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男子遭假警察“逼供” 为脱身编罪名自称嫖娼

共 53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督
  • 军号:5780385
  • 工分:8661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男子遭假警察“逼供” 为脱身编罪名自称嫖娼

都说女孩子走夜路有危险。让31岁的吴清波(化名)没想到的是,像他这样一个大男人,走夜路时也碰到了“鬼”。

吴清波碰到的“鬼”是3个男人。3人自称是警察,说吴清波“犯了事”,并把他带上了一辆民用车。在车上,“实在想不到自己犯什么事”的吴清波遭对方殴打,被迫承认自己“吸毒了”。3人提出要吴清波“给钱”了事,取走了他卡中的2万余元。

最终,这3名“警察”被真警察抓获归案。

“从事发那天起到派出所民警叫我去指认,这22天里我没睡过一个好觉。”接到荷花园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吴清波(化名)悬着的一颗心才慢慢放下。电话那头,民警叫吴清波到派出所去一趟,指认抓捕归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是不是9月4日冒充假警察并对其实施殴打的犯罪分子。

9月29日,记者从荷花园派出所证实,目前,3名嫌疑人已被依法刑拘。

“抓人”步行回家,被3位“民警”带上私家车

时间回到9月4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吴清波从人民东路德政园附近的一个茶楼走出来,因为刚和朋友聚会,他打算先步行一段再打车回家。

突然,有人从后面狠狠拍了吴清波的肩膀一巴掌。他回头一看,拍他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大概40岁左右”。还没等吴清波反应过来,从路边又窜出两名男子。拍吴清波肩膀的男人掏出了一张警官证,还不等他看清楚,就把证件收起来了。

三名“警官”大声质问吴清波为什么要跑。“我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我根本没跑。”吴清波说,对方不听他的解释,继续质问,“你如果没犯事,为什么要跑?”吴清波心里一惊,估计自己遇上诈骗团伙了。这时,对方开始拉扯吴清波,准备将他带上附近的一辆私家车。

“我怕他们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吴清波开始反抗,并向路边洗浴中心的保安求助,请对方拨110报警。吴清波的反抗有些惹恼了三人,对方开始殴打吴清波。“有人扯我头发,有人从后面卡我的脖子”,就这样,吴清波被三位“民警”带上了车。

“审讯”嫖娼?吸毒?给自己编一个罪名

上车后,吴清波仍在反抗,见此,一名男子从车上掏出警棍,对着吴清波的头就是两下。另一名男子则压紧了手铐,“我当时痛得说不出话来”。

随后,男子启动这辆私家车,从人民东路开到了江边,在河西一个较偏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当时心里很紧张,深更半夜,荒无人烟,出了什么事都没人知道。”吴清波说,考虑到对方可能是想要钱,于是自己开始求饶,“我跟他们说如果是想要钱,可以好好商量”。

没想到,吴清波的要求被对方“拒绝”了。“他们说,我们要你的钱干什么?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罪行。”听到这番话,吴清波想,如果自己不说出一个罪名,对方可能不会善罢甘休。

“我开始说自己去嫖娼了。”听到吴清波的“供述”后,对方并不满意,“他们说我说得不对,要我再想。”随后,吴清波开始绞尽脑汁想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因为思 考时间太长,对方警告吴清波“如果数10下还没想清楚,后果自负”。听到这里,吴清波紧张地随口编造了一个罪名:“就说我吸毒吧。”

听到吴清波“供述”自己吸了毒,对方似乎比较满意这个答案。随后,3人继续“审讯”,问吴清波在哪里吸的,怎么吸的。“我又没有吸过,怎么会知道?”由于怕遭到对方殴打,吴清波把自己在电视、电影里看到的关于吸毒的内容向对方“交代”。

随后对方问吴有没有藏毒。“因为我家里平时有很多人,说不定可以制服他们。”考虑到这里,吴清波称自己在家藏了毒,将3人带回了家。没想到的是,因为已是半夜,没有家人听到吴清波的敲门,也没有人来开门。

“了难”不想去警局坐坐,那就给钱了事

随后,3人驾车离开了吴清波的家,将车开到了新韶东路附近。这时,对方告诉吴清波,警队就在前面,问他“想不想进去坐坐”。

“我很害怕,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吴清波摇头拒绝了对方的提议。这时,对方提出要吴清波“给钱”了事,称“给了钱,签了保证书就可以走了”。

吴清波说,当时自己身上只有400元现金,手提包里还有几张银行卡和一些名片、资料。对方要求吴清波将包和手机留在车上,并由一个人陪同他去建设银行取钱。当吴清波将卡里的2万余元全部取出来后,对方才让他写下了“保证书”。

“他们念一句,我写一句。”吴清波按照对方要求,写下了自己在“吸毒”时被民警现场抓获的“保证书”,随后他按了手印,还签了名字。

“他们显得很专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自己也吸毒。”吴清波说,最后对方还称,“队长”会联系吴清波,让他去做尿检。之后,3人将吴清波丢在路边,开车离开。随后,吴清波向荷花园派出所报警。

[对话]

“我从一开始就没相信他们是警察”

记者:你觉得对方为什么冒充警察抓你骗你?

吴清波:我觉得,他们可能是不想直接搞成抢劫,想利用市民害怕的心理,以为(市民)不会报案。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发觉不对劲,发现他们是假警察?

吴清波: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他们是警察,一是因为,我心里有底,自己从来没有犯过事;二是他们3人的行为明显不符合警方办案流程,那个亮警官证的(嫌疑人)非常迅速地亮了一下,我还没看清,他们也没有出示什么要抓捕我的文书。

记者:整个过程中你想了什么办法自救?

吴清波:我才开始遇到他们时,向路边的保安求救了,但可能他也怕惹事,没有帮我。后面被抓上车后,我没法与外界联系,在钱财和性命中,我肯定保命,不会跟他们硬来。我上车时还记住了私家车的牌号,只可惜最后查到那是套牌。记者李柔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4/9/30 23:48:35

      网友回复

      • 军衔:警察一级警督
      • 军号:5780385
      • 工分:86614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从一开始就没相信他们是警察”

      还是上当了

      2014/10/2 12:44: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男子遭假警察“逼供” 为脱身编罪名自称嫖娼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