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国政府心太软,放任穷人超前消费,超前享受,这才引发了次贷危机!

共 36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657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政府心太软,放任穷人超前消费,超前享受,这才引发了次贷危机!

前两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随后引发欧洲财政危机等一系列到现在都仍未完全消退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其中除了有美国金融机构大搞“金融创新”的“实验”,结果失败这一原因外,美国那些还款能力差的低收入者、工薪阶层象“疯狂透支信用卡”一样,疯狂地超前消费,租房改买房,小房换大房,超前享受按揭房、大房,也是引发次贷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次经济危机在欧洲表现出来的则是财政危机、严重的财政赤字,政府严重入不敷出。西欧和南欧各国长期实行高福利的左倾政策,它们的劳动者,尤其是比较贫困的低收入者,享受政府所给的各类补贴、补助金;而它们的政府又不敢随便提高税率或增加征税种类,增加百姓的税收负担,尤其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下,爆发了由美国“传染”过来的经济危机时。即便只提高富人、企业主的税收负担,也会引发副作用:企业的税收负担变重了的话,就更难以维持下去,其产品就更难以竞争得赢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具有低人权优势的企业的产品,那么欧美企业就容易发生被迫裁员、关门倒闭的现象,就会有更多的工人和工薪族失业(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企业的产品的劳动力成本低,工人工资低,每天、每月的工作时间长,也没享受什么福利;也不怎么在废气净化设备、污水净化设备的购买和运转上投钱)!而且享受惯了高福利,享受了一、二十,二、三十年高福利政策的西欧民众,由于突然之间福利被大大裁减,心理上难以承受,便上街抗议示威;而他们国家的执政党因为他们这些民众手上掌握着选票,掌握着4年一次“罢免”原执政党的权力,而不敢果断裁减他们的福利,大力挽救财政危机。07年以来的这次经济危机恰恰是西方国家长期实行左倾政策造成的!这次经济危机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左倾政策的失败性!下面这篇文章就非常深刻地阐释了这次经济危机之所以爆发的深层原因,强烈推荐小伙伴们看看此文:

金融危机里的左中右[转载]
这场金融危机,左翼埋下了种子,而右翼则积极地施肥浇水,“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align=left] “如果说这场金融危机对这次总统大选有什么直接影响的话,”一个时事评论员写道,“就是结束了麦凯恩的竞选。”本来9月初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后,共和党选情已经出现转机,民调显示奥巴马和麦凯恩支持率不相上下,但一场金融危机的巨浪打过来,共和党选情立刻回冷,麦凯恩与奥巴马的支持率开始节节拉开。

奥巴马当然知道如何将这场金融危机打成选举牌。在最近的总统竞选辩论中,他慷慨激昂地控诉道:正是麦凯恩支持的布什政府的经济政策、去管制化的市场至上论,导致了目前的华尔街危机。

毛主席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反映到最近的美国金融危机问题上,当然也不例外。以奥巴马为代表的左翼对金融危机的理解是:是金融界的贪婪、共和党的自由市场至上的原则导致了这场金融危机。正是基于这个理解,民主党把持的众议院才对最初的政府救市方案进行了否决,“凭什么我们要拿纳税人的钱去挽救那些贪得无厌的华尔街银行家?”甚至有些左翼评论员不无幸灾乐祸地就此宣告资本主义的“终结”,认为这场危机恰好反映了资本主义的内在弊端和必然崩溃。

右翼则对左翼的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与左翼那种“都怪银行家”的论调相反,右翼更倾向于“都怪那些超前消费买房的穷人”这种看法。在他们看来,这次金融风暴的根源在于次贷危机,而所谓“次贷”,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银行给缺乏消费能力的人贷款买房。有些人不名一文,却大摇大摆地到银行要求贷款买房,银行则抱着“反正房子会涨价”的心态给他们进行抵押贷款

两方谁对谁错呢?我想来想去,只能各打五十大板。奥巴马“都怪共和党、都怪去管制化”的说法,在我看来不过是政客一贯的混淆视听。其实不管政治派别如何,大家基本能达成共识的一点是,这次金融危机的起源是次贷危机,而当年基于“保护弱势群体”的理念而主张放松对穷人贷款限制的,恰恰是民主党政府和国会代表。1977年卡特政府批准、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屡次修改的“社区再投资法案”,要求房地美和房利美(“两房”)等贷款公司降低中低收入者贷款的门槛、甚至规定给低收入人群的贷款额度。2005年,当时还在共和党控制之下的国会曾经动议规范“两房”的贷款标准,却遭到民主党的一致反对。众所周知,最近的金融危机第一声“号角”,就是两房大规模亏损吹响的。也就是说,民主党一直在推动房地产贷款按照福利原则而不是市场原则运作,所以恰恰是政府干预市场、而不是“全盘自由主义”埋下了这场金融危机的祸根

