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析(3)---战术运用 [英雄杯]

共 344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析(3)---战术运用 [英雄杯]

本文原是网友武穆山河我神州 在主帖"[原创]1979中越战争全面解析(1)[英雄杯]"第4楼的回复,因发言内容真实精彩, 由huazhiqiao设为独立主帖。

(三). 战术运用

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和越南人民军激烈碰撞,都打出了自己的特点,在战术上颇有可圈点之处。

先说越军。

越南人民军从建军起,就是在抗日、抗法、抗美战争的硝烟烽火中度过的。几十年的战火考验,淬炼出了一支英勇善战的劲旅。总的来看,越军的基层官兵普遍作战经验丰富,单兵战术素养良好,尤其擅长分散的小分队游击作战,也能进行一定条件下的运动游击战。抗法战争时,在中国军事顾问团的指挥与督促下,越军进行了若干一定规模的运动攻防战,甚至还打出了奠边府战役这样反复争夺的大规模阵地攻防战。当时一是有身经百战的中国军事顾问团人员指导,二是法军不具备很强的空中优势,所以越军能进行一定规模的野战。到了抗美战争时期,美军的空中优势完全把越军打怕了,因而很少进行师一级建制部队的野战攻防,主要采取隐蔽渗透的小分队游击战和偷袭战。这样打了十几年,越军练出了游击战的深厚功力,长于快速袭击,打了就跑,缺乏正规战经验,很少进行反复争夺的恶战。越军的基层指挥员较为擅长小规模的独立作战,不擅长各部队之间的协同作战;高级指挥员缺少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和经验,也不擅长各兵种协同作战。越军的这些优缺点,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都有明显的体现。

战前,越军的战术设计是:沿越北边境地区的主要道路和交通线扼守要点,层层设防。兵力部署采取前轻后重,全面控制,重点守备的方针。强调一线坚守,独立作战,与中国军队死打硬拚,最大限度地杀伤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最大化地迟滞中国军队的进攻速度,尽最大可能地为越军二、三线作战部队的机动、集结争取战役准备时间。

越军当时面临的形势是:越北战场正面宽阔,点线众多,越军兵力不足。因此,在阵地防御的具体战术应用上,越军充分利用了越北山岳丛林地带的地域特性,依托地形、地物组织防御阵地和设置火力。

因为越军兵力不足,又要防守宽大正面,互相之间强调独立作战,难以兵力支援,这种情况下,只有以点制面,以火力互相支援,以至环环相连,形成纵深的防御体系。

越军的做法是:在阵地防御上,采取鼎足配置战术。即在防御要点上,实行三个或三个以上阵地相互依托、互为支撑、互为防卫的动态组合,形成多点面、多方向的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把有限的防御兵力以战术协同的方式加以整合,充分发挥各种火器的威力,从而在多点线、多方向上抗击中国军队的连续进攻。

越军的这套战法颇为有效。在实战中,中国军队无论是进行纵深穿插还是阵地攻坚,经常遭到来自攻击目标左、右两侧甚至是后方的火力侧击、返射。在越北这样的山岳丛林地带,战场往往很狭小,中国军队的优势兵力难以展开,以致被越军的三面火力压制,攻击受阻,伤亡很大。最典型的就是攻击同登时,163师、165师攻击部队被越军在探某阵地群、鬼屯炮台、339高地的三面火力夹击缠住,多次攻击失利,伤亡很大。最后采取了三方面同时攻击,前后打了四天多,才将上述要点全部攻占。

在兵力投入上,越军采用了三部法战术。即在防御正面上,越军会在战前判断的中国军队的攻击方向,将其区分细化成主要防御方向和次要防御方向。在主要防御方向上,越军会集中兵力扼守要点。在营防御地域中,通常会指定一个加强连据守要点组织防御,在连防御地域中,通常会指定一个加强排扼守要点组织防御。这些防御分队都会得到营、连的火力加强;在次要防御方向上,越军多以班、排为单位进行阵地防御作战,这些分队通常得不到火力加强。根据战场变化,主、次防御方向的作战任务还会发生一定的互相转换。

在防御阵地的主要方向,越军通常会派出班、排为单位的战术分队,前出一定距离,构筑工事和设置伏击阵地,在地方部队、武装民军、青年前锋队、特工队的配合下,进行战斗警戒,对中国军队实行袭击、伏击、打冷枪、放冷炮、设置障碍等迟滞骚扰行动,必要时可由营呼唤野战炮兵直接为其提供炮火支援。

