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开国少将、海军南海舰队原副政委辛国治同志逝世

共 108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029357
  • 头衔:庐陵王府战略顾问
  • 工分:567895 / 排名:162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开国少将、海军南海舰队原副政委辛国治同志逝世

海军南海舰队原副政治委员辛国治同志(正兵团职待遇),因病医治无效,于7月22日在青岛逝世,享年92岁。 辛国治是河北黄骅人,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秘书、连政治指导员、股长、科长,军分区政治处副主任、主任等职,参加了旧军山、盐山、夹河、临邑、平原、徙骇河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师政治部主任等职,参加了周张、潍县、济南、淮海、渡江、淞沪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师副政治委员、师政治委员、华东军区公安部队政治部副主任,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青年部部长,海军北海舰队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等职,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辛国治是政协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他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曾荣获独立功勋荣誉章。

      打赏
      收藏文本
      5
      2013/8/21 15:54:35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607457
      • 工分: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quuott]HVfRntbslEyIxIkrZXFqhg%3d%3d[/ 我的父亲王树文早已在二十二年前一个寒冬将至的黑夜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至今,我仍然记得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 他一生敬重的老上级,抗日战争时期与他结下浴血深情的辛国治将军送上的最后的挽联。 数月前,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夏季夜晚,透过家乡青岛的越洋电话,妹妹告诉我走过人生九十二个春秋的传奇将军辛国治老人刚刚与世长辞。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带走了属于父亲那一代人的最后一抹夕阳。作为曾经的晋察冀抗战生涯的领军人,辛国治叔叔为父亲们所属的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划上了不朽的休止符。。。

      父亲和辛叔叔的生死之交始于上个世纪炮火连天的冀中抗日战争时期。那时父亲好是党领导的老渤海抗日武装部队的一名成员,他的职务好像是部队里的印刷股长。 父亲的个子很高,有时战士们打蓝球,父亲便环报两臂充当蓝球架子。辛叔叔职务比父亲高,他那时应该是分区首长一级的了。 相当于今天的正处,或是还高一些? 不过那时的官兵一致的确体现在所有的方面。辛叔叔在一次反扫荡的残酷战斗中负了重伤,那次负伤是致命的,几乎流尽的他身上所有的血。我的爷爷王增先老人把辛叔叔藏在自家的地窖里,爷爷不惧被日本鬼子抓去砍头,尽心照顾着他心目中的抗日英雄。过日子节俭的近乎吝啬的爷爷把他积攒的宝贵的鸡蛋拿出来给辛叔叔补身体。我父亲负责辛叔叔的安全和治疗,他奇迹般的找到些草药帮助辛叔叔治疗枪伤。大难不死的辛叔叔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十年动乱期间,九一三事件之后,每次当辛叔叔官复原职来我家小坐时,他都会把这段往事再回味一次。。。。 后来,父亲不幸得了癌症。辛叔叔在第一时间亲自打电话给父亲的另外一位老领导,身在北京的海军副司令傅继泽将军,请傅叔叔在父亲去北京看病期间提供些帮助。 有了辛叔叔这强有力的一臂之力,始终坐轮椅带步的父亲在北京治疗的四个多月里确确实实的得到了来自傅叔叔的帮助。 尽管那时父亲已经没有手术条件,但他仍然又活了四年多。遗憾的是父亲去世后不到一年,傅继泽将军也因癌症与世长辞了。 这些往事随着岁月流逝,一刻也不曾在我的记忆中流逝。。。

      辛叔叔走了,父亲和他们那个年代的亲密战友们又在另外一个世界相聚了,只留给我们无尽的怀念, 无论过去多少岁月这种怀念永存,感念永存。

      ]

      2013/9/15 9:02:21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607457
      • 工分: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的父亲王树文早已在二十二年前一个寒冬将至的黑夜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至今,我仍然记得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 他一生敬重的老上级,抗日战争时期与他结下浴血深情的辛国治将军送上的最后的挽联。

      数月前,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夏季夜晚,透过家乡青岛的越洋电话,妹妹告诉我走过人生九十二个春秋的传奇将军辛国治老人刚刚与世长辞。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带走了属于父亲那一代人的最后一抹夕阳。作为曾经的晋察冀抗战生涯的领军人,辛国治叔叔为父亲们所属的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划上了不朽的休止符。。。

      父亲和辛叔叔的生死之交始于上个世纪炮火连天的冀中抗日战争时期。那时父亲好是党领导的老渤海抗日武装部队的一名成员,他的职务好像是部队里的印刷股长。 父亲的个子很高,有时战士们打蓝球,父亲便环报两臂充当蓝球架子。辛叔叔职务比父亲高,他那时应该是分区首长一级的了。 相当于今天的正处,或是还高一些? 不过那时的官兵一致的确体现在所有的方面。辛叔叔在一次反扫荡的残酷战斗中负了重伤,那次负伤是致命的,几乎流尽的他身上所有的血。我的爷爷王增先老人把辛叔叔藏在自家的地窖里,爷爷不惧被日本鬼子抓去砍头,尽心照顾着他心目中的抗日英雄。过日子节俭的近乎吝啬的爷爷把他积攒的宝贵的鸡蛋拿出来给辛叔叔补身体。我父亲负责辛叔叔的安全和治疗,他奇迹般的找到些草药帮助辛叔叔治疗枪伤。大难不死的辛叔叔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十年动乱期间,九一三事件之后,每次当辛叔叔官复原职来我家小坐时,他都会把这段往事再回味一次。。。。

      后来,父亲不幸得了癌症。辛叔叔在第一时间亲自打电话给父亲的另外一位老领导,身在北京的海军副司令傅继泽将军,请傅叔叔在父亲去北京看病期间提供些帮助。 有了辛叔叔这强有力的一臂之力,始终坐轮椅带步的父亲在北京治疗的四个多月里确确实实的得到了来自傅叔叔的帮助。 尽管那时父亲已经没有手术条件,但他仍然又活了四年多。遗憾的是父亲去世后不到一年,傅继泽将军也因癌症与世长辞了。 这些往事随着岁月流逝,一刻也不曾在我的记忆中流逝。。。

      辛叔叔走了,父亲和他们那个年代的亲密战友们又在另外一个世界相聚了,只留给我们无尽的怀念, 无论过去多少岁月这种怀念永存,感念永存。

      2013/9/15 9:00:0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开国少将、海军南海舰队原副政委辛国治同志逝世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