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多项罪名被公诉

共 664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多项罪名被公诉

<h1>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多项罪名被公诉</h1>2014-03-31 18:07 新华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新华网北京3月31日电 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军事检察院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打赏
      收藏文本
      1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2014/3/31 18:54:0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原标题:严格依法审理谷俊山案件

      军队法律专家欲晓解读审理谷俊山案件有关诉讼法律问题

      3月31日,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一案,军事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意味着案件进入了审判阶段。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也是治军强军的重要基石。依法审理谷俊山案件,对弘扬法治、纯洁部队具有重大意义。

      案件依法由军事法院管辖

      由军事审判机关管辖军人犯罪的案件,是世界主要国家通行的做法。但受法治传统、法律文化、治军理念等因素的影响,在制度设计上存在千差万别。在我国,军事法院作为专门人民法院,是国家设立在军队中的审判机关。根据国家司法权统一行使的原则,军事法院依照法律规定或授权确定管辖范围,在最高人民法院的监督指导下履行审判职责。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人民法院组织法》等法律都作出了明确规定。中央军委《关于军队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对军事法院的管辖范围作出了具体规定,军事法院对军内人员犯罪的案件依法行使审判权,军内人员主要包括现役军官、文职干部、士兵等。谷俊山作为军队现役干部,军事检察院向有管辖权的军事法院提起公诉,有明确的法律依据。

      案件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审理

      无论是军事法院还是地方人民法院,审理刑事案件都要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律规定,谷俊山案件也不例外。现行刑事诉讼法是2012年修订的,使刑事案件审理程序更加科学完善,有利于实现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从目前披露的案情信息看,谷俊山案件应当适用公诉案件第一审普通程序。检察院提起公诉,军事法院在七日内审查完毕决定受理后,确定合议庭组成人员,将起诉书副本在开庭十日前送达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根据审理工作需要,合议庭可以召开庭前会议,对回避、证人出庭等程序问题征求控辩双方意见。按照诉讼法规定,案件开庭审理要有法庭调查、辩论、被告人最后陈述等必经程序。如果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比较多,开庭或持续数天。此外,或因公诉机关提出补充侦查、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重新鉴定或者勘验,以及被告人身体原因无法出庭等事由,导致案件延期或中止审理。刑事诉讼法规定,案件受理后二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鉴于谷俊山案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如果经上一级军事法院批准,还可以延长三个月审限。

      案件或不公开审理

      刑事诉讼法规定,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从目前披露的案情信息看,谷俊山案件可能涉及军队后勤装备的生产、采购等情况,或因涉及军事秘密,军事法院依法不公开审理。军事秘密作为国家秘密的重要内容,关系国家安全,法律规定不公开审理此类案件,符合国际司法惯例。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因道德、公共秩序或国家安全的理由,可不使记者和公众出席全部或部分审判,但任何判决都应公开宣布。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与之基本一致。对于不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公布不公开的理由。对公开审理或者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判决一律公开宣告。

      谷俊山案件或因涉及军事秘密不公开审理,符合法律规定。当然,不公开审理并不是“秘密审判”,除庭审不公开外,一审法定程序都要严格执行,审判活动还要受上级法院、检察机关监督,被告人辩护权和上诉权等权利受法律保护,确保案件得到依法公正审理。

      军队是拿枪杆子的,不能有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只有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才能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查处谷俊山案件是军队法治建设一次重要的司法实践,从案件查办到提起公诉,以及即将展开的审理工作,向我们展示了法治精神的力量,对惩治腐败行为,震慑犯罪分子,确保部队纯洁巩固,必将起到积极而长远的作用。

      2014/4/1 1:51:57
      左箭头-小图标

      <h1 id="artical_topic" itemprop="headline">人民网:为刮“谷”疗毒的解放军点赞</h1>

      2014年03月31日 20:31

      来源:人民网 作者:谢正平

      <iframe class="miniseebox js_weixin_iframe" src="about:blank" frameborder="0" scrolling="no" style="left: -36px; width: 232px; height: 0px; bottom: 42px; position: absolute; z-index: 102;"></iframe> 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多项罪名被公 [p=24, null, left]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p]

      <h5 class="cmt js_commentCount" id="js_commentCount_top">19021人参与 167评论 </h5><h5 class="cmt js_commentCount">

