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服貿有自己的命數,然而孩子,你有你的(转自FB)

共 450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7036765
  • 工分:24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服貿有自己的命數,然而孩子,你有你的(转自FB)

在facebook上面看到这一篇台湾人写的文章,是个务实派,赶脚挺不错,原帖地址在此 https://www.facebook.com/stuartchiu

服貿有自己的命數,然而孩子,你有你的。

最近幾個月因為學生要上線了,所以我埋首在他們操盤的準備工作上,抽身臉書一段時間,跟大家說個抱歉,其實我很想念你們。這幾天有好幾位朋友希望見到我對於服貿爭議的觀點,我一一回覆不完,所以還是冒著被歸類的風險寫一下個人的拙見。

我們先來看一齣話劇。某夜,一位重症病患被送進了急診室,值班的幾位醫師(經濟系與商學院飾)診斷後,急著跳腳,說必須趕緊手術,晚了藥石罔效無力回天。就在他們要著手治療之前,醫院的行政主任(法律系飾)走過來說千萬不可以,因為本手術還沒有完成合規的檢驗,甚至連怎麼檢驗這種手術的規則都沒有訂好,為了這次與未來千千萬萬次的手術,此時必須把病人先推出去等候,等完成詳細的檢驗規則才能推回來。就在他們互相爭吵,主任質疑醫生是不是想借手術發財,醫生懷疑主任是不是想贏得明年的選票之際,心情忐忑不安的家屬(社會系飾)也高聲疾呼說:「在沒有完全確認病人接受手術後會發生的風險與相應的權益保障之前,絕對不可以動手術!」接著,這三種角色吵的沒完,越演越烈,並紛紛波及到院內的所有其他角色,哪怕你是醫院的護士、工友還是單純的 IT,個個都必須選邊站,否則就刪朋友、老死不相往來。這個畫面反映了台灣高等學歷分科教育的無奈現狀,每一個學科背景的人都只關注自己的所知所學不可以被侵犯,並捧為無限上綱,而對其他學科的理解與包容,卻是那麼卑微與渺小。此時如果你是那位病人,我也假設你獨鍾這一間名為「福爾摩沙」的醫院不願離開,那我給你最好的建議就是趕緊抓住每一分鐘趕緊自主鍛鍊、改善健康,這樣手術能進行也好,不能進行也罷,你的存活率都能穩定提昇。

服貿正反雙方都有自己的道德基礎,一方要的是公平,另一方要的是競爭,怎麼好說誰對誰錯呢?就像奧運會上馬拉松選手,抗議自己沒有與對手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所以不要參與這次的賽跑,這當然是很有道理的。但問題是其他的選手老早就一直在往前跑,跑了十來年,現在時局偏偏又進入廿倍速時代,我們再不起跑,這場世界級的比賽就勝負已定了,我們只能收拾收拾離開選手村,回到自己的角落去問問有沒有別人剩下的零工可以寥以糊口、勉強謀生。你能說這擔憂沒有道理嗎?

我想先澄清兩個觀念。首先,民主是崇高的,但是歷史上講究民主的雅典,最後被高效的斯巴達攻陷了。文明璀璨瑰麗、GDP 佔當時世界一半的宋朝,因為內部分化、兩派互相掣肘,最終敗亡在金、元的一致的鐵蹄之下。因此民主、文明是值得追尋的價值,但不可誤以為必是國家終極的價值標準。過度追求,反而可能是敗亡的起因。

再者,第二次國共內戰的平津戰役發生時,即使蔣介石派遣蔣經國去北京營救,努力遊說之後仍然有五分之四的中研院學者選擇留在北京,信任共產政權會善待他們。只有像傅斯年與胡適等人南飛,躲過了文化大革命與剷除知識分子的反右傾運動。因此即使是多數學者的政治意見,有時候也是錯的。因為他們的擅長領域裡,永遠都有個常數名為「假設前提」或「控制變因」,然而這常數在現實環境中經常是不存在的。

