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隆美尔与伦德施泰特的历史争论

共 691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394975
  • 工分:7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隆美尔与伦德施泰特的历史争论

隆美尔与伦德施泰特的历史争论

海岸防御与机动防御之争

1944年12月,隆美尔被任命为西线B集团军群司令官,全力营造所谓的大西洋壁垒。在装甲军队指挥权以及防御战略上,他与西线总司令伦德施泰特和西线装甲集群司令盖尔•冯•施韦彭堡等人发生了严重分歧。

其时,德军西线守军为伦德施泰特元帅指挥的“B”、“G”两个集团军群,共58个师(其中33个为机动能力很差的海防师)。“B”集团军群由E.隆美尔元帅指挥,防守法国北部、比利时和荷兰沿海一带,主力配置在加来地区,诺曼底地区只有6个师(含3个海防师)。德军当时已丧失海空优势,海军用于抗登陆的兵力仅有中、小型水面舰艇500余艘和驻泊在比斯开湾各港口的潜艇49艘。防守法国的第3航空队名义上有500架飞机,实际上只有90架轰炸机和160战斗机。

隆美尔因为有着长期与西方盟军交手的经验,深知敌空军实力之强,在其掌握绝对制空权的情况下,德军绝无能力进行大规模的机动作战来反攻。因此他主张在岸边迎敌,将装甲师尽可能的配置在靠近登陆点的岸头前线就地进行防御,力争在敌方站稳脚跟之前将其消灭在水际滩头。并认为登陆的24小时对守军来说会决定整场作战的胜负。

西线总司令伦德施泰特元帅对盟国空军的威胁缺乏深刻的认识。他和和施韦彭堡主张机动防御,即在远离海岸的地方保持一支强大的装甲预备队,待判明敌主攻方向再将这支预备队前调实施反击,把上岸的敌人赶回到海里去。

对此,隆美尔说道:“他们迷恋的是运动战的形式,他们硬想不计一切代价来追求它,可是今日我们在西欧早已丧失了运动的自由,而他们仍在追求这个幻影……像战争初期那样使用坦克横冲直撞的时代早就过去了,连东线方面也慢慢地不使用这样的作战方式了。”

1944年4 月23 日,隆美尔向统帅部参谋长约德尔致信求助:“不管敌人的空中优势多么强大,只要我们能在最初几个小时内成功地把装甲部队全部投入战斗,那么我相信,敌人对我们海岸的进攻在第一天就会一败涂地。然而,与3 月20 日达成的协议相反,机械化师至今仍未置于我的控制之下。这些部队远离海岸且四处分散,一旦海岸上任何一个地区发生激战,它们都来不及赶来增援。试想,在敌人拥有绝对空中优势的情况下,机械化部队企图向海岸作任何大规模的运动时,势必会受到敌空军的猛烈攻击。而若无装甲师的迅速援助,我们的海防师就很难有力量发动反击,以同时击败从海上和空降两方面夹攻的敌人。”

他告诫约德尔:“这次战役将是这场战争中最具决定性的会战,第三帝国的命运将全系于此次大战。假如一切用于防御的兵力不能实现统一指挥,则所有的机械化部队便不可能及时地投入海岸战斗,那么胜利也就非常渺茫了。”

五天后,装甲兵总监古德里安在施韦彭堡的陪同下来到隆美尔的司令部进行面对面的讨论。会谈一开始,双方便吵得不可开交。古德里安作为使用装甲兵的老手,尤其强调坦克的机动性。坦克没了机动,就等于人没了灵魂,只剩一副坚硬的外壳了。他对隆美尔使用装甲师的作法非常震惊:把坦克象大炮一样固定在海岸上,这无异于把它摆在商店的橱窗里作装璜,不但不能充分发挥坦克的真正作用,而且会遭致敌舰炮火炮火力的攻击。

