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猎鹰计划”在行动(一)

共 62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猎鹰计划”在行动(一)

罗援、戴旭们究竟干了什么惹得“普世公知”们如此勃然大怒暴跳如雷群起而攻之?—— “经常在媒体发表对日‘强硬言论’”(冯玮)、“总是在电视上宣扬战争”(张鸣)、(“外保国权、内惩国贼”)“激发战争狂热”(吴祚来)……总而言之被西方国家形容为“鹰派军人”。

真是奇哉怪也,军人想打仗居然成了罪状——军人最根本的任务是什么?打仗。不打仗,要军队干什么?要军人干什么?具体打不打是最高决策层的事,但好战备战是军人的事,是军人的本分,是军人的天职。军人必须是“鹰派”,必须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立足于“打”,随时随地敢打能胜,做得到才算合格,才叫敬业,才叫有职业道德——医生的本份是什么?治病。具体有没有病人是另外一回事,作为医生不管有没有病人都必须随时随地准备治病,做得到才叫合格,才叫称职。消防队员的本份是什么?救火。具体有没有火灾是另外一回事,作为消防队员不管有没有火灾都必须随时随地准备救火,做得到才叫合格,才叫称职。能说医生随时随地准备治病防病、宣扬治病防病是“惟恐别人不人得病”吗?能说消防队员随时随地准备救火、宣扬防火救火是“惟恐天下不失火”吗?为什么军人誓言捍卫国土准备打仗(而且是在强敌当前、大兵压境、“重返亚洲”、“C型包围圈”、强占钓鱼岛的被侵略情况下情况下誓言捍卫国土准备打仗)就成了“宣扬战争”?“普世公知”们为什么对日本先发制人用曳光弹实弹射击中国军舰飞机之类叫嚣屁也不放一个?为什么不说这是“在媒体发表‘强硬言论’”、“激发战争狂热”、“宣扬战争”?

“日本问题专家”冯玮说,日本侵略钓鱼岛全是罗援、戴旭这些“鹰派军人”招来的:“罗援将军‘鹰派’言论,有益于国际上渲染和营造‘中国威胁’”、“为安倍重整军备,修改宪法,最终实现突破战后体制这一政治夙愿,提供理由”、“安倍内阁支持率居高不下且不断攀升”、“94%日本民众主张将自卫队升格为国防军”……按照冯大公知的逻辑,只要中国军人乖乖闭嘴逆来顺受,日本“太君”就通情达理循规蹈矩了,中日之间的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就“中日亲善”、“和谐世界”、“共同提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大东亚共荣圈” 了……然而他口沫横飞天花乱坠之际翻过历史没有?“蒋委员长”不是早就用过这条“锦囊妙计”吗?——1933年5月31日国民党政府与日本签的《塘沽协定》承认了日本对东北、热河的占领,划绥东、察北、冀东为日军自由出入地区,而且特别规定“长城线以南由中国方面警察机关担任之上述警察机关,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既然“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那当然要把罗援、戴旭这样的“鹰派军人” 全部排除在外,当然不会有什么“‘鹰派’言论”。冯玮既然大骂“罗援将军的‘鹰派’言论”如何如何祸害中国,那自然是要中国再来一次《塘沽协定》——“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再来一次清洗,把罗援、戴旭这样的“鹰派军人”统统清洗掉。然而当年中国的“不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避免了“七.七事变”没有?避免了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没有?避免了南京大屠杀没有?冯玮凭什么保证当年《塘沽协定》做不到的事,如今再来一个《塘沽协定》之类就能做到?

作为国家,日本从来就没有“道德的血液”和信义的基因——不宣而战突然袭击中国,不宣而战突然袭击俄国,不宣而战突然袭击美国……从1894年以来,“不宣而战突然袭击”就是日本的一贯传统、招牌特色、拿手好戏传家宝。日本迄今也不承认自己当年一贯到处不宣而战突然袭击有什么不对,只说跟打不过的美国打不对。这就是说日本迄今仍认为发动侵略战争不是罪,不宣而战突然袭击更是一点错也没有。这证明日本打心眼里就不把发动侵略战争当成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不把“背信弃义”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事,根本就不准备放弃不宣而战突然袭击。就凭这一条,日本将来还会照样对中国搞不宣而战突然袭击——对日本来说只有需要问题,没有是非问题;背信弃义不是错误,投机不成蚀了本才是错误;只看能不能,不看对不对;只看机会,不看是非,更不看你态度恭顺不恭顺。只要需要,只要认为有可能,只要认为是机会,日本从来是“想出手时就出手”,不宣而战突然袭击毫不犹豫,毫无顾忌,决不受任何条约协定道德良心的约束——“九.一八”中国的“绝对不抵抗”没能阻止日本占领全东北;《塘沽协定》的“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没能阻止日本发动“七.七事变”全面侵华;“放弃对日战争索赔”没能阻止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参拜靖国神社、侵占钓鱼岛。条约协定都不当回事,道德善意低声下气又算老几?“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日本不买帐委曲求全。对日本这一根深蒂固的秉性本质,号称“日本问题专家”的冯玮知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他这个“日本问题专家”就是假冒伪劣;如果知道,那他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引导”中国人相信:面对日本侵略,只要来个新的《塘沽协定》——“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只要象“普世公知” 们那样挨了洋大人的操还要陪笑脸、三鞠躬、操着南方口音扬仰顿错低吟高歌“睡草屋闭户演字,卧樵塌弄笛书符”之类就能得到放弃对日战争索赔都没能得到的东西?为什么只见他用日本的统计数字告诉中国人该如何如何,不见他用中国的统计数字告诉日本人该如何如何?为什么他总是想方设法让中国人设身处地替日本人着想,而不是想方设法让日本人设身处地替中国人着想?他究竟是哪边的?是中国的“日本问题专家”,还是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是靠替中国对付日本吃饭,还是靠替日本对付中国吃饭?

