磊一小撮谋杀苏枚”的罪证。同年6月28日,赵登程.李震给康生和曹轶欧写报告,编造苏枚案是石磊“策划主谋”,由闻伯俊“以医疗为掩护”,“有计划搞的一个阴谋案件”。同时,赵登程以“有参与谋害的嫌疑”为由,报谢富治批准,对该校医生宋公田.段学思大搞刑讯逼供,制造了一个“石.闻.宋反革命集团谋杀苏枚”的假案,致使石磊.闻伯俊.宋公田.段学思等人被关押多年;朱林甫等60多名干部和家属受到株连,石磊之妻谷敏,闻伯俊之妻吴群被关押多年,段学思之妻国淑琴被迫害致死。

      1969年11月至1971年11月,被告人赵登程与国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在国防科委9院221厂查破案件时,说“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余处,自制手铐二百余副,大搞刑讯逼供,先后制造了“国民党西北派遣军”和“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等假案。赵登程诬陷9院副院长王志刚,矿区公安局长黄启之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黑后台”,黄启之还是“特务”。王志刚.黄启之被迫害致死。赵登程逼迫第2生产部主任,副教授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在批斗逼供中,钱晋被活活打死。赵登程诬陷第二生产部副主任孙维昌是“229车间1工号反革命爆炸案的首犯”将其关押,训练“小分队”进行批斗迫害。赵登程诬陷电厂厂长马文申是“爆炸电缆”的“主谋”,将其逮捕,指使专案组对马文申残酷批斗,进行人身摧残。赵登程诬陷电厂党委书记李建华是参与“爆炸电缆”的“主要成员”,指使人对李建华逼供,并在李建华病危期间,强迫李建华读经赵登程修定的所谓“交代材料”,将录音在全厂大会上播放。李建华被迫害致死。赵登程诬陷技术员赵传国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首犯,并亲笔批示:“要肯定他是特务”。赵登程诬陷技术员施美珉是“谋杀张培干的主要策划者和凶手”,提出对施美珉“可以开刀”,并呈报“枪毙”。赵登程让专案组给电厂工人郭宗仪“戴上特务帽子,使他没有反抗余地”。赵登程诬陷工人周相林“参与策划爆炸电缆”,“爆炸229车间1工号”,“盗窃机密资料”,并亲自对周相林逼供。赵传国.施美珉.郭宗仪.周相林被非法关押,遭到残酷迫害。由于赵登程等人制造假案,9院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4千余人被非法隔离审查和关押,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

      本庭经过法庭调查和辩论,听取了3名受害人的陈述,对各种证据92件进行审查。大量的书证.证人证言以及受害人的陈述证明,被告人赵登程的上述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赵登程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

      本庭认为,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制造假案,诬陷党和国家领导人,诬陷,迫害干部和群众,已构成阴谋颠覆政府罪,诬告陷害罪。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根据被告人赵登程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9条适用法律的规定和第90条.第92条.第138条及第64条.第52条,判决如下:

      判处被告人赵登程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羁押的日期,以羁押1日折抵刑期1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2日起1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审 判 长 周智勇

      人民审判员 王纪欣

      人民审判员 穆守智

      1983年11月2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记员 卢燕丽

      我以后也和张爱萍学,不上班,在家里拿工资

      2015/10/25 20:30:19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47楼 chezhu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

      这是造谣,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54楼 李大响
      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

      来,自己看,标红标粗的部分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83)中刑字第276号

      公诉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检察员涂斯春。

      被告人:赵登程,男,现年63岁,河北省定县人。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副军长,“文化大革命”中任公安部领导小组和核心小组成员,“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现在押。

      辩护人:北京市法律顾问处律师赵玉林。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以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犯罪活动一案,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公开审理,听取了公诉人支持公诉的发言;审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被告人的供述,辩护和最后陈述;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核实了与本案直接有关的证据,查明被告人赵登程犯罪事实如下:

      被告人赵登程于1968年12月担任“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后,即按照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谢富治“抓组织”.“追后台”的授意,伙同原公安部副部长李震,指使专案人员对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见习研究员周慈敖等人进行逼供,制造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诬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是这个“党”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陈毅是“副书记兼国防部长”,李富春是“总理”,董必武.叶剑英.李先念.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王震等是成员,并诬陷他们“里通外国”,“准备武装叛乱”,要搞“政变”。1969年4月,被诬陷的朱德等领导人当选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有的当选政治局委员,赵登程对办案人员说:“‘八大’王明选为中央委员,‘九大’王效禹选为中央委员,不是垮台了吗?!不要动摇,继续搞下去!”1969年8月,谢富治被迫决定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封存,赵登程还指令把国家经委一干部的保姆于光凤关押,进行批斗,追逼交代“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于光凤被迫害致死。

      1967年4月6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康生的妻妹,中央政法干校政治部副主任苏枚服安眠药自杀身死。康生.曹轶欧硬把苏枚的自杀说成是“反革命谋杀”,致使该校副校长石磊.医生闻伯俊无辜被拘押。1968年5月赵登程主管此案后,强迫石磊.闻伯俊的家属和“知情人”提供“石磊一小撮谋杀苏枚”的罪证。同年6月28日,赵登程.李震给康生和曹轶欧写报告,编造苏枚案是石磊“策划主谋”,由闻伯俊“以医疗为掩护”,“有计划搞的一个阴谋案件”。同时,赵登程以“有参与谋害的嫌疑”为由,报谢富治批准,对该校医生宋公田.段学思大搞刑讯逼供,制造了一个“石.闻.宋反革命集团谋杀苏枚”的假案,致使石磊.闻伯俊.宋公田.段学思等人被关押多年;朱林甫等60多名干部和家属受到株连,石磊之妻谷敏,闻伯俊之妻吴群被关押多年,段学思之妻国淑琴被迫害致死。

      1969年11月至1971年11月,被告人赵登程与国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在国防科委9院221厂查破案件时,说“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余处,自制手铐二百余副,大搞刑讯逼供,先后制造了“国民党西北派遣军”和“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等假案。赵登程诬陷9院副院长王志刚,矿区公安局长黄启之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黑后台”,黄启之还是“特务”。王志刚.黄启之被迫害致死。赵登程逼迫第2生产部主任,副教授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在批斗逼供中,钱晋被活活打死。赵登程诬陷第二生产部副主任孙维昌是“229车间1工号反革命爆炸案的首犯”将其关押,训练“小分队”进行批斗迫害。赵登程诬陷电厂厂长马文申是“爆炸电缆”的“主谋”,将其逮捕,指使专案组对马文申残酷批斗,进行人身摧残。赵登程诬陷电厂党委书记李建华是参与“爆炸电缆”的“主要成员”,指使人对李建华逼供,并在李建华病危期间,强迫李建华读经赵登程修定的所谓“交代材料”,将录音在全厂大会上播放。李建华被迫害致死。赵登程诬陷技术员赵传国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首犯,并亲笔批示:“要肯定他是特务”。赵登程诬陷技术员施美珉是“谋杀张培干的主要策划者和凶手”,提出对施美珉“可以开刀”,并呈报“枪毙”。赵登程让专案组给电厂工人郭宗仪“戴上特务帽子,使他没有反抗余地”。赵登程诬陷工人周相林“参与策划爆炸电缆”,“爆炸229车间1工号”,“盗窃机密资料”,并亲自对周相林逼供。赵传国.施美珉.郭宗仪.周相林被非法关押,遭到残酷迫害。由于赵登程等人制造假案,9院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4千余人被非法隔离审查和关押,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