      </h5>

      今年的春天,乍暖还寒,心头总有一丝冷意。谷俊山,这个曾经肩膀上扛着两颗金星的高级将领,站到了被告席上。

      原标题:为刮“谷”疗毒的解放军点赞

      甲午,在国人的印记里,注定是个特殊的符号。今年的春天,乍暖还寒,心头总有一丝冷意。谷俊山,这个曾经肩膀上扛着两颗金星的高级将领,站到了被告席上。

      按照此前网上流传的零星消息和媒体的报道,这个“军中土豪”涉嫌多项罪名,仅侦查就历经2年之久。听到这个消息,谁都会感到无比愤怒和痛心。愤怒的是,一个共和国将军,身居庙堂之高,肩负卫国之责,竟为一己之私,像硕鼠般贪婪地攫取。痛心的是,本应是钢铁长城的柱石,却成为侵噬长城的蛀虫,这样一支有着无限荣光的人民军队,却因为谷俊山这样的败类而蒙羞。

      如果不曾忘却或刻意回避这支军队彪炳史册的辉煌历史,这种愤恨和痛心还会更甚。这些天,我也加入了骂的行列,在寻求着酣畅淋漓宣泄的快感。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套用在我和像我一样的军粉身上,也可以这样说,为什么我要痛骂我要宣泄,因为我对这支军队充满着深深的敬意。

      这支军队,曾经创造了太多的奇迹伟业,也承受了太多的苦难痛楚。他诞生于狼烟四起、国亡家破的年代。虽一无所有,却凭滚烫的热血、不屈的脊梁和如磐的信念,毅然担当起拯救国家和人民于水火之中的历史重担。比所有励志故事都豪壮都残酷都震撼的是,他们被包围被封锁被孤立被围剿被扫荡,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被堵死围死困死饿死冻死累死……但他们不但挺住了而且逆袭了,历经无数枪林弹雨、经受无数血与火的磨难,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国家的独立、人民的解放。

      谷俊山的贪腐触目惊心。有人说,他是建国以来军中最大的腐败案,有人披露他有几十套房产,还有人说从他家搜出的茅台酒就装了几卡车……我也相信,随着案件的审理,也许会有更多罪证摆在人们面前。我想说的是,谷俊山能代表整个军队么?谷俊山倒了,军队就垮了么?这种担忧和疑虑,在感情上的暴风骤雨过后,理性的思考、历史的回顾,会熨平我们心灵上的创伤和起伏。

      谷俊山案发生后,一个发小跟我谈论起这个事,十分不屑:你这个军迷跟我说说,部队还有好官吗!我当时就火了,也冲他喊起来:你知道这个国家的脊梁骨是哪些人吗?我建议你回去看看感动中国!

      感动中国是国人感情的盛宴。我每年都会守望着这个不平常的节日。连续十多年后,我突然发现了一个规律性的东西:每一年的感动中国人物,都有军人的身影,杨利伟、丁晓兵、李中华、何祥美、庄仕华、梁万俊、方永刚、李剑英……

      还有每年评出的全国道德模范,也总能看到军人的身影,李素芝、周波、邱光华、卢加胜、赵渭忠、孙茂芳、林俊德……

      这一个个响亮的名子、感人的故事,承载着民族的希望、传递着时代的强音。

      “导弹司令”杨业功就是其中杰出代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受命筹建一支新型导弹部队。为了熟悉地形,勘察阵地和机动路线,700多个日日夜夜,他钻密林、闯戈壁,转战南北一万多公里,冒着摄氏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经受四、五十度的酷热,现场观察记录了上万组技术数据。生病后,他拄着拐扙带领部队展开训练。生命垂危时,他躺在病床上听着部队完成任务的报告。临终前,还喊着“一二一……出发……”的口令。为铸就大国长剑、锻造长缨锐旅,一位共和国将军演绎了献身使命的生命绝唱。就是这样一位精神上的富有者,在日常生活中的崇尚节俭、在权力支配上的廉洁自律,更是有口皆碑。他家的住房10多年从未装修过,睡的床是用4个大箱子拼成的,去世前,用的还是当旅长时买的沙发,床头台灯是乒乓球拍改做的,一张小方桌,油漆已经脱落。“权不在大,为公则灵;斯是公仆,惟吾德馨”,这是杨业功所作《公仆铭》中的自白。

      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杨业功是我爷爷的同辈人,他们吃过多茬苦、受过多重罪,与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军人有许多共同之处。如果说,他们身上的那种风骨延续了这支军人初创时的传统,当代的年轻军人还能做到这一点吗?一个个活生生的事实,帮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王伟,一个只比我大几岁的年轻军官,就是以这样的行动定义了当代革命军人。2010年8月7日晚,舟曲武警中队副中队长王伟正在与怀孕的妻子通电话,特大泥石流突然爆发,他当即挂断电话,迅速集合部队投入紧张救援,一直奋战到第二天下午。当听说自己家附近已被泥石流夷为平地时,他慌忙拿出手机,这才发现妻子打来的未接电话,时间显示是8日零点06分,那时他正在救援现场。在妻子最无助的时候,他却没能接电话,这成了王伟心中永远的痛。王伟与战友们先后救出23名幸存群众,转移5600余人,却永远失去了妻子、岳父母、妹妹和未出生的孩子。“感动中国”组委会给他的颁奖辞中这样写道:“妻儿需要你的肩膀,而人民更需要你的脊梁。五百米的距离,这个战士没有回家。那个最黑暗的夜晚,他留给自己一个永远不能接起的电话,留给我们一种力量。”

