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

共 484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874633
  • 工分:28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

尊敬的读者,我的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一文,是一篇全部采用真人真事记事的记叙文,对里面的人物、战斗细节不带有任何虚假及夸张情节。 因为我是这场战争的直接参与者,也是这个英雄连队里的一名战斗员,对整个连队的战斗经过比较熟悉。希望能够通过我的回忆给这个英雄的连队留下一点史事资料。由于自己文化水平有限,每当我写到这支英雄的连队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那些炽热的战斗场面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不是手跟不上心,就是心跟不上手,很难用最新最美丽的文字表达出他们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忘我的牺牲精神。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连队战前是一支扩编连队,百分之六十的战斗人员当时还是刚刚入伍不到三个月的新兵,拉到广西崇左县集训三个月后就投入了这场血与火的战争之中。虽然说这些新兵只集训了三个月,但是,在这三个月内,每天早上全副武装搞十公里的越野,主要是体能锻炼,然后是射击瞄准训练,每个战士射击瞄准训练时,一个个都是把两块砖栓在绳子上,然后在系到枪口前,一站都是20多分钟,长期这样训练,有的兵的胳臂臃肿的和大腿一样粗。这个连队的兵,每日训练回来,军装上粘满了泥土,这是汗与土的混合物。有的战士训练时军装被挂烂,衣服上染红了血迹,这是一种超负荷的军事训练,这种苦于累无法使用文字所形容出来。他们提出的口号是;“平时多留汗,战时少流血”。他们的射击水平一个个都达到了几年老兵的射击水平。全连满编127人,每次实弹射击总成绩是只有三人不及格。

战时,129师385团是全师的主攻团,一营是全团的主攻营,一连是一营的主攻连,这支英雄的连队所肩负的任务是首先攻占敌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这个无名高地是全师的咽喉部位,它直接关系到129师是否能够迅速进入、展开、发起攻击的大问题。

(续篇二)2月17日凌晨4时左右,这支英雄的连队有四班长黄绍清代路,成一路纵队,每人间隔十米,他们要在我军炮火准备的40分钟时间内,跑完6公里长的竹签陷阱阵和雷区,侥幸的是这个连队中途路上没有遇到险情(战后得知在一个山洞内发现有9000个越军还没来得及布设的地雷)。

4时35分一连指战员按照上级规定的时间已经占领了离敌500米的冲击出发阵地。这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靠毛山无名高地的基本轮廓已经展现在战友的面前。

这个无名高地,海拔1500米高,山高、坡陡,杂草丛生,没有一点隐蔽物,且地形复杂,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连长卢大坚命令,一排担任主攻排,从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右侧山脚下发起攻击,二排担任助攻排正面迎敌掩护主攻排向前推进,三排殿后担任预备队随连指跟进,随时准备接替一排一举拿下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此时的一连连长卢大坚在望眼镜里发现一排已经推进到距敌1200米的山腰上,二排已经推进到砖窑场,就地展开以强有力的火力,支援二排向无名高地发起攻击。

这时连指步话机员孙向东说;“报告连长,一排长良生才报告,一排冲击受阻,无名高地下方100米处发现敌火力点,一排受伤3人。”此时的连长卢大坚也发现了这个火力点,随即命令二排火力支援,连指掌握的82迫击炮班和60炮班向无名高地下面,100处的敌火力点开炮,就听见“轰,轰轰”几声炮响过后,敌火力点被我炮火炸上了天。

紧接着一排又发起了攻击,一排刚刚向山坡上推进120米远的距离,无名高地上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敌人的子弹像冰泡一样打了下来,落在了战友们周围,把战友周围的黄土打的挑起2尺多高。

此时连指步话机员孙向东讲;“报告连长,一排再次冲击受阻,受伤五人,请求炮火压制”。连长卢大坚把帽子一抹,一声说道;“命令60炮班,82炮击炮班,向无名高地开炮。”紧接着一发发复仇的炮弹越过一排战友们的头顶飞向了无名高地,此时,敌人的火力又被我炮火压制。一排长良生才拔出手枪一声说道;“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冲啊---”。一排战友听到排长发出的命令,一个个像小老虎一样二次向敌无名高地发起了冲击,部队刚刚向前推进250米,无名高地上的敌轻重火力再次像暴雨般的打了下来,只见战友们一个个“扑通扑通”倒在了半山坡上,敌人的火力压得一排战友们一个个抬不起头。

此时,焦急等待一连胜利消息的团指挥所内的洪团长,从望远境内把一连的战况看的是清清楚楚。当他看到英雄的一连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一步步艰难的向前推进了120米、250米的时候,他的心情是那么的高兴,当他看到一连战友一个个倒在山坡上时,他的心情又是那样的无比沉重。这时候,团张参谋急匆匆的走进指挥所说;“报告洪团长,一营高营长请求团炮火压制敌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洪团长转过身来一声说道;“命令,团炮火迅速压制无名高地之敌。”不多一时,就听见团炮群“呼、呼呼。呼呼呼”把一发发仇恨的炮弹全部打向了敌靠毛山左侧无名高地上的敌军阵地,无名高地又一次陷入了火海。

