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埃博拉疫区中国维和警察:生病也不敢去医院

共 4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将
  • 军号:3230141
  • 工分:1048616 / 排名:38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埃博拉疫区中国维和警察:生病也不敢去医院

湖北维和勇士在西非

湖北日报讯 记者 周呈思 实习生 喻璇 张乔 通讯员 王昕 李浩

上月11日,应联合国请求,我国向联合国利比里亚任务区派遣了第13支民事维和警队。19名队员中,有18名来自我省公安厅和武汉、黄石、宜昌、鄂州等地公安机关。他们将执行为期12个月的维和任务。

然而,他们奔赴的利比里亚,致死率高达90%的埃博拉病毒正在迅速蔓延,世界卫生组织警告称该地区疫情已“几近失控”。在各国纷纷制定撤侨预案、中止航班之时,我们的维和勇士却迎难而上,在当地担负起恢复战后秩序、履行国际道义的职责,诠释着中国警察的坚毅精神和人道情怀。

A.维和警察的一天

8月3日蒙罗维亚时间上午8点15分,大西洋暖湿气流给这座西非滨海城市罩上了一层雨雾,一辆印着“UN”(联合国)标识的尼桑越野车行驶在泥泞不堪的街区道路上。在沉闷湿漉的利比里亚首都,维和队员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街上人很少,车载广播里传来埃博拉疫情的最新蔓延情况。至当日,包括利比里亚在内的西非三国已有800多条生命因被感染而离世。这个在战乱中风雨飘摇的国度,又面临致命病毒的威胁。最新消息显示,疫情已经“几近失控”,而蒙罗维亚正是重灾区之一。一天前,美国宣布从西非三国撤出340名志愿者,各国纷纷取消飞往蒙罗维亚的航班。

“整个世界都在讨论这场瘟疫,我们这里就是风暴眼。”在12500公里的地球另一面,维和队员张建勇在电话中的声音略显疲惫。武汉已近傍晚,而电话那端的他们,又一天的危险之旅才刚刚启程。

尽管前往利比里亚之前,他们就知道埃博拉病毒正在流行,但疫情之凶猛,连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总部都没有料到。在蒙罗维亚,已有100多人感染上这种致命的病毒死亡,街头开始出现有明显感染症状的尸体。8月1日起,利比里亚全国所有学校停课,非紧急的政府部门也都停止办公。在逃离的生意人眼中,这里就像纪实小说《高危地带》中描写的那样,充满着死亡和绝望的气息。

而这一天,湖北维和队员们要前往“实习”的任务地点之一,正是曾有6名当地民众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布什罗德岛(Bushore Island)警署。在当地,这个警署因爆发疫情而“声名大噪”。

车在警署附近停了下来。大雨如注,半个车轮都没入水里。带队的岗前培训部的菲律宾警察艾瑞里奥(Aurelio)率先下车,大家小心翼翼地紧随其后,沿着一排石墩蹚水进入警署。

维和队员在当晚的《维和日记》中描述了这里糟糕的条件:“这里其实是四个警署合署办公,每一家警署都挤在一个用集装箱做成的活动板房里面。我们十几人的到来使这里拥挤不堪。”

狭小的空间里,当地警员同前来执勤检查的维和警队热情地打招呼,他们不少人都已是老相识了。但大家都没有像过去那样拥抱或握手,仅仅是说“Hello”。“如今,维和警察间见面也已经不再握手了,顶多就是握拳相碰,不会有人认为不礼貌。”张建勇告诉记者。

在Bushore Island警署,维和警队按照要求实地查看执勤和关押记录,详细了解警署勤务执行和警员值守情况。这正是他们当前的值守任务:每一天,定时分头开车到利比里亚国家警察的各个警署和执勤点进行检查,针对问题进行现场指导,然后形成报告逐级上报。“比如当发现有将男女嫌疑人关押在一起或者超期羁押等情况,我们就会指出这是不对的,督促他们整改。”一位队员说。

警署的工作人员都很热情,认真地向维和警察们介绍辖区及执勤的情况,将每天需要完成的各类报告文本打开,让“实习”的维和警察更直观地了解所要面临的工作。

临走前,队员们开起了这座警署的玩笑:“没想到你们是在一个岛上工作,不过风景不错,还是湖景。”来自加纳的一位维和女警官接话:“不仅是湖景房,还可以随时下海游泳。”同僚的幽默瞬间打破了集装箱板房的严肃气氛。

