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海城地震预报启示录(2)[原创待审]

共 36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3287116
  • 工分:989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海城地震预报启示录(2)[原创待审]

记者为了证实,又走访了一些群众业余观测点,看看民间人士在震前又是怎么预报的。

震前,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查志远在唐山主持召开了京津唐张渤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会议期间,近百名中国地震界的官员、专家和工作者曾到唐山二中地震科研小组参观学习。

田金武老师手中的教鞭在“地震数据曲线图”上滑动,边讲解边分析,列举了土地电、地应力和磁偏角异常的确凿数据,郑重发出地震警报。“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

但由于中学老师人微言轻,对他的震前预报研究,专家们根本没有当回事!学习只是表示专家们的一个谦虚的美德而已。

山海关一中吕兴亚老师,从1970年测报地震至今已整整30年,退休在家仍然搞水氡观测。楼下的贮藏室别人家放杂物,他家建了个小试验室。我参观的时候,心灵深处产生了一种久违的震撼!

写字桌中间是化验水氡的仪器,铭牌是上海电子仪器厂出品,型号FD-105K。左边是一个小型真空泵,右边摆着一个厚厚的记录本,封面上印着:

水氡观测记录

FD ―― 105K

使用时间:1999年12月 ―― 2000年 月

负责人:吕兴亚

国家地震局制

观测记录本旁边是一个试管架,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试管。

我望着山海关一中吕兴亚老师的苍苍白发,心底油然升起一种敬意。我记得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

吕老就快一辈子了,他向地震部门几乎是无偿提供着每一天的水氡观测数据。中国的北方冬天很冷,有雪也有冰;夏天很热,有雨也有雷;春天又常常是风沙弥漫。为了保证水氡观测质量,他把水点选在距山海关17里的疙瘩岭山区的天然自流泉,每天往返34华里取水样。对每一次观测,每一个数据,每一条曲线,从来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取得了大量原始数据,仅地磁一项就积累了十万多个数据。

他们从未草率地对待任何一个异常,轻易作出一个结论。每当出现明显趋势异常或有短临预报时,都会加密观测次数和分析会商。

30年了,他取水样化验从未间断一天。30年了,吕老也吃五谷杂粮,身体就没有不适的一天吗?我望着吕老送给我的唐山大震前的预报史料,在遗憾的同时更感到一种心痛!

我与老人相视无语,只有石英钟有节奏的嗒嗒声。在整整30年的风风雨雨中,吕老真的老了,我不知道吕老坚持至今的取水样化验氡值的日子还有多远。应该记住这位忠诚于共和国老人!我想。

吕老轻轻地从茶几上的史料中抽出一张泛黄的八开纸,笑容在脸上骤然凝固了。他的声音很沉重。

吕兴亚老师沉重地说:这是山海关一中于1976年7月7日和22日先后两次向河北省、天津市和唐山地区地震部门提出的震前书面预报意见:7月中下旬,渤海及其沿岸陆地有6级左右地震。

张庆洲说 :老师,您能像讲课那样,通俗易懂地讲一下唐山大地震前的预测预报情况吗?我是外行,读者们大都也是外行。

吕兴亚:这是地应力、水氡、磁偏角旬均值变化曲线图。

地应力最早出现异常。1975年7月以前曲线是平稳的。1975年8月至1976年5月,曲线已形成鼓包形趋势异常,异常幅度高达70微安。我们断定这是大震前兆。

1976年6、7月份曲线开始回升,并出现跳动。7月中旬地应力仪表针超范围的大幅度摆动,有时还出现小幅度的来回颤动,这都反映了临震前,震源局部岩层产生了破裂的巨大应力变化,震源岩层即将发生更大的破裂,强地震发生。

(笔者:对仪器超范围的异常,民间中学的吕老师与专家梅世蓉,立场和观点相反。到底是谁的头脑清醒正确,抓住了地震的本质呢?地震发生的结果证明了吕老师是对的。)

吕兴亚:地应力不断积累加强,地下岩层的物理化学性质就发生变化。地下水中氡气受到压力影响,压力大的地方向压力小的地方迁移增强,含量会发生变化。1975年8月初,氡含量50几个埃曼,1976年4月高达89.1埃曼。我们认为这是大震前兆。1976年5月氡值大幅度下降,7月又有回升趋势,突跳变化明显,预示进入临震阶段。

