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共 22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上尉
  • 军号:3223460
  • 工分:2809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在我废话之前让大家看下图片不知道战友们认为他是不是军事天才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英雄人物、军事天才,挒如,成吉思汗,冷兵器时代闪电战的英雄,平生征战无数,灭国百余,兵威之胜无人能及;亚历山大,伊苏斯一役,他以四万余人对抗波斯大流士的十六万人,以五千人伤亡的代价击毙敌军十万;拿破仑,差一点就成了全欧洲大皇帝,是世界军事史上的一大奇才。

在人类的任何一项专门活动中,如果想获得成功,都需要某些特殊的智慧和精神气质。当这些气质以优异的成就高度体现出来的时候,它们就属于我们称之为天才的心灵。

想要确定天才的精髓所包括的内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我们不能以哲学家,文学家或法学家自居,我们的解释必须合乎于日常语言的常用意义。按照这种理解,“天才”就是擅长某种活动的高超的精神力量。

我所说的并不是所谓的纯正的天才,但这也只有非常人才能具有,那是一种没有确定界限的感念。我所说的是在军事活动中精神力量的各种综合表现,这种综合表现可以将其看做是军事天才的精髓,我之所以要说“综合”,就是要特别强调,它不只是某一种单独的素质,挒如勇气,是与战争有关的,而不包括其他的心里和精神素质方面的其他力量,或者说其他力量再战争中不起作用。军事天才是各种精神力量的和谐的结合,在其中可能有某一种具有支配性,但却绝无任何一种力量会产生反作用。

一个民族所从事的活动种类越少,则它的军事活动也就越具有支配性,于是军事天才也就会越来越多。但这只是指数量,而与其程度无关,后者依赖于这个民族智力发展总的水平。如果我们去观察一个野蛮好战的民族(如某岛国),则可以发现其个人所具有的好战精神比文明民族更为普遍;因为在野蛮民族中几乎任何战士都具有这种精神,而在文明民族中,全体人民对于战争只会视为一种迫不得以,而不可能有好战的倾向。但是,在非文明民族中,我们从来不曾发现一位真正的伟大统帅,而且也很少有人可以适当地被称为军事天才,因为那是需要一种在非文明国家中所不可能找到的智力发展。当然,文明名族中也可能会有好战的趋势,而这种趋势越是普遍,则在其军中也就越容易发现具有军事精神的个人。当这种精神与较高级的文明合二为一的时候,那么,这些民族也就会具有最卓越的战绩,挒如,罗马人以及法兰西人就是挒证。在这些民族以及在其他的曾今以作战闻名的民族中,名将辈出的时代往往也就是文明较为发达的时代。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智力在优秀的军事天才中所起的作用是如何的重大。

战争是充满危险的领域,所以勇气是超越一切事物之上、且军人应该具备的第一素质。勇气有两种;一种是物质的,也就是个人面临危险时自身生理的自然表现;另一种是精神的,就是在面对压力和责任时敢于负责的勇气。后者要么是面对外来压力,要么是面对内心压力(良心)。现在我首先要说第一种情况。个人面临危险时的勇气又可以分为两种。首先,它可能是对于危险的满不在乎。其原因或者是由于特殊的天性,或者是因为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又或者是习惯使然。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这种勇气都应视为一种恒态。第二,勇气也可能发源于积极的动机,挒如个人的自负、爱国心,以及其他任何种类的热情。在这种情形中,勇气与其说是一种正常条件,还不如说是一种冲动,是一种感情。我们可以想象到二者作用的不同。前者比较稳定可靠,因为那已经变成一种第二天性,永远不会丧失;后者则时常激励人前进。前者胜在坚定,后者胜在果敢。前者使得判断较为冷静,后者有时可以增强理智,但却也常使理智迷惑。两者的结合则可以造成最完美的勇气。

战争是使肉体痛苦的领域,为了不被这种劳苦所压倒,则必须有一定的体力和精神力量,或处于天生或由于平时的锻炼,足以对它们产生抵抗作用。有了这种素质,只要有健全的智力的引导,一个人也就可以变成一种适当的战争工具,而这也正是在野蛮和半开化的民族中所常见的素质。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分析战争对于其作战者的要求,可以发现智力是最为重要的。战争是不确定性的领域:作为计算战争行动基础的一切事物中有四分之三好像都是隐藏在巨大不确实性的烟幕之中。因此,最重要的就是有一种精明和洞察的心灵,足以凭借其判断以发现事实的真相。

