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记忆1979对越作战149师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英雄杯]

共 196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记忆1979对越作战149师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英雄杯]

149师446团在越南北部10号公路上的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突发的那次战斗,现在已经过去35周年了。但是对那次战斗的是是非非,直到今天还被人们议论不断。

有的人说:“友邻部队在现场交接阵地时说,前面他们没有打,为什么团长还硬要2营的部队往里面进?既然都知道前面有敌人,为什么2营的部队还是在一无侦察、二无警戒掩护、三无展开战斗队形接敌的情况下,以行军队形开进呢?”有的人则说:“79年对越大的战事一结束,西战区各路大军凯旋回撤。由昆明军区举行战评会,会上13军有同志在战后总结将‘3号桥、4号桥’的功劳归为己有...还说‘3号桥、4号桥’是他们打下来的,是149师自己没有守得住...可惜了那些牺牲在4号桥地区的几十名446团无辜的干部战士...”甚至还有人说:“当时13军39师的某某参谋在向446团移交防区的时候,把本来只占领了3号桥的区域,在地图上却错将‘4号桥’地区也标注成了控制区,说已经有39师两个连在此驻守,让446团前去接收...”也有老兵还说是“13军当时说了假话,把没有占领的4号桥说成已占领”。当然,也有不少的人认为:4号桥的那一仗,其实就是一次反伏击战。众说云云,那么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我想我作为一名当时师指挥所的参谋,应当把真实地情况告诉给大家,既不要冤枉好人,也应吸取那次战斗血的教训。

149师自1979年2月24日黄昏受领歼灭沙巴316A师的作战任务后,当日晚就对这次战斗行动作出了周密部署。执行穿插任务的447团和445团2营及师侦察连已于25日拂晓出发,担任正面主攻任务的446团和二梯队445团(欠2营)、95团等部队均已完成一切攻击准备,只等一声令下,即可投入战斗。26日晚师指挥所接到军战斗命令称:39师首先攻占1662高地、歼灭奔西爱、威龙松一线地区之敌,为139师进攻打开口。149师以447团主力轻装沿格盖苗插至新寨至黄连山垭口地域,切断沙巴至平卢之敌,以一个加强营沿达聘苗向沙巴进攻。师主力在奔西爱、威龙松一线地区加入战斗,沿谷(柳)沙(巴)公路向西发展攻击,在友邻的支援下,歼灭新寨以东地区之敌。各部队务于2月27日7时前完成攻击准备,于12时发起进攻。26日晚,军又明确95团、军区坦克团3营(欠7连)配属我师战斗。据此,师又作出具体部署,27日7时30分代怀义副师长到446团指挥所传达师长命令:团主力沿代乃、岳山东侧突出部、1662高地方向运动,待39师117团攻占奔西爱、威龙松后,即加入战斗,首先由上往下攻占奔西爱南侧山腿和达果北侧高地,尔后沿1796高地、马匝方向发展进攻。27日18时40分军指示:39师部队正在奔西爱东侧山脊战斗,敌火力很猛,他们已经停止攻击,构筑工事,研究战法。你师446团在他们攻下奔西爱后,再在他们这个方向加入战斗。”师即令446团紧随39师部队后跟进。

28日军委首长决心,要在两天时间内拿下沙巴。即日13时许,13军前指刘桐树副军长兼参谋长,给我师康虎振师长打电话称:“39师已占领奔西爱、4号桥,桥已被敌炸毁,令你师部队加入战斗。”师即令:“446团沿公路进到奔西爱、4号桥一线占领进攻出发阵地。运动中要疏散队形,师组织炮火掩护,马上行动。”接着师指不间断地掌握446团行动。因当天雨大雾大,部队又都在山上,山高坡陡,高差在1千米以上,部队下山很困难。16时许该团指派3营一个排,在朱缸荷掩护主力沿公路集结。师长指示:“到一个营向前推进一个营。”17时师长又电话催曹从连团长,立即令部队向前推进。18时20分师指对3月1日战斗行动作出了部署。21时,117团副团长与446团副团长在3号桥附近(该桥已炸毁)交代阵地。117团副团长说:”这(指被炸毁的3号桥)就是4号桥,上面就是奔西爱,我已攻占。这里有我们一个连队,前面我们没有打。”21时30分446团指挥所报告:全团已到达朱缸荷以南、3号桥以北地域。接着曹团长给师指打来电话,当时就是我接的电话,他说:“因天黑雨大,这个地方地形可以,是否叫部队就地加修工事,明日拂晓再往前推。”我给师长和参谋长报告后,师长令:“你团还未到达位置,今晚一定要占领4号桥、奔西爱一线进攻出发阵地。”接着随该团行动的代怀义副师长,又给师长打电话请示说:“前面有敌人,是否还是明天拂晓再前推。”师长冒火了,大声地说:“前面没有敌人还打什么仗,友邻已占领奔西爱、4号桥。即便是有敌人,那也只是复活的残存之敌,有什么可怕的,军有命令,明日拂晓要打响,今晚一定要进到位置。”

