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本军队的军工贪污历史.转载

共 121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829127
  • 工分:251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军队的军工贪污历史.转载

最近两天大家都看到了“日本军企造假”的新闻,有的人感慨起当年日本“军械之利”、“制度之严”,我每次看到心中都只有两个字:“呵呵”。

实际上,在涉及钱的问题上“非常不干净”,堪称是日军的传统了,当许多网文(乃至于正式出版的文字)在拿日本“天皇捐内帑银”对比慈禧挪用海军军费,来表现日本“上下一心”时,很少有人知道,实际上旧日本帝国在贪腐这方面向来不输“我大清”。陆海军更是因为其特殊政治地位(明治体制确认的“萨长幕府”体制)和实力(枪杆子),成为旧日本帝国贪腐事件的一个高发区,而且在整个旧日本帝国时代,就没有一起相关事件被好好处理过。而战后的新日军,又和带着大正贪腐留下的满身臭气的官僚体制结合起来,延续了皇军的“铜臭传统”。

废话不多说了,我们先从日本历史上影响最深远、名头最大的军购弊案开始说起吧。

一 让海军从此政治上一蹶不振的特大弊案--------西门子事件 1913年11月的一天,日本东京,海军省大楼,来了两个高个子、西装革履、金发碧眼的不速之客。他们是德国西门子公司东京分公司的老总(日文为“东京支店长”)维克多·赫尔曼和德国大使馆员亚历山大·希尔。一个外交官,一个商人,来找海军省有何贵干? “我公司总部有人偷了公司的文件逃到英国去了,现在正在向我们勒索50万马克。请贵方务必帮忙协助斡旋。” 负责接待的海军军官听得有点糊涂:德国的公司失了贼,管日本什么事?你要是想请“柯南”出手帮忙抓贼,不是应该去找那些个侦探事务所么?嫌民间的不靠谱,那也该找内务省、找警视厅才是,不该找海军啊。 德国人见日本人听不明白,就拿出了失窃文件清单,手一指:“如果事件捂不住,只怕有几个日本海军的高级军官的名字在欧洲要见报,所以来打招呼,你们还是早作准备的为好。”海军省的官僚们一看,傻了。 原来当时的日本海军正在忙“八八舰队”的事儿,彼时日本国内的造船业还无力满足军方的需求,因此所谓构建“八八舰队”,说白了就是朝国家要钱去国外买军舰。既然是采购,那就要“国际海选”,而在那个还没有公开招标这一说的时代,海选结果完全把持在负责采购事项的那几个军人手里。“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何况这是一个信息如此不透明、利益又如此巨大的市场。果然,日军的“爱国忠君心”也抵不过洋票的威力。 日本的这次大军购,负责部门是海军省舰政本部,具体经办人第一部部长岩崎达人少将,而在西门子失窃文件中,有一份正是西门子公司同意给海军省负责武器采购的原舰政本部第一部部长岩崎达人少将25%的回扣的电报。而且西门子公司在这个军购中还只是拿“小单子”的----------为日本人在英国定购的巡洋战列舰金刚号配内装。干正活的牛牛,送钱更是大方无比,光舰政本部原本部长松本和中将一人就从英国人那儿拿了40万日元。 40万旧日元是什么概念?那是有个千把日元就能在东京盖座房子起来的年代,新日铁的前身八幡制铁起家资本也就57万日元,这个数字有多大可想而知。

皇叔也贪污----------西伯利亚军费事件

1926年的一天,日本国会议事堂,众议院。

走上发言台的,是当时的反对党,宪政会的辩才高手,中野正刚。

“大家都知道,首相阁下能坐上这个位置,是靠向他的党内许诺能带来300万日元的竞选经费而来的。要知道,连高桥君这样的金融俊才,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大家想知道,首相阁下的点金术吗?”

台下一片掌声,一双双看好戏的眼神,飞向了发言席。

“就我所知,这笔钱是首相阁下能从神户的高利贷者乾新兵卫那里借300 万日元。300万日元啊!”

“首相阁下理财有方,有问题吗?”执政党政友会那边传来了一句嘀咕。

“是的,借高利贷本身的确不算个事儿。可诸君想过没有,300万日元啊!别说他的私产,再加上他现在住的首相官邸,也不值这个价啊!高利贷业者可是要担保的,知道是用什么担保的吗?”