实战中,无论越军的防御间隙有多大,都会保持着成建制的预备队。通常以营为作战单位时,保留一个连为预备队,以连为作战单位时,保持一个排或一个加强战斗班为预备队。越军在进行防御时,兵力的部署原则是:集中兵力,少摆多屯,既要形成环形防御,又要集中主要力量于主要方向。预备队一般配置于主要防御方向的纵深阵地内,且又便于机动出击的位置,随时增援防御阵地的关键方向,配合其他分队向中国军队进行反冲击。

集中兵力扼守要点,派出前沿警戒分队,始终保持预备队,越军就是以这样的三部法投入兵力,坚持多点面、多段用兵的战术,顽强地与中国军队死缠烂打。

在防御战中,越军强调顽强坚守要点,重视阵地内的兵力机动,适时在火力掩护下进行反冲击。在阵地失守和撤退时,越军擅长边撤边打,边逃边藏,往往化整为零,化军为民,钻山入林,不使中国军队打成歼灭战。在逃跑的同时,如果越军携带有电台,就会很快联系周边高地的越军和野战炮兵,以火力对中国军队占领的阵地进行袭击和压制,尽量杀伤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

越军还擅长袭击和伏击,通常利用夜暗或丛林为掩护,在隘口、峡谷、主要道路两侧的险要地形上设伏待机。当敌方进入伏击圈后,越军会拦头截尾,在近距离上突然开火,往往打了就跑。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越军有效运用了这种伏击战法,在魁剥山谷、栋替、吞片公路、班姆南侧、那嘎至班姆间公路、那嘎、朗庄等地给中国军队造成了几次重大损失。

在防御战的火力配置上,越军强调曲直、远近、明暗、正侧面相结合的火力配系。在主要防御方向上,配置火器较多。连的防御阵地上加强有82迫击炮、无坐力炮、高射机枪,排的防御阵地上加强有60迫击炮、重机枪、火箭筒和无坐力炮。根据火器性能,越军会利用山顶、反斜面、鞍部、山腰、山脚的有利地形,分层设置迫击炮、高射炮、高射机枪、轻重机枪、无坐力炮、火箭筒、冲锋枪等火器。根据防御阵地的地形,越军会在多个阵地上配置火器,互相以火力支援,形成正射、侧射、返射的多方向交叉火力。利用隐蔽地形,越军会设置暗火力点,配以轻重机枪、火箭筒、无坐力炮等火器,进行反步兵、反装甲的突然袭击。

越军的火力配置中,强调步炮协同。越军的野战炮兵设置广而散,单炮和双炮阵地众多,战前预设阵地多,战术原则是远近结合,大小结合,曲直并用,突出重点,机动防御。步兵伴随火炮突出靠前,最大限度地支援一线步兵的战斗。

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越军正是以上述的兵力投入法及阵地防御战法与中国军队对抗。充分运用了有限的兵力,最大限度地撑住了防守点面,火力配置也较为合理,给中国军队造成了很多麻烦。另外,越南全面实施“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系,以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和民兵自卫队相结合,全面投入到广泛的防御作战中,从而增加了越军的防御兵力,最大限度地弥补了越军作战兵力不足的劣势。当时流传了一种说法是“1个越南兵可以打30个中国兵”,可见越军的狂妄情绪。在越军下发的正式文件中,提出的战斗交换比例为1:3。根据1978年9月9日《x省x团防御作战方案》显示,越军内部下达的指标是:“营打加强团;连、排、班打加强营至加强排;各人打三名以上(的敌人)。”敢于以少胜多,成为了越军在1979中越战争中的战术指南。

在进攻战术上,越军通常以营、连为单位,强调有重点的多路进攻。在进攻发起前,对主要方向和主要目标进行集中的火力准备,根据战场情况充分发挥各种火器的效能。步兵分队发起进攻时,通常采用小群多路的方式,进行连续冲击。在突破敌方阵地后,强调连续投入兵力,连续进攻,扩大战果。在进攻遭到失败而撤退时,通常以攻击行动为掩护,给敌方造成错觉,借机抢运尸体与伤员。进行后撤时,注意控制地形要点,防止敌方尾追。

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越军主要进行的是阵地防御战,野战进攻的时候较少。而且越军在攻坚时意志不强,打不了反复争夺的恶仗,因此对中国军队的威胁并不大。当时越军只在东线的探垄地区和西线的代乃地区发动了两次团级规模的进攻,被中国军队坚决粉碎,随后即偃旗息鼓。

在反坦克战术上,越军也有一套目标明确、运用娴熟的战法:

