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邓聿文: 如何看待北京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

共 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593882
  • 头衔:空军潜水兵
  • 工分:816965 / 排名:7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邓聿文: 如何看待北京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发表的主旨演讲,阐述了中国的外交主张,给外界的印象是无甚新意,老调重弹,外界原本期望习在这样一个国际论坛上会宣示中国外交的新路线,至少会对朝核、钓鱼岛、南中国海等目前的热点问题有一个明确说法。

确实,从习所强调的中国和平发展道路来看,他不过是在重复北京一贯的表述。但如果因此认为习的“老调重弹”毫无意义,也不确切。其意义就在于,习以一国元首之尊,在国际场合宣示中国的和平发展路线,这就给世界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即北京新领导层会继续坚持中国的和平发展政策,从而解决了领导人变动后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性问题。

现在,对外界来说,需要探讨的问题是,北京新领导层为什么要继续把和平发展作为其外交优先追求的目标?有国内国际两大因素。从国内看,北京判断,今后十几年世界大的战争打不起来(未来大的战争极可能在中美或者中日之间爆发,北京如果认为战争打不起来,实际上表明北京不愿打仗),对中国来说,仍是一个宝贵的发展时期,中国应抓住这一战略机遇期努力发展自己。因为中国虽然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内部差异甚大,发展很不平衡,人均收入水平还很低。用北京的话讲,中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要使全体中国人民都过上美好生活,实现中国梦,就必须继续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因此,中国外交也要服从这一目标。

从国际看,北京强调和平发展,是要打消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化解“中国危险论”。中国因为其近代以来的历史、文化和社会制度,再加上庞大的人口与面积,国际社会一直比较担忧北京崛起后会重犯过去帝国的扩张之路,何况北京和周边很多国家有领土争端。而在最近几年,北京在领土争端中采取了被外界称为“咄咄逼人”的态度,又强化了“中国危险论”的担忧。

尽管北京认为自己的反应很合理,并不过分,但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的忧虑也确实影响了北京和它们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它使得这些国家经济上依赖中国,安全上借重美国,为美国重返亚太提供了口实,并反过来对中国的战略安全又造成挤压,从而牵扯了中国很大的外交资源。所以,北京需要国家元首重新宣示中国和平发展的决心,来消除世界对中国崛起后扩张的担忧。

北京要用经济来实现外交目标服务

为了显示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诚意,习在演讲中抛出了“机遇论”,即中国的发展将会给世界带来更多机遇。北京显然意识到了,如果中国只是关起门来发展,不和世界其他国家——首先是亚洲国家——分享中国发展的收益,其他国家很难相信北京的诚意。北京只有把发展的成果惠及周边国家,从更广泛意义上看也惠及全球,变成世界的机会,世界才会对中国的发展放心,分享“中国梦”。因此,我们看到,习在演讲中用了很大篇幅谈亚洲和世界的共同发展。

那么,北京如何让全球分享其发展成果?它所采取的手段就是市场。新世纪以来,中国同周边国家贸易额由1000多亿美元增至1.3万亿美元,已成为众多周边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重要投资来源地。中国同亚洲和世界的利益融合达到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显然,北京已经看到了市场的巨大魔力,打算继续运用市场这一工具。

根据习的说法,今后五年,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左右的商品,对外投资规模将达到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有可能超过4亿人次。在世界经济还处于复苏的艰难时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忽视这个诱人的“蛋糕”。

不过,假如仅仅以为北京要用市场让其他国家分享自己发展的果实,可能还未真正领悟北京的意图。北京打出市场牌应该还包含另一用意,即用经济为实现外交目标服务。改革开放以来,北京实际走的外交路线是经济外交,也就是外交为国内的经济建设服务。这在一定时期内是必要的。但外交为经济服务造成的一大后果是,除了广泛的道义诟病外,也损害了其他本来应该维护的国家目标。所以,北京认为现在已经到了经济为外交服务的时候。

从北京现有的外交资源看,北京要参与全球治理,并获得主导权,在相当长时期内,庞大的市场和消费力量,仍是北京最重要的倚靠力量,或者说硬实力。因为北京的人权赤字、话语权劣势等,使得北京在软实力方面无法抗衡西方。这就使得北京必最大程度地利用好市场和消费这张牌,一方面给世界其他国家带去发展机遇,另一方面维护国家利益,实现自己的外交目标。因此,未来不排除北京在惩罚的意义上使用市场。这是外界从习的讲话中需要注意的一点。

但是,笔者认为,北京若真要世界各国相信自己的和平发展诚意,还须承担有效国际责任,为世界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即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产品)。在这方面,北京不要简单地指责这是西方的陷阱。尽管中国的人均生活水平还不高,但总量庞大是不争事实,且从去年海外消费的金额看,中国首次超过美国,为世界第一,尤其是近几年中国人海外购买奢侈品和房产的行为,让外国人难以相信中国还是穷国。

因此,在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上,北京即使不想和自己的国力和经济实力匹配,也应该比过去有一个较大提高。事实上,国际话语权和一国的贡献度是相关的,中国比过去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对改善中国的形象,提高中国的地位,有着很大帮助。然而这点在习的讲话中没有提及,说明北京在此一问题上,还有顾虑,怕西方用国际责任牵制中国。

作者是中国资深媒体人

国际话语权和一国的贡献度是相关的,中国比过去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对改善中国的形象,提高中国的地位,有着很大帮助。然而这点在习的讲话中没有提及,说明北京在此一问题上,还有顾虑,怕西方用国际责任牵制中国。

      打赏
      收藏文本
      0
      十年磨一剑 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 谁有不平事?


      2013/4/17 10:05: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邓聿文: 如何看待北京宣示的和平发展道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