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母亲

共 33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母亲

母亲出生于河北唐县山区的一个小镇子,四面环山,外祖父是开作坊的小手艺人,可外祖母家却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外祖母就读当地一所天主教会学校,在她小学要毕业那年,她父母离世,外祖母的哥哥赌博,将家财土地房屋尽输一空后,逃离故土。外祖母无奈,嫁给了老实本分的外祖父。外祖母生有三男一女,母亲在家极受宠爱。

抗战爆发,外祖父虽是手艺人,但却有血性,参加了八路军,在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后勤部。母亲自小看着外祖父穿军装的身影长大,受这种影响,43年15岁时也参军入伍。

父亲在37年底,随115师部分部队在打完平型关战斗后,于38年初在聂荣臻带领下挺进晋察冀,此后便一直驻扎于母亲家乡的镇子上。那时父亲任晋察冀三分区干部科科长,年轻英俊。与外祖父同在三分区机关。

母亲长得不是那种漂亮,细长的眼睛,小嘴小鼻子,高挑身材。父亲说母亲年轻时很是秀气,

(心情沉闷,后天是母亲忌日,暂时不写了)

1944年,父亲在指挥战斗中再次被炸伤,,加之38年负伤后接上的动脉血管恢复得不好,身体很虚弱,于是45年部队将父亲安置在母亲家乡休养,随行有一个警卫员。组织考虑只靠警卫员照顾并不方便,在当时父亲的几位老首长莫文骅,王平,黄永胜,黄文明的安排下,由黄文明的夫人冯蕴芬出面,将母亲介绍给了父亲,这是典型的分配夫妻。母亲对父亲并不陌生,父亲是放羊娃出身,对农民有深厚的感情,经常去各家转转,也到过母亲家,闲暇时会和外祖母聊聊天,帮着做些活,母亲说,看着父亲就有一种仰慕的感觉,所以没犹豫便答应下来,据说父亲十分高兴。

从此,母亲便开始了和父亲的生活,在母亲悉心照料下,46年父亲恢复了健康,再次走上战场,而母亲便开始了终日对父亲的挂牵中。47年攻打张家口,父亲再次负伤,但并不重,可让母亲悲痛欲绝的是,父亲回家再没能见到他的大儿子-----我的大哥,就在战斗激烈阶段,我的大哥意外身亡,母亲悲痛之余并未通知父亲,而是默默承受着痛苦,等待父亲的归来。母爱是伟大的,但母亲这时表现出来的伟大远远超过了母爱。

后来的日子里,母亲伴随着父亲转战张家口,集宁,太原,石家庄,北平直到全国解放。度过了战争年代日夜揪心的日子。

(文中提及人物:莫文骅-原抗大政治部主任,中将,父亲的启蒙老师。王平-三分区政委,上将,黄永胜,三分区司令员,上将。黄文明-三分区政治部副主任、政委,少将)

慢慢写,先告一段落

母亲在我心目中,是最美,最善良,最慈祥的。为了支持父亲,她抛弃了自己所有的愿望,放弃了自己的工作,默默地持家,相夫教子,没有怨言。父亲是军事干部,脾气暴躁,但对母亲却非常体贴,这点对我们几个儿子影响深刻,对爱人都极体贴。父亲十几次负伤,身体极差,若不是母亲的悉心照料,恐怕活不到69岁。父母的一生,没有甜言蜜语,花前月下,但他们之间却有着赤诚的感情。

48年,父亲一位老战友(早在44年牺牲)的妻子牺牲,留下了一个六岁的女儿,寄养在老乡家。因战事已近尾声,父亲向组织提出要收养这个孩子,几经辗转,终于找回来,这就是我的大姐。长大后母亲回忆,大姐刚回来时,浑身虱子,披头散发,瘦骨嶙嶙,母亲抱着她难受得落泪,大姐在家生活下来,父母对大姐的疼爱超过我们。解放后实行供给制(没有工资,家庭成员由军队供养),不管什么级别的干部都没什么钱,有时母亲悄悄买回几块西瓜会给大姐先吃,只给大哥一点点,可大姐懂事,总是把她的留下来偷偷给大哥,母亲一说这事就夸大姐真是好姐姐。以至我小时候经常吃醋,直到我入伍后,大姐来看我随口说道要给她父母扫墓,才知道她不是我父母所生的。大姐的烈士子女抚恤金,母亲一直给她存着,直到大姐结婚交给她。父亲、母亲去世,追悼会上大姐仍然是排在子女第一位。