磁偏角异常变化从1975年9月10日开始,1976年3月10日出现峰值,连续渐变异常182天,最大变化幅度3.5’左右。

根据连续渐变天数T,计算震级为8.4级。

因为没有报大震的经验,只报了6级左右。

发震时间:我们在1976年7月7日和22日上报预报意见时,主要根据磁偏角日均值曲线快要恢复到1975年9月10日异常开始的水平,也就是说整个异常临近结束,又综合了地应力、水氡、土地电异常变化,认为这次地震很可能在7月中下旬发生。

震中估计:从变化曲线上看,连续渐变异常段磁偏角是向西偏的,故震中在我台站西部地区内。当时我们已积累了六年多的经验,从磁偏角曲线特征上分析,这次地震很可能发生在渤海及其沿岸陆地。

张庆洲问 :这样一个大异常,哪一级地震专家来核实过?

吕兴亚:唐山大地震前夕我去石家庄开地磁会去了。我把测报小组的工作交给了教物理的何老师。1976年7月26日我返回山海关。何老师说,唐山地区地震队来了两个同志,看了仪器设备也看了坐标图,认为异常确实存在,让咱们继续观察。但也没有重视!

张庆洲:大地震一天天临近的时候,您着急吗?

吕兴亚:时间进入1976年7月下旬以后,我的神经就绷得很紧了!就连走路、吃饭、说话都绷着弦,嗓子都急哑啦!因为异常太大了!

不知为啥,政府那没有动静。

七、二八、夜里大地一晃,因为我思想早有准备,我腾的一下夹着大闺女就跑出来了,全家也迅速跟着逃出房外。唐山大地震发生啦!

接受唐山的教训,1976年10月18日,山海关一中,再次向河北省、天津市、秦皇岛市以及唐山地区地震队等地震部门发出了书面地震预报:11月15日(±3天),西南部的天津、沧州可能发生7.1级地震的预报。

1976年11月15日,天津宁河一带果然发生了6.9级强震

唐山地震几年后,突然产生了一股,用唐山没有预报地震,来否定海城地震正确预报的邪风。说那是报纸吹出来的,七点三级地震的正确预报,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虽然唐山大地震过去了将近几十年,中国地震界依然有人不厌其烦地胡说,唐山地震以高度平静为特征,所以不能做震前预报。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个说法?这也许是圈内和圈外认识上的差异;也许地震界权威所说的 这个高度平静另有所指,也许中国话的含义丰富,就永远会产生,敢于玩弄文字游戏、权术和利益的高手。即使在做学问的大学和科研院所,也有不做学问的、贪腐的学阀与市侩!

但不容忽视的是,这些打着科学旗号的人,就很容易把不明真相的人和政府官员,领入这样一个误区:中国的地震的震前没什么宏观异常,是不可预测的,是不可能预报的。对中国的地震预报事业与国计民生,产生重大的损害!

世界上没有前兆异常的大地震,果真存在吗?

对这个说法,我所遇到的外国专家学者,没有一个同意。

在地震预报领域,我绝对是个圈外人,本无意与地震专家争论什么,但震前预报的问题,不只是个砖家垄断的学术问题,而且,还是关系着我们自己的亲人和千万百姓的身家性命的大问题,因此在这就不能不关心,不得不说一下。绝没有全盘否定我国地质地震科学事业的意思!

《唐山大地震》的作者 现任教于香港大学的远山说:

人们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唐山地震临震未能做好预报,而轻率地否定“海城预报”在科学史上的价值,否定毛主席周总理所确立的地震预报的正确路线,以及否定 中国40多年来,中国广大专业地震工作着和广大人民在预报地震方面所做出的成就。

我完全同意这个评论!

在八十年代,曾以唐山地震漏报为借口,顾功叙等5名专家联名向中央写信,建议撤销地震局。专家们的理由是:西方的权威专家说,地震预测还处于科学研究阶段,远远没有到可以实用的程度。1982年,地震局机构改革,地震预报室变为地震分析预报中心,从政府部门降格为事业单位。1998年,地震局再次机构改革。地震分析预报中心一分为二:国家地震台网中心预报部和地震预测研究所,前者负责日常的监测预报工作,后者负责科研。而且其英文名有意隐去了“预测”二字,翻译成“institute of earthquake science(地震科学研究所)”。至此,中国震前的预报功能已经严重弱化。

到2006年,唐山地震30年后,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撰写纪念文章,称“地震预报作为世界难题仍然没有解决”,这是“一项世界性的科学难题,攻克难关决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地震预测预报真的如陈局长说所,当代无法解决吗?