毛泽东说:“在野兽面前,不可以表示丝毫的怯懦。我们要学景阳冈上的武松。在武松看来,景阳冈上的老虎,刺激它也是那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总之是要吃人的。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二者必居其一。”罗援、戴旭们的“鹰派言论”无非是大声疾呼用这条原则教育中国人:在侵略者面前,不可以表示丝毫的怯懦。对日本来说,刺激它也是那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总之是要侵略中国的。或者“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或者再来一次“绝对不抵抗”、再来一次《塘沽协定》、再来一次南京大屠杀;二者必居其一。如此坚决主张抵抗侵略的军人在侵略者眼里就叫“鹰派军人”,就必欲除之而后快。“太君很生气,问题很严重”,洋大人不高兴了,“普世公知”们立刻忙不迭地想洋大人之所想,急洋大人之所急,对“鹰派军人”罗援、戴旭们发动了疯狂围剿,顿时黑云压城城欲摧,各种罪名、谣言、辱骂狂风暴雨般劈头盖脸飞来:“从来没有打过仗,且有临阵脱逃嫌疑”(张鸣)、“信口开河,标新立异,对外以好战著称,对内则党同伐异”、“老老实实遵守纪律,别惹是生非!建议中纪委和国防部好好管管他们”(袁伟时)、“思想抢滩,让文革思维军事化”(吴稼祥)、“军人干政”、“涉嫌违宪”(“老榕”)、“应该法办!”(“何时天明”)、“不仅是国贼,还是人类公敌!”(吴祚来http://t.qq.com/p/t/238749125113515)、“在为谋反造声势”、“罗援不除,国将有难”(“渭北春树”http://blog.sina.com.cn/s/blog_c2cbc3eb01017zon.html)……

“普世公知”的气势汹汹歇斯底里获得了海外一片喝彩:“中国鹰派将校和知识分子的网上论战”(美国之音)、“中国鹰派军人惨遭人肉痛骂极端孤立”、“中共鹰派少将罗援微博遭‘围剿’乱了方寸”、“中国鹰派军人遭到网民群殴式围攻”、“围攻罗援的行为体现了高度的爱国责任感”、“一大批公共知识份子讨伐罗援”……

其实这些攻疯狂围剿和幸灾乐祸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大好事。它好就好在给中国老百姓上了一堂公开、生动、免费、彻底的反面教育课,不知省了我多少口舌。

第一,划清了敌我阵线,告诉中国老百姓:“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日本侵略钓鱼岛,中国军人主张坚决抵抗日本侵略,反而被吴祚来等“普世公知”说成“人类公敌”——你怎么不说侵略中国的日本是“人类公敌”?为什么你们嘴里的“人类公敌”不是侵略者而是主张抵抗侵略的爱国军人?难道主张保卫国土的军人比侵略中国的日本更坏更可恶?吴祚来们对要求保卫中国领土的中国军人如此深仇大恨穷凶极恶,对侵略中国的日本呢?有丝毫仇恨吗?对日本侵略屁也不放一个,对爱国军人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真是立场坚定,爱憎分明——谁是他们的敌人?谁是他们的朋友?他们不把侵略者称为敌人而把主张抵抗侵略的军人称为敌人——在中国遭受侵略之际公然以保卫国土的军人为敌,这不是占在侵略者立场上替侵略者服务、起侵略者起不到的作用、做侵略者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又是什么?这不是叛国行为又是什么?不是与中国为敌又是什么?

——“普世公知”冯玮们说,日本侵略钓鱼岛的强硬态度和“举国一致”的拥护是中国军人的“‘鹰派’言论”促成的。不对,助长日本侵略气焰和决心的是中国的“普世公知”——主张坚决抵抗日本侵略钓鱼岛的中国军人遭到“普世公知”的群起围攻这一事实本身就向全世界发出一个极其明确的战略性信号:中国社会已经分裂,不会抵抗侵略——面对侵略,“普世公知”整个阶级异口同声“绝对不抵抗”,自己不抵抗,也不准任何中国军人抵抗,甚至不准任何中国军人宣扬抵抗,谁主张抵抗就以谁为敌,就不择手段必欲除之而后快——罗援何罪之有?他干过坏事吗?犯过罪吗?有何证据?面对侵略、大敌当前,人家说“外保国权、内惩国贼”犯了哪条王法?难道军人不该决心保家卫国惩罚卖国贼?就因为这句话,“普世公知”们便全体动员倾巢而出大动干戈,对一个誓言保卫国家的军人掀起倾向舆论狂潮,竭尽造谣诬陷之能事,无孔不入彻底妖魔化——怎么不见他们对保卫钓鱼岛有这么大劲头?怎么不见他们对日本侵略有这么大仇恨?难道罗援比日本侵略者还坏还可恶?这叫什么? “吃里扒外”、“专打中国人”、“爱国有罪、抗日有罪” 、“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更重要的是,“普世公知”们借此明确宣布:侵略中国的外来侵略者不是敌人,中国的爱国军人才是敌人。他们就这样明着向日方交了底:“中国政府和军方保卫钓鱼岛的任何决心和宣言都是假的,有我们在内部牵制,他们什么也干不成。”日本当然会由此得出结论:“中国不可能因钓鱼岛而向日本开战”、“由罗援将军等‘鹰派’释放的‘强硬表态’,并不是对日政策的真实反映”;中国人四分五裂,整个“普世公知”阶级只热衷内斗,对外逆来顺受。这样的国家不侵略白不侵略——有了这样的底,日本侵略中国的气焰岂能不嚣张?即使本来不敢下手从此也胆壮了。由此可见,日本举国“一致对外”是受中国“普世公知”的“一致对内”造成的;日本对侵略钓鱼岛的强硬是中国“普世公知”的强硬造成的——对内“强硬”,对老百姓“强硬”,对爱国军人“强硬”,只是对外稀松。“没有家鬼,引不来外鬼”,没有“普世公知”的里应外合,日本侵略中国钓鱼岛的气焰不可能如此嚣张。

——当年“蒋委员长”对外绝对不抵抗、对内围剿共产党;如今“普世公知” 们对外绝对不抵抗,对内围剿解放军。虽然时代不同,武器不同——一个用枪杆子、硬刀子,一个用笔杆子、软刀子,但目标相同:不打外敌专打中国人;本质相同:置之死地而后快。

内忧必导致外患。中国社会分裂必导致外来侵略。日本敢发动“九.一八”,是中国四分五裂军阀割据的结果。日本敢全面侵华,是“对外绝对不抵抗,对内围剿共产党”的结果。日本敢于气焰嚣张坚持侵略钓鱼岛,是“普世公知”们“对外绝对不抵抗,对内围剿解放军”的结果。

——放眼世界,如今哪个国家的“鹰派军人”会遭到本国“知识精英”如此大规模的疯狂围剿污辱造谣诽谤?这算不算“中国特色”、“今古奇观”?不过这也不奇怪,这是“秦桧站起来”、“爱国贼”的必然结果——不是早有人说过吗?“秦桧站起来,岳飞就必然倒下去”。如今可不正在应验吗?站起来的秦桧们不正在把一切岳飞一个一个统统打倒吗?当年是一个笔杆子迫害一个枪杆子,一个秦桧用一个“莫须有”诬陷一个岳飞;如今是一群笔杆子迫害一切枪杆子,一群“普世公知”用无数“莫须有”诬陷一切爱国军人——当连爱国都成了“爱国贼”时,岂能容得爱国军人爱国?所以有了新内涵的“贼喊捉贼”——卖国贼喊捉“爱国贼”。“秦桧站起来”注定古代的爱国军人必须倒下去,“爱国贼”从理论注定当代的爱国军人必须倒下去。如今不过是把“爱国贼”理论大规模付诸实施推广应用而已。掀起倾向性舆论狂潮疯狂围剿罗援、戴旭等“鹰派军人”不过是个开头。此例一开,今后哪个军人敢主张抵抗侵略哪个军人就必被“莫须有”,就得进“风波亭”。

