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釣魚臺列嶼主權問題日本观点

共 32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302715
  • 工分:1833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釣魚臺列嶼主權問題日本观点

概论 [ 编辑 ]

日本政府認為在甲午戰爭開始後,即日本簽訂《馬關條約》三個月前(1895年1月),經過日本政府的多次实地考察,慎重确认该地不单是无人岛,而且也没有清朝统治所及的迹象后,才定義釣魚岛為無主地,並基於無主地 先占的法理在1895年將其劃歸沖繩縣[109] [11]。因此在历史地理上,钓鱼岛群岛是构成日本南西诸岛的一部分,而不是包含在《马关条约》中得自于中国清朝割让的領土,所以钓鱼岛群岛不在日本根据《旧金山和约》必须放弃的领土之内,而是根据该和约第3条作为南西诸岛的一部分置于美国的行政管理之下。此外日本是依据国际法“先占”原则行事,并通过民间实现了有效统治。[11] [110]就中國主張依沖繩海溝為中日两国界线的主張,日本认为海沟在两国间的大陆边的延伸上仅是偶然的凹陷,日本200海里的大陆架权利不受影响,主张中间线原则,不予考虑冲绳海沟因素。[63]

就兩岸政府指《馬關條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廢除,因此釣魚臺應該歸還中國的說法,日本認為:

即使假設釣魚岛是清朝的固有領土而非「無主土地」,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日本控制釣魚岛從1895年-1971年間也從來没有反對日本的主權,1920年中華民國駐日本領事在政府公文書感謝狀裡更承認釣魚岛是「沖繩縣八重山郡尖閣列島」。[11]

再者,就算《馬關條約》中割讓者包括釣魚岛,但釣魚岛根據《舊金山和平條約》第三條交由美國管治;二戰後日本成為戰敗國,而中華民國為戰勝國,但兩岸1945年-1969年間不少官方刊物也記釣鱼岛為日本領地,所以即使如此也可視為領土轉讓,況且《馬關條約》中並未詳細名列釣魚岛[11]。

而对两岸政府指中国自明朝开始对钓鱼台进行实际统治,日本方面认为:

神戶大学教授芹田健太郎指出臺灣的歷史和有關事蹟在《明史》中被列在「外国列传」的章節中,因此如果中國主張釣魚臺是台灣附屬群島一部分的話,就沒可能在明朝時實施有效統治[111]。

1461年,明朝的「大明一統志」中列明其領土為「(自福州府治)東至海岸一百九十里(即約100公里)」,表明領土至大陸海岸為止,釣魚島遠在界外[112]。

1534年陳侃的冊封船,由入貢的琉球人作嚮導並操船,陳侃對此欣喜異常[113],是為「陳侃三喜」。該船最早記載到釣魚嶼,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114];此外陳侃編寫的《使琉球录》中提及“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程。夷船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后。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顯示琉球人对島嶼也相当熟悉,因为琉球人的船仅仅是速度较慢,但和陈侃的船走的是同一航道,而“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表明到了古米山,才进入琉球国界,但并没有钓鱼列岛属于中国的字眼[115]。

1561年,明朝使臣郭汝霖奏疏[116]云:「嘉靖四十年夏五月二十八日始得開洋,行至閏五月三日,渉琉球境。界地名赤嶼。」[117]。郭汝霖《重編使琉球録》則記載閏五月六日午刻尚未到達姑米山。那麼姑米山和赤嶼之間的中間線應在閏五月五日到達,而閏五月三日的「琉球境」既不是姑米山,也不是兩島的中間線,只能從赤嶼本身開始,汪楫《觀海集》等多種史料表明明清兩國東端至大陸海岸或馬祖列島為止,中間的釣魚嶼是無主地,因此以赤嶼為明朝領土東端的説法不通[118]。

台湾岛第一次建立起汉人的政权是1661年的郑成功,正式并入中国版图是在1683年。雍正帝在关于台湾问题上说过: “台灣地方,自古未屬中國,皇考(康熙皇帝)聖略神威,拓入版圖” [119],所以在陈侃出使琉球的时候,位于中国和琉球之间的台湾就是一个无主地[115]。

对于两岸政府指钓鱼台是台湾附属群岛一部分,日本方面认为:

縱使1561年《籌海圖編》記載中國曾將釣魚臺列入《沿海山沙圖》[24],但當中亦包括當時不為中國所控制的台灣雞籠山。

国民政府和日本签订的《中日和约》中承认了《旧金山和约》的第二条内容,即台湾属日本归还中国的领土之列,不過在清政府第一任巡臺御史黄叔璥《台海使搓录—武备志》一篇中介绍了从北到南介绍台湾各个地区的驻军情况之后,作者加上一句:“山后大洋北,有山名钓鱼台,可泊大船十余”,因此中方认为这表明了钓鱼岛是台湾的一部分,但他质疑钓鱼台并不是指钓鱼岛,因为这个“山”既可指台湾,也可指前文出现过,在台湾东南部分的凤山。同時書中是按照从北到南的顺序描述,在介绍完最南的凤山之后突然跳回北面说钓鱼岛不符合逻辑,加上这句话并不出现在描述台湾辖境的“封域”部分出现,而是在“武备”的部分出现,句子也只是以说明一些历史记载的“附考”部分中记载,没有在正文之中出现,“附考”只能说明钓鱼岛“曾经”在台湾武备区域之内,但在明朝時中国也曾把并不属中国的土地列入武备区,所以列入武备区并不等于在行政上有从属关系;而且在附录的台湾地图中也没有钓鱼台[115]。

《大清一统志》中,钓鱼岛不在台湾的范围之中,亦没有任何關於釣魚島的记录;1878年台湾兵备道夏献纶审定的《全臺前後山輿圖》其中并没有包括钓鱼岛;1892年刊行的《臺灣地輿全圖》也没有钓鱼岛;而在1899年台灣總督府民政部文書課發行的台灣總督府第一統計書已以彭佳屿(アギンコート,Agincourt)列为台湾极北[120],但钓鱼岛位置比彭佳屿更北,直至1944年台湾府出版的第四十六统计书,台湾极北仍然是彭佳屿[121],而中華民國(臺灣)目前釣魚島行政上劃分的宜兰县属岛中没有钓鱼岛,1971年出版的第三十期《台湾省统计要览》也繼續标示彭佳屿是台湾的最北端[115],直至1972年臺灣政府宣布擁有釣魚台列嶼主權後才於該年出版的《臺灣省統計要覽第三十一期》將黃尾屿列為極北[122]。

兩岸政府指日本未曾對外公開發表過對釣魚台擁有主權,因此不符合國際法,不過日本方面則認為:

在1919年冬天,古賀善次和石垣村長豐川善佐等人營救遭遇暴風雨擱淺的福建惠安漁船,翌年5月民國政府駐長崎領事馮冕代表政府致贈的感謝狀清楚寫明海難發生場所是「日本帝國沖繩縣八重山郡尖閣列島」[123]。而兩岸政府以「發現即領有」為由主張主權,但國際法認為比起中古時期的歷史文獻,較近時期在爭端領土上行使行政、司法或立法等國家行為的證據更重要[124],例如1928年的美荷帕爾馬斯島案、1953年的英法海峽群島案 、2002年的印尼 馬來西亞 利吉丹島案、2008年的「新加坡馬來西亞白礁島案」等,確立了擱下中古歷史文獻、著重近期控制、研判對方在關鍵日期前有否即時回應等一系列原則[125],而日本已在1895年開始對島嶼進行實際控制[126] [11],且由古賀進行实际的治理和开发,因此如果中国在这40年间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並行使过主权,那么就应该知道日本在钓鱼岛上的活动,不過事實卻不然[115]。

美國托管琉球群島,根據《第27號令》也因而托管了釣魚台,但战胜国领土不會被另外一个战胜国托管的,战胜国中國对此更从1895年開始长达76年的历史中都一直没有异议,由此推論出当时中国并没有把钓鱼岛视为其一部分[115]。

幕府时代 [ 编辑 ]

1534年,陳侃的冊封船,由入貢的琉球人作嚮導並操船,陳侃對此欣喜異常,是為「陳侃三喜」。該船最早記載到釣魚嶼,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 16世紀下半葉的《順風相送》云「收入長崎港,有佛郎蕃住此」,長崎開埠於1570年,可知該書成於1570年以後,並非成於1403年[127]。且《順風相送》中「釣魚嶼」記載在琉球人特有的針路上,可知釣魚嶼屬於琉球文化圏[128],顯示琉球人很可能比中國人更早發見並命名釣魚嶼[114]。《順風相送》原寫本(藏於牛津大學)將上半西洋部分與下半東洋部分分隔開來,西洋部分記載海水深淺凡一百數十處,東洋部分則只有三處,編輯方法迥異,且卷前附記只載及西洋航線,可知該書原始形態單獨以西洋部分成書於1403年,下半東洋部分則另成書於1570年以後,是後來附加的。下半部分末尾纔載及釣魚嶼航線,應與1403年全不相干[129]。