无名高地主峰后面,越军挖了一个防空洞,越军听到我军炮击,迅速撤进防空洞内(战后发现无名高地后面有一个防空洞)。

这时,一连连长卢大坚,命令三排长周茂富带领连预备队向前推进加入战斗。当三排接替一排向前推进距无名高的主峰600米的时候,第一道战壕里的越军开始向主峰撤退,而无名高地上的越军又一次集中轻重机枪火力,疯狂的向我三排战友扫射,压得战友们无法向前行进半步。连长卢大坚命令全连火力压制敌人,掩护三排发起攻击。

这时候,连指步话机员孙向东说;“报告连长,三排长周茂富报告,配属重机枪班班长刘富堂中弹牺牲,本排受伤4人”。一连连长说;“命令,三排迅速抢占敌前沿阵地,全连集中火力压制无名高地之敌。”

此时,只见一连60炮班、82迫击炮班以及轻重机枪一齐开火,以强有力的火力掩护三排发起总攻击,不多一时,三排抢占了敌前沿阵地。只见敌战壕内横七数八的躺下了十几个死尸,没有及时带走的枪支弹药散落一地。为了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连指已经推进到无名高地山下,连长又一次发布命令,要求一、三排全体指战员不惜一切代价,在十五分钟内迅速占领无名高地,全连火力压制无名高地之敌。

此时,只见一、三排全体人员又一次向无名高的主峰发起猛攻,当战友们冲到距无名高地主峰100米处时,隐藏在草丛中的三个敌重机枪火力点突然向一三排战友们扫射过来,九班长负伤,七班机枪手身受重伤。一排长迅速组织火箭筒射手,立即消灭左侧敌重机枪火力点,三排长组织火箭筒手消灭右侧敌重机枪火力。就听“轰、轰”两声巨响,敌左右两侧的重机枪火力点被消灭。正前方的敌重机枪火力仍然在疯狂的进行扫射,敌人扔下的美式手雷,不断地在战友们身旁爆炸,三排长屁股中弹,倒在了血血泊之中。一排长命令火箭筒手张小军迅速将正面敌重机枪火力干掉,谁知,当他刚刚扛起火箭筒准备击发时,一颗美式手雷落在了张小军旁边,就听“轰”的一声,张小军面部被手雷炸伤,倒在了地上。另一名火箭手迅速扛起火箭筒击发,又听见“轰”的一声,无名高地上最后一个敌重机枪火力点被送上了天空。不多一时,一连占领了无名高地主峰。

“报告连长,二排长杨方军报告,二排迂回到无名高地左侧山腿下时,发现有不少的越军,冲击受阻,请求增援”。

此时,一连连长卢大坚说;“命令一排坚守无名高地主峰,三排火速增援二排,二排立即投入战斗。”

无名高地左侧山腿,是无名高地延伸下来的一条山腿,长有一百五十米,高有120米,宽有80米,这是一个全部有岩石结构组成的石头山,东、西、北三面都有一米高的原型天然洞穴,分为上下两层,顶部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天窗,洞洞相连,内藏越军一个加强排,配备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它的北面是一条公路,主要任务是抗击这条公路上的中国军队,也是我军129师向纵深进攻的必经之路。在这个小小的石头山下,英雄的一连后来全部消灭了越军的一个加强排。这一仗打出了一个全国战斗英雄韩永民,打出了一个被中央军委授予称号的“突击英雄连”。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4/2/27 8:27:46 被小编a47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7078885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7
      0
      2014/2/26 17:43:34

      热门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874633
      • 工分:28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尊敬的读者以及曾经与我一起浴血奋战过的战友们,你们好; 如今我也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了,我这个人一辈子最不爱写文章,特别是最不愿意回忆34年前那场血与火的中越自卫还击作战。因为这场战争夺去了与我一块入伍的老乡和很多战友的生命,至今他们还躺在祖国的南疆那块冰冷的墓坑里,有的烈士家属因为路途遥远,至今都没有去给自己的亲人扫过墓。

      当我看到网上传播烈士陵园门外有些不法商人在加工石狮子石狗熊的消息后,我的心情是那么如此的不能平静下来。为什么有的人会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做出做人的最低底线?为什么烈士陵园的环境遭到如此的破坏确无人过问?社会公德在哪里?这样的环境又怎能不让烈士的亲人旧伤痕上又添新伤痕呐?

      现如今,有很多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友们都还健在,连躺到冰冷墓坑里的战友都保护不了,我们又怎能去面对那些已经为党和人民牺牲了的烈士们?