一些权威就这样借此,否定了当年在在毛主席周总理和党的领导下,中国在地震研究和预报的工作上,已经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正确路线和方法。否定了这些在实际上 行之有效的“专群结合,土洋结合” “群测群防”,两条腿走路的方针。

例如,在1976年以前,全国类似的群测群防网站有 1000多,而到2006年剩下不到1%。如果这个数据属实,毫无疑问是极为痛心的。

也许主管部门有自己的理由,比如土办法没有“科学性”,比如设立大量站点“劳民伤财”等等。我不禁要问,“科学”难道不是要通过实践检验的么,1975年海城的经验莫非还不够?一个唐山地震,死去20多万人,一个汶川地震目前就死亡万余人,使几百平方公里面积的城镇乡村工厂和学校遭到破坏,还有比这更劳民伤财的么?

我们的某些主管部门,有没有走群众路线的勇气?我们的某些专家,有没有向群众学习的胸襟?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一些崇洋媚外的精英鹦鹉学舌,外国人说地震无法预报,他们就以砖家身份对政府官员说,中国的地震无法预报,只能消极地等待。他们的砖家身份和所谓的权威,会使官员深信不疑。

自1985年以后,崇洋媚外,失去自信,地质地震研究开始全盘西化,跟在在外国人屁股后头爬行。丢掉了自己独立研究和预报的精神和特色,丢掉了几十年积累的经验和有效方法,把对于地震研究和地震预报,变成了少数人的专利,排斥人民群众参与民间群测群防地震的工作权利。利益团体,每年拿走国家大量的财政经费,但是,看不到显著地科研成果和预报。

对于汶川地震,芦山地震,当地群众看到了好多地震前兆现象,却没有得到这时的地震部门和地方官员的重视。精英们认为人民群众不懂科学,地震预报是砖家的专利,因此错过了一次次的大好的预防时机。

赵文津指出:汶川地倾斜、松潘水氡以及郫县的电阻率异常等,而且,这些典型的宏观前兆异常还在持续发展中。“为什么这些宏观异常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

汶川地震后,为了摆脱责任,一些人大力宣传“地震不可预测”论,污蔑海城地震预报是假典型。

为了自圆其说,他们完全抹杀1975年2月4日中午,海城地震台群测群防点依靠“土地电”所做的“三要素”相当准确的实践科学预测结果,毫无根据地宣称海城地震的成功预报是“蒙的”。

但无数令人信服的大量事实与实践科学预测结果俱在,从预报的全过程来看,长期、中期、短期和临震预报的报告、文件、数据、分析、理由充足齐备服人,再加上 挽救了至少10万人宝贵生命的事实。这都是抹杀不了的!人民事不会相信他们的瞎话!

何永念在2008年5月16日告诉公众汶川地震没有前兆时,但在实际上他是已经知道到一些地震前兆情况的。例如,汶川地倾斜、松潘水氡以及郫县的电阻率异常等。可是,他怕说出来以后,被以失职罪论处。他曾担任过副局长兼资深研究员,或许因为工作太忙,对这些先兆情报没有重视,错过了预报的大好时机。

张永山在6月8日告诉全国公众汶川地震没有前兆,则绝对属于无耻!因为他要坚持自己伪学术理论的正确性。承认了前兆,就等于自己打倒了自己。这关系到他在地震界的威望、地位、职务、经费和特权。

汶川地震发生后5月13日,中国国务院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张晓东表示,“上天容易入地难”,认为地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从而否认四川地震的可预报性。

而就在 张晓东副主任在说 世界都不能预测地震时,美国地震局却所发布了对中国 汶川-北川地震预测的棒状环图。

中国地震局难辞其咎!连常规工作都没有做好的中国地震局官员,有什么脸面谈世界难题?

搜狐新闻报道,地震局表示:汶川地震前未发现宏观异常。

昨天下午,又表示此前监测未发现宏观异常,也未捕捉到相关信息。《中国地震局原副局长:汶川震前确实在震前没有异常》2008年05月16日14:51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中国地震局原副局长何永年,在2008年5月16日与 中国地震局副局长修济刚、中国地震局权威专家罗灼礼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就网友 提出的“汶川震前前兆异常”问题表示:“对于地震预报来说,研究人员有发现地震前兆的手段,但是通过对地震记录的研究表明,汶川地震确实在震前没有异常。”中国地震局官员撒这个谎,太低级,太没有意义了!

因为国家家地震局下面的各个地震监测组,已经观察到汶川地区2007年下半年已出现了地震来临典型的前兆现象:例如,汶川地倾斜、松潘水氡以及郫县的电阻率异常数据和图形;2008年3月27日,在什邡市马井镇万春社区发现浅井水异常出现青霉素味道井水泡茶后茶水变黑等等事实,(德阳地震局派人核实过的) 早已经戳穿了他们的谎言!

