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1187年的哈丁战役

共 164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3084296
  • 工分:4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187年的哈丁战役

1187年7月4日发生的哈丁战役,阿尤布王朝君主萨拉丁大胜基督军,俘虏了耶路撒冷国王居伊和他的弟弟阿马里克、沙蒂永的雷纳尔德(后被处死)、托伦(Toron )的汉弗雷、圣殿骑士团团长杰勒德·德·罗德福特,另外医院骑士团团长罗杰·德·莫林斯、阿克主教战死,基督部队作战时向来携带的圣物真十字架被穆斯林缴获。同时由于耶路撒冷大部分城堡的军队都已被抽调去组成拉丁大军,哈丁之战的胜利使萨拉丁得以轻而易举地荡平这些城堡。少数几个进行了抵抗的城堡萨拉丁用释放重要战俘的方式来换取,如用居伊和杰勒德·德·罗德福特换取了阿什凯隆,耶路撒冷在1187年10月宣布投降,只有极少数城堡(如克拉克骑士堡)坚守了一年以上。哈丁之战的胜利是伊斯兰教对基督教的胜利,十字军丢掉了耶路撒冷以及内陆的战略要地叙利亚和巴勒斯坦,教皇也失去了对十字军的控制,以后十字军运动的宗教色彩越来越淡。

1185年,当萨拉丁开始最后完成其征服大业、鲍德温四世病入膏肓之际,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三世被推为摄政王。同年,曾经带领军队取得蒙吉萨战役大胜的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去世,鲍德温四世的外甥,即其姐姐西比拉之子继位成为耶路撒冷国王,即鲍德温五世。雷蒙德在宫廷要臣对他颇有敌意的情况下继续摄政,一年之后,鲍德温五世夭亡。西比拉和她改嫁的丈夫居伊双双举行了加冕典礼,居伊成为耶路撒冷国王。

与此同时,萨拉丁怀着极大兴趣注视着耶路撒冷王权争斗事态的发展,尽管他知道拉丁王国内部严重分裂,现在正是他推波助澜、搅乱该国的大好时机,但他仍然恪守和约。不料沙蒂永的雷纳尔德却为他找到了开战的理由。1187年初,雷纳尔德向一支由开罗到大马士革的商队进行了第三次掳掠性的袭击,将护送商队的军人或打死、或生俘,把大批掠夺品运进城堡。萨拉丁强烈要求赔偿损失和释放战俘,但遭到雷纳尔德的拒绝;萨拉丁又向居伊交涉,居伊大为吃惊,责令雷纳尔德照办。雷纳尔德再次拒绝,竟然声称自己是独立的国家,与萨拉丁根本没有和约,萨拉丁立即宣布讨伐,此时战争已不可避免。

1187年6月底居伊下达总动员令,在阿卡集结的基督军大概有1200名骑士、1万名骑兵,2000名图尔科波里人骑兵。“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两个“军事教团”各自集合起400名骑士,同时这也大大削弱了城堡的防护力量。同时萨拉丁从豪兰、阿勒颇和帝国其他地域调集了人马,甚至伊兹丁也从摩苏尔给他派来一支强大的分遣队。萨拉丁兵力超过了法兰克人,总共多达2万人。大部分士兵骑着体型小而速度快的乡间马,其武器主要是弓箭。还有相当数量的铠甲骑手,他们象土耳其的骑士那样,用剑和矛作战。

7月2日夜间,基督军一方作出了进军的决定,这对耶路撒冷王国的前途有决定性意义。雷蒙德曾力主留在萨富里雅,他的这一主张最初也为众人所接受,但后来居伊在雷纳尔德和杰勒德·德·罗德福特的极力劝说下决定放弃此方案。会议把雷蒙德的忠告斥责为叛徒的奸计,认为拒绝战斗必将使大家蒙受耻辱,很多骑士对这个最后决定感到遗憾,他们恳请居伊重新考虑,但这一次居伊坚定不移。出于忠诚,众人最终服从了决定。

