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四)——野外生存Ⅱ

共 931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6761146
  • 工分:676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四)——野外生存Ⅱ

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四)——野外生存Ⅱ

在上一集中,大概的跟大家讲解了下什么是生存,也让大家稍微知道促使我们进行生存训练的原因,而这一集则是生存训练的开始,也是痛苦的开始。

在坐了近5个小时的东风大卡车后,我们来到了一处连我们至今都还不能确定的地方,只知道这绝对不是本地的,极大的可能是教官随机找的一处临时训练地,因为这个地方我估计方圆30里内几乎看不见什么人烟,就算有人的话,估计人也不多,道路蜿蜒崎岖,要是人多的话至少道路会简单修一下,可以肯定的是,这地方对教官来说是个好地方,但对我们来说却恰恰相反。

山山相连,周边的土地都是荒地,这个地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在这里我得提醒大家一下,之前在《狙击潜行》一集中提到过一个捉龙虾的沟,这个沟不是在这次的野外生存中,而是这次以后的生存训练中出现过,那是在世博会之前,规定队里的所有训练科目就近展开,不得去往偏远的地方进行。不过在这种地方,你想捉不到龙虾都困难。

到达此地已是当天正午过后,教官集合我们所有学员,简单讲述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情况,我还清楚的记得,教官是这么跟我们说的:“这个地方将是你们暂时的‘地狱式’生活,荒山野岭中,具体有着什么样的危险动物我也不清楚,你们可以自行探索一番。10天的时间不是很长,我相信你们虽然是初次接触这样的训练,一定能坚持到最后,别的不多说,解散后,就是训练的开始,顺便问一句,有没有谁不想参加的?”看着其他人的神情,知道教官最后的那一句是废话,教官见没人回答,解散了学员队伍后,自己带着5个人就地搭起帐篷来,教官的帐篷是跟车过来的,那是他们暂时的栖息地,我们是参训人员,没有帐篷材料。

训练可以两人一组,也可以几人一组,这个没有明确规定,只要能挺到最后就行,其他的以后在说。这次我没有跟老杨组队,老杨的确不错,但是需要他帮助的人,不止我一个,队里有在这方面比较占劣势的学员,让老杨去指导他们那是最好不过了,跟我组队的,正是前面那个吃苦瓜的魏某,我主动找他的原因有2个:一是我可以不用去制作工具,因为这家伙的父亲是名木匠,所以他或多或少对制作工具、武器这方面有点底子,甚至在搭建临时避难所方面也颇有技巧;二是他非常了解一些动物的活动规律,但是我并不是适应吃生肉,就算烤熟的也没有任何胃口,不过有他在至少还有可能会有肉吃。通过这件事,读者们是不是觉得在寻找可靠的伙伴前,最好是对他们进行一些初步的了解呢????????

因为我从来没有参与过部队的这种训练,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也一直很想亲身经历一番,那肯定是别有一番风味,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我只想说“关我屁事”。我们没有带任何食物跟水,也没有带可以搭建帐篷的材料,也没有打火机,关键是不给带,唯一可以带的东西就是一把开封的匕首跟手电筒一枚,因为考虑到我们是初次接触这样的训练,一把匕首可以让我们做很多事,但是如何使用好匕首,那就得看个人能力了,平时训练时只是挥舞一下,这次在野外拿出来实际体验一下,是完全可以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匕首这东西还能在什么情况下使用的这么自由。