一个智力水平一般的人,在某种时候,也许会偶然地猜中事实的真相。而在另外时机中,非凡的勇气对于这种智力的缺乏又可能产生补偿作用。战争是充满偶然性的领域。由于一切情报和假想所具有的不确定性,以及偶然性因素不断的出现,战争中的指挥者经常发现事实与自己的期待不符。而这也必然会影响他的计划,或至少影响与其计划有关的假定。如果这种影响是如此巨大足以使预定计划完全失效,则通常是必须另拟新计划来代替它;但在此时又时常缺乏必要的资料以供另拟计划之用,因为行动过程中,环境迫切要求立即作出决定,别且没有时间去收集新资料,甚至经常无法满足供深思熟虑的时间。

不过更常见的情形是某种假想的修正和意外因素的出现,并不至于完全推翻原定计划,而只是动摇了我们对计划的信心。对于情况的了解虽然已经增加,但不确定性却没有减低,反而还更增大了。其原因在于我们并非一次性获得我们的认识,而是逐步获得的,所以我们的决心也就连续不断地受到新认识的冲击,所以精神必须经常“保持戒备”。

在这种与意外的永恒冲突过程中若要平安通过,则又有两种素质从来不可缺少:第一是一种智力,即使在这种极端黑暗的环境中,也还是能发出一线内心的光明,足以指出真理的方向,其次则为追随这种微弱光线的勇气,还句话说,就是决心。所谓内心的光明也就无异,于是说能够迅速发现事实的真相,那是一般平凡的心灵所根本不能辨别的,或者是必须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思考才能发现的。

在单独的情况中,决心是一种勇气的体现,如果它变成了一种性格特征时,则它也就是一种精神的习性。但此处所说的勇气,并非指面临危险的勇气。决心的人物就是扫除疑惑的烦恼,以及在缺乏足够动机的指导之时犹豫迟误的危险。

这种克服疑虑的决心只可能发源于智力,事实上更是发源于智力的一种特殊活动。我们认为较高的理解力和必要感情是还不足以产生决心的。有人对于最困难的问题具有极敏锐的洞察能力,而且也不怕责任,但是,在面临困难时却还是不能立下决心。他们的勇气和智力是彼此独立行动,互不相干,所以结果就不能产生决心。决心是一种认定有冒险的必要的心灵作用,所以也就能够影响意志。这种非常特殊的心灵活动,利用人类对犹豫不决的畏惧来克服其他一切的害怕心里,能在坚强心灵中形成决心。所以,在我们观念中,缺少智力的人永远不会有决心。他们在困惑环境中也还是可能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但那只是不假思索的行动。当然在不假思索时,也就不会有所疑虑,这样的行动虽然也可能歪打正着,但仅在正常的情况中,才会有所谓军事天才的存在。如果我的这种理论会使任何人感到惊奇,因为他知道有许多类似的军官并不是很深刻的思想家,则我必须提醒他这里的问题只是有关于一种特殊的智力活动,而与善于深思默想的能力无关。

从内心的灵光和决心我也就自然要谈到与其亲近的素质,既所谓“沉着”,在像战争这样意外多变的领域中,它必然扮演重要的角色,因为实际上,那也就不过是一种伟大的处变不惊态度而已,我们为什么对于沉着表示钦佩,那是因为它对于任何突如其来的问题都能提供简明扼要的答案,对于突然出现的危险都能提供现成的应急手段。这种答案和手段本身并不需要有什么特点,只不过是它们能够迅速应变,恰到好处而已。

这种可贵的素质究竟是更多的出于智力方面的特性,还是出于其感情的镇静较多,那要根据具体的情况而定,不过此二者中任何一种却一定是不能完全没有。对答如流固然代表一种机智,但对于突然的危险能够沉着应对则首先以感情的镇静为前提。

战争是在下述四种因素所构成的打的气氛中进行,那就是危险、肉体的痛苦、不确定性和机会。只要对这四点略加观察,就可以很容易了解要想在这些因素之间获得安全和顺利的前行,则感情和智力方面有巨大的力量就是必要条件了。依据环境所产生的各种不同的术语,挒如活力充沛、坚定、坚韧、心灵和性格的坚强等等。凡此种种对于英雄本色的表现也许都可以视为同一意志力的表现,只不过依照环境而有所变化。但尽管这些表现是彼此非常接近,但它们却又并非一回事,所以,我在这里至少对于精神力量与它们之间的作用是应有较深入分析的必要。

