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共 117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012392
  • 工分:1564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凤凰卫视报道“东莞丐帮”犯罪团伙用各种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该报道在网上引起热议,称犯罪团伙的做法令人发指。

据报道,东莞有以乞讨为生的约3000余人,而在东莞城区就有1000余人。越来越职业化的乞讨人员对社会造成了不良的影响,而且大部乞讨人员表示拒绝救助。

经调查,这些职业化乞讨人员每天给能讨到20元左右,少数可以讨到80多元,个别甚至能讨到100至200元不等。但这些乞讨人员的背后,却隐藏着残暴的犯罪集团,他们故意使小孩、老人致残,然后逼他们乞讨。

很多网友看到这段报道表示惊心,呼吁严惩这些犯罪团伙,也有不少网友指责政府的不作为。对于碰到职业化的乞讨者该不该给钱,网友们认为给钱是滋长犯罪,但如果不给钱的话,乞讨者又会被殴打,下场更惨。

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失踪的亲人深陷丐帮,街头偶遇却无力解救。

卢小燕:他还骂我,他说你不要多管闲事,在这里干吗?他说等一下我砍死你。

解说:混迹丐帮,老人亲眼目睹,童丐的悲惨遭遇。

王秀勇:他慢慢这个腿就烂掉了,越烂的流脓,他越惨,越惨他越赚钱。

姜楠:2014新年伊始,一场“扫黄”风暴,让东莞这个“世界工厂”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随后某中文网特约记者,撰写的文章,《东莞:工人、小姐与乞丐》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作者在文章中称,他的一位堂叔在东莞打工,无故失踪之后被人发现成为了东莞街头的一名残疾乞丐。

中国沿海发达城市的乞丐问题由来已久,政府打击治理的时候,他们就偃旗息鼓,销声匿迹,而当政策宽松的时候,他们又卷土重来,这次,我们的记者就奔赴东莞,试图揭开东莞乞丐的真实面目。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解说:照片中的人名叫卢剑秋,广西梧州人,如果他现在还活着,今年已经35岁了。

2000年,卢剑秋跟家里的叔公一起在东莞市石排镇打工,一天下班之后,他要赶去与女朋友约会,甚至没有来得及跟叔公打个招呼,就匆匆外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卢剑秋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卢小燕是卢剑秋的堂姐,一直在东莞市东坑镇打工,距离石排镇仅15公里,是东莞市另外一处热闹所在,各种制鞋厂,制衣厂,玩具厂星罗棋布。

2010年9月,一天傍晚7点多钟,卢小燕下班后到镇上最繁华的地段逛街,当她走到闹事边一条僻静马路的时候,意外听到有人喊她的小名。

记者:大概就在这个位置。

卢小燕:就在这里,我就站在这里,那个时候那个药店没开门,好像这个灯也没亮的,好像还没这么黑。

记者:天也黑了是吗?

卢小燕:是,好像有七点多了,也不是很黑那种。

我站在那里,就听到一个声音,我站了一会儿,就有人叫我一样,叫我的小名,后来我说怎么有人说家里的话,我到处看看都没看到人,就是旁边有一个乞丐在那里,好像那个手跟脚都没有了有一边,然后我不出声,他又叫,我说谁叫我,是不是叫我?他说是,他就说了我爸的名字嘛,问是不是。

我说你是谁啊?他说三弟,他又说了他爸的名字嘛,我说三弟,我说那个人不是说,失踪了死了吗?他说没有,后来他就掉眼泪了。

解说:当初卢剑秋就跪坐在这个垃圾筒的旁边,卢小燕认出他正是失踪了十年的堂弟,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怎么变成了残疾乞丐呢?

记者:还记得当时你看到这个三弟的时候,他什么样子吗?

卢小燕:那个头发很长的,很长很乱,胡子又很长,穿那个衣服反正都是很破烂的,很脏的,反正不认真看都看不清楚是他,反正有一边手那个胳膊都没了,然后那个脚也是好像断到这里,膝盖上来这里有一个是弯住的,坐在那块板上面。

解说:卢小燕回忆,堂弟当时非常狼狈,已经完全看不出昔日的模样,头发及肩,不见右臂,只剩肩头有一个浑圆的肉包,双脚自膝盖处被截断,坐在一个搁着木板,带着轮子的小推车上,车子前头绑着一根铁链。

卢小燕:他问我是不是家里,我说不是,是东莞,我说你为什么这样子?我说家里人都找你找了很久,他就说十年了,他说我一醒来就这样子了,我说那个时候怎么回事?他说他就是坐车一下车他说,走没多远就碰到了一个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记者:碰到了一个人是什么意思?是这个人袭击他了吗?