当天下午,我们就被断了粮,我们不得不靠这地方生存下来,我跟魏某得在天黑之前找个地方搭建我们的临时小窝。

我们趁还有些体力和精力的时候找了块栖息地,魏某负责搭建我俩的临时小帐篷,但这需要大量的支撑物,支撑物不难找,山林中有很多竹子,光断掉且干枯的竹子就有很多,关键是没有像雨布一样可以挡雨的东西,我们曾试着去找些垃圾袋,或者某些小零食的包装袋,但是荒山野岭的,这要去哪找啊,我们只好尽量去找些宽点的叶子盖在小帐篷上面,然后用细长的竹条做成绳子将盖在上面的叶子固定住,在此最好祈祷老天不要下雨,如果下雨,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脱下自身的迷彩服,盖在上面,将劈开竹片的凹处对着天,这样,即使雨水渗透衣服也会流进竹片内,通过竹片流向帐篷周围那早已挖好的排水小沟,这样至少可以坚持个两三天。看似一个简单的小帐篷,长2米左右,宽1.5米,高60公分,显然这是个两人用的,不能坐在里面,只能躺在里面,要坐坐外面去,然而这个小帐篷七搞八搞花了我俩不少时间。第一天我们几乎没怎么进食,原因很简单,太他妈难吃了。

记住,在没有携带搭建帐篷的材料时,光靠临时的杂枝嫩叶搭建一个两人小窝,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你要考虑到很多因素,比如地上湿气太重,你得多在地上铺点杂草之类的;帐篷两侧不能太宽,不然一场小雨就能让你们的成果泡汤;帐篷周围必须挖排水沟,排水沟最好按照你们的设定,固定在一个坑中,这样方便以后取水用;其次还要注意避免一些虫类,小虫子可以无视了,大部分小虫子不具有杀伤性,关键是蛇,林中或多或少有些蛇存在,可以事先在帐篷周围利用竹子或者小树枝做成简易的围栏,必要时也可以做点简单的小陷阱。所以啊,在野外搭帐篷可不像我们男人那样天生就会在裤裆里搭帐篷那么简单。。。。。。

帐篷搭建完成以后,接下来就是在周围找个好的地方,挖个无烟灶。有人或许会问,不是没带炊具吗,挖无烟灶干嘛?没错,我们是没带任何炊具,我跟魏某当时是这么想的,如果就随便检点小树枝,就地烤食物,当然行得通,但是总会觉得挖个无烟灶放边上,放心很多,一旦下雨的话,在无烟灶上面用点东西挡雨,还能勉强利用它烤烤东西。但是说到无烟灶,这个大家应该熟悉吧,我记得《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里面的王艳兵、李二牛、何晨光三人就私下里跑到一个战壕里挖了个无烟灶,在那喝起酒来,结果被教导员给抓到了,看过的人应该有点印象吧,当时教导员对他们说过这样一句话:“哟,无烟灶挖的不错啊。”没错,那就是标标准准的无烟灶。所谓无烟灶,并不是说一点烟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是尽可能的把烟雾的能见度降到最低程度。

其实挖个无烟灶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关键是如何做到“无烟”二字,没挖过的人可能不太了解。我记得我小时候学校组织野炊的时候,挖过简单的小灶,底下挖个放柴火的坑,上面简单挖个可以放个小锅就行,无烟灶跟这种灶不同之处就在于放锅的地方,在这放锅的坑的周围挖两个延长的浅浅的排烟沟,五六公分的深度即可,然后在沟上面盖上一些树叶或者草也行,这样一来,烟就会沿着这两条小沟排出去,烟雾在通往小沟的时候又被盖在上面的植被所吸收,所以出来的烟雾能见度自然就很低,这就是对“无烟”的解释。

这些玩意弄好以后,时间也已经接近傍晚,我跟魏某开始一起寻找水源跟一些简单的食物,说到找食物,哥一脸无助样子,看着不远处的那些学员们吃着竹笋都能表现出一种痛苦的表情,我想想还是去找点别的食物吧。

其实在山林里,可以食用的野菜有很多,不过关于部分野菜有毒的说法很多,比如有经验的人说什么有白色乳汁的植物,是有毒的,不可食用,但是从中医的医学角度来说,又说什么几乎所有的植物都可以食用,那些带有剧毒的植物,还具有药效作用。这就让哥非常的蛋疼了,那到底是能吃还是不能吃呢?