      本庭经过法庭调查和辩论,听取了3名受害人的陈述,对各种证据92件进行审查。大量的书证.证人证言以及受害人的陈述证明,被告人赵登程的上述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赵登程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

      本庭认为,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制造假案,诬陷党和国家领导人,诬陷,迫害干部和群众,已构成阴谋颠覆政府罪,诬告陷害罪。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根据被告人赵登程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9条适用法律的规定和第90条.第92条.第138条及第64条.第52条,判决如下:

      判处被告人赵登程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羁押的日期,以羁押1日折抵刑期1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2日起1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审 判 长 周智勇

      人民审判员 王纪欣

      人民审判员 穆守智

      1983年11月2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记员 卢燕丽

      一场闹剧而已

      2015/10/25 20:29:2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47楼 chezhu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

      这是造谣,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

      来,自己看,标红标粗的部分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83)中刑字第276号

      公诉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检察员涂斯春。

      被告人:赵登程,男,现年63岁,河北省定县人。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副军长,“文化大革命”中任公安部领导小组和核心小组成员,“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现在押。

      辩护人:北京市法律顾问处律师赵玉林。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以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犯罪活动一案,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公开审理,听取了公诉人支持公诉的发言;审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被告人的供述,辩护和最后陈述;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核实了与本案直接有关的证据,查明被告人赵登程犯罪事实如下:

      被告人赵登程于1968年12月担任“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3办公室”副主任后,即按照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谢富治“抓组织”.“追后台”的授意,伙同原公安部副部长李震,指使专案人员对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见习研究员周慈敖等人进行逼供,制造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诬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是这个“党”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陈毅是“副书记兼国防部长”,李富春是“总理”,董必武.叶剑英.李先念.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王震等是成员,并诬陷他们“里通外国”,“准备武装叛乱”,要搞“政变”。1969年4月,被诬陷的朱德等领导人当选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有的当选政治局委员,赵登程对办案人员说:“‘八大’王明选为中央委员,‘九大’王效禹选为中央委员,不是垮台了吗?!不要动摇,继续搞下去!”1969年8月,谢富治被迫决定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封存,赵登程还指令把国家经委一干部的保姆于光凤关押,进行批斗,追逼交代“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的材料。于光凤被迫害致死。

      1967年4月6日,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康生的妻妹,中央政法干校政治部副主任苏枚服安眠药自杀身死。康生.曹轶欧硬把苏枚的自杀说成是“反革命谋杀”,致使该校副校长石磊.医生闻伯俊无辜被拘押。1968年5月赵登程主管此案后,强迫石磊.闻伯俊的家属和“知情人”提供“石磊一小撮谋杀苏枚”的罪证。同年6月28日,赵登程.李震给康生和曹轶欧写报告,编造苏枚案是石磊“策划主谋”,由闻伯俊“以医疗为掩护”,“有计划搞的一个阴谋案件”。同时,赵登程以“有参与谋害的嫌疑”为由,报谢富治批准,对该校医生宋公田.段学思大搞刑讯逼供,制造了一个“石.闻.宋反革命集团谋杀苏枚”的假案,致使石磊.闻伯俊.宋公田.段学思等人被关押多年;朱林甫等60多名干部和家属受到株连,石磊之妻谷敏,闻伯俊之妻吴群被关押多年,段学思之妻国淑琴被迫害致死。

      1969年11月至1971年11月,被告人赵登程与国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在国防科委9院221厂查破案件时,说“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余处,自制手铐二百余副,大搞刑讯逼供,先后制造了“国民党西北派遣军”和“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等假案。赵登程诬陷9院副院长王志刚,矿区公安局长黄启之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黑后台”,黄启之还是“特务”。王志刚.黄启之被迫害致死。赵登程逼迫第2生产部主任,副教授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在批斗逼供中,钱晋被活活打死。赵登程诬陷第二生产部副主任孙维昌是“229车间1工号反革命爆炸案的首犯”将其关押,训练“小分队”进行批斗迫害。赵登程诬陷电厂厂长马文申是“爆炸电缆”的“主谋”,将其逮捕,指使专案组对马文申残酷批斗,进行人身摧残。赵登程诬陷电厂党委书记李建华是参与“爆炸电缆”的“主要成员”,指使人对李建华逼供,并在李建华病危期间,强迫李建华读经赵登程修定的所谓“交代材料”,将录音在全厂大会上播放。李建华被迫害致死。赵登程诬陷技术员赵传国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首犯,并亲笔批示:“要肯定他是特务”。赵登程诬陷技术员施美珉是“谋杀张培干的主要策划者和凶手”,提出对施美珉“可以开刀”,并呈报“枪毙”。赵登程让专案组给电厂工人郭宗仪“戴上特务帽子,使他没有反抗余地”。赵登程诬陷工人周相林“参与策划爆炸电缆”,“爆炸229车间1工号”,“盗窃机密资料”,并亲自对周相林逼供。赵传国.施美珉.郭宗仪.周相林被非法关押,遭到残酷迫害。由于赵登程等人制造假案,9院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4千余人被非法隔离审查和关押,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

      本庭经过法庭调查和辩论,听取了3名受害人的陈述,对各种证据92件进行审查。大量的书证.证人证言以及受害人的陈述证明,被告人赵登程的上述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赵登程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

      本庭认为,被告人赵登程积极追随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制造假案,诬陷党和国家领导人,诬陷,迫害干部和群众,已构成阴谋颠覆政府罪,诬告陷害罪。为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根据被告人赵登程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9条适用法律的规定和第90条.第92条.第138条及第64条.第52条,判决如下:

      判处被告人赵登程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羁押的日期,以羁押1日折抵刑期1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2日起1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审 判 长 周智勇

      人民审判员 王纪欣

      人民审判员 穆守智

      1983年11月2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记员 卢燕丽

      2015/10/25 20:20:57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490 / 排名:3404
      左箭头-小图标

      25楼 hawk19999
      文革时期有的工厂受极大的影响,

      沈阳的兵工厂生产63式步枪质量很好,后来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将各类部件给其他民用工厂生产,因为技术问题,零部件不合格的太多了。

      那种方法的指导思想是对的,只是细节问题没有处理好,

      28楼 chezhu
      当时准备和苏联大打,真的大打,武器消耗很高,不需要造的太好,二战中,德国造的虎式坦克寿命是几十年,实际上在苏德战场上的寿命只有一个月,白白浪费了资源
      我说的是一个大哥讲的真实事情,零件都装不上枪,还说什么、、、、