母亲在我心目中是最善良的,因为外祖父也是军人,舅舅转业到地方,所以母亲家里不需要多少照顾,而父亲家在山西雁北靠近陕北,内蒙的贫穷山沟里,虽然父亲两个哥哥都在抗战中牺牲,爷爷因为儿子抗日被鬼子杀害,奶奶早已去世,老家没有亲人,但经常有些穷乡亲来我家,每次母亲都会把家中的好东西拿出来招待他们,记得小时候,粗粮多,可只要他们来,有的父亲都不认识,母亲一定把家中的大米白面做好,让乡亲吃好。我那时不理解,看他们吃着白面大米,自己和哥哥姐姐只能吃窝头,很不平衡。来的人多了,家中粮食不够吃,母亲就瞒着父亲悄悄找到后勤部门,从农场购买些粮食,不敢让父亲知道,父亲一生不许我们占公家便宜。母亲后来说,老家穷,那里的人吃不上好粮食,既然来了,就让人家享享福,不能让乡亲说你爸爸当了大官就不认穷乡亲。那些年,虽然家中并不缺细粮,但我们一直吃得很少。

文革期间,许多地方干部受迫害,父亲十分气愤,曾经对来找他要人的造反派头头开口大骂,让警卫员把他们赶出去。原因是因为父亲把他的几个转业到地方的老战友接到了家里,避风头。其中有原河北省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贾然,安徽歙州地委书记曾-----(名字记不清了)。曾叔叔是父亲赶到歙县,从一个茶场里抢回来的。母亲对他们十分关心,每天都会为他们做一些喜欢的小菜,准备好酒,让几个老头开心的吃着喝着聊着,我也经常蹭点好吃的,饱口福,还被几个叔叔灌过酒,挺开心,父亲的很多事情也是从他们口中得知的,曾叔叔被造反派打了,身上有伤口,母亲就亲自为他用很软的棉布做衬衣,家里养的几只鸡,都被母亲杀了为他们补营养。母亲的厨艺很高,父亲喜欢川菜,母亲的辣子鸡做的可谓一绝,从小就记得,家里饭桌上,辣子鸡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还有辣子鸡肠,酸辣粉,腊肠,蛇皮黄瓜,虎皮尖椒,回锅肉,豆豉鱼等,而北方菜,像压猪头,炖菜,红烧鱼,清蒸鱼,粉肠,各种炒菜等等,我也学了不少。直到母亲行动不方便,只要我们一回家,母亲还是亲自下厨炒几道拿手菜,看着我们吃。回想起母亲的菜,仍垂涎欲滴。

母亲在我心目中是严厉的。我小时候调皮,胆子大,经常做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所以我挨打最多,父亲经常下部队,在家时间不多。所以被母亲打得最多,但都不疼,比挠痒痒重些。印象最深的几件事,小时候住在承德时,母亲给我买了顶帽子,我不喜欢就是不戴,母亲很生气,说我想当地主吗,我被打了一通,只好戴上,但绝不再摘下来,母亲无奈,第二天我病了住进医院,仍然戴着帽子睡觉也不摘,母亲只好告诉护士,等睡着了给我摘下来,趁着没醒再戴上,我那时实在是可笑,真辛苦母亲了。

在唐山,我捣乱,记得好像是带着一群孩子玩火,把部队弹药库后面的荒草给点着了。母亲十分气愤,把我暴打一顿,记得那次是真的疼了,父亲回家知道了,让母亲给我弄了个小包袱,让我去蹲监狱,我很拧,夹着包袱半夜就走了,我知道监狱,以前随父亲去玩过,似乎在凌晨被父亲警卫员找回来,仍然被母亲训斥了很长时间。

在石家庄,一次我把营房后面农村的一个孩子打了,那事情起因真的不怨我,可还是被母亲打了,又领着我找到那孩子家里给人家道歉,回家还训斥我,为什么看不起农村孩子,唉,我也有口难辩,真的不是看不起,是他找的事。