——外电对问题是如何定性的?“中国鹰派将校和知识分子的网上论战”——看清楚没有?以“中国鹰派将校”为一方、以“知识分子”(应理解为“普世公知”)为另一方的“论战”——不是个人恩怨,不是是非之争,而是战争,两军对阵的战争:两大阵营以笔为武器的你死我活的交锋搏杀。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日本侵略中国钓鱼岛、大敌当前、大是大非之际,“普世公知”作为一个阶级集体性叛国,公然以坚决主张保卫国土、号召抵抗侵略的军人为敌,公然要从肉体上消灭主张抗战的爱国军人:“不仅是国贼,还是人类公敌!”(吴祚来)、“应该法办!”(“何时天明”)、“谋反”、“罗援不除,国将有难”(“渭北春树”)……公然要消灭坚决主张保卫国家的军人,这不是叛国行为又是什么?

——历史记下了这样一笔:“日本侵略钓鱼岛、大敌当前之际,中国‘普世公知’们对外绝对不抵抗,对内疯狂围剿坚决主张捍卫领土的中国军人,积极主动、里应外合地配合了日本的侵略。”如果中国收复了钓鱼岛,历史将如此记录:“中国爱国军民粉碎了‘普世公知’的背叛破坏,终于收复了中国的钓鱼岛。”如果中国丧失了钓鱼岛,历史将如此记录:“中国‘普世公知’ 对外屈膝投降、对内背叛破坏、诬陷迫害围剿中国爱国军人导致中国丧失了钓鱼岛。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内奸群体。”——记住,历史只认事实,不听解释,不需要律师。在历史事实面前,一切如簧之舌生花妙笔都毫无用处——不管如何用“具体情况”、“另有苦衷”之类花言巧语百般解释,能改变“秦桧陷害岳飞,积极主动、里应外合配合了金国的侵略”、“汪精卫叛国投敌当汉奸,积极主动、里应外合配合了日本的侵略”这些历史事实吗?所以围剿罗援、戴旭等“鹰派军人”的“普世公知”们(尤其是吴祚来、张鸣、冯玮、吴稼祥、袁伟时、“渭北春树” 、 “何时天明”等最卖力的干将)很可以自豪了: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大名刻上了历史:“面对侵略中国时矛头对内不对外、吃里扒外当汉奸”——虽然不能流芳百世,但遗臭万年也算扬了名,这辈子没白活,“癞**上案板——也算四两肉”。

第二,把“普世公知”、“普世价值”的一切漂亮伪装扒了个精光——不但扒光了,而且撕烂了:

——一边鼓吹“言论自由”,一边严禁爱国军人有“外保国权、内惩国贼”的言论(还有:老百姓说话是“民粹”,取缔全部左派媒体,关闭全部左派网站);

——一边叫嚷“人权”,一边要杀掉发表保卫国家言论的爱国军人:“应该法办!”、“不仅是国贼,还是人类公敌!”、“在为谋反造声势”、“罗援不除,国将有难”(还有:“杀左族毛”、“把毛左都送去炼肥皂”、“等民主了杀你全家”、“等民主了暴你菊花” 、“如果让我掌握中国的权力,我首先把八千万GCD员和他们的亲属全部杀光!” 、“美国应该先发制人对中国进行核打击” 、“国民党的时候,我们家里很多土地,日本人来了,不但没有减少,而且还有所增加,结果共产党一来,全部让那些穷鬼分了,我恨不得将这些人抽筋剥皮!” 、“那些拥护GCD的都是些被洗脑的废物,这些人就应该通过战争让他们死掉一半以上!”)……

——一边吹嘘“如今说话前不必左顾右盼,不会象毛泽东时代一言不慎就被打成反革命”,一边把发表保卫国家言论的爱国军人打成“人类公敌”;

——一边宣扬“毛泽东时代运动不断,如今再也没有运动了”,一边不断掀起倾向性舆论狂潮制造出一个又一个不叫运动的运动:妖魔化公有制铁路运动,妖魔化国有企业运动,妖魔化孔庆东运动,妖魔化“唱红打黑”运动,妖魔化全部“红二代”运动,妖魔化“鹰派军人”运动,妖魔化申纪兰运动,妖魔化毛泽东运动,妖魔化中国革命运动,妖魔化中华民族历史运动,妖魔化中华文明运动……

——从没上过战场,却大骂上过战场的“没打过仗”;

——一听“抵抗侵略”就心惊胆颤屁滚尿流,却大骂上过战场打过仗的“贪生怕死临阵脱逃”;

(注:“普世公知”们从来就这德性:自己不敢干、干不了的事偏强迫别人干——自己吃着皇粮却要别人私有化,自己端着铁饭碗却要砸别人的饭碗;自己从不上战场却骂别人“从来没打过仗”;自己躲得远远的却指责别人“临阵脱逃”……用这套逻辑欺负完了工人欺负农民,如今欺负到军人头上了。“普世公知”们不是整天高叫“公平”、“公正”、“机会平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既然如此,那他们就应该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到的事自己必须先做到:要别人下岗,自己先下岗;要别人私有化,自己先放弃公务员铁饭碗待遇到私营企业打工去,到私营煤矿下井挖煤去;骂别人临阵脱逃,自己先上战场走一遭;指责别人“没打过仗”,自己先去至少打上一仗……没游过泳的没资格讽刺别人不会游泳,没打过仗的没资格嘲笑别人“没打过仗”,没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没资格骂别人“临阵脱逃”。要别人冲锋陷阵,你自己先带头上;要别人出生入死,你自己先到死亡线上转一圈……张鸣们不是指责罗援“没打过仗、临阵脱逃”吗?那他们自己就该先上前线至少打一仗——别的干不了不要紧,志愿帮助中国的“维和部队”,自己掏腰包到战乱地带趟地雷去。趟上一年半载的回来才有资格骂别人“没上过战场”、“临阵脱逃”了。如果不敢,那就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是上不了战场犯不得险、必须躲在军人背后乞求保护的松包软蛋怕死鬼窝囊废,从此乖乖闭上鸟嘴,别“光着屁股推磨——转着圈地丢人”,整天拿自己都不敢干、干不了的事讽刺嘲笑别人。)

第三,证实“猎鹰计划”在行动:

对罗援、戴旭等“鹰派军人”的诬陷围攻其实早有预料——更确切地说,是早有预报——几个月前“环球日报”的一篇文章指出,罗援、戴旭都被美国中情局列为“鹰派人物”,都上了美国“猎鹰计划”的黑名单(见附录:“美国将中国鹰派划为四代官方制定猎鹰计划”)。文章当时已经明确预言:“极具影响力的中国军中‘鹰派’人物,自然也成为美国等西方敌对势力的眼中钉和肉中刺,时常遭到打击甚至‘猎杀’”——看看这篇半年前的预言,再看看如今对罗援、戴旭等“鹰派军人”的大规模围剿,能说是偶然吗?这不是空穴来风吧?不是围剿罗援之后的事后诸葛亮吧?