当然另一方面来说,“银行家的贪婪”肯定也通过金融杠杆将这种潜在的危机放大了数倍。为了尽快将次贷兑现,华尔街精明绝顶的银行家们将次贷“包装”成优质证券,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一个接一个环节地往下传,直到穷人付不起房贷的消息传来、大家发现次贷它就是“次”贷、怎么包装乌鸡也变不了金凤凰为止。等次贷这个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倒下,全球金融危机也就为时不远了。这其中的关键是次贷的证券化,而在次贷的证券化过程中,可以说“华尔街的贪婪”功不可没。

可以说,这场金融危机,左翼埋下了种子,而右翼则积极地施肥浇水,“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正是因此,把这场危机打成选举牌,变成政党相互攻击的武器,是件可悲的事情。大难临头,解决问题最紧要,化悲痛为棍棒却似乎不大光彩。“凭什么拿纳税人的钱去挽救那些贪得无厌的华尔街银行家”这种说法固然颇煽情,但一个人身无分文却要买车买房,不算“贪得无厌”吗?经济泡沫破灭的时候,大家气愤填膺。泡沫高涨的时候,大家不也都“同去、同去”了吗?要我说,贪婪的银行家固然可恶,但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银行家

[/align]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4/8/31 1:01:46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657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有多少资本主义可以重来[推荐]

      1867年,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宣判了资本主义的死刑:“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敲响了。”

      1942年,经济学家熊彼特在其名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中又宣判了资本主义的死刑:“资本主义能存活吗?不,我认为它不会。”当然熊彼特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不认为资本主义消亡会是因为经济失败,但他认为“资本主义不可避免地……创造、滋生和鼓动社会骚乱”。

      距马克思的预言已经一百多年,距熊彼特的预言也有近70年,资本主义的死亡:却迟迟没有到来。事实上,纽约的寒冷街头,人们排队等候iphone的最新型号;饮食文化博大精深的中国,麦当劳却从首都一路开到了县城;一部好莱坞最新电影,在欧洲、巴西、土耳其、南非,处处门庭若市……资本主义不但没有消亡,它正花枝招展地满世界游荡。

      所以,当今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游行中,又出现“资本主义不行了”( Capitalism Doesn't Work)这样的口号时,也许资本主义世界的人们不必惊慌失措,他们完全可以伸个懒腰,说:哦,资本主义又死一次啊?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媒体上到处是“西方那一套不灵了”这种说法。但如果我们把这次金融危机放在资本主义的长线历史中去看,那么结论也许不必那么耸人听闻。就美国来说,建国以来共有过大大小小的经济衰退近50次,其中著名的有1857年恐慌,1893年恐慌,1907年恐慌,1920年萧条,1929年大萧条……而1973年石油危机引发的经济滞涨,2000年初IT泡沫破裂引发的经济衰退,更是令人记忆犹新。一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写道:“资本主义之所以如此成功,部分是因为它允许亏损甚至破产,是失败的可能性创造了成功的机会。”这样说来,经济萧条不但不一定是问题,甚至承担给经济重新洗牌的功能

      那么今天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杞人忧天多此一举?未必。首先,和二战以来的历次经济衰退相比,这次危机格外严重,8%以上的失业率已持续三年,GDP跌落的幅度也是二战以来所未有。最让人不安的则是经济不平等的明显扩大。据统计,从1979年到2007年,美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税后真实收入增长了275%,前20%收入的其他家庭收入增长了65%,中间60%家庭增长了40%,底层20%却只增长了18%。1979年最富裕的1%家庭税后收入占全民收入的8%,今天则占17%,翻了两倍。收入差距的扩大——如果伴随着底层收入的逐步提高——对发展而言未必是个致命问题,但它撕裂社会,破坏社会凝聚力和政治共同体意识,难怪占领运动最响亮的一个口号就是“我们属于99%”。经济学家斯蒂格勒则恶搞林肯的名言,将美国的状况描述成“1%有、1%治、1%享”。

