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军校欢乐事件实录,热血吊炸天!(一)

共 68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3318287
  • 工分:1596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军校欢乐事件实录,热血吊炸天!(一)

军校大学生活,跟地方上的大学生活完全两个世界!真枪真炮拉练野战,热血吊炸天!添加微信公众号 ,就能天天收到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第一次上爆破课的时候,爆破教员是个老头,名字我不怎么记得了,上校军衔。上校教员并不少见,我们学院里N多这种教员,经常骑着一个破单车出去菜市场买菜。弄得我刚入学那会硬是觉得上校不是个啥高级军衔,扯远了。这老教员颇有趣,现在回想起来他长得其实很像马三立增肥30斤。

上课的地点是一处山腰上的冲沟旁,他让我们在冲沟前8米处面向沟坐着。然后他在我们面前慢悠悠的从挎包里摸出一块TNT在我们面前晃。“这个呢,就是TNT,一块的重量呢是两百克,大概的威力可以炸断一根铁轨。”老头说话的口气超悠闲,又喜欢在句末加个“呢”字,让人感觉他手上托的是个鸟笼子。

“TNT呢,看起来就像块肥皂。其实现在呢,它和肥皂也没什么区别,不具危险性。你用枪打它用火烧它,它都不会爆。要引爆它,你需要一个雷管。”然后他又用他那慢悠悠的动作从挎包里摸出一个雷管。“这个呢,就是雷管,雷管按引爆方法分为……(以下省略若干字)”

“这个是导火索,他的燃烧速度是每秒1厘米。”他又像小叮当一样从挎包里面摸出一卷导火索。然后他的动作就突然变得飞快,一瞬间摸出一把匕首把导火索截下了一段塞进雷管,然后装在TNT上。

“嗯,这样的话就可以引爆了。”他又恢复了遛鸟的语速和动作,“要不用拉火管点燃导火索是有方法的……(以下省略若干字)”慢悠悠讲完火柴点导火索的方法后,他动作的速度又突然变快了。只见他像闪电侠一样摸出火柴点燃了导火索。我正坐在第一排,离他不过一米左右,看到这一幕脸都吓绿了。偏偏这时,老头又进入了遛鸟状态!

他慢悠悠的把嗤嗤冒烟的TNT举到我面前晃,还慢悠悠的来了句:“你们看,它燃了吧?”我们一起疯狂点头:“燃了燃了燃了。”老头见我们这么答,嘿嘿一笑,转身面向冲沟好像要把TNT扔出去。我们集体松了口气,由衷的赞美了一把生活的美好。

突然!他一转身又把TNT送到了我们面前,很慈祥的笑着用一种老年人特有的温暖的和蔼的善良的语气缓缓的说:“你们别怕,这导火索有15厘米,也就是说15秒之后才会爆呢。知道了吗?”我日!这会功夫离15秒恐怕也就有个1秒了吧!我们又一次疯狂点头:“知道了知道了!”老头又是一笑一扬手把TNT扔了出去,估计刚出手两秒左右,TNT凌空爆炸了。爆风直接吹得我脸上一热,我定定神正准备在心里开骂,那老头却又用闪电侠一样的速度装好了一块TNT,用拉火管引燃了伸到我的面前:“你们看,它又燃了吧?”望着眼前冒着青烟的TNT我直接无语了。

之后,坐我旁边那家伙整整一天都没说话。直到晚上训练前,他突然憋出一句:“我X!!那老头把TNT和雷管放在同一个挎包里!!!!”

2、曾经很流行把子弹底火和发射药倒空后装回弹头做项链。标准做法是把完好的子弹头部塞进小凳子的脚,再用力一撬弹头就脱落了(我们用的小凳是四根中央连接的钢管,上面一块木板)。也有些家伙是找钳子直接拔弹头。

在我们学校,训练强度比较大,各种室外课占大多数时间,室内课很少,所以一般被利用来补瞌睡,文化课的教员也很无奈,经常骂我们是烂泥扶不上墙,还有个老教员愤愤的说我们藐视科学……(汗)。

有天我们正在上室内课,大家都昏昏欲睡。突然,教室后面传来一声枪响,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教员脸色煞白直接吓愣在当场。我一回头,看见一个家伙桌子里面还在冒烟。

这时候就不得不佩服一下我们队长了。明明队长跟课感觉无聊,已经走到走廊不知哪里溜达去了。枪响之后不过1秒左右,他却已经一个箭步冲进了教室,一把把那个倒霉的家伙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后来一查,原来是那人上课的时候在桌子里用钳子拔子弹头,不小心走火了。

3、还是爆破课,另两个比较年轻的教员带队,讲简易炸药包的制作和爆破筒的使用。讲解完之后就是实际操作,操作的方式是每次一个班到爆炸区,那里有些土堆,所有人一人一根爆破筒或者简易炸药包,全班人站成一列,间隔60公分左右。教员下口令后班上成员就各自在面前的土堆处蹲下,设置爆炸物。

然后教员就开始讲了:“爆破其实是一个很有技巧的工作,像这样的……(以下省略),一会听到我喊1,2,3,拉!的时候,大家就……”正说着,我右边的云南兄弟喊了声报告。教员很不耐烦的回头:“什么事?”云南兄弟很羞怯的说:“我……我已经拉了……”