“环球日报”的文章早就指出美国“猎鹰计划”的标准手法:“捏造事实、散布谣言、肆意歪曲”、“通过分析中国的政治生态,捏造、散布各种对李际均(注:对罗援也一样)不利的言论,为他的军旅前程制造种种障碍。”

对照这些手法,再看看如今“普世公知”如张鸣、吴祚来、袁伟时、吴稼祥等强加给罗援、戴旭的种种“罪名”:“经常在媒体发表对日‘强硬言论’”、“总是在电视上宣扬战争”、“激发战争狂热”、“从来没有打过仗,且有临阵脱逃嫌疑”、“信口开河,标新立异,对外以好战著称,对内则党同伐异”、“思想抢滩,让文革思维军事化”、“为什么将人民置于祖国、党、军队之后?”、“不仅是国贼,还是人类公敌!”、“在为谋反造声势”、“罗援不除,国将有难”……是不是完全符合“猎鹰计划”的操作规程——“捏造、散布各种对鹰派军人不利的言论,为他的军旅前程制造种种障碍”?

还不止于此呢。把“普世公知”们对罗援、戴旭的围剿跟美国“猎鹰计划”的目标一对照,一切简直立刻一目了然:

“猎鹰计划”——“‘为了影响中国的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我们必须确保能够让中国最出色的智囊停止思考。’他所说的‘中国智囊’,就包括中国军方的‘鹰派’人物。”

“普世公知”:

——“军人应谨言慎行。宣传舆论战,应交由我等文人来完成。” (冯玮);

——“请退出现役”(袁伟时);

——“老老实实遵守纪律,别惹是生非!”(袁伟时);

——“请李际均将军闭嘴!”(吴祚来);

——“你敢来战斗,那就先把屁股擦干净再来!”(“魏克漫画”);

……

“猎鹰计划”——“我们与中国的战争,既不是海上战争,也不是空中战争,而是现代的网络战。我们只需要用极低的成本,就可以让中国军队在发展竞赛中失败。网络战其实就是舆论战和心理战。”

“普世公知”:

——“罗援的家境、经历一被起底,其‘爱党爱国’的嘴脸就越发乞人憎,其军事评论再难有说服力。”(《苹果日报》);

——“罗援无个人形象军队形象也受损”(港媒);

——“罗援开微博众人一片叫骂声等着少将出丑”(万维网);

—— “中国鹰派将校和知识分子的网上论战”(美国之音);

—— “中国鹰派军人惨遭人肉痛骂极端孤立” (***);

—— “中共鹰派少将罗援微博遭‘围剿’乱了方寸” (万维网);

—— “中国鹰派军人遭到网民群殴式围攻” (凯迪论坛);

—— “一大批公共知识份子讨伐罗援” (凯迪论坛);

……

“猎鹰计划”——“美国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打掉每一只可能与美国作对的中国‘鹰’,让中国人和军队成为一群羊或麻雀。”“过去20年,我们针对李际均等人成功进行了攻击,今后还要加大攻击力度。”

“普世公知”:

——“中纪委和国防部好好管管他们”(袁伟时);

——“从今天起请这仆人卸甲归田回自己家吹去吧。” (迟夙生);

——“应该法办!”(“何时天明”);

——“建议罗将军将其一并诉至法庭,以正视听。”(“雄辩难掩无知”);

——“不仅是国贼,还是人类公敌!”(吴祚来);

——“在为谋反造声势”、“罗援不除,国将有难”(“渭北春树”)

……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时间对得上、目标对得上、名单对得上、手法对得上……无情的事实导致一个无情的结论:“猎鹰计划”在行动。执行“猎鹰计划”的特别行动队队员就是“普世公知”。

(“普世公知”的“法律大拿”贺卫方、陈有西不是一口咬定吗,德国法西斯搞“打黑”,意大利法西斯搞“打黑”,因此中国谁搞“打黑”谁就是法西斯。同样逻辑,美国“猎鹰”,日本“猎鹰”,因此中国谁“猎鹰”谁就是美日“猎鹰计划”特别行动队队员。结论:参与围剿罗援、戴旭等中国“鹰派军人”的“普世公知”都是执行美日“猎鹰计划”的走狗打手马前卒,一个都不例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请君入瓮”、“自己挖坑埋自己”、“脚上的泡——自己走的”、“木匠戴枷——自作自受”……这符合“公平正义”、“机会均等”的原则吧?)

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针对中国不同代的“鹰派军人”,美国的“猎鹰计划”采用了不同的“猎法”:

对第一代“鹰派军人”李际均采用的“猎法”是“老鼠计划”——“通过分析中国的政治生态,捏造、散布各种对李际均不利的言论,为他的军旅前程制造种种障碍”——“老鼠计划”:象老鼠一样鬼鬼祟祟见不得人,可见那时美国人对“猎鹰”还没太大底气,心里还有点发虚,所以“悄悄地干活,打枪的不要”。

结果:“猎鹰”成功——“1997年,有着47年军龄的李际均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岗位上‘隐退’”。“李际均退休后,美国国防部长政策办公室主任马歇尔曾在一次座谈中毫不掩饰地表示:‘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他对美国太强硬了。’”“科尔曼不无得意地透露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过去20年,我们针对李际均等人成功进行了攻击,今后还要加大攻击力度。’”

对第二代“鹰派军人”、《超限战》作者乔良与王湘穗的“猎法”是通过西方媒体大张旗鼓妖魔化——“美国方面玩起了恶毒的‘文字游戏’”、“把中国两位军事专家由满怀预见的学者变成心机险恶的‘凶徒’”、“从研究‘恐怖主义’现象的学者变成了‘恐怖分子’”、“《超限战》及其作者都受到西方甚至包括国内的攻击与质疑”——对第一代“鹰派军人”的“猎杀”成功使美国人胆气大壮,从此不再老鼠般偷偷摸摸了,而是理直气壮直截了当搞起了堂堂之阵,公开用网络媒体打舆论战——用“超限战”收拾《超限战》的作者,不折不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结果:“猎鹰”再次成功——乔良大概比较“理性”、“识时务”,写了“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所以升为少将,到国防大学当教授去了。王湘穗大概“顽固不化”,坚持“每个军人都是‘鹰’,如果军人不是‘鹰’,那就是‘和平鸽’”,所以脱了军装转业了。他告诉媒体:“美国妖魔化的手段很明显,他们实际上已经做过很充分的研究,包括在某个场合通过中国高层施加压力,对我们进行某种程度的打击,希望左右中国战略界的方向……看来,他们真的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目的。”

