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南国风光美 战友情谊深--南国游记[广州]

共 13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3967976
  • 工分:44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南国风光美 战友情谊深--南国游记[广州]

广 州

广州是我这次南行的最后一站,这里生活着我同生死、共患难的老首长、老兄长。来到南疆,不得不看望这位留在我心中的老战友。

说他是老首长,是因为他是我们卫生队的最高首长,战时在他的英明决策下,卫生队不但圆满完成了战场救护任务,实现了不丢一名伤员,不弃一名烈士的目标,被荣记集体二等功。更是因为他的果断决策,使我们避免了灭顶之灾,全师4个团卫生队唯有我们没有出现伤亡,真是官兵之幸!

说他是老兄长,是因为他在参战时已年逾不惑,仍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战场救护之中,更是因为他以老大哥的身份出现,处处为战士们着想,尽到了老大哥的一份沉重的责任。

说他是老战友,是因为在遇到危险时,他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以一个战士的身份出现在你的身边,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希望让给别人。正是因为他做出了表率,我在战斗中也表现出超乎的勇敢。战后,他时常对老伴说起我:“小钱在战斗中如其说是文书,不如说是我的贴身警卫员。白天行军走在我的前面,夜间行军走在我的后面。”

我是21日12时30分到达老首长家的。令我感到欣慰的是,老首长满面红光,气色极佳。老首长及老伴见我远道而来,激动非常,盛为宽慰,好似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从下午到晚上,我俩一起游街景、逛公园,老首长总是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过去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反复回味着战友深情,言辞之中表露出对久别的战友们无尽的思念。虽然他年事已高,但对30多年前的人和事,仍记忆犹新。

第二天的早茶过后,老首长在战场上的倔劲又上来了,不顾年迈和我的劝阻,非要陪我越过珠江参观久负盛名的黄埔军校

我俩从鱼珠码头上船,直航黄埔军校所在地长洲岛。登岛后,首先看到的是革命先驱孙中山故居,孙中山曾在此休息和办公,现辟为孙总理纪念室,设有《小楼昨日—粤海关黄埔分关及旧址变迁》和《孙中山、梅屋庄吉与黄埔军校》展览。

黄埔军校是当年办公及部分学生住宿和学习的主要场所。现校本部内设有《黄埔军校史迹展》、《黄埔群英馆》、《世界著名军校展》等展览。同时复原了孙中山、蒋介石的办公室,以及政治部、教授部、教练部、管理处、军需处、军医处等办公室和饭堂、宿舍等处供游人参观。

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是1924年孙中山在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创办的新型军事政治学校。孙中山任校总理,蒋中正、廖仲恺分别任校长和党代表。军校以创造革命军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形成了“亲爱精诚,团结合作,为国爱民,不怕牺牲”的校风。军校师生在大革命时期为扫除反动军阀及其封建势力发挥了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北伐战争中,英勇作战,所向披靡,立下了不朽战功。

军校于1930年迁往南京,1937年8月迁往成都,1949年迁往台湾。1938年校本部被日军飞机夷为平地,现存的军校为1996年重建。

军校校舍建筑注重典雅,古朴舒适,环境优雅,宁静别致,建筑独特,史料丰富,文化内涵深厚,是一所集东方文化内涵与西方建筑风格于一体的人文珍品。

在黄埔军校附近,我们还参观了武器展览。展厅内展出的都是已经退出现役的老式海军武器装备:37高射炮、冲锋舟、反舰导弹、各种型号的鱼雷、歼击机、履带式导弹发射车、水陆坦克、鱼雷及其发射管等。

在广州我还看到,清晨有许多老人独自一人,花上十几二十元,悠闲地在茶庄喝着早茶;夜晚有人独自地在若大的、昏暗的、荔枝茂密的公园里散步,足以看出广州的社会和谐安定,人民生活幸福,这在中部的都市武汉是难以想象的。这也许是管中窥豹吧!

告别老首长,我踏上了返程之路。返程路我选择了现代交通工具,乘坐地铁是市内快速公交的最佳选择,乘坐高铁又是远距离旅行的首选方式。从大沙地到广州南站百十里