我听到这话心里一惊,扭头看去。那家伙的炸药包正在他脚下很欢快的冒烟。教员估计冷汗都出来了,大手一挥,喊了声:“快跑!”所有人不要命的朝安全区跑。没跑多远就听到教员喊:“卧倒!”我一下扑到地上,啃了一嘴泥。紧接着炸药包就在我们屁股轰然爆炸了,飞溅的泥巴落了我们一身。后来问那个云南的仁兄,他说:“我太紧张了,教员讲的啥都没听清楚,就听见一个‘拉’字……”我:…………

4、一次演习,地点在西昌。我们拉动至宿营地时候,当地气温是十五度左右,于是第二天上山时大多数人都只穿了一件单迷彩服。早上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怎么天气越来越冷。到了中午,突然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把我冷得啊……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完了……我要冷死在这里了。

不过,人的生命力确实是顽强的,一直到了下午三点,气温还在持续下降。于是我们全副武装跑了六公里左右的路回宿营地拿了大衣,又跑回课目实施地点。总共用了一小时不到。人在奔命的时候潜力还真是无穷啊。

一直到晚上,气温直降到零下7度,第二天听说有个放羊娃冻死在山上了。唉,据说他家人找了一夜,不明白为什么他家人不到我们的营地来求助,来了的话那孩子很可能还能救回来。

事隔5年后,我在一本相当有名的军事杂志上,看到了我们当时拍摄的一张照片,正文内容完全不搭调。又隔了一年我又在一篇网路报道上看到了同一张照片,被命名为“祖国北方的边防军人”,我晕!

5、同一次演习,下雪之后冷得发慌。但是洗漱什么的,还是用的山上流下来的溪水,洗脚的时候那叫一个刺骨。

突然有天早上,我们班一个兄弟跑进帐篷喊:“指挥所外面架了个太阳灶,有热水了!!”我心里一阵狂喜,两步跑出帐篷和他一起奔到炊事班弄了个装汤的大铁桶,抬着就往指挥所那边跑。路上有积雪,超级滑,但是朝两边一看,有很多其他队的也抬着桶在飞奔。我心一横,可不能让他们抢了先。和兄弟伙一起也顾不得滑不滑了,撒丫子猛跑。大家的心理都是一样的,其他队的也开始飞奔起来。

这一路可热闹,不停的有人摔倒,爬起来接着跑,到处都是铁桶摔到地上哐哐的声音和咕噜噜在地上滚的声音。

经过我们两人的顽强努力以及老天爷的保佑,我们最先到了指挥所,二话不说就兴冲冲的抬着桶跑向那两个大锅盖。

结果一抬眼看到我们队长端着一盆子洗漱工具,呆呆的站在锅盖前。

随着队长的视线望过去,锅盖上写着四个大字“中国电信”。下面还摆着一张桌子坐了一个穿便装的人,面前一块大牌子:长途电话10元/分钟。

我们两个人一下楞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望向队长。

队长又把视线转向那牌子,呆看了几分钟,最后说了个:“草!”转身回去了。

6、有一个训练科目是班进攻实弹,大致就是以班为单位,从冲击准备开始到推进占领要点,路上有很多靶子。主要是考班长的指挥能力。结果我带的那个班在打抵近射击的时候,一只黑狗从我们前面跑过去。也不知道是谁手欠,就打了个短点射,估计打中了那狗的腿。那黑狗呜呜的叫了两声,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跑掉了,我们也就没当个事。第二天,我们又到同一个地点上课。正上着,听到一阵突突突的声音。一辆三轮摩托开了过来,周围还簇拥着十多个吵吵嚷嚷的当地村民。我凑过去一看,那摩托后斗上放着那只黑狗的尸体,村民们众星捧月一般的围着它。

“坏了!”我想。果不其然,村民代表对我们的恶劣行径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和谴责。那天又正好是我们副院长在跟我们的课,经过多方的努力协商,最终达成共识。我方赔偿村民黑狗丧葬费丧失工作能力费以及狗主人的抚养费精神损失费共计600元整。

后来我们再想这个事情,总觉得不对劲,那狗躺车上的样子怎么看都是被敲了头打死的。于是我们猜测那狗应该是瘸回了家,主人一看有利可图,就一棒敲死了它换回了600RMB。

但是怎么说呢,也该我们倒霉,谁叫你手欠的?也许这个,就叫冲动的惩罚吧。

7、紧接上次的班进攻实弹讲。我们打班进攻的那块场地,距离我们学院大约有三十公里,去那里要经高速公路。我们那时候都是乘141过去,13人一辆车。那是我们第一次去那个训练场地,都没经验,上了路才发现上当了。

昆明这地方四季如春,太阳一晒不管是什么季节都感觉暖洋洋的。但是!只要是吹风,就会冷得特别厉害。我们乘的那辆141篷布前面那个观察窗的蒙布不见了,车一上高速路,那个冷啊。所有的人都抱成了一团都止不住发抖,只好把雨衣拿来堵在窗子那里。结果还是不行,风还是会从四面八方灌进来。最后我们全部躺倒了车厢板上再盖上雨衣,等到了目的地,所有人冷得站都站不起来了,不停的打哆嗦。

一年之后,我们上迫击炮实弹射击,又是去那里。这次大家都有了经验,什么能用上的都带上了,能穿上的都穿上了。

在学院登车的时候,和我们队一同登车的是当年的大训队,(就是4+1那个1)看到我们的造型,他们那个笑啊:有提着一件大衣的,有穿着绒衣的还有拿着雷锋帽的,这可是6月!看到他们笑得差点锤地的表情,我不由得心里发出一声冷笑:看谁笑到最后。