当晚,队员们在日记上会心地回忆起这一幕:“大家都被她的乐观所感染,那一刻,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

B.精英中的精英

自从7月13日晚抵达蒙罗维亚之后,中国维和警察们的每一天都被似乎无穷无尽的工作和培训所填满。之前队员们还做好倒时差的心理准备,到了之后发现根本用不着,每天回到驻地大家都人困马乏、倒头就睡。

不同于大多数队友,51岁的中国维和警队队长陈厚明已是第三次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了,这位来自武汉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的优秀警官,早在10年前就因赴东帝汶出色完成任务而获得过联合国勋章。成熟精壮的他,也是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里的一张备受信赖的熟面孔。

“这次赴利的任务主要是结合国际上和我们自己的警务治理经验,培训、指导当地警察在刑事、治安、巡逻、户政等领域的工作,同时帮助当地组建警察队伍、建立完善警务制度。”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陈厚明介绍。18名湖北警官中,有8人为首次参加国际维和任务,其余10位均有出国维和经验。在任务区人员搭配上,警队实行一个老队员带一个新队员的方式,让大家快速进入角色、执行好任务。

记者了解到,我省维和队员自2012年3月即开始海选,选出一千多名预备队员,然后经过省厅和公安部的层层选拔,最后27名警界精英赴公安部集结。

接下来是联合国的“死亡淘汰”游戏。所谓“死亡淘汰”,是指队员们需同时通过维和任务的多项测试,只要有一项没有通过,就必须被淘汰。最后确定的18名湖北维和警员,个个都闯过了多关的“死亡淘汰”。

到达任务区后,这些在国内过五关斩六将的警官们,还需继续接受严格的培训和驾驶考试,包括维和警务技能、团队协作、利比里亚历史等课程,在课堂中,大家还会讨论战争对社会和公民的影响等。在这个过程中,队员们对各国不同的执法环境和人文环境有了更多了解,这有助于接下来的任务执行。

“节奏非常快,教官来自各个国家,口音完全不同,各种肤色、各种制服的警员们汇聚一起,你必须始终保持高度兴奋,这个交流的过程非常痛苦,也很让人享受。”来自湖北省公安厅监管总队的副警队长余振坤告诉记者。

几天后,好消息传来,中国维和警队在驾驶考试上全都一次性通过。一周后,当地时间7月17日上午,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最高长官、秘书长特别代表卡琳·兰德格伦(Karin Landgren)女士在视察警察办公部门时,在人事部工作的周志华向她介绍了中国维和警队的情况,她听后盛赞“中国警察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一定会不辱使命成为联合国的标杆。”

参与维和工作,与各国队友们的沟通协作非常重要。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目前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维和警察,都是各国挑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如一位维和队员所形容:“这里卧虎藏龙,大家不显山不露水,看见的就是高度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不过,相比大多数国家的队员,中国警员普遍更熟悉办公自动化的操控,在一线的社区警务、刑事侦查、交通安全、紧急勤务等工作也都能崭露头角,同时,由于中国多年积极参与各项维和任务,中国警察在联合国的经验、人缘都很好,所以队员们普遍感觉,没有那种一来之后人生地不熟、大家不认可你的问题。

工作之余,各国维和队员也会聚在一起聊一聊各自国内的工作、家庭,当然聊得很多的还是“舌尖上的文化”。“大家对中国菜特别感兴趣,下厨的欲望很强,而我们自己做饭的时候,也会向他们请教比如洋葱怎么做等问题。”一位队员说。

C.直面“埃博拉”

根据原计划,岗位培训结束后,维和队员们就会分配到各个部门正式工作。不过,埃博拉病毒的肆虐,使得这一计划不得不推迟,所有人的临时分配任务期延长,每天要到临时分配的单位执行任务。

利比里亚现在是高温高湿,部分地区缺电缺水,道路崎岖,治安不平稳。而埃博拉疫情也会衍生类似于骚乱这样的危险,在蒙罗维亚已出现多起抗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公众示威。

警队长陈厚明说,民事维和警察突出的特点就是跟当地警察和民众打交道,通过“肩并肩”、“手把手”地传、帮、带,全方位指导和帮助驻在国警察机构提升综合警务工作能力,以期实现警务工作可持续发展。