      最近,我为什么要连续发表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主要是想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为了能提高整个国民的政治素质和思想品德做出点贡献。

      当我的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发表后,有的网友当即回复说我是“为喷而喷,你不累吗?”我的头真的大了,我只能是苦笑着摇摇头。心中暗想,你要知道我的很多战友,因为这场战争身受重伤,至今落下病根,一直无法痊愈。

      尊敬的个别网友;在我写这篇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的(续篇)里,你----却说我“是为喷而喷,累不累呀”。我的心被你这不多的几个字刺痛了。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每当我真名实姓的写到我的战友一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下,最后壮烈牺牲的情景是多么的惨烈啊,那是我撕心裂肺的痛。此时我的泪水伴随着键盘发出“嗒嗒嗒”的敲击声滴落到冰冷的桌案上。你可以侮辱我一个人,请不要侮辱我那些曾经为国流血牺牲的战友们。你可以侮辱我一个人,请不要侮辱我那些曾经为国流血牺牲的战友们。

      对于这个曾经被中央军委授予“突击英雄连”的129师385团1连,它的英雄事迹我只是才写了它们的冰山一角。

      (续篇三)34年前的2月17日9时30分左右,二排迂回到无名高地左侧山腿下时,发现有不少的越军。二排长杨方军报告说;“冲击受阻,请求增援”。一连连长卢大坚随即命令一排坚守无名高地主峰,迅速打扫战场。三排无名高的山脊火速增援二排。二排立即投入战斗。

      二排长杨方军接到命令后,立即组织全排,部署战斗任务。传令六班班长何建设带领全班从左溢包抄,五班班长韩永民正面迎敌投入战斗。此时,越军的轻重机枪火力像暴雨般的打了过来,六班全体战士匍匐前进,一寸一寸、一米一米的向前推进,。五班全体同志外加一挺重机枪和两具火箭筒正面向敌开火。当六班全体战士匍匐到一个小草房子跟前后,发现这里原来是越军的一个小厨房,锅里的饭菜还是热乎乎的,看来是越军还没来得及吃饭战斗就打响了。这个越军厨房离敌岩石结构组成的石头山120米左右,六班就地展开战斗。只见这个小小的石头山东、西、北三面有几十个不到一米的小洞口内,到处向我五、六班开枪,越军隐蔽性特强,我军的火力对越军杀伤率太低,而越军对我军的威胁性太大。形成了我在明处敌在暗处的状态。

      此时山谷内敌我交战,就听见“嗒嗒嗒、嗒嗒、嗒嗒,轰、轰轰”的响起一片枪炮声,那真是震耳欲聋,弥漫的硝烟呛得战友们透不过气来,一场紧张的战斗又一次拉开了序幕。

      这时,五班左侧黄土坡高地上的敌A字型暗堡内,隐藏着敌人的一挺轻机枪,突然向我五班战友开火,压得五班战友抬不起头,战斗非常激烈。

      当时的黄土坡高地100米高与石头山大小差不多,都是无名高地延伸下来的一条腿。靠毛山无名高地与石头山和黄土坡高地成一个三角形状态,我五班和六班正处在三角形之内。当时敌占居的石头山高地与黄土坡高地形成了火力交叉,对我军向前推进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时,从无名高地上沿山腿增援的三排边冲边打跑下山来,石头山上天窗旁边越军架了一挺重机枪,对着三排猛烈射击。黄土坡上的越军抬高枪口也向我三排射击。这次两面夹击已造成九班两名同志受伤。

      此时,四班新兵乔鸿洲同志看到两面越军火力夹击三排战友,自己怀里揣了四枚手榴弹,带着一支半自动步枪,一头钻进密松林里,穿过野刺丛生,绕行黄土坡高地越军占领的小山头背后,突然冲上山顶,果断开枪打死了一名越军,首先占领了该高地,这时四班班长黄绍清带领全班战友冲了上来,然后顺敌战壕往外下进行收索残敌,刚刚进入A字形工事,发现有两个越军正在向我三排增援部队进行疯狂扫射。乔鸿洲同志手揣半自动步枪冲了进去一声喊道;“纳、布、松、空、严---”。两个越军看事不好,慌慌忙忙放下正在冒着清烟的轻机枪,乖乖的举手投降。四班班长黄绍清让战友们把两个俘虏绑起来,压了下去。

      “报告班长,西边山下稻田地里发现三个正在逃跑的越军”。黄绍清闻信一声说道;“准备战斗”,全班“哗啦”一声迅速占领阵地,举枪就往稻田地里的三个越军开枪,就听见“啪、啪啪”一阵枪声过后,三个越军藏在了地坎下边,不知是死是活。

      越军就在这个小小的黄土坡高地缴获敌三支冲锋枪,一挺轻机枪,三箱八二迫击炮弹,子弹一千五百发,为三排战友向敌占领的石头山发起攻击,扫清了一个方向上的威胁。

      这时候,二、三排战友已经把这个石头山团团围住,此时越军都藏在石头山的各个洞穴内,敌暗我明不断向外面开枪,山顶天窗旁边敌人的重机枪对着五、六班疯狂的扫射,副连长席世国腿部中弹负伤,鲜血把一条腿的军裤染红了。七班长带领全班冲到山顶,命令全班火力压制,又叫过来一个火箭筒手,隐蔽接近山顶上的敌火力点,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敌人的火力点被摧毁了。七班长带领全班冲了上去,发现山顶上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天窗。这时连长走了过来一声说道;“传令各排后撤50米”然后让七班长抱了一个二十公斤重的TNT炸药包,点火后扔进了天窗内。不多一时,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只震得是山摇地动,把“牛”一样大的石头炸上了天空,然后摔到了100米外的稻田地内。

