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军科院军事史研究员:一战后国际秩序缺陷催发二战

共 72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中尉
  • 军号:3410462
  • 工分:1347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军科院军事史研究员:一战后国际秩序缺陷催发二战

据参考消息8月18日报道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等帝国主义战胜国通过巴黎和会及华盛顿会议建立的帝国主义“国际和平体系”——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成为居主导地位的国际秩序。但这一国际秩序矛盾丛生,存在重大缺陷,如列宁所说“建立在火山之上”,不出20年就被德国、意大利、日本法西斯国家的一系列侵略行径所打破,人类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漩涡。

苛刻条约刺激德国复仇

英、法是一战后国际秩序的最大受惠者和理所当然的维护者,不过,其过度的贪欲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这一秩序的崩溃。

在巴黎和会上,英、法等帝国主义大国的贪欲暴露无遗。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签订的和约相当苛刻。对德和约《凡尔赛和约》规定,德国承担战争责任,割地,赔款,裁军。阿尔萨斯、洛林归还法国。莱茵河右岸50公里为非军事区,拆除军事工程、堡垒和陆地要塞。德国放弃一切海外殖民地,由战胜国瓜分。上述规定,使德国丧失战前领土的13%、人口的10%、耕地面积的15%、铁矿藏的75%,生铁、钢和煤的生产能力分别下降44%、38%和26%;丧失面积300万平方公里、人口l300余万的海外殖民地。

《凡尔赛和约》规定:德国赔款总额,由协约国赔偿委员会于1921年5月1日前确定,在此之前,德国应先分期赔偿相当于200亿金马克的现金或物资。德国交出1600吨级商船的全部、1000~1600吨级商船吨位的二分之一、各种汽船、渔船吨位的四分之一,用以赔偿协约国在战争中损失的商船和渔船。德国不得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陆军总数不得超过10万人,其中军官不得超过4000人。不准拥有坦克和空军。海军也受到严格限制。

战胜国虽然以武力胁迫德国在和约上签了字,但事实上却无法迫使德国忠实履行这一和约。德国不仅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传统大国,一战后仍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大国。它根本不愿意、也不可能履行《凡尔赛和约》,一旦力量得到恢复和增长,必然会提出修改和约,甚至撕毁和约。

更糟糕的是,战胜国勾心斗角,强烈要求严惩德国、欲置德国于死地的只有法国,而英、美执行的是“抑法扶德”政策。协约国军队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煦曾一再要求法国边界必须移至莱茵河,由于英、美反对,未能如愿。当听到和约签字的消息时,他忧虑地说:“这不是和平,这只是20年的休战。”法国的忧虑源于内心对德国深深的、挥之不去的恐惧,源于捉襟见肘的实力,其军事潜力和实战能力远不如德国。恐惧迫使法国企图靠苛刻的和约来彻底将德国踩在脚下,但实力不足使结果适得其反。法国得到的不是和平、安全和利益,而是给德国的不满情绪火上浇油,激起德国更强烈的复仇欲望,为希特勒毁约和扩军备战提供了契机和口实。

威尔逊设想在国内被否

一战中美国强势崛起,出兵帮助英、法打赢了战争,掌握了全世界40%以上的黄金,从债务国一跃成为债权国,连原来最富有的英国也欠美国44亿美元,美国顺理成章地成为战后国际秩序的重要设计者。意想不到的是,美国民主党总统威尔逊签字的《凡尔赛和约》被国会否决,使战后国际秩序构建之初就受到一次几乎致命的打击。

1918年1月8日,威尔逊在美国参众两院发表演说,率先提出战后国际秩序的设想——“十四点和平原则”。在巴黎和会上,他将国际联盟(简称“国联”)看作战后国际秩序的支柱,梦想建立由美国控制的国联,进而支配国际事务。在他坚持下,他担任起草委员会主席的《国际联盟盟约》最终成为各个和约的第一章。威尔逊始料不及的是,他最珍爱的《国际联盟盟约》在美国国内引起激烈争论。争论的焦点是体现威尔逊的集体安全思想、他视之为整个盟约核心的第10条。该条规定:“国联会员国承担防御外来侵略、尊重并维护所有国联会员国的领土完整及现有政治独立的责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洛奇认为这会让美国无限制地卷入世界各地的纠纷中,因此提出了美国加入国联的15点保留条款。威尔逊毫不妥协,坚决不接受洛奇的保留条款。为争取民众支持,他拖着孱弱疲惫之躯到全国各地巡回演说,不料1919年10月突患中风,半边身体瘫痪。1919年11月、1920年3月,参议院两次投票否决包含《国际联盟盟约》的《凡尔赛和约》,禁止美国参加国联。

威尔逊的失败,说到底是因为美国还没有做好领导世界的准备,还没有领导世界的能力。当然,也与威尔逊在关键时刻中风、不善于与国会打交道有关。经过1918年底的国会选举,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已成为多数党,而威尔逊却依然不愿与共和党妥协。要是威尔逊愿意做出让步,美国本来是可以加入国联的。即使按照洛奇提出的保留条款加入国联,美国也有可能领导国联对德、意、日的侵略行径采取某些集体行动,使国联发挥更大的作用。