      我们不能忘却,这一个个80后、90后熟悉的身影,昨天还和我们一样是父母面前的乖孩子,穿上军装成为共和国一名军人后,便多了份使命担当,肩负起了守护家园、守望和平的神圣责任。长江边,面对洪魔的肆虐,稚气未脱的士兵们手挽着手组成人墙跳入决堤口,用身体筑起洪水无法逾越的墙;冰雪灾害中,年轻的军人兄弟用肩扛手抬将受损电网修复,冰碴刺破了双手,他们却浑不知觉;汶川上空,在无气象资料、无地面引导、无地形资料的“三无”情况下,15勇士相继写完遗书,从3000米的高空纵身一跃,义无返顾地扑向灾区。在吞噬生命的烈火中,在天崩地裂的强震中,在奔腾咆哮的洪水中,在疯狂嚣张的歹徒面前,在生死考验的危难关头,总能看到他们英勇无畏的身影。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些勇士的名字:李向群、武文斌、邰忠利、孟祥斌、高铁成……

      他们,也许是我们儿时的伙伴,也许是我们中学的同窗,但他们在军营里已淬火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英雄。

      这就是我们的军队,这就是我们的军人兄弟,在他们的身体里,永远激荡着民族的豪情、永远传承着红色的基因。

      想到这一切,再看看谷俊山,实在轻如鸿毛、不值一哂,连一声骂都觉多余,更不能用谷俊山这个微不足道的“1”,去否定“230万”强大的军队、可爱的军人。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权力就可能有腐败。我常想:一支军队是否强大,不在于他是不是有贪腐,而在于他是否敢于向自己动刀,是否有壮士断腕、刮骨疗伤的勇气。老祖宗庄子说过“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治国平天下如此,治理军队何尝不是这样,无非是去掉害群之马而已!这是我们老祖宗的智慧,也是咱们这支军队的常胜法宝。谷俊山倒了,剔除了害群之马,这支军队只能会更强大。

      如果你不是有意挑刺的话,总该承认这个事实:十八大以来,国家反腐出重拳,扎紧制度的笼子,老虎苍蝇一起打,数十名省部级以上高官应声落马。习大大作为军人的一把,带头严格执行八项规定,官场的风气清朗了,喊了几十年的党风、社会风气根本好转,真正开始有转机了。军队打虎不甘示弱,反腐倡廉也不落后,制度反腐的力度在加大,部队酒气少了、虎气多了,豪华车挂军牌的现象也杜绝了。

      军队是国家的柱石、人民的守护神,枪杆子绝不能掌握在腐败分子手里,这样老百姓睡觉才踏实。谷俊山一案告诉我们,军队对腐败是零容忍,腐败不管涉及到谁,不管他职务有多高,都要坚决消除——这也是包括你我在内的所有国人的期盼与心声。

      军队有腐,国人忧之;军队惩腐,国人欢欣。这欢欣,就来自于我们看到了这支军队还是那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队;这欢欣,就来自于我们看到了这支军队还有着当年那种“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的豪迈和底气。

      话说到这里,我的眼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我们国家的陆地、天空、海洋,都有这支军队在忠诚地守护着:在西藏高原,他们呼吸着稀薄的空气,一步一个脚印巡逻在生命禁区;在东海上空,他们驾着战机划过海空,勇敢地识别、驱离进入防空识别区的外国军机;在大洋深处,核潜艇悄然巡弋,他们警惕地守卫着万里海疆……

      在世界许多地方,这支军队忠实地履行着维护和平、维护国家利益的责任:在广袤的非洲,他们头戴蓝盔,冒着战火和瘟疫,搭桥铺路、排雷站岗、医治病人;在亚丁湾,他们驾舰护航,确保国际航道安全;在遥远的南太平洋和印度洋,天上有卫星,空中有军机,海上有军舰,他们正在立体式全力搜救马航失联同胞……

      让我们客观公正地看待这支军队,热爱这支军队、维护这支军队、点赞这支军队。

      2014/4/1 1:51:1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多项罪名被公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