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正确定义“资产阶级”的重大意义 转载文!

共 10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6859044
  • 工分:153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正确定义“资产阶级”的重大意义 转载文!

正确定义“资产阶级”的重大意义

长期以来,我们中国社会和广大民众、特别是理论界和上层建筑领域,受权威思想和正统理论的强化教育和深刻影响,一提到“资产阶级”,首先想到的就是马克思等思想巨匠们笔下的“恶贯满盈”的“必然灭亡的资产阶级”,其次想到的是曾经与中国敌对或现在还被认为是与中国敌对的“作恶多端”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者,再其次想到的是中国解放以前的“罪行累累”的“地主、资本家和土豪劣绅等”以及保护他们权益并竭力反对和镇压革命的国民党政府的统治者,等等。

总而言之,“资产阶级”这一社会阶级,在建国以后的中国社会里,已经被“政治化”、“抽象化”、“格式化”和“丑恶化”了。

可以说,如今中国社会的大多数理论爱好者,即便就是自称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者等,恐怕也不会明确地把比尔盖茨、乔布斯、李嘉诚等国际大亨和宗庆后、王健林、马化腾等中国大亨,以及已经立法明确保护所有合法资本家的私有财产和经营活动以及各种权益的当今中国政府的领导和决策阶层,与他们在理论上“深恶痛绝”、“口诛笔伐”并意欲至于死地而后快的“资产阶级”划等号的。更难以理解和接受现实社会里凡是拥有“能够转化为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的资产”的资产者,实际都属于资产阶级的观点。

所以,尽管当今中国现实社会里已经充满了大大小小的“资产者”乃至“资本家”;尽管当今中国主流媒体大张旗鼓地提倡和支持私人投资创业成为“资产者”乃至“资本家”;尽管当今中国社会里许多成功的“大资本家”不由自主地成为国家重视的功臣和民众追捧的楷模,但执政党却不会将他们定型为“资产阶级”;理论界也不会将他们定义成“资产阶级”;民众也不会认定他们就是必然灭亡的资产阶级;他们自己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资产阶级”。

这样一来,当今中国现实社会里存在一种极为不正常的政治现象,国家和政府以及主流媒体在社会上大张旗鼓地提倡和支持私人成为“资产者”乃至“资本家”乃至“资产阶级”,而意识形态领域里却在理直气壮地批判“资产阶级”。还有许多人至今还视“资产阶级”为敌,还不遗余力、声嘶力竭地到处宣扬和鼓吹彻底消灭“资产阶级”的理论。

就好像“资产阶级”只能产生和存在于外国的过去和现在以及中国的解放以前,与当今中国社会毫无关系,个人拥有的生产资料再多,雇佣的劳动者再多,采取的资本主义生产和管理方式再典型,也不能称其为“资产者”,也不能称其为“资本家”,更不能称其为“资产阶级”。

这在逻辑上显然是违背同一律的;这在理论上也显然是极为荒谬的。

关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两个概念,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注解里是这样定义的:“资产阶级是指占有生产资料并使用雇佣劳动的资本家阶级。无产阶级是指没有自己的生产资料、因而不得不靠出卖劳动力来维持生活的现代雇佣工人阶级”。

也就是说,无论在哪个国家,也无论在哪个时期,只要是“占有生产资料并使用雇佣劳动的资本家”,都属于“资产阶级”。

只有“没有自己的生产资料、因而不得不靠出卖劳动力来维持生活的现代雇佣工人阶级”,才属于“无产阶级”。

因此,在当今中国现实社会里,至少所有“占有生产资料并使用雇佣劳动的资本家”,也就是满目皆是的各行各业里大大小小的私营企业老板,都属于“资产阶级”。

而从客观上来说,如果根据阶级利益来界定,现实社会里所有拥有“能够转化为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的资产的资产者,都属于“资产阶级”。

因为,一个人只要拥有“能够转化为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的资产,那么,他就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特别是在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将资产转变成生产资料或其他资本,通过创业或入股等使其增值或获取收入,以便维持自己和家人的基本生存条件。

所以,社会上这个群体,绝对不会因为一旦失业,一旦没有收入,就会立刻面临饥饿和死亡的威胁,就会和家人在饥饿和死亡线上挣扎,就会时刻萌发与其饿死、不如战死的念头,就会提着脑袋与国家统治者做敌,积极参加社会暴力革命以求生存,成为社会革命阶级成员的。

而且,希望国家保护自己的资产不受侵犯,特别是不受社会革命运动的侵犯,并想方设法利用自己的资产创造尽可能多的财富,以便提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水平,是这个群体的根本利益。

不仅如此,无论这个群体的个人现在的资产有多少,他始终都会梦想乃至努力使自己成为大资产者乃至大资本家。他会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侵犯大资产者乃至大资本家的利益,就是侵犯自己的根本利益。他必然会越来越坚定地捍卫他自己乃至所有资产者包括大资产者乃至大资本家乃至整个“资产阶级”的权益不受侵犯。

他们理所应当地拥护建立并维护私有体制的国家政府,坚决反对所有以消灭私有制以及资产阶级为宗旨的任何政治变革以及社会暴力运动。

所以说,在当今现实社会里,凡是拥有“能够转化为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的资产”的资产者,无论资产多少,实质上都属于“资产阶级”,他们都将会越来越坚定地捍卫他自己乃至所有资产者包括大资产者乃至大资本家乃至整个“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坚定捍卫保护他们乃至所有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国家统治体制的。

