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硝烟岁月 顾少俊

共 8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515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硝烟岁月 顾少俊

硝烟岁月

顾少俊

2014年4月9日,在兴化西郊敬老院,102岁的黄埔抗战老兵刘森尧讲述他一生的硝烟岁月。

“我是兴化东潭乡人,我父亲叫刘万富,是一个商人。他大脑灵活,常年在外走南闯北,把盐城的腊肉贩到苏州,兴化的鸭蛋运到南通,大把挣钱。他为人豪爽,朋友很多,无论在家,还是在外,不是人家招待他,就是他招待别人。

“我父亲小时候读过私塾,非常敬重文化人。他在一个城市生意做好后,总喜欢买些当地的报纸、书带回家。我家中藏书颇多。”谈起他父亲,刘森尧有一种自豪感。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年少的刘森尧很早就有机会接触各种经典名著,很早就在书中结识了文天祥、岳飞、戚继光等民族英雄。他喜读兵书,尤其向往“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的军旅生活。

“我兄弟姐妹6人,我最小。我父亲认为我最聪明,一直精心培植我。但我父亲45岁就过世了,当时,我不到10岁。父亲过世后,母亲独自支撑家庭,供我读书。我母亲很了不起,她虽然识字不多,但很明理。”说到母亲,老人黯然神伤。父亲过世后,家道渐渐衰落,为替家庭分忧,年少的刘森尧在父亲的朋友帮助下到上海自来水厂工作。他永远记得与母亲分别的那一幕。

那天早上,母亲早早起床,把家里仅有的3个鸡蛋煮熟放到他兜里。千叮咛万嘱咐,母亲恨不得把自己一生的经验和智慧全部塞进他脑子里。兴化是“无舟不行”的水乡。母亲把他送到河边,船行远了,他还看见氤氲中母亲的身影。想不到,这一别竞成了永诀。后来,再回家时,母亲的坟已在很深的草里了。未能在母亲床前尽孝,是老人一生的遗憾。

1929年,刘森尧在南京参军,成为中央宪兵3团的一名宪兵。后因刘森尧有文化基础,被宪兵团保送到江西庐山军官教导团受训。1937年毕业后分到98师588团1营3连任排长,随后参加了震惊中外的淞沪会战。

淞沪会战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据刘老说:“战斗最激烈时,一个装备满员整编师早上开上去,晚上只有几个人侥幸退下来。”

98师在淞沪战场上作为一支机动部队,在兄弟部队危急,其他部队来不及开上去时,临时驰援。3个月,98师5次增援兄弟部队。

“宝山县城失守后,我们在月浦南北一线和日军殊死血战。日军坦克特别多,我们没有反坦克武器,师长夏楚中决定组织‘班长敢死队’,师里的班长主动报名参加。”讲到这里,老人的声音在颤抖。

“报告首长,588团2营4连刘柱子,请求参加敢死队,请首长批准!”

夏师长还未来得及回答,又是一声“报告!”

“588团1营1连李三娃请求参加敢死队,请首长批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10名班长组织的敢死队在战壕里集结。年轻的脸上庄严肃穆,胸中豪气直冲九霄。

“夏师长拔出一名士兵腰间的刺刀划破自己中指,鲜血一滴滴滴入10名英雄碗中的酒里。”

“敬勇士们一碗酒,替全国人民谢谢你们!”夏师长洪亮的话语犹如火种点燃了壮士们胸中仇敌的烈火。

“消灭小日本,保卫大上海!”呐喊声震天动地,11只大碗摔成碎片。

日军又一轮进攻开始了。先是炮击,接着坦克猛冲,步兵随后发起冲锋。

10名健儿身上绑满手榴弹狂飚般地冲出战壕,滚到坦克下,拉响手榴弹。这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炸响是英雄们用生命谱就的凯歌;这升腾的火焰、翻滚的浓烟和着壮士们的热血一起化成了天空中的彩虹。

中国军人硬是用血肉之躯阻挡日军的钢铁洪流,粉碎了日军3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战后,98师受到蒋介石的表彰。