显然,对第一代和第二代“鹰派军人”的“猎杀”成功让美国人信心百倍,等这次轮到第三代的罗援和第四代的戴旭时,“猎鹰计划”已经不但不再老鼠般偷偷摸摸,而且连西方媒体都不劳驾了,而是直接让中国的“普世公知”们出马,来个“以华制华”,用中国人打中国人,于是就有了“普世公知”对罗援和戴旭的倾巢而出疯狂围剿——一切都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于分工的。

如果罗援没主张抵抗侵略“外保国权、内惩国贼”,会遭到“普世公知”们如此疯狂的围剿吗?可见围剿罗援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他有什么问题,而是“猎鹰计划”的需要——“枪打出头鸟”、“杀鸡给猴看”、威吓中国军人不敢主张爱国、抵抗侵略、严惩国贼。需要就是一切。既然需要妖魔化,那不管本人有没有问题都要围剿——有问题要围剿,没有问题捏造出问题来也要围剿。这种围剿有两重目标:一是“硬杀伤”——掀起倾向性舆论狂潮,制造出排山倒海的疯狂软暴力直接摧毁当权者的精神毅力思维判断能力,左右其决策、劫持其硬权力,使罗援、戴旭们遭到第一代、第二代“鹰派军人”同样的命运;二是“软杀伤”——通过妖魔化罗援、戴旭等“鹰派军人”使其威信扫地,用香港《苹果日报》的话就是“其军事评论再难有说服力”——不管是人被干掉从此说不出话还是从此说话没人听还是从此不敢再说话,实际效果都一样,都实现了“猎鹰计划”的目标:“打掉每一只可能与美国作对的中国‘鹰’,让中国人和军队成为一群羊或麻雀”、“让中国最出色的智囊停止思考”。因此跟“普世公知”对罗援、戴旭们疯狂围剿根本不是简单的是非之争,而是战争——超限战,反猎鹰战,“猎鹰计划”明确承认的“网络战其实就是舆论战和心理战。”“我们与中国的战争,既不是海上战争,也不是空中战争,而是现代的网络战。我们只需要用极低的成本,就可以让中国军队在发展竞赛中失败。”

(看透这问题的实质,看看几代“鹰派军人”的遭遇,才能真正理解当年岳飞吼出“怒发冲冠、凭栏处”、“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臣子恨,何时灭”时的心情。)

“猎鹰行动”其实中国“古已有之”:

——战国时代秦赵长平之战,秦国用反间计“猎鹰”——收买赵国的“普世公知”在赵国上层社会掀起妖魔化廉颇的选择性舆论狂潮,用这种排山倒海的软暴力摧毁了最高当权者赵王的思维防线,除掉了老将廉颇,导致赵国四十万大军全军覆没,整个国家一蹶不振。

——战国时代秦国灭赵之战,秦国再用反间计“猎鹰”——收买赵国的笔杆子权臣郭开用宫廷软暴力摧毁了最高当权者赵王的思维防线,除掉了名将李牧,导致赵国彻底灭亡。

——宋金之战,金国用反间计“猎鹰”——利用早已收买的笔杆子权臣秦桧用软暴力劫持了南宋最高当权者赵构的思维,制造“莫须有”除掉了名将岳飞,导致即将直捣黄龙府的岳飞前功尽弃,南宋再也摆脱不了偏安一隅的命运,最终灭亡。

(如今关于春秋战国的影视文艺作品接连不断,作家编导们为塑造当年的内奸权臣阴谋诡计不知绞尽了多少脑汁。其实哪用那么费事?看看今天的“普世公知”、看看他们围剿中国“鹰派军人”的卑鄙伎俩就够了,一切都明摆在那儿了——注意,注意,尤其年轻人,你们正在目睹历史,正在目睹历史再现,正在目睹“普世公知”拼命制造当代的“长平之战”、当代的“秦国灭赵”、当代的“莫须有”、当代的“风波亭”,正在目睹他们把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文人内奸两面派的形象活灵活现丝毫不走样地展现在你们面前,而且完全免费——想知道当年长平之战拿了外国的钱大肆制造倾向性舆论狂潮妖魔化廉颇导致几十万士兵全军覆灭的“公知”都什么样吗?想知道当年的郭开、当年的秦桧都什么样吗?看看吴祚来、张鸣、冯玮、吴稼祥、袁伟时就行;看看那些疯狂围剿罗援、戴旭的“普世公知”就行——“哥倆比JB——一个屌样” :道貌岸然,温文尔雅,饱读诗书,博闻强记,引经据典,头头是道,满嘴道德,满肚子坏水,满面堆笑,笑里藏刀,“上头笑着,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特别要看清楚这些当代的郭开、当代的秦桧、当代的“知识精英”如何重复历史,如何拿了外国的钱便制造谣言煽动倾向性舆论狂潮陷害当代的廉颇、当代的李牧、当代的岳飞——如果连仅仅发表爱国讲话的军人都要被清除,那任何当代的廉颇、当代的郭开、当代的岳飞又岂能幸存?所有这一切这难道不比任何瞎编滥造的文艺作品电视历史连续剧更精彩、更生动、更现实、更冷酷、更血腥?如此精彩的大戏别处到哪儿看去?如此精湛的反面教员别处到哪儿找去?以后再有戏要演郭开、秦桧、赵高、汪精卫之类根本用不着罗唆,直接请吴祚来、张鸣、冯玮、吴稼祥、袁伟时、贺卫方、陈有西这些大牌“普世公知”来就成——郭开、秦桧、赵高、汪精卫之流当年给人们的印象肯定也象这些人一样,那么“理性”、“睿智”、“学识渊博”、“精明强干”、“通情达理”,同样伪善,同样有“魅力”,同样能迷惑人。用这些“本色演员”自己演自己,岂能不大获成功?)

看历史不能光看热闹,必须学会看出门道。为什么历史上的“猎鹰行动”屡屡得手?为什么这种中国人几千年前就已经熟悉掌握而且运用自如的古老谋略如今能被别人拿过去反用到中国人头上而且能一再得逞?简单地把原因归咎于某个具体当权者的昏庸无能不是答案,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长平之战时用反间计“猎鹰”除掉廉颇的秦昭襄王不能算昏庸无能吧?但他自己后来不是也中了反间计而除掉了白起、被赵国也来了个“猎鹰”吗?