      2015/10/25 20:16:4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50楼 zxz120
      同志哥, 你也太逗了。

      前三十年不是没有问题,但真普遍有这演绎中的问题,也等不及他们来改开了,早就完蛋了。邓说2000年要比80年翻两翻,请你查查,50年-80年翻了几翻,所以他们又发明了一句话“成绩都是在排除文革或者是左的干扰下取得的”。你也许会说50年当时的经济总量小,容易翻,但同志哥,从1块钱到100块容易点,还是从1万做生意挣到10万容易点。说通俗点,马化腾要是没有他爸80年代送他的几百万,QQ现在是谁的还说不定,小比同志要不是他妈当年给了他5万块买了一套操作系统改个名字再卖给他妈的公司IBM,说不定今天还只是一个高级程序员。

      第二个问题,我们总说历史是由胜利者写成的,信不得。他们通过两次事变成功平反为国家的执政者,他们就一定要找理由为什么要事变。正如我们不能把改开后的大量豆腐渣,官员的腐化问题全归于改开,也不能把前三十年的问题就归于不是改革者们执政造成的。

      任何社会和制度,都有大量的问题需要解决,但要看主流和过错比。如果现在变天了,网络上,媒体上一天到晚充斥着几千万下岗工人如何悲惨,改开后的工程是如何的豆腐渣,改开后的官员是如何的……,这是有大量实例的,甚至用不着这如楼主抄的报告文学化,一天几1000篇,可以10年不重样。现叫些如莫言这样的狗屁文人写几本小说,如原来生活如此之好的工人,为了子女去上学是如何的进了夜总会倍受欺辱,男人是如何的为了一块猪肉而去杀人,甚至为了生活去偷猪饲料。如大量的农民工,在大城市是怎么样悲惨,包身工,被话话烧死在工厂里,女孩子找不到工作是如何的被小流氓欺负,而留守村妇女是如何的被村官欺负,而有找到工作的又是如何的开胸验肺等死。还要我写不。只要这样负面宣传10年20年后,我想100个中国人,至少有90个在骂改开者没有屁眼。特别是你只能看到官方出版的报纸、电视。如果需要甚至可以找出1万个如张志新般的例子。

      因此,不在意是不是有哑弹,而是有了哑弹一定是XX的问题,不是意是不是有冤案,有冤案一定是XX造成的,不在意是不是女知青被XX(哪怕XX女知青被查出来的全枪毙了),有这事一定是XX造成的。那么以此类推,必开后的豆腐渣工程一定是XXXX造成的,下岗后被迫下海的一定是XXXX造成的,这些年翻出的冤案也一定是XXXX造成的(更不要说这个体制如果被干掉后一定会出来更多的)。但可惜,官方用得最多的是这是XX改革不彻底造成的(意思是,这不是我造成的,是我还没有上台前被我干掉的人造成的)。

      最后说炮弹问题,因为当年接收兵很少打散,我这个县出去的基本都是炮兵,而我恰好又接触对参战老兵的工作,虽然在待遇上和他们天天骂娘干仗,但私下聊天时问到哑弹问题,他们却基本一致,基本没有这个问题。题外话,因为他们都是炮兵,所以牺牲的很少,伤残的几乎没有。当然,他们是大炮兵,不是小北京用的连用无座力炮,不能因此否定无座力的炮弹是否存在大量的质量问题。但据说,据说,我们这儿有个兵工厂,当时查出过有人搞破坏给炮弹的装药里掺沙子,没有求证过真假,这个兵工厂可以说下,因为已经军转民然后据说被某二代以搞残疾人事业为名搞破产了,他们军转民后叫白云冰箱厂

      呵呵,您还是庆幸您自己个儿活在改开年代吧。

      改开怎么了?2014年的中国,乘用汽车销售量突破2000万辆大关,国内旅游人数32.5亿人次,出境旅游人数9819万人次

      比比你无比向往的年代的北边陈三两和南边大逃港

      2015/10/25 20:15:27
      左箭头-小图标

      ......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6楼 李大响
      呵呵,你还有脸提这事啊,相关的披露文章: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文章的末尾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导致歼6发动机断轴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于负责发动机转子加工的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生产出来的转子产品在过渡部分的倒圆角半径尺寸与图纸上标注的规定尺寸严重不符,然后产品检验环节薄弱,把这个问题放过去了所导致的

      而且文章里也说得很明白——在文革发生之前,也就是工厂内的工艺纪律和生产质量检验工作没有遭到破坏之前,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发生过,无论是文革之前生产的歼-6,还是苏联原版的米格-19,都没有发生过这个问题

      45楼 chezhu
      导致歼6发动机断轴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于负责发动机转子加工的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生产出来的转子产品在过渡部分的倒圆角半径尺寸与图纸上标注的规定尺寸严重不符

      ------------------

      相差十分之一和十分之二毫米叫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中国的歼6根本没有引进工艺,哪有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

      中国的歼6根本没有引进工艺,哪有严重违反工艺纪律

      ==================================================================

      那么文中提到的那个图纸上标注的规定尺寸——“设计图纸规定圆角半径为0.6+0.2mm,也就是说应该在0.6 mm到0.8mm之间”是怎么来的?

      这不叫“工艺纪律”?这在你眼里是可以随便违反的?

      2015/10/25 20:10:4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5443
      • 工分:362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同志哥, 你也太逗了。

      前三十年不是没有问题,但真普遍有这演绎中的问题,也等不及他们来改开了,早就完蛋了。邓说2000年要比80年翻两翻,请你查查,50年-80年翻了几翻,所以他们又发明了一句话“成绩都是在排除文革或者是左的干扰下取得的”。你也许会说50年当时的经济总量小,容易翻,但同志哥,从1块钱到100块容易点,还是从1万做生意挣到10万容易点。说通俗点,马化腾要是没有他爸80年代送他的几百万,QQ现在是谁的还说不定,小比同志要不是他妈当年给了他5万块买了一套操作系统改个名字再卖给他妈的公司IBM,说不定今天还只是一个高级程序员。

      第二个问题,我们总说历史是由胜利者写成的,信不得。他们通过两次事变成功平反为国家的执政者,他们就一定要找理由为什么要事变。正如我们不能把改开后的大量豆腐渣,官员的腐化问题全归于改开,也不能把前三十年的问题就归于不是改革者们执政造成的。

      任何社会和制度,都有大量的问题需要解决,但要看主流和过错比。如果现在变天了,网络上,媒体上一天到晚充斥着几千万下岗工人如何悲惨,改开后的工程是如何的豆腐渣,改开后的官员是如何的……,这是有大量实例的,甚至用不着这如楼主抄的报告文学化,一天几1000篇,可以10年不重样。现叫些如莫言这样的狗屁文人写几本小说,如原来生活如此之好的工人,为了子女去上学是如何的进了夜总会倍受欺辱,男人是如何的为了一块猪肉而去杀人,甚至为了生活去偷猪饲料。如大量的农民工,在大城市是怎么样悲惨,包身工,被话话烧死在工厂里,女孩子找不到工作是如何的被小流氓欺负,而留守村妇女是如何的被村官欺负,而有找到工作的又是如何的开胸验肺等死。还要我写不。只要这样负面宣传10年20年后,我想100个中国人,至少有90个在骂改开者没有屁眼。特别是你只能看到官方出版的报纸、电视。如果需要甚至可以找出1万个如张志新般的例子。