28日23时该团尊军师命令,令2营利用夜暗前进到4号桥东西一线占领进攻出发阵地。2营接到命令后即从朱缸荷附近出发,成行军队形,冒雨沿公路向4号桥、奔西爱搜索前进。由于当晚天黑雨大路滑,战士怕掉队,前后跟得较紧,行进速度缓慢。约5公里的路,行进了3个小时后,于3月1日2时25分,5连进至4号桥东侧公路一线。副连长伍良培带领尖刀(1)排摸到桥头,发现4号桥竟然是个双桥,左边是座钢筋混凝土桥,右边是座木制桥。他分不清应当走那边,即令配属该连的团侦察排的3人侦察小组,过桥去查明通往奔西爱的道路。尖刀排在4号桥头停了约30分钟后,侦察小组才回来。正当他们准备沿小路向奔西爱前进时,突然发现从4号桥右侧桥的北头独立树附近的草房里钻出3个人来。伍副连长回忆说:“当时我拿不准,究竟那3个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我连问了对方几声口令,都没有回答。对方也感到情况不对,即边喊边叫向奔西爱方向逃窜。我当即开枪射击,身后的战士又扔了3枚手榴弹,还差点把我炸倒,毙敌1人,余敌逃跑。”此时,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之敌发出红色信号弹1发。瞬间,公路两侧山腰和4号桥西南侧高地之敌从三面向该营开火,4连、炮连和营部正处于敌火力集中射击地段。营部人员分散在几处,2瓦电台被打坏,报务员负伤,营长被阻在公路上,营与团与各连均失去联系。随该营行动的副团长柯志祥、副政委马文科和教导员夏永明分别令各连抢占公路北侧制高点,与敌夜战近战。4时许该营营长与教导员、副教导员在公路上回合,因无通信工具,即派副教导员回团指汇报。当其返至3号桥时,遇到团长派出来联系2营的通信参谋,逐用其带的有线电话向团长报告:“我营已到4号桥,遇有零星敌人,电台被打坏,4、5连已上山。”团长当即指示:“不要为小部分敌人影响大的行动,还是按原计划8点发起总攻。”直到7点30分该团指挥所才真正得知2营与敌遭遇,伤亡很大,即令8连、2连支援2营战斗,师炮兵火力压制敌纵深目标。据446团3月1日12时报告:“我2营干战英勇顽强,主动配合,与敌激战至12时,除奔西爱北侧之敌尚未攻克外,已歼灭奔西爱以东、吉光胡以南、4号桥东北侧无名高地之敌约一个加强连153人,摧毁明暗火力点49个,缴获步冲机枪30支(挺)、40火箭筒7具、60炮3门、82迫击炮3门、枪弹16,400发、炮弹525发。我伤120人,亡76人。占领了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446团2营在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的这次战斗,为师主力3月2日进攻沙巴打开了扣子,创造了条件。

战后查明,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是敌316A师前沿防御阵地。在此有敌148团一个加强连防守,阵地内构筑有12个土木质地堡和40余个机抢、火箭筒、榴弹枪暗火力点,以堑壕、交通壕相连接,并配置有高射机枪发射阵地。各种火力组成多层次密集火网,严密封锁公路。同时也查明了446团在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与敌遭遇的直接原因,就是友邻39师117团误判地形误报战情所导致。其实友邻117团误判地形,应当在27日以前就已经发生了。27日18时40分,军通报:“39师部队在奔西爱东侧山脊战斗···”这里所说的“奔西爱”,实际上就是吉光胡。1979年5月,昆明军区召开作战总结会议,在会上军区和13军对117团误判吉光胡为奔西爱,作了严肃批评,13军军长闫守庆作了检查。13军政委乔学亭也在会上发言说:“战后我专门去了4号桥,查看了那里的地形,详细了解了情况。117团在吉光胡,误判成奔西爱,把山梁子搞错了。这个事,军里还要彻底查办。不过446团2营打得还是英勇顽强,在夜间打掉了敌人一个加强连。”从当时敌我双方的情况看,我2营认为4号桥就是真的被友邻部队占领了,所以大胆地以行军纵队将部队开进4号桥。而实际上我友邻部队并未占领4号桥,这样就造成了2营部队误入敌阵地。因为当时夜深雨大雾大,2营5连在4号桥停了约半小时多的时间,要不是2营遇敌开枪,实际上之前敌人也并未发现我部队进入了其阵地。所以,我认为对于这一仗,与其说是伏击和反伏击战,不如说是一次遭遇战更为准确些。

