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们曾是蓝水战士

共 50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少将
  • 军号:2826105
  • 工分:946581 / 排名:51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们曾是蓝水战士

在铁血的头几贴,重点叙述鄙人军旅生涯中某些难忘的往事。后转战娱乐版面,散文有之,人生回忆有之,码字写小说有之。关于军旅见闻,多在鄙人所码之小说中有所叙述。鄙人当兵的日子不算长久,经历十分有限,又因平时不注意生活的积累,故而关于鄙人的军旅生涯,可以写出来与众铁友分享的十分有限。年假如期而至,返乡后自由活动频繁,昨夜于酒吧豪饮作乐,与一位同为海军退役人员的战友相识,很快如胶似漆,相见恨晚。相似的回忆,曾经拥有的激情,海聊之中仿似我们仍是怀揣蓝水海军梦想的热血青年。

蓝水战士,我认为这是一个富于浪漫主义色彩的传奇军种。很荣幸我曾以蓝水战士的身份激情澎湃了四年之久。那位战友,免贵姓罗,服役于传奇军种中更加传奇的水面舰艇部队。与我这样一个在深山老林中服役的海军不同,他是真正的蓝水战士。他随舰出海,风吹日晒,有着真正水手才有的古铜色皮肤。和所有真正历经风浪考验的水手一样,他身体强健,心胸宽广,天性乐观,淳朴归真。

如果昨晚的海聊提前那么几个月,也许铁血举办的《我与海军》征文活动我就可以参加了,写一写我和罗兄的聊天内容,怕是足以让我得个什么大奖。

或许有人要问,就算不遇见罗兄,没有那场海聊,难道一个海军退役人员就不能参加《我与海军》征文活动吗?

我来解释一下吧。

罗兄是真正的蓝水战士啊。他与海军,更多的是往昔峥嵘。我自认为我不是真正的蓝水战士,穿水兵服的水兵,不一定真的是水兵。我多么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水兵,可以驾驶军舰出海。我与海军,纠结没那么多,却很大。

与罗兄的相遇充满偶然。昨夜,以往经常光顾的酒吧与以往大不相同,实乃人满为患,从吧台搞来扎啤后于人山人海中寻找空闲的位置。空位不好找,酒吧中的嘈杂掩盖住柔和的轻音乐。终于我在某角落寻到某张小圆桌,无人,相对肃静,乃是独自饮闷酒之良好所在。我信步过去刚要坐下,就见一同样信步而来的黒厮,也有“刚要坐下”的意思。黑厮与我,皆孑然一身。黑厮与我,互相点头后,同时坐下。

“拼个桌子?”

“拼个桌子。”

黑厮就是罗兄,罗兄和我素昧平生,在人满为患的酒吧中拼桌子时相遇。随后的海聊中我们相识。

罗兄首先表示,看我的面相好像当过兵。我马上表示,看兄弟的面相也不像老百姓。各自报家门:罗兄,东海舰队某运输舰轮机兵,两年现役,正服预备役;我,东南某海军雷达站技术兵,四年现役,正服预备役。

就这样,换了不同马甲的自己人,在人满为患的嘈杂的酒吧中非常巧合的相遇了。我们曾是蓝水战士,这是我们迅速不拿对方当外人的纽带。之前说过,相似的回忆,曾经拥有的激情,海聊之中仿似我们仍是怀揣蓝水海军梦想的热血青年。

罗兄先拿出一包黄鹤楼请我吸一根,看得出来退役这几年他混得不错,所吸的烟很有品位。罗兄在城里有一套自己的住房,有一辆QQ小汽车,在单位带了三个徒弟,管理岗位上争当先进。我虽已戒烟,无奈社会漂流中的某些规矩,我衣兜里同样揣着七匹狼香烟。然我这种香烟是不敢在黄鹤楼面前现真身的。于是,我和罗兄豪饮扎啤的同时,我惬意的吸着罗兄的黄鹤楼香烟,听罗兄讲海军的故事。

真正的海军的故事。

涉及机密,不该罗兄说的,罗兄不说;涉及机密,不该我打听的,我没打听。海聊的开端,乃是我的一句问话:“舰上是不是很苦?”

罗兄表示,苦是一定苦,不过这种苦只局限于刚上舰的新兵。部队比的是资历,你兵龄越长,需要你做的就越少,有一天当有比你更年轻的舰员找舰长报到时,你的苦日子就到头了。这一点我感同身受,但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只想知道,舰队是不是真像传说中那么苦。海风轻轻地吹,海浪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这首歌唱的很柔和,像催眠曲,然而海风吹,海浪摇,又冷又颠簸,睡眠环境不比陆地,这是不是真的苦呢?罗兄和舰员们到底有什么感觉呢?