40分钟后,到了目的地,我们大衣一脱,雷锋帽一取,从车上跳下来正好看到大训队的车到了。怀着极端邪恶的心情,我们一群人跑到他们车尾一看。哈哈,他们所有人都躺在车厢板上盖着雨衣打哆嗦下不了车了。

8、说到乘车,还有几个故事。乘141的时候,要求都是分散坐车厢两边,车尾坐一个人观察。有次我们出野外课,我们车上负责观察的那兄弟特别兴奋。正开着开着,他大概是吹风吹出激情了,一下猛站起来双手张开,喊了句泰坦尼克的经典台词:“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哪晓得车速太快,他头上的迷彩帽一下就被刮走了。紧跟在我们后面的是教员坐的IVECO,开车的是个2级士官,戴着一副哈雷眼睛嘴巴紧闭,很严肃的样子。

只见哈雷男面无表情右手握方向盘,左手猛一捞。一下就抓住了正飞过他车窗的迷彩帽,然后面无表情的把帽子搁在仪表台上继续开车。

我们车上的人集体震惊了,后来给那个哈雷男取了个外号叫蝙蝠侠。

9、还是乘车时发生的事。一天的野外课结束了,我们车队返校吃饭我坐的是尾车,在我们后面是教员和队干部坐的212。

当天下了雨,路上比较湿滑。想着马上就可以吃到晚饭了,大家都比较兴奋,正在热烈的讨论吃什么的问题。

突然有个家伙说了句:“教员掉沟里了。”这下热闹了,大家都哈哈大笑就说好啊,明天的室外课取消了,大家明天室内课补瞌睡。于是那家伙笑笑就没说话了。

车队到了校门口,我们整队之后等教导员和教员。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望穿秋水也没看到那辆212。

这时候那家伙才慢悠悠的说:“我说了嘛,教员掉沟里了。”

原来在过弯的时候,因为路滑,212撞上了一棵小树翻到了路旁,幸好乘员都只是点小伤。

后来我经常在想,那家伙说的时候语气那么悠闲还带点调侃的味道,不会是故意的吧……

10、在我们学院最郁闷的是什么?不是体能训练,不是文化考试,不是跳到猪粪池子里挖鱼塘,也不是剪那永远剪不完的草,而是迎外表演,也就是迎接外宾的汇报表演。

一般来讲,各学员队都有各自不同的专长和专职负责表演项目。比如我们队,是倒功和军体格斗,其他队有专门操枪的专门战术动作的专门刺杀的等等等等,这里讲的是专门操炮的。不像前面那位兄弟,我们学步分队指挥的,接触的都是小口径炮,操炮的一般就是用的60迫。

有一年,又有迎外项目了,接待对象记得是驻华武官访问团,一共好几十个国家。就是那次表演完后,他们来和我们握手,我第一回近距离看到黑人。当时心里那种震撼啊,不由得想:真TM黑啊,好像乌骨鸡一样。简直怀疑他们洗脸时是不是都不用洗面奶什么的,而是用鞋油啊……咳咳……又扯远了……

在正式表演开始之前一个月,我们已经接到了通知,各参加表演的学员队都开始了集训。搞战术的在操场上架障碍埋TNT,搞操枪的在操场上操练56半,操炮的在操场上砰砰砰的打60迫……而且都是同时进行。当然我们操场是比较大的,学院占地1平方公里,院外的野外训练场更是不计其数。院内有一大一小两个靶场以及平时搞活动的操场。操场是三块足球场并排着的,两端还有两块很大的空地,绕操场跑一圈是1100米。(其实GE上看得清清楚楚)这次的表演地点居然定在了操场。于是乎操炮的同学就只好在操场上练习,在东北角架炮标尺调最低再减少发射药,刚好可以打操场西南角那里画的一个小白圈。而我们队的宿舍就在西南角。

操炮表演用的迫击炮弹无音信和装药,在尾部发射药有曳光装药部分,开炮之后炮弹轨迹看得很清楚。

一个星期天,我们队的训练结束了,大多数人都在宿舍休息。炮队又开始练了,打得通通通的,我们也没在意。

正打着打着,突然听到我们窗外路上一阵喧哗,一般来说这就是有年轻女性在我们门口行走的标志……咳咳……我们学院里全男的,除了语言教研室和计算机教研室有女教员,其他清一色五大三粗的男人。说起来真悲剧……我的大学生活啊……当时是应该去读川外的……唔……又说远了……

刚说到听到外面一阵喧哗,我们队的人那个兴奋啊,不到一秒,所有朝向操场的窗口都挤满了人,当然我也在其中。

结果我们就集体看到,一团绿色的光朝我们屋顶落下来。只听得一声怪叫,窗口的人一下就消失光了。还没来得及跑,我就清楚的听到我们后面背向操场寝室房顶上一声哐!然后是咕噜噜滚动的声音。

后来查证,那炮弹的发射药减少得不够,炮队在我们楼下观察弹着的人,一看弹道就觉得不对,出声向我们示警,结果我们队的人以为是美女出现的信号……幸好那炮弹落在我们宿舍后部,我们宿舍是老苏式建筑,屋顶有斜面分散了炮弹落下时的动能,只砸坏了几块瓦连屋顶都没击穿。

11、再来个短的:

食堂伙食不好是公认的,其实吃起来怎么样纯粹一个心态问题。

入学第一年:“看!菜汤上面浮着这层白的是小虫子!”“我X!太恶心了!”“这怎么吃啊!”“算了算了,唉,不吃了。”