在太原,部队新接了一批高炮牵引车,记得是苏联的“嘎斯五一”,停在大操场上,就在我家门前,兴奋冲昏了头脑,我领着几个孩子爬上车,点着火,结果没开好,把前面的围墙撞塌了,又是一顿揍。

可母亲还是掌握一个原则,不告诉父亲,因为父亲的打会很重的。其他的许多事就不说了,就是说了,大家也会认为我被打得太轻了。

母亲是严厉的,长大后终于理解了母亲的苦心,哪个母亲舍得打自己的孩子,那是一种爱。母亲的严厉,也让儿时的我把淘气收敛了许多。

母亲很善于理家,也很大方。六七十年代父亲是十级,工资加军龄补贴好像是360元左右,母亲16级地方工资可能是七八十元吧(母亲62年响应号召离职,再没有工资)。在那个普遍工资在三四十元的年代,算是很高的了。那时一个人每月的生活费有8元钱就很好了,可家里并没有多少余钱,每次家里来了老家的人,临走母亲都要给他们买好车票,带上零用钱,还有父亲一个抗战时期的老警卫员,解放石家庄时腿被炸断,退伍返乡,家里生活很困难,母亲每个月都要给他寄一部分钱,母亲说,他是父亲的救命恩人,抗战时父亲带两个营打阻击,重伤昏迷,人也打光了,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把父亲背下了阵地藏在柴火垛里,想办法借了头驴天黑后把父亲送回了根据地,这种战友的生死情是永不能忘的。从母亲那里我学到了做人的品德,善待每一个人,记住每一个对你有过帮助的人,只要有可能就帮助有需要的人,哪怕他曾经对不起你。母亲在家属和机关干部战士中威望很高。

母亲善于烹饪,也很会调剂生活,就是玉米面都能做出很多花样,像金银卷,发糕,煮疙瘩,还有一种用专用锅烙的玉米饼很好吃,甚至突发奇想用玉米面做面条,结果作出了一锅面糊糊,母亲总是想方设法让家人吃好,在那个时期,我们很少吃最简单的窝头玉米面粥,母亲还到机关战士食堂手把手教炊事员粗粮细作,腌咸菜等等。那时经常有院里的孩子跑到我家尝新鲜。母亲总是来者不拒。更有甚者,赖在我家不走的都有,像原66军军长闫同茂的小女儿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天天就要吃玉米饼。母亲的善于持家在当时部队里很有名气,还作为家属代表参加了北京军区表彰大会。所以尽管资助他人比较多,但家里的生活没受到丝毫影响,记得有一次父亲离休后,说母亲太细,太累,把母亲的财政大权给篡夺了,结果,不到一个月便焦头烂额,只好又主动交回,家庭政变短命夭折。

母亲最喜欢看京剧,特别是听说有哪位名角演出,便会显得很兴奋,父亲也是清楚母亲的喜好,会早早买好票,陪母亲看戏,回来时还会给我们买些好吃的,以便共享喜悦,其实就是拉我去我也不去,看京剧远不如藏猫猫好玩,再说还带回好吃的。

现在写着,已不像那时那样悲痛,而是把自己拉入遥远的幸福回忆,所以写得也不再伤感了。

我入伍是在总部机关,后来父亲通过老战友把我调到一线部队,母亲虽很担心,但仍坚定的支持,可我知道,那一年母亲的白发出来了。母亲告诉我,那一年父亲也是很挂念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半夜起来,有时会到院子里来回度步,没有睡过整宿的觉,母亲的担心又不敢表露出来,只好陪着父亲默默地忍受着煎熬。只有在每次接到我电话报平安后,父亲母亲才会睡得踏实。母亲对我们很疼爱,但绝不溺爱,如果她要反对,我想,父亲是没办法调我去一线的,本身就是非正常调动,但不像有些父母,想方设法将儿女调到舒服安逸的单位,而是从最舒服的地方调到最艰苦最危险的位置。我感谢父亲,使我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使我坚强 ,使我得到了真正的军人最难得的锤炼。我受益匪浅。我感谢母亲,深明大义,在那血腥的环境,我总会回头远眺,似乎看见母亲那慈祥的面容,坚强的目光。

