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新中国最早女警今何在 老警花回忆昔日抢劫案

共 711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5554962
  • 头衔:太平洋主人
  • 工分:1224773 / 排名:25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新中国最早女警今何在 老警花回忆昔日抢劫案

新中国最早女警今何在 老警花回忆昔日抢劫案

63年前的警花合影照片(从左到右):白锡笙、张淑玲、丁涌、胡基芳、周广秀

在刚刚开播不久的中央电视台两会特别节目《警营中的女队长》片头,每每会闪过一张老照片——主角是5位束腰戎装的美丽少女,她们佩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胸徽,却挂有公安臂章,斜侧而立,英姿飒爽。

这张照片在更早以前便已带着“新中国最早女警”的标注在网上亮相,迅速引发强烈反响。本期档案穿越,记者将走进它的拍摄地徐州,探寻并揭开一段尘封63年的往事。

“警花们,今安在?”在网络与现实世界历经多日转载传播之后,“5朵警花”照片引发的所有惊艳和感叹,最后都化作了一声追问。

遗憾的是,强大如网络的力量,最终仅仅得到一个“出处可能是徐州”的模糊答案;即便当包括央视和扬子晚报在内的众多媒体加入寻找的行列,也仍然难觅芳踪。

直到今年1月9日,这张照片出现在了徐州市公安局档案处处长伏明的案头……其后两日内,局党委书记、局长孙建友和分管副局长邢玉权分别批示:五位老前辈是否健在?要站在对历史负责的高度,以对老一辈公安民警敬仰之心和传承徐州公安精神的迫切之情,认真做好信息查证工作。

很难想象,一张在岁月长河中穿行半个多世纪的老照片,能让徐州市公安局上下惊动如斯——也正因此,那个答案终于不再遥渺难及。

网上调阅、搜索档案、组织确认、走访查证……接受采访时,笑称自己是“女警看女警,特别有感情”的伏明说她“一眼就看出了照片上的女警服装曾在旧档案里看到过,确定时间应该是建国后不久。”然而时间实在太过久远,上述努力最终一无所获。

我们几乎要绝望了,春节刚过竟然峰回路转,档案处80岁的退休老科长黄法智辨认出了照片上的女警。在干了一辈子公安档案工作的黄老家中,伏明终于知道了“5朵警花”的姓名——白锡笙、张淑玲、丁涌、胡基芳和周广秀。

这些名字让一切变得简单起来。几天之后,5人的现状便已被知悉:白、张、周依然健在,丁和胡二老已经去世。

昔日警花今如何?

85岁白锡笙

四代同堂安享天伦之乐

虽然有些驼背却精神矍铄中气十足,85岁的白锡笙是“5朵警花”中现今最康健的一位。当记者走进老人位于徐州市区的家,她正抱着刚刚3个月大的曾孙安享天伦之乐。

“这张照片我也有。”似乎好久没有回忆年轻时的自己了,白老注视着手里的老照片许久,然后把手指点在了站在最左边的少女身上,“这个是我……”她按顺序说出了每个人的名字,并不忘加上当年对彼此的称呼“同志”。

老人清楚记得这张照片拍摄于1950年,“那时我刚刚从丰储派出所调到政治部。”在同一本相册里,记者看到了也是在1950年丰储派出所所有人员的合影,白老身穿一身白色警服站在最后一排——那时她25岁,担任所长。

妇救会成员、武装干事、政务部工作员……白老自己留存的履历表上,记载着她不平凡的青年时代。而从革命者到新中国第一批女警,无疑是她人生中一次难忘的转折。

反特是白老当年的主要工作,除此之外当然也要巡逻。“记得有一次我们巡逻到城北,刚好遇到一个黄包车夫卡一个小孩的脖子,还要掏刀子去刺,被我们上去就按在地上了。”经过审问,黄包车夫看小孩带了个包裹,起意谋财害命,“其实包里就放了几张煎饼。”

幸而如今,早不是那个为了几张煎饼就会出命案的年代,“比起那些革命和工作中牺牲的同志,我太幸福了。”白老对记者说。

84岁张淑玲如今和老伴住医院疗养

采访张淑玲时,她和相濡以沫了60年的老伴王立庆同住在徐州中医院的一间病房内疗养。巧的是,王立庆老人当年也是警察,就在张老拍摄“5朵警花”照片的同年,抱得美人归。

比起照片中的那位曼妙女子,84岁的张老消瘦多了。她也能报出姐妹们的姓名,并且记得拍照那天的情景,“丁涌是政治部股长,是我们的领导。而且她参加革命早,年纪也大一些,我们都听她的。所以她喊我们拍照,大家都去了。”