入学最后一年:“怎么搞的,面臊子里这是蛆吧?”挑出来放在桌子上,众人围观。“靠!真是。”“太不像话了!”研究完之后大家又坐回原位呼啦呼啦的把面条全吃光了。

我们那时候没什么社会化保障,都是炊事班自己做的,炒菜的大铲平时炒菜,打扫卫生的时候就挖挖沟铲铲地上的油污。个人体会,不管怎样,吃饭的时候你不能吃下几大碗,那么你一定是没体验过训练时肚子饿了的悲惨。

12、前面说过了食堂的伙食很痛苦,但是不吃的话就更痛苦了……

有一天早上,我们队组织环校跑。前面说过,我们学院占地1平方公里,但是环校却有11公里左右。原因很简单,周围有农田,房屋,甚至还有一个据说以前生产鱼雷的大型企业,你没法顺着围墙绕。

早上6点我们出发了。跑到7点左右的时候,我感觉肚子饿得慌。这种感觉实在是痛苦,本来武装越野的时候,到后期基本上脑袋里面是什么都不想的,是一种很虚无大脑基本休眠的状态(至少我自己是这样)。但是这肚子一饿,脑袋可就没办法保持休眠了,总感觉心里发慌。我把腰带紧了又紧都没作用,一边跑着一边想吃的东西,就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身上累得要命,肠道又拼命的蠕动。唉,要是这时候哪个MM给我一个馒头,我一定会嫁给她的,哪怕她是芙蓉姐姐。

将近8点的时候,我们大部队总算完成了全程,回到了校门口。门口有卖早点的,可是我在队列中又不敢去买,只能恶狠狠的盯着那些幸福的吃包子豆浆油条稀饭的教员。

本以为这下可以回去吃早饭了吧,结果一报数少了两个人。值班的代职排长问队长说,要不我们留下几个人等,其余人先回去吃早饭?所有人都竖起耳朵聆听队长的回答。

队长思索了片刻,坚定有力而又简单精辟的说:“等!”

只听得队伍里面一阵压低的叹气声,我一下恍然大悟,原来饿得头昏眼花的不只我一个啊。

那就等吧……等了大约三十多分钟,那两个家伙跑回来了,原来是掉队之后迷了路。

一看人齐了,值班排长迫不及待立即整队向队长报告。这边厢队长刚说完“带回”,都还没还礼,那边值班排长已经急爪爪的“向右转,跑步走”了。感情他也饿疯了。

一路上我们像疯了一样朝食堂狂奔。

跑到食堂一看,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兵在里面收拾盘子。

我脑海里立刻出现了幻觉,仿佛听到一阵秋风吹过,卷着干枯的黄叶在我面前打旋。

值班排长马上去找炊事班要吃的,炊事班说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吃白水面。

白水面就白水面!

又过了一阵,什么调料都没有的一大盆面条端出来了。大锅煮的这么多面条,根本就不能叫面“条”,只是一锅面糊糊。

各位看官,盛大的场景出现了,100多号人手拿着饭碗集体冲向大盆子直接用碗去盆里挖面条。我拼着脚被踩了好几下,脑袋不知被撞了好几下,还有人洒了我一裤子面汤的情况抢了一碗,几秒钟就干了下去,然后抢下一碗。最后我一共吃了两碗,回忆起来那还真是我吃面条吃得最享受的一次,虽然什么调料都没有,但我就觉得那面条真香!这还没完,这次早上饿肚子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没过多久,我们又要环校跑了。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我决定在头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多吃点。

偏偏那天晚上吃土豆烧猪肉,我的最爱。又偏偏我们班有人在帮厨,给我们弄了巨大的一盆。于是我拼命吃拼命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

晚上睡到半夜,肚子把我痛醒了。我一摸肚子,整个肚子涨得圆溜溜的,肠道像是有人朝里面打足了气。

我痛得没法,叫都叫不出来,用尽全身力气滑下床蹲在床头。心里想着不知道我哪里修来的福分,这辈子还有幸体会到怀孕的滋味。

蹲了大概几分钟,突然一阵猛烈的感觉袭来,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是屎是屁赌一把。他却已经冲过了我的防线,一阵浑厚的屁声随即回荡在我们寝室中。这个屁超长的,我估计得有三十秒。而且随着气体源源不断的排出,我的肚子也慢慢的消下去。终于屁声结束,我心里暗暗庆幸:得亏是半夜,不然这丑出大了。正要爬上床,突然听一阵悉悉索索响,好几个班上的家伙把被子拉来蒙住了头,有床被子下还传来了一声低沉的:“靠!”

13、关于吃饭,食堂有两个菜最受欢迎,一个是土豆烧猪肉,一个是咸烧白也就是咸菜蒸肉。

刚入学的时候,天天吃着食堂那伙食,实在郁闷。突然有一天,进饭堂之后发现桌子上有一盘咸烧白。其实以前在家里我是从来不吃这玩意的,但是这一刻口水却直接涌到了嘴边。

我一边心里盘算着从哪个角度入手能取得最大收益,一边向周围同班的兄弟瞟去。却猛然发现大家都注视着烧白,还不时用余光瞟其他人,两手已经在裤缝边跃跃欲试了。如果都在腰上挂上枪套,那么我相信我们看上去简直就是一群等待混乱决斗的美国西部枪手。用一个词来形容这气氛的话,那就是:肃杀。

只听得大队值班员一声:“坐下!开饭!”