对于友邻部队误判地形的问题,我认为应当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对越作战由于在异国山岳丛林地,地形复杂,雾大视线不良,判错地形也是难免的。就3号桥、4号桥的地形,在当时的那种天气条件下,只看地形就很相似,加上对公路桥的编号上也有问题。10号公路桥的编号是从谷珊为1号桥开始的,朱缸荷是2号桥,吉光胡是3号桥。可是在2号桥至3号桥中间还有一座桥却没有编号。这样如果简单地从1号桥数过来,那么吉光胡的桥就成了4号桥。纵观整个对越作战中,误判地形的这种事发生的也比较多,远的不说,就446团部队自己也有判错了的。27日黄昏446团1营向岳山、1662高地方向运动中,因山高、林密、无路、雨大、雾浓,误判到岳山,与敌打响后,顾虑与117团部队误会,多次设法联系,均无回答信号,并遭敌射击。后经与117团营指挥所会合,才查明我1营尚未进到岳山,是与藏匿于林间的316A师148团4营3连6排小股敌人打响。另一方面,战时误判地形,会造成误报战情,常常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就这次友军误判误报,直接造成我446团 2营误入敌阵地,不仅造成了我2营很大伤亡,而且也影响了首长的决心,延缓了整个战斗进程,危害是相当大的。由于误报4号桥被敌炸断,结果军原定投入两个坦克连的,因考虑桥断了,影响坦克行动,被减少了一个坦克连。

至于两个团当时在现地对阵地的交接,以及当时师团主要指挥员,明明知道前面有敌人,为什么还要让部队上的问题,我认为这也是一个误会。对于“前面有敌人...”的处置,我觉得当时康师长的处置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因为自从进入战区后,我师部队的前面就是始终有敌人的,这也是对越作战的一个特点。27日11时50分,446团1营、2营在岳山东侧突出部遭敌炮击,2连与敌打响。当日黄昏前,446团1营向岳山、1662高地方向运动时与藏匿于林间的小股敌人打响。28日拂晓1营2连仍在岳山突出部与敌战斗。所以,说前面有敌人是不足为奇的。

师指挥所当时对446团2营与敌遭遇的判断,就是根据446团的报告,与残存的少数敌人遭遇。2营战斗至当日21时,在奔西爱仍有一个地堡未攻克。3月1日20时45分军前指还指示:“奔西爱的地堡打不下来话,明天早上打,打下来后发展快点也行。看看地形是否可使用坦克、加农炮打那个地堡。实在打不下来,就拿一个排看起来,不要影响整个部队进展。”阵地的交接,在当时是没有反馈到师指挥所的,也是战后才知道。从接受战斗任务以来,军里一直明确我主攻部队是在奔西爱、4号桥占领进攻出发阵地,这一点全师上下都是很明确的。2月28日13时10分,军令我师:“39师已占领奔西爱···令你师部队加入战斗。”对军的命令,师指挥所当时是坚信不疑的,也必须坚决执行。因为27日军通报,39师部队在奔西爱东侧山脊与敌打得很激烈,28日占领奔西爱应当是没问题的。因此在军师团到营连这一条指挥主线上,贯穿的都是奔西爱、4号桥,我友邻部队已占领。我2营部队当晚进到4号桥,还在桥头停了半小时,见草房里有人钻出来,以为可能是自己人,才问对方口令的。与敌遭遇后,营副教导员向团长报告时也说是“我营已到4号桥,遇有零星敌人...”团长指示“不要为小部分敌人影响大的行动,还是按原计划明早8点发起总攻。”从连营团指挥员的判断和处置,可以看出他们对阵地的交接之事应当是不知情的。因此,我们实在是没有理由来指责这些指挥员的。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20:17:39 被1979作战参谋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7044829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1
      战时任师作战参谋立二等功后任445团参谋长师作训科长大专中文新闻专业
      2014/1/16 0:25:54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1625 / 排名:4970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本文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为多年来的争论总结出了一个更接近事实真相的结论。康虎振师长后来在屏边烈士陵园祭扫战友时,在烈士墓前失声痛哭,应该有在4号桥战斗中自己因急于执行军前指命令而稍显大意了的因素在内吧。
      失误是难免的

      2019/6/9 12:40:1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1623 / 排名:4970
      左箭头-小图标

      失误是难免的

      2019/6/9 11:54:31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50906
      • 工分:107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本文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为多年来的争论总结出了一个更接近事实真相的结论。康虎振师长后来在屏边烈士陵园祭扫战友时,在烈士墓前失声痛哭,应该有在4号桥战斗中自己因急于执行军前指命令而稍显大意了的因素在内吧。
      8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应该是这样的心态。

      不同意这样的看法.