1.在正规作战部队中成建制地成立反坦克小组,每组3-5人,配备火箭筒和无坐力炮,在主要防御方向上实施反坦克作战。在团、营级防御方向,各反坦克小组可实行机动用兵、机动作战,分段、分片进行包干负责;在连级战术单位,可根据敌军的主、次进攻方向机动用兵,其反坦克小组不得少于3个以下;在实战情况下,也可打破作战单位临时编成反坦克小组;公安军、武装民军、冲锋队会大量配备各种反坦克武器,配置于次要防御方向,协同正规部队依托既设阵地或机动实施反坦克作战;特工队、工兵等专业兵种也成立了反坦克小组,于重点地区深入设伏,伺机袭击敌方装甲部队。

2.在战术上,越军的各类反坦克小组会在纵深防御地域内选择多个要点布设伏击阵地,形成多层反坦克火力网。通常是在隘路转弯处、上坡、隘口、桥梁、交叉路口及便于坦克机动的区域设伏。反坦克小组利用道路两侧的堑壕、房屋、草丛、树林、甘蔗地、高地、单人掩体或自然地形、地物为掩护进行隐蔽作战。当敌方装甲编队进入伏击区域后,越军反坦克小组或单个反坦克狙击手会乘敌方坦克、装甲车拐弯减速时,在侧后10-60米距离内突然出手,采取“拦头、截尾、打中央” 的战术手段,以迅猛的抵近射击方式向敌方装甲编队进行突然袭击。当敌方装甲编队有步兵伴随时,越军的反坦克小组一般是打了就跑,并不恋战;当敌方的坦克与步兵脱节时,越军反坦克小组则会连续对装甲编队发起进攻,死打硬拚,纠缠不放。同时,附近阵地上越军的高射机枪、轻重机枪会对坦克上搭载的敌方步兵和跟近步兵进行火力拦阻,割裂敌方步兵和坦克的联系,使其无法相互掩护协同作战。

3.越军还采用了在敌方的主要进攻路线上埋设大量反坦克地雷、挖掘反坦克壕、设置反坦克障碍物及炸毁桥梁等手段,迟滞敌方坦克及步兵的推进速度。

在1979年中越战争中,越军正是运用了上述的反坦克战术手段,实施层层设防、步步拦阻的机动作战,尽量迟滞中国军队的进攻速度,为己方的主力部队发起反击争取时间。

此外,越军的特工部队活动频繁,经常渗透到中国军队后方进行袭扰和破坏,实施“斩首行动”,给中国军队造成了一定的威胁和伤亡。越军特工曾化装接近125师375团和41师123团的指挥所,发动突然袭击,制造混乱,造成了中国军队一些指挥人员的伤亡。进攻迷迈山时,127师师长张万年的前方指挥所也遭到了越军特工的袭击,幸好张万年当时不在。

综观越军在1979年中越战争中的战术运用,确是精心设计,全民皆兵。战争初期,也给中国军队造成了较大的困难和伤亡。然而,越军的战术方针有其死穴,就是过于依赖地形与阵地,很少实施机动的战术反击,实行的是消极防御;强调独立作战,不以兵力互相支援,结果被各个击破;火力分散配置,部队之间协同差,远战火力弱,攻击能力差,难以抵挡拥有炮火优势的中国军队大兵团进攻;虽然擅长游击战,但在中国军队的兵力、火力优势面前,无法逆转战争大势;最根本的一点,越军面临的是前所未见的大兵团作战方式,无论在战争准备上还是战场心理上都远远未能适应,战略上过于消极导致战术上的被动保守,战役指挥上也与中国军队差了几个数量级,最终只能是一败涂地。

再说中国军队。

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中国军队统帅部仍沿用解放战争年代的大兵团战法,力图集中优势兵力,穿插迂回,将越军分割合围,包饺子,打歼灭战,一次歼敌一个师至几个师。然而,越北的山地丛林地形复杂,道路稀少,气候恶劣,民情严峻。中国军队的歼灭战水土不服,企图不达,在第一阶段作战中遇到了较多的困难和挫折。

中国军队的战役计划是:在东线,集中主要兵力,以装甲部队沿公路打穿插,轻装步兵沿山地进行大迂回,南北对进,东西合围,一举歼灭高平守敌。在同登、禄平地区,攻歼当面要点之敌,视情况再进攻谅山;在西线,沿红河东西两岸的宽大正面发起突击,攻歼老街、柑塘地区之敌,相机歼灭316A师。在莱州方向,向封土、巴丹地区实施浅近纵深的短促突击,牵制越军主力东援老街。