就连不懂得地震理论的老百姓,甚至动物们,都在实践里,学会了何为地震前兆,如何逃生。真不知道这些权威砖家和高贵者,为何连耗子的智商都不如?

民间地震爱好者小陆说:坦率的讲,受他们地震局的误导,那几天我还在怀疑自己监测的:汶川这几天会发生地震的结果有问题?但是,基于对松潘地震的情况和采用耿马地震理论对数据的分析,汶川又是会发生地震的。(2008年05月13日08:45 记者虞伟)

发生了这些大地震,地震局为什么事前一次也没有和人民打招呼,做一些预告和提醒?为何不作为?

以至于消极等待,造成重大伤亡,现在,这已经成为广大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老百姓虽然不是地震专家,但是,但在如此重大伤亡面前,情急之下向地震专家们责问几句“地震为什么没有预报?”“纳税人的钱白养活了你们么”?难道他们的心情不可理解吗?你们这些精英砖家,忙着辩解什么呢?

据了解,早在1982年8月7日,光明日报社总编室编的《情况反映》第2177期,披露四川省乐山地区地震局预测发震时间,曾多次“预测到小时,乃至分钟”的令人震惊的震前预报的精准结果!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982年7月下旬,《光明日报》记者樊云芳到四川省乐山地区地震局进行调查,发现他们在科学预报地震发生的时间上取得了重要的突破。她写了一份调查报告《四川省乐山地区地震局科学预报地震发生的时间取得了突破》,其中提到:

从现在保存下来的不完全的文字资料(这些资料包括:正式预报材料、地震会商记录、原始工作笔记、原始电话记录。从这些预报有关的原始技术资料来看:四川乐山地区地震系统从一九八O年初以来,共预报了本地与邻区四级以上地震二十四次,其中三要素(时间、震中、震级)都报准的占40%,时间预报的准确率则达到80%以上,预报精确度一般都预测到一昼夜左右,也有的预测到小时,乃至分钟。

樊在报告中说,这二十四次地震的文字预报和技术资料,都已整理出来,保存在乐山地震局资料室。调查报告详细列举了11起预报震例(见附表)。当时,乐山已有三分之一的观测点使用这种预测办法,本地区四级以上地震一次也没有漏报过,虚报率控制在20%以下。而之所以存在一些虚报,主要是受制于:经费短缺,仪器陈旧、复杂的频谱分析和数学计算全靠手动计算尺……

樊云芳在报告中,建议国家科委尽快派综合性的科学家代表团,去乐山鉴定这种新的观测方法,并帮助他们解决在前进中遇到的困难。

就在樊提出这些建议,以求得地震预报上的重大突破时,有关部门却自毁长城,以“科学化、正规化”为由,撤销了毛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老一辈革命家,亲自倡导亲自组织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行之有效的“专群结合”“土洋结合” “群测群防” 的地震队伍和全国性观测网络,破坏了中国地震的预报事业。

到1985年全国“群防群测”清理工作基本结束,共清理土地电、土地应力、土地磁观测点5688个,占当时观测点数的77.6%。一大批在“群防群测”点从事地震预测工作的技术人员,在这次清理中被“缴械”,逐渐边缘化。根据《光明日报》这份“机密”材料,笔者追踪到掌握该项发震时间精准预测技术的技术员,他因为研究成果得不到肯定、工作得不到支持,后来黯然退出地震预测领域。

从此,中国的地震预报,开始了几个所谓的权威砖家闭门造车,垄断地震科研、经费、垄断了话语权和特权的砖家路线

回顾中国地震预测预报走过的40多年道路,1982-1983年裁撤了全国性“群测群防”监测网络和有关工作,这对中国的地震预报事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而1997年3月,西方学者R.J.盖乐等人在美国《科学》杂志发表 “地震不能预测”说,又使一些崇洋媚外没有自信,没有独立人格、国格的所谓权威砖家,捞到了他们谬论的根据和救命稻草。

他们利用主导地位和话语权,与政治精英相呼应,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地震界学者与政府官员,对于中国地震预报的信心和责任心。

他们特地把西方学者R.J.盖乐等人论文和观点大肆在国内宣传,他们在所把持的地震局内部曾开会决定:即使参会的大多数专家仍认为地震还是可以预报的,但对中央、对外宣传、仍定调于“地震不可预报”。

