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台儿庄战役大刀队长仵德厚:不要叫我将军

共 31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3631858
  • 工分:1133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台儿庄战役大刀队长仵德厚:不要叫我将军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电影《血战台儿庄》在电视上放映,仵秀陪着父亲看。父亲指着电视说:“现场,比这还惨烈。”全家都默默无语。孩子们也开始明白:为什么小时候他们看战争片,会拍手大笑,喊着说:“打的美!”而爷爷,在一旁,会默默流泪。

少将仵德厚

台儿庄是我再生的故乡,我永远不会忘记她。”仟德厚给从台儿庄来的拜访者留下这样一句话。孙振军/图

无论是“将军碑”上对他显赫战功充满激情的表述,还是父老乡亲对他一生的怅然叹惋,等着他的,只有那在悲苦中死去的妻子。在2005年以前,没有人知道这位干瘦的老头在60年前干过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

黄土路上,烟尘弥漫,纸钱飞舞。

这是6月11日清晨6时许,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雒仵村,97岁“老兵”仵德厚的葬礼。前一天,在仵家的小院里,泾阳县委统战部为他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花圈摆满了房前屋后。

自6月6日下午老人辞世,前后有数百位民间人士从省内外赶来吊唁,仵家人大都不认识。

在乡民的眼中,仵德厚的墓地是简陋的。狭窄的墓穴中只贴着白瓷片,甚至不如一些家道好的普通老农。“一辈子干了那么大的事,这葬礼也算寒碜了!”有村妇在人群中议论。

但仵德厚已听不到这些,无论是“将军碑”上对他显赫战功充满激情的表述,还是父老乡亲对他一生的怅然叹惋,等着他的,只有那在悲苦中死去的妻子。

转折1949

1949年早春的太原城,乍暖还寒。20岁的杨凤鸣是 国民党30军27师的一名传令兵。他生性活泼,整天跑来跑去。一天,副师长仵德厚叫住他:“别乱跑了,这形势,要防着冷枪!”不久后的一天,他的背上就挨了一枪,两层新棉衣穿了个洞,还好,人安然无恙。

他看得出副师长眉心的焦虑。他尊敬他,觉得自己了解他,他是他的救命恩人。那是在1946年,部队驻守临汾期间,贪玩的小兵杨凤鸣忘了送一份军情电报,参谋长让人把他带走枪毙。黄河边,枪决在即,他遇见了陪着师长黄樵松视察的仵德厚。仵德厚怜悯他这个小同乡,下令刀下留人,救了他一命。此后,他一直追随着仵德厚,直至太原战败被俘。

1948年夏天,解放军兵临太原城下,仵德厚所在的整编30师被从西安空运到太原,助阎锡山防守。阎锡山将该部恢复为原来的番号——30军,黄樵松为军长,戴炳南为27师师长,仵德厚为副师长。

太原战役事关全局。经过权衡,黄樵松派人与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8纵接洽,决定献城起义。

当黄樵松把起义计划告诉自己的结拜兄弟、最为信任的27师师长戴炳南后,顾虑重重的戴炳南勉强同意。据戴炳南被俘后的供述,他不愿背叛“党国”,曾找到副师长仵德厚商议,仵德厚也不愿参与起义。后戴炳南向阎锡山告密,黄樵松被诱捕,后押至南京被杀,同时遇害的还有8纵参谋处长晋夫。

黄樵松起义失败后,戴炳南被升为军长,仵德厚由副师长升任师长。而这次起义的失败,也使持续二百多天的太原战役,成为解放战争中伤亡最为惨烈、最为艰苦的战争之一。

1949年4月24日,解放军发起总攻,太原城被攻克。杨凤鸣清楚地记得破城后的那天下午,他和被俘虏的军士走过另一队俘虏旁,他看见仵德厚坐在地上。那一刻,他们默默对视,只是点了点头。此地一别,再见已是相隔42年。

仵德厚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10年之后,是无期限的劳动改造。直到1975年,毛泽东发出特赦令:“凡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军警宪特一律释放,与家人团聚。”他才得以获得自由,返回故里。

1991年,杨凤鸣终于找到了仵德厚。 两人见了面,拉着手,流着泪,说了三天三夜。晚上,也挤在一张床上。

1949年,于仵德厚,至此一生辉煌谢幕。

在山西太原第一监狱,他开始了10年的监牢生涯。从将军到囚犯,种种屈辱,他曾想过投井自杀。但最终,他坚持活下去,并很快成为监狱里表现最好的犯人之一。做鞋子、纳鞋底,干得一手好活。

“在看守所,他给人感觉很自卑,说话很少。”曾经与他一起劳动改造过的冯玉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他不愧是当过兵的人,干活干得非常好,没有人能挑出他的毛病来。”

1959年,服刑结束,他被获准回家探亲。在大儿子仵秀的记忆中,父子初见就是在这一次。他眼前的父亲,与母亲的描述不同,分明就是个极普通的工人,穿着灰色的衣服,如同那个年代灰色的记忆。父亲在家中也就不过一周时间就匆匆而别,去山西砖厂接受劳动改造。

“劳动”的16年,因为大大小小的各种“运动”,原本一年一度的探亲假无法实现,仵德厚回家仅有三四次。当他终于回到故里时,父亲已逝,女儿已死,妻子已亡。两个儿子均成年,他却是65岁的花甲老者。

“他啥都能干,饭也做得好!媳妇生娃时,他伺候着,包饺子,熬稀饭……”他的邻居回忆。而回到家的仵德厚,终于发现,一生无论战功显赫,还是囚禁监牢,最能温暖他的,还是得之不易的亲情。他格外地珍惜这个家,负疚地希望为这个家做一点点贡献。

仵德厚有两次婚姻生活。第一任妻子与他只见过两次面,结婚6年,因骨病死去。

第二任妻子苏志敬是当时的第二集团军司令孙连仲撮合的。苏志敬的父亲苏伯言是孙连仲的莫逆之交。苏家是河北望族,苏志敬的爷爷曾是清宫翰林。结婚时,他32岁,她27岁。1943年,他们有了大女儿。随后,妻子为他生下两个儿子。

仵德厚入狱后,苏志敬用羸弱的身子担当着一个“反动军人”留下的家,带着3个孩子,寄居于河北雄县的娘家,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大女儿在二十出头、刚出嫁时死去。

1961年,无米下锅,饥饿的仵秀从厕所找来一把灰条菜,煮着吃,结果中毒,昏迷多日,才被救活。这次,苏志敬下了决心,孩子如被饿死,自己在娘家,如何向仵家交代?遂带着孩子,背了两床被子,一路辗转,搭乘闷罐车,到达泾阳故里。亲戚们接济了六条木椽,搭起一间泥棚,母子才有安身之所。

“那一家人,实在太可怜了。孩子们饿得受不了,就偷吃人家晒的豆角。”81岁的郭彩霞老人曾经无私地接济过这一家。她记得那时节,苏志敬年年盼着丈夫回来,望眼欲穿。1969年,患子宫癌的她,终于撑不下去了。“临死,她想吃煮角子(类似饺子),我包了送去,她一气儿吃了六个……”仵德厚的灵堂上摆着苏志敬当年的照片,看着那张清秀而忧郁的脸,郭彩霞忍不住又哭了。

妻子死后3个月,仵德厚才回来。

接站时,儿子脚上的白布告诉他,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妻子了。

本文内容于 2012/10/30 13:15:15 被小编a31编辑

      打赏
      收藏文本
      1
      2012/10/30 13:08: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台儿庄战役大刀队长仵德厚:不要叫我将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