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抗战往事 ----访黄埔抗战老兵朱学明

共 17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515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抗战往事 ----访黄埔抗战老兵朱学明

抗战往事

------访黄埔抗战老兵朱学明

顾少俊

92岁的黄埔抗战老兵朱学明,住在常州。他是一个有丰富战斗经历并具有传奇色彩的抗战老兵。2014年5月23日,在常州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王昌年的陪同下,笔者有幸聆听老人的抗战往事。

朱学明出生于1923年,是江苏盐城人。在兄弟4人中,他排行第二。小时候的朱学明温顺、听话,很受父母宠爱。他们一家住城西太平桥南。他父亲经营生意有方,家境富裕,兄弟姐妹小时候上的是盐城最好的学校。母亲料理家务,一家人安然有序地生活着。然而,这美好的一切被日寇的枪炮击碎了。

卢沟桥事变爆发的第二年,日军的飞机就开始轰炸盐城。同年秋天,日军攻下盐城,很快扶起了“傀儡政府”。从此,盐城人民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1940夏天,黄埔分校在东台县城招生。朱学明一心想报国,很想去报名。然而,母亲重病在床。“知子莫若母”,深明大义的母亲坚决支持儿子的选择。从此,17岁的朱学明走上了从军报国之路。

1940年冬天,日机轰炸东台。有好几次,飞机把炸弹扔到操场上,上级指示把军校撤往淮北。淮北是哪里啊?淮北,淮河以北?那是一个多大的范围!撤到具体什么地方呢?想问,但想到长官说过的“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不该问的别多问。”也就罢了。

部队夜行晓宿,一路往北。一天黎明,部队到达盐城郊区。这一带水网纵横,荒田很多,荒田里长着人把高的芦苇等野草。俗说“荒田草窠”。部队就地隐蔽休息。那天,朱学明的弟弟正好到荒田砍芦苇做燃料,遇到哥哥。朱学明的父亲闻讯,立即和朱学明的三叔一起赶到朱学明的驻地。

父亲告诉他,你离家后的几个月,你母亲一直未能起床。现在已经气息奄奄了,不停地念叨你。你能否请个假,回家见你母亲一面。朱学明想,盐城是敌占区,部队在这里是说走就走的,如果部队一旦开拔,往哪儿去找呢?再说,这会不会影响士气?父亲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儿子的难处,知道自己的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信仰和责任了。此时,父亲双手捂面,泪水很快从手指间溢出,朱学明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同来的三叔也在一旁悄悄流泪。

看着父亲和三叔越来越小的背影,母亲从小疼爱他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他的泪水奔涌而下。

1941年12月,军校毕业时回家探亲。一路上,忐忑不安:不知母亲可曾逃过那一劫?父亲又苍老了不少吧!朱学明身穿便装潜入盐城。他急切地推开父母住的屋门,扑入他视野的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的景象。东张西望,难觅父母的慈眉善目;侧耳细听,听不见父母的嘘寒问暖。

在这座老屋里,他感受过亲生父母给予的不尽的温暖。自己的成长,耗蚀了母亲似水的年华和如花的容颜。站在荒凉的院子里,他想起父亲在外奔走时,母亲在家忙里忙外、脚步匆匆的身影。“雨中黄叶书,灯下白发人。”父母对儿子的思念、等待是何等令人心碎。母亲病危时,想见却不能见到已到家门口的儿子。

听邻居说,那天父亲回来后,没有几天母亲就过世了,几个月后父亲也离开人世。想不到,和父亲的那一次见面竟成了永诀。他感到对父母的亏欠已无法弥补了。

“呜,呜——”他在太平桥下日军汽艇的鸣叫声中警醒过来。祖国的大好山河正在遭受日寇铁蹄的蹂躏,满目疮痍的祖国急等儿女们拯救。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一股拯救国家危亡的豪情涌上他的心头。他擦干眼泪,悄悄掩上家门,赶往泰州、东台、兴化交界处的“苏北游击指挥部”报到。

苏北游击指挥部的总指挥是陈泰运,副指挥是林叙遗,参谋长是李浩,都是黄埔毕业生。指挥部设在一个叫“青墩”的地方,整个部队有5000多人,分布在纵横数百里的苏北、苏中平原,牵制上万日、伪军部队。当时,条件十分艰苦,但在“保家卫国,不做亡国奴”思想的影响下,士气十分旺盛。

朱学明分到7支队3大队8中队任指导员,当时一个中队相当于一个连,8中队也叫8连。那个连长是行伍出生,识字不多,但对士兵有感情。他见上级分了一个文化人到他的连队,很高兴。

朱学明到部队后发现这个连的装备很差,整个连只有一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士兵们用的“老套筒”,枪上的刺刀很短,子弹也不多。这样的部队一旦打起打仗,肯定会吃亏的。