隆美尔无可奈何地摇着头:哎,这些人只同俄国人打过交道,所知道的战争还只是二维空间而非三维空间的,只知道来自地面和海上而不知来自空中的威胁。他们完全不了解立体战争的概念,不了解制空权的重要性。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耐心解释说:“你们如果把装甲师留在后面,那它们就根本无法开往前线。一旦进攻开始,敌人的空军会阻止任何部队向前运动。”施韦彭堡说,他的坦克可以在夜里向前调动。隆美尔冷笑道:“夜里?别忘了,敌人的照明弹会把黑夜照得象白昼一样。”

5月7日,关于装甲师的指挥问题终于有了回音。希特勒最后的裁决是:把7 个装甲师中的3 个拨归隆美尔指挥,其余4 个作为预备队留在内地,其调动权归统帅部。这样,隆美尔和施韦彭堡都只达到了各自目的的一半:装甲师被平分了。这是个不伦不类的防御战略,按照这个战略。隆美尔和施韦彭堡都很难实现他们的设想,因为他们的兵力都太少了,无法满足各自的需要。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牺牲一方,而完全满足另一方。希特勒想两方都照顾到,因此搞了这么个妥协方案,岂不知,他犯了兵力分散的大忌。

那么,隆美尔与伦德施泰特的历史争论,孰是孰非?还是用真实的历史事实说明吧。

德国空军哪里去了?

渡海作战没有制空权无疑痴人说梦。因此在发动诺曼底战役前,盟军统帅部在英国集结了庞大空中力量。盟军的飞机总计重型轰炸机3500架,中轻轰炸机2300架,战斗机5000架,供3个空降师使用的运输机1400架和滑翔机2500架。

而德国则是另一番景象。在东线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消耗甚大,希特勒无力对空军进行大量扩充。尽管1943年的飞机产量有增加,但醉心于“闪击轰炸机”的希特勒把优先权让给了轰炸机的生产,而不生产已经研制成功的、性能优于盟军飞机的喷气战斗机,反而要把喷气引擎用在轰炸机方面。结果在盟军登陆时,德军战斗机的实力日益减弱。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要想对抗盟军的空中优势又要靠战斗机的苦战。德军竭尽全力从各地抽调飞机,也不过区区几百架,与盟军作战飞机数目相比,处于1比30的绝对劣势,要迎战盟军的13000架,无疑是以卵击石。

战役发动前几个月内,盟军的空袭由轰炸德国的工业区转变成轰炸德国的交通线,战略空军和战术空军对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铁路枢纽、桥梁、公路及其他重要目标进行持续的大规模轰炸,塞纳河上24座桥梁被炸毁18座,使德军运输系统瘫痪,部队机动受到极大限制。

5月初,驻法德军感到补给困难。维持驻法德军的补给,每天需要从德国开出100列火车。4月间平均为每天60列,而到了5月初降到30列。到5月底,通过法国的运输量已经减少了70%。在3个月的战略轰炸中,盟军共投弹近7万吨,结果使德军在海岸附近储备弹药和燃料的计划落空;防御工事原料也得不到供应,延误隆美尔的“大西洋壁垒”的修筑,诺曼底防御工事只完成了18%;飞机缺油不能起飞。登陆前三周,对诺曼底周围机场进行轰炸,使其85%遭破坏。登陆前一周,英空军袭击德远程雷达站并使其大部受损,因此盟军登陆时基本未遇到德空军的抵抗。丘吉尔评价道,盟军的轰炸使德军“绕着诺曼底创造了一个铁路沙漠”。

盟军的制空权作用并非止于此。

盟军的制空权保证了空降成功。在6月5日,盟军3个空降师实施空降和伞降之前,对德军海岸炮兵阵地进行了轰炸,起到了火力压制。在进行空降时,盟军战斗机进行护航,保证了3个空降师成功插入德军后方。飞机空降和伞降了37000名士兵、504门火炮、110多辆坦克、1000多吨作战物资。空降部队在得到这些物资后,夺取德军防御地区的主要桥梁、交通要道,牵制德军战略预备队,保证登陆部队侧翼安全。

盟军的制空权保障了登陆部队的空中安全,使他们顺利登陆和保证登陆场的扩大、巩固。在登陆的第一天,盟军出动14000架次飞机覆盖整个登陆地区上空,迎战德机和轰炸德军海岸阵地。当天德军能抽调的飞机为350架,但只出动了250架次,以至于德军惊问“德国空军哪里去了?”

