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转载:分裂与动荡,乌克兰难以下咽的“民主化”苦果

共 3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618593
  • 工分:1721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转载:分裂与动荡,乌克兰难以下咽的“民主化”苦果

分裂与动荡:乌克兰难以下咽的“民主化”苦果

来源:《求是》杂志,作者:高飞

3月18日,俄罗斯与克里米亚及塞瓦斯托波尔的代表签署合并条约,正式宣布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进入4月上旬,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哈尔科夫和卢甘斯克的亲俄罗斯民众要求效仿克里米亚,举行公投,乌克兰危机不断升级。乌克兰是最早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之一,在独联体国家当中被西方称赞为“民主样板”、“最自由的国度”。乌克兰人憧憬西方生活和追求西式民主,为何最终却演变成社会动荡和国家分裂的悲剧,不能不引人深思。

乌克兰深陷“民主陷阱”

乌克兰地处欧亚大陆腹心位置,夹于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美国著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里称,乌克兰是欧亚大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之一。特殊而重要的地理位置,让西方国家一直将乌克兰视为弱化俄罗斯的一枚关键棋子,也是西方推动颜色革命的重点地区。

苏联解体之后的乌克兰,几乎做到了西方“民主化”的所有要求。政治领域实现多党竞争选举。在西方宪政民主、多党制思想渗透下,代表乌克兰各方利益的政党大量涌现。从1997年到2004年短短几年间,乌克兰出现了近两百个政党,带来国内政治生态迅速变化,自由放任的思潮在乌克兰国家政治中不断生长。政治的自由放任推动乌克兰经济大步走向私有化、自由化,一些社会投机者借助权势谋取利益,钱权政治盛行,催生了一大批经济寡头。这些经济寡头反过来利用多党选举制度,操控国家政策为自己的利益服务。在所谓的“民主”政治中,寡头政治家眼中的“民意”不过是为获取自身利益的借口,根本不顾国家的长远发展。

2004年颜色革命当中,亲西方的尤先科在总统竞选中输给时任总理的亚努科维奇。然而,在西方的鼓动下,尤先科宣称选举不公正,号召支持者上街示威游行,掀起颜色革命。在西方施加强大的政治压力和暗中支持反对派的情况下,乌克兰政府不得不妥协,使被世人嘲讽为“美国女婿”的尤先科如愿当选总统。

然而,颜色革命并没有给乌克兰带来真正的自由和幸福。一方面乌克兰的达官显贵们贪腐成风。前总理季莫申科通过2009年乌克兰爆发的大流感,让背后的医药财团赚了个盆满钵满。另一方面乌克兰人民的日子越来越苦。尤先科时期的面包大约3格里一个,比库奇马时期的0.5格里涨了5倍。乌克兰国内企业受腐败和政局动荡的拖累,要么倒闭,要么坐等俄罗斯的订单,因为乌克兰企业执行的产品标准大都是GOST标准(全苏国家标准),基本上只有俄罗斯进口这些企业的产品。

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更是重创了乌克兰经济,严重的经济下滑使得乌克兰债务陡增。根据乌克兰财政部数据,今明两年需要约350亿美元援助以避免政府债务违约,而乌克兰的外汇储备已急遽下降到不足200亿美元,国家经济濒于破产边缘。

乌克兰要从这种矛盾重重困境中走出来,显然已经没有多少政策选择空间。谁能够及时给乌克兰输血,渡过眼前的经济难关,乌克兰的对外政策将会倒向哪一方。2013年11月底,乌克兰政府宣布暂停与欧盟签署相当于“准成员国”的联系国协定,转而寻求俄罗斯的援助和强化对俄关系。这导致部分亲欧民众的强烈不满,新一轮“革命”再次爆发。西方国家再次暗中支持反对派,运用包括网络在内的各种手段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使得乌克兰主流舆论一边倒批评和攻击政府。西方国家还向乌克兰反对派提供了大量信息情报,支持反对派颠覆政权。此外,他们还亲自上阵,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就亲临基辅独立广场为反对派打气,助理国务卿纽兰甚至早早就通过电话与驻乌大使讨论谁当未来乌克兰的领导,她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还承认,自苏联解体以来美国已拨出50亿美元支持乌克兰“民主”建设。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了自身的战略利益,推动乌克兰颜色革命,就是要把乌克兰变成“西方”,从而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乌克兰的老百姓则被颜色革命绑架,推翻了一个又一个政府,生活没有好转,反而愈加困苦,社会也屡屡陷于动荡,仅2月份政权更迭骚乱就付出了103个生命和1400多人受伤的惨痛代价。然而,这还远远不是乌克兰悲惨命运的全部!