在第一阶段作战中,中国军队的进攻战术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1). 装甲部队沿公路进行穿插、突击

主要实施方向在东线。北集团的123师加强80余辆坦克、装甲车,由岭隘沿简易公路和山间路向扣屯实施90公里的长途穿插;南集团的126师、124师加强200余辆坦克、装甲车及履带车辆,由布局关沿牛车小路奔袭东溪,然后上4号公路向高平实施总长70余公里的长途穿插;北集团的122师、南集团的125师、东集团的163师、165师,分别加强1个营的坦克部队,向朔江方向、复和方向、同登方向、班庄方向发起短距离突击。

这一阶段坦克进攻作战的主要特点是:坦克沿公路高速行进,突出在前,或是坦克引导步兵前进。共同特点都是坦克在前,缺乏步兵掩护。长途穿插时,步兵为了跟上坦克,就要搭乘在坦克上。因为坦克在行进中摇晃厉害,为了不被摔下去,还会把步兵和重武器用背包带绑在坦克上。有的坦克搭载人员很多,达到20余人。实战中,前卫坦克没有步兵掩护,很容易被越军的反坦克火力击毁、击伤而堵住道路。而搭乘在坦克上的步兵来不及解开背包带下车战斗,也发生了很多伤亡。如123师穿插先遣队的坦克纵队在扣旺、打兰几次受阻,损失严重;126师步兵搭乘坦克前进,在那悦山口和靠松山附近被越军袭击,步兵不及下车,造成了较大伤亡;124师突击4号公路,在攻击弄梅隧道时,坦克没有步兵跟随被阻住,耽误了10个小时。在博山,坦克没有步兵跟随,两次受阻;125师在进攻坡街东南侧无名高地和大弄时,步坦一时脱节,坦克孤军前出,被越军击伤数辆。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朱富钧团长带领混编坦克纵队,为驰援125师师前指和375团,孤军深入,在复和西北一带遭到越军火力打击,6辆坦克被击伤,朱富钧团长牺牲;122师步兵搭乘坦克突击朔江时,遭到越军火力阻击,坦克和步兵都伤亡严重;163师进攻探某,1个连的坦克突出在前,遭到越军火力夹击,毁伤大半;165师步兵搭乘坦克进攻班庄,因先头4辆坦克中弹,将道路堵塞,步坦协同不好,步兵没有跟上,以致攻击受挫;在西线的孟康战斗中,1个营的坦克支援41师发起进攻。因坦克冲击过快,步兵没有跟上掩护,导致坦克孤军作战,被越军击毁、击伤16辆等等。当年中国军队的步兵和坦克没有有效的沟通方式,坦克遇到袭击时没法联络步兵支援,步兵遇到阻击时也无法呼唤坦克火力支援,这就加大了坦克和步兵的损失。实战结果是,开战仅4天,战损坦克数量就达530辆次,占整个1979对越作战中战损坦克总数的87%。到了第二阶段作战时,坦克部队已基本没有突击能力了,只能伴随步兵进行火力支援。

(2). 轻装步兵沿山地进行长途纵深穿插

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中国军队在东西两线都实施了师、团级规模的轻装步兵向敌纵深长途穿插的战役行动。

在东线,北集团的121师和123师穿插先遣队向高平以西的班庄、扣屯地区实施了长途穿插迂回的战役行动,以封闭高平越军西退原平和南逃太原之路,配合南集团总攻高平,同时阻击原平、太原的来援之敌。

其中,121师以3个轻装步兵团向高平以西的班庄、董赛地区进行长途穿插,全程80公里。沿途地形复杂、敌情不明、远离后方、联系中断、补给困难,受越军大小袭击上百次,伤亡很大,迷路失散,大量人员失踪,粮弹供应不上,部队饿着肚子拼命穿插。最后虽然插到目标地班庄、董赛地区,但各部因迷路遇袭而分散混乱,未能及时整合进至高平外围,而是滞留于扣屯地区,战术企图归于失败。

123师穿插先遣队搭乘坦克前进,在打兰受阻,随后以1个加强步兵营轻装沿稻田小路向扣屯穿插。该营徒步兼程43公里,历时27个小时,终于插到扣屯。但因兵力不足,只能持防御态势,也未能迅速进至高平外围。

北集团的两路战役穿插都没能完成预定任务。步兵走小路隐蔽穿插,因地形不熟,敌情民情不明,迷路遇袭屡有发生,部队越拖越长,乃至变成营连级别的各自为战。即使穿插到位,但部队散失严重,极难整合,一时形不成有效战力,结果只能自保防御,难以完成预定计划。