朱学明和连长商量,为了提高部队战斗力,建议每个士兵配一把大刀,自己在军校学过刀法,可以教他们,士兵们个个会舞大刀,白刃战就不会吃亏,连长欣然同意。于是,在驻地请铁匠打了一百多把大刀,没有战斗任务时,朱学明每天坚持教他们练拼杀。练兵场上,刀光闪烁,《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歌声响彻云霄。70多年后,老人回忆那一幕幕仍然激动不已。

部队在他的训练下,战斗力很强,他们的连参加的战斗,胜多败少。

在一年多时间内,苏中、苏北一带的日伪军受到了严重打击,平时躲在据点里不敢出来。

1943年元旦,鬼子调来重兵配合当地日、伪军合围“苏北游击指挥总部”。指挥部命令所属部队积极迎敌,粉碎敌人的阴谋。朱学明8中队的100多人埋伏在俞九舍的西边。

战斗在天亮时打响,8中队和日军先头部队交上火。日军来势汹汹,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很快,短兵相接,双方绞杀在一起。朱学明手下有一个15岁的警卫叫王得成,是他的老乡。当初部队嫌他年龄小,不肯收他。他听说朱学明也是盐城人,就缠着他。最终,朱学明把他留在身边做警卫员。战斗中,他唱着《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歌曲,和老战士一起奋勇杀敌,不幸战死。朱学明阵地前,日、伪军横尸累累。在8中队官兵的殊死阻击下,日、伪军一步也前进不得。

其他中队也相继和日、伪军交上火。方圆数十里,枪炮声响成一片。朱学明阵地的北面有一座桥,大批日军从那座桥上过来,向各阵地进攻。朱学明带机枪爬上一座屋顶。“达达达……”一阵机关枪声,冲到桥头的几个鬼子一头栽倒。朱学明还没来得及高兴,“嗵!”“嗵!”鬼子的掷弹筒响了,炮弹拖着怪叫一前一后落在屋顶上。“轰!”“轰!”屋顶塌了,朱学明随着碎瓦从屋顶落下,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和30多个战友关在一个大院长里。朱学明的部队杀死不少日军,日本人恨透了他。一个日本军官见他醒了,拔出指挥刀,指着他说:“你的,大大的坏!”

朱学明所在的7支队计1000多人,在这场战斗中阵亡300多人,30多人被俘,2大队队长张效贤战死。各支队都有伤亡。所幸,苏北游击指挥部及时撤离,继续在苏中、苏北一带坚持战斗,直至抗战胜利。这次战斗,游击区称为“俞九之战”,又称“元旦事变”。

日本人本欲杀害这批俘虏。汉奸熊剑东想说服这批人加入自己的组织,和日本人交涉。

熊剑东是浙江新昌人。抗战爆发后任忠义救国军别动总队淞沪特遣支队司令,后任常、嘉、太、昆、青、松6县游击司令,在苏常一带袭击日军,1939年3月在上海被日军俘获,后由汉奸周佛海保释出狱后投降汪伪政府。当时任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伪中央税警总团副总团长,伪上海市保安处处长,并兼任上海市保安司令部参谋长。

日军同意后,熊剑东急于扩大自己势力,很快派来一个50多岁的说客,劝降朱学明。

说客引经据典,扯什么“身在曹营身在汉”。然而,“赶走小日本!还我河山!”是朱学明不可动摇的信念。

这位绅士说降失败。熊剑东不死心,命令把他们押往上海,他亲自做工作。

陈泰运总指挥听说要把这批人押往上海,且押运的人员中没有日本人。于是重金收买押运人员,半路上放了这批人。

回到部队的朱学明继续投入到抗日救国的战斗中,这期间又经历了无数次生死。1944年,朱学明在泰州石黄乡征粮,被日军发现开枪追击,逃到麦田里,侥幸逃脱。同年秋,在姜堰县城执行任务时,被日伪特工抓获,幸亏姜堰爱国商人徐家岱出面保释。45年初,朱学明的小股部队在泰州东郊和日伪军下乡扫荡的大部队相遇,子弹擦肩而过,手榴弹在身边爆炸,战友一个个倒下。为避免全军覆灭,朱学明带部队涉浅水,游大河退往姜堰方向。过大河时,游至河中,力不从心,渐渐要下沉,幸亏警卫员叶存宝救护才幸免一死。还有好多次,刚刚离开驻地,日军赶到。无数次出生入死,在刀尖上行走。这期间,有逃离部队的,有做汉奸的。朱学明这位文弱的书生却一直坚守杀敌报国的誓言,与多难的祖国同呼吸、共命运。

日军投降时,朱学明的部队驻扎在泰州城外。当时,部队官兵们听到鬼子投降的消息,整个营地里一片沸腾。朱学明掏出腰间的盒子枪对天连放5枪,纪念自己和日军血战5年的坎坷历程。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785204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8
      0
      2014/5/27 15:07:19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400 / 排名:5050
      左箭头-小图标

      吹牛

      2014/5/28 16:09: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抗战往事 ----访黄埔抗战老兵朱学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