      因此,不在意是不是有哑弹,而是有了哑弹一定是XX的问题,不是意是不是有冤案,有冤案一定是XX造成的,不在意是不是女知青被XX(哪怕XX女知青被查出来的全枪毙了),有这事一定是XX造成的。那么以此类推,必开后的豆腐渣工程一定是XXXX造成的,下岗后被迫下海的一定是XXXX造成的,这些年翻出的冤案也一定是XXXX造成的(更不要说这个体制如果被干掉后一定会出来更多的)。但可惜,官方用得最多的是这是XX改革不彻底造成的(意思是,这不是我造成的,是我还没有上台前被我干掉的人造成的)。

      最后说炮弹问题,因为当年接收兵很少打散,我这个县出去的基本都是炮兵,而我恰好又接触对参战老兵的工作,虽然在待遇上和他们天天骂娘干仗,但私下聊天时问到哑弹问题,他们却基本一致,基本没有这个问题。题外话,因为他们都是炮兵,所以牺牲的很少,伤残的几乎没有。当然,他们是大炮兵,不是小北京用的连用无座力炮,不能因此否定无座力的炮弹是否存在大量的质量问题。但据说,据说,我们这儿有个兵工厂,当时查出过有人搞破坏给炮弹的装药里掺沙子,没有求证过真假,这个兵工厂可以说下,因为已经军转民然后据说被某二代以搞残疾人事业为名搞破产了,他们军转民后叫白云冰箱厂

      2015/10/25 17:28:00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3楼 0春雨弯刀0
      反击战很多炮弹是在50甚至60年代生产的,然后“个个全响”就发奖金?

      我还从没听说炮弹会“个个全响”的。从哪听来的?就是现代,也没什么炮弹“个个全响”的说法,最多是某批次有一定数量的全响,譬如3000发,到了1万发,就难说的很了。

      《花环》中,说的是文革时期的炮弹,因为大家都”闹革命“”文攻武卫“打倒地富反坏右”了,所以残次品多,质量无法保证。

      4楼 jlslkj
      这是事实。我的伯父等人就在那个大山里的工厂。正因为个个全响了才发的奖金,那年头奖金不是随便发的,况且当时20元钱还是很值钱的。
      33楼 92870
      你大伯的厂真的厉害了,还能派人全程了解炮弹个个全响的,是不是得派人到越南阵地去一颗颗的数落下多少炮弹,其中有多少颗响了有多少颗没响的,这个质量监控实在是太牛了,估计现在都无法做到的。
      炮弹不可能100%打响,只要在规定的比例内就行,不需要那这个造谣

      2015/10/25 10:17:39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

      伤痕文学造谣,我家所在的工厂,就是文革开始的那几年都照样生产,只不过是抽一部分人去搞文革运动

      2015/10/25 10:16:41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

      这是造谣,国防科工系统不搞文革

      2015/10/25 10:14:03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真是活脱脱的中央的小岗村二哥,坐在家里不干事,白拿工资,哪像一个共党?就是小岗村的二哥还要出去讨饭

      2015/10/25 10:09:30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6楼 李大响
      呵呵,你还有脸提这事啊,相关的披露文章: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文章的末尾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导致歼6发动机断轴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于负责发动机转子加工的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生产出来的转子产品在过渡部分的倒圆角半径尺寸与图纸上标注的规定尺寸严重不符,然后产品检验环节薄弱,把这个问题放过去了所导致的

      而且文章里也说得很明白——在文革发生之前,也就是工厂内的工艺纪律和生产质量检验工作没有遭到破坏之前,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发生过,无论是文革之前生产的歼-6,还是苏联原版的米格-19,都没有发生过这个问题

      导致歼6发动机断轴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于负责发动机转子加工的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生产出来的转子产品在过渡部分的倒圆角半径尺寸与图纸上标注的规定尺寸严重不符

      ------------------

      相差十分之一和十分之二毫米叫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中国的歼6根本没有引进工艺,哪有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

      2015/10/25 10:07:5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35楼 李大响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

      这有什么?美国苏联发射为啥失败的次数还要多,难道美国苏联也搞文革?

      2015/10/25 10:04:43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39楼 威志
      吹牛吧?哪个厂?我是三线厂出来的,原来编号5X37。军品都有军代表验收的,打越南的军品炮弹除了重庆与四川华云还有哪几家?79年打仗80年发钱,普通兵工厂我父亲从来没听说过个个20块钱奖励的。
      打越南的军品炮弹除了重庆与四川华云还有河南南阳的,东北的炮弹厂

      2015/10/25 10:03:2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7楼 李大响
      原文里的原话——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涡喷六连续发生断轴事故前后两年多,故障原因一直未确定,故障一直没有排除。一派人员主张,原来的苏联设计就有缺陷,是设计不当。另一派则提出,歼六飞机已经使用多年,算上苏联的米格-19,使用年限更久,为何以前那么多年都没事,偏偏近几年才连续断轴?经过北航课题组半年事件的突破性的科研工作,给出了科学的答案。北航的计算证明,断轴发生的台阶根部的过渡圆角半径尺寸对于应力分布有着巨大的影响。设计图纸规定圆角半径为0.6+0.2mm,也就是说应该在0. 6 mm到0. 8mm之间。计算结果表明,在此范围内,应力处于安全范围。当圆角半径减小时,应力显著增加,计算给出了不同圆角半径情况下应力的数值。可以看出,当圆角半径小于图纸规定时,应力急剧增加,圆角半径更小时应力将超出安全范围。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为何出现圆角半径小于规定数值?原因是涡轮轴由耐热高温高强材料构成。这种材料比较“黏”,切削困难,刀具磨损迅速。半径为0. 6 mm 的圆角刀,磨损不均衡,两侧磨损更快,于是车床上挑这个环形台阶沟槽时,刀具的圆角半径很容易磨损成为更小、甚至超差的圆角半径,这样的刀具加工出来圆角半径小于规定数值的超差产品。可叹的是当班的工人不明白后果的严重,不知道这十分之一毫米、十分之二毫米的误差将要导致机毁人亡。

      可叹的是当班的工人不明白后果的严重,不知道这十分之一毫米、十分之二毫米的误差将要导致机毁人亡。------因为没有引进米格19的工艺,工人不知道是正常的

      2015/10/25 10:02:3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8楼 李大响
      呵呵,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这是你家发明的概念?

      人家原作者已经明确地表示了——这就是质量问题: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人家原作者已经明确地表示了——这就是质量问题:

      -------------------

      这是改革开放的需要,歼11大面积停飞又怪谁?

      2015/10/25 10:01:1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38楼 李大响
      呵呵,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这是你家发明的概念?