1616年,《湘西紀行》、《東西洋考》、《盟鷗堂集》記載日本派往台湾的使者明石道友在福建沿岸的東湧島(今馬祖列島最東端東引島,距大陸40多公里)停泊時,對明朝的偵察員表示自己「不入大明境界也」。由於明石在出發前已收到長崎官員「國王嚴禁,不許輙犯天朝一草一粒」命令,可知當時日本方面認為東湧島以東的釣魚台航線並未受明朝統治,屬公海中的一個無主地[130]。長崎純心大学石井教授根據《湘西紀行》、《東西洋考》和《盟鷗堂集》,製作了一幅1616年時的領海圖,當中他認為綠色部分屬明朝海防區域,白色屬琉球國擁有,而釣魚台列嶼則位於藍色部分,均屬公海中的無主之地。[131]

1617年8月1日,明實錄云:「浙境乃天朝之首藩也。迄南而為臺山,為礵山,為東湧,為烏坵,為彭湖,為彭山,皆我閩門庭之内,豈容汝涉一跡。此外溟渤,華夷所共,窮兵芟薙,漢過不先。」可知從東湧開始向東的釣魚嶼航線都在明朝海防之外,位於中國大陸330多公里外的釣魚島理所當然是無主地[132]。

約1635年左右,在日本未施行海禁政策以前,長崎至呂宋間有朱印船航線,其記載見《寛文航海書》(藏於國立民俗學博物館,佐倉市),内有一條云:「自Reyes島向西南偏南航行,可到達與那國島。」Reyes島即釣魚列嶼,位於日本長崎和琉球與那國島中間,是南北航線上的一島,與東西航線西端的明朝並不相干[133]。

1662年,張學禮自福州開洋後第二天,記載云「有白水一線,橫亙南北。舟子曰:過分水洋矣。此天之所以界中外者」(見使琉球記)中外分水處離福州不遠,清國海域至此為止,釣魚嶼遠在清國界外[134]。

1683年,汪楫“观海集”云:「。过东沙山,是闽山尽处」闽山是福建省的陆地东沙山是现今马祖列岛中的一岛。汪楫東渡,時當澎湖海戰,臺灣未入版圖,更未建省,福建盡了,只有藩屬國及無主地,可知汪楫所認為航路上的清國東界是臺灣海峽的東沙山,而釣魚島及「中外之界」都遙在清國界外[135]。且中外原義是內外,此指琉球的內外,有三點為證,第一中外界在赤嶼之東不遠,大約與歷代史料的琉球西界相一致,可推測是琉球界,非清國界,第二歷代使錄多有提及琉球道教風水觀念如「案山」「鎮山」等,汪楫所聽到的「郊」正是道教地理術語。第三徐葆光詩句有曰「中山大宅居中央」,也是風水觀念,以琉球為中[136]。另外,就中國視「中琉界溝」為「中外之界」一說,有學者指出「中外之界」的界定方法按汪楫《使琉球錄》所說「中外之界也。界於何辨?曰:懸揣耳。然頃者恰當其處,非臆度也」,只是「懸揣」而來,且回答之人可能是一個琉球人,這些封貢資料與《國際法》中「必須在一個合理期間內通過對所發現土地的有效佔領」的概念完全無關[137]。

1722年,《臺海使槎録》卷二<武備>云:「山後大洋,北有山,名釣魚臺,可泊大船十餘。崇爻之薛坡蘭,可進杉板。」原書的上文還説兵船可巡哨之所只有臺灣西岸七大灣口而已,其餘西岸的衆多小灣口無法巡哨,只通杉板船及罟仔船(地曳網漁船)、小漁船。須注意這是哨,亦即巡邏,竝不駐軍。臺灣的海防是福建的延伸,福建海防制度自上至下依次是寨、遊、汛。汛即哨,哨地沒有常駐軍,只是按季巡哨而已。連西岸七大灣口都只哨不駐,況其餘衆小灣口,並非哨地。而東岸海外的釣魚臺及薛坡蘭更附其下。釣魚臺邊十艘大船都可以停泊,該是個重要灣口,何以不言哨,亦不與可哨七灣竝列呢。顯然該島竝非清軍「哨」地,而是另有訊息來源,僅鈔附在末而已。且同條的崇爻及薛坡蘭,即今花蓮,在當時是清國界外,可知此條所載不全是清國領土[138]。