我的答案是:找最常见的野菜,不认识的野菜尽量不去食用。那么最常见的野菜又有哪些呢?这里我给大家简单介绍几个,比如:

1、 蒲公英。

蒲公英的叶子、花、茎都可以吃。

2、 蕨菜。

这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野菜了,不多说。

3、 马兰。

马兰也是一种最为常见的野菜,一般都被人当做杂草。其实这也是可以吃的。

4、 田字草。

这种草光看名字,对草类不了解的人可能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如果有一张图片给大家看的话,大家一定是见过的,它的叶子长的就像一般小池塘里面飘着的满江红,只不过不是红色的,比满江红要大很多,绿色。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草捣碎后的汁液对蛇咬有很好的辅疗效果,这种草,我们倒是准备的很多,就怕被蛇咬。

5、 苋。

这种野菜随处可见,一般泥泞的路边,田坎边,山脚下都有很多,味道还不错。

6、 满(我那的方言)。

具体名字我记不得的,这是一种小小的红果实,山里的孩子一定知道这玩意,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整串葡萄,或者说像如来佛的头顶部位,但是大小只有食指指甲盖那么点大,小时候经常拿着一个瓶子,一摘就是满满一瓶,很好吃的。

7、 车前草。

这个大家总见过吧,没见过,总听说过吧。花点时间采集的话,能采集不少呢。

8、 马齿苋。

这也是一种经常被人当做杂草的野菜,路边最常见的草,长成一节一节的,叶子很小,只有五六片排成一圈。

9、 木耳、石耳

这两个东西,也是比较常见的食物,木耳一般在树干上可以找到,石耳一般在山体的石壁周围较多见。

10,荠菜。

也是一种很常见的野菜。

以上是我给大家简单介绍的几种最为常见的且轻而易举就能获得的野菜。当然还有其他的,比如芦蒿、水芹、竹笋、苦菜、苣荬菜等等都是可以直接食用的野菜,以上这些野菜大家可以去网上找找图片,你们会发现很多都是平日里随处可见的所谓的“杂草”。多余的文字,我也不想在键盘上来回敲打。

这里有人可能又有疑问了?电视上演的野外生存不都是吃些老鼠、蛇、蚯蚓之类的动物吗?为啥上官兄尽介绍些野菜?难道你们没有吃过小动物??有这类疑问的人,也属正常,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电视归电视,现实归现实,电视里演的不等于现实里就有的。电视里杀只老鼠很简单,捉条蛇很简单,那是演的,一个字“演”。现实里蛇有那么容易抓吗?山鼠在林子里钻来钻去,你能抓到吗?搞的好像动物们全是呆子,它们会站那给你抓吗????然而这都不算是问题,关键是抓到后你敢吃吗?写到这里,我似乎能够隐隐感觉到某些读者们一定会说:切,这有什么不敢吃的,不就是吃蛇肉吗?不就是吃老鼠吗?不就是吞几条蚯蚓吗?。。。。。。说这话的人一味的把自己说的很牛逼,我估计他自己从来就没碰过这些东西,总喜欢拿别人的事来掩盖自己的自卑,这些人也就是论坛中常说的喷子,想到这些人,比那血淋淋的食物还恶心,就算你敢吃这些,也不能成为你小看他人的理由,低调点。

魏某从小就跟他的爷爷有过捕蛇的经历,他的爷爷据说是捕蛇能手,点子也多,不知道魏某是否学到点啥,不过魏某不敢直接用手抓蛇,他只会用鬼点子把蛇引过来,然后抄起竹子一顿猛抽,把像我这样的小伙伴都惊呆啦。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其实我有不敢抓蛇,呵呵。

我们不敢抓蛇,但是蛇肉我们却敢吃,魏某肯定是吃过蛇的,这点无须怀疑,我从小到大就吃过两次,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小时候跟同学一起上山摘“满”(上述中的可食红果实),一个年长点的大哥就遇到了一条无毒蛇,他捡起枝条就把蛇打成两截,然后用石头把蛇的头部砸扁,他捡起死蛇后,让我们几个小鬼去检点柴火,就地烤蛇肉,烤的差不多以后,大哥剥去蛇皮,直接吃了起来,看他样子好像很享受一样,他把插在棍子上的蛇肉递到我嘴边,让我也尝尝,那味道闻起来真恶心,除了一股焦味就是一股腥味,在大哥的再三催促下,我吃了一块蛇肉,别说,那味道还真不错,肉很嫩,蛮好吃的,不过再好吃我也没吃多少,黑皮(往事回眸一集中提到的调皮鬼。)这家伙倒是吃了很多块,不过在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黑皮却流了很多鼻血,我们那时都笑他蛇肉吃多了,太补了。。

