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肯尼迪的死亡

共 28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6986821
  • 工分:1474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肯尼迪的死亡

50年前的今天是美国第35届总统肯尼迪遇刺的日子,笔者以崇敬之心写下此文,缅怀这位在二战后最杰出的总统。

英雄当问出处:肯尼迪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参加二战,在太平洋战场1943年8月2日,肯尼迪的船参加了拦截一个日本船队的夜间攻击任务。在战斗中,他的PT-109艇被日本驱逐舰天雾号撞成两截后沉没,船上两人丧生,十一人落水,包括肯尼迪在内的六人抓住了漂在水面上的船壳,并将另外五名幸存者领回到漂浮的鱼雷艇残骸处。当有人建议投降日军时,肯尼迪严词拒绝,他鼓励大家,并积极帮助受伤艇员。船上的工程师严重烧伤,因此肯尼迪不得不拽着他以抵御强劲的水流。当日14:00,在漂浮了九个小时之后,鱼雷艇残骸开始下沉,肯尼迪用牙咬着受伤艇员的救生衣带子,在经过5个小时之后终于游到了一块60多米宽的小岛上。让剩余船员脱离险境。肯尼迪在这一事件中表现出的勇气和决心功绩卓越,当之无愧的战斗英雄。 美国是个新教国家,大众对天主教徒有敌意,特别福音派新教徒极尽污名毁誉之能事。美国早期清教徒也憎恨天主教,把罗马教廷视为反动、专制的宗教机构。美国天主教长期被排挤、歧视,只好自己开办学校,形成一套独立的文化价值体系,结果让主流社会更相信他们不爱国,效忠罗马教皇,是“非美”因素。因此,肯尼迪于1960年9月12日,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对一群新教牧师进行的一次公开演说中作出了明确答复:“我不是天主教的总统候选人,我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只是恰好还是个天主教徒。在公共事务上我不是代表我的教派——教派也不代表我。”(I am not Catholic candidate for President. I am the Democratic Party's candidate for President who happen also to be a Catholic. I do not speak for my Church on public matters—and the Church does not speak for me.)在这次演说中,他还强调,相比于宗教信仰,1960年的大选中还有很多更加关键的问题。因为战争、饥饿、愚昧和绝望是没有宗教界限的,并且恳求用宗教的宽容心服务于国家的安康。“你们不可能把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视作二等公民,这不公平”。

美国虽然在林肯时代废除了黑奴制度,但是过了近一个世纪后的美国社会依然对待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处于一种深深的歧视,国家默许的种族歧视造成的动荡是二战后美国内最大的国内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已经于1954年在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中规定,在公立学校实行种族隔离制度是违背宪法的。然而,在很多学校,特别是在美国南部的学校,并没有服从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种族隔离在公车上、餐厅里、电影院里、厕所里和其他一些公共场所都在继续着。肯尼迪支持种族融合与公民权益,肯尼迪是民权总统,支持民权运动,支持马丁·路德金,推动民权法案,维护黑人权益(亚拉巴马大学招收了两名黑人学生,他们新学期入学时,被州长乔治·华莱士堵在校门口,亚拉巴马州不允许有色人种进入白人学校。肯尼迪派弟弟罗伯特·肯尼迪谈判未果,便先后派国民自卫队、联邦警察开道,迫使华莱士屈服。)

开放亚洲、拉美裔移民、拥护妇女平权,肯尼迪秉承威尔逊总统的新型帝国愿景,告别罗马、波斯、奥斯曼、德意志等传统帝国那种攻城夺地、征疆掠土的扩张模式,而以道德至高点、科技领先与文化霸权主导世界,同时保持军事威慑与局部冲突。这是全新的美国理念,它需要美国不固守民族、国家的传统主权,而通过科技进步、宇宙探索、跨国资本、文化输出构建美国的新形象。他的这种美国理念,为以后历任美国总统所秉承。