      人家原作者已经明确地表示了——这就是质量问题: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

      ----------------------

      不是违反工艺纪律,是我们引进米格19技术时,没有引进配套工艺,造成的结果是我们的歼6性能没有超过米格19.

      2015/10/25 10:00:07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3257189
      • 工分:1416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吹牛吧?哪个厂?我是三线厂出来的,原来编号5X37。军品都有军代表验收的,打越南的军品炮弹除了重庆与四川华云还有哪几家?79年打仗80年发钱,普通兵工厂我父亲从来没听说过个个20块钱奖励的。

      2015/10/25 4:27:1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呵呵,违反工艺纪律导致的“工艺问题”不算质量问题?这是你家发明的概念?

      人家原作者已经明确地表示了——这就是质量问题: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2015/10/25 1:34:2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原文里的原话——

      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

      涡喷六连续发生断轴事故前后两年多,故障原因一直未确定,故障一直没有排除。一派人员主张,原来的苏联设计就有缺陷,是设计不当。另一派则提出,歼六飞机已经使用多年,算上苏联的米格-19,使用年限更久,为何以前那么多年都没事,偏偏近几年才连续断轴?经过北航课题组半年事件的突破性的科研工作,给出了科学的答案。北航的计算证明,断轴发生的台阶根部的过渡圆角半径尺寸对于应力分布有着巨大的影响。设计图纸规定圆角半径为0.6+0.2mm,也就是说应该在0. 6 mm到0. 8mm之间。计算结果表明,在此范围内,应力处于安全范围。当圆角半径减小时,应力显著增加,计算给出了不同圆角半径情况下应力的数值。可以看出,当圆角半径小于图纸规定时,应力急剧增加,圆角半径更小时应力将超出安全范围。

      设计所与工厂,领导与工作人员,终于明白了。有了北航的计算结果,迅速明白了断轴故障的根源,不是设计问题,而是制造加工质量问题。现场检查、实地检验发现,工厂的涡轮轴产品中,这个圆角半径,有的产品小于图纸规定,有的降低到0. 4 mm,甚至只有0. 2 mm,这样的涡轮轴,难免发生断轴事故。这个圆角半径的超差,就是导致机毁人亡的严重事故的根源。

      为何出现圆角半径小于规定数值?原因是涡轮轴由耐热高温高强材料构成。这种材料比较“黏”,切削困难,刀具磨损迅速。半径为0. 6 mm 的圆角刀,磨损不均衡,两侧磨损更快,于是车床上挑这个环形台阶沟槽时,刀具的圆角半径很容易磨损成为更小、甚至超差的圆角半径,这样的刀具加工出来圆角半径小于规定数值的超差产品。可叹的是当班的工人不明白后果的严重,不知道这十分之一毫米、十分之二毫米的误差将要导致机毁人亡。

      2015/10/25 1:30:5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30楼 chezhu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呵呵,你还有脸提这事啊,相关的披露文章:http://lt.cjdby.net/thread-1947071-1-1.html,文章的末尾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导致歼6发动机断轴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于负责发动机转子加工的当班工人严重违反工艺纪律,生产出来的转子产品在过渡部分的倒圆角半径尺寸与图纸上标注的规定尺寸严重不符,然后产品检验环节薄弱,把这个问题放过去了所导致的

      而且文章里也说得很明白——在文革发生之前,也就是工厂内的工艺纪律和生产质量检验工作没有遭到破坏之前,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发生过,无论是文革之前生产的歼-6,还是苏联原版的米格-19,都没有发生过这个问题

      2015/10/25 1:28:1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4688
      • 工分:6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这就是你那个“从不计较工钱、讲的就是贡献、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的文革时期的工人阶级干出来的事情——

      http://*/data/thread/1011/2529/88/91/6_1.html

      叶帅三请父亲出山

      1975年3月8日,父亲被任命为国防科委主任。这一天,距他被打倒解除职务差10天整整9年。从此开始,揭开了“文革”中急风暴雨般的国防工业战线大整顿的序幕。父亲回忆说:“我是不想再干的,宋老鬼(宋时轮,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要我去军科我都不去。”

      叶帅究竟和父亲谈了些什么,能把他拉回这条道上?

      第一次谈话,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婉拒了,叶颔首微微一笑,说那你再考虑一下吧。一个月后,又找了他。

      父亲回忆:“叶帅说,昨天发射了一颗返回式卫星,没有成功。起飞20秒就坠毁了。”

      叶帅接替周总理担任专门研制核弹的中央专门委员会主任,这颗刚刚坠毁的卫星,是叶帅10月22日听取汇报后同意发射的。这是当年坠毁的第二颗了。

      何止是战略武器?“文革”的冲击,使所有的项目都推迟或中断了。那年头,头头像走马灯似地换,谁上台都要上个新型号,搞出份文件,捅上去,什么培养宇航员,什么反导,不顾现有的技术和经费条件,异想天开,结果都是废铁一堆。

      作为中央专委会主任的叶帅能不急吗?父亲说:“这都是在败这个家啊!”

      在纪念李达(注:副总参谋长)的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叶帅要张爱萍出山,谈了三次都没有结果。叶知道李达和张有多年的交情,就让李来做做工作。李来到张的住所说,一起去参加个活动吧。张问是什么活动?李说别问了,就当是去散散心。原来是个讨论中程导弹定型的会议,听着听着,张就忍不住了,激愤地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在争论中程导弹的问题,居然还都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大好形势……

      这篇文章题目叫“李达智请张爱萍”。

      他决心出山了。

      好!就拿230厂开刀”

      父亲没有去科委机关上班。这个新上任的国防科委主任直接下到了七机部所属的230厂,他在这里蹲点试验。由此,展开了他历时8个月的对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领域急风暴雨般的整顿。

      在这之前,他做了一件事,连续开了几天的座谈会。从他们反映的情况中,父亲得到的印象就一个字“乱”!乱在组织、乱在领导、乱在秩序,我国唯一的从事运载火箭研发的七机部,整个乱套了,失控了。自“文革”9年来,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派别组织不下几百个,他们分别夺取占据了下属各研究院、所、厂、办、局、校的实际权力。总起来又形成两大派,两派各自有后台,有队伍,派系内相互支持、帮衬、依存、声援。“三结合”时都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

      他们说,周恩来总理接见七机部造反组织代表达37次之多,创下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吉尼斯纪录。他把两派的头头召集在人大会堂,号召两派以大局为重,联合起来,规劝他们,在大批判的同时,也把生产科研搞上去。一国之总理,为安定一个部门,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可谓旷古奇闻。这些家伙之所以嚣张,还不就是因为有后台。动不动,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就代表伟大领袖毛主席来看望革命小将了。周恩来的苦口婆心无疑与虎谋皮……

      父亲听后,提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键性的卡脖子的环节在哪个单位?二是,闹得最凶的派性头头在哪个单位?