      这时,卢大坚命令一排从右,二排从右,三排负责北侧包围石头山。谁知六班战士刚刚来到石头山洞口外边80米的距离,洞内的敌人突然开火,六班有一名战友就倒在了地上。不大一会儿,连长卢大坚带着喷火班的战士走了过来,要求喷火班的同志们选好地形,然后往洞内喷火。只见两个喷火兵每人背一个喷火器,利用地形地物,隐蔽接近石头山左侧洞口卧倒,迅速瞄准击发“呼---、呼----”

      两声响,只见两股强热流火光射进一个洞口。顿时,石头山各个洞穴到处冒烟,烧焦的尸体呛得是人透不过气来,五班趁此机会向前推进距洞口50米远的地方,就听见底层洞口内又响一阵密集的枪声,由于五班前边有一道沟坎,侥幸没有伤亡。

      由于两个喷火器没有燃料,各种炮又难以发挥威力的情况下。一连连长卢大坚决定,让五班长韩永民进洞实施爆破。五班长受领任务后,知道自己此次进洞将冒着敌人的枪弹,恐怕是九死一生,有去无回了。为了战斗的胜利,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依然一手挎着冲锋枪,一手抱着炸药包,隐蔽接近洞口。

      这个洞口宽80公分,高一米九左右。只见他突然冲进洞内,边跑边开枪,踩着洞内地上被烧焦的越军尸体,一鼓作气的跑到十米深的位置点燃炸药包,把炸药包放到一块岩石壁上,转身从地上背起一具越军死尸就往外冲,这是为了防止越军从背后打枪,该尸体能够给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民挡子弹呐。亲爱的读者;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明同志,在这观念时刻他是多么的沉着冷静啊。这不是在拍电影,电影拍坏了可以从拍,我们的英雄如果是牺牲了那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尊敬的读者;自从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民进入洞内,守卫在洞外的战友们都在为我们的英雄他捏着一把汗。当我们的英雄跑出洞外时,我们的战友们一个个不顾个人的安危跑上前去,紧紧地抱住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民,跑到沟坎下隐蔽起来。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其他洞内的敌人再也不向外面打枪了。

      此时,我们的连长卢大坚同志走了过来,紧紧地握着韩永民的手,高兴地说;“韩永民,好样的”。事后得知,连长卢大坚同志的意图是准备用韩永民一个人的生命换取整个战斗的胜利,因为我们连在这个地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亲爱的读者;如果我们的连长当时让你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进洞爆破,你会进去吗?

      毫不夸张的说,在当时,我们的一连的全体指战员都会这样做。

      (待续)

      2014/2/27 18:03:1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287718
      • 头衔:铁军侦察兵
      • 工分:182714 / 排名:95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29师驻扎在河南省南阳市三个县、师部设在市郊区。平常为乙等师部队、干部战士大约六千余名士、战时扩充人员一万一、按甲等部队编制行动作战。我的战友蔡龙庭李华安、原是一二七师三八一团一营二营连队副班长、七八年十二月份因战事需要、调到一二九师部队任职班长骨干、在对越自卫作战中俩人荣立三等功。

      战友李华安同志战后去南昌军校学习、四年毕业后升级副连长、八五年大撤军转业回乡工作。战友蔡龙庭同志、在反击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二十三岁长眠在祖国南疆红土地上、安葬在广西凭祥市革命烈士陵园地。卫国而战献青春、英雄名字功永存!

      2014/3/1 15:13:5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4年过去了,就好象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在心中、在脑海中记的清清楚楚,在战斗中我亲眼看到失去生命的战友,那场景是撕心裂肺,我永运忘不掉! 珍惜今天的和平吧,让活着的人永生。 攻克老街后,我部穿插柑糖,在一路战斗中我好多战友牺牲了。特别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知青,我们知青点都是**军军子弟,1977年1月招兵开始,我鼓动要求几位和我去参军,有人不干想等着招工,去工作不想到部队受苦。我父亲是这个军长,我在知青来头就大,他们扭不过我就和我一起参了军,我们这批兵就要复员时自卫还击命令下达到部队,我们都上了战场,战斗中我们这些兵随部队作战,机智灵活,冲锋在前立了汗毛功劳,击毙越军最少300多名,战斗中有7个知青伙伴倒下了,我差一点也走了。

      我父亲部队的子弟为国家有7人捐躯;有付军长之子、参谋长之子、师长付师长之子、两位团长的儿子。他们走时我看到了很难受、很难受,有一句话叫 撕心裂肺。

      2014/2/27 16:51:4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打过仗的老兵,放在任何国家都是宝贵的国家财富,向老兵致敬!!!