卢小燕: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这样,他说跟那个人撞了一下,具体没问他,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来得及问嘛,然后他就说什么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那样子了,他说好痛那个时候,他说黑黑的,又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只是有时候,有人来帮他换药,这样子说。

解说:卢小燕记得,当时她顺着卢剑秋的视线,注意到附近停留的一辆残旧中巴车,正有两名手脚正常的男子,不断将类似于堂弟这种残缺者,搬卸到地上,卢小燕说,卢剑秋让她走近一点,要不时往盘子里放点零钱,卢剑秋继续讲述,他说当时醒来时就发现,双脚和右手都没了,在那个漆黑的屋子里被关了将近一年,后来手脚的伤口愈合了,就被带到街上讨钱,有时在中巴车里睡觉,有时被带往另外一处房子,他清楚记得已经十年了。

卢小燕:他就说每次过年因为里面也有很多那些人。

记者:哪些人?是乞丐还是?

卢小燕:乞丐,他说有人在那里,他说有鸡腿吃什么吃,他们就说是过年了,然后他就在墙壁上面画一下他说。

解说:卢小燕回忆,卢剑秋告诉她,每次有鸡肉吃的时候就是过年的时候,其他时间基本是馒头包子,每天有固定任务,如果讨不到额定的钱,会被管理他们的马仔抽打,并且不给饭吃。

在卢剑秋叙述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卢小燕不停落泪,完全没有想到应该问些利于解救的信息。很快,中巴车边那两名男子发现异常,迅速过来打断他们的对话。

卢小燕:就骂他又打他。

记者:怎么打他?

卢小燕:就用脚踢,我看到反正两个都很高大的,有一个我就看到他那个胳膊上面,好像纹了身了,好像不知道是右边还是左边了,我都忘记了。

记者:他们说的是哪里话?你能听懂吗?

卢小燕:听不懂,他们跟他说的都是普通话,但是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并不懂,好像有一点像安徽河南那边的声音一样,因为我在那个厂里面,跟那些人接触过嘛,反正就是听不懂的声音,很凶的,他还骂我,他说你不要多管闲事,在这里干吗?他说等一下我砍死你,我就很怕,我说他问我要钱我没有,他说你赶快滚,这样子讲。

解说:卢小燕对这两个男子印象很深,其中一个人挡着中巴车牌,另一个迅速把卸下来的残疾乞丐扔回中巴车里开车离开。

卢小燕:后来就把我那个堂弟抬走了。

记者:抬走的时候你堂弟有没有反抗?

卢小燕:没有,他不敢出声就低着头。

记者:你当时看着他们抬上去的。

卢小燕:是。

解说:卢小燕吓坏了,没有等老乡,直接跑回家里躲了起来。

卢小燕:我就拿起手机发信息给我姐,因为我姐在家里嘛,我说好像我看到三弟了,我说很害怕,看到那个样子。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卢小燕:因为我害怕,也没想到,真的,十年了,就是他们说迷信去算命什么的,说他已经不在了嘛,这样子,所以看到一下子可能没反应。东莞残疾乞丐有帮派管理随人流调行乞位置

解说:卢小燕的电话在老家炸开了锅,卢剑秋的大哥卢柱东当天晚上就开车赶到东莞,但是令卢家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已经错过了解救卢剑秋最好的机会。

第二天卢剑秋的家人从广西梧州,分乘五辆车赶到东莞,开始寻找卢剑秋,卢柱东记得,当时东莞市区内很少有这种乞丐,但是在东莞周边的镇区却非常多,有时一条街上会有四五个乞丐。

卢柱东:基本上都是缺手缺脚的,就是站不起来的那种,就是有一块木板,木板上面有四个小轮子的,好像就趴在那里爬,靠那个划船那样,爬去的,他们的手和脚基本上都是皮包骨头那样的,就是没有断掉的,就是皮包骨头那样的,就剩下一个头很大的头。

解说:此后几天,他们在东莞各个镇区之间疲于奔命,跟踪盯梢那些商场出没的残疾乞丐,以及一些样貌相近的中巴车,卢柱东还记得,他们经常盯住一个乞丐就是一天,希望跟着他能找到他们歇脚的地方。

记者:那当天你在那儿观察了那么久,看到有人来给这个乞丐吃东西,或者是有人给他喝水。

卢柱东:有。

记者:或者有人来收钱吗?