1743年編纂的地理書《大清一統志》第335卷中,台灣府東北端是「鷄籠城」(現基隆市),在書中收錄的「台灣府圖」中,尖閣群島不是台灣附屬島嶼。[139] [140]

1743年、清國署理福建巡撫周學健奏疏記錄了同年五月琉球國官船出國後,護送至馬祖列島(中國第一歴史档案館「中琉歴史關係档案」)。符合乾隆「清朝通典」卷六十及「大清會典」卷五十六將朝貢使「送出邊境」、「伴送出境」的規定。釣魚嶼還在三百公里之遙[141]。

1786年(天明 6年)林子平所著的《三國通覽圖說》的附圖「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嶋之圖」[89]釣魚島各島嶼和台灣不同顏色,釣魚列島為粉紅色,台灣為黃色,否定了中國政府「釣魚島為台灣附屬島嶼」的官方見解,而且台灣島中記載台灣縣、鳳山縣、諸羅縣,明確屬於清國福建省領土,卻繪上和中國大陸不同顏色,本身就是錯誤的[142]。濱川今日子指出圖說中的台灣附近劃界法僅是林子平個人的認識[143],而《三国通览图说》当时更被日本政府列為禁书[144],所以學者認為不能經其推論出日本政府的態度[115]。

1787年,法国航海家拉佩鲁兹伯爵 航經釣魚嶼,認為臺灣東方的一切島嶼都以大琉球島(那霸)為首府,而釣魚嶼亦屬於琉球列島[145]。

1845年,琉球國史料《球陽》中記載英國軍艦沙馬朗號艦長向福州琉球館申請測量島嶼,未指明要測釣魚嶼,但結果還是測量了釣魚嶼。福州琉球館即琉球國駐福州領事館,如果申請者包括釣魚嶼在内,表明英國官方認為釣魚嶼屬於琉球國。如不包括,表明英國此次行徑與領土主權無關,但也有可能是英國人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146]。

1852年,清朝官方記述台灣地方的文書《噶瑪蘭廳志》的地圖裏不包含釣魚台,並將釣魚臺列為「蘭界外」[147],否定了中國政府「釣魚臺屬於臺灣宜蘭」的主張[148]。

1859年。自此年後3、4年間,琉球國通事大城永保航渡清國,歸途看到釣魚嶼、黄尾嶼、赤尾嶼凡2、3次。然後通商南方途中,船接魚釣島岸,調査此三島地勢、植生、鳥類等。石澤兵吾1885年(明治18年)9月21日報告書有相關記録[149]。

明治时代 [ 编辑 ]

1868年(明治元年),德国“斯蒂勒地图册”(Stieler手图集)在钓鱼台西侧划一条国界线,将钓鱼台归属日本领土[150] 。

1871年(明治四年),《重纂福建通志》卷八十六〈海防・各縣衝要・葛瑪蘭廳〉條云:「後山大洋,北有釣魚臺,港深可泊大船十艘。崇爻之薛坡蘭可進杉板船。」案港猶灣,不是指碼頭。「可」字也只能説明灣口大小可容十艘,未言清國曾泊過船。釣魚臺航線總是須要利用季風,夏往冬返,兵船不可能巡邏至釣魚臺即刻囘航。凡是經此海域的船,都須到琉球逗留數月,然後返國,因此釣魚臺的地理訊息和琉球是分不開的,不得不推斷灣深可泊之説來自琉球人提供的訊息。且同條本身還説:「北界三貂,東沿大海。」三貂是臺灣本島的東北角,可知三貂以北、海岸以東的釣魚臺的確是界外[151]。