据统计第一批登陆部队上岸前,盟军空军投弹达10000吨,登陆地段平均每公里在100吨以上,对德军实施了强大的火力压制。第二天德军有600架战斗机支援,但遭到了盟军空军的猛烈打击,无法实施支援任务。德国空军在6月6日后的一周里出动1683架次,几乎是倾其所有,但仅及盟军一次直接航空火力准备所出动的2500架次的67%,只相当于盟军一周总出动架次的6%,依此扭转乾坤,无异于蛇吞大象,只能进行一些骚扰性的空袭,显示一下德国空军还在战斗罢了。

一场阵地防御战中运用最好的攻击性部队

盟军在登陆前夕对战役地幅内的交通进行轰炸,使德军无法实施机动与增援。

伦德施泰德在向希特勒的报告中说,盟军的飞机不仅控制了战场,还控制了附近路线,纵深达到100多英里。6月7日,希特勒将西线装甲集群的5个装甲师的指挥权交给隆美尔,隆美尔决心凭借这支精锐部队大举反击,但面对严峻局势,他不得不把反击的第一个目标定为先阻止盟军将五个登陆滩头连成完整的大登陆场,其次再确保卡昂和瑟堡。可惜这支装甲部队从100—200公里外赶来,一路上在盟军猛烈空袭下,根本无法成建制投入作战,

“低空飞行的飞机!”这样的警报喊声在行进的纵队中能够经常听到。一个纳粹党卫队师的一位参谋官在回忆,6月7日他前往诺曼底前线的旅程时写道:“我们的摩托化纵队沿着通向进攻海滩的道路盘绕。后来有事情发生了,我们处于一片混乱当中。行进的纵队被喷射的炮火弄得斑斑驳驳,路上不时地溅起尘土。每个人都跑出了机动车辆,急促地向邻近的野地跑去。几辆坦克已经着火了。这次袭击的停止就像它在十五分钟之前冲向我们一样突然。士兵们开始再次游荡回纵队,他们脸色发白,身体虚弱,对自己能在这场激烈的弹雨中幸存下来感到惊奇。”“行进的纵队现在被完全打乱了,每个人都想尽最大努力独自离开这支炽热的纵队。而且这还不算太晚,因为一小时后,攻击又再次开始了,只是这次更糟糕。当这次袭击结束的时候,很长一段路上布满了反坦克大炮(这个师的骄傲)的碎片、燃烧的迫击炮和烧焦的战争器具。”“行军被取消了,所有剩下的车辆都被藏到了茂密的灌木丛或者谷仓里。没有人敢再次出现在空旷的原野里。现在士兵们开始互相对视,这跟我们所预料的完全不同。”曾担任隆美尔非洲军团参谋长的弗里茨•拜尔莱因将军自己也被战斗机给击中了,当时他的一流李尔装甲师的260辆坦克正在努力开往前线。与拜尔莱因乘坐同一辆参谋车的是他的司机卡特豪斯下士和他的值班军官亚历山大•豪尔特代根上尉。豪尔特代根是这样描述6月8日黎明发生的事情的:“当我们在黎明的天空看到三架战斗轰炸机的时候,我们正沿着道路平稳疾驶。他们显然发现了我们,因为他们正沿着笔直的道路直向我们俯冲。刹车发出尖锐的声音。在这天早些时候,拜尔莱因将军多次从移动的汽车里跳出,跳进路边的壕沟里。我瞥见了一段混凝土管路,便迅速冲过去,首先把头探进漆黑的管子里。卡特豪斯也在飞机上的加农炮吐出第一批炮弹的时候设法跳出了汽车。这辆由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生产的指挥车马上就着火了。第二架飞机正好沿着壕沟飞来,在俯冲的时候朝我们开火。20毫米的炮弹立即在我藏身的混凝土管子前面爆炸了。下士刚刚还在向拜尔莱因大喊:“爬出那辆车,将军,离开它”后来他就没有声音了。豪尔特代根因为那条混凝土管路而得救,但卡特豪斯下士却死在壕沟里。拜尔莱因只受了几处割伤和榴霰弹造成的创伤,但指挥车却成了一堆烧焦的金属碎片,堆在路上。“接着又有十次这样的攻击,”豪尔特代根评论说,“这真是去地狱的预示。”诸如此类的事教会德军只能在夜间行动。在白天,任何军事指挥部周围500码半径以内不允许有机动车辆,而且所有的足迹和轮胎轨迹都必须辛苦地消除。坦克和其他车辆必须静静地隐蔽在浓密、多叶的树林里。由盟军的空中打击和抵抗组织的破坏活动造成的德军部队和坦克运动的瘫痪,意味着盟军正在这一关键性战役中赢得优势。