“猎鹰行动”的本质说穿了就是“借刀杀人”——不一定真把人杀掉,而是借对方之手剥夺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敌人的权力,尤其是决策权。这种“借刀杀人”实际是一种“反间”——用己方的软暴力劫持敌方当权者的思维,使对方的权力为我所用,调动对方做我需要做的事。这是一种隐形的“斩首”——用自己的软暴力劫持对方的硬权力。对方当权者虽然似乎安然无恙,但思维实际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已经不自觉地被“猎鹰”者暗中控制了。

“猎鹰行动”两个国家、两个政权之间软暴力的较量。“猎鹰”方的软暴力是一个政权有组织的行为——用系统性的大规模软暴力有计划、有目的、严密周详、有条不紊、梯次配置力量、持续不断、全天候、全方位、无孔不入地对“被猎方”当权者的思维有的放矢。只要“被猎方”的当权者没有意识到这是两个国家、两个政权之间系统性软暴力的较量,没有提高到“政权有组织的对抗行为”层面来认识,没有同样用系统性的大规模软暴力抗衡,则必败无疑,因为其必为一种力量完全不对称的一边倒的较量——个体对系统;本能对科学;无意对蓄意;支离破碎对组织严密;明的对暗的;有限对无限;消极被动对积极主动;个人思维、个人毅力的单打独斗孤军奋战对千军万马有组织、有目的、大规模排山倒海的软暴力。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抗衡。不管当权者权力多大也摆脱不了客观规律——个人对抗不了组织;个体的力量(不管是硬暴力还是软暴力)对抗不了整个国家成体系的大规模有组织的力量。在这种形势下,“被猎方”当权者权力再大、毅力再强、再聪明睿智也只能被动挨打穷于应付,时间一久总有坚持不住的时候,即便这个当权者顶住了,换个人当权就顶不住了。

结论一:靠当权者个人的毅力能力智慧不可能持久抵御敌国的“猎鹰行动”。不组织起国家级系统性大规模软暴力实施系统性对抗,任何反“猎鹰行动”都迟早失败。

“用己方的软暴力劫持敌方当权者的思维”说穿了就是让敌方当权者听自己的话。而任何当权者当然不可能直接听敌方的话。行得通的做法只能一是把敌方当权内部有资格说话的人变成自己人,让他们在敌方内部以敌方的“自己人”的面目说出自己需要说的话。二是把敌方社会上有话语权的人变成自己人,让他们在敌方社会制造出一边倒的选择性舆论狂潮,利用“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等心理规律摧毁敌方当权者的意志,丧失自信和判断能力,不由自主接受自己的主张。不论是哪种情况,实现“用己方的软暴力劫持敌方当权者的思维”的要害条件是在敌方内部找到能替自己说话的人,即有“话语权”的“自己人”。而这种有话语权的人必然是文官或文人(“公知”)。

      打赏
      收藏文本
      27
      0
      2014/6/26 14:35:11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结论二:“猎鹰行动”成败的关键在于收买“被猎方”有话语权的人,即文官或文人(“公知”)。

      根据这两条结论,对抗“猎鹰行动”必须做到至少几条:

      第一,战略上设防——硬件上要设防,软件上更要设防,不仅必须对外来的大规模的硬暴力攻击设防,而且必须对外来干涉的大规模的软暴力攻击设防。只抓硬件设防不抓软件设防,结果必然防不胜防。面对事实存在的持续不断的外来大规模软暴力的攻击,必须组织起系统性大规模软暴力针锋相对以牙还牙,决不能依靠具体当权者的个人意志能力来抗衡外国的“猎鹰行动”。

      对中国人来说,最根本的软件设防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时代从来只有毛泽东牵着敌人鼻子走(比如,用“中苏论战+援越抗美”的谋略战使美国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不得不有求于毛泽东,不得不主动改善对华关系),从来没有中国人被外国人猎了鹰。抛弃了毛泽东思想,中国人就在思想战略上处于不设防的被动挨打地位,就注定抵御不了人家的“猎鹰”。

      第二,切断“猎鹰行动”的咽喉要道——外国势力与本国文官文人(“公知”)的勾结。切断了这种勾结,就杜绝了外国势力通过在本国制造大规模倾向性舆论狂潮劫持人们思维的能力,就卡断了“猎鹰行动”的必经之路。

      美国对中国搞“猎鹰”,中国能不能对美国也玩这一手?门都没有——你收买人家的文人媒体试试?保险吃不着羊肉还一身臊。人家早防了这一手,早就立了个“外国代理管理法”——只要从外国机构拿钱就是外国利益代理,就必须登记接受监督。媒体平时无事都要生非,动不动就大喊大叫“政治献金”、“干涉内政”、“左右舆论”,如今更是举国动员大张旗鼓指责“网罗攻击”——如此环境下如果想搞什么“猎鹰”是不是不自量力?这一切的实际效果是什么?想都别想在人家那里制造自己需要的倾向性舆论狂潮劫持人家的思维。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要对抗“猎鹰”就必须在这个方面“国际接轨”,也学人家的那些招,具体说就是制定“爱国法”——美国有“爱国法”,俄罗斯有“爱国法”,任何想生存的国家都有自己版本的“爱国法”,中国也不例外。

      “爱国法”必须有哪些内容?起码得规定爱国无罪,叛国有罪,严惩汉奸卖国贼,严禁鼓吹卖国、美化汉奸、污蔑丑化民族尊严民族文化的汉奸言论和文艺作品,保护反侵略爱国军人不受伤害侮辱,严禁污蔑反侵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否则严惩(比如以任何方式污蔑侮辱毛岸英、黄继光、邱少云等烈士的人都必须受到制裁)。

      另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必须有外国利益代理人的定义和登记监督管理规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言论自由”和“付费广告”及“煽动叛乱”严格区别开——拿别人的钱说别人要你说的话属于“付费广告”,不属于“言论自由”,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拿外国政府或组织的钱说外国政府或组织要你说的话的人属于外国机构代理人,必须登记接受监督,否则就是潜伏的间谍。如果涉及中国内政就属于非法行为,就必须受到惩罚。而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有基础性配套措施,如监督、记录一切从外国机构拿钱的人(不管直接还是间接)。这就需要一切官员和文人必须公开收入来源,凡有来自外国机构的收入必须按“外国利益代理人”登记,凡私人从外国机构拿钱的文人的非自然科学类文章讲话一概不属于“言论自由”,也不属于“学术论文”,只能属于“付费广告”。凡暗中从外国机构拿钱、在“言论自由”、“学术研究”的名义下说外国机构需要说的话、有碍中国利益的文人一概属于间谍。

