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所知道的的看守所. 19 干部来了

共 690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338364
  • 工分:5788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所知道的的看守所. 19 干部来了

19 干部来了

对于在押嫌犯来说,看守所里除了推着饭车送饭的占地工(开头讲过,看守所占用了农民的土地,除了赔付金钱外,还得给他们工作干,俗称占地工,占地工在所里一般从事厨房和后勤工作。),其他人都是干部,见面是要喊干部好的。

这些嫌犯口中的“干部”从身份上分为三类。一是正式干警,他们是国家在编的人民警察,是老百姓口中所谓的“正式国军”,是真正意义上的干部;二临时工,临时工现如今充斥着政府的各个部门,他们干得多,拿得少,还要时不时干干艰巨而光荣的任务——背黑锅,看守所当然也不例外,因为警察少嫌犯多,临时工用得就更加理直气壮,临时工的活各式各样,有正式警察的干的活,也有占地工干的活儿,反正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就是;三是警校实习生,警校分配到看守所的实习生大多干些简单的工作,比如开关风场门,风场门设计特殊,开关设在风场上的过道,每一个铁门都有一个把手,开或关的时候,要用力提起或者压下,全看守所所有的风场门开一遍,也算得上重体力劳动,犯人戏称干这活的是扳道工,开关风场门又苦又累,平常没人喜欢干,实习生一到就当仁不让的笑纳了。实习生每月三百元,实习期满要么回家(从99年起,国家不再为警校毕业生分配工作,他们毕业的那天差不多算是失业的开始。),要么沦为临时工。

普通嫌犯天天困在号里钉拉花,他平常除了能见到管号干部和巡道干部外,另外一个见到其它干部的机会就是提审。提审分为外提和内提,外提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指认犯罪现场,这主要是针对刑事罪犯,指认现场一般要戴那种专门的镣铐,戴上很受罪。二是开庭,去人民法院接受审判。内提就是公检法三家(律师无权单独提审嫌犯,必须在公检法任意三家批准后并在其的陪同下,才可以面见嫌犯,如果案件重大,那在案件没有明朗化的情况下,再厉害的律师也见不到他的当事人。)来看守所内提审嫌犯,不管是外提还是内提都需要出示提票。

提人时,提人单位出示有领导签名盖章的提票,以前的提票又厚又大,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现在的提票就简单的多,小小的一张纸片,和超市小票很相仿。仅仅是相仿,估计制作还是很复杂的,否则来一假警察拿一假提票,弄走一真罪犯,那不成笑话了嘛,所以哪些别有用心想用假提票救走罪犯的哥们就省省心吧,这是不可能的。提人单位拿了提票后,先到看守所大门外的某个办公室联络,递进去提票,人家核对无误后派人送到中厅(中厅在高墙铁网内,本文开头讲过。),中厅值班警察再派人拿提票去相关监室(就是号房)提人,这期间提人单位压根进不到看守所内,只能在外面等。

号里的嫌犯正干活的时候会听到外面叫:“某某某,提审。”他得立刻放下手里的活,高喊:“到!是!”然后跟着来人出去。先到中厅值班室的大玻璃窗前喊:“报告干部,Y13(哪个号就报哪个号的代号)监室某某某提审。”值班干部看看你、看看提票,再看看电脑(好几次提审,我都看见值班干部在玩游戏,还是简单的蜘蛛纸牌。)里相关的资料,核对无误后点头,外面早有警察在等,看身份不错,把一副手铐铐你手上,如果是外提,通过大门一侧的小通道把嫌犯带出去,到门口和提人单位交换手铐。内提直接领着你出中厅大门穿过大院然后七拐八拐(基本上拐一次开一扇铁门)进一条走廊,走廊北侧一排溜好几个提审室(预备多家单位同时提审),确定好那间提审室后,开铁门带你进去。