      2014/2/28 16:42:09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顶起战友的文章!当时43军127,128师一起随军行动,129师是配给了41军吧?

      2014/2/26 18:41:34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129师是配属给了42军,从龙州方向的15-18号界碑之间突破,歼灭靠矛山、班腮地区之敌,南下切断4号公路,保障42军的侧翼安全,再相机向七溪发展进攻。

      2014/2/27 14:16:1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敬,向共和国卫士致敬,向英雄先烈们致敬!我小舅当年就是129师385团团政委(邓政委),战争胜利结束后,任129师师政治部主任。

      2020/9/10 9:55:0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31092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请问乔刀:你是谁乔红洲?

      2015/7/21 23:53:24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敬,向共和国卫士致敬,希望共和国不要忘记那些曾为国家流血牺牲的军人和伤残军人。

      2015/1/9 14:54:49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敬,向共和国卫士致敬

      2014/3/2 20:27:0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287718
      • 头衔:铁军侦察兵
      • 工分:182714 / 排名:95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29师驻扎在河南省南阳市三个县、师部设在市郊区。平常为乙等师部队、干部战士大约六千余名士、战时扩充人员一万一、按甲等部队编制行动作战。我的战友蔡龙庭李华安、原是一二七师三八一团一营二营连队副班长、七八年十二月份因战事需要、调到一二九师部队任职班长骨干、在对越自卫作战中俩人荣立三等功。

      战友李华安同志战后去南昌军校学习、四年毕业后升级副连长、八五年大撤军转业回乡工作。战友蔡龙庭同志、在反击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二十三岁长眠在祖国南疆红土地上、安葬在广西凭祥市革命烈士陵园地。卫国而战献青春、英雄名字功永存!

      2014/3/1 15:13:50
      左箭头-小图标

      济南军区129师385团一营一连。79年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担任所在团主攻方向的尖刀连,保障团主力顺利穿插到指定地点。全连参加大小战斗6次,共歼敌107名,缴获迫击炮、八二无后座力炮各1门,六O迫击炮2门,四0火箭筒2具。1979年9月17日,中央军委授予“突击英雄连”称号。

      2014/2/28 18:53:15
      左箭头-小图标

      129师:歼敌875人

      点评:129师配属给42军,保障该军侧翼安全,并担负向七溪方向突击的任务。该师主要对据守班腮、靠矛山、七溪之敌实施了几次短促突击,战斗规模不是很大。但其作战位置较为重要,既封闭了西面太原方向越军反攻4号公路的主要通路,同时照顾到了42军和55军的侧翼,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在清剿作战中,该师还在那扔东侧无名高地打出了一个掏洞歼敌的典型战例。

      2014/2/28 18:48:06
      左箭头-小图标

      部队番号太复杂,有点记不准了。

      2014/2/28 18:13:43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874633
      • 工分:2841
      左箭头-小图标

      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四)

      尊敬的读者;在下面的回忆里,可能要涉及到一些我军在当时那种非常时期某些地方还存在的一些薄弱环节,有在于未来战争中杜绝类似这种问题的再次发生,这是当时的军史资料上所看不到的。

      1979年2月17日17时左右,当五班长韩永民完成对石头山的爆破之后,李副营长来到阵地前沿看望大家,并和连长卢大坚,指导员廖明贵等一一握手。这时四班长黄绍清来到跟前说;“报告首长,向北350米的稻田地里还有三个越军,刚才于我班发生交战,不知逃跑了没有?。”这个问题当时就引起了李副营长的高度重视。副营长问;“在什么地方?”五班长指了指大致方向。李副营长说;“跟我上”。随即带着四班的乔鸿洲、冯安仁、吴晓祖向前隐蔽接近,当战士乔鸿洲接近目标后,发现地坎下边有三个越军,他手端冲锋枪大喊一声“纳布松空严”。这两个越军一看面前站住着四个解放军,一个个都是荷枪实弹的站在自己面前,也就乖乖的举起来双手。越军旁边放着一挺高射机枪,还有两只冲锋枪,地上躺着的那个越军浑身是伤已经魂归西天了。这个地坎有一米八高,稻田地里还有15公分深的水。乔鸿洲同志跳进稻田地里,从越军死尸身上掏出四枚美式手雷。

      此时,日落西山,石头山洞口旁边,二排长带一个被四班抓获的俘虏向洞内喊话。不一会儿,从洞内走出一个越军,经过了解得知,这个越军是一个少尉,他是这里的司务长,里边还有越军,刚才被炸晕了,不知里面是否还有活着的越军。

      天黑了下来,连长卢大坚为了连队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果断决定三排随连指撤到无名高地小树林里待命,二排负责石头上警戒,严防越军利用夜暗逃出石头山洞。、