“颜色革命”催化分裂

乌克兰现有版图是二战后形成的,历史不足60年。乌克兰东、西两部分是先后加入苏联的,作为乌克兰境内唯一一个自治共和国克里米亚1954年从俄罗斯划归乌克兰。

西部地区是乌通向欧洲的走廊,这里的居民主要是乌克兰族,大多信仰天主教,说乌克兰语,甚至有人根本不会说俄语,或者以说俄语为耻。东乌克兰与俄罗斯接壤,是乌重工业区,与俄经济联系最密切,大多数人说俄语,文化传统与俄罗斯也最相近。乌克兰的这种地区间的强烈差异,在西方推动颜色革命的背景下,冲突不断被挑动起来。

乌克兰的语言在竞争性选举中成为一个重要议题。总统竞选人常常通过许诺支持或是压制俄语以争取不同族群的支持,直接加剧了地区和族群之间的矛盾。上一轮颜色革命之后,乌克兰“去俄罗斯化”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禁止在乌克兰使用俄语的法令就达80多项,还不包括那些总统和政府机构发布的指令和命令。目前乌克兰的议会选举实施的是简单多数和比例代表制混合的选举制度。这种以选区为基础的选举制度在西方一些民族成分比较单纯、政治秩序比较稳定的国家或许能行得通,但是在乌克兰这种地域冲突、民族矛盾都很尖锐的国家进行选举,这种体制无异于火上浇油。在2012年乌克兰议会选举中,公开声称自己代表东部俄语区的地区党在东部地区几乎全部取胜,一下子获得半数以上的选区议席。这种按地区或者族群划分的选举竞争必然会激化民族和地区矛盾,削弱国家认同。面对这种复杂的政治环境,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党和政治家理应将维护国家的团结统一作为首要任务,然而在“民主化”的乌克兰显然做不到。

与周边国家的收入差距拉大,加速乌克兰内部分离倾向。乌克兰原本是前苏联和东欧最富裕的地区之一,但是到了2012年,乌克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3685美元,而东部邻国的俄罗斯为1.45万美元,西部相邻的欧盟成员国波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均超过1.2万美元。对于本国经济发展的失望,转化为乌克兰中西部的居民极为渴望加入欧盟,特别是年轻人幻想加入欧盟能直接过上好日子,他们成为新一轮颜色革命的示威人群主力;而东部地区居民希望加强与俄罗斯的联系。他们都希望借助外力迅速摆脱经济困境,大幅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不同地区不同的政策倾向,再与外力结合,就成为分裂乌克兰的导火索。

“民主化”运动加剧了乌克兰的民族矛盾、地区差异和贫富差距,导致了新一轮的动荡,国家分裂成为“偶然中的必然”。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议会宣布受东部地区支持的总统亚努科维奇“自动失去权力”。但是乌克兰反对派还来不及欢呼和庆祝胜利,乌克兰南部和东部地区就掀起示威集会,提出用公投的方式,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3月16日乌南部的克里米亚地区公投决定加入俄罗斯。4月上旬,东部的顿涅茨克等三州出现了“脱乌入俄”的苗头,亲俄罗斯的民众走上街头示威游行,并与乌克兰安全部队发生了流血冲突。5月11日,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州举行全民公投,并随后宣布成为独立“主权国家”。

尽管乌克兰议会发表声明:“克里米亚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将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乌克兰人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停止解放克里米亚的斗争,不管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困难和漫长”,乌克兰政府也拒绝承认任何地区性公投结果,但乌克兰的领土主权随着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俄罗斯和东部三州的分离运动,已受到严重削弱。未来的乌克兰新政府能否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并使整个国家稳定下来,使国民经济免于崩溃并有效恢复,仍然需要经历严峻的考验。

乌克兰乱局的几点启示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受西方民主的影响最深,后果也最令世人震惊。从乌克兰的乱局,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启示:

一是不顾本国国情盲目搞西方民主,容易引发政治内乱乃至国家分裂。乌克兰被西方誉为“民主的样板”,这个样板的标准就是亲西方,那些所谓“民主斗士”无一例外都是西方所欢迎的。然而,在像乌克兰这样民族矛盾复杂、东西地区差异巨大的国家,应该在经济外交政策方面特别注意东西方平衡,但是在竞争性选举条件下,乌克兰政府做不到平衡,常常顾此失彼。当分裂出现的时候,弱势的政府无力控制局面。

二是千万不要把国家命运寄托于别人身上。乌克兰激进反对派打着民主的旗号攻击俄罗斯,以为有西方在背后撑腰,俄罗斯不会把它怎么样。当克里米亚进行公投,宣布从乌克兰独立,西方虽然也高调宣示制裁俄罗斯并支持乌克兰维护领土主权,但乌克兰并没有等到实质性的支持。西方只是从各自利益出发,采取象征性的行动,这时乌克兰人心中的懊悔可能只有他们自己才最清楚。国家命运如果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会成为大国政治博弈的牺牲品。

三是打着什么样旗号搞民主都不能破坏民族团结的底线。乌克兰的政客们为了赢得选举,竞相迎合选民,甚至不惜提出限制俄语使用这样极端的口号,大搞去俄罗斯化运动,公然挑动地区矛盾,严重伤害俄罗斯族的感情,最终酿成克里米亚独立公投脱乌入俄以及东部三州要求分离的结果。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搞什么样的民主,都要遵循维护民族团结这个底线,民族矛盾一旦被挑起,轻则动荡持续经年,重则国家四分五裂,甚至战火连绵、国无宁日。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14/6/2 18:42:3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转载:分裂与动荡,乌克兰难以下咽的“民主化”苦果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