在西线,13军也设置了两个长途穿插:以38师114团向谷柳侧后10号公路南北两侧的威龙松、奔西爱地区穿插,全程38公里,目的是切断公路,阻击316A师东援老街和柑塘,保障军主力围歼345师;以39师116团向柑塘南侧的朗贯、朗格姆地区进行穿插,长途75公里,要直接截断柑塘越军沿红河的南退之路,同时阻击向柑塘增援的任何越军。

38师114团规定完成穿插任务的时间是7个半小时。实际上渡河时间就已推迟,前卫部队又走错了路,加上还有越军阻击,到规定时限后,全团只前进了约3公里。经一天一夜穿插,114团在孟珊地区受阻,被越军猛烈的炮火封锁。随后114团接军指命令改变任务,配合39师116团攻歼附近地区之敌,以保障39师右翼安全。而316A师果然沿10号公路东援,三天多即推进到代乃,114团只能徒留遗憾。

39师116团规定完成穿插任务的时间是16个半小时。第二天在进至周登以南和岳山以西地区时,遭到周围诸高地的越军阻击,在预定时间内完成穿插任务已不可能。后116团穿插任务取消,转为配合39师115团夺取了387一带诸高地。为保障攻击柑塘的顺利进行,39师转变116团战斗任务,命其向代乃地区穿插,阻击316A师东援。116团这次如期插到代乃,将越军阻住,与117团协同打了一场著名的代乃阻击战。

虽然114团和116团的长途穿插都没有完成,但其及时转变战斗任务,配合军主力各个歼灭当面之敌,并没有造成全局明显的被动。尤其是116团,连续作战,插到代乃,挡住316A师,在战略上奠定了西线作战的胜利基础。与东线不顾一切地长途穿插造成了损兵折将相比,西线的穿插显得很灵活,能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转变任务,在实战中打出了较好的效果。

总的来看,在越北这样的山岳丛林加水网稻田地带,地形复杂,敌情不明,民情不利,步兵轻装进行长途穿插,深入敌后方,战斗风险难测,后勤难以保障,伤员无法转运,很难达成作战企图,应加以避免。

(3). 长途推进的步兵山地拔点和浅近纵深的步兵山地迂回拔点战斗

在步兵搭乘和跟随坦克沿公路进行长途进攻的时候,一般战法是:遇到越军阻击时,步兵迅速展开消灭敌人,坦克以炮火支援步兵攻击。遇到路障或桥梁被毁时,步兵迅速排除路障、抢修桥梁,坦克以炮火掩护步兵施工。

在浅近纵深的山地拔点战斗中,步兵通常采用正面牵制,两翼迂回的战法,拔点攻歼守敌,打开道路。

在开战初期,中国军队的步兵普遍缺乏战斗经验,惧怕越军的冷枪、冷炮、地雷、竹签,不敢走大路两侧。加上地形不熟,识图能力也不强,部队愿意挤在一起行军。还有当时的通信联络不佳,连以下分队主要以军号、小喇叭、旗语、手势进行指挥和联络,就更强调互相靠拢,以便及时传达命令。这样一来,攻击队形就过于密集,战术上受到了限制,也不善于利用地形地物隐蔽自己。遇到越军火力袭击时,往往伤亡一大片,部队发生混乱,紧急散开时又容易遭到路边两侧的地雷杀伤,加大了伤亡。

攻击公路两侧的越军防守要点时,部队往往只从正面进攻,越军就能集中火力进行封锁,以致攻击经常受挫,伤亡不小。

开战初期,因缺乏战斗经验,地形复杂,部队不愿意也不敢进行大胆的夜战,一般都是在白天进行战斗。这样,受地形限制,兵力不易展开,难以发挥兵力优势。越军藏在山洞、草丛里,以突然袭击和冷枪、冷炮杀伤中国军队。情况不利时,越军就利用地形迅速逃跑,中国军队也不易将其追歼。

随着战斗的进行,部队及时总结经验,改进了战法:前进时注意组织进行扫雷,开辟道路;进攻山头要点时,步兵实行正面牵制,两翼迂回,从三面向敌发起攻击;沿公路攻击前进时,步兵同时沿山头两侧拔点,保障公路的畅通。坦克则以火炮和高射机枪支援步兵战斗,打击山腰、山顶的越军重机枪、高射机枪、无坐力炮,摧毁敌火力点。步坦协同动作,共同推进;在攻击前进时,步兵必须边打边搜索、肃清残敌,打掉一处,控制一处,防止遭到越军的火力逆袭;大胆地采用夜间接敌、渗透、进攻的战法,隐蔽进攻意图,加快进攻速度。