淞沪会战结束,刘森尧部队又参加了后来的武汉会战。

刘森尧勇敢机智,战功卓著,不久升为营长兼1连连长。武汉会战后,98师奉命转战皖东南,打击铁路沿线车站的日军。

“皖东南距新四军的茅山抗日根据地不远,我们98师与新四军是好邻居。那时,皖东南的98师与茅山的新四军堪称“国共合作”的模范。攻孙家铺时,新四军负责打援;打宣城时,新四军提供日军城防图。”

稍停后,老人讲了他救陈毅的那一段往事。

“一天大早,我刚起床,远处山上传来一阵枪声。哨兵回来报告,150多名日本鬼子包围山上新四军陈毅指挥部。

“当时团部离我连驻地只有500多米,听到枪声,彭志格团长来找我。我把情况向他作了汇报。彭团长立即指示,令我带1个连的兵力立即救陈毅。

“日军150多人兵分3路,每路约50人,从东、南、北三面向山顶进攻。陈毅军部三面临敌,西面是悬崖峭壁。日军有备而来,火力很猛,步步进逼;新四军是仓促应战,且兵员、武器均处于劣势。新四军军部人员虽然英勇还击,还是难以阻止气势汹汹蜂拥而上的日军,包围圈越来越小,形势十分危急。

“在距敌100米左右的一座小山后,我悄悄让部队停了下来。我考虑,从参战双方人数看,日军比我们多,从武器装备和单兵作战能力来看,我们又不如日军。因此,我决定率1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彻底消灭东面一股敌人,改变双方兵员人数比例,打开缺口把新四军解救下山。

“为保证战斗的胜利,我对武器装备进行了调整。当时,我们部队战士每人4颗手榴弹,1个班1挺轻机枪。我把全连武器统一调配。我让2排和3排的战士每人抽2颗手榴弹给1排,保证1排的战士每人有8颗手榴弹;我让1排调2挺轻机枪给2排、3排各1挺,保证2排和3排各有4挺机关枪。

“武器调配好后,我明确各排战斗任务。2排、3排埋伏在南北两侧,阻止南北两面的日军来犯,保证新四军安全撤退。我把想法给3个排长讲清楚,命令他们迅速带领战士各就各位做好战斗准备。

“我带1排悄悄向日军背后靠近,距敌50米左右,我手上盒子枪一响,一个日本鬼子头目一头栽倒。我手下的30多个战士迅速抵近把200多颗手榴弹抛了出去。手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50多个鬼子大部分被炸死,一顿扫射剩下几个鬼子全部报销,正面豁然开朗,山上的新四军保卫陈毅很快下了山。

“硝烟未尽,南北两面的日军立即奔过来,8挺轻机枪齐声怒吼,贪婪地吞噬着两边的日军。吃了亏的鬼子兵立刻调整战术,死盯不放……战斗一度处于胶着状态。幸好,彭团长带增援部队赶到才把鬼子打跑。”

是役,刘森尧部队以牺牲3名排长,全连仅剩18人的代价,成功救出陈毅及其军部工作人员。

中午,彭团长在团部留陈毅吃饭,陈毅拉着刘森尧的手一个劲地道谢,嗓门很大、一口四川口音:“谢谢啰!谢谢啰!你很有指挥才能。”在饭桌上,他听说我看过《孙子兵法》,很高兴地和我交谈。

“我们部队在皖东南5个多月。这期间,我们和新四军互通情报,相互支持。我们师长曾向新四军罗炳辉部队赠子弹20万发和一些步枪、轻机枪。在皖东南我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日军一点都没有占到我们的便宜。”和新四军交往的这一段经历成了老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家和万事兴啊!”老人感慨地说。

刘森尧万万没有想到,救陈毅这一段经历让他建国后逃过了一次“鬼门关”。1951年镇压反革命,刘森尧被判为死刑。就在死刑要执行的前一天晚上,他向看守讲了自己救过陈毅的事。监狱领导极其重视,层层上报。最终,在陈毅的关心下撤销原判。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4/4/15 9:31: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硝烟岁月 顾少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