肯尼迪对待苏联在柏林墙的树立有着自己的看法:“自由十分不易,民主也并不完美,但是我们从没有把我们的人民用墙围起来。”他预见苏联这种压制人性的暴虐行为最终会毁灭,随后的1989年的东欧剧变,都印证了他的理论正确。肯尼迪改变了美国过去对中国的看法:肯尼迪认为“中国的存在和稳定是不容置疑的”,采取遏制但不孤立的原则对待中国大陆;认为中国大陆和苏联的友好不利于美国,他的战略性观点让后任总统们都接受并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改善对华政策。

二战结束后,美苏进入冷战时期,麦卡锡主义横行美国政坛,美国社会日趋保守,经济危机严重,民主受到在一个“冷战”意识形态让人窒息的年代里,美国人希望改变。肯尼迪带来了不同的声音与充满朝气的形象,他承诺政治和解、不同的未来、繁荣的经济,并努力做到这一切。并鼓励民众以实际行动来体现国家主人的地位,他的名言:“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二战结束后,美国自杜鲁门、艾森豪维尔开始就对苏联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采取针尖对麦芒的方法,例如武装干涉古巴,暗杀古巴领导人。支持南越政府对北越的战争,都是当时的既定政策。但是肯尼迪却又另外的政治意图:肯尼迪当选总统之前,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内阁建立了一个关于推翻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政权的计划。这个计划是由中央情报局和一小部分政府官员负责起草的,目的在于为古巴的反卡斯特罗反革命抵抗者提供武器,然后让这些受过美国训练的抵抗者入侵古巴,并煽动古巴民众,从而削弱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的力量。

1961年4月17日,迫于中情局的压力,肯尼迪命令这些先前被训练的抵抗者开始入侵古巴。在这次被称为“猪湾事件”的入侵古巴行动中,在中央情报局的支援下,1500名来自美国训练营的古巴“2506突击旅”,带着推翻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梦想,回到了那片土地。然而,肯尼迪在下命令的时候,要求“2506突击旅”在没有美军的空军支援,在登陆时完全没有得到海上的任何支援情况下对古巴进行袭击;使得他们在登陆后就只有挨打的份最后全军覆没。

在越南,肯尼迪想要撤出美国的军事力量,但是这与当时美国军方和国内鹰派的政见严重不符合,当时为了遏制共产主义在南亚的泛滥,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制定了开始在越南利用有限的武力对付当地由胡志明为首的共产党力量。 在政治,经济以及军事上对尚不稳定的南越政府给予扶持,其中包括运送16000名军事顾问以及美军特种部队至该区域。但是但是当时的南越政权极度的腐败,造成对胡志明军的战斗失利。在1963年,南越军官们推翻了吴廷琰的政权,逮捕并最终杀害了吴廷琰(他的具体死因尚且不明)。肯尼迪肯定了对吴廷琰政权的推翻,但是也预见到这是一场无意义的战争,不想让美国青年在异国土地上流血牺牲。肯尼迪的国家安全措施备忘录(Kennedy's National Security Action Memorandum,NSAM)第263号文件(1963年10月11日)中下达了在1963年年底前撤军1000人的命令。这些都招致国内鹰派的强烈不满,让鹰派们感觉到肯尼迪是另外一个绥靖主义者。