让张老最难忘的是丁涌召集拍照的原因——那一天,新的女警服刚刚配发,“学苏联的款式,很漂亮。”张老说,那是她们人生当中第一次穿长筒袜,“照片上看不出来,其实袜子是桔黄色,我们每个人也都是梳洗打扮过的。”

而关于姐妹们聊天的内容,张老的回答显然比白老要放得开。“有时候也聊谈对象的事。”说完这话,她瞄了一眼旁边床上的老伴,“我们几个私下聊天,会说到谁谁谁托人来问了,可我们都是走‘青年路线’,不喜欢年纪大的。”后来张老一位战友兼老乡的丈夫向她推荐了“符合条件”的王老,从而促成了一段佳话。

90岁丁涌2011年病逝,去世后捐出遗体

而此前采访中白老口中的“同志”、张老眼里的“大姐”,同时也是合影的召集人丁涌,2011年因病辞世,享年90岁——

那年5月25日,老人生前所居小区的门口出现一块告示牌:母亲丁涌病逝,遵照其生前遗愿,将遗体捐献,不举行任何仪式,特此告知,谢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关心。

“母亲直到离休始终从事警察工作,晚年最喜欢穿的也是一套警服。”接受采访时,丁涌的二儿子张渡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母亲的遗嘱,那是在2006年7月1日,党的85岁生日那天丁老亲手立下:经再三考虑,不能辜负党对我近70年的培养,为此我决定临终前最后一次向党组织交纳1万元党费,同时把遗体捐给国家。

“5年前,我就和弟弟签字同意,大姐和大哥来信表示同意,当时就办理了母亲捐献遗体的手续。”张渡江说,母亲的遗体在她去世当天下午便送往徐州医学院, 1万元党费也交到了市公安局老干部处。

83岁周广秀病床上看见警官,握手称“家里人来了”

对周广秀老人的采访,其实更像一次探视。因为年前接受心脏手术,83岁的她身体虚弱得根本无法下床。

尽管只是在病房中驻足了10多分钟,记者脑海中却留下了此次徐州之行最难忘的两幕图景和两句话:

和记者同行的,有徐州市公安局档案处两位警官。当老人无力地睁开双眼,看到面前之人身穿警服时,那一刹那记者能感觉到她努力想直起身子却失败了,然后一只颤巍巍的插着输液管的手从被子下伸出来,与警官扶在床沿的手紧紧相握。“家里人来了啊。”这句话,记者听得清清楚楚。

家里人来了——要知道,这位老人只是在警察岗位上工作了短短5年,半生飘摇做了许多工作,却在病床上对着身穿警服的陌生人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怎不令人动容?

为了不打扰老人休息,记者一行很快便告辞了。警官中恰好也有一位档案处年轻女警陈振亚,老人握住她伸去道别的手,久久没有松开:“姑娘好好干,要为我们女同志争光。”

除了“传承”,记者想不到更恰当的词语用作眼前一幕的注脚。

从周老病房返回的路上,记者从警官们口中听说了这样一些信息——

“5朵警花”之后,在徐州市公安局这个她们曾战斗过的地方,又涌现出数以千百计、跨越几代的警花。她们当中,有现任副局长刘丽涛这样立功获奖无数闻名全国的优秀警察;有徐州市人大代表、丰县县局档案员张艳艳和“彭城好警察”、黄楼派出所民警吴新梅等扎根基层的年轻公安人……

警花们,今安在?直到此时,记者才真正找到了答案。

      打赏
      收藏文本
      2
      莫说狂,狂人心存厚道------
      2013/3/11 0:27:0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给你看几张民国女警,对比一下

      新中国最早女警今何在 老警花回忆昔日抢劫案

      新中国最早女警今何在 老警花回忆昔日抢劫案

      2013/11/14 19:29:15
      左箭头-小图标

      公安

      2013/3/15 21:14:31
      左箭头-小图标

      以史为鉴!

      2013/3/11 9:09: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新中国最早女警今何在 老警花回忆昔日抢劫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