      觉得康师长,曹团长都是非常优秀的中级指挥员.在战场上的表现非常出色.

      遇到软一点的指挥员,这个师都可能溃败.(例如,因为阵地交接问题,后来老山前线很牛的某师长下属的部队就被越南小部队给击溃了)

      其实我认为康师长,曹团长是云南方向表现最出色的师团长.

      这两人后来仕途不是很畅是解放军的损失.

      ..

      ..

      阵地交接失误应该是前指的责任.

      对一支新到前线的部队,前指首长应该亲临交接阵地才对.即使主要首长不出面,也应该派出前指的熟悉战场情况的参谋人员参与两支部队的阵地交接,

      那能放任下级独自交接的阵地的?.

      ..

      康师长,曹团长及其属下全体参战官兵面对困境,临危不惧,舍生忘死.在极为凶险的情况下挽救了危局.

      只有功劳,没有错误.

      2019/6/6 20:35:04
      左箭头-小图标

      标题最好修改成《149师四号桥东北无名高地遭遇战斗的真相》,因为四号桥地区还有一个“西南无名高地进攻战斗”。

      2014/2/9 20:27:20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从连营团指挥员的判断和处置,可以看出他们对阵地的交接之事应当是不知情的。因此,我们实在是没有理由来指责这些指挥员的。

      -------------------------------------------------------------------

      难道那位接防的副团长没向团长汇报交接情形。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个副团长就大错特错了,不仅是指责,而且要追究了!

      左副团长应该是汇报了阵地交接情况的,而且对站立点判断正确,否则代副师长不会说“前边有敌人”。117团说前边没有打,446团因此无法确定前面还有没有友军了,所以想就地构筑工事,次日拂晓再前进,估计其间会派出侦察分队前出侦察。康虎振则对军前指的指示深信不疑,就命令他们今夜一定要进到位置,而且不听下边的解释。446团在部署时,没有按照自己的判断边侦察边打,而是盲目按照师长的指示认为前边有友军,还怕与其发生误会,结果打了一个糊涂仗,付出了血的代价。我认为要论责任,除了117团交错阵地外,一是康虎振指挥失误,二是曹从连盲从轻信,左副团长还真没有什么责任。

      本文内容于 2014/1/21 20:08:00 被武穆山河我神州编辑

      2014/1/21 19:47:01
      左箭头-小图标

      从连营团指挥员的判断和处置,可以看出他们对阵地的交接之事应当是不知情的。因此,我们实在是没有理由来指责这些指挥员的。

      -------------------------------------------------------------------

      难道那位接防的副团长没向团长汇报交接情形。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个副团长就大错特错了,不仅是指责,而且要追究了!

      2014/1/21 19:06:2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记忆1979对越作战149师 四这是79年的4号桥。

      [原创] 记忆1979对越作战149师 四

      [原创] 记忆1979对越作战149师 四这是现在的4号桥,应该是现在的新4号桥,它往下移动了几十米,正前方是1796高地,左边是1663高地,右边是2营遭伏击的奔西艾。

      2014/1/17 11:59:08
      左箭头-小图标

      学习、欣赏和支持老战友写的真实战斗的好文章!

      2014/1/16 14:48:33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觉洛寺沙巴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在铁血网上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几十年了情景再现啊,谢谢你,刘老兵。

      楼主不姓刘,姓丁,当时是师指挥所的作训参谋。

      2014/1/16 14:26:53
      左箭头-小图标

      5连连长是刘同欣,伍培良是副连长。

      2014/1/16 14:25:32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本文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为多年来的争论总结出了一个更接近事实真相的结论。康虎振师长后来在屏边烈士陵园祭扫战友时,在烈士墓前失声痛哭,应该有在4号桥战斗中自己因急于执行军前指命令而稍显大意了的因素在内吧。

      应该是这样的心态。

      2014/1/16 14:22:23
      左箭头-小图标

      27日黄昏446团1营向岳山、1662高地方向运动中,因山高、林密、无路、雨大、雾浓,误判到岳山,与敌打响后,顾虑与117团部队误会,多次设法联系,均无回答信号,并遭敌射击。后经与117团营指挥所会合,才查明我1营尚未进到岳山,是与藏匿于林间的316A师148团4营3连6排小股敌人打响。