当然,我不否认在当今中国社会乃至所有资本主义国家,无产者与有产者,小资产者与大资产者,小资本家与大资本家,私营资本家和国营资本家,社会上的资产者、资本家和其他阶层与国家政府和统治阶层之间,会产生和存在许多错综复杂、非常尖锐的矛盾和斗争。

但是,由于他们希望自己的私有财产和基本人权不受侵犯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再激烈,也绝对不可能发展到通过任何方式动摇和改变以私有体制和自由竞争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民主法治统治体制的程度。

这就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二战以后,无论发生多么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乱,也绝对不可能发生能够摧毁私有体制和资产阶级统治的社会暴力革命的根本原因。

所以说,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人类世界,社会上拥有“能够转化为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的资产”的资产者越多,爆发能够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并废除私有制而建立国有制的社会暴力革命的可能性也就越小,以私有体制和自由竞争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民主法治统治体制也就越稳固。

可怜如今仍然坚决反对和试图抵制中国的资本主义化改革开放;仍然在思想意识上与资本主义国家;仍然以废除私有制和消灭资产阶级作为理论宗旨的人们,全然不顾马克思时代的“资产阶级越来越少,无产阶级越来越多”的社会经济基础和各种必要条件已经荡然无存的现状,还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反复念叨马克思的“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的错误推论,好像马克思的话就是绝对正确的天条。总让人感觉这些人是在期盼人类社会还能倒退到能够爆发无产阶级社会暴力革命的苦难时代。

敬告如今所有整天纠结在如何理解马克思、毛泽东等人的理论思想,整天纠结在如何实现马克思、毛泽东等人的政治宏愿的人们: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了。由于全球资本主义大工业的迅猛发展与高速进步,中国乃至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社会生产力和人民生活的整体实际水平,已经达到能够在社会各个领域全面进行资本主义改造的程度。二战以后蓬勃兴起和发展的创业和就业空间无限大的服务性行业,使得越来越多的劳动者、无产者,不仅无需进入工厂接受资本家剥削也能生存,而且可以通过从事越来越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服务性工作,而成为新的资产者乃至资本家,以至于大大小小的资产者乃至资本家,也就是资产阶级,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的统治阶级、主要阶级,真正一无所有的无产者已经寥寥无几。

即便就是真正资本主义化起步很晚的苏、中等封建大国,通过近来几十年私营经济的蓬勃兴起和资本主义化改革开放,也使得大多数劳动者和无产者,成为新的资产者甚至资本家乃至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在这些国家,实际也已经成为统治阶级、主要阶级,真正一无所有的无产者也已经寥寥无几。

显而易见,资产阶级在当今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已经是人民的主要组成部分。在这些国家,与资产阶级为敌,就是与这个国家的人民为敌。

在马克思所处的时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广大无产阶级,为了生存下去而与资产阶级和统治者为敌进行社会革命,拼命争取自己的基本生存条件,是逼不得已的,非常革命的。

但是,在二战以后,由于东西方国家的对峙和隔绝,使得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特别是创业和就业空间无限大的服务型行业,能够在相对缩小和封闭的地域里得以迅猛发展,以至于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和无产者,成为新的资产者甚至资本家乃至资产阶级,成为这些国家的人民的主要组成部分。

从此以后,无论以什么理由与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和统治者为敌,就是与这些国家的人民为敌。

同样,在建国前后的苏、中等国,广大破产农民和无产阶级,在共产党的组织和领导下,为了争取本民族和广大民众的基本生存条件,而与本国的地主、资本家和土豪劣绅以及维护他们利益的统治者为敌,进行社会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将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建立和巩固国有封建专制统治体制,将国家封闭起来,对外抵御对本国发展还不合时宜的西方资产阶级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侵蚀,对内竭尽全力维持和保障广大人民的基本生存条件并防止社会动乱,也是逼不得已的,非常革命的。

但是,在苏、中等国的社会生产力和人民生活的整体实际水平,已经达到能够在社会各个领域全面进行资本主义改造的程度,允许和鼓励私营经济以及资本主义生产和交换方式大面积成长起来,使得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和无产者等,成为新的资产者甚至资本家乃至资产阶级,成为这些国家的人民的主要组成部分以后,无论以什么理由与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和统治者为敌,就是与这些国家的人民为敌。

在中国乃至整个人类社会已经开始真正逐步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发展时期的当今世界,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与交换以及社会各个领域资本主义化所必然导致的所有社会弊病和坏的方面,唯有通过资本主义大工业的进一步发展与进步以及巩固和完善适宜私营经济和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社会民主法治统治体制来遏制、解决和消除,从根本上来说没有别的选择和出路。

所以,我希望所有至今还在意识形态领域甚至在现实社会里,仍然坚决与“资产阶级”为敌;仍然坚决与资本主义国家为敌的人们,能够清醒头脑、审时度势,正确定义、区分、认识和对待当今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资产阶级,不要糊里糊涂地与本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为敌,成为人类历史发展与进步的绊脚石。

否则的话,即便你们是在不折不扣地遵循已经成为历史的马克思、毛泽东等伟大领袖们的思想本意和政治宏愿;即便你们在动机上似乎是在为广大民众谋利益;即便你们在理论上似乎是在为实现无产阶级乃至全人类的美好理想而拼命,但只要触犯法律制造动乱给社会造成灾难,都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3/12/22 13:14:1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正确定义“资产阶级”的重大意义 转载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