1878年,由臺灣兵備道夏獻綸主持下編繪完成的[152]《全台前后山輿圖》與1892年的《台灣地輿全圖》等官方制作的地圖上都沒有包含釣魚島[153]。

日本於1879年(明治十二年)廢除琉球藩,改稱為沖繩縣,正式將琉球納入領土。

1884年3月(明治十七年), 古贺辰四郎乘大阪商船永康丸到钓鱼岛探险[154] 。

1885年(明治十八年),古賀要求在島上開展事業並簽訂借地契約。10月9日,政府內務卿山縣有朋在收到古賀匯報島嶼存在後,以公文書「沖繩縣與清國福州之間散在之無人島久米赤島外二島調查之儀」,命令沖繩縣令西村捨三勘查釣魚台。該縣令乃派遣石澤兵吾等五名官員搭乘大阪商船會社的出雲丸,赴釣魚台實地勘查後提出「釣魚島外二山鳥嶼巡視取調概略」報告書,及出雲丸船長林鶴松的「魚釣、久場、久米赤山鳥回航報告書」。

1887年,日本海軍軍艦「金剛」在宮古、八重山和釣魚列島進行實地測量[154]。北京地理出版社(国营出版社)刊行(1960年)。釣魚岛列嶼被劃歸沖繩縣八重山郡管轄。

1879年日本將琉球處分後,琉球藩被廢除,後編入鹿兒島縣,同年設置沖繩縣。

1889年及1892年,德国百科全书“迈尔斯Konversations-Lexikon”在钓鱼岛西侧划一条界线,分隔开中国和冲绳[155] 。

1892年, 海门号 军舰前往钓鱼台调查[154] 。

1893年,來自熊本县的伊澤矢喜太与冲绳渔民渡航到钓鱼岛及黄尾屿,成功采集海产物及海鸥;同年,同樣來自熊本县的的野田正帶領二十多人坐“伝馬船”嘗試到钓鱼列岛,但因风浪而最终失败[156]。

1895年1月14日,經過沖繩縣知事對內務省的數次報告,及內務省與外務省的會商,認定釣魚台列嶼為無人島嶼時,並無屬於清國之證跡,於內閣會議決定「內務大臣請議,位於沖繩縣下八重山群島西北,稱久場島、魚釣島等無人島,認應為沖繩縣所轄,在許可該縣知事之申請,建設標杭」,正式將釣魚台劃入琉球所轄之日本領土之內[157]。

1895年(日明治二十八年、清光緒二十一年)甲午戰爭之後,台灣島及澎湖列島被劃入日本,使該海域上的諸島嶼變成日本人可以上去經營並向日本國內註冊。

1895年馬關條約中可以割讓的,不管附屬與否,只限於清國領土。倘地理上附隨而治權上不隷屬,自然無權割讓給別國,不可包括在條約内[158]

1895年4月17日中日議定馬關條約時,[159]中國(清朝)代表擔心日本將台灣附屬島嶼區域擴大解釋,導致靠近福建島嶼被劃入割讓範圍,因此要求日方說出台灣附屬島嶼明確島名,日方最後加上第三條澎湖並註明經緯度但條約中並未列名釣魚岛。5月2日光緒皇帝批准馬關條約,雙方換約大臣於5月8日在煙台換約。負責交接領土的中國代表李經芳再次確認台灣附屬島嶼的範圍,並與日方代表樺山資紀在6月2日簽署交接台灣文據。之後日本對於可能有爭議的彭佳嶼和蘭嶼分別向之前與中國在基隆發生戰爭的法國和佔有菲律賓的西班牙確認後納為領土。20世纪初,钓鱼岛上的住家状语从句柴鱼片工场,图查阅中可见日本国旗 。

1896年8月,日本政府內務省以免除使用費,期限三十年為條件,核准將釣魚島和黃尾嶼租借給古賀辰四郎。古賀辰四郎在釣魚台和黃尾嶼建造小型碼頭及貯水設備、海產物加工工廠、宿舍等建築物[153],從事鳥毛、海參、魚翅、龜甲、貝類、珊瑚、玳瑁等加工和製造各種魚類罐頭,並種植芭蕉、甘蔗、甘藷等農作物,其中製造乾製狐鰹的工人最高達到80人,羽毛加工的工匠也達70人。[126]

1897年(明治三十年),古賀辰四郎派遣35人到島上開發,並在其後三年每年分別派50、29和22人前往建設房屋、水庫、碼頭和衛生設備,並培植蔬菜、土豆,種植林木和果樹,引入養牛、養蠶業[126] [160]。

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黑岩恆、宮島幹之助於地學雜誌登載其登島做的實地調查[126],並繪製《釣魚臺下錨地仰望島地》、《海上6哩外望釣魚臺》[161]和《黄尾嶼掲載圖》[162]。