      所有这些说到底就是一条:“把权力关进笼子”——把“普世公知”的“话语权”、“软权力”关进笼子。因为如今“普世公知”的“话语权”、“软权力”已经大得没边没沿了:工农说话是“民粹”,军人说爱国是“军人干政”、“人类公敌”,工农兵都不准说话,左派媒体全部取缔,左派网站全部封闭,整个中国只有他们有绝对话语权,爱说什么说什么,从“卖国有理”到“劣等民族”,从“腐败次优”到“特赦贪官”,从“假不一定劣”到“牺牲一代人”……就这样“普世公知”们还嫌自己权力不够大,还叫嚷“言论不自由”,还要到处夺权——陈有西公然叫嚣“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 ... 0180cab4&user=10420)——好嘛,真把自己当成“特殊材料做成的人”,不,“真命天子”,要黄袍加身当皇帝,开国登基自称“朕”了。可见他们所谓的“政改”“放权”实际就是“别人放权,他们夺权”、“共产党丢权,‘普世公知’篡权”。“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绝对软权力同样绝对腐败。不把“普世公知”的“话语权”、“软权力”关进笼子还得了?还怎么防止他们拿外国机构的钱在中国制造出出大规模倾向性舆论狂潮,不仅“猎鹰”,而且煽动叛乱搞政变?

      是非曲直很简单:中国要生存,必有“爱国法”;谁反对,谁必是国贼,对号入座,无须分说。

      如果就是不制定“爱国法”呢?也很简单:迟早要垮——有“爱国法”不一定不垮;但没有“爱国法”,国家早晚垮:连立法保护自己这个国家都不干,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是什么?不是包庇鼓励别人搞垮自己是什么?岂能招架外来大规模软暴力的颠覆?别说对抗“猎鹰”了,整个国家都保不住。

      长平之战时拿了秦国贿赂制造倾向性舆论狂潮导致廉颇被撤的赵国“公知”们后来下场如何?史书上虽无记载,但凭常识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四十万死亡将士的亲属岂能放过他们?如今相关的文艺作品无不给这些人安排了一个遭到极端清算的下场,实际情况可想而知。拿了贿赂帮秦国“猎鹰”除掉了李牧、导致赵国亡国的笔杆子郭开的下场倒是有记载:被人劫杀,死无葬身之地。这是可以想得到的结果:赵国亡国,邯郸被屠城,尝够了亡国之苦的赵人岂能放过郭开?秦桧交了狗屎运,生前逃过了惩罚,但老百姓放过他了吗?“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人在宋后少名桧,我在坟前愧姓秦”——这就是人民的审判。“普世公知”张鸣很怕“人民法庭”这几个字,特意加了个定语,叫“希特勒的人民法庭”,以为这样一来人民就不敢有法庭了。其实希特勒搞的假“人民法庭”跟人民群众在无政府状态下自发组织起来行侠仗义惩恶扬善替天行道清算国贼根本不是一回事。“臭秦桧永远跪”就是“人民法庭”的最终判决,没有期限,谁翻案都没用。历史证明,拿了贿赂替外国“猎鹰”导致国家灭亡的文人“公知”决不会有好下场,必受人民法庭的审判清算。过去如此,今后同样如此,今天充当美国“猎鹰计划”特别行动队队员的“普世公知”也决不会例外——就算他们得逞搞垮了中国,之后呢?“鹰派军人”固然没有好下场,助纣为虐充当“猎鹰计划”特别行动队队员的“普世公知”们也决不会有好果子吃——这帮“公知”个个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啥事干不成还谁都瞧不起,整天到处骂人,到处坈蒙拐骗,最擅长给自己制造敌人。他们如此围剿侮辱爱国军人,可见根本没打算跟军队搞好关系,也就是说没打算依靠这支军队。而凭他们的本事又毫无凝聚力,根本不可能另外组织起一支军队。这意味着他们不可能组织起一个政府——搞垮中国,却组织不起政府,其结果只能是无政府状态:天下大乱、军阀混战、土匪黑社会横行,老百姓水深火热。到了那个时候,“普世公知”如今许下的一切天花乱坠弥天大谎将全部彻底破产,老百姓不可能不对他们恨之入骨,不可能不找他们算帐。而洋大人只会把他们当狗用,不会把他们当爹供;一旦达到了目的,他们的利用价值立即完蛋,立刻会被洋大人一脚踢开。那时他们不成丧家之犬过街老鼠才怪,不遭到人民法庭的审判才怪。人民法庭没有律师,任何“法律党”也救不了驾。今天替人“猎鹰”者,明天必被当狗猎。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2014/6/26 14:35:4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非常担心,这些普世公知都是具有煽动性的人物,它们可都是大学教授,有的还是校长院长,教授可是要培养学生的啊。这些公知培养的很多学生毕业后可是又要教学生的,教些什么内容谁知道。建议在全国开展严打普世公知行动。

      2016/10/13 17:00:58
      左箭头-小图标

      太祖说了 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支持

      2014/8/20 14:05:25
      左箭头-小图标

      结论二:“猎鹰行动”成败的关键在于收买“被猎方”有话语权的人,即文官或文人(“公知”)。

      根据这两条结论,对抗“猎鹰行动”必须做到至少几条:

      第一,战略上设防——硬件上要设防,软件上更要设防,不仅必须对外来的大规模的硬暴力攻击设防,而且必须对外来干涉的大规模的软暴力攻击设防。只抓硬件设防不抓软件设防,结果必然防不胜防。面对事实存在的持续不断的外来大规模软暴力的攻击,必须组织起系统性大规模软暴力针锋相对以牙还牙,决不能依靠具体当权者的个人意志能力来抗衡外国的“猎鹰行动”。

      对中国人来说,最根本的软件设防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时代从来只有毛泽东牵着敌人鼻子走(比如,用“中苏论战+援越抗美”的谋略战使美国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不得不有求于毛泽东,不得不主动改善对华关系),从来没有中国人被外国人猎了鹰。抛弃了毛泽东思想,中国人就在思想战略上处于不设防的被动挨打地位,就注定抵御不了人家的“猎鹰”。

      第二,切断“猎鹰行动”的咽喉要道——外国势力与本国文官文人(“公知”)的勾结。切断了这种勾结,就杜绝了外国势力通过在本国制造大规模倾向性舆论狂潮劫持人们思维的能力,就卡断了“猎鹰行动”的必经之路。