提审室中间有一堵一米五左右的矮墙,矮墙上是粗粗的铁栅栏,铁栅栏那头有桌子椅子,供提审人使用,这头就一个孤零零的大铁椅子,铁椅子前部有一长方条铁板,坐的时候先把铁条打开,人入座后,铁条放下并上锁,人就被牢牢固定在铁椅子内,绝了你暴起伤人的可能。提审完原路带回,带回前要搜身(看守所出去不管,回来严查。)带你来的警察戴一副一次性塑料手套,把你上上下下(包括隐私部位)摸个遍,然后回到中厅,你对值班干部说某某某提审完毕,他看看是本人,一点头,外面的警察把手铐打开,你从安检门内通过,如果没有问题,由蓝马甲领回大号,一般回去后同号会好奇的问东问西,晨晨色,老问,提你的有女的没有?长得得劲儿不得劲儿?那儿大不大?然后会N次说起他某次提审,做笔录的女检察官长得如何如何漂亮,对他如何如何和气。

除了提审,安检时也可以见到其它干部。安检俩礼拜一次,每次铁定星期五下午,重大节假日前还会有突检,安检的目的是杜绝嫌犯在号房内藏匿违禁、违规物品,香烟、家人的照片、外来的书籍、药品都属于违禁物品。每个号都有违禁物品,特别是香烟,但每次安检警察并不能搜出任何东西,是犯人藏东西的本领高又或者警察找东西太不在行?都不是,屁大一间号房,什么找不到?答案是每次安检前各个管号干部都会提前把自己号的违禁品拿走,所以什么都找不到,看守所领导也知道怎么回事,任何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但游戏该做还做,做得还和真的一样,这就是传说中的脱裤放屁闲费事。但为了显示对安全工作的高度重视,本着对社会、对嫌犯、对上级领导负责的态度,该安检还是要安检滴儿,管号干部也照旧该报信报信,该拿违禁品拿违禁品。于是工匠、大臣、皇帝乐此不疲的两礼拜上演一次“皇帝的新装”。

无论是不是演戏,每次安检还是充满萧杀肃穆的气氛,并由重量级的配角——武警协同登场表演。安检前开风场门,嫌犯一律在风场内分两排站好,很快戴着大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仿佛号房是传染病高危区,他们不这样进来就有身染重病的可能。)的干部和武警入号,干部进风场,值班员高喊:“稍息,立正!”然后全体嫌犯齐声吼:“干部好!”接着值班员报告:“报告干部,Y13共有在押人员十六人,列队完毕,请您指示。”领头的警察这时候会命令你脱掉号服,裤头褪到脚踝处,转一圈,等他们参观牲畜一样看完后才示意你穿好衣裤,接着会例行公事的问:“有病号没有?有重刑没有?有牢头狱霸没有?”嫌犯们照例回答没有。在他问话的同时号房里的武警们早已经鬼子进村般翻腾起来,被子垛一律掀翻,衣服扔的满铺都是,前台的东西也全翻一气,连干活的工具也难逃噩运,被他们翻得一塌糊涂。武警在号房翻,干部在风场踢,把我们码放在风场的方便面、豆奶以及盛放酱油、醋的瓶瓶罐罐踢得满地都是。等他们走后,里里外外一片狼藉,如同江洋大盗光顾过一般,于是在一片咒骂声中,人人收拾各自的东西。

这还算是好的,没找你麻烦,有一次安检问晨晨话,晨晨回答的稍微不对干部的胃口,立刻就是一脚大皮鞋,晨晨才多大,应声而倒。还有一次领头的干部可能喝了点小酒,小脸红扑扑的,看着我们笑眯眯的说了下面一段话:“咋样?坐牢的滋味不好受吧?但是,晚上看看新闻,伊拉克天天出事,要是把你们弄到伊拉克、阿富汗当兵,说不定早死一百回了!号里苦是苦点,但你人死不了,对不对?比起美国大兵来幸福吧?呵呵,都要保重,吃好,喝好,把身体一定要保护好。”说完摇摇晃晃出去,留下一群犯人目瞪口呆的发愣,这人是不是我们的亲戚?