我想继续刨根问底,罗兄的话题却已转开。他问我们这帮陆基雷达的人一天到晚都干些什么。罗兄不关心苦不苦的问题,他感兴趣的是我们一日三餐、吃喝拉撒,与海上有什么不同。我回答说,不出海,自然少拿钱,伙食标准没有舰队高,吃喝拉撒稳稳当当,不忽悠,不像你们,吃多少吐多少。我曾经协助司务长工作,几十号人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问题曾让我很是头疼。不过在军队居家过日子就是这样让人头疼,头不疼的时候很少。

罗兄同样感同身受。他说他当兵第一年时管过全舰的供暖供气,那时日真的是牛逼岁月,感觉像当大爷一样。我想,供暖供气算得上军舰中最重要的位置吧?没暖气,冬天不得冻死,不正常供气,炊事班没法打火做饭,全舰官兵都得饿肚皮。所以供暖供气必须牛逼。

可惜的是,罗兄说他没牛逼一个月呢,不知怎么的就去给领导当文书了,整天伺候领导的日常起居。运输舰不总在海上漂,靠岸的时候蛮多,每天早晨他不用出早操,不用参加早点名,闹表调到起床铃声响起后半小时,待大家跑操结束后他再起床叫醒领导,紧接着跑食堂给领导预备早点。这样的舒服日子过到第二年,他不是文书了,有新兵接班,他开始带另一批新兵在轮机舱干活儿。有一位来自河南的新兵,看面相绝不是新兵,罗兄一打听,河南新兵自称真实年龄29岁,走关系来的舰队。不当文书的罗兄,有那么一段时间,其生物钟却还停留在文书时代。运输舰靠岸时,起床铃声打响后所有人必须起床跑操,他却还在睡,跑操、早点名结束后,班长推他,告诉他该吃早饭了,他迷迷糊糊的应着,却又睡了过去。他付出什么代价了吗?罗兄表示,没有代价。

我惊诧于舰队的宽松。如果当年我也这样,我相信我会在深山之中进行极限运动一整天,因为我的班长从来不知啥叫温柔,啥叫慈祥带兵法。

轻松归轻松,那是只有舰船靠岸后才有的轻松。真正的漂泊生涯,我就有一句话感想:“海上漂过的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子汉。”

罗兄运输舰所在的基地乃是一座小岛,罗兄说岛上仅有一个女人,是军人服务社的店员。不出海时他们就喜欢撩这个女人。女人有心脏病,不能有那种生活,当兵的只能撩骚,不犯纪律也并非全因军纪严明。这女人从长相上来看吧,放到大都市里大家不会多看她一眼。但在那座岛上,罗兄言:“真漂亮!”

出海后,风浪且不提,暴晒浑不怕,为了完成任务,什么苦都得吃。罗兄当水兵时,有那么一段时间演习特别频繁,罗兄不说为什么,我不猜为什么。我只听罗兄说,再次见到陆地时,海上漂了太久的他们,蓝水战士们,那个激动啊,那个喜极而泣啊。原来,稳稳当当的陆地,看起来也可以这样亲切!

罗兄的很多回忆,与我的很多回忆特别相似。身为新兵的我们,掏过厕所,一个人刷过上百个饭盘子菜碟子。我们伺候酒醉的领导,却从未这样耐心细致的伺候过我们的亲爹。我们崇拜真正的英雄,热血澎湃时立志自己也要当英雄。我们在军营中等待,等待一场随时到来的战争,在等待中我们迎来离队的日子。我们有激情,有梦想,有憧憬。我们流过血流过汗,掉过皮掉过肉。训练场上摸爬滚打,演习场上做最大努力,所做的一切全部源于我们军人的荣誉感。

酒吧中,我和罗兄推杯换盏,渐渐我们微醉。罗兄开始回忆部队喝酒的豪情,以及醉酒后的打架事件。我尤其忘不了罗兄那句自认为很坦诚很客观的话:“部队的兵,其实也是混混,唯一与地方混混不同的是,部队的混混们有纪律。”

部队醉酒后的打架斗殴十分频繁。拉帮结派,老乡帮老乡,同队帮同队。罗兄参与过最热血沸腾的一次斗殴,乃是他所在的运输舰前往北海舰队某基地搞维修,东道主大队长请客喝酒。东海舰队带队大队长与东道主大队长推杯换盏喝了许久,许是没有喝好,遂撕破脸皮开干。两个大队长的斗殴,很快演变成两个大队的群殴。后来的事情,我没太记清楚,不知是不是最后演变成两支舰队闲人们的群殴呢?罗兄表示,军人要有血性,你不敢打架,你敢打仗吗?