这样打下来,部队的推进速度大大加快,伤亡也大大减少。

(4).炮火对步兵的支援方式转变

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中国军队的炮火占有绝对优势,越军根本无法抵挡。但在开战初期,中国军队往往集中使用炮火齐射,向敌纵深猛轰一气。但对利用有利地形、既设阵地精心隐蔽的越军,效果经常并不是很大。山岳丛林地作战,单个的目标多,集团的目标少,一线进攻的步兵更需要得到炮火的精确支援。实战中,集团炮火准备后,步兵发起进攻,会遭到突然出现的越军火力点压制。这时,步兵呼唤炮火支援,却要层层上报到炮兵集群,耗时很长,往往难以得到炮火的及时支援,以致多次受阻。经过总结经验,上级开始充分重视步炮协同,将一部分重炮兵配属给一线的主攻团、营,直接支援某一方向的攻坚战斗。同时将炮兵观察小组派到一线主攻营、连,紧随步兵前进,及时呼唤炮火支援步兵的进攻拔点。并充分发挥单炮、伴随火炮的作用,对敌单个目标进行精确性炮火打击,随时准备对付突然出现的敌方集群和火力点。

此外,中国军队的侦察和情报工作不佳。实战中,把侦察分队当警戒、战斗分队使用,甚至集中侦察分队组成侦察大队作为战斗部队独立行动,等于取消了侦察分队的主要作用。战场表现就是不善于边打边侦察,难以及时为一线部队猎取情报,对当面敌情掌握不清,主要仰赖上级通报,相当程度上影响了战斗的进程。

在后勤上,解放军总后勤部大力抓了后勤保障工作,对弹药、油料、运输、技术保障和医疗、支前等方面都做了具体安排。考虑到山岳丛林作战的需要,总后勤部为参战部队增发了单衣、背囊、毛毯等,还紧急生产和发放了防刺防滑解放鞋。部队出境后,因敌区作战,烧饭困难,吃的主要是携行的干粮,消耗量很大。张震部长就命令后方紧急筹集和生产压缩干粮,迅速送往前线。开战初期因为主要交通线没有打通,一些担负纵深穿插任务的部队出现了断粮情况。随着战局进展,各主要道路逐步被打通,后勤物资也就源源不断地供应上了前线。实战中弹药消耗量很大,特别是大口径炮弹,作战第一阶段就消耗了将近3个基数。为保障部队连续作战,张震部长决定从兰州军区、济南军区的库存储备中紧急调拨供应前线。山地作战中,为对付钻入山洞中顽抗的越军,需要火焰喷射器来攻坚,张震部长又命令后勤部门动用库存限时送往前方。对于后勤需要的其他一些问题,总后勤部都竭力并及时予以解决,较好地完成了这次作战的后勤保障任务。

1979对越自卫还击战是一场有限纵深的惩罚性质作战,并不力求深入敌境,中国军队的主力还是背靠边境进行浅近纵深的攻歼战,同时控制了战场上的主要交通线。因此,后勤问题在这场战争中表现并不很明显。

在第一阶段作战中,因为越北的地形复杂,民情不利,战前侦察不细致,战场获取情报能力不强,中国军队的指挥组织和单兵技战术水平不高,发起进攻的战斗队形过于密集,步炮协同较差,坦克运用不佳,通信联系不畅等原因,以致遭遇了不少困难,伤亡也较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能知己知彼,久疏战阵,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在第二阶段作战中,中国军队在实战中进行学习,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战斗力和技战术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

在这一阶段,中国军队的进攻战术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1). 小群多路的步兵进攻战术

针对越北的山岳丛林地理和越军的防御作战特点,中国军队实施了小群多路的战术应用,即步兵连在进攻作战中,以班、排为基本作战单位,向越军实施多路、多方向攻击的战术手段。在进攻中,灵活地组合兵力与组织火力,实施运用多种战斗队形,交替掩护,发起多路有重点的向心攻击,逐步推进,连续突击。

这种攻击战法,首先避免了开战前期由于攻击队形过于密集而造成的不必要的人员伤亡;进攻时,可造成越军多面受敌,顾此失彼,难以在阵地上实施机动作战;突破时,迅速形成对越军的多点包围,以围困、掏洞、搜剿的方式近战消灭敌人。实战中,中国军队以浅近纵深的穿插迂回,小群多路的战术进攻,一步一步向前推进,一口一口吃掉了敌人。