如同运动员听到了发令枪潜伏战士看到了信号弹。一秒之内,盘子里面的肉完全消失。又过了几秒,咸菜阵亡。接下来餐桌上出现了短暂的沉寂,大约5秒之后一位兄弟犹犹豫豫的拿起了盘子把剩下的汤汤水水倒进了碗里,光荣完成了追歼残敌的任务。

整个过程准备充分步骤清楚落实细致,堪称进攻行动的典范。

只有班长一言不发,没有参与此次行动。

该周末班务会,班长先讲评上周学习训练生活情况,副班长讲评内务情况,而后个人发言。

眼看班务会快结束了,班长突然发话了。“这里,我还想订一个规定,”他顿了一下,“以后吃烧白只能用筷子夹,一次只能夹一片,禁止用筷子铲。”

好几个人立刻就笑出了声,我也笑了。正想吐槽两句,一抬头就看到班长极度愤怒的表情,赶紧又把想吐槽的话吞了回去。

之后真没人用筷子铲了,都是一次夹一片,但是我不得不在这里说一句:“班长,这还是没用,真没用。”

14、95还没有全军配发的时候,我们学院已经有了95和92,但数量不多,都放在教保科,不像81杠和54都是放宿舍枪库。那时候哪个队上课的时候去领95,自我感觉在学院里还是蛮拉风的。

某日我们队去领95,全队人洋洋得意。跑到教保科一看,F队的也在那里领枪。于是我们队就有人很显摆的上去问了:“你们领啥?唉,我们最近老用95,一会领一会还的烦死了。”

谁知道对方很低调的回答:“我们领M16。”

我队大惊,等他们领完后一看有M16、M4还有苏军原版的AK47,(说起来,射击教员教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禁止把AK念做诶尅,要念做啊卡,不然不专业……汗……)他们是要拍个教学片,对比枪械性能的……

正在我们两队僵持,气氛尴尬,一股气场正在凝聚之时。突然旁边传来了一声不屑的轻笑,两队人员寻声看去。

只见两个教保科的上等兵蹲在那里擦一挺分解开的M134盖特林机枪!!!

15、在第一次发出的帖子中,有个只听到“拉”的家伙。其实这兄弟很神奇,在他身上还发生了好几件事情。

其一,初上射击课,教员讲卧姿射击。这兄弟(以后简称“拉”)刚刚右眼做了手术,教员讲的时候都是以右手惯用为准,讲枪托抵右肩,左手握弹匣右手击发,左眼微闭右眼瞄准。讲着讲着,拉同学打报告了:“教员,我右眼刚做了手术,不能瞄怎么办?”教员巨不耐烦:“那你用左眼瞄就是了嘛!”拉同学不语了,于是继续上课。

讲解完之后,大家开始练习。我趴着瞄了一会就转身去看其他人,前面说过拉同学的位置就在我旁边。我一转头看向他,立即就被一个巨诡异的景象震惊了。

拉同学正严格按照动作要领,左手握弹匣右手握握把枪托抵着右肩,然后拼命的伸长脖子,试图把脸放到枪身左侧用左眼对上瞄准基线瞄准!

我沉默了一会,然后问他:“你干嘛哪?”拉同学回答:“我右眼做了手术,教员让我用左眼瞄准。”又一阵沉默,我终于憋不住了:“你怎么不干脆用左手击发?”

拉同学思索了一阵:“对哦!”然后把枪换到了左肩,“靠!脖子都差点抽筋了。”

我:……

其二,打战斗射击时,拉同学也是在我右边。(我代班长,拉同学因为经常脑袋打铁,是我们班的重点关注对象,所以老安排他在我旁边。)实施过程是这样的,200米距离上,卧姿射击10发打全身靶,然后冲刺100米跪姿打10发半身靶,再冲刺50米立姿打10发手枪靶。整个班一起行动,我负责下口令,为了避免走火伤人,每次射击结束后都有下口令“关保险!冲击前进!”而且要求冲击时全班保持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因为对拉同学不太放心,开始之前我语重心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跟他谈了很久,大致就是强烈要求他一定要记住每次冲击前关掉保险。

终于到我们班了,一阵呯呯砰砰之后,卧姿射击结束。我扯着喉咙大喊一声:“关保险!冲击前进!”然后爬起来准备向前冲,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惊悚的枪响,我前面几米处地面泥巴飞溅,冷汗马上顺着我的脊椎开始蔓延。

转头望去,拉同学正呆在原地,手中81杠的枪口散发出一缕青烟。我正准备开口大骂,突然看到一股烟尘从射击场边直冲向我们。我们的射击教员包裹在烟尘中,像一辆全速突击的坦克一样直奔到拉同学的身旁,一个正蹬。拉同学凌空飞了起来……

16、除了“拉”同学,我们队还有一个神奇的人物。这家伙号称是诗人,还真出过两本诗集,军事素质相当一般但是比较能写。虽然我看过他几首诗也看过他写的文章,个人来讲很不喜欢这种大量堆砌形容词,滥用类比借代感觉很漂浮不实在的文章。但是人家毕竟是有出版物在手的,俺能说什么呢。

特别是那会,经由一些文学气息较重的杂志,他认识了很多小妹妹。每次吃完饭经过门口,都能看到他拿着IC卡电话,用极端软绵绵的口气和琼瑶剧台词一样的语言,跟一些小妹妹探讨迷茫的青春和青涩的恋爱。那鸡皮疙瘩掉得……

……咳……我可不是嫉妒……绝对不是嫉妒……

这里说的是他的一篇检查。

某天晚上11点左右,队长查铺,猛然发现诗人不在自己床上安睡。队长没有声张,而是独自在大队范围内找了一圈。结果走到大队垃圾场的时候,队长看到我们的诗人正抱着两腿坐在垃圾场旁边发呆。队长和蔼的拍拍他的肩膀,叫他跟着回到队里,然后一脚把他踢进了禁闭室。