卢柱东:有,两个很大个的那个,收了他的钱,就把他拉到别的地方去,就是再看到有包子店了,就买两个饱子给他吃。

记者:您是说他们在什么地方收他的钱?是在街上。

卢柱东:拉到偏僻一点的地方。

记者:偏僻的地方。

卢柱东:因为他有一台,那个小木板车嘛,小木板车是有轮子的,把他拉去。

卢小燕:就是看到他收钱了,我们在那里就是守了好久嘛。

记者:是个什么样的人?

卢小燕:好像我看到那个手也是残废的,应该也不会说话的,因为我去得很近,看到他买包子的时候,只是给钱就指那个包子,这样就拿了。

记者:他买了多少包子?

卢小燕:就刚刚两个,然后就买了一瓶水,就给那个乞丐,他收了钱的时候,好像看到他把那个钱,收到一个袋子里面,然后那个盘又留着一两张在那里,然后就放到,看到他去那台小车,有一台小车在那里嘛,然后就把那个包包给了车上面那个人,那个车就开走了,然后他继续就跟着那个人,跟着那个乞丐。

记者:但是有一个人是来接这个钱的人,坐在小车里,是吗?

卢小燕:嗯。

记者:那个人你们看到样子了吗?

卢小燕:我没去,没跟去看,那个时候好像是我那个姐跟去看她说,是戴着眼镜,戴着一副墨镜的,就是梳着平头。

解说:高小宁是卢剑秋的同学,也多次参与寻人,他还记得这些乞丐有很多共同点,相似的残疾,相似的轮滑木板,相似的管理模式。

记者:通常都拉着这些人去什么地方?

高小宁:一般都是他早上拉去,早市,菜市这些地方,有的是没有一个脚,有的是两个脚都没有,有的也手脚楼没有的都有,有的也是带着小孩,或者是小孩拉着,一个成年的那些乞丐在走,旁边就有大人在跟着。

记者:盯着他们。

高小宁:嗯,盯着,跟着他们,等到看到你,那些乞丐,那个盆子里面有钱了,他就过来收走。

记者:通常跟着他们来收钱的是什么样的人?

高小宁:都是个子高高大大的,蛮大的,而且那些人过来收钱的那些人都是开着好车。

解说:有一次卢柱东看见一个穿风衣的男子,开着一辆白色的日系轿车,沿街把乞丐盘子里的钱,都收走了,他试图跟踪这辆车,却在几个红绿灯之后就不见了踪迹,类似的情况还多次发生,卢柱东总结了一些规律,他认为,大多数残疾乞丐,都有专门的帮派人员管理,随着人流变化,残疾乞丐,也不时会被调整位置。

卢柱东:靠近樟木头那边的,我看到那里很少人了,那天也下雨,有一点小雨嘛,我看到他在那里爬,爬了有一百多米那样子。爬了都没有人,他爬到那里了,就有一个人来,有一条小绳子的嘛,把他慢慢地拉,又拉到那个市场那里去。

解说:尽管多次跟踪,都没有找到卢剑秋,但是几年寻人下来,他们逐渐发现了这些乞丐不为人知的秘密。每天清早载满乞丐的中巴车,开始沿着固定路线,将残疾乞丐逐一卸下,有时候在东莞各镇区,安排乞讨,每个镇两三个,有时候又朝靠近东莞市区的的厚街一代布点。在某些节目展会上,如桥头镇荷花节,东坑镇二月初二“卖身节”,又将大拨乞丐运往此地,最后在晚上十点左右,他们开始收摊,三三两两地把这些乞丐集中起来,最后都送到一辆中巴车那里。

高小宁(卢剑秋同学):只要车以停下来,他下来两个人,一下子抬上去就走了。动作非常快。

记者:一辆面包车大概能抬多少个,这样的人上去?

高小宁:基本上他一个面包车,他都是抬三四个他就走了。

记者:三四个。

高小宁:就送回去那个中巴车那里,集中在一起。

记者:那你有看到那辆中巴车上,还有很多这样的乞丐吗?

高小宁:里面是黑黑的看不清楚,玻璃也是贴那种很黑很黑的那个膜的,看不见的,看不到里面有什么的。基本上从车头上面看,里面隐约看到里面,就是分两层,好像那个拉猪的那种车,你有没有看过。里面是用木板隔开两层,顶上一层地下一层的。再里面就看不清楚了。

解说:直到四五天以后,那辆拉走卢剑秋的中巴车,才在东坑出现。不出意料这辆中巴牌号是套牌报废车,类似的中巴车还有很多辆,晚上通常停在偏僻的地方过夜。

高小宁:大概位置就在那个市场没多远的,就是它有一个那个旁边,好像有一个工地,在建的工地,那个工地也没什么人。他就停在那个工地围墙外边,在马路边上。它就停在那里,晚上就全部人在那里。

记者:全部人就是几辆面包车的人,都会聚集到那儿是吗?