7月3日清晨,在手捧“真十字架”的阿克主教的陪同下,这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基督军队向太巴列进发,雷蒙德率部走在前面,国王和“真十字架”居中,“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殿后。那是个热不堪言的一天,基督徒军队在到达太巴列之前必须通过一片高原,而这片高原无边无际、干旱荒芜,滴水不见。很快,人员(其中有些身着沉重的盔甲)和马匹便干渴难忍。他们刚走了大约7英里,萨拉丁的轻骑兵就发起进攻,利箭扑面射来。从那时起,虽然居伊的士兵在嘴唇干裂结起厚痂、舌头干得象皮条的情况下进行了拼死的抵抗,但萨拉丁的部队轮番攻击,始终保持着强大的压力。居伊的后卫部队所受压力太大,开始与中央脱节,于是杰勒德·德·罗德福特请国王下令停止前进。主力部队此时已行进到一个名叫马里斯卡尔西亚的废弃小村庄,这个小村庄差不多在萨富里雅和太巴列的正中间。向东几英里有一条山脉,高达1100英尺,其间有三个隘口,沿着陡跌的地势通往低于海平面600多英尺的太巴列。山脉的北端有两个突出向外的山崖,称作“哈丁角”,屏护着下面约600英尺的同名村庄。雷蒙德伯爵及前卫部队用力赶到大军前面,或许已经看到了太巴列山上萨拉丁人马的部署情况。不管怎样,他派人向后面送了一封信,力劝居伊加速前行,于夜幕降临之前赶到有水的地方。但居伊觉得人困马乏,便下令原地宿营。那个夜晚,伤员们不断地叫喊着要水喝,可是没有一滴水来湿润一下舌头,整个夜晚,穆斯林人的巡逻队在周围游荡,高声赞颂真主把基督教徒送到了他们的手心。

7月4日晨,居伊的大军按原次序出发,穿过卢西亚,打算在哈丁旁边的北山口实施突破。开始时先头部队取得一些进展,穆斯林人让出了某些地段。战斗在哈丁角的正南方进行,萨拉丁把部队摆成一个月牙形,两翼前突、中央后缩,这样很快就能对基督军形成严密的包围之势。穆斯林人精神抖擞,士气高昂,远非基督军可比,并且始终有一支载有大量箭矢和其它武器的骆驼队处于待命状态。基督军的重骑兵有步兵弓箭手的保护,而弓箭手又有厚厚的软铠甲保护着,弓箭手的任务是当骑士出击时把队伍展开,骑士回归时再把队伍收拢起来。穆斯林骑手的任务是骚扰居伊的侧翼和后卫,准备敌进我退,敌退我追。但是基督教徒士气低落根本谈不上使用什么战术,在战斗开始后不久,他们离开大路,爬上就近的一座小山,就再也不想动了,无论国王怎样央求也毫无用处。不久,穆斯林军来了,很多基督徒沦为俘虏,但更多的人死在地上,他们的舌头都肿胀着伸在外面。骑士失去步兵便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在这种规模的战斗中很难取胜。居伊意识到局势的危险性,便以“真十字架”为中心,将人马组成密集的方阵。他们在力量非常悬殊的情况下英勇奋战。但突然他们又被滚滚浓烟包围,因为撒拉丁已下令将野草点燃,以便进一步扰乱。居伊将哈丁山坡作为最后的立足点。在这里,约有200名骑士聚集在国王周围殊死搏斗,直到最后萨拉丁下令停止屠杀。基督教徒的骑兵几乎全军覆没,阿卡主教阵亡,“真十字架”落到了穆斯林手中。战斗即将结束时,雷蒙德伯爵可能是奉命、也可能是自作主张率领伊贝林的巴利安、西顿的雷金纳德和其他几个人孤注一掷,拼死冲出重围。他们眼见大势已去,只好逃离战场,寻个安全之地。

战役结束后,基督军的战俘被集中起来,萨拉丁对那些幸存的基督徒作了大致公正的处理。他对国王居伊相当仁慈,对其他骑士也宽宏大量,除沙蒂永的之外全部释放,萨拉丁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亲手将雷纳尔德处死。下层军官、军士和骑兵的遭遇则不太好。他们大部分沦为奴隶。“军事教团”的下场最掺,萨拉丁把他们视为最坏的人,是对其信仰的威胁,他们之中至少有200人被残酷地用剑挑死。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4/6/17 13:22:1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不得不说,《帝国时代2》真的是一部游戏中的经典之作;不得不说,伟大的萨拉丁是一位真正富有骑士精神的君王;不得不说,沙底隆的雷诺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脑残,给欧洲骑士丢脸;不得不说,《天国王朝》有些地方拍的还是可圈可点的。

      2014/6/23 20:10:1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fdjl2003
      阿拉伯世界自萨拉丁以后就再没出现过政治家
      如果没有这场战役,那世界可能就已经改变了。没有这次战役,那耶路撒冷就不会丢失了,那就没有了之后的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整的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中,“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法国国王奥古斯都腓力二世和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一世都有参加,而且腓特烈一世还挂了。

      2014/6/19 16:26:34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961275
      • 工分:52974
      左箭头-小图标

      阿拉伯世界自萨拉丁以后就再没出现过政治家

      2014/6/18 8:16:2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1187年的哈丁战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