      占领华尔街运动正是对这些问题的一次集中表达。如果说民主制度具有纠错的弹性,那么这样的示威游行,就是给这种纠错机制提供信号。有人从占领运动中看到的是混乱和动荡,但它同时体现的也是一个允许民众自由表达观念和利益的制度的健康与活力。不断深入的全球化、推陈出新的金融创新是人类从未航行过的“新海域”,在新海域航行碰到礁石不可怕,可怕的是船只的报警机制失灵或者船长装聋作哑。从这个角度来说,喧哗的政治比静悄悄的政治更有生命力

      事实上,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一次次“死而复生”,很大程度上恰恰是因为一代代美国人在不断“占领华尔街”,“从资本家手里拯救资本主义”。从1877年铁路大罢工到1894年普尔曼罢工,从上世纪初的红色浪潮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美国民众一直在占领各种各样的“华尔街”。无论是进步主义时代劳工条件的改善,还是罗斯福新政时代社会保障系统的启动,及至约翰逊伟大社会时代扶弱济贫医疗体系的建立,可以说都是各种形式“占领华尔街”的成果。这些福利措施的经济效益也许可圈可点,但是它们对确立资本主义体系的政治合法性乃至弥合整个社会的精神裂痕,却是功不可没。

      然而,数次蜕变之后的资本主义由此也面目全非,它不再是一个气势汹汹的壮汉,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个和颜悦色的妇人。哪怕是美国这样被视为“新自由主义”代表的国家,其福利和社会保障开支也占联邦政府开支的一半以上,各种帮助低收入者的教育贷款、住房补助、减免税费更是层出不穷。正是资本主义这种“见风使舵 ”的弹性,帮助它逃过马克思和熊彼特的预言,不断东山再起。

      但也正是资本主义的这种华丽转身,使得今天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显得“拔剑四顾心茫然”:我们不满,我们愤怒,但谁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属于99%”喊起来固然响亮,但那“1%”真的恶贯满盈?一群左手握着iphone,右手端着星巴克咖啡,身上穿着沃尔玛买的牛仔裤,中午要去吃麦当劳的人,愤怒声讨创办管理iphone、星巴克、沃尔玛和麦当劳的“1%”,多少有些滑稽。事实上虽然2005年最富有1%家庭的税前收入占总收入的21.8%,但是这部分人上交了美国联邦收入税的40%,联邦全部税收的28.1%。相比之下,由于各种减免,目前美国底层47%家庭不交联邦收入税。难怪“我们属于99%”这个口号流行起来之后,就有另一部分民众发起了“我们属于53%”这样的口号——意思是:我们努力工作,我们依法纳税,我们通过工作而不是撒娇来增加财富,你呢?

      同样重要的是,虽然美国收入差距在拉大,但社会仍具有相当的流动性。经济学家索维尔在一个研究中指出,大多数1975年属于底层20%收入的人后来也在某个时点进入过顶层20%收入阶层,只有不到1%的美国人一直处于底层20%。另一项研究则表明,从1996年到2005年,仅10年就有四分之三属于顶层1%收入阶层的人“掉出”了1%阶层。也就是说,大多数美国人并不固定在某个收入阶层里,美国这个推崇个人奋的社会仍具有相当的流动性。

      有趣的是,很多属于“1%”的富翁在这场运动中站出来为“99%”说话。巴菲特多年呼吁政府多征自己的税,富豪好莱坞演员们声援华尔街运动屡见不鲜,有些富翁干脆创办了“财富为公益”这样的组织,专门号召政府给自己加税。这样一来,运动就更难把矛头集中到那“1%”了。事实上10月中的一项盖洛普调查显示,当问及政府和金融机构谁更需对经济危机负责时,64%的美国人选择了政府,只有30%的人选择了金融机构。