美国政策的突变,立即对欧洲安全带来直接的负面影响。英、美为法国提供安全担保的约定化为泡影,这让法国对德国东山再起、再次挑起战争的担忧与日俱增。

国联面对侵略无所作为

国际联盟是巴黎和会的产物,成立于1920年1月。原定美、英、法、意、日五国为行政院常任理事国,由于美国突然决定不加入国联,因此初期只有四个常任理事国。国联宗旨为“促进国际合作,保证国际和平与安全”。但实际上,面对30年代德、意、日法西斯国家的一系列侵略行径,国联几乎完全无所作为,直至名存实亡。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发动二战的德、意、日曾经都是国联行政院常任理事国。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三省。这不仅是对中国领土和主权的严重侵犯,也是对华盛顿体系的直接挑战。华盛顿会议签订的《九国公约》,明文规定“尊重中国之主权与独立,及领土与行政之完整”。1932年国联《李顿报告书》虽承认日本军事占领东北三省的事实,承认中国对东北三省的领土主权,但又为日本开脱罪责,竭力渲染日本在东北三省的特殊地位,主张对东北三省实行日本享有特殊地位的国际共管。1933年2月国联特别大会通过《关于中日争议报告书》,依然没有认定日本是侵略国,更没有提及任何制裁措施,但要求日本把军队撤到“铁路区域”之内,定出撤军的方法、步骤、期限。日本大为不满,宣布退出国联,国联决定被束之高阁,根本无法执行。

1926年9月德国加入国联,并成为常任理事国。1933年10月纳粹德国以国联未能满足其军备平等的要求为由,退出国联。其后,德国不断突破《凡尔赛和约》的限制,扩军备战和对外侵略步伐明显加快。1935年3月德国宣布重新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1938年3月吞并奥地利,1939年3月占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

面对德国的毁约和侵略行径,国联完全噤若寒蝉。以英国为首的大多数国联会员国的态度是,在最后既不破坏国联的机关也不破坏集体安全的理想的情况下,使自己完全不承担涉及实际抵抗侵略者的盟约的义务。1937年5月埃及加入国联之后,再无国家申请加入,相反退者如潮。到1939年夏季,因为不相信国联有防止大国侵略的能力,来自拉丁美洲的20个会员国有一半退出了国联。这表明,国联即将寿终正寝。

英法敌视苏联自食恶果

19l7年苏维埃俄国一建立,列宁就提出了战后国际秩序的构想,即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但美、英、法等对苏俄采取敌视、武装干涉和排斥的政策,致使列宁的构想受到冷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苏俄无法通过集体安全的形式遏制法西斯侵略战争的发生。

苏俄建立之初,协约国就对苏俄进行了大规模武装干涉。1918年夏季,美、英、法、日等国家及其支援的俄国白军从四面八方进攻苏俄,强占了苏俄四分之三的领土。在巴黎和会上,协约国专门研究了“俄罗斯问题”。美国总统威尔逊疾呼:“世界着火了,我们是在跟布尔什维主义赛跑。”英国陆军大臣兼空军大臣丘吉尔强调:“俄罗斯问题”是整个形势的关键,不处理好这个问题,“既不会有和平,也不会有胜利”,叫嚣“要把苏维埃政权掐死在摇篮里”。苏俄经过艰苦卓绝的战争,到1922年10月,终于彻底击败了帝国主义国家的武装干涉。

苏俄反武装干涉的胜利,迫使资本主义国家不得不调整对苏俄的政策,被迫进行对话和接触,并建立外交关系,但它们敌视、提防和排斥苏俄的根本政策没有改变。英国政府推行绥靖政策,就明显包藏以邻为壑、嫁祸于人、祸水东引的祸心。1936年7月29日,英国首相鲍德温对丘吉尔说:“假如一定要打仗的话,我希望看到布尔什维克和纳粹打起来。”连英国学者米德尔马斯也在《绥靖战略》一书中说:“英国默默地怂恿德国在欧洲东部和东南部扩张,这种迹象就表明,苏联指责英国打算使德国和俄国作战以指望出现‘持久的均势’,这是有道理的。”

30年代初,德、意、日法西斯侵略国家成为世界人民的主要敌人。面对新的世界形势,苏联调整了外交战略方针和策略,即由反对和防止英、法、美策划新的反苏武装干涉,转变为争取联合英、法、美等非侵略国家共同反对法西斯国家的侵略。但由于各方缺乏结盟的诚意,无果而终。结果,法国在德国的侵略中遭受败降之耻,苏联最终也未能幸免,遭到德国突然袭击。如若苏、英、法捐弃前嫌,结成军事联盟,共谋和平大局,或许能够阻止或推迟希特勒铤而走险。

历史提供宝贵的先例和警示。正是在借鉴一战后国际秩序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在彻底打败法西斯轴心国、迫使其无条件投降之后,反法西斯盟国建立了二战后国际秩序。二战后国际秩序以防止新的世界大战、维持普遍而持久的国际和平与安全为主要目标,以清算军国主义罪行、清除军国主义侵略根源为前提条件,以《大西洋宪章》《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联合国宪章》等明文规定的普遍公认的国际法为重要基石,以联合国集体安全机制内不同社会制度的大国合作、大国一致为基本保证。

二战结束70年来,尽管世界并不太平,但世界大战得以避免,与20世纪上半叶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也是世界人民最大的福祉。当前,日本政要否认侵略历史、美化侵略战争、解禁集体自卫权和企图修改和平宪法等等言行层出不穷,对战后国际秩序构成严重挑战,对亚太地区、乃至世界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曾经饱受日本侵略的亚洲人民和世界人民不能不警钟长鸣,严肃对待。(军事科学院军史百科部外国军事历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周小宁 周小宁是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外国军事历史研究室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参与编写著作有多卷本《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战后世界局部战争史》《世界军事革命史》等。) 来源: 新华国际!!!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4/8/18 19:55:40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6999842
      • 工分:1323
      左箭头-小图标

      杀人要见血,救人要救彻!

      对待邪恶的民族,就是要杀的他们想死都是奢侈的想法时,世界才会有和平。

      过去德佬如此,未来倭奴也是如此。

      2014/8/25 14:39:0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军科院军事史研究员:一战后国际秩序缺陷催发二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