古巴导弹危机始于1962年10月14日,美军U-2间谍侦查机拍到了正在古巴建设中的苏联制中程导弹发射井的照片。这张照片在1962年10月16日被提交给肯尼迪。照片预示美国很快就会被陷于严峻的核弹威胁中,肯尼迪也因此陷于进退两难:如果美国攻击这个导弹发射井,可能会直接导致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核战争;但是如果美国不采取任何行动,则要一直忍受近距离的核弹威胁。由于距离太过接近,如果对方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发射核弹,美国很可能会在未还击之前就被击垮。另一个方面的考虑则是,美国会在它所在的西半球内成为弱者。许多军事专家和内阁成员希望对核弹发射井进行空袭,但肯尼迪则派遣海军监视所有抵达古巴的船只并做好封港准备。他开始与苏联谈判并要求苏方撤回一切在古巴的防御武器及器械。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苏联和古巴人民则要面临封港。一周后,他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尼基塔·赫鲁晓夫达成了一个基本的共识——一个长期的协议。赫鲁晓夫同意在联合国的监督下撤出导弹,只要美国保证永远不会攻击古巴并且悄悄的移除美国在土耳其境内的导弹发射井。在这次把整个世界向核战争拉近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但所幸被两个领袖的人性所阻挡下来。以现在的角度我们看待古巴导弹危机,我们应该感谢肯尼迪和赫鲁晓夫,他们的理性让我们这个世界从核战争中解脱,改变了世界历史。由于长时间受到放射性污染和核武器扩散的威胁,肯尼迪推动了一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条约中禁止在地面、大气层以及水下进行核试验,但是并不禁止在地下进行试验。美国、英国和苏联是最初的签约国。肯尼迪于1963年将这份条约写入法案让生态环境得到改善。但是二人的行为都被国内鹰派人士认定为卖国,赫鲁晓夫被勃列日涅夫政变的形式退出历史舞台;而肯尼迪则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枪杀,这无异于处决的方式,让美国民主人士有着莫大的羞辱。

谈到肯尼迪的遇刺,目前仍然是谜。因为树敌过多的肯尼迪,有很多人都想着置其死地而后快。古巴人,南越的吴廷琰残余势力,黑手党(对待国内的黑手党横行,肯尼迪和他弟弟司法部长制定了强力的打击措施,让美国黑手党感觉到恐慌,而且坊间亦有传闻是黑手党帮助肯尼迪在一些州获得选票,但是肯尼迪在上台后,就忘恩负义打击黑手党,招致杀身之祸。),国内的鹰派们,中情局(肯尼迪想着拆分中情局)胡佛(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局长,掌控联邦调查局久远;肯尼迪想要他辞去局长位置),副总统约翰逊(肯尼迪多次表示:再次当选将免去约翰逊的副总统职位,责令他的弟弟时任司法部长的罗伯特·肯尼迪调查涉及约翰逊的涉黑涉黄和非法收入)既得利益者(通过战争发财的人们)但是随着肯尼迪的殒命,一切都烟消云散。

奥利弗·斯通是拍摄过越战排、生于7月4日等反战影片的著名导演,他在1991年拍摄的刺杀肯尼迪,通过大量详实而又可信的证据,质疑官方给出的肯尼迪是亲共的李·奥斯瓦尔德所为。而是在中情局,军方,黑手党古巴流亡者一起共谋,副总统约翰逊默许并支持下完成。推荐大家可以看一下,一部精彩的片子。

肯尼迪的死去印证了,一个谚语:政坛就是一个猪圈,藏污纳垢,臭气熏天,但是猪们喜欢;你想改变,猪们会不高兴改变,会咬人的。树敌颇多的政坛新星陨落,当他的灵柩路过亲人面前,孀妻让他三岁的儿子用军礼向自己的父亲致以最后的道别,让人唏嘘不止。

主党的候选人,只是恰好还是个天主教徒。在公共事务上我不是代表我的教派——教派也不代表我。”(I am not Catholic candidate for President. I am the Democratic Party's candidate for President who happen also to be a Catholic. I do not speak for my Church on public matters—and the Church does not speak for me.)在这次演说中,他还强调,相比于宗教信仰,1960年的大选中还有很多更加关键的问题。因为战争、饥饿、愚昧和绝望是没有宗教界限的,并且恳求用宗教的宽容心服务于国家的安康。“你们不可能把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视作二等公民,这不公平”。

美国虽然在林肯时代废除了黑奴制度,但是过了近一个世纪后的美国社会依然对待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处于一种深深的歧视,国家默许的种族歧视造成的动荡是二战后美国内最大的国内问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已经于1954年在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中规定,在公立学校实行种族隔离制度是违背宪法的。然而,在很多学校,特别是在美国南部的学校,并没有服从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种族隔离在公车上、餐厅里、电影院里、厕所里和其他一些公共场所都在继续着。肯尼迪支持种族融合与公民权益,肯尼迪是民权总统,支持民权运动,支持马丁·路德金,推动民权法案,维护黑人权益(亚拉巴马大学招收了两名黑人学生,他们新学期入学时,被州长乔治·华莱士堵在校门口,亚拉巴马州不允许有色人种进入白人学校。肯尼迪派弟弟罗伯特·肯尼迪谈判未果,便先后派国民自卫队、联邦警察开道,迫使华莱士屈服。)