台下一片沉寂。

“是用陆军省的定期存款变换的国库公债担保的!而且,这笔公债,本来也不应该存在,那是来自于西伯利亚战事的结余军费!”

说对了,此人就是昭和天皇的叔祖,陆军大将,闲院宫载仁亲王,时任军事参议官。

载仁亲王(1865—1945)日本皇族,将领。伏见宫邦家亲王的第十六子。1882年起留学法国军校。长期在日本陆军中任职。曾参加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1912年升为大将。1916年负责策划暗杀张作霖和侵略中国东北。1919年晋升元帅。在1931—1940年任参谋总长,掌握指挥大权,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负有重要责任。晚年仍在天皇裕仁近侧操纵军务。1945年病死。

在预告里,我说他是“皇叔”,其实说“皇叔”都降了辈分了,人家可是和“明治大帝”同一辈的!陆军省里的小辈们找来了财源,除了自己享用以外,摆平军内各路大仙是非常重要的。这位后来甚至担任日军参谋本部部长、一手指挥了侵华战争前半段的陆军大本营最高首脑,眼看着相当于自家钱的“国有资产”被小字辈们拿来当生金蛋的母鸡,岂有不拿个蛋的道理?而陆军中的这些人精们,谁敢、谁会在发放福利时,漏了这位在前线出生入死过、在皇军中象征着天皇和皇室的老菩萨呢?

这位“老菩萨”从这个小金库里捞了多少?历史资料始终没有披露,也许当时调查委员会或者别的什么人已经把它销毁了。但是据当时的小道消息是:“比例不小”。想想一个要离任的陆军大臣,手指一动,300W日元就拿出来当担保了,这么一尊常年在皇军中混的皇族菩萨,估摸着起码从这里搞来上千万日元吧。

皇国有贪污,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陆军高官贪污,那也未必算个事儿,P民敢砸海军省,来动陆军试试?不用三八大盖和歪把子镇P才怪。可是皇族贪污,还贪污得很happy,这可就“动摇国本”了。

何也?

看看当时社会中如何发泄对贪污现象不满的。

“右翼运动最激烈的手段是发动儿童联合拒绝上学、和要求向天皇直接诉讼等……”

现在大家都知道,专制体制下,最贪的其实就是皇室和皇帝,但是在当时的日本老百姓眼中,天皇就是爱民如子却被奸臣环绕的“现人神”,皇族就是最悲天悯人的活菩萨。对政府不满意时,很多人朴素的想法就是“如果皇上知道,一定会解救我们的……”

如果今天,官方坦率地告诉国民:“贵族在贪污、官僚在贪污、财阀在行贿,皇室也在贪污”,掐断了老百姓最后一丝期望,这个社会将如何?

答案只有一个:“赤化”。

日本国民对天皇“爱民如子”、“爱好和平”的想象,某种程度上是麻痹他们接受官僚封建统治的麻醉剂,也可以说是天皇制的思想基础。如果这个画皮被撕破了,将彻底割断他们对旧体制最后的期待和眷恋,无疑是“动摇国本”,因此,在彼时的日本,“皇室伟光正”是最大的政治和“国家利益”,军费贪一点怎么了?大日本帝国都是皇室的呢!拿自家的钱,能是贪污?

皇叔也贪污----------西伯利亚军费事件

1926年的一天,日本国会议事堂,众议院。

走上发言台的,是当时的反对党,宪政会的辩才高手,中野正刚。

“大家都知道,首相阁下能坐上这个位置,是靠向他的党内许诺能带来300万日元的竞选经费而来的。要知道,连高桥君这样的金融俊才,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大家想知道,首相阁下的点金术吗?”

台下一片掌声,一双双看好戏的眼神,飞向了发言席。

“就我所知,这笔钱是首相阁下能从神户的高利贷者乾新兵卫那里借300 万日元。300万日元啊!”

“首相阁下理财有方,有问题吗?”执政党政友会那边传来了一句嘀咕。

“是的,借高利贷本身的确不算个事儿。可诸君想过没有,300万日元啊!别说他的私产,再加上他现在住的首相官邸,也不值这个价啊!高利贷业者可是要担保的,知道是用什么担保的吗?”

台下一片沉寂。

“是用陆军省的定期存款变换的国库公债担保的!而且,这笔公债,本来也不应该存在,那是来自于西伯利亚战事的结余军费!”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3/12/26 18:57: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本军队的军工贪污历史.转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