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台媒:南海主權賽局 法庭攻防要點

共 26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少将
  • 军号:179604
  • 工分:503379 / 排名:19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台媒:南海主權賽局 法庭攻防要點

2013-01-31 01:40 中國時報 [宋承恩]

二○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菲律賓外交部向北京政府遞交通知,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就兩國在南海的爭端,對中國提起訴訟。從法治的觀點而言,此舉具有相當的重要性。

第一,中國除了WTO的案件以外,從未以國家身分被告過。中共建政以來,遲至二○一○年才在「科索沃獨立宣言合法性」的諮詢意見案,才首次參與國際法院的程序(該案中國之所以覺得有必要表達立場,可以理解),在國府時代,也只有在兩個諮詢意見案中提出書面陳述,但未出席言詞程序。也就是說,在國際兩造爭執的案件中,中國從未遭訴,亦從未訴諸司法解決。北京政府對於國際爭端的態度,不論東海或南海,皆訴諸雙邊協商解決,既未接受國際法院的一般管轄權,亦把海洋法公約上所有能排除於司法解決的事項,全然排除。

第二,是因為菲國提告的事項。由訴訟之聲明看來,爭端的核心在於中國藉由「九條斷續線」(或稱「U形線」),不但主張對線內所有的島礁享有領土主權,還對該線劃出的海域享有「主權權利及管轄權」。菲國認為中國如此之主張違反海洋法公約,且侵害其海域權利。菲國請求仲裁庭宣告中國的九斷線主張無效,且各個暗礁不具有島嶼的地位,而為菲律賓大陸礁層的一部分。

欲分析本案,必須對於海洋法公約的爭端解決機制有基本的了解。

首先,該機制是建立在締約國的事前同意上:每個國家在批准海洋法公約時,必須同意接受公約下爭端解決機制的管轄,只能依公約規定排除特定事項。每個國家亦得就公約所定的四種機制,即國際法院、國際海洋法庭、仲裁或專家仲裁任擇其一,處理爭端。本案兩造皆未就此作出選擇,依據公約,在這種情況下附件柒的仲裁庭成為預設的爭端解決機制。附件柒的仲裁庭其實就是法庭,必須適用國際法獨立對國家作成具有拘束力的終局裁決。所不同的,只是各個國際法庭是常設的,而仲裁庭需要由爭端國自行提名仲裁人組成,並自行負擔費用。

而若中國不出庭應訴,也要對國際社會給個說法,否則不利於和平崛起並尊重法治的形象塑造。比較有可能的是與原告合作組成仲裁庭,但在實體審理之前提出「先決性反對」,主張仲裁庭就菲國之訴不具備管轄權。此類抗辯的理由不少,但最關鍵的可能是九斷線及島嶼地位是有關海洋劃界,或涉及歷史性海灣或所有權的爭端,因而為中國二○○六年的聲明排除於管轄以外。依據國際法,管轄權是否存在將由仲裁庭自己裁決。此一「先決反對」是否能成立,可能是本案中勝敗的關鍵:一方面,中國在此階段無可避免地必須陳述其在南海究竟是否主張九斷線、其所主張權利是什麼、根據何在;另方面,先決反對的抗辯如果成功,固然能成功擋住實體訴訟,若否,由於先決反對的理由與實體如此牽連,亦很難期待仲裁庭於實體階段給予中國有利的裁決。

這或許就是菲律賓大動作狀告中國的原因:訴訟程序所帶來的轉變,是競逐的場域,由政治外交移轉至法庭之前。一旦繫屬於法庭,中國在南海爭端水域之強勢維權行動,將失去正當性。原告或其他國家得以訴訟繫屬中為由,籲請中國自制,更何況依據公約,即使在仲裁庭組成之前,原告亦得請求國際海洋法庭作成暫定措施保護其權利。甚者,中國必須對其南海海域主張提出完整的論理,且受到對造及法庭的檢驗。以往外交上將南海任何地點都說成是中國管轄的「相關水域」的寥寥數語將不再足夠。法律論辯不同於政治語言的,在其依據、論理及說服力。

中華民國政府對於此訴,亦有因應之必要。首先,政府必須釐清台灣是否仍在南海維持U形線的主張,其性質為何,是否與北京所主張者相同。若果,至少政府應以聲明表示我國在南海權利不受此訴及其任何裁決之拘束。上焉者,甚至可以思考以第三方身分尋求參與訴訟:此在仲裁上法律難度甚高,但並非完全不可能。不論如何,本案是中國如何面對國際司法的試金石,對於未來東海乃至海峽兩岸的爭端,皆有其意涵,值得密切觀察。(作者為英國牛津大學國際法學博士候選人)

      打赏
      收藏文本
      0
      阿財
      2013/1/31 22:37:0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美国人说了,有能力摆平土著就可以建国

      2013/1/31 23:55: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台媒:南海主權賽局 法庭攻防要點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