高小宁:对,全部聚在一起,然后就生火做饭。

解说:寻人持续了几年,卢柱东经常一个人开车在东莞周边兜转,但是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卢剑秋的踪迹。

记者:事发之后你没有想过,向警方求助吗?

卢柱东:报警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自己没有一点证据,报警可能人家也是不理,我想也没有什么用。如果能够找到,看到了自己弟弟了,我还是会报警。

记者:但是警察可能会帮你们去找吗?

卢柱东:因为我们第一次刚刚失踪的时候,我报警了,基本上警察那边派出所那边基本上是,连一个什么回话的都没有的,说实话我也不是太相信。

解说:除了每年几次的寻找,卢柱东还印发了很多弟弟的照片,拜托在东莞打工的老乡帮忙留意,但卢剑秋却如同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老人曝残疾童丐惨状:被砸断大腿喂安眠药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

姜楠(主持人):为了寻找卢剑秋,他的家人也曾咨询过一位残疾的老人,这位老人名叫王秀勇。在2010年东莞扫黄中,曾经因为向警方提供手绘的扫黄地图而声名鹊起。但是不为人知的是王秀勇在东莞街头卖艺时,也曾混迹过“丐帮”。对当地的乞丐较为熟悉,2012年王秀勇回到了山东老家,我们的记者也奔赴山东,拜访了这位老人。

王秀勇:我就是简单地把它写出来给大家看。

解说:听说我们是为了了解东莞丐帮而来,王秀勇拍着胸脯说,我们找对人了,刚一见面他就翻出了,当年用脚所写的一篇文字,自豪的介绍起来。在这篇文字中王秀勇将东莞乞丐,分为了五类。

王秀勇:我主要是写了我亲身的经历,这个我向东莞市刑警大队,去复印了一份,就是在2010年的时候。

解说:2000年正在东莞街头卖艺的王秀勇,就已经开始关注乞丐了,他说东莞周边的丐帮很猖獗,很多丐帮专门操纵残疾人,和儿童进行乞讨。

王秀勇:以前他们都是走路骑个小三轮车,现在他们就用机动车,大篷车。有煤气灶,在车上可以做饭。煤气灶他有时候就搬下来,在一个空地里。在一个建筑空地里面呢,他们就开始安营扎寨的,把车停在那里,把这些残疾儿童分派到,某某某某点进行乞讨,他们专门有人巡视。

解说:王秀勇严重的东莞丐帮,有十分明显的特征,他说这些人都来自于同一个地方,八成为河南周口、驻马店、信阳一带人。当年王秀勇就曾在一个由周口人组成的“丐帮”中,生活了一段时间。这个所谓的“丐帮”帮主是个农民,由三四个老乡充当打手,控制着十几个残疾儿童。

王秀勇:我跟他们接触了很多,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是利用家乡的残疾人,残疾儿童,我每年给你三千块钱,四千块钱,你把这个残疾儿童租给我,我马上给钱你了,我这一年这孩子就归我了。他们一开始就这样收集,再后来他们这个一看,这个利太大了,又上外界收。有的甚至于偷来的,骗来的、抢来的。只要是残疾的,越残疾的狠他越值钱。用丐帮的行话说,相好包相包得好。这叫相,他相长的越惨、越丑,他越能来钱。会卖的人呢就是说,其实捡个残疾儿童,那个地方比较开放一点,那个外地人很多,有的那个未婚先育生的孩子,就弃掉了。我就在外面就收过好几个。收来以后他们丐帮要是得到这个消息,他们想办法给你买回来,如果一旦落到他手,这个儿童终生就算残疾了,你好孩子他给你搞成残疾。

解说:王秀勇说,当时帮助捡到了一个弃婴,孩子出生只有几天,是个健康的女孩用毛毯包裹着,放在一个纸箱里。

王秀勇:先买点奶粉,这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他们先买点奶粉啊买什么,把她包起来,把她照顾的还比较好一点的,等到她出了满月三个月以后这样,到百天三个月以后,就开始利用这小孩,开始乞讨了。他们就开始见回头钱了。

记者:怎么乞讨的?