上週,當美國總統說出了:「我們絕不會與俄羅斯進行軍事對抗,而且我們相信烏克蘭也不樂見在該區域發生軍事衝突。」這樣放棄盟邦的言論,我不是很懂為什麼台灣的學生不上街激烈抗議。美國的底牌現在已經被俄、陸領導核心給看穿了,原來美國你不敢也不會與軍事大國衝突,那麼大陸哪天要軍事包圍拿下台灣,可以預見美國、歐盟、日本又會是制裁大陸十幾位官員,凍結他們的銀行帳戶、停發簽證、取消峰會、削減大陸出口額度,然後五年內所有大國又重歸舊好,唯獨遺忘台灣這個浮光掠影的「歷史傷口」。美國這麼嚴重的改變對待盟邦政策,不敢為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陳兵黑海,為什麼本應當唇亡齒寒、兔死狐悲的台灣人你不抗議? 更奇特的是,等了 65 年,好不容易世界警察下班了,大陸如果要搞台灣,現在就可以動手了,幹嘛搞個服貿讓台灣有翻身的機會?有的人說服貿是毒藥,台灣產業會被壓垮,我認為凡事都有可能,就算是在歐盟的經濟大國義大利、西班牙都可以孱弱了,台灣哪有一定贏的道理?但是大陸真的要搞台灣也不用這麼麻煩,直接海、空包圍斷你經濟命脈就達成目的了,又快又有效,誰還跟你服貿?這是俄國給中共上的最新一堂課,叫做「戳破美國紙老虎 --- 如何兵不血刃取回不可分割的領土」,但是台灣同胞好像不是很在意,認為克島的事件不會追加演出在台灣島上。我現在的感受就像看到了一艘艙底被魚雷擊中,正在大量進水的輪船,然而船上的人對爆炸聲充耳不聞,不但放著這個**破洞不管,還衝進艦橋拼死搶奪舵輪、爭論航行方向,這景象就如同幾米大師的畫作一樣,讓人感到奇幻與超現實。

在新聞網站上看到陳為廷、魏揚這兩位明日之星的論述與慷慨激昂的相片,讓我覺得他們跟當年的劉少奇、鄧小平有些相似。劉是留俄莫斯科的,鄧是留法巴黎的,都是當年一等一的高材生,關心國家前途與社會正義絲毫不落人後。透過發起群眾集會、串連罷工罷課、攻佔政府機關、號召全國政治協商會議來談判等等手段,最終在他們奮鬥不懈下擊敗了國民黨,建立起號稱絕對平等、公義的紅色中國。所有反對他們的人,都成了反革命,成了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份子、右派),必須接受嚴酷的思想檢視與改造。

鄧小平在晚年的時候,對一位義大利記者談到:「我自己(的正確與錯誤)能夠對半開就不錯了。但有一點可以講,我一生問心無愧。你一定要記下我的話,我是犯了不少錯誤的,包括毛澤東同志犯的有些錯誤,我也有份。只是可以說,也是好心犯的錯誤。不犯錯誤的人,沒有。」這句話我想送給魏揚(或是那位帶頭攻佔行政院的「真正」發起者)。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手握著正義之劍就可以伸手便砍,就認為自己是最正確與終極的民意化身。這樣就算建立起了你的理想世界,到頭來它很有可能帶來的是更大的不公與不義。

當然,這話恐怕只有親歷過革命的老年人才能心領神會。由此也印證了印度聖雄甘地、南非曼德拉、美國金恩博士堅持採取和平抗爭路線的艱難偉大。政府固然有責,但一個社會究竟是走向撕裂或是和解,對立或團結,跟學運、民運領袖的人格特質極其相關。年輕並承擔夥伴、公民信任的你,不可不慎。

關於關心服貿議題的學生,我依舊希望台灣的學生可以多讀書,特別是經濟與歷史。我們任何一個人的個人經驗,放在歷史的長河中都是非常些微與短暫的。所以我們不應該用:「我身邊的誰誰誰說、電視上的誰誰誰說、學校的誰誰誰說....」就來給服貿好壞下個定論。我不是經濟大師,但是我想推薦「自由選擇的力量:米爾頓.傅利曼的一生與理想」給大家做個導讀。過去這五十年,世界上有很多國家選擇國民保護主義、也有很多國家選擇競爭開放主義,最後台灣會走上哪條道路,應該是民意公決,然後福業共擔。