      ------------------------------------------------------------------------------

      是的,当时我们群前指随该团指挥所行动,当走到代乃西侧山梁时,前方尖兵发来求援电话,步兵团要求我群炮兵给予火力支援。我们提出要尖兵报目标坐标来,但是当我炮群使用他们报来的坐标对该目标进行试射时,却说既看不见炸点,也听不见爆炸声。我们还以为是不炸弹,就又打了一发,还是说没听见。就在大伙对我们炮兵发牢骚的时候,从山那边来了一大帮扛着担架的人。一问,原来是因雾大心急,他们没走多少路就以为到了1662高地下了。而实际上,他们离报来坐标的地点还差着一两公里呢。

      2014/1/16 14:19:05
      左箭头-小图标

      本文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为多年来的争论总结出了一个更接近事实真相的结论。康虎振师长后来在屏边烈士陵园祭扫战友时,在烈士墓前失声痛哭,应该有在4号桥战斗中自己因急于执行军前指命令而稍显大意了的因素在内吧。

      2014/1/16 14:00:50
      左箭头-小图标

      就3号桥、4号桥的地形,在当时的那种天气条件下,只看地形就很相似,加上对公路桥的编号上也有问题。10号公路桥的编号是从谷珊为1号桥开始的,朱缸荷是2号桥,吉光胡是3号桥。可是在2号桥至3号桥中间还有一座桥却没有编号。这样如果简单地从1号桥数过来,那么吉光胡的桥就成了4号桥。

      ---------------------------------------------------------

      是的,2号桥至3号桥之间还有一座桥,不过不大,也就相当于涵洞。

      原因估计一是地图绘制时间太早(1:10万的),二是放大草绘(1:2.5万的),导致与现地不符。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三号桥已被敌人炸断,而四号桥的明显特征是双桥——靠里是木桥,外侧是钢筋水泥桥。

      再则,既然现地交接时,对方已经明确“对面有我们一个连”,那就不可能管得住那么大一个范围,446团确实应该在坚决执行上级命令的同时,令主攻营沿公路推进,另派兵力沿三号桥对面山背的西侧,也就是吉光胡的东侧推进。图上和现地都有一条从吉光胡通往四号桥的乡村道路(我在3月2日攻击四号桥西南无名高地战斗中,就曾在这条乡村路与十号公路交叉点南侧,指挥我群炮兵打掉对面土坎上突然冒出来的支撑点),团指挥所人员应该能想到这一点。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反思再多也不能挽回那些烈士的生命了,还是作为教训吸取吧!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15:44:21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14/1/16 13:54:22
      左箭头-小图标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在铁血网上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几十年了情景再现啊,谢谢你,刘老兵。

      2014/1/16 12:08:13
      左箭头-小图标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真实还原,太好了,太真实了,谢谢你老兵。-----[二十八日,下午从岳山1662高地连滚带爬下到公路吃[干粮]喝[冷水],一刻有没有停留,夜大雨,又令仓促开进,伸手不见五指,队型密集混乱,我多次拉肚。敌情不明任务不清直到1日2点20分左右自己进敌口袋,[时任五连副连长的伍良培带尖刀排走在前面,他最清楚],四号桥南的1796高地半山腰2发信号弹腾空而起,屯时,除身后外[北边]四周枪炮震天动地,硝烟弥漫,弹片乱飞。敌人预先设防轻重武器分散配置,武器表尺标定。打得相当准确,使我们死亡很大,2炮连的炮弹打完连长急的直哭--- --]

      2014/1/16 11:55:51
      左箭头-小图标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真实还原,太好了,太真实了,谢谢你老兵。-----[二十八日,下午从岳山1662高地连滚带爬下到公路吃[干粮]喝[冷水],一刻有没有停留,夜大雨,又令仓促开进,伸手不见五指,队型密集混乱,我多次拉肚。敌情不明任务不清直到1日2点20分左右自己进敌口袋,[时任五连副连长的伍良培带尖刀排走在前面,他最清楚],四号桥南的1796高地半山腰2发信号弹腾空而起,屯时,除身后外[北边]四周枪炮震天动地,硝烟弥漫,弹片乱飞。敌人预先设防轻重武器分散配置,武器表尺标定。打得相当准确,使我们死亡很大,2炮连的炮弹打完连长急的直哭--- --]

      2014/1/16 11:53:1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8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记忆1979对越作战149师 四号桥战斗的真相[英雄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