王秀勇:就是把小孩放在,包在一个毯子里面,放在一个席上面,放着一个盆,写上用丐帮的行话就是说地状。写上一个地状怎么怎么怎么,就放在那里,他就在旁边看着。

记者:他们有伤害这个孩子吗?

王秀勇:有,伤害这个是真的。

记者:身体上的伤害有吗?

王秀勇:这个帮主真的,他为了这个利润,有的把那个一岁两岁的小孩,那个时候呢是硬硬的把那个腿给他搞断,有的我看了有用那个砖头,用那个木板,那个小孩哭的,当时我。敲了以后他这个腿上流脓,就感染,感染以后也不给他治,他慢慢这个腿就烂掉了,越烂得流脓,他越惨越惨他越赚钱。他就是叫小孩那个腿,不会叫它好,就你好了就疔了疤了,他也得用小棍敲一敲,给你敲的流血流脓。

解说:近年来城市收容所改为救助站,但是流浪街头的乞讨者,却并没有减少,丐帮们更是与救助站工作人员躲猫猫,有学者在广东做了相关调查,高收入是这些乞丐膨胀的根源,甚至有农村夫妻共同来次经营乞讨业务,有亲戚朋友相互传带的,甚至还有村民小组长,带着村民一起过来的。

王秀勇:老婆孩子都带着,他们开着车,那个车就跟家一样,他们自己家的孩子不去做,吃的穿的都很好,老婆穿的也很漂亮,就是存钱寄钱,他们就数钱。

解说:王秀勇总结出了一条规律,丐帮打手通过早上五点多种,就把这些残疾孩子放在早市门口,听一亮来往买菜的人多起来,经常会有不错的收入。中午则把他们安置在工厂、工业园区门口,等到工人下班出来,也会有人给孩子施舍,到了下午五六点钟,夜市热闹起来孩子们又被放到各个夜市入口。一直到半夜一辆点钟才收工。

王秀勇:就是每天回来像大一点的乞丐,七八岁、五六岁这样的,他知道有能力的人,一个是怕他跑,第二个是怕他藏钱,第三个还怕他往家里通风报信,还一个怕他报警。他们就利用办法不让你说话,一般说话的办法有几种,小一点的他给你吃安眠药,强力安眠药叫你昏昏沉沉的睡上几个小时,利用你睡觉的机会,他去讨钱。等你醒来的时候他就把你抱走,再给你吃安眠药,这样的小孩寿命都很短,有的乞丐一看不行了,就把这个小乞丐就扔了,活活的就给扔了。谁看到谁也不敢捡。

解说:2002年,在东莞市石碣镇王秀勇就曾经亲眼见到过,一个丐帮帮主遗弃了病重的孩子。

王秀勇:就是一个小孩已经病得够呛了,给他看嘛还不舍得花钱,就那越惨他想放在哪儿反正钱多,赚的钱多了就不顾孩子的这个病情了,眼看着这个孩子要断气了,不行了,他又怕死在手里,一看不行了马上就要断气,他们就赶快到了绿化带、江边,就放在那里了走了。大概有四五岁,这个小孩还是个豁嘴,嘴还豁还不会讲话,还不会动。其实这个小孩跟着他,也有两三年了,这个小孩每年都跟着赚几万块钱。

解说:王秀勇所了解的丐帮,都是有些由三五个人,或六七个人组成的,河南帮或安徽帮,大帮主有五六个打手,能控制十五六个孩子,而小帮主也能控制十个左右的孩子,对于这些孩子的管理非常严格,体罚挨打都是家常便饭。

王秀勇:2002年,在石碣镇我就去这个,那个帮主就是打那个小孩,打的不行,我就说了句我说行了,我说这一天都给你讨几百块钱,你再这样对待他就不行,那时候我们两个,其实我们两个还是很好的,还在一起喝酒的。

记者:孩子当时是什么样子的?

王秀勇:小孩就是说话说不清,他好动这个小孩,就好像好跑,他就是打这个小孩不让他跑,就下手下得太狠了。

记者:打哪里怎么打?