      当连指和三排撤出战斗后,二排长杨方军说;“四班在石头山东侧警戒、六班在石头山西侧警戒、五班在北侧警戒,各班晚上不准打瞌睡,各班就位。”

      石头山西侧100米处,有一个草房子从白天一直在燃烧到晚上,把石头山西侧照的如同白昼,再往西侧2000米处是越南班腮地区的那扔村,住有五百户人家,村内的老百姓都到山上躲避战火去了。

      当晚凌晨4时30分左右,石头山左侧山洞内。突然“嗒嗒嗒嗒”响起一阵枪声,当时趴在石头上警戒的六班机枪手周忠同志中弹牺牲,尸体滚落一旁草丛之中。因为这天晚上石头山洞外房子燃烧,从洞内往外看如同白昼,所以洞内的越军中尉向我们的战友周忠开枪,然后越军带着一个报话员急忙逃离石头山。

      凌晨五时左右,我无名高地半山腰处,配属到一连的重机枪连副连长李志发,从望眼镜内发现西北侧稻田地里有两个人正在向西北方向逃窜,距离800米估计是两个越军(因那一带我军没有占领),急忙命令重机枪班长准备射击,当时重机枪班长还不知道目标在哪里,李志发一把推过重机枪班长说;“让我来,” 只见李志发瞄准目标后果断击发,就听见重机枪“哒哒哒哒”的响了起来。打重了---,打重了。

      而后,李志发通知四班去两个人看一下,不多一时四班战士冯安仁、吴晓祖来到稻田地里一看,有一个越军报话员已被打死,爬在泥水里,子弹把越军报话员脑袋打穿了,越军身后那部电台一点都没有被打坏。

      二月十八日早上,天刚朦朦亮,六班发现周忠同志不见了,问谁谁不知,急忙派人去找,结果在草丛中发现了周忠的尸体,这是我们连队第一个被战死的战士。(经了解,新兵周忠同志当天晚上与机枪正射手发生矛盾,自己带一挺刚缴获的轻机枪,守在洞口外正对面,不知道隐蔽自己,把自己暴漏给洞里的越军,造成自己阵亡。)

      这时,连长卢大坚从无名高地走下来,看到这种情景,命人把周忠同志台下去。然后说道;“二排长。命你们二排马上进洞搜查,注意安全”“是。”该山洞象蛇洞一般必须在里面爬行,拐来拐去,从一层爬到二层,又从二层爬到顶部天窗。里面有三十多具越军尸体,有很多是被烧死的,缴获有高射机枪,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等,共计三十多件各种武器。至此,一连参加的第一场战斗宣告结束,以较小的代价换取了较大地战果。

      (待续)

      2014/2/28 17:51:18
      左箭头-小图标

      打过仗的老兵,放在任何国家都是宝贵的国家财富,向老兵致敬!!!

      2014/2/28 16:42:09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874633
      • 工分:2841
      左箭头-小图标

      小编a47 02-27 08:28;为什么看不到你给我加准一级原创?。

      2014/2/28 12:48:00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874633
      • 工分:2841
      左箭头-小图标

      我的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三),因急着出去办事,没有认真审核,多处出现笔误,还请多多包含。

      1;越军就在这个小小的黄土坡高地缴获敌三支冲锋枪,一挺轻机枪,三箱八二迫击炮弹,子弹一千五百发,为三排战友向敌占领的石头山发起攻击,扫清了一个方向上的威胁。

      应改成我军就在这个小小的黄土坡高地缴获敌三支冲锋枪,一挺轻机枪,三箱八二迫击炮弹,子弹一千五百发,为三排战友向敌占领的石头山发起攻击,扫清了一个方向上的威胁。

      2:卢大坚命令一排从右,二排从右,三排负责北侧包围石头山。谁知六班战士刚刚来到石头山洞口外边80米的距离,洞内的敌人突然开火,六班有一名战友就倒在了地上。

      应改成二排从左,三排负责北侧包围石头山。

      2014/2/27 19:57:48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2874633
      • 工分:28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尊敬的读者以及曾经与我一起浴血奋战过的战友们,你们好; 如今我也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了,我这个人一辈子最不爱写文章,特别是最不愿意回忆34年前那场血与火的中越自卫还击作战。因为这场战争夺去了与我一块入伍的老乡和很多战友的生命,至今他们还躺在祖国的南疆那块冰冷的墓坑里,有的烈士家属因为路途遥远,至今都没有去给自己的亲人扫过墓。

      当我看到网上传播烈士陵园门外有些不法商人在加工石狮子石狗熊的消息后,我的心情是那么如此的不能平静下来。为什么有的人会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做出做人的最低底线?为什么烈士陵园的环境遭到如此的破坏确无人过问?社会公德在哪里?这样的环境又怎能不让烈士的亲人旧伤痕上又添新伤痕呐?

      现如今,有很多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友们都还健在,连躺到冰冷墓坑里的战友都保护不了,我们又怎能去面对那些已经为党和人民牺牲了的烈士们?