父亲身体很不好,多处受伤,父亲对土地有深厚的感情,离休后,把家里的小院整理得就像是小型农场和花园,,母亲陪着父亲每天在那地里劳作,很有一幅田园风光,母亲逐渐学会了种菜,甚至会清楚的记住每种菜下种的时间,还学会了给果树剪枝,为花嫁接,母亲很聪明,她的手艺逐渐超过了父亲,其实,母亲的目的就是多干些,让父亲不必干那些劳累的活,母亲登峰造极之作,便是使一颗月季经过嫁接后,开出不同颜色的好几种花,使苹果树经过嫁接后结出苹果梨,种的菜更是吃不完,父亲就很自豪的挨家挨户给送 ,每次都要准确的告诉人家;这是我自己种的。丰收时连所里的战士食堂都会收到父母的菜。每次回家,一进门便感受到那种花园般的清新,院子里有苹果树,桃树,梨树,葡萄,草莓,各种蔬菜,还有众多的花,五彩缤纷,院墙上爬满了豆角,苦瓜,南瓜,母亲还用种的藤科植物编了一座月亮门,真的有童话世界的感觉。

母亲是最慈祥的。家中孙子辈的孩子,都是由母亲带大的,父亲也极疼爱孩子,大姐的女儿出生时,我刚上小学,只记得母亲好长时间就开始忙里忙外,做了很多小衣服小被子,看着很好玩,都像小和尚穿的衣服,两边搭过来绑上带,家中保姆做的衣服母亲看不上,只让保姆做帮手洗洗涮涮,大了以后才知道,母亲做的小衣服小孩子穿上很舒服哪都不会被束缚,绝不像有些孩子穿的棉裤腿绷的紧紧的屁股一撅一撅的,很平展。母亲乐呵呵的告诉我说我要当舅舅了,可我真的不想当舅舅,我知道当了舅舅,大姐就没时间带我玩了。大姐的女儿一直到上学才离开,那时院里孙子辈的小孩子我大姐的女儿是第一个。所以母亲说文丽回家就陷进了姥姥庙,到处都是姥姥给好吃的。父亲仍是那样,在家时候少,下部队时候多,但每次回家都要先去抱他的外孙女,父母真的有些偏心眼,给外孙女买的东西我们小时候都没玩过,也没记得吃过,有时候会偷吃几嘴,嘿嘿,那滋味现在想着都流口水。其实母亲那时还不到四十岁。

后来哥哥姐姐的孩子都是在父亲离休后出生的,母亲一个一个把他们带大,父亲也是把他的孙子孙女看成宝贝,老两口看孩子似乎看上了瘾,有时会自己跑去接回家,后来连司机都认识幼儿园,学校门了,父母一说,他就给接回来了。我们不敢和父母顶嘴,家中只有妹妹例外,和爸妈居然敢生气,但她的特权很快就被孙子孙女夺走了,父母对这几个小孩子,真是费尽了心血,尤其母亲,总是换着花样给他们做喜欢吃的饭菜,但有一点母亲是有原则的,就是绝不许挑食,做什么必须吃什么。后来孩子都逐渐长大,但都养成了习惯,只要一放假,就马上往奶奶(姥姥)家跑,去享受慈祥,大姐的女儿都快四十了,回了家还是抱着她姥姥亲,这是母亲的嘴就合不上了,那种开心的样子,就像小孩子得到了最喜欢的玩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600590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1
      0
      2012/7/28 22:32:0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谢谢老大哥,同是三分区的后代,同样继承老一辈的传统,回忆父母血与火的经历,能使人振奋,怀念唐县老家弯弯的小河。

      2012/7/30 0:37:11
      左箭头-小图标

      战友的母亲是位了不起的母亲,我们都有一个伟大的母亲,她们都是唐县人,我们永远不忘父母养育之思。我们不会忘记前辈们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不怕牺牲,英勇奋战的历史。我们要牢记历史,忘记历史就是背叛。我们作为后代有责任把先辈们的革命经历写出来,教育我们自己也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中国革命的历史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毛主席的领导,没有伟大的人民军队,没有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广大人民群众,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没有新中国。祝老乡平安幸福!八一建军节快乐!

      2012/7/29 22:41:04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4140744
      • 工分:539431 / 排名:1721
      左箭头-小图标

      伟大慈祥的母亲.

      2012/7/29 13:18:42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5076602
      • 工分:127158
      左箭头-小图标

      感动!!!

      2012/7/29 11:24: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母亲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