王秀勇:就是打头上,一下栽到那个石头上了,都冒血了,所以我这个愤怒的心情,就上来了,我就指责了他几句。我俩一喝点酒说话越多越多,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我说干脆我去公安局了,我就在石碣镇公安局分局,去举报的。他们哎呀这是你们丐帮的事儿,我们这个管不了,这个不属于我们管,你们找民政部门。你们先到那个收容站,那个时候。2002年还是收容站呢,2003年才改的救助站,基本他们都不愿意管。

解说:根据当地民政部门不完全统计,游走于东莞市周边的乞丐,最多的时候大概有三千人左右,这些人有自愿乞讨的,也有被迫乞讨的,卢柱东依然没有放弃寻找弟弟,他说每年三四月份过后,东莞周边的乞丐会逐渐多起来,到时候他还会再回来。

姜楠:2003年8月,《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管理办法》正式施行,中国在乞丐管理实现了从“收容遣送”到“救助管理”的跨越。然由于救助站规定自主寻求救助的制度,这使很多受丐帮控制的,受害儿童和残疾人得不到应有的救助,而那些以次为生的专业乞丐,则不需要救助。管理工作实际上陷入了“三不管”的境地,妇女儿童保护组织没有管理的权限,民政部没有执法权,公安部门则坚持没有报警就不得出警,这使很多像卢剑秋这样有着相同遭遇的受害者,得不到救助。

      打赏
      收藏文本
      52
      0
      2014/3/18 14:52:27

      热门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871855
      • 工分:4121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十年前上初中的时候,就从电视上看到有这种事情了,还是CCTV报的,本以为过了这么些年能好一些,可是现实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原来在《今日说法》上看到一个案子,就是一个乞讨团伙利用未成年人乞讨,每个孩子每天要讨够一定的钱数,否则就要饿肚子甚至挨打,有些孩子浑身是伤,有的孩子甚至被打残乃至刺瞎以换取更多的同情,甚至有被折磨致死的,警方破获了这个团伙,检查院提起了公诉,如此重大的案情,如此恶劣的影响,最后法院却仅仅判了个强迫乞讨罪,罪大恶极的头头也不过判了五六年,这简直就是鼓励犯罪!现在的犯罪一天比一天多,方式也愈来愈恶劣,而惩治坏人的法律却一天比一天轻,长此以往下去,坏人横行天下,好人寸步难行。希望国家仿照八十年代的做法,来一次全国严打,能枪毙的绝不判死缓,能无期的绝对不有期,这样才能整顿社会风气,重塑社会文明;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免收罪恶的伤害。

      2014/3/18 20:08:1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在城市里见过不少这样的残疾人和残疾儿童乞讨,这些人很明显是由帮派控制的,来的时候如雨后春笋,大街小巷全是类似的残疾乞丐,要消失的话,全部不见踪影。

      这是严重侵犯人权和残害百姓的事件,何况还有虐待儿童的情况,对于这样的丐帮,政府该下重手,针对这样的犯罪团伙进行一次严打,扫黄声势那么大,干嘛对残害百姓的人无动于衷呢?把扫黄的警力和财力用在清扫丐帮的行动上,...

      本文内容于 2014/3/18 17:31:51 被小编a40编辑

      2014/3/18 17:30:3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0801
      • 工分:4198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去年我在武汉看见一对男女抱着一个昏沉沉的小女孩讨钱,觉得不对报了警,没想到警察马上来了,盘问了一下还真把人抓走了。跟东莞这边的警察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啊!

      2014/3/18 17:03:0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建议斑竹把这些影响和谐社会建设的帖子删除 坚决扼杀在摇篮里 太给社会和政府抹黑了 建议多发些有意义的帖子 多学学CCTV

      2014/3/18 22:34:53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0801
      • 工分:4198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开玩笑,管这些可怜人哪有扫黄出力小、得利多?这些警察、地方政府的标准不都是“没钱没后台我管他去死”吗?

      2014/3/18 17:01:2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惩治不了罪犯的人就是罪犯

      2014/3/18 23:26:5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我就在石碣镇公安局分局,去举报的。他们哎呀这是你们丐帮的事儿,我们这个管不了,这个不属于我们管,你们找民政部门。

      2014/3/18 15:27:05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正府不作为,这个成不了正绩,扫黄扫毒,搞的越大正绩越大

      2014/3/18 16:47:56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919922
      • 工分:258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这种侵害人生肢体而达到骗钱目的的行为比杀人有过之无不及。应该严惩了。

      2014/3/19 16:03:2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不作为~东莞的前几任市长和书记要追责!!笑贫不笑娼的地方。

      2014/3/18 22:24:0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西红柿蘸白糖
      我不是地域黑。。。。但怎么广东总是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啊。。。
      如果抓得严,这种事情就会越来越少,到最后不用抓也没了,如果放任不管,这种事情就越来越多,最后泛滥成灾,一句话管不过来就不管了

      2014/5/11 13:55:22
      左箭头-小图标

      34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活该!网络暴民因为孙志刚案骂警察管闲事,警察现在不敢管闲事了,看看外来流动人口都坏成什么样子了?!!!
      你的意思是孙志刚事件之前就没有丐帮行凶的事情了?而且孙志刚是犯了法做了坏事才被抓起来的吗?他是因为三无人员身背被抓的,这算什么罪名?更不要说还被打死了,就是说穷直接就是个罪名,而有钱就可以不用管?正是这种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瞎管做法才是问题所在

      2014/5/11 13:53:21
      左箭头-小图标

      36楼 普普通通的民警
      至今还有大量的网络暴民,不承认穷人犯罪率极高,反对警察严打穷人犯罪!!!