一周之后,全队军人大会,诗人被叫出来做检查。

这篇检查立意之深远,内容之玄奇,行文之飘逸简直惊天地泣鬼神。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队人人都能背下来。

不过时隔多年,我已经不记得具体用词了,但大致还有印象,复述如下:

“尊敬的队长,亲爱的战友们:

我错了,我真真正正的错了。在禁闭室的几天,我无时不刻在拷问着自己的心灵:我是怎么了?我怎么做出了如此的举动?我的灵魂在嘶喊,他告诉了我答案: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你已经偏离了自己人生的航线!(这心理分析得……这认错态度诚恳得……)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检查的格式很合理啊,开始讲述事情经过了。)X月X日夜X点X分(事实交代真清楚),我夜不能寐,辗转反侧间心中一直在思考着宇宙的哲学和人生的含义(您还是先想想怎么把500米障碍跑及格吧),心中的苦闷如潮水一般涌上来。我就像一个大海中的溺水者,望着四周一片苍茫,那看不到岸的绝望啊(此处绝对有个‘啊’,我敢肯定)。呼吸越来越困难,向着那漆黑的海底,我渐渐的沉下去,沉下去,沉下去……(要配合上他当时的语气,这句话简直绝了)

于是我挣扎着爬起床(唷,终于上岸了),迷茫中走出了中队。失去了人生的意义,我就如同一具行走的尸体(打扰一下,是《植物大战僵尸》那种慢慢的呃……呃……呃……的走的,还是《求生之路》那种呜啊一声喊,拼命向前冲的?)。在这漆黑的夜,我披着迷彩在这如丝的月光下挪到了垃圾场(天,这是多么诡异的一个景象啊!)。望着这皎洁的月色,我发出了来自心灵深处的怒吼: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没有人回答我。(等等吧,马上队长就会来回答你的。)我慢慢的滑坐下去,思维渐行渐远,在迷茫中我即将走入堕落(您是要去杀人放火走私贩毒还是要去跳楼上吊了?)。

就在此时!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头看去。啊!是队长!如同在密布的乌云中射出的一缕阳光,如同苦闷夏季吹来的一丝凉风,队长的面容带给了我勇气和力量!(这马屁拍得,队长简直就是佛祖降世了。)队长轻轻的对我说:回去吧。“是啊,”我想,“我还有队长,我还有组织,我还有战友们!你们就是我生活的方向,是我前行的动力!(得,这下马屁的范围波及到我们了)然后,队长就让我进了禁闭室。(好大的落差啊)

之后的就不记得了,反正就是一些套话,讲条令条例啊什么的。

这检查念的时候,我们全队都笑抽了,连队长都实在是憋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队每个人说到睡不着都是说夜不能寐,说到精神不集中就说是失去了人生的意义,说到很郁闷就说是在大海中挣扎,说到队列动作不行就说是如同行走的尸体,说到队长就说阳光。

直到现在,别人问:“最近忙什么呢?”我都经常回答:“思考宇宙的哲学和人生的含义。”都是诗人给我留下的后遗症!

17、快毕业的时候,班内跑到家属院附近吃点烧烤喝点小酒不是什么稀罕事。前提是躲过纠察,瞒过队领导。一般来说,都快毕业了只要没影响到正常操课,队领导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但是有一天,有个班就撞枪口上了。

那天下午原来通知大队要8公里测试,后来大队通信员过来我们队的时候,说下午的测试要取消。于是就有个班中午跑到服务社那里喝酒了。

队长中午从服务社过,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心中怒火那个燃烧啊:是,下午是不测试了。但是还没有正式通知啊,没有正式通知就应该以上一个正式通知为准。他当时也没说话,就直接回了中队。而那班的人员根本没看到队长,还在喝。

等到下午原计划测试的时间,队长打了个紧急集合。这下好玩了,他们班班长喝得有点多,穿着迷彩服躺在床上的。外面在下大雨,天很黑(这就是取消测试的一个原因)。那班长一骨碌爬起来,看到天上黑压压的还以为是睡到晚上了。于是他慌忙的抓了一条内裤套上,又看到外面都集合好了,就急冲冲的跑了出来。

所有人已经集合完毕,突然听到一声底气十足的:“报告!”队列里的人偷偷看过去,全体惊呆了。他军姿严整的站在队列外,迷彩裤上套了条内裤!大家都想笑,但看到队长脸都气绿了的表情,谁也不敢去犯煞,所有人憋得横膈膜发痛肺都要爆了。

队长没说什么,让他入列,然后开始下停止间转法的口令。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一个接一个的下得飞快,没转到几下。只听得通通两声,两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就此睡着了。

队长冷笑一声,叫军械员领了20支56半,也就是礼宾枪,叫他们全班每人两支带着跑操场5圈(1圈1100米)。那两个睡着的?背着跑!其余人解散了。

外面还下着大雨,他们班一群相对清醒的醉鬼,轮流背着两个死沉的完全没有意识的醉鬼,还有20支烧火棍一样的56半围着操场缓慢的跑。队长也就这么守在大雨里差不多一个下午,硬看着他们跑完。虽然最后几百米根本就是拖着人在地上爬了。

18、接着讲一个喝酒的。上回说了,快毕业的时候喝酒比较多。有个星期天,我们班有个云南的兄弟请了假实际上没出去,和他的一帮老乡就在学校附近喝酒。照说那家伙还是很能喝的,有一斤多的量吧,可是这天他是确实被丢翻了。