      这大约也是为什么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风起云涌,但它的目标却模糊不清。示威者希望“严惩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但危机的部分原因是银行家的过度投机,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政府为满足普通人的住房需求而压低贷款标准——当初获得低价房贷时“同去同去”了,今天危机了却愤怒声讨,似乎也不太地道。而且具体应该严惩谁呢?什么罪名?当被问及为什么政府没有起诉“贪婪的银行家”时,连奥巴马总统都说:虽然这些人的行为不道德,却未必违反了法律。示威者愤恨CEO和银行家们收入太高,但是私营企业给CEO们多少工资,这是公司董事会的决定,政府不能插手。他们呐喊应该给富人加税,但如前所述,富人的税收其实并不低。他们指责政府不应该花那么多钱挽救华尔街,但是当初的救市资金并不仅仅是为了挽救银行家,而且是为了稳定经济形势,避免银行破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他们提出政府应该加强银行监管,但是加强监管的Dodd- Frank法案已经于2011年获得通过……虽然这些方面的确还有可以“有所作为”的空间,但是技术性的故障似乎难以支撑排山倒海的愤怒。无论如何,占领华尔街运动看上去都像是一次找不到阶级敌人的阶级斗争,在21世纪反抗资本主义似乎有些生不逢时。

      但是,难道资本主义在21世纪就高枕无忧吗?当然不是。正如欧洲各国政府的财政危机所揭示的那样,今天西方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贫富差距所导致的社会割裂,而是“国民享受超前 福利”所导致的国家财政危机。用“占领华尔街”来应对“过度福利”的挑战,相当于用吃得更多来治疗肥胖。在这个意义上,西方各国的政治家乃至民众当前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是克制持续膨胀的福利冲动来实现财政的平衡(而非赤字),还是继续寻找“阶级敌人”,将一切经济问题政治化?如何在保持经济活力的情况下维持社会的凝聚力?老实说,这不是对资本主义的考验,而是对西方民主制和公众理性的考验。这样说来,马克思和熊彼特似乎又没有过时,他们的预言依旧像乌云一样徘徊在资本主义的上空,随时准备化作“席卷旧世界”的倾盆大雨。

      2014/8/31 11:42:5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657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欧洲左倾高福利政策成危机推手 领救济金者买伟 哥也报销 [转载]
      德国:领救济金者买“伟 哥”也报销

      德国黑森州有位弗先生每月从社会福利局领取350欧元的救济金和112欧元的养老金,社会福利局同时要为他支付居住面积100平方米住房的房租。由于靠服用性刺激药物才能正常过性生活,政府还为他每年支付购买“伟 哥”的4900欧元费用。

      瑞典:老公有9个月全薪产假

      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38.2%。老婆生孩子,老公也跟着休9个月的全薪“产假”。

      法国:从娘胎到死亡有400多种福利

      不管国籍,只要在法国有合法居留身份,就可享受。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免费,如果家庭收入低于一定标准,孩子每个学期开学时可领取249.07欧元的补助。医疗保险全民免费享有。

      英国:全民免费医疗

      难民也享受高福利,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25.9%。 全民免费医疗。大学阶段以前的教育均免费,大学阶段90%的大学生获政府津贴。

      挪威:病假期间工资不少一分

      带全薪休病假,社会福利占GDP的33.2%。挪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所有公民都享受毫无差别的高品质的医疗服务,病假期间的工资与正常工资分文不差。

      高福利!养懒汉?!

      高福利大树结“酸果” 英国300万家庭全靠福利

      英国有关机构的统计数据表明,英国约有三百万家庭没一个人就业,全靠领取政府福利过活。这些家庭中大约有10万个家庭有4个或更多的孩子,其中有900多个家庭至少有8个孩子。具体地说,英国政府要为每家16周岁以下或20岁以下仍在读书的长子每周支付20到30英镑的补贴,后面孩子的补贴为每周13.4英镑;这意味着那些辛勤工作的纳税人每年要承担127亿英镑的重负。

      德国媒体则公布了一组数据:被认为欧洲最勤勉的德国人每周上班4天至5天,一天有4.5小时午休和咖啡时间,人均年休假173天;另外一些事实:德国用于养老金等社会福利的负债高达5万亿欧元,希腊与意大利参议院先后实施财政紧缩。

      11点上班,晚7点下班 希腊危机下人们生活仍惬意

      记者曾亲赴希腊采访,眼前的一幕幕让其惊诧:

      当酒店大堂经理看到该记者周六晚8点还盯着笔记本工作时,他瞪大眼睛:“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星期六这个时候你应该在酒吧,像那些年轻人一样。”

      周末应该是什么样子?29岁的希腊女孩Spi说:“从早上一直狂欢到午夜。”连雅典地铁也配合这种节奏。周日到周四地铁运行到凌晨00:20,但周五到周六运行到凌晨02:20,方便运送狂欢的年轻人。