假如全体人员都精神旺盛,勇敢善战,则将领在追求其目标时,也就很少有表现巨大意志力的必要。但一旦困难开始出现时,当双方所争的赌注是重大结果时,那么,必然经常会发生困难,一切的事情就不会再像一具润滑良好的机器那样自动顺利推进,而机器的本身也开始产生阻力,于是,为了克服这种阻力,指挥者就必须有一种伟大的意志力。我这里所说的阻力,并不一定就是不服从或口出怨言,虽然就特殊的个人而言,这种情形也是很普遍的,主要是一切物质和精神力量都有全面崩溃的感觉,流血牺牲的惨烈景象使指挥者内心也受到了震撼,而所有其他人员也都直接或间接把他们的印象、感情、焦急和希望转移给指挥者。当这些力量从许多个别人员身上表现出来,而凭他们自己的意志力量已经无法支持和抑制时,则全部压力也就会逐渐把它的重量加在指挥者的意志之上。如果指挥者本身的精神不够坚强,则不但不能重振所有其他人员的精神,而部下的压力也更会拖着他下沉到一种属于动物本能的较低境界,那也就是临危而退和不知羞耻。军事指挥者想要取得卓越成就,则其勇气和智力就必须能克服这种压力。

在行动中的干劲表示通过行动所发挥出来的动机强度,这种动机是发源于理智,抑或发源于感情的冲动。不过当想发挥巨大的力量时,后者通常又都是不可缺少的。

在战斗的紧张情况中,我们认为所有一切充满人心的高尚感情,再没有什么比追求荣誉和名誉的精神更为强烈和持久。毫无疑问,在战时往往由于这种精神的滥用,而对人类犯下令人愤慨的罪行。但就其根源而言,它们的确是属于人类天性的最高尚感情之一,而在战争中也是给与军队以获得灵魂的真正的生命力。各级指挥者,从上到下,也都是凭借这种精神和活力,使其部队的行动虎虎有生气并最终获取成功。坚强是指与一个单独打击力量有关的抵抗意志,顽强则与连续的打击有关。虽然二者是非常类似的,而且常常彼此混用,但它们之间却还是有一种显著的差异而不可以忽视。由于坚强所应付的是一次单独的强烈印象,所以其根源可能只是一种感情的力量;而坚强则必须获得理智的支持,因为行动持续时间越长,则与较有系统的思考关系也越为密切,所以坚强的力量来源有一部分是出于这一方面。

现在,我说说心灵或精神的刚强,首先我们就要问这种说法究竟作何解释。显然这不是感情的激烈表现,也不是一触即发的怒火,因为那是与一切文学的解释相反,而是在最激烈的感情刺激之下,在最猛烈的怒火燃烧之下,听从理智指导的能力。这种甚至于在感情非常激动的时候,仍能使自己接受理智控制的能力。这种甚至于在感情非常激动的时候,仍能使自己接受理智控制的能力,我们也可以称之为自制力,其根源就是人心的本身,事实上,那也是一种感情,在刚强的心灵中足以平衡冲动的怒火但却并不会毁灭它们,因此,通过这种平衡,智力的支配作用就得到了保证。这种平衡力实际上也正是对人性尊严的认识,既人是万物之长,所以,一切行动必须以理性为基础。所以,我们也可以说所谓刚强的心灵,就是令在激烈的冲动之下仍能保持其精神平衡的那种感情。

所谓性格的坚强,或简称为性格,指坚定与自己的信念。但如果信念的本身时常改变,则这种坚定也就自认无从表示。这种频繁的改变又不一定是外来影响的后果,它也许是出自我们自己心灵的连续活动,在这种情况中,那也表示心灵的一种特殊不稳定性。所以如果一个人的信念每一分钟都在改变,则我们绝不能说他具有性格,尽管这种改变的动机大部分又都是发源于其自己的心灵。所以只有信念相当持久不变的人,才可以说他具有性格坚强的素质。

在战争中,由于心灵是暴露在许多强烈的印象之下,而一切他们了解的情况和得出的见解也都具有不确实性,所以又许多事物出现都足以使人离开其已经进入的道路,并使其对自己和他人都感到怀疑。

在战争中,往往除了一条具有命令性的原则以外,统帅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帮组我们,这种原则是独立于思考之外,但同时却可以让它支配我们的思想:其内容为在一切有疑问的情况中,应该持原有意见不变,除非已有一种明确的信念迫使我们改变,否则决不放弃原有的意见。我们必须坚信这种屡试不爽的原则所具有的最高权威,而在暂时现象的诱惑影响之下时,不要忘记这些现象的真实性是比较小的。要坚持这种原则,也就是坚持原有的行动,所需要的也正是构成性格的稳定性和惯性。

很容易看出,镇静对于性格的坚强是如何的必要,所以具有坚强心灵的人通常也都具有坚强的性格。性格的力量往往会让我们想到一种与其极为类似的歧途----也就是顽固。在具体的情况中,往往很难指出何为坚强,何为顽固,反而言之,在理论上要想确定它们的差异却似乎并不困难。