那天下午3点左右,他就摇摇晃晃的回来了,回来之后直接倒在我们班门口。我们一看,不得了了,不知道喝了多少,于是就把他架到了靠门的下铺上。看他这造型也不可能还能去销假,就在他口袋里把假条翻出来交给通讯员,让通讯员跟队长说他早回来了,只是队长不在所以没有自己去销假。

你说喝多了吧,你就睡吧,我就是这样。可他不,他趴在床上唱歌。一首接一首的没完没了,我们正在商量要不要谁去拍拍他背唱个摇篮曲什么的哄他睡着,他又突然不唱了,嘴里只不停的吹口哨。都是一个音:“嘘~~~~~~~~嘘~~~~~~~~~~嘘~~~~~~~~~~”班上所有人啼笑皆非不知道怎么办。突然有人一拍脑袋:“他莫不是要尿尿?”

于是我和另外一个人架他起来,又去了一个人拿来他的洗脸盆。MMD,老子可第一回接触别人的JJ,掏半天给他掏出来了还得给他扶着。

他慢悠悠的半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盆子,露出一个非常满意的笑容,然后……然后脖子一歪睡着了。

我日,于是乎我们三个人,两个架人一个端着盆子,一起开始吹口哨。

吹了老半天,我口水都干了的时候,他哗啦一下尿了一大泡。总算等他解决完,我们几个齐齐松一口气,又把他扶回床上。

谁知道刚把他往床上一搁,只听得哇的一声,他就那么趴着开始吐。全班都楞住了,就看着他像被爆了头一样什么干的稀的呼噜噜从他脸下面蔓延出来。那张床的主人立马脸就绿了。

偏偏就在此时,窗外一声哨响:“二十分钟之后检查内务卫生。”

靠啊!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典型啊。

幸好副班长反应快:“快!把他抬到储藏室去!”亏得我们班管理储藏室钥匙,我们几个一下蹦起来把他连人带被子褥子一下抬去了储藏室,然后从上铺搬了一套床铺放到空出来的位置上。

检查卫生糊弄过去了,而且很神奇的,那天下午查了N次人也没查到他,直到晚上睡觉。大家躺到床上正在酝酿睡意,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哎呀!容J儿!”(他姓容,J儿是他外号……)其他人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出。跑到储藏室打开门一看,他睡得正香还在打呼噜……

19、经常有人说昆明气候很好,我可不同意这个。我只能说昆明气温很好,气候可太糟糕了。

说昆明气候好的人,肯定没有遇到过上午阳光普照弄得我们站军姿所有衣服都汗湿透了,下午的时候集体脱掉秋衣秋裤,结果飘起了小雪冻得嘴唇发青。又或者刚刚队长一拍脑门儿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练习军姿。人刚刚站到位倾盆大雨哗啦一下就浇下来,可是刚刚才下的命令,才不会因为下雨就不执行。于是乎就所有人站在暴雨里练军姿,两眼望去只能看到自己帽檐挂起的瀑布。(不是夸张,雨下太大真可以在帽檐前挂瀑布,不行可以去试试。)

最常见得一种情况是这样的。

今天是个好天气,太阳公公高高的挂在天空,温暖的照耀着我们。我们背着枪带着装具高高兴兴的去上野外战术课。小鸟在我们身边轻快的歌唱着,似乎也为我们感到快乐。

我们爬上山坡一看,啊!多么漂亮的风景啊,远处的房子就像火柴盒一样一个一个排列着,还有那公路上的小汽车,好像一群群勤劳的小蚂蚁啊!

教员愉快的跟我们说:“来,我们开始上课吧。”

于是同学们都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开始认真的听着教员讲课。

正讲着讲着,远处一阵如同急行军一样的声音,教员一回头。靠!远处一团像雾一样的东西正在一片乌云的掩护下迅速移动。教员立刻判明其前进方向,果断的下达口令:“穿雨衣!”我们就开始疯狂的解开雨衣。要解开雨衣可没那么轻松,我们雨衣都是叠成的背包状用塑料编织带打的三横压两竖,而且都是打的死结。因为平时雨衣挂在腰间的,不打死结走着走着就会散掉。

远处的云裹夹着暴雨向我们所在的山头飞快的靠近,我们拼命一般的研究那些死疙瘩。谁也不会去把绳子挑断,因为还要回去啊,回去的时候你怎么办?雨衣抱着?

数分钟之后,终于有人长出了一口气:有人解开了。往往就在同一时刻,暴雨也及时的砸到我们身上。凭着一股执念,很多人都会顶着暴雨不说话继续蹲在那里解雨衣。看到这种场景,相信很多同志都会像我一样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极具压迫感的气场。

终于!大家都解开雨衣了,所有人心里都乐开了花恨不得抱在一起哭。也往往就在这个时候,雨云又不慌不忙的离开我们头顶向我们身后慢悠悠飘走了。于是乎太阳公公又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小鸟又开始歌唱……我们又开始带着怨念蹲下捆雨衣……

20、新年更新,再讲个我们队的神人的故事。

我们学院的生活用寂寞、辛苦、压力大来形容的话,那简直是一种赞美。正确的评价应该是:无人性、悲惨、让人崩溃。在校期间,每学期都会有人放假回了家,就打死也不回学校报到,甚至到了还有一学期就可以毕业的时候,还有人考试故意作弊被抓然后被退学。(自动退学要给学校补学费的,被退学则不会……)