我说,有力气跟战友打架,为何不去跟鬼子打架?日本警察已经登上钓鱼岛啦!

罗兄说:“上头不让打,我们有啥办法?我们运输舰,战时在两艘护卫舰的掩护下,可以一次性向敌占滩头输送一个坦克营的兵力!水陆两栖坦克,老兵们说是小坦克,可是你得仰视这种坦克!根本不小,很大!一脚油门能把鬼子连骨头一起碾成渣子样儿!”

是啊,上头不打,小兵崽子有啥办法?罗兄说:“离队太早了,好在服着预备役呢。鬼子再这么过分下去,把上头逼急了,我立马打报告要求顶上去。我当年当兵为的是退役后有个铁饭碗,现在铁饭碗让我端起来了,我不能忘本。”

我说:“我是泥饭碗,不是铁饭碗,但让我上前线我绝没有二话。到时候你们运输舰往上顶,放心吧,我就是你们的眼睛和耳朵,我们帮你盯着鬼子的动向。雷达嘛,猫在后头,藏着掖着,可要是真打,我们就是第一拨挨揍的。我可不是怕。”

罗兄说:“怕不丢人,怕证明你是正常人,对吧?怕,不代表咱们没种,怕也要上,不能让鬼子骑在咱中国人脖子上拉屎。该雄起,就雄起!”

我和罗兄喝干了扎啤,我们喝了太多扎啤了。可是已经打晃的罗兄仍然去吧台那边又拎来一打小瓶啤酒,我们用牙启开瓶盖继续豪饮。

我们很痞,很匪气,打群架的时候一个塞着一个精神。我们退役的时候实在太高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不再受苦了。可是如果打仗了,我们必定回部队。我们等待的就是战争,当兵时战争没有到来,我们退了,至少还年轻,跑得动路,扛得动枪。我们有资格参与保家卫国之战。

老瓦,现在变成辽宁舰了吧?我们这些蓝水战士,和许许多多爱国同胞一起,看到我们的海军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也许,中国真正的蓝水海军还没有成军,但是相信我们的海军会越来越强,总有一天,我们有能力捍卫我们的海洋权益。曾经有人说,中国海军更像海岸巡逻队。我,罗兄,还有许多海军战友,我们认为我们不会永远当海岸巡逻队。总有那么一天,插着五星红旗和海军旗的中国军舰,由勇敢的蓝水战士驾驶,将坚决捍卫我们的领海,维护民族尊严,勇敢的打击来犯之敌。中国海军,将成为共和国坚固的第一道防线!御敌于国门之外,将不再是一句口号。

最勇敢无畏的战士,组成最坚固的防线!

酒过三巡,酒吧的嘈杂之声仿佛消失了。我的耳畔只回荡着几年前新兵入营时听到的那声怒吼,我们新兵训练团的团长冲我们这些未来的蓝水战士吼出了中国海军的决心和信心:“领海上,只有我军,没有敌军!”

我们曾是蓝水战士,我们永远是蓝水战士。

昨晚酩酊大醉,凌晨时分我与罗兄依依惜别。今日没能醒酒,莫名其妙写了这篇文章。支持海军论坛,没有二话。不是真正蓝水战士的复员军人,回头看这篇文章时也不知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也许,只为辽宁舰终于服役了吧?一个不老的海军老兵,很振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631547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

      【军团军职】长城军团三师战士 【军团军衔】少尉
      【军团军籍】军人证编号:CC-0352
      2012/9/27 17:07:18

      网友回复

      • 军衔:中国海军上将
      • 军号:542198
      • 头衔:果觉·阳司令
      • 工分:3345055 / 排名:45
      左箭头-小图标

      一对战友,蓝水兄弟

      2012/9/28 22:39:21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2455017
      • 头衔:中華鐵血軍團副司令
      • 工分:1111601 / 排名:342
      左箭头-小图标

      写的很好啊

      顶一个!

      2012/9/27 21:37:27
      • 军衔:中国陆军大校
      • 军号:3939234
      • 头衔:铁血奇人
      • 工分:328874 / 排名:4204
      左箭头-小图标

      友谊传千里,网络见真情啊!

      2012/9/27 21:14:05
      左箭头-小图标

      能在喧嚣的酒吧里遇到同兵种的战友,还是需要一定的缘分.边喝酒,边谈论昔日的部队生活,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军人由于特殊的职业关系,都有脾气和血性.想当年我们守卫在荒无人烟的边关,就几十个当兵的在一起,也时常发生打架斗殴事件,打过后仍然是好战友,好兄弟.很正常的事.

      2012/9/27 19:16:0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们曾是蓝水战士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