小群多路战法,浅近纵深的穿插迂回,是经过了实战检验的在山岳从林地带行之有效的战术手段,丰富了中国军队的战术实践,为取得战争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2). 坦克伴随步兵进行火力支援

吸取了第一阶段作战中的教训,根据山岳丛林地带的地形特点,改变了坦克的使用方法。多以坦克作为活动火力点,置于步兵战斗队形中或队形后,伴随并支援步兵向前冲击,压制敌炮兵阵地和坦克,夺占敌要点,以火力攻击岩洞、坑道和石砬子山等坚固阵地。因而坦克在战斗中战损较少,战果较大,有力支援了步兵的进攻。

(3). 拉网合围的搜剿战术

越军在阵地被突破后,往往化装逃跑,钻山入林,伺机袭扰,给中国军队的后方安全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为扩大战果,彻底消除残敌的威胁,中国军队采取了相应的克制战术,即拉网搜剿战术。

基本战法是:针对越军分散游击和当地的地形特点,划区分片,将部队以营为单位,编成若干个精干的分队,加强随伴炮兵,先围后歼。对越军潜伏的山沟、山头、山洞、坑道、树林、草丛等处进行拉网合围,不留空隙,然后逐山、逐洞、逐林地反复搜缴;对于划定的片区,从多个方向分进合击,向心搜缴;遇有越军时,以小群多路的战术手段将其围歼;对钻进山洞内的越军,要用直瞄火炮打,用火焰喷射器烧,用炸药、手榴弹炸,用烟熏等手段,逐洞摧毁;对藏入草丛的越军,要用火攻,逼敌出来,加以歼灭;在外围,则以优势兵力控制公路沿线的主要阵地,烧掉路边的蒿草,对分散越军形成包围态势;针对越军白天隐蔽,夜间出来寻粮取水,发现搜缴部队时隐蔽不动,等部队过去后出来活动的特点,采取夜伏昼搜、明走暗伏的手段,突袭漏网的越军,弥补搜缴的空隙。总的来说,就是用挖地老鼠的办法,实行围、打、炸、搜、伏的战术,把越军闷进去,逼出来,歼灭其有生力量。

(4).诸兵种进行有效协同

在第二阶段作战中,中国军队的步兵、炮兵、装甲兵之间的协同有了很大的提高和改善。炮兵前沿观察所随步兵向前运动,可随时呼唤炮火支援步兵战斗;坦克伴随步兵进攻,及时以火力支援步兵拔点。如在攻击扣马山时,因雨雾弥漫,观察不便,步兵进攻失去了方向。炮兵即以炮火为步兵指示攻击方向,步兵则每前进100米发射一次信号弹指示位置,炮兵和坦克按信号弹指示的位置向上200米逐次延伸火力,引导步兵攻击前进。如此步、炮、坦密切协同,顺利地将扣马山攻占。

中国军队将炮兵灵活编组,编成大小不一的众多炮兵群,及时向前转移以支援步兵作战,以猛烈的炮火砸开了越军的防守硬壳,打垮了越军的防守意志,为取得战争胜利立下了首功。战后统计,平均每天消耗的弹药是抗美援朝战争的6倍。当然,有时打得过于大方,浪费也不少。另外,因为炮兵前观与第一线冲锋的步兵仍有一段距离,协同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以致造成多次误伤己方步兵的现象。

总的来说,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中国军队虽然遭到了初期的严重困难,但很快找到了克制越军的有效战法,越打越好,攻坚必克,开战4天多就全部攻占了越军在边界一线的各个守备要点,牢牢把握住了战场主动权。在第二阶段作战中,中国军队势如破竹,攻克了越北一线多座重镇,沉重打击了越军多个正规作战师,在东西两线都形成了继续威逼越北纵深的态势,达成了自卫还击作战的主要意图。

越军虽然作战也很英勇,但战略消极,战术保守,总体战斗力上远逊于中国军队,以致弃城失地,一线守备部队和二线机动部队都遭到了重创,这就是历史的真实。

本文内容于 2013/12/26 15:21:15 被huazhiqiao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702519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8
      0
      2013/12/26 15:08:3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总结一点就是,中国用苏式装备打了一场美式战争。

      2015/1/30 13:13:0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aylwqgg
      写得全面,分析的很到位,楼主可不一般啊,顶你!

      有点想法,感觉这是有关部门的战场总结,在部队的时候,记得我们师司令部的首长们和参谋们学习了好一阵子这些资料,当时就听说过,初期,遇到了困难,后来及时调整战术,部队官兵也适应了作战,如果再打两个月,胜利战果会更大之类的结论。具体记不清楚了。

      说的不对请原谅。向你致敬!