海民老早前进过看守所,他说那时候安检全部是武警。十八九岁的小武警厉害的很,人人拿根武装带,下号看谁不顺眼劈头盖脸先给一顿皮带,查出香烟,让你当场吃下。某次聊天说到当年的安检时海民恨恨的说:“妈B,有一回叫我连吃了三根烟,那味儿……武警真坏。”说完连连吐口水,仿佛刚刚吃了香烟一样。幸而安检两个礼拜一次,要是天天搞,非得把人折腾死。

另外一个见到其他干部的机会就是每天(严格些讲是礼拜一到礼拜五)上午向医生报病,医生由看守所有些医疗知识的警察充任。一到上午十点多钟医生来了,各个号坐在门口负责放风传递消息的老嫌犯马上说:“医生来了,有病快报。”一次我着凉,早上起来浑身发冷外加咳嗽,医生来后赶紧到门口向他报病,整个看病的过程让人叹为观止,警察医生采用的方法能羡慕死中医,顺带嫉妒死西医。因为人家既没有用中医传统的望闻问切法,也不象西医那样量体温、看舌苔,他老人家仅仅听了我的述说便做到了心中有谱,见我还在喋喋不休的说怎么怎么不舒服,哪儿哪儿难受,马上不耐烦的制止:“行了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了,叫啥名?哪个号的?”说完下意识的抬头看看号门上的铭牌,自言自语:“哦,Y13的。”说完也不搭理你,抬腿走人,我还在那癔症,这就算看过病了?

下午四点多医学号一个蓝马甲推一小推车给各个号送药,这儿的规矩是医生看过病后,下午就可以领药,报一次病给三天的药,三天后还不好,再报病,再领药。陪同蓝马甲来的还有小干部,蓝马甲还没到号门就喊:“领药!”我赶紧走到门口,蓝马甲问了名姓,再对照一张表格,然后用小药勺在小推车上面各式各样的药瓶里挑拣出几片药,命令:“伸手!”连忙伸手,把药放我手心,刚想走,又吼我:“回来!”我转身,迷茫的看,蓝马甲瞪着我训:“不知道规矩呀?药吃了再走。”我赶紧将药片放进口中,找水送下,蓝马甲这才满意的离去。他们这样做是怕你把药片积攒起来,然后把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药一下子吃到肚里,服药自杀!

吃了药后,奇迹出现了,第二天不咳嗽也不感冒,病好了,太神奇了,看守所的医生真伟大!当时把我佩服的就差高呼万岁。过段又病了,这次连吃十天药都没效果,海民意味深长的笑笑:“算了小郭,别吃了,不管用,我在看守所待的时间太长了,哪有能治好病的药?(看来上次我中了头彩)感冒的药是一大两小,咳嗽一小两大,这药,吃不吃一样。在这儿千万万千别有病,一有病就完蛋,谁管你?求老天爷保佑吧。”那边小健说:“老郭要不你去输输液,输液见效快。”小顾摆摆手制止:“你可别害人家老郭,一瓶液体一百多,有多少钱也输不起。”我只得苦笑,忍吧。

看病的警察有好几个,其中一个是个女警,二十七八岁,模样很一般,扔人堆儿里就是一普通人,认都认不出来,还好人家是警察,穿上制服后立刻显得英姿飒爽,威武的警服衬托出她别样的俏丽。每次走廊传来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喀 喀”声,各个号多少日子没见过女人的犯人就沸腾起来,不管有病没病都往门口跑,隔着铁栅栏门高喊:“张医生!张医生!我不舒服,我头痛。”有的说肚子疼,有的说脚疼,反正各式各样的毛病都有。那场面,好家伙,满眼皆是伸出铁栅栏挥舞的手臂和铁栅栏后一张张兴奋的人脸,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极象宋丹丹同志描述的个人演唱会。当然了歌星肯定是人家张医生,而嫌犯们则责无旁贷的扮演了众多虔诚的粉丝。人家张医生见惯了这场面,高昂着头,爱搭不理的一步步走来,有顺眼的就登记登记,不想说话的正眼也不瞅你。老崔闹肚子,见她来了也赶紧冲她报病,但人家不闻不问,板着脸“喀 喀 喀”飘然而去,那表情、那动作、那身姿仿佛我大周的则天女皇穿越时空而至。

说起女皇,里面还真有“女皇”,她就是看守所的老大——唐所长。唐所长四十多岁,特警队调来的,身上有功夫,据说曾经一脚高鞭将一个一米八高的逃犯放倒,普通三四个男人到不了近前,是真正的高手,在号里老听关于她的各种传说,听久了就特别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终于,一次提审时在走廊里见到了所长大人,当时她坐在走廊的一条长椅子上,挺胸昂头,似笑非笑(眼角眉梢稍稍带了些冷笑),斜视着来来往往的警察和人犯,那睥睨一切的风采和笑傲江湖的令狐冲颇有一搏。未到她身边先闻到浓郁的香味,放眼望去所长大人脸上密密麻麻满是厚厚的粉层,幸而她没有大笑,否则一脸的脂粉该簌簌而下了,原来所长她老人家是身爱武装脸爱粉装。