      从美国到希腊出差的Tushar诧异的是:“公司的希腊员工一般早上10点到11点出现,晚上7点左右下班;9点钟开始晚餐,结束后再去酒吧坐坐;凌晨2点睡觉。这与美国工作节奏截然相反:老板7点到7点半就已经和生意伙伴早餐会了。在这难以想象。”

      微博名家说

      高福利使欧洲退化

      @秦朔(《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

      2010年希腊财政赤字等于GDP的9.3%,法国财赤等于GDP的7.7%,德国财赤占3.6%,也超越了3%警戒线。欧元区要真正脱困,离不开人民多生产多储蓄以偿还债务。但欧洲一些福利制度藏有玄机:某人失业福利的数额部分取决于失业前的薪酬水平,故失业者宁可等,也不接受不理想合约。这又导致失业延长、技能退化。

      病态福利制早晚破产

      @王志安(央视特约评论员)

      许多人膜拜北欧的福利社会,认为那种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很好。但我不这么认为。一方面那种福利制度本身不可维系,早晚得破产。另一方面,那也是个养懒汉的制度,欧洲普遍缺少活力,和他们的福利病有很大关系。一个社会应该奖勤罚懒而不是相反。

      [b]主权债务危机暴露欧洲左倾高福利制度深层弊病[转帖][/b]

      [align=left] 欧元区当前陷入的经济困境就像火山灰一样,迷住了欧洲人的眼睛,看不清未来的方向。已欠下3000多亿欧元债务的希腊,明天85亿国债又将到期,而新救助基金还未到账,希腊如何过关?而希腊的今天或许就是欧洲他国的明天。

      这波源自希腊后又蔓延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也扰乱了欧洲经济的航线,其破坏性、持续性已超乎预期。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今明两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分别仅为1.0%和1.5%。而欧元区恶劣的财政状况也累及欧元的走势,甚至出现“欧元末日”之忧。

      欧洲央行行长不得不坦言,欧洲经济“陷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甚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困难的境地”。

      面对如此困境,欧洲着实下了大力气来自救。从与IMF联手陆续出台1100亿欧元和7500亿欧元两大救助计划后,近期又出台深层改革建议,通过强化财政纪律和加强成员国间经济政策协调等措施来完善经济治理。

      用药虽猛,但能否治愈沉疴?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洲中央银行官员日前无情地给了否定的回答:7500亿只能拖延时间,来缩短各欧元区国家竞争力和预算赤字方面的差距,但不能根治债务危机。

      同时,对危难中的希腊来说,被救是幸,亦是不幸。因为,它还将面对能否还债的命运。为获得1100亿欧元的救助,希腊不得不接受IMF额外设定的苛刻条件,即未来3年内将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 (GDP)的比例从13.6%降至2.7%。大幅压缩开支和赤字,对竞争力本已疲乏的希腊而言,无疑加重了还债的难度。

      此外,财政政策紧缩的另一后果还会导致失业人口激增,经济衰退延长,财政状况更加严峻。这就像一个重病患者,必须动手术救治,可一动手术又会带来别的并发症。欧洲如今陷入的正是这种两难境地。

      从表面来看,不严格执行财政纪律是造成此次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原因,但究其实质,危机暴露的更是欧洲以借贷维持的高福利制度这一深层弊病。欧洲优渥的福利待遇全球闻名,生病可以免费看,平时不用加班,休假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但这些都有赖于充沛的信贷供给。而眼下,入不敷出的欧洲已无力支撑。《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评论道,他曾以为欧洲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不是军事超级大国,也不是经济超级大国,而是生活方式的超级大国,但现在忽然发现了这一战略的巨大缺陷——欧洲负担不了如此舒适的“退休生活”。

      可对于已经习惯享受悠闲生活的欧洲人而言,改变谈何容易?一些国家的工会已经发出怒吼:率先决定紧缩财政的希腊已爆发全国性的大罢工;西班牙的工会也遥相呼应,自政府上周宣布节支计划后,西班牙最大工会就扬言要在下月初举行罢工。这显然使政府在决定节省开支、压缩赤字时面临更大的困境。

      据科学家预计,眼下的火山灰有可能会困扰欧洲数十年,那债务危机会不会也长年缠住欧洲呢?这很难回答,但有一点很清楚,若不从根子上下功夫,任何外来救助只能是杯水车薪。

      [/align]

      2014/8/31 9:06: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国政府心太软,放任穷人超前消费,超前享受,这才引发了次贷危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