最近,蒙罗维亚的地区医院常陷入与埃博拉患者家属的矛盾之中。原来,利比里亚有土葬的习俗,当感染病毒的亲人去世后,亲属要为死者进行更衣、清洗、下葬。然而,这样极易导致埃博拉病毒传播,政府规定要将死者尸体妥善处置,部分家属不理解,甚至“抢尸”的情况也有发生。

接到医院的报告后,除当地政府先期处置外,驻利维和警察在第一时间要掌握情况并介入,防暴队和应急部门随时准备应付局势。在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各部门的努力下,诸多矛盾往往很快化解。

目前,所有联合国驻利工作人员有宵禁的规定。从周日到周四,晚上12点到早上5点,除必要执勤外,车辆人员都不能外出;周五和周六是凌晨2点开始宵禁。中国维和警队集中住宿,为了保证安全和防疫需要,警队规定没有特别情况不准外出,如出去必须请假,最少3人同行。

警队内开展各类活动,跳绳、俯卧撑、仰卧起坐……队员们想尽办法多运动,以提升身体免疫力。警队支委每天都会关注队员的心理状况,和队员们聊聊天,为他们舒压。并通过包括开会、邮件系统在内的各种方式,及时准确地向全体队员传达关于疫情的各种信息。

“最新战报是一位孟加拉的维和士兵死于疟疾,我们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队员张建勇说。除了埃博拉以外,还要担心其他的疾病,比如一直肆虐的疟疾、马来热、登革热等。上一批广东警队的18个人,感染疟疾达30多人次,而现在万一生病也不敢去医院,因为那里也是传染源之一。

对疫情,维和队员们始终保持着客观冷静的态度:“疫情爆发到现在,传播方式主要是感者的身体和体液,并非空气飞沫,所以只要保持距离、认真防范,问题就不是特别大。要重视疫情,但也没必要引起过度恐慌。”

D.“你的表现,就代表中国!”

除了在面对埃博拉病毒继续开展维和工作外,如何在条件艰苦、环境恶劣的利比里亚生活,对于维和警队队员们来说也是需要解决的难题。

首先摆上桌面的,是最现实的问题——吃饭。

特派团只在上班时间餐厅有中饭,价格和国内数值相同,却是用美元结算,所以就是有6倍价差,而下班后就需要自力更生。下班后,队员们纷纷冲到当地的超市,也顾不上看标签上面标注的是多少美金,觉得需要的就直接装袋往回搬,因为没有营养,疾病就会随之而来。早上六点半左右,队员们就得起床,有时简简单单泡包方便面当作早餐,有时也会拿出配备的电磁炉煮碗面,放上鸡蛋和非常紧缺的蔬菜。

还在国内培训的时候,“会做简单的饭菜”就是赴非维和的基本技能。现在,队员们“煎、炒、煮、炸”十八般武艺全用上,基本不用饿肚子了。

闲暇之余,队员们最思念的就是家人。从我国到利比里亚,飞机行程超过30个小时,距离遥远。队长陈厚明说:“身处当地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我们自己还能应付,但是家人在家里等消息反而心情更加不平静。”

队员们基本上每天都会和家人通电话,偶尔还会视频。对于他们远在湖北的家人,最担心的莫过于疫情、安全、队员们的身体情况。而对于队员们来说,给家人打电话是舒缓压力的好办法,家人的支持和挂念,让他们保持着饱满的精神状态。

“既然来了,就要做好所有事情,没有遗憾地回去。”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的维和警察都始终坚守在岗位上,因为在那儿,“别人不会知道你是谁,只会知道你是从中国来的,你的表现,就代表了中国!”

新闻背景

2000年起,我省公安机关已向联合国8个维和任务区派遣维和警察55人次,其中两次为单独组建维和警队。14年来,湖北维和警员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经受住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出色地完成了各项维和任务,为祖国和人民赢得了荣誉。

省公安厅国际合作局国际联络室主任汪学伟介绍,这些队员均具备良好的英语水平,具有7年以上的从警经历,有各方面的工作经验和较高的政治素质,可谓是全省公安机关里面最精干的一支队伍。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4/8/12 13:16:1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不容易啊!向你们致敬!

      2015/1/12 14:16:27
      • 军衔:警察一级警徽
      • 军号:3220934
      • 工分:213
      左箭头-小图标

      很危险

      2014/8/13 16:10:41
      左箭头-小图标

      赶紧回来吧,此地不宜久留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iPhone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4/8/13 1:58:3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埃博拉疫区中国维和警察:生病也不敢去医院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