德军坦克和在牵制东部侧翼盟军的战役中被授予一个新的奇怪角色。因为缺少汽油和弹药,同时又被盟军战斗轰炸机和海军炮火压制得几乎不能动弹了,德军装甲师决定挖壕固守,将坦克隐蔽在能观察敌人并能向其射击的地方,也就是博卡日地区茂密的灌木丛中间。与以前闪电战和移动装甲战的参战者相比,这些装甲兵的生活与等待死亡的水兵的生活更为相似。在一场阵地防御战中运用最好的攻击性部队是二战中的一件新奇事。

在卡昂附近保护德军的李尔装甲师的坦克简直成了反坦克装甲大炮。每辆坦克都是一支步兵队伍的核心,因为没有坦克就不能夺取或守住阵地。由四辆马克Ⅳ坦克和五个步兵成员组成的一支小型骑兵中队原先沿边界到处晃荡,现在则要前往“前哨值勤”。在把他们的坦克隐藏在侦察好的凹陷的小路、果园和草垛后,这些坦克兵花了数小时的时间忙着伪装自己。他们还从树丛砍了一些树枝为坦克伪装,直到看不到一寸炮塔为止。然后,他们又辛苦地将被压平的草地边缘或者玉米秆弄直,这样就消除了他们的踪迹。之后,他们才登上坦克,担负起自己的职责,即成为对抗英国装甲先头部队前进的一个反坦克屏障。只有在黑夜的掩盖下,他们才能再次爬出坦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舒展一下身体。他们白天一整天都要警惕着,通过双筒望远镜专心凝视他们前面的原野。

7月17日,隆美尔本人乘车视察前线返回途中遭美国飞机袭击,被摔出车外而负重伤。

隆美尔被炸的第二天清晨,盟军2100 架轰炸机在火红的朝霞映照下向卡昂铺天盖地地压来,向英军预定的进攻区域投弹7700 吨。这是空军有史以来支援地面战斗的最猛烈轰炸。。。。。

这些往事尘烟叙述到这里,似乎已经为那场注明的争论画上了句号?但这也仅仅证明伦德施泰德机动防御的观点错误。

即使希特勒采用了隆美尔就地防御战术,就能成功狙击盟军登陆吗?

. “如果没有海军炮火的支援,我们肯定不能越过海滩”

如果说掌握制空权的空军是登陆步兵的一条腿的话,那么掌握制海权的海军,则是他的另一条腿。拥有制海权的海军掩护步兵部队对于保障登陆的成功以及巩固滩头阵地、扩大战果必不可少。