      答复是:都在230厂。

      230厂,是开发研制陀螺仪的单位,控制导弹平衡最核心的设备出自于它。

      230厂的造反派头头叫舒龙山,也是七机部三结合领导小组成员,这个人造反起家,上挂王洪文,下联七机部最大的造反组织“916”。

      父亲说:“好!就拿230厂开刀。”

      第一次到230厂讲话,那场面就像“列宁在1918”

      第三天,他就带着他的小分队来到了一院下属的230厂及配套的13所,开始了他后来被人们戏称为是“1975年七机部大地震”的整顿工作。

      父亲说:“叶帅交代我的任务是要尽快拿出东西来,这是专委的决心,也是中央的决定。完成任务,230厂是核心,解决得好,武器就上天了。我就是要从这里打开突破口,以点制面,以点带面,横扫整个七机部!”

      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够亲眼目睹他当年大战七机部的场面,但从许多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仍能感受到那一幕,惊心动魄!

      科委科技部综合局局长陈保定,当时的小分队成员,1991年9月10日他对采访他的军报记者说:

      “一进大院,就是大字横幅:‘张爱萍,你来干什么!’‘不许以生产压革命!’很明显,他们也大有来头。在一幅‘张爱萍滚回去!’的大标语前面,他抄起手杖,稀里哗啦地扯个粉碎。在进厂的马路上写着一行大字:‘张爱萍,你从哪里来,还滚回哪里去!’张爱萍说,就这样欢迎我吗?那我今天就要踩着你走进去!

      “这哪是工厂啊!院内一片混乱,研究室连口水也没有。”陈保定继续说:“科研生产就不用说了,有个车间百分之七十的千分尺都不合格,怎么生产啊?什么都是两派,一天到晚就是搞夺权和反夺权,各派内部的控制也很厉害。动不动就是大批判,谁不听他们的,就揪斗。从德国回来的专家姚桐彬就被他们给弄死了,是活活打死的。其他专家打扫厕所的干什么的都有。

      “地下室是全封闭恒湿恒温无尘车间,一下去,就竖立着一根一米多高的大冰柱。首长说,天下奇景!到底是搞尖端,钟乳石长到工厂里来了!房顶滴水,有人找来顶草帽给首长戴。他说,这个办法好,以后大家都戴草帽上班吧!……垃圾成堆,汽车进出都是在垃圾上跑。马路都挖断了,你修好了,他又挖开,说是要从工厂把暖气接到猪圈去,猪也需要取暖。厕所的水从五楼淌到一楼,根本找不到人。”

      父亲回忆时,我把上述这些说给父亲听,他说:“就一句话,惨不忍睹!”

      3个月后,父亲向军委—国务院联席会议汇报。记录摘要:

      张爱萍:作为战略核武器研制生产的核心单位230厂,实际上已经完全瘫痪了。4个车间1000多工人,只有4%在岗,96%的人已不来上班了。工人们说他们是8923部队,以后又改叫8200部队……

      邓小平插话:什么意思?

      张爱萍:这是工人们的话。8923,就是上午8、9点上班,下午2、3点下班。后来干脆上午8点、下午2点来,点个卯就走。一位女工对我说:这几年我们是在吃社会主义!拿着国家给的工资不干活,公家的东西想拿就拿想砸就砸,这在哪个社会能行?这不是吃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吃社会主义?这个话概括得好!

      申丙辰(工作组成员)插话:工人们说了,他们这里只剩下两项制度,一是开饭制度,二是发工资制度,其他的全没有了。

      2015/10/25 1:01:55
      左箭头-小图标

      炮弹因保管不善、年限过长而失效是可能的,说因为是文革时期生产出现的质量问题纯属扯蛋,那个时候每一发枪炮弹都是用来消灭帝修反的,如果工作消极敷衍了事以至弹药出问题绝对属于阶级斗争新动向,当事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谁敢瞎胡来?

      2015/10/24 13:26:4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82197
      • 工分:2821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3楼 0春雨弯刀0
      反击战很多炮弹是在50甚至60年代生产的,然后“个个全响”就发奖金?

      我还从没听说炮弹会“个个全响”的。从哪听来的?就是现代,也没什么炮弹“个个全响”的说法,最多是某批次有一定数量的全响,譬如3000发,到了1万发,就难说的很了。

      《花环》中,说的是文革时期的炮弹,因为大家都”闹革命“”文攻武卫“打倒地富反坏右”了,所以残次品多,质量无法保证。

      4楼 jlslkj
      这是事实。我的伯父等人就在那个大山里的工厂。正因为个个全响了才发的奖金,那年头奖金不是随便发的,况且当时20元钱还是很值钱的。
      你大伯的厂真的厉害了,还能派人全程了解炮弹个个全响的,是不是得派人到越南阵地去一颗颗的数落下多少炮弹,其中有多少颗响了有多少颗没响的,这个质量监控实在是太牛了,估计现在都无法做到的。

      2015/10/24 12:30:1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720519
      • 工分:25
      左箭头-小图标

      我父母退休前一直在小三线兵工厂工作,就在文革时期。我们厂生产7.62mm子弹,军代表住厂有十几个,几乎每道工序都有,一批子弹抽检如果不合格,就全部销毁,小时候经常跑到销毁地捡弹壳,所以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

      2015/10/24 12:06:20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歼71光出口到阿尔巴尼亚的就有几十架,79年战前,解放军空军装备了400多架歼7(出口了100多架)

      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强5没有发生严重的质量问题

      2015/10/24 12:03:50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

      -------------------

      我来告诉你真相歼6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的真相,根本不是什么文革中质量下降问题,是工艺问题,恰恰是在文革中解决的,当时歼6的转子有一个弧形过渡,工厂加工时,误差超过几毫米,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事故,这个问题恰恰是1975年,在上海安亭的中国运算速度第二是655计算机上计算找出的原因

      2015/10/24 11:31:5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56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歼7产量少,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很重要的安全原因,发动机不时出现空中停车现象,弹射救生装置使用繁琐和不可靠(基本没有用处)并非生产中带来的问题,而是苏联原产品设计就存在的问题。按照原始设计仿制出来的歼7除这两个问题较大,其它没有什么大问题。

      沈飞在1966.12完成了歼7国产化任务后,就奉上级指示把歼7生产线,技术资料,模具转交给尚在基建中的成飞了,成飞接收资料,生产线后,一方面基建一方面研究相应资料,准备按期交付歼七的时候,空军突然命令停止歼七的生产装备,要求修改歼7设计,解决问题后再进行生产,根据空军提出要求,成飞提出了个六改方案,但由于当时成飞科研水平有限,这个六改方案研制出的飞机有很多问题,导致歼七被空军拒收。

      直到913后,叶剑英主持军委工作,要求评估六改方案,哪些是改后没有问题的,哪些是改后造成问题的.最后批量生产型号是三改方案,另外三项改后产生问题,暂时放弃修改,这样歼七才批量生产。第一个批量生产的型号 是歼7-1型,就是三改方案。

      2015/10/23 21:44:52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5楼 hawk19999
      文革时期有的工厂受极大的影响,

      沈阳的兵工厂生产63式步枪质量很好,后来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将各类部件给其他民用工厂生产,因为技术问题,零部件不合格的太多了。