顽固不是理智的过失,而是感情或心理的过失。这种意志的缺乏弹性,这种对矛盾的缺乏耐性,其唯一根源是一种特殊的自我主义。我们如果没有更好的解释时,也可以说他是一种虚荣。不过虚荣只是以外表为满足,而顽固则满足于事实。

所以我说,如果对于反对意见的拒绝不是来自于一种良好的信念,也不是以一种比较可以信赖的原则为根据,而是源于一种抵触情绪,则此时性格的力量也就会退化为顽固。如果诚如我在上文中所早已承认的,这种定义在实际上是稍有裨益,但它却仍然足以预防我们把顽固当成性格坚强的一种强烈表现。

在伟大军事指挥者的这些高贵素质中,当我认清了感情成分和智力成分是必须在其中合作之后,现在就要进一步说到另一种特殊军事活动,那也许可以称之为最显著的,暂且不说是最重要的,它只需要智力的力量而与感情的力量无关。那就是存在于战争和地形之间的关系。

第一,这种关系式战争的一种永恒条件,因为不可能想象有组织的军队若无某种指定的空间换能采取任何有效的行动;第二,也是最具有决定重要性的,是因为这种关系限制,有时更完全改变一切兵力的行动;第三,这种关系一方面是关系到局部的细密情形,而另一方面也可能应用于广大的地域。

因此,这种战争与地形的关系特别值得重视。战争中的指挥者当他采取行动时,其所要涉及的空间是他的眼睛所不能观察的,即使尽最大的努力也经常不能探索,而且由于经常发生变化,所以他通常也很难弄清。诚然敌人通常也是居于同样的情况。不过第一点,即使这是双方所共有的困难,但其为困难的程度是并不为之减少,而才智与经验较丰富能克服这种困难的一方就更加有利;第二点,这种双方困难相等的观念只是一种抽象的假定,实际上很少真正如此,因为通常总是有一方面(常为防御者)对于局部的地形比较熟悉。

这种非常特殊的困难必须用一种特殊的智力上的禀赋来加以克服,这种禀赋常被称为“地性感”----是在是一个太狭义的名词。那也就是对于任何一部分地形能够迅速构成一种正确的几何观念,因此,在任何时候也都能正确的发现自己的位置。这显然是一种想象力的作用,这种印象毫无疑问是一部分出于视觉,一部分出于心灵,用发源于知识和经验的观念来填补观察的空洞,并且把眼睛所看到的零碎景象拼成一个整体。但是,这个整体要栩栩如生地将它本身呈现的理智的面前,构成一幅由心灵所绘成的地图,而这种地图一经固定之后,所有一切的细节也都不应再互相分离----以上所说都只能用智力的作用来完成,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想象力。

很自然,这种能力的发挥是应该随着官阶而增大。指挥一支巡逻队的步兵士官只要善于认路,他具有少许观察力就够了,但是一个军团司令却必须了解一省或一国的概括地理情形。毫无疑问,各种有关的情报资料,参考图书以及其幕僚人员在细节上的协助,对于他都是大有帮助,尽管如此,他还必须本身有对一个国家迅速明确构成一幅理想地图的本领,这样才能使他的行动轻快而坚定,并且使他不至于感到彷徨和犹豫,而且也可以减少其对他人的依赖。如果说这种才能使应归于想象力,这也几乎是它对军事活动的唯一贡献,在其他方面其影响是弊大于利。

到此为止已经论述了军事行动要求人们必须具备的智力和感情力量的这种表现。几乎在任何地方,智力都是一项起主要作用的力量,所以我们应能了解战争从现象上看虽然如此简单明了,但缺乏卓越智力的人在战争的指导上是绝对不可能取得卓越成就的,没上述所讲的那些条件也是不可能成为军事天才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748051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4/5/9 23:10:2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忘了说下李云龙确实是个军事天才,他也具备楼主所说的综合素质,他的原型就是开国上将王近山和开国少将钟伟,其中钟伟被我军称为中国的巴顿,亮剑也是我最喜欢的军事类电视连续剧,回复:[原创]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2014/5/9 23:31:35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2014/5/9 23:27:57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写的很完美,也写的很深入,想被人称为军事天才是要具备你所述的综合的表现,天才不是天生的而是因某一人某种领域需要具有特别的潜质,加上其自身特别努力的学习拼搏才会成为天才的。赞一个回复:[原创]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

      2014/5/9 23:27: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浅谈我所理解的军事天才该具有的条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