      最近,我为什么要连续发表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主要是想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为了能提高整个国民的政治素质和思想品德做出点贡献。

      当我的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发表后,有的网友当即回复说我是“为喷而喷,你不累吗?”我的头真的大了,我只能是苦笑着摇摇头。心中暗想,你要知道我的很多战友,因为这场战争身受重伤,至今落下病根,一直无法痊愈。

      尊敬的个别网友;在我写这篇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的(续篇)里,你----却说我“是为喷而喷,累不累呀”。我的心被你这不多的几个字刺痛了。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每当我真名实姓的写到我的战友一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下,最后壮烈牺牲的情景是多么的惨烈啊,那是我撕心裂肺的痛。此时我的泪水伴随着键盘发出“嗒嗒嗒”的敲击声滴落到冰冷的桌案上。你可以侮辱我一个人,请不要侮辱我那些曾经为国流血牺牲的战友们。你可以侮辱我一个人,请不要侮辱我那些曾经为国流血牺牲的战友们。

      对于这个曾经被中央军委授予“突击英雄连”的129师385团1连,它的英雄事迹我只是才写了它们的冰山一角。

      (续篇三)34年前的2月17日9时30分左右,二排迂回到无名高地左侧山腿下时,发现有不少的越军。二排长杨方军报告说;“冲击受阻,请求增援”。一连连长卢大坚随即命令一排坚守无名高地主峰,迅速打扫战场。三排无名高的山脊火速增援二排。二排立即投入战斗。

      二排长杨方军接到命令后,立即组织全排,部署战斗任务。传令六班班长何建设带领全班从左溢包抄,五班班长韩永民正面迎敌投入战斗。此时,越军的轻重机枪火力像暴雨般的打了过来,六班全体战士匍匐前进,一寸一寸、一米一米的向前推进,。五班全体同志外加一挺重机枪和两具火箭筒正面向敌开火。当六班全体战士匍匐到一个小草房子跟前后,发现这里原来是越军的一个小厨房,锅里的饭菜还是热乎乎的,看来是越军还没来得及吃饭战斗就打响了。这个越军厨房离敌岩石结构组成的石头山120米左右,六班就地展开战斗。只见这个小小的石头山东、西、北三面有几十个不到一米的小洞口内,到处向我五、六班开枪,越军隐蔽性特强,我军的火力对越军杀伤率太低,而越军对我军的威胁性太大。形成了我在明处敌在暗处的状态。

      此时山谷内敌我交战,就听见“嗒嗒嗒、嗒嗒、嗒嗒,轰、轰轰”的响起一片枪炮声,那真是震耳欲聋,弥漫的硝烟呛得战友们透不过气来,一场紧张的战斗又一次拉开了序幕。

      这时,五班左侧黄土坡高地上的敌A字型暗堡内,隐藏着敌人的一挺轻机枪,突然向我五班战友开火,压得五班战友抬不起头,战斗非常激烈。

      当时的黄土坡高地100米高与石头山大小差不多,都是无名高地延伸下来的一条腿。靠毛山无名高地与石头山和黄土坡高地成一个三角形状态,我五班和六班正处在三角形之内。当时敌占居的石头山高地与黄土坡高地形成了火力交叉,对我军向前推进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时,从无名高地上沿山腿增援的三排边冲边打跑下山来,石头山上天窗旁边越军架了一挺重机枪,对着三排猛烈射击。黄土坡上的越军抬高枪口也向我三排射击。这次两面夹击已造成九班两名同志受伤。

      此时,四班新兵乔鸿洲同志看到两面越军火力夹击三排战友,自己怀里揣了四枚手榴弹,带着一支半自动步枪,一头钻进密松林里,穿过野刺丛生,绕行黄土坡高地越军占领的小山头背后,突然冲上山顶,果断开枪打死了一名越军,首先占领了该高地,这时四班班长黄绍清带领全班战友冲了上来,然后顺敌战壕往外下进行收索残敌,刚刚进入A字形工事,发现有两个越军正在向我三排增援部队进行疯狂扫射。乔鸿洲同志手揣半自动步枪冲了进去一声喊道;“纳、布、松、空、严---”。两个越军看事不好,慌慌忙忙放下正在冒着清烟的轻机枪,乖乖的举手投降。四班班长黄绍清让战友们把两个俘虏绑起来,压了下去。

      “报告班长,西边山下稻田地里发现三个正在逃跑的越军”。黄绍清闻信一声说道;“准备战斗”,全班“哗啦”一声迅速占领阵地,举枪就往稻田地里的三个越军开枪,就听见“啪、啪啪”一阵枪声过后,三个越军藏在了地坎下边,不知是死是活。