      那种方法的指导思想是对的,只是细节问题没有处理好,

      当时准备和苏联大打,真的大打,武器消耗很高,不需要造的太好,二战中,德国造的虎式坦克寿命是几十年,实际上在苏德战场上的寿命只有一个月,白白浪费了资源

      2015/10/23 19:10:5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8楼 chezhu
      毛时期出了质量问题,可不是罚款,毛时期没有罚款,轻则批斗,重则开除判刑
      26楼 jlslkj
      没经历过那个年代,就多问问。不要胡思乱想,信口开河。
      我没有见过?我的60后,你说说你见过的

      2015/10/23 19:07:39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496436
      • 工分:802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8楼 chezhu
      毛时期出了质量问题,可不是罚款,毛时期没有罚款,轻则批斗,重则开除判刑
      没经历过那个年代,就多问问。不要胡思乱想,信口开河。

      2015/10/23 18:22:0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490 / 排名:3404
      左箭头-小图标

      文革时期有的工厂受极大的影响,

      沈阳的兵工厂生产63式步枪质量很好,后来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将各类部件给其他民用工厂生产,因为技术问题,零部件不合格的太多了。

      那种方法的指导思想是对的,只是细节问题没有处理好,

      2015/8/31 7:15:4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你不要迷信这些东西,曾培炎和田纪云还说文革中10年没有给工人涨工资,实际上71年涨一次,76年涨一次,文件现在还能看到

      2015/8/31 4:25:52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贫嘴夫
      呵呵说到文革时期军工的话 63式 就是个悲剧的例子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的 可是在当时初期都在正规的兵工厂制造的 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后来 搞什么早打 大打 核战争 ,许多非军工的 工厂都被要求制造63式 可是他们技术和设备不行, 怎么办 只好不断简化工艺 和加工工序 ,求量不求质 的恶果 。
      10楼 chezhu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再赞美搞也比56半好,如果解放军用63式79年对越作战,自己的伤亡会变小,越军的伤亡会变大
      17楼 贫嘴夫
      我说是 设计落伍 ,不过没有说他 落后 了,这个也是符合当时 中国军队实际状况 和战术思维打法的 ,63式制造的初期 在质量保证方面相当的好的 早期产品更是 援助给 当时的 北越 的,出问题是 中后期的时期的 国内给抽疯闹的
      63式 设计落伍?真是在平原和中印边境打仗,63式还是不错的,就是在越南战场,63式也比56半好

      2015/8/31 4:24:31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瞎说,光出口到阿尔巴尼亚是歼7就有几十架,歼7主要是造价太高了,加上歼6在改进,能替代一部分歼7,70年代的歼6速度比老歼6最大速度快近0.3马赫,老歼6是1.36马赫,新歼6能达1.6马赫(苏联的米格19是按1.6马赫设计的)

      2015/8/31 4:22:52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18楼 子纲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这个说法是假的,歼6出问题是工艺问题,不是质量问题,简单地讲是用机床车发动机轴的一个过渡部分,误差几毫米,飞机发动机使用一段时间后,就出现断轴事故,这个问题的发现和解决恰恰是文革中,73年,在上海用中国运算速度第二的655计算机运算(每秒钟运算60万次,当时在给秦山核电站和运10飞机设计使用,中国运算速度第一的计算机在山东东营胜利油田运算,速度是150万次每秒),才找出原因

      2015/8/31 4:17:59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贫嘴夫
      呵呵说到文革时期军工的话 63式 就是个悲剧的例子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的 可是在当时初期都在正规的兵工厂制造的 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后来 搞什么早打 大打 核战争 ,许多非军工的 工厂都被要求制造63式 可是他们技术和设备不行, 怎么办 只好不断简化工艺 和加工工序 ,求量不求质 的恶果 。
      10楼 chezhu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再赞美搞也比56半好,如果解放军用63式79年对越作战,自己的伤亡会变小,越军的伤亡会变大
      17楼 贫嘴夫
      我说是 设计落伍 ,不过没有说他 落后 了,这个也是符合当时 中国军队实际状况 和战术思维打法的 ,63式制造的初期 在质量保证方面相当的好的 早期产品更是 援助给 当时的 北越 的,出问题是 中后期的时期的 国内给抽疯闹的
      出问题是 中后期的时期的 国内给抽疯闹的----不能这么说,现在没有证据表明后期的63式有问题,只是看到一些伤痕文学在造谣,再说后期的63式枪管和枪机的连接有问题,可以按早期的63式生产工艺重新生产63式枪管和枪机,不需要整个63式都撤装,毕竟按早期的63式生产工艺重新生产63式枪管和枪机比造56半花费少吧?因为63式的其他部件没有问题,可以利用

      2015/8/31 4:09:22
      左箭头-小图标

      建国时就建立了门类完整的工业体系,同时也建立了健全的质量监督体系。而且质量监督体系一直向下延伸到车间,到班组(大型厂矿)中。那时一个小厂的车间就设有:会计、出纳、统计、质检员、化验室等。大厂针对产品有的还专门设有检验车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企业职工大规模下岗。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5/8/31 0:31:36
      • 头像
      • 军衔:武警上士
      • 军号:2764857
      • 工分:42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歼六飞机1963年定型,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出厂的飞机不仅缺少重要的设备,而且质量不过关,多次因机械问题造成严重飞行事故,有些援外飞机因质量问题被迫退回,歼七服役6年,到1972年仍只有30余架,工厂生产的少,因各种事故坠毁的多。强5在使用中发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影响作战使用,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决定1975年底开始全部返修,并进行改装,改装后的飞机1984年重新装备部队。

      ———————摘自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

      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实事求是的讲,当时的质量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2015/8/30 21:51:47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贫嘴夫
      呵呵说到文革时期军工的话 63式 就是个悲剧的例子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的 可是在当时初期都在正规的兵工厂制造的 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后来 搞什么早打 大打 核战争 ,许多非军工的 工厂都被要求制造63式 可是他们技术和设备不行, 怎么办 只好不断简化工艺 和加工工序 ,求量不求质 的恶果 。
      10楼 chezhu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再赞美搞也比56半好,如果解放军用63式79年对越作战,自己的伤亡会变小,越军的伤亡会变大
      我说是 设计落伍 ,不过没有说他 落后 了,这个也是符合当时 中国军队实际状况 和战术思维打法的 ,63式制造的初期 在质量保证方面相当的好的 早期产品更是 援助给 当时的 北越 的,出问题是 中后期的时期的 国内给抽疯闹的

      2015/8/30 21:28:19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西森
      合格不合格,真要看时那种合格,当年七十年代亲戚所在的无线电厂出的收音机,生产检验——个个响,不响的也过不了质检一关,问题是交付半年一年后么,上市销售时不响的就能到10%,据说售后最高批次返修率可以到40%以上,这还不包括像家父那样喜欢捣鼓无线电,自己动手修理的,这种产品的质量就可想而知了,当年家父给人组装的收音机,直至淘汰当家底收藏了多少年,拿出来重新装上电池照样响!军品当时也有这类问题,出厂检验完好率绝对都是100%,问题是以后呢,严格的厂子保质期内完好率可以保持很高,但是一些输于管理的厂子,那是真害人。
      当年收音机使用中坏了,主要责任在当时电力供应不稳定,不是收音机本身问题,80-90年代,电脑冰箱也到类似问题,解决的方法就是配一个稳压器