开放亚洲、拉美裔移民、拥护妇女平权,肯尼迪秉承威尔逊总统的新型帝国愿景,告别罗马、波斯、奥斯曼、德意志等传统帝国那种攻城夺地、征疆掠土的扩张模式,而以道德至高点、科技领先与文化霸权主导世界,同时保持军事威慑与局部冲突。这是全新的美国理念,它需要美国不固守民族、国家的传统主权,而通过科技进步、宇宙探索、跨国资本、文化输出构建美国的新形象。他的这种美国理念,为以后历任美国总统所秉承。

肯尼迪对待苏联在柏林墙的树立有着自己的看法:“自由十分不易,民主也并不完美,但是我们从没有把我们的人民用墙围起来。”他预见苏联这种压制人性的暴虐行为最终会毁灭,随后的1989年的东欧剧变,都印证了他的理论正确。肯尼迪改变了美国过去对中国的看法:肯尼迪认为“中国的存在和稳定是不容置疑的”,采取遏制但不孤立的原则对待中国大陆;认为中国大陆和苏联的友好不利于美国,他的战略性观点让后任总统们都接受并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改善对华政策。

二战结束后,美苏进入冷战时期,麦卡锡主义横行美国政坛,美国社会日趋保守,经济危机严重,民主受到在一个“冷战”意识形态让人窒息的年代里,美国人希望改变。肯尼迪带来了不同的声音与充满朝气的形象,他承诺政治和解、不同的未来、繁荣的经济,并努力做到这一切。并鼓励民众以实际行动来体现国家主人的地位,他的名言:“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二战结束后,美国自杜鲁门、艾森豪维尔开始就对苏联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采取针尖对麦芒的方法,例如武装干涉古巴,暗杀古巴领导人。支持南越政府对北越的战争,都是当时的既定政策。但是肯尼迪却又另外的政治意图:肯尼迪当选总统之前,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内阁建立了一个关于推翻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政权的计划。这个计划是由中央情报局和一小部分政府官员负责起草的,目的在于为古巴的反卡斯特罗反革命抵抗者提供武器,然后让这些受过美国训练的抵抗者入侵古巴,并煽动古巴民众,从而削弱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的力量。

1961年4月17日,迫于中情局的压力,肯尼迪命令这些先前被训练的抵抗者开始入侵古巴。在这次被称为“猪湾事件”的入侵古巴行动中,在中央情报局的支援下,1500名来自美国训练营的古巴“2506突击旅”,带着推翻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梦想,回到了那片土地。然而,肯尼迪在下命令的时候,要求“2506突击旅”在没有美军的空军支援,在登陆时完全没有得到海上的任何支援情况下对古巴进行袭击;使得他们在登陆后就只有挨打的份最后全军覆没。

在越南,肯尼迪想要撤出美国的军事力量,但是这与当时美国军方和国内鹰派的政见严重不符合,当时为了遏制共产主义在南亚的泛滥,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制定了开始在越南利用有限的武力对付当地由胡志明为首的共产党力量。 在政治,经济以及军事上对尚不稳定的南越政府给予扶持,其中包括运送16000名军事顾问以及美军特种部队至该区域。但是但是当时的南越政权极度的腐败,造成对胡志明军的战斗失利。在1963年,南越军官们推翻了吴廷琰的政权,逮捕并最终杀害了吴廷琰(他的具体死因尚且不明)。肯尼迪肯定了对吴廷琰政权的推翻,但是也预见到这是一场无意义的战争,不想让美国青年在异国土地上流血牺牲。肯尼迪的国家安全措施备忘录(Kennedy's National Security Action Memorandum,NSAM)第263号文件(1963年10月11日)中下达了在1963年年底前撤军1000人的命令。这些都招致国内鹰派的强烈不满,让鹰派们感觉到肯尼迪是另外一个绥靖主义者。