敢吃蛇不敢抓蛇,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魏某捕蛇的方法还是蛮有意思的。那已经是第二天了,第一天我们几乎没怎么进食,也没怎么喝水,勉强的撑过第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有点小冷,毕竟是11月份,周边的叶子上有很多露水,我跟魏某几乎把那一小片区域的叶子舔了个遍,才勉强补充点水分。这时的魏某注意力已经不在叶子上了,他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林子对我说:“我估计那里会有蛇出没。”此言一出,吓我一蹦,我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去逮蛇?”魏某淫笑着说:“要不今天搞点蛇肉烤烤?”我心想:这要是能逮到,我愿意负责烤肉,问题是能逮到吗?魏某说:“走吧,去看看,路上顺便抓点小青蛙。”我又问:“你难道要吃青蛙?”魏某解释说:“这吃青蛙也不是不可以,我是想抓点青蛙,把青蛙肢解咯,用来引蛇的。”原来是拿来引蛇用的,要是真吃青蛙,我还不如找点野菜吃吃算了,简单了事。

这种天抓青蛙,真的是不容易,不过运气不错,七翻八寻的还抓到几只小青蛙,魏某说:“够了够了,你现在负责把青蛙弄死,割成几块,先放到一边,我等会要用。”卧槽,弄死也就算了,还要我把那幼小的生命割成几块。。。。。。妈了个蛋的,真不知道魏某这家伙以前是怎么抓蛇的。

为了配合魏某的捕蛇行动,我可不会像阿僧(唐僧)那样怀有一颗慈悲的心,左手将青蛙哥按在地上,右手抄起匕首向青蛙的背部插去,顷刻间只见青蛙哥的血液从背部涌出,四肢僵直且有轻微颤抖,哦不,那是临死前的抽搐。我轻轻的插入,轻轻的抽出,又一次将匕首插进青蛙哥的脑门,用力将匕首往后一划,非常对称的两半。第二只青蛙哥,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住你了,哥这次轻轻的将匕首的尖端碰了下青蛙哥的菊花部位,只见青蛙哥那迅速的一缩,仿佛在对我说:“兄弟,你插错部位了。”同样的手段,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相继死去。

恳请大家不要说我有点残忍,因为这根本算不上残忍。曾经有一名被美军官方认定为美军第一狙击手的克里斯凯尔,他曾经对狙击手有过四个字的概括————杀人如麻。按照他的说法,一个最终成为狙击手的人,你千万不要觉得他对任何人还存有一丝慈悲之心,因为一个过于冷静的人,那不是冷静,而是冷血;一个过于勇敢的人,那不是勇敢,而是可怕。狙击手正是如此。

当我搞定这些青蛙哥的时候,魏某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忙着他的事———挖沟。我当时很疑惑,逮蛇你挖这些沟干嘛,魏某说:“你现在去找点野菜吧,如果抓不到蛇,那就只能吃野菜了。”这个要求不过分,这我可以接受,让他慢慢挖,朝附近的一片区域走去,打算找点可以取水的地方,但是由于对这一带不熟悉,也不知道哪里有可以取水的地方,哥的眉头皱的比紧箍咒还紧,看来还得舔露水了。