      2015/8/30 7:42:13
      左箭头-小图标

      78年我去辉南机械厂公干,他们是制造五六冲的枪厂,招待我们这些关系户的一项活动就是打枪,随便打,打到你主动停手,其实就是为了检验产品,质量还是有保障的,准确的说文革期间军工厂的产品是最好的时期,当然67--69年这一期间受冲击影响极大但产量也有限,69年以后大量非军工企业转业生产军工产品必然质量下降,也是当时形势下无奈之举

      2015/8/30 0:06:31
      左箭头-小图标

      药面 受潮 会 不起火。

      受潮就是 螺口 有公差 造成的。

      兵工厂 给 炮弹填塞 炸药时,有一个时期 用 人工 填塞, 填不 实,导致 炮弹头 底层 有 空气,1990年以前的 炮弹还有 在 火炮身管 内 爆炸的,就是 固态炸药 和 炮弹头 腔体 内的 底部 有 空隙, 炮弹发射瞬间,固态火药的惯性 让 固态火药 砸在 炮弹腔体 底部 而爆炸。这样的事故 在 现场就 封锁了。 后来 用 X光 透视 检测 炮弹底部 的密度,不够密的 销毁。

      2015/8/29 21:41:28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1086070
      • 工分:529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合格不合格,真要看时那种合格,当年七十年代亲戚所在的无线电厂出的收音机,生产检验——个个响,不响的也过不了质检一关,问题是交付半年一年后么,上市销售时不响的就能到10%,据说售后最高批次返修率可以到40%以上,这还不包括像家父那样喜欢捣鼓无线电,自己动手修理的,这种产品的质量就可想而知了,当年家父给人组装的收音机,直至淘汰当家底收藏了多少年,拿出来重新装上电池照样响!军品当时也有这类问题,出厂检验完好率绝对都是100%,问题是以后呢,严格的厂子保质期内完好率可以保持很高,但是一些输于管理的厂子,那是真害人。

      2015/8/29 21:11:08
      左箭头-小图标

      炸驻南使馆的也不炸,F22照样摔,美帝的核武器照样出差错。改革开放前的军工企业就是在武斗期间都是正常的,一台机床,都是一人操作另一人监督,加工质量上基本没有问题,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为炸,前面已经举例。

      2015/8/29 20:23:0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贫嘴夫
      呵呵说到文革时期军工的话 63式 就是个悲剧的例子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的 可是在当时初期都在正规的兵工厂制造的 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后来 搞什么早打 大打 核战争 ,许多非军工的 工厂都被要求制造63式 可是他们技术和设备不行, 怎么办 只好不断简化工艺 和加工工序 ,求量不求质 的恶果 。
      63式是准备喝苏联大打的,真的大打,武器的寿命都很短,不需要造的太好

      2015/8/29 19:55:4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贫嘴夫
      呵呵说到文革时期军工的话 63式 就是个悲剧的例子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的 可是在当时初期都在正规的兵工厂制造的 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后来 搞什么早打 大打 核战争 ,许多非军工的 工厂都被要求制造63式 可是他们技术和设备不行, 怎么办 只好不断简化工艺 和加工工序 ,求量不求质 的恶果 。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再赞美搞也比56半好,如果解放军用63式79年对越作战,自己的伤亡会变小,越军的伤亡会变大

      2015/8/29 19:54:28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说到文革时期军工的话 63式 就是个悲剧的例子 63在设计上虽然说当时落伍的 可是在当时初期都在正规的兵工厂制造的 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后来 搞什么早打 大打 核战争 ,许多非军工的 工厂都被要求制造63式 可是他们技术和设备不行, 怎么办 只好不断简化工艺 和加工工序 ,求量不求质 的恶果 。

      2015/8/29 19:52:2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毛时期出了质量问题,可不是罚款,毛时期没有罚款,轻则批斗,重则开除判刑

      2015/8/29 18:25:2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6楼 峰桥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毛时期出了质量问题,可不是罚款,毛时期没有罚款,轻则炮弹,重则开除判刑

      2015/8/29 18:22:1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13502
      • 工分:75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有些人就是别有用心,在毛泽东时代,产品质量抓得是非常严格的,都是自觉的把握好产品质量关,那个时候,那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用政治标准来衡量,从领导到工人从不计较金钱,讲的就是贡献,国家对工人阶级的地位很高,人人都有自豪感,都会努力工作,哪像现在,讲的全是金钱的关系。

      2015/8/29 17:39:00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7425 / 排名:5082
      左箭头-小图标

      奇怪的狠, 英国考文垂号的马岛战场经验竟说武器系统在恶劣的气候,不充足的补给维修和高强度使用下,出故障是正常的,不出故障才是不正常的。问题是有时候故障不那么致命,有时候就很致命了。考文垂只有两门手工操作的20毫米“厄利空”机关炮,紧要时刻还有一门卡壳了,114毫米主炮也在炮击机场时卡壳了,而舵机故障和 油箱污染也造成了不少困扰。

      2015/2/12 19:16:18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496436
      • 工分:8029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3楼 0春雨弯刀0
      反击战很多炮弹是在50甚至60年代生产的,然后“个个全响”就发奖金?

      我还从没听说炮弹会“个个全响”的。从哪听来的?就是现代,也没什么炮弹“个个全响”的说法,最多是某批次有一定数量的全响,譬如3000发,到了1万发,就难说的很了。

      《花环》中,说的是文革时期的炮弹,因为大家都”闹革命“”文攻武卫“打倒地富反坏右”了,所以残次品多,质量无法保证。

      这是事实。我的伯父等人就在那个大山里的工厂。正因为个个全响了才发的奖金,那年头奖金不是随便发的,况且当时20元钱还是很值钱的。

      2014/10/30 18:31:0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jlslkj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反击战很多炮弹是在50甚至60年代生产的,然后“个个全响”就发奖金?

      我还从没听说炮弹会“个个全响”的。从哪听来的?就是现代,也没什么炮弹“个个全响”的说法,最多是某批次有一定数量的全响,譬如3000发,到了1万发,就难说的很了。

      《花环》中,说的是文革时期的炮弹,因为大家都”闹革命“”文攻武卫“打倒地富反坏右”了,所以残次品多,质量无法保证。

      2014/10/15 17:43:35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496436
      • 工分:8029
      左箭头-小图标

      说炮弹不响有点胡扯。我们家很多人都在军工企业工作,特别是造炮弹的“国营**工具厂”,当时运去打越南用的炮弹个个全响,为此厂里为每个人发了20元奖金。

      2014/10/15 16:45:2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9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毛时期工厂产品出厂不检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