特别是入学的第一学期,我们全队,有30%的人都写过退学申请,(我没写过,但是也有那么一段时间拼命的想退学。主要还是和想像中的大学生活差距太大……唔,不叫差距太大,叫没法比。地方大学和部队技术院校,那个叫差距大,而技术院校和指挥院校比,那又是一层差距大了)

曾经有个家伙,家里穷得一塌糊涂,据说全家的财产只有一间茅屋几块薄田,家里所有人都只有一套衣服穿,连做饭的锅都只有一口。就这样的生活条件,他都哭着喊着非要退学不可,宁可回去种那几块田。这个事情应该能说明我们学校的生活悲惨到了个什么程度。不过,这家伙最终没退成,现在还混得不错。这也说明,吃下那些苦,忍受那些悲惨,最终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在这样的生活下,大多数人的性格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转变,同时还有一小部分人会变得很“神”。

前面讲过,我们学校没女生,但是院内有个地方其实还是有女兵的,那就是通讯站。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通讯站是个遥远的地方。对于我,读了4年书我就没进过通讯站的门。

某一年,通讯站来新兵了,我们队长不会想到,我们也不曾想到:我们中有一人的命运将与这群嘻嘻哈哈的女兵中的一人发生交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我们队的某兄弟开开心心的外出归队,就在进入学院的那条长长的通路上,一个女兵的身影出现在他眼中。某兄弟(以后简称某兄)当时就被震住了,青春萌动的心就在这一刻随着那个身影而去,进入了通讯站小院。

大概某兄一晚上都没睡着觉,经过一夜的思量,他觉得这个女兵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是月老为他牵来的姻缘。

于是第二天他就开始了行动,经过几天的周边社民情调查和现地调研。他弄到了该女兵的姓名和宿舍位置,并以此制订了进攻方案。

一周之后,他找了副少校军衔挂上,十分洋盘的去了通讯站。(某兄长得很显老,戴个少校也不咋看得出问题。)

通讯站的女兵正在开饭,某兄身着迷彩服脚蹬黄胶鞋肩佩少校军衔,直愣愣的就奔到了人家饭堂门口,然后叫了个新兵喊那个女兵出来(为了方便和个人隐私,以后称该女兵为紫霞)。

      打赏
      收藏文本
      9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2013/12/21 9:04:1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军校科目还很全

      2015/3/5 12:56:4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3318287
      • 工分:1596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曼施坦因_冯
      好像没有写完,很精彩!
      有(二(的 ,你好好找找 ,

      2014/6/9 23:21:21
      左箭头-小图标

      好像没有写完,很精彩!

      2014/5/11 17:37:54
      左箭头-小图标

      将军就是从这些愣头青里炼出来的

      2014/4/1 18:57:32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505 / 排名:3368
      左箭头-小图标

      此贴如自创,强烈要求加原创加精

      2013/12/26 6:48:24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812936
      • 工分:7271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军校毕业已经二十多年了,今天看了楼主的贴子,不禁勾起对早已远去的军校生活的回忆,从您文中提及的你们已经开始使用95、92来看,您应该是晚我十年以上的小学弟了,因为我们上军校时连81还没有装备部队,使用的还都是56,另外,我们这一批是全军第四批从地方高考生中招收的军校本科生。

      您文中提到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无一例外地在我们身上都发生过,回想当年,我们有过理想,也有过迷茫,有过欢乐,也有过苦恼,有过幸福,也过有辛酸,有过激情四射,也有过垂头丧气。特别是您提到了刚入军校时,自己对军校生活的想像和残酷现实的巨大反差,以及由此产生的动摇,更是感同身受。想当年,我们同批入校一百多名地方生学员,第一学期就走了八名,其中七名是在入校后体检复查中采取各种办法,造成体检严重不合格的结果而被退,另一名是在期末考试后,因考试不及格被退(当年我们学校规定,两门主科,或者主副科五门相加,考试不及格,经补考仍不及格的要安排退学),当然我那同学是故意不及格的。因为,当年对主动退学的地方生的处罚规定不是要求退学费,而是三年内不允许参加高考,五年内地方政府不能给安排工作,这样严酷的处罚足以吓退所有主动退学的念头。而我自己也不是没有动摇过,只是因为我报考军校是顶着所有家人、亲戚和老师的反对自己坚持报考的,我只是不想退学后去接受所有蔑视的目光,为了面子和自尊熬过了最初那一段苦恼而矛盾的时间。

      现在想来,那时我们是真的很年轻,年轻真的是件很快乐的事情,感谢楼主让我在认真读你贴子时又回到了年轻。

      最后,用我们几条当年玩过的一种文字游戏结束这段回复,就是用电影片名形容军校生活的一些片段。

      新生入学——《走向深渊》

      寒暑假放假离校——《胜利大逃亡》

      假期结束返校——《再向虎山行》

      考试做弊被抓——《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学院门诊部——《相思女子客店》(唯一一个可以以正当理由接触女兵的地方)

      军校毕业——《从奴隶到将军》

      本文内容于 2013/12/25 12:08:15 被中校军衔编辑

      2013/12/25 12:05:1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505 / 排名:3368
      左箭头-小图标

      爆笑,又看了一遍

      2013/12/25 6:20:17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3318287
      • 工分:1596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hawk19999
      精彩文集,难得一件,
      谢谢大哥 ,

      2013/12/22 17:18:54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505 / 排名:3368
      左箭头-小图标

      精彩文集,难得一件,

      2013/12/21 9:50: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0条记录] 分页:

      1
       对军校欢乐事件实录,热血吊炸天!(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