古巴导弹危机始于1962年10月14日,美军U-2间谍侦查机拍到了正在古巴建设中的苏联制中程导弹发射井的照片。这张照片在1962年10月16日被提交给肯尼迪。照片预示美国很快就会被陷于严峻的核弹威胁中,肯尼迪也因此陷于进退两难:如果美国攻击这个导弹发射井,可能会直接导致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核战争;但是如果美国不采取任何行动,则要一直忍受近距离的核弹威胁。由于距离太过接近,如果对方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发射核弹,美国很可能会在未还击之前就被击垮。另一个方面的考虑则是,美国会在它所在的西半球内成为弱者。许多军事专家和内阁成员希望对核弹发射井进行空袭,但肯尼迪则派遣海军监视所有抵达古巴的船只并做好封港准备。他开始与苏联谈判并要求苏方撤回一切在古巴的防御武器及器械。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苏联和古巴人民则要面临封港。一周后,他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尼基塔·赫鲁晓夫达成了一个基本的共识——一个长期的协议。赫鲁晓夫同意在联合国的监督下撤出导弹,只要美国保证永远不会攻击古巴并且悄悄的移除美国在土耳其境内的导弹发射井。在这次把整个世界向核战争拉近的危机是前所未有的,但所幸被两个领袖的人性所阻挡下来。以现在的角度我们看待古巴导弹危机,我们应该感谢肯尼迪和赫鲁晓夫,他们的理性让我们这个世界从核战争中解脱,改变了世界历史。由于长时间受到放射性污染和核武器扩散的威胁,肯尼迪推动了一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条约中禁止在地面、大气层以及水下进行核试验,但是并不禁止在地下进行试验。美国、英国和苏联是最初的签约国。肯尼迪于1963年将这份条约写入法案让生态环境得到改善。但是二人的行为都被国内鹰派人士认定为卖国,赫鲁晓夫被勃列日涅夫政变的形式退出历史舞台;而肯尼迪则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枪杀,这无异于处决的方式,让美国民主人士有着莫大的羞辱。

谈到肯尼迪的遇刺,目前仍然是谜。因为树敌过多的肯尼迪,有很多人都想着置其死地而后快。古巴人,南越的吴廷琰残余势力,黑手党(对待国内的黑手党横行,肯尼迪和他弟弟司法部长制定了强力的打击措施,让美国黑手党感觉到恐慌,而且坊间亦有传闻是黑手党帮助肯尼迪在一些州获得选票,但是肯尼迪在上台后,就忘恩负义打击黑手党,招致杀身之祸。),国内的鹰派们,中情局(肯尼迪想着拆分中情局)胡佛(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局长,掌控联邦调查局久远;肯尼迪想要他辞去局长位置),副总统约翰逊(肯尼迪多次表示:再次当选将免去约翰逊的副总统职位,责令他的弟弟时任司法部长的罗伯特·肯尼迪调查涉及约翰逊的涉黑涉黄和非法收入)既得利益者(通过战争发财的人们)但是随着肯尼迪的殒命,一切都烟消云散。

奥利弗·斯通是拍摄过越战排、生于7月4日等反战影片的著名导演,他在1991年拍摄的刺杀肯尼迪,通过大量详实而又可信的证据,质疑官方给出的肯尼迪是亲共的李·奥斯瓦尔德所为。而是在中情局,军方,黑手党古巴流亡者一起共谋,副总统约翰逊默许并支持下完成。推荐大家可以看一下,一部精彩的片子。

肯尼迪的死去印证了,一个谚语:政坛就是一个猪圈,藏污纳垢,臭气熏天,但是猪们喜欢;你想改变,猪们会不高兴改变,会咬人的。树敌颇多的政坛新星陨落,当他的灵柩路过亲人面前,孀妻让他三岁的儿子用军礼向自己的父亲致以最后的道别,让人唏嘘不止。

      打赏
      收藏文本
      3
      血仍未冷
      2014/3/7 9:12: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肯尼迪的死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