我的收获还算不错,马兰、蕨菜、荠菜还是挺好找的。该回去看看魏某逮蛇逮的怎么样了。当我回去的时候,失望感油然而生,地上给他挖的密密麻麻的全是小沟,有点像树谱,足足挖了有10几米远,我说:“班长,你这是在磨匕首?”魏某说:“你仔细看这些小沟,我用匕首拉出这些小沟,让这些沟,沟沟相连,但是最终都会连向一条沟,看见没?”我看看地上的分布,的确是他说的那样,我顿时明白他的用意了,蛇这类动物喜欢沿着枝干或者沟爬行,只要有蛇爬入沟内,可能会沿着沟一直爬,最终爬到我们埋伏的那条沟里,原来那些密密麻麻的沟是为了扩大范围,魏某再将我之前搞定的青蛙哥放到部分沟内,用来引诱蛇。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逮蛇的,我又好奇的问魏某:“等会,怎么抓蛇啊?”,他直接回了我一句:“你小子敢抓吗?”我知道我瞬间被鄙视了,我无奈的回道:“难不成你敢抓?”魏某笑了笑说:“说实话,我也不敢抓,我们可以用竹子冲上去抽打嘛。”切,我还以为他有多大能耐,搞了半天还不是要抄家伙。。。。。。。。鄙视。

这里又要让大家失望一下了,魏某挖的这种捕蛇小沟,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我们守了近一个早上,也没看见有蛇出没。不过在后面的几天里,还真遇到了一些蛇,那是在我跟魏某去向更远的地方寻找食物以及日常用品时,半路上发现的蛇,那条蛇不是很长,40~50厘米的样子,蛇是在我寻找食物的时候发现的,当时我并没有太留意周围潜藏着一条蛇,因为蛇的皮肤融入了周围的环境,要不是蛇缓缓的爬了几下,我还真没注意这家伙。我立马喊魏某过来,说我发现了一条蛇,魏某顺手捡起散落在周围的树枝,朝我这边跑来,我指了指蛇,魏某慢慢的往蛇前移动,蛇这时太高了蛇头,似乎知道我们要攻击它的意思,蛇立马快速的向前爬,好在蛇爬行的这个地方有个不是很高的坎,这个坎导致它不能转弯,蛇只能沿着坎拼命的爬,我跟魏某紧追其后,魏某一挥手中的木棍,一下打中了蛇身,但是这一击好像对蛇影响不大,但却影响到了蛇的爬行速度,我看情况顺手将手中的竹竿挤向了蛇身,狠狠的把蛇卡在坎边,魏某将木棍顶住蛇的头部,左手取出匕首,在蛇的头部靠后的位置切了一刀,魏某的这个动作还蛮优雅的,不慌不忙,非常具有表演性的一刀,这时的蛇还没有立即死亡,蛇身还在一直的缠着我那竹竿,不停的甩着它那性感的小尾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蛇仿佛离那远在天堂的青蛙哥越来越近,死亡将是它生命的句号。魏某这时捡起已经死去的蛇身,此时的蛇身还有轻微的抽搐,魏某在蛇身上划出一条口子,开始将蛇皮剥掉。魏某这时递过来一个东西:“小子,蛇胆敢吃吗?给你。”我连忙谢道:“这个真的不用了,我知道蛇胆是好东西,对眼睛有好处,但是我真没吞过这玩意。”魏某见我不敢吞蛇胆,做了一个假装要吞蛇胆的动作,然后立马将蛇胆往边上一丢,原来他也不太喜欢这玩意,但是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都很久没有刷牙了,嘴角边有时还残留着一些白白的东西,臭不堪言,嘴里嘴外都是一股子味道,哪还有兴致去吞一个血淋淋的蛇胆,万一蛇胆破了还苦的要死。。。。。。

蛇皮被剥了下来,那白白的长长的卷卷的,还带有点点血丝的蛇肉,我说句实话,这蛇肉表面上看起来其实并不恶心,反而还蛮好看的。活剥过蛇肉的朋友们,估计或多或少会有点跟我一样的想法。

在剥完蛇皮以后,我们又面临一些问题,身上没有可点燃的工具,比如打火机,火柴之类的东西,我们该怎么烤肉呢???身体中水分光靠舔露水是远远不够了,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取水呢?在取水的同时,又有哪些注意的事项呢???

请看下集,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五)————野外生存Ⅲ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827398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75
      0
      2014/8/22 17:58: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2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