我兩年前在臉書上寫到現在已經回到清末民初、貧富不均、年輕人沒有經濟希望,政府繼續這樣下去,面對的就只有革命了。但其實我很不想見到革命、也不想見到台灣泰國化、拉丁美洲化。其實我們可以仔細想想,30 年前台灣的經濟起飛期依靠的,也就是低廉與勤勞的勞動力、便宜的的環境污染成本與模仿抄襲先進國家技術這三個發展中國家競爭法則。然而我們對於成為「塑膠王國」、「雨傘王國」、(1993 達成)外匯存底世界第一,感到沾沾自喜;卻對於鎘米、烏腳病、羅大佑「台北的天空」以及成為「海盜王國」就選擇性遺忘。每逢選舉我們就高喊:「台灣第一!」、「台灣萬歲!」,現在看到大陸也用這三個法則起家了,就對他們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不願與之為伍,這某種程度上就是瞋,就是一種妄自尊大。現在媒體上滿滿都是香港人如何討厭大陸人的報導,希望台灣不要香港化。但如果我們問問現在在香港努力工作的大陸年輕人對香港年輕人的評語(當然他們現在在港多半噤聲),或許就會像站在一面未來的鏡子前一樣,更能清楚思考台灣未來的道路。這也就彰顯了魏徵對唐太宗說的「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是個恆常的道理。

我們的國民收入要能提昇,絕對不能寄希望(與怨懟)在政府身上。政府在經濟上主要的功能就是上下兩條線,下應該設定社會安全網,讓沒有競爭力的國民生活的下去;上應該放在富人稅,讓高收入國民多繳些他在這完善制度下賺得的社會資源,其他的地方就該是鼓勵競爭與自由市場。台灣收入要提昇,產業必須升級。然而從我出生之前一直到長大後,台灣好幾代的教育都在填鴨死背,導致現在做不出領先世界的先進產業。數十年來高等學府教育出來的菁英,迄今依然巨多留在海外貢獻自己的所學與專長給歐美國家。更別提大家班上名列前茅的同學畢業後,通常最想擠進的就是公務體系。這種人才環境換作矽谷最頂尖的科技 CEO 或是創投 CIO 來台灣,也是無法提昇台灣國民所得的。累積了好幾代人的過錯現在都怪到馬、江身上,只是最便宜的出氣選項,但這並沒有骨氣。

大人都長大了,當我們錯過了好好學習、開發自己潛力,可以跟上世界頂尖產業的階段,孩子們你就看到了薪資凍漲的苦果。當我們過去 20 年分成藍綠兩派嚴重對立,讓國家社會持續空轉,你就看到「亞洲四小龍」這個名稱已被世人淡忘,舉世提到的只有新加坡與南韓的傲人成就。孩子們,你放下電玩世界了沒有?走出名牌包的誘惑沒有?戒除有機會就蹺課、考前才趕緊借共筆的陋習沒有?認真的潛心投入學習與準備投身到世界舞台一決高下了沒有?台灣服貿過關,你必須面對大陸最優秀人才的競爭,你準備好沒有?台灣服貿不過關,你若必須飄洋過海才能賺取高薪、累積自己的資本財,你準備好了沒有?

最後,推薦高爾的新書「驅動大未來」給大家,對於瞭解我們身處變動中的世界有很大的幫助。本世紀雲端科技、機器人與自動車的降臨,一方面壓低了普遍薪資、提高了失業率,另一方面也解放了人類的雙手與腰桿,讓你有更多的時間來閱讀、思考與誕生創意。全球腦力釋放的結果,未來會是一個變化越來越快的世界,你一定要找到自身安立其中的位置與方向。至於那些尚在立法院為我們普羅大眾發聲的學子,我由衷感謝你們勇敢挺身為大家爭取公平與公義。請注意自身健康與安全,也別忘記找時間充實自己專業以外的其他學科,特別是經濟、歷史與未來。

I miss you all.

