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不接受日“神风”申遗 世界记忆遗产变了味道 不可思议

共 19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日:不接受日“神风”申遗 世界记忆遗产变了味道 不可思议

第一次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的时候,那里整体的氛围让笔者感到失望和沮丧。就好像根本不是世界遗产热的大本营一般,完全没有生机和活力。

究其原因,则是因为财政困难。3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同意巴勒斯坦成为加盟国,美国对此强烈反对并宣布将停止提供资金。对于偏袒以色列的美国来说,将巴勒斯坦看成是一个国家这件事本身就不可原谅。

此前,美国每年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缴纳的会费约占该组织预算的22%。被美国切断资金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以说是立刻穷困窘迫起来。新事业被冻结,大到出差费用,小到办公用纸,各项花销均严令节约。不断有人跳槽离职。

然而,笔者到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不是为了听职员们发牢骚。此行目的是为了就日本候选名单的世界记忆遗产(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进行采访。

按照规定,每个国家每次只能申请两项遗产列入名录,而日本此次却提交了《全国水平社创立宣言和相关资料》(奈良人权文化财团等)、《来自知览的信件 神风特攻队遗书》(鹿儿岛县南九州市)、《西伯利亚被拘日本人的归国记录》(京都府舞鹤市)和《东寺百合文书》(日本政府)4项,因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求日本自行将申请项目减少至2项。日本最终提交了《西伯利亚被拘日本人的归国记录》和《东寺百合文书》。

这4项中,笔者十分关注《神风特攻队遗书》。如果就此申遗是为了美化鲁莽进攻敌军舰艇的行为,那么笔者也无法苟同。但是这些是被卷入战争狂潮,最终被迫死于海上的年轻人所留下的遗书,应该在国外被世代传读下去。

据负责申请的南九州市知览特攻平和会馆管理负责人桑代睦雄(53岁)称,神风特攻队在海外多被认为是自杀式恐怖主义的最初形态。所以在申请书中并未使用“神风”一词,且“大死一番”(舍身赴死)、“七生轟沈”(七生报国,击沉敌船)等誓死诀别的遗书也被排除在外。

申遗所提交的是写给父母、恋人以及年幼子女的333封日记和遗书。这些在极限状况下完成的日记和遗书,其语言明畅读来令人感触颇深。

尽管如此,中国和韩国却完全没有了解到知览市的这种细心考虑,单方面对日本进行大肆批判。“(日本)是不是打算赞扬疯狂信徒般的神风特攻队”,“这是企图美化纳粹那段战争历史。决不能列入名录”。

那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实际审查中,究竟会如何考虑来自周边国的批判呢?

对于笔者单刀直入的提问,世界记忆遗产负责人拉德伊科夫(音译,BoyanRadoykov)也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周边国家的评论和批判完全不会产生影响。判断依据为是否具有世界性的重要价值,以及能否被永久保存。审查并不是利益冲突国之间的互相争执”。据悉,14名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组成的国际咨询委员会对申请文件进行斟酌和讨论。

世界记忆遗产分为正面和负面两种。纳粹大屠杀已经被登录为负面的世界记忆遗产。虽然在决定之后,其他国家提出了异议,但是经国际咨询委员会再次讨论后判定“没有问题”。

令人吃惊的是中国申请的2项世界记忆遗产,分别是南京大屠杀档案和慰安妇档案。笔者曾听闻韩国正在讨论为慰安妇档案申遗,但是此次中国的申请则出乎预料。

与让申请自己国家的正面世界记忆遗产相比,现在的中国选择优先让世界看到战败国日本的负面遗产。其实,这次更希望中国申请甲骨文或者焚书坑儒等跟日本没什么关系的遗产。笔者对于中国的做法不知所措,拉德伊科夫则以一种鼓励的语气说道:“归根结底,世界记忆遗产根本就不是给史料价值分优劣,也不是国与国争论历史的地方。”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被称为“世界的记忆”,与世界遗产和世界无形文化遗产是不同的项目。在人员配置上也有着鲜明的对比,世界遗产有65名工作人员,世界无形文化遗产为19人,而世界记忆遗产仅4人。

拉德伊科夫表示,“虽然没完没了地加班,但是大家的士气很高。我们想将现在的仅301项遗产慢慢增加至1万项”。已登录的世界记忆遗产中,德国17项、韩国11项以及中国9项。缴纳会费已跃居首位的日本在申请世界记忆遗产一事上却非常低调,登录的遗产也只有3项,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朝日新闻特别编辑委员 山中季广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4/6/22 15:47:0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申请成功, 就是打了美国干爹的脸, 美国干爹怎么可能同意

      2014/6/22 16:06: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不接受日“神风”申遗 世界记忆遗产变了味道 不可思议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