      目前这种社会恶果,完全是网络暴民们一手造成的!!!跟警察无关!!!

      什么叫做反对警察严打穷人犯罪?我们支持的是警察严打一切犯罪,包括穷人和富人,你说那些丐帮帮主是有钱人还是富人,说他穷他过的日子比多数人都好,说他富却顶着个乞丐的名头,跟有没钱有个屁关系,要打击的是恶人,而不是看人有没有钱

      2014/5/11 13:51:59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没有抓不完的罪犯,只要发现有人犯罪,警察就去抓,抓的多了,自然就没人敢犯,这种事情就越来越少,如果都不管不抓,很多人觉得犯罪无成本,都去干坏事,就越来越多,好像就抓不过来的样子了,其实根本不是警察忙不过来,只是很多推卸责任放纵罪犯

      2014/5/11 13:49:19
      左箭头-小图标

      珠三角一带这个丐帮现象算是很普遍,本人也在那边生活了10多年,确认此贴事实无误。。。

      2014/4/27 1:27:32
      左箭头-小图标

      至今还有大量的网络暴民,不承认穷人犯罪率极高,反对警察严打穷人犯罪!!!

      目前这种社会恶果,完全是网络暴民们一手造成的!!!跟警察无关!!!

      2014/3/22 21:49:26
      • 军衔:武警上尉
      • 军号:1661600
      • 工分:20090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视频我看了,说的很吓人

      2014/3/22 18:47:13
      左箭头-小图标

      活该!网络暴民因为孙志刚案骂警察管闲事,警察现在不敢管闲事了,看看外来流动人口都坏成什么样子了?!!!

      2014/3/22 14:25:22
      左箭头-小图标

      平常都在的那些警察呢? 出来说说你们看了这个新闻的感想

      2014/3/22 14:02:46
      • 军衔:空军中士
      • 军号:1874264
      • 工分:1908
      左箭头-小图标

      也不能怨他们,是无数所谓的好心肠养了这帮好吃懒做并严重畸形的帮派,那些临时发善心或信佛的人,请把你们的爱心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2014/3/20 9:29:04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一定是敌对势力捏造的假新闻,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制度,这是美帝国主义看不得我们的老百姓过的好,吃的好,2014年中国必定超过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

      2014/3/19 22:42:35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叫犯法吧

      2014/3/19 21:04:15
      左箭头-小图标

      狗逼杂种,弄死这帮杂种!还有那些狗逼畜生,什么叫丐帮的事你们管不着?艹!他们残害百姓你们也不管?

      2014/3/19 20:51:17
      • 军衔:海军中士
      • 军号:2074314
      • 工分:6129
      左箭头-小图标

      杀无赦!!!

      2014/3/19 20:14:53
      左箭头-小图标

      只给吃的别给钱,不要就拉倒。

      2014/3/19 16:05:50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919922
      • 工分:2587
      左箭头-小图标

      这种侵害人生肢体而达到骗钱目的的行为比杀人有过之无不及。应该严惩了。

      2014/3/19 16:03:2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776208
      • 工分:35505
      左箭头-小图标

      现实很讽刺,一边是年迈的老人或者事故者倒在路旁没有人管,一边是几个唱着铁窗泪的流氓很多人捐款。

      2014/3/19 15:52:24
      左箭头-小图标

      利益驱使 再加上某些个丧心病狂 必须重治严惩

      2014/3/19 15:49:32
      左箭头-小图标

      人人自危啊!也许今天你还好好的活着,明天可能就被弄去打残做乞丐了!!!!!

      2014/3/19 15:00:13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不是地域黑。。。。但怎么广东总是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啊。。。

      2014/3/19 14:41:32
      左箭头-小图标

      这种事情很难查吗,CCTV所说的有关部门都干嘛去了,这种人应该抓住就是死刑,最好由受害者家属执行................,太可恨!!!

