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张敬伟:韩国媒体为何说日本奥运会将被抵制

共 69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上将
  • 军号:1547870
  • 头衔:叶腋
  • 工分:11484062 / 排名: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张敬伟:韩国媒体为何说日本奥运会将被抵制

本文刊于17日联合早报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香港天大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2020年奥运,日本首都东京胜出。有人欢乐有人愁,日本狂欢,土耳其人不满,西班牙人则满含幽怨。联想到北京首次申办奥运败于悉尼的情形,中国人对土耳其人感同身受。毕竟,伊斯坦布尔已经五次申办奥运而败北,在世界级城市中,属于屡败屡战的“悲剧英雄”。

从奥运会“风水轮流转”的意义言,奥运会举办权交予伊斯坦布尔更好些。东京已经于1964年举办过一次,而伊斯坦布尔举办奥运会,将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福利”。正如土耳其的哀怨,国际奥委会在伊斯兰世界“错过扩大影响力的机会”。

现实很残酷,奥运会的逻辑也是“胜者为王”。相比西班牙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土耳其社会的不安定性,日本福岛核泄漏的“瑕疵”不再致命。因为,日本精细的社会管理和完善的法治体系,有足够的时间处理好福岛核泄漏。此外,“安倍经济学”也给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带来了暂时的希望。国际奥委会要选择一个安全的奥运举办地,从目前和不久远的未来看,日本东京是最佳选择。何况,东京还有成功举办奥运的经验呢。

2020年奥运会有了归宿,整个世界均应向日本人祝贺,预祝东京再次举办一次成功的奥运。而这,不仅是日本的荣光,也是东亚和亚洲的荣幸。

人们习惯赋予奥运东道主更多的象征意义。1964年东京奥运,使日本步入发展的高速轨道,也一扫日本战败的阴霾,成为日本现代化的标志。同理,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也使韩国迈入发达国家的门槛。2008年的北京奥运,对于中国软硬实力的提升,全球也有目共睹。对东京而言,再次举办奥运,自然也饱含日本人的愿景与期冀。

首先是经济利益。日本经济虽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有所改观,但放水般的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走出滞胀困局未必是可持续的。日本经济面临的困境除了滞胀、增长乏力,还有严重的债务困局。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到今年年底日本债务占GDP比重将上升到250%,是全球债务最重的国家。虽然日本未必重演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但负债发展和贬值增长的模式的确不容乐观。

奥运会或成为日本拯救经济的新引擎。据悉,日本东京2020奥运会的预算并不多,只有3300亿日元左右,大约33亿美元的水平,只相当于北京奥运的1/10。但是,按照东京都的预期,东京奥运拉动的直接经济效益可达3万亿日元,几乎是预算的10倍。由此可见,精明的日本人希望用最少的钱办一场最赚钱的奥运会。日经新闻网认为,奥运会将吸引全球的人、财、物,可能成为日本经济重振的起爆剂。也有更加乐观的,据大和证券首席技术分析师木野内荣治认为,奥运带来的旅游经济拉动和安倍“国土加强计划”,两者总收入可达150万亿日元。

精打细算的日本人,善用一切手段刺激经济,譬如地震重建,譬如货币贬值,当然不会放过奥运经济。但奥运能否给日本经济带来汩汩活力,还有待观察。日本《每日新闻》就对此充满怀疑---奥运能让日本经济摆脱困局?

如果仅仅止于经济方面的奥运狂欢,日本人似乎太过功利。从东京奥运的申奥口号“Discover Tomorrow(发现明天)”,人们也许能发现内蕴的其他含义,譬如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成为政治大国才是日本真正的明日理想。但这样的奥运理想,恐怕会让亚洲邻国惊忧。韩国《汉城经济》认为,日本可以有经济盘算,但如果继续无视给邻国带来痛苦的历史、隐瞒核废水持续外泄、因申奥成功而右倾化更露骨,那么东京奥运会很可能成为多数周边国家抵制的“自娱自乐游戏”。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3/9/18 9:55: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张敬伟:韩国媒体为何说日本奥运会将被抵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