      越军就在这个小小的黄土坡高地缴获敌三支冲锋枪,一挺轻机枪,三箱八二迫击炮弹,子弹一千五百发,为三排战友向敌占领的石头山发起攻击,扫清了一个方向上的威胁。

      这时候,二、三排战友已经把这个石头山团团围住,此时越军都藏在石头山的各个洞穴内,敌暗我明不断向外面开枪,山顶天窗旁边敌人的重机枪对着五、六班疯狂的扫射,副连长席世国腿部中弹负伤,鲜血把一条腿的军裤染红了。七班长带领全班冲到山顶,命令全班火力压制,又叫过来一个火箭筒手,隐蔽接近山顶上的敌火力点,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敌人的火力点被摧毁了。七班长带领全班冲了上去,发现山顶上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天窗。这时连长走了过来一声说道;“传令各排后撤50米”然后让七班长抱了一个二十公斤重的TNT炸药包,点火后扔进了天窗内。不多一时,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只震得是山摇地动,把“牛”一样大的石头炸上了天空,然后摔到了100米外的稻田地内。

      这时,卢大坚命令一排从右,二排从右,三排负责北侧包围石头山。谁知六班战士刚刚来到石头山洞口外边80米的距离,洞内的敌人突然开火,六班有一名战友就倒在了地上。不大一会儿,连长卢大坚带着喷火班的战士走了过来,要求喷火班的同志们选好地形,然后往洞内喷火。只见两个喷火兵每人背一个喷火器,利用地形地物,隐蔽接近石头山左侧洞口卧倒,迅速瞄准击发“呼---、呼----”

      两声响,只见两股强热流火光射进一个洞口。顿时,石头山各个洞穴到处冒烟,烧焦的尸体呛得是人透不过气来,五班趁此机会向前推进距洞口50米远的地方,就听见底层洞口内又响一阵密集的枪声,由于五班前边有一道沟坎,侥幸没有伤亡。

      由于两个喷火器没有燃料,各种炮又难以发挥威力的情况下。一连连长卢大坚决定,让五班长韩永民进洞实施爆破。五班长受领任务后,知道自己此次进洞将冒着敌人的枪弹,恐怕是九死一生,有去无回了。为了战斗的胜利,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依然一手挎着冲锋枪,一手抱着炸药包,隐蔽接近洞口。

      这个洞口宽80公分,高一米九左右。只见他突然冲进洞内,边跑边开枪,踩着洞内地上被烧焦的越军尸体,一鼓作气的跑到十米深的位置点燃炸药包,把炸药包放到一块岩石壁上,转身从地上背起一具越军死尸就往外冲,这是为了防止越军从背后打枪,该尸体能够给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民挡子弹呐。亲爱的读者;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明同志,在这观念时刻他是多么的沉着冷静啊。这不是在拍电影,电影拍坏了可以从拍,我们的英雄如果是牺牲了那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尊敬的读者;自从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民进入洞内,守卫在洞外的战友们都在为我们的英雄他捏着一把汗。当我们的英雄跑出洞外时,我们的战友们一个个不顾个人的安危跑上前去,紧紧地抱住我们的战斗英雄韩永民,跑到沟坎下隐蔽起来。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其他洞内的敌人再也不向外面打枪了。

      此时,我们的连长卢大坚同志走了过来,紧紧地握着韩永民的手,高兴地说;“韩永民,好样的”。事后得知,连长卢大坚同志的意图是准备用韩永民一个人的生命换取整个战斗的胜利,因为我们连在这个地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亲爱的读者;如果我们的连长当时让你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进洞爆破,你会进去吗?

      毫不夸张的说,在当时,我们的一连的全体指战员都会这样做。

      (待续)

      2014/2/27 18:03:10
      左箭头-小图标

      34年过去了,就好象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在心中、在脑海中记的清清楚楚,在战斗中我亲眼看到失去生命的战友,那场景是撕心裂肺,我永运忘不掉! 珍惜今天的和平吧,让活着的人永生。 攻克老街后,我部穿插柑糖,在一路战斗中我好多战友牺牲了。特别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知青,我们知青点都是**军军子弟,1977年1月招兵开始,我鼓动要求几位和我去参军,有人不干想等着招工,去工作不想到部队受苦。我父亲是这个军长,我在知青来头就大,他们扭不过我就和我一起参了军,我们这批兵就要复员时自卫还击命令下达到部队,我们都上了战场,战斗中我们这些兵随部队作战,机智灵活,冲锋在前立了汗毛功劳,击毙越军最少300多名,战斗中有7个知青伙伴倒下了,我差一点也走了。

      我父亲部队的子弟为国家有7人捐躯;有付军长之子、参谋长之子、师长付师长之子、两位团长的儿子。他们走时我看到了很难受、很难受,有一句话叫 撕心裂肺。

      2014/2/27 16:51:40
      左箭头-小图标

      129师是配属给了42军,从龙州方向的15-18号界碑之间突破,歼灭靠矛山、班腮地区之敌,南下切断4号公路,保障42军的侧翼安全,再相机向七溪发展进攻。

      2014/2/27 14:16:15
      左箭头-小图标

      顶起战友的文章!当时43军127,128师一起随军行动,129师是配给了41军吧?

      2014/2/26 18:41: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追忆对越自卫还击战34周年---记129师385团1连(续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