      5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老兵过奖。本文并不是原版的战场总结,而是从诸多战例和总结中提炼出来的再总结。资料读多了,那场战争的基本特点也就这些东西,只好说来说去了。当然,没看到过的可能会觉得大开眼界吧。
      6楼 aylwqgg
      哈哈,还没有休息啊?

      还击战结束后,我军团以上的指挥单位在总参部门的指导下,对还击战的经验教训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学习,甚至都影响到作训大纲的更新。例如我们的师级警卫分队的训练科目也有了一些调整。所以,我对这些有点印象的,记得当时资料都加有红色字样的[机密]二字。当然,现在都不是机密等级了。

      您在帖子的分析比较到位,客观公正地全方位的分析了反击战期间指挥系统根据战场形势而做出的战术调整。这一点,许多军友是不了解的,我也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所以说,这个帖子很内行很专业,科普含金量很高。所以,要打赏金币,要收藏本帖。

      有时间我再拜读前两篇帖子。

      老兵不也没睡,比我年纪大,更要注意身体。我只是一业余军史票友,根据自己收集的资料还原一些战史。关于这场战争捕风捉影的东西太多,以讹传讹的人也太多,放出来一些资料以正视听也是必要的。否则,对不起十年中越战争洒血疆场的将士们。仗要打得明白,历史也要有个明白。

      2013/12/28 4:21:47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484408
      • 工分:303340 / 排名:458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aylwqgg
      写得全面,分析的很到位,楼主可不一般啊,顶你!

      有点想法,感觉这是有关部门的战场总结,在部队的时候,记得我们师司令部的首长们和参谋们学习了好一阵子这些资料,当时就听说过,初期,遇到了困难,后来及时调整战术,部队官兵也适应了作战,如果再打两个月,胜利战果会更大之类的结论。具体记不清楚了。

      说的不对请原谅。向你致敬!

      5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老兵过奖。本文并不是原版的战场总结,而是从诸多战例和总结中提炼出来的再总结。资料读多了,那场战争的基本特点也就这些东西,只好说来说去了。当然,没看到过的可能会觉得大开眼界吧。

      哈哈,还没有休息啊?

      还击战结束后,我军团以上的指挥单位在总参部门的指导下,对还击战的经验教训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学习,甚至都影响到作训大纲的更新。例如我们的师级警卫分队的训练科目也有了一些调整。所以,我对这些有点印象的,记得当时资料都加有红色字样的[机密]二字。当然,现在都不是机密等级了。

      您在帖子的分析比较到位,客观公正地全方位的分析了反击战期间指挥系统根据战场形势而做出的战术调整。这一点,许多军友是不了解的,我也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所以说,这个帖子很内行很专业,科普含金量很高。所以,要打赏金币,要收藏本帖。

      有时间我再拜读前两篇帖子。

      2013/12/28 4:11:2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aylwqgg
      写得全面,分析的很到位,楼主可不一般啊,顶你!

      有点想法,感觉这是有关部门的战场总结,在部队的时候,记得我们师司令部的首长们和参谋们学习了好一阵子这些资料,当时就听说过,初期,遇到了困难,后来及时调整战术,部队官兵也适应了作战,如果再打两个月,胜利战果会更大之类的结论。具体记不清楚了。

      说的不对请原谅。向你致敬!

      老兵过奖。本文并不是原版的战场总结,而是从诸多战例和总结中提炼出来的再总结。资料读多了,那场战争的基本特点也就这些东西,只好说来说去了。当然,没看到过的可能会觉得大开眼界吧。

      2013/12/28 3:29:38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484408
      • 工分:303340 / 排名:4581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章要打赏,奖励5个金币,希望看到你更多的帖子。

      2013/12/28 3:24:3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484408
      • 工分:303340 / 排名:4581
      左箭头-小图标

      写得全面,分析的很到位,楼主可不一般啊,顶你!

      有点想法,感觉这是有关部门的战场总结,在部队的时候,记得我们师司令部的首长们和参谋们学习了好一阵子这些资料,当时就听说过,初期,遇到了困难,后来及时调整战术,部队官兵也适应了作战,如果再打两个月,胜利战果会更大之类的结论。具体记不清楚了。

      说的不对请原谅。向你致敬!

      2013/12/28 3:21:54
      左箭头-小图标

      实践出真知,斗争长才干

      2013/12/27 17:17:2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8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析(3)---战术运用 [英雄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