      美国对中国搞“猎鹰”,中国能不能对美国也玩这一手?门都没有——你收买人家的文人媒体试试?保险吃不着羊肉还一身臊。人家早防了这一手,早就立了个“外国代理管理法”——只要从外国机构拿钱就是外国利益代理,就必须登记接受监督。媒体平时无事都要生非,动不动就大喊大叫“政治献金”、“干涉内政”、“左右舆论”,如今更是举国动员大张旗鼓指责“网罗攻击”——如此环境下如果想搞什么“猎鹰”是不是不自量力?这一切的实际效果是什么?想都别想在人家那里制造自己需要的倾向性舆论狂潮劫持人家的思维。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要对抗“猎鹰”就必须在这个方面“国际接轨”,也学人家的那些招,具体说就是制定“爱国法”——美国有“爱国法”,俄罗斯有“爱国法”,任何想生存的国家都有自己版本的“爱国法”,中国也不例外。

      “爱国法”必须有哪些内容?起码得规定爱国无罪,叛国有罪,严惩汉奸卖国贼,严禁鼓吹卖国、美化汉奸、污蔑丑化民族尊严民族文化的汉奸言论和文艺作品,保护反侵略爱国军人不受伤害侮辱,严禁污蔑反侵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否则严惩(比如以任何方式污蔑侮辱毛岸英、黄继光、邱少云等烈士的人都必须受到制裁)。

      另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必须有外国利益代理人的定义和登记监督管理规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言论自由”和“付费广告”及“煽动叛乱”严格区别开——拿别人的钱说别人要你说的话属于“付费广告”,不属于“言论自由”,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拿外国政府或组织的钱说外国政府或组织要你说的话的人属于外国机构代理人,必须登记接受监督,否则就是潜伏的间谍。如果涉及中国内政就属于非法行为,就必须受到惩罚。而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有基础性配套措施,如监督、记录一切从外国机构拿钱的人(不管直接还是间接)。这就需要一切官员和文人必须公开收入来源,凡有来自外国机构的收入必须按“外国利益代理人”登记,凡私人从外国机构拿钱的文人的非自然科学类文章讲话一概不属于“言论自由”,也不属于“学术论文”,只能属于“付费广告”。凡暗中从外国机构拿钱、在“言论自由”、“学术研究”的名义下说外国机构需要说的话、有碍中国利益的文人一概属于间谍。

      所有这些说到底就是一条:“把权力关进笼子”——把“普世公知”的“话语权”、“软权力”关进笼子。因为如今“普世公知”的“话语权”、“软权力”已经大得没边没沿了:工农说话是“民粹”,军人说爱国是“军人干政”、“人类公敌”,工农兵都不准说话,左派媒体全部取缔,左派网站全部封闭,整个中国只有他们有绝对话语权,爱说什么说什么,从“卖国有理”到“劣等民族”,从“腐败次优”到“特赦贪官”,从“假不一定劣”到“牺牲一代人”……就这样“普世公知”们还嫌自己权力不够大,还叫嚷“言论不自由”,还要到处夺权——陈有西公然叫嚣“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 ... 0180cab4&user=10420)——好嘛,真把自己当成“特殊材料做成的人”,不,“真命天子”,要黄袍加身当皇帝,开国登基自称“朕”了。可见他们所谓的“政改”“放权”实际就是“别人放权,他们夺权”、“共产党丢权,‘普世公知’篡权”。“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绝对软权力同样绝对腐败。不把“普世公知”的“话语权”、“软权力”关进笼子还得了?还怎么防止他们拿外国机构的钱在中国制造出出大规模倾向性舆论狂潮,不仅“猎鹰”,而且煽动叛乱搞政变?

      是非曲直很简单:中国要生存,必有“爱国法”;谁反对,谁必是国贼,对号入座,无须分说。

      如果就是不制定“爱国法”呢?也很简单:迟早要垮——有“爱国法”不一定不垮;但没有“爱国法”,国家早晚垮:连立法保护自己这个国家都不干,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是什么?不是包庇鼓励别人搞垮自己是什么?岂能招架外来大规模软暴力的颠覆?别说对抗“猎鹰”了,整个国家都保不住。

      长平之战时拿了秦国贿赂制造倾向性舆论狂潮导致廉颇被撤的赵国“公知”们后来下场如何?史书上虽无记载,但凭常识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四十万死亡将士的亲属岂能放过他们?如今相关的文艺作品无不给这些人安排了一个遭到极端清算的下场,实际情况可想而知。拿了贿赂帮秦国“猎鹰”除掉了李牧、导致赵国亡国的笔杆子郭开的下场倒是有记载:被人劫杀,死无葬身之地。这是可以想得到的结果:赵国亡国,邯郸被屠城,尝够了亡国之苦的赵人岂能放过郭开?秦桧交了狗屎运,生前逃过了惩罚,但老百姓放过他了吗?“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人在宋后少名桧,我在坟前愧姓秦”——这就是人民的审判。“普世公知”张鸣很怕“人民法庭”这几个字,特意加了个定语,叫“希特勒的人民法庭”,以为这样一来人民就不敢有法庭了。其实希特勒搞的假“人民法庭”跟人民群众在无政府状态下自发组织起来行侠仗义惩恶扬善替天行道清算国贼根本不是一回事。“臭秦桧永远跪”就是“人民法庭”的最终判决,没有期限,谁翻案都没用。历史证明,拿了贿赂替外国“猎鹰”导致国家灭亡的文人“公知”决不会有好下场,必受人民法庭的审判清算。过去如此,今后同样如此,今天充当美国“猎鹰计划”特别行动队队员的“普世公知”也决不会例外——就算他们得逞搞垮了中国,之后呢?“鹰派军人”固然没有好下场,助纣为虐充当“猎鹰计划”特别行动队队员的“普世公知”们也决不会有好果子吃——这帮“公知”个个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啥事干不成还谁都瞧不起,整天到处骂人,到处坈蒙拐骗,最擅长给自己制造敌人。他们如此围剿侮辱爱国军人,可见根本没打算跟军队搞好关系,也就是说没打算依靠这支军队。而凭他们的本事又毫无凝聚力,根本不可能另外组织起一支军队。这意味着他们不可能组织起一个政府——搞垮中国,却组织不起政府,其结果只能是无政府状态:天下大乱、军阀混战、土匪黑社会横行,老百姓水深火热。到了那个时候,“普世公知”如今许下的一切天花乱坠弥天大谎将全部彻底破产,老百姓不可能不对他们恨之入骨,不可能不找他们算帐。而洋大人只会把他们当狗用,不会把他们当爹供;一旦达到了目的,他们的利用价值立即完蛋,立刻会被洋大人一脚踢开。那时他们不成丧家之犬过街老鼠才怪,不遭到人民法庭的审判才怪。人民法庭没有律师,任何“法律党”也救不了驾。今天替人“猎鹰”者,明天必被当狗猎。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2014/6/26 14:35: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猎鹰计划”在行动(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