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冲绳县临时土地整理事务局对钓鱼岛群岛实施实地测量[115] [126]。同年,古賀辰四郎在沖繩縣技師的協助下在釣魚島建築防波堤[163]。

1902年(明治三十五年),日本政府設定釣魚島、南小島、北小島和赤尾嶼的戶籍,劃屬大濱間切登野城村[126]。

1907年(明治四十年),古賀辰四郎開始在島上收集珊瑚,並向福岡礦山監督署申請開採礦藏[126]。同年,古賀辰四郎繪畫了釣魚島上建築物的配置圖[164] [165]。

1908年(明治四十一年),日本农业专家登岛分析磷酸盐构成情况[126] 。

1909年(明治四十二年),古賀辰四郎向內務省報告移民有九十戶,共二百四十八人,開墾面積有六十多町步。11月22日,古賀辰四郎獲得明治政府頒贈「藍綬褒章」[126]。

1914年-1915年,日本海軍水路部測量船「關東丸號」及「能野丸號」在島嶼進行實地測量[126]。

1918年(大正七年)古贺辰四郎在钓鱼台的事业,由其次子古贺善次继承。

1919年(大正八年)冬天,有一艘來自福建惠安的漁船遭遇暴風雨漂流到釣魚島擱淺向島民求救。在古賀善次和石垣村長豐川善佐等人營救之下,遇難漁船「金合號」的船主兼船長郭合順等31名船員,半個月後被護送經由台灣平安回到福建。翌年5月,中華民國政府為了對於善意營救海難的義舉表示感謝,由駐長崎領事馮冕代表政府致贈感謝狀給古賀善次等七個人。感謝狀清清楚楚地寫明海難發生場所的釣魚島是「日本帝國沖繩縣八重山郡尖閣列島」。[123]相關文書現仍保存於八重山博物館。

1926年(大正十五年),无偿租借期满,古贺善次开始向日本政府缴纳租金。

1931年(昭和六年),冲绳营林署对钓鱼岛进行测量[115] 。

1932年(昭和七年),古賀善次再向日本政府申請獲准出售已列入日本政府國有土地的魚釣島、黃尾嶼、南小島、北小島等四島,該四島乃成為古賀善次的私有地,古賀善次依照日本政府的土地稅法,每年向日本政府繳納土地稅,古賀家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才撤離釣魚台[115]。中國在這數十年都沒有像1903年对日本在东沙群岛开发一樣提出抗议,更曾於1920年中国外交官员写给冲绳县政府的感谢状中表明「尖阁列岛」屬「日本帝国冲绳县八重山郡」。中華民國駐長崎領事感謝狀(1920年)。當時琉球和台灣均為日本統治,釣魚岛列嶼被劃歸沖繩縣八重山郡管轄。

1939年(昭和十四年),石垣氣象站的正木任、農林省農事試驗場的小林純和高橋尚之組成資源考察團前往該列嶼海域巡航調查[126]。

1940年2月5日,大日本航空內台航线阿苏号迫降钓鱼岛 ,八重山警署救出13人。

1943年,石垣气象站再岛上进行初步考察,预备建立气象站[166] 。

1943年,美國总统 小罗斯福曾分別兩次於开罗会议期間询问中華民國 國民政府主席 蒋介石是否愿意接管琉球群岛。蒋介石第一次於11月23日回應:“我觉得此群岛应由中美两国占领,然后国际托管给中美共同管理为好。”兩天后第二次會面,他犹豫再三后答复道:“琉球的问题比较复杂,我还是那个意见,中美共同管理为好。”由于蒋介石坚持不要琉球群岛,故《开罗宣言》在写到日本应归还中国的领土时,只提到“日本所窃取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只字未提琉球群岛[167]。有學者認為由於当时钓鱼岛由日本冲绳治理,所以蒋介石拒絕接管琉球群岛,也代表拒絕了接管钓鱼岛[115]。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4/6/3 5:19:1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会收回来的

      2014/6/3 17:14:28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444374
      • 工分:3669
      左箭头-小图标

      你认为是无主地,我还认为徐福带人在日本繁衍生息,构成现在的日本呢!中国有理由认为整个日本都足属于中华民族!中华民族全計拥有日本的主权,和日本全境的所有权!

      2014/6/3 16:11:0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釣魚臺列嶼主權問題日本观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