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外篇 风雪家书 转

共 3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外篇 风雪家书 转

外篇 风雪家书 转

作者:最后的游骑兵

雪域高原之上的哨所中,一旦大雪封山,最难得看见的就是两样东西——新鲜蔬菜,还有那些足抵万金的家信!

脱水干菜,各种罐头,还有那些在大雪封山的时候被当成宝贝的黄豆,活活地把那些精壮的边防军小伙子们吃得有了呕吐的欲望!

能在大雪封山的时候吃上一口水灵灵的西红柿、或是一片翠生生的生菜叶,那简直就是……

梦想!

还有那些让人牵肠挂肚,叫人魂牵梦萦的家信,那更是只有等到来年开春,才有那些拼命送给养上山的后勤车队带来。

所以,经常有兵们收信,一收就是十几二十封,厚厚的一叠,沉甸甸的。

所以,经常有兵们看信,第一封还是家里啥都好,可到了最后一封,那兵就能猛地跪在地上,喊叫着爷娘老子嚎啕大哭!

所以,到了大雪封山的时候,不管是老兵新兵,心里都要朝着漫天的雪花喊叫一声——贼日下的老天,下你娘个蛋的雪啊!?

封山了,除了例行的巡逻和汇报情况,哨所中的兵们还要日日夜夜地操练自己,不操练,干啥来当兵咧?

封山了,有了个大小事情,哨所中的兵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不为别的,就为了给自己提提心劲。心劲要是松懈了,那啥都干不成咧!

眼看着春节就要到了,兵们也早早地开始了准备。

营房围墙,那是要用白灰水刷过的;鲜红的军徽,那是用去年就带上山的红油漆涂好的;粗布的大红灯笼已经抗过了去年风雪的洗礼,今年自然是要早早地挂了上去,把营地大门照得红彤彤、亮堂堂,看着就感觉着喜庆!

还有,就是等了……

等后勤的兄弟们送物资上山!

都说了边防哨所最苦,上面的将军们说了,咋的也要送点新鲜蔬菜上去,叫兵们过年的时候吃上一口,咋的也要把家信给送上去,叫兵们看了安心。

即使有啥不顺心的,借着过年的喜庆,也就冲淡了些,就算是天塌的事情,不是还有山下的兄弟帮忙么?

所以,当那辆披挂着冰雪铠甲的大型运输车摇晃着出现在哨所的兵们面前时,所有的兵们都欢呼起来!

开车的三个老兵几乎是从驾驶室里爬出来的,身上那厚厚的棉裤都湿透了,双眼都熬得通红,脸上的皮肤都被高原上寒冷干燥的风和刺眼的阳光弄得龟裂开来,露出了鲜红的血肉。

嗓子也哑了,可声音里还是透着骄傲和喜悦:“都带来了,蔬菜和信,满满的一车啊,来卸车啊!”

哨所的兵们赶紧搀扶着三个老兵,先送到暖和的房子里换上干干的衣服,那浓浓的砖茶是早早就沏好的,滚烫的茶水和那些滚烫的话语一样,立刻就让三个老兵感觉到了兄弟们的感激和敬佩!

几百里的冰雪地里,抡着工兵铲硬是开出了一条路,好几次车子打滑到了悬崖边上,险些就……

那算个蛋啊?

有了兄弟们的这几句暖心窝子的话,值了!

新鲜蔬菜是包裹在厚厚的棉套子里的,再仔细地垫上软绵绵的稻草,几百里山路下来,愣是没给颠坏冻坏!

还有那用结实的弹药箱装起来的信,更是叫所有卸车的哨所中的兵们有了用不完的力气,就算是夹杂着雪花的凛冽寒风也变得不那么冷了。

两个新兵蛋子是第一次上哨卡,新兵信多,这憋了好几个月了,早就盼望着有信来,刚把弹药箱从车上给搬下来,两个新兵蛋子就忙不迭地就撬开了那弹药箱……

高原上的风雪就是那么邪性,就好像是一个恶毒的巨人狠狠地吹了一口气一般,满满一弹药箱的信就那么飘飘乎乎地飞了起来,混杂在雪片中,直朝着远处飞去……

都愣了!

卸车的兵们都愣了!

就那么傻乎乎地看着雪花夹杂着那些白的黄的信封漫天飞舞,顺着风势向悬崖下飞去!

一眨眼的功夫,满满一箱子信就那么消失在了悬崖下……

两个新兵蛋子的脸都绿了!

盼了好几个月了啊,谁不是盼着自己家的信早点来啊!

二班长的老父亲,腿脚一直不利落,每次发信都要磨蹭着走上十几里山路,亲自把那封信送到邮局,眼看着邮局打上戳子才放心!

老志愿兵家里孩子身子骨弱,上山前收的信,说是孩子住院动手术了,就盼着有个平安的消息呢!

副连长的恋人,那是多好的一个女大学生啊,每次副连长被那些老兵逼着讲述恋爱经过的时候,那脸上都是藏不住的笑意和温馨,这好几个月了,还不想看看恋人那娟秀的笔迹么?

可是那信……

两个新兵蛋子喊叫一声,齐刷刷地朝着悬崖边扑了过去!

老兵们手快,一把给拉住了:“新兵蛋子,找死呐?”

连长指导员还有送信上山的老兵们都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不用多说,也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连长没说话,指导员啥也说不出来……

三个老兵互相看看,猛地就笑了起来:“新兵蛋子,诈唬个啥呢?不就是上面给你们配发的信封么?你们赶紧写信,就一个小时的时间啊,还赶着下山呢!新兵蛋子,就是差素质啊,本来好好的信封,义务兵邮信的戳子和你们的地址都给弄好了,就叫你们两个给弄没了!给钱给钱,把信封钱给我们,下山了我们还得跑通讯处……”

大呼小叫地诈唬着,三个老兵毫不客气地朝着两个新兵伸出了巴掌。

连长指导员相互看看,也黑下脸来:“毛手毛脚的毛病就改不了了?稀拉兵,还不谢谢班长们?”

哨卡的老兵们放开了两个新兵,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骂:“还嫌不够丢人啊?赶紧的,给班长把钱掏上啊,站着干逑咧?”

两个新兵站着不动,不过一会功夫,都哭了:“俺们看见了,那信封上有邮票,那是外面寄过来的,俺们知道!”

都不吭声了,只有漫天的雪花在飘飞,只有凛冽的寒风在肆意咆哮……

好一阵子,连长总算是开口了:“贼日的老天,下你娘的个蛋的雪啊!”

PS:这篇文章已经在的原创美文版本发过了,也许已经有人看过.

发上来.只是希望没看过的朋友能看看

只是在这个寒冷的夜晚,还能有人记得那些再更寒冷的地方驻守的边防军们。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3/3/22 14:25:0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无语泪流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3/3/22 17:49:32
      左箭头-小图标

      致敬!!!

      2013/3/22 16:28: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外篇 风雪家书 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