      2014/3/19 12:20:43
      左箭头-小图标

      警察叔叔怎么不管管

      2014/3/19 11:51:04
      左箭头-小图标

      剿灭丐帮!!!

      2014/3/19 11:41:01
      左箭头-小图标

      该死的畜生们,都该杀光他们!逼养的杂种们!

      2014/3/19 11:24:46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已经是新中国了,已经领导中国60多年了.

      在道德层面应该能体现出先进性.

      2014/3/19 11:07:22
      左箭头-小图标

      惩治不了罪犯的人就是罪犯

      2014/3/18 23:26:56
      左箭头-小图标

      然由于救助站规定自主寻求救助的制度,这使很多受丐帮控制的,受害儿童和残疾人得不到应有的救助,而那些以次为生的专业乞丐,则不需要救助。管理工作实际上陷入了“三不管”的境地,妇女儿童保护组织没有管理的权限,民政部没有执法权,公安部门则坚持没有报警就不得出警,这使很多像卢剑秋这样有着相同遭遇的受害者,得不到救助。

      2014/3/18 22:51:29
      左箭头-小图标

      建议斑竹把这些影响和谐社会建设的帖子删除 坚决扼杀在摇篮里 太给社会和政府抹黑了 建议多发些有意义的帖子 多学学CCTV

      2014/3/18 22:34:53
      左箭头-小图标

      不作为~东莞的前几任市长和书记要追责!!笑贫不笑娼的地方。

      2014/3/18 22:24:06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836547
      • 工分:207
      左箭头-小图标

      见到乞丐别给钱,没有经济利益他们就不会如此,实在可怜可以买点吃的

      2014/3/18 20:22: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871855
      • 工分:4121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十年前上初中的时候,就从电视上看到有这种事情了,还是CCTV报的,本以为过了这么些年能好一些,可是现实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原来在《今日说法》上看到一个案子,就是一个乞讨团伙利用未成年人乞讨,每个孩子每天要讨够一定的钱数,否则就要饿肚子甚至挨打,有些孩子浑身是伤,有的孩子甚至被打残乃至刺瞎以换取更多的同情,甚至有被折磨致死的,警方破获了这个团伙,检查院提起了公诉,如此重大的案情,如此恶劣的影响,最后法院却仅仅判了个强迫乞讨罪,罪大恶极的头头也不过判了五六年,这简直就是鼓励犯罪!现在的犯罪一天比一天多,方式也愈来愈恶劣,而惩治坏人的法律却一天比一天轻,长此以往下去,坏人横行天下,好人寸步难行。希望国家仿照八十年代的做法,来一次全国严打,能枪毙的绝不判死缓,能无期的绝对不有期,这样才能整顿社会风气,重塑社会文明;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免收罪恶的伤害。

      2014/3/18 20:08:17
      左箭头-小图标

      在城市里见过不少这样的残疾人和残疾儿童乞讨,这些人很明显是由帮派控制的,来的时候如雨后春笋,大街小巷全是类似的残疾乞丐,要消失的话,全部不见踪影。

      这是严重侵犯人权和残害百姓的事件,何况还有虐待儿童的情况,对于这样的丐帮,政府该下重手,针对这样的犯罪团伙进行一次严打,扫黄声势那么大,干嘛对残害百姓的人无动于衷呢?把扫黄的警力和财力用在清扫丐帮的行动上,...

      本文内容于 2014/3/18 17:31:51 被小编a40编辑

      2014/3/18 17:30:38
      左箭头-小图标

      在上大学的地方见到过文章所说的!! 不想说太多!!...........

      2014/3/18 17:11:1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0801
      • 工分:41985
      左箭头-小图标

      去年我在武汉看见一对男女抱着一个昏沉沉的小女孩讨钱,觉得不对报了警,没想到警察马上来了,盘问了一下还真把人抓走了。跟东莞这边的警察真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啊!

      2014/3/18 17:03:05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50801
      • 工分:41985
      左箭头-小图标

      开玩笑,管这些可怜人哪有扫黄出力小、得利多?这些警察、地方政府的标准不都是“没钱没后台我管他去死”吗?

      2014/3/18 17:01:21
      左箭头-小图标

      正府不作为,这个成不了正绩,扫黄扫毒,搞的越大正绩越大

      2014/3/18 16:47:56
      左箭头-小图标

      我就在石碣镇公安局分局,去举报的。他们哎呀这是你们丐帮的事儿,我们这个管不了,这个不属于我们管,你们找民政部门。

      2014/3/18 15:27: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8条记录] 分页:

      1
       对揭底东莞“丐帮”:为赚钱砸断幼童大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