P.S. 寫給留言的朋友們。我們不需要被偽命題給騙了,在區分服貿是好或是壞之餘,它很有可能是「不一定」,但是媒體讓你投票時都不給你這個選項。世界其實是個充滿機率的大箱子,我們只能在其中判斷事情促成的概率有多高,並配合採取相對應的行動,這也是我這一行如此美麗迷人的原因。今天任何一個人都不能說台灣的未來「一定」能或不能依靠大陸,因為未來永遠都有我們意想不到的事件可能會發生。我可以假設一個台灣最倒楣的情況,就是很久以前已經戒急用忍讓韓國跑在我們前面了,然後現在為了服貿產生內部尖銳的對立與傷痕,最後服貿終於通過的時候,大陸因為地方債或樓市泡沫爆發金融危機,台灣五年內未受其惠反受其累。(此時,在 2014 支持服貿的人會被罵笨蛋。)當然,幸運女神也有可能給台灣好運,透過服貿與其後與他國的自貿協議讓台灣追上新加坡的人才多元開放、產業順利升級、國民所得陡升。(然後,在 2014 反對服貿的人會被笑白痴。)凡人都有事後諸葛的能力,但站在 2014 的時間端點上,其實這兩種結果都有不小的發生概率,所以爭執的兩方都不應該說:「如果不依我的主張,台灣一定完蛋!」否則就是典型的政治偏執,陷入了「我執」而不可自拔。

市場法則確立了國與國之間,除了政治上的同盟或是災難的救助之外,沒有免費的午餐。台灣的下一代如果沒有國際競爭力,永遠徘徊在低毛利產業,要靠服貿才能敲開別人市場、降低那 4%~8% 的關稅,我們有再多成功的服貿也只是延長日落的時間。相反的,下一代有卓越的競爭力,產業有高毛利,別人會如同主動邀請電動車大廠 Tesla 一樣主動邀請你進入他的市場,教導他們如何創新與研發新產業、提昇他們的競爭力,那這次與將來的服貿過與不過、好與不好,差別都不會太大。蘋果、微軟、臉書、特斯拉的創建者都是在校就讀期間就創業了。台灣只要有一間這樣創新產業的公司,對於拉動國民收入的效果可抵上幾個服貿。但是我們 20 出頭的孩子們普遍在做什麼呢?所以我說服貿有它自己的命數,但不論未來世局如何變換,如何改善我們的教育品質、敦促與鼓勵青年人提昇競爭力,面對動盪屹立不搖,才是我們這些臉書成年人最應該關注與投身的焦點。

      打赏
      收藏文本
      41
      0
      2014/3/28 1:56:3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看了这篇帖子,我想说的是,台湾还是有明白人。然而总的来看,我认为台湾所谓的民主,还不够成熟,不像美国,人家那是有近两百年历史的民主,运用民主可谓游刃有余,而台湾,个别党派和个别人,一味的只顾及自己的利益,却不顾他人的利益,煽动那些未开智的学生闹事,这叫什么民主?连民粹都算不上,极端的狭隘主义!如果台湾继续这样下去,台湾一定没有前途。

      2014/4/14 21:08: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作者提到了一点很关键: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

      2014/9/2 17:10:50
      左箭头-小图标

      看了这篇帖子,我想说的是,台湾还是有明白人。然而总的来看,我认为台湾所谓的民主,还不够成熟,不像美国,人家那是有近两百年历史的民主,运用民主可谓游刃有余,而台湾,个别党派和个别人,一味的只顾及自己的利益,却不顾他人的利益,煽动那些未开智的学生闹事,这叫什么民主?连民粹都算不上,极端的狭隘主义!如果台湾继续这样下去,台湾一定没有前途。

      2014/4/14 21:08: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服貿有自己的命數,然而孩子,你有你的(转自FB)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