盟军在英国海岸集结了两个特混舰队,包括6艘战列舰、23艘巡洋舰、60艘驱逐舰、近600艘其他战舰,4100多艘登陆艇,再加上其他船只,盟军拥有各类舰船近10000艘。德国海军到1944年6月,德国海军大型水面舰艇所剩无几,只能以潜艇和小型舰艇进行抗登陆。当时德国海军兵力为驱逐舰5艘,潜艇49艘,远洋扫雷舰6艘,巡逻舰116艘,扫雷艇309艘,鱼雷艇34艘,炮艇42艘,总共才561艘中小军舰。实力对比约为20:1,盟军在海洋上占有绝对优势。

在登陆前,盟军海军100余艘火力支援舰对80公里登陆正面实施舰炮火力准备,连续35分钟射出震撼人心的一排排炮弹,倾泻到德军的海岸阵地上。

在著名的奥马哈海滩,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美军没有一名士兵在西段冲上海滩,在东段也仅仅占领了9米宽的一段海滩,登陆行动几乎完全失败,仅阵亡者就达2500人。由于海滩登陆部队长时间没有任何联络传来,海军指挥官意识到奥马哈海滩上的形势可能已经极为严峻,于是17艘驱逐舰不顾触雷、搁浅和被155mm海岸炮炸翻的危险,前进至距海滩仅730米处,在近距离为登陆美军进行火力支援。先前被堵在海滩上的美军也在精锐部队第一师的带领下开始冲锋。中午时分登陆部队第二梯队提前登陆。而在空军的指引下,美国海军的战列舰和巡洋舰也开始对岸射击,德军的防御至此基本崩溃。天黑时美军正式登陆成功,第五军军部上岸并开设了指挥所。军长罗杰少将上陆后立刻发电报给布莱德利:“感谢上帝缔造了美国海军。”

美军的一位参谋长将军在后来写道:“我现在确信,是海军的炮火支援使我们到达岸边的。如果没有海军炮火的支援,我们肯定不能越过海滩。”在登陆后的纵深战斗中,舰炮继续实施有效的火力支援。在宽大登陆上,形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火力弧线,击退了德军第21装甲师部队最初的反击。6月7日,德军后援部队从100~200公里外赶来,一路上在盟军猛烈空袭下,根本无法成建制投入作战,即使零星部队到达海滩,也在盟军军舰炮火的轰击下伤亡惨重,无力发动决定性的大规模反击。

6 月17日,希特勒来到法国,召见伦德施泰特和隆美尔,部署反击盟军方案。隆美尔大着胆子首先发言,如实他讲述了局势的严重性,指出在盟军占据绝对空中和海上优势的情况下。死拼硬斗是没有希望的。唯一可能的出路是把装甲部队暂时撤出战斗,留作预备队,同时把防线向南撤至敌猛烈的海军火炮射程之外,然后再使用装甲部队进行反击,或许还有一线成功的希望。但希特勒坚决不答应:“你们必须在原地不动,在哪儿站着就在哪儿倒下,绝不后撤!”这一致命的决定直接导致了西线德军法莱斯口袋的悲剧。

据此,我们可以推测,即使希特勒采用了隆美尔的装甲部队海岸防御战术,会对盟军登陆造成一定损失,但在盟军强大的海军炮火和滞空火力打击下,必将遭遇同样的失败结局!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13/3/21 0:49:2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欧洲战场拼的是火力,无论怎样单凭1个第7集团军在诺曼底是挡不住盟军的,当然第15集团军要在诺曼底的话就不一喽

      2013/3/24 13:34:35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daydayup2011 在第2楼的发言:

      隆美尔的方案,是把装甲部队楔入盟军登陆部队,双方缠绕近斗在一起,让敌人海军无法发挥火力,要不就要连自己部队一起炸了。

      假如盟军大老远派飞机侦察到了以后先把战列舰开过去炮轰一通再把部队派上去行不行

      2013/3/23 15:15:03
      左箭头-小图标

      隆美尔的方案,是把装甲部队楔入盟军登陆部队,双方缠绕近斗在一起,让敌人海军无法发挥火力,要不就要连自己部队一起炸了。

      2013/3/23 12:59: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隆美尔与伦德施泰特的历史争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