据说看守所的警察都是公安各个单位里犯错误下放来的,基本上没有升迁的希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看见好几个干部(有管号干部也有其他干部)腰里都挂着汽车钥匙和遥控器,能开着汽车上下班的警察并不太多,想来干部们过得不会很糟糕。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干部也一样,看守所那么多警察,有坏的也有好的,有脾气爆的,也有性格和蔼的。有个叫“火爆”的干部,听名字就知道他脾气不小,我们称他为“火爆哥”。“火爆哥”年近五十(这么大年纪脾气还大,可见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绝对是至理名言。),北京某著名公安大学毕业的,先在市局,可能领导受不了他的脾气,不久下到分局,再到派出所,最后来了看守所。“火爆哥”怀才不遇,到那都得不到重视,最后竟然分配到看守所,整天和快进监狱的垃圾囚犯打交道,让堂堂首都知名高校毕业的他很是生气,时不时拿犯人出气。在看守所里最最没本事的干部也比最最凶恶的嫌犯厉害一百倍,人家“火爆哥”再怎么不济也还是干部,训你就是训你了,你还能去所长那告状不成?

还有一个警察不见得脾气多温柔,但嫌犯人人都喜欢他,天天做梦都梦到这大爷来号里提自己,怎么回事?因为他专管释放人犯的工作,每回释放人都是他拿了释放证(或取保候审通知书)来号里提人,来了就说:“某某某,收拾东西,回家!”“回家”!这两个字在号里就是最最美好的词语,最最伟大的声音。他的出现就意味着你灾难的结束,自由的到来,于是人犯都称他为“报喜鸟”。反过来从“报喜鸟”或者干部们的角度来说,你出不出去和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只要号里好好的别出事,偶尔他们能通过人犯的揭发报告,破获一两起重大案件,然后升职加薪就知足了。

对看守所的干部而言,只要不死人都不是大事。以前的看守所死个把人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领导写几纸检查,再赔偿几个钱完事,据说那时候的监狱和看守所每年都有几个死亡指标,死几个犯人太正常了,领导根本不当回事儿。现在不行,如果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当事警察轻者双开(开除公职和党籍,俗称扒皮。),重者投入监狱。我们东边的一个城市,看守所某晚死了一个生病的嫌犯,于是管号干部和当班医生(也是警察)被异地关押到我们市看守所,昔日的人上人如今沦为阶下囚,和他们以前呼来唤去的下等犯人同囚一室,不知道这两个曾经的干部作何感想。

我们看守所也出过一起犯人自杀的事情,当时一个贩毒的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判死刑,提前好几天写下遗书,然后在风场走廊下上吊而亡(上吊的工具是做彩灯的电线,出事后立刻停做彩灯,所有电线统统收走。)。遗书上写了不关管号干部的事儿,是自己罪有应得,他这么写好象把管号干部给摘出了圈外,可出这么大事,你管号干部不背黑锅,所领导就得倒霉。于是上面就问这个干部,他写遗书的笔和纸哪儿来的(这两样在号里属于严管物品)?他写好遗书那么多天,你都没有觉察(废话,管号干部一天难得在号门外待会儿,更别说进里面去和他谈心,这那能觉察。)?结论是管号干部麻木不仁、玩忽职守,最后不仅被双开,还给关了起来,也是异地关押,据说管号干部前前后后花了几十万,一是赔偿死者家属,希望能给予谅解,二是上上下下打点关系,不管怎么样吧,这哥们肯定要判刑,运气好的话能得到一缓刑。

有了上面的教训,看守所从上到下对犯人自杀的事情是高度重视,殚精竭虑、千方百计的将自杀苗头扼杀于萌芽状态,我出来前有一个死刑犯晚上自杀(割腕),但在看守所严密的防护措施下没能如愿。于是看守所秩序依旧,于是干部们照旧高高在上,照旧板着脸冷漠的注视着脚下那些卑微渺小的阶下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691025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2
      0
      2013/8/22 9:03:1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说的不算离谱。

      2015/10/11 16:07: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所知道的的看守所. 19 干部来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