虽然如此,为了他们团体的利益,他们并不取消地震预报的课题。一方面坚称地震预报要继续搞下去,另一方面又反复宣称,地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漏报是正常的。借助于这种两面手法,地震部门既可以通过预报课题向国家要钱要人要物,出国考察(旅游),又不用对地震漏报承担行政责任。

在这种学阀立场的指导下,到2008年“5•12”汶川地震和今天的雅安芦山地震发生,中国地震部门对预报工作都没有任何成绩,已处于非常危险的低迷期。

黄相宁专家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联合国全球计划项目对中国地震预报专家黄相宁赞赏有加,拨出专款赞助他的地应力预测、预报地震。因他领导的小组地震预报准确率为33.1%,联合国说这是一个世界奇迹。

地震地质―地应力预报地震,是一条前无古人的崎岖小路。他把青春和力量、智慧和勇气,全部献给了祖国的地震预报事业。然而,他取得的每一项成就,就像预报了唐山大地震一样,上苍恩赐他的并不是好运。他在逆境中苦苦地求索。

就在他步入60岁的那一年,联合国全球计划项目决定对地震地质―地应力予以赞助,并付诸了实施。

张庆洲问:您从事地震地质―地应力预测地震已经坚持到了今天,但是联合国的经费与评审为什么截止到1981年?

黄相宁:你自己的国家都不支持了,联合国还坚持什么?唐山大地震后的第二年吧,我们自己把(地应力监测)判为不科学的监测手段。不给经费,仪器坏了就停,任其自生自灭了。全国原来有一百多个地应力观测站,1981年以后,就剩十几个了。

中国的地震预报工作现状是极其不容乐观的!

中国地震局在2008年5月12日汶川打了一次彻彻底底的败仗!

但更为人愤怒的是某些所谓搞科学的人,不择手段为自己开脱责任,撒谎、结帮成伙排斥、贬低、漫骂、围攻异己!

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被他们打击,原因是该委员会竟然敢在2008年4月底预测2008年5月至2009年4月,兰州以南至四川、甘肃、青海交界地区可能发生6~7级地震。

尤小霞被攻击原因是她陕西师范大学旅游与环境学院硕士生不务正业,只凭历史数据与可公度方法就公开发表《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断言“2007 年和2008 年的灾害信号比较强, 尤其是2008 年更符合已有地震资料的统计规律, 因此川滇地区下(几) 次可能发生≥6.7 级地震的年份为2008年。”!

方舟子2008-05-14 03:46:37《不应苛求地震专家》说:“并不是中国的地震专家无能或失职,发达国家的地震专家也同样无法预报地震。在现有的条件下,地震专家的职责不应该是预报地震。社会上有许多以“地震专家”自居的人声称能够用非科学方法预报地震,碰巧蒙中了一次,就大肆吹嘘,不过在我看来,他们和江湖骗子并无区别。真正的地震专家应该承认自己的“无能”,应该让一般公众都了解到,人类在现在是无法准确预报地震的。

有的网友评论:“不懂科学,冒充科学内行的方舟子,他无耻至极,还不如震前懂得逃命的耗子”

有的网友评论:“如果地震专家都是无法准确预报地震的,无所作为的,那么他们与我们普通人还有什么差别?比老百姓强在哪里?人民凭什么要白白拿钱养活这些不中用的专家”?

如果1976年7月28日唐山能像辽宁省革委会那样负责,敢于承担责任,[及时地通过电话广播发出震前预警],唐山地震遇难者能是二十多万人么?

如果2008年5月12日四川能像辽宁省革委会那样负责,敢于承担责任,[及时地通过电话广播电视台发出震前预警],汶川地震遇难者会是十万人?

如果2008年四川省政府采信尤小霞等民间地震预测的意见:“川滇地区下几次可能发生≥6.7 级地震的年份,可能在2008年。”观点,提请人民的注意,最好预先做一定准备,那么汶川地震还会是遇难者近十万吗?

如果2008年5月13日,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张晓东不是在国务院举行新闻发布会消极地表示:[“上天容易入地难”,认为地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从而否认四川地震的可预报性。],消极等待,而是认真复核汶川地震中各地震台观测资料以找出中国地震局与美国地震局对汶川地震观测的分歧所在,提前做些预报,北川地震遇难者会超过万人?

面对以上事实,我们只能判断是国家地震局渎职!

本文内容于 2013/5/3 11:30:57 被zhuminjie001编辑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3/5/2 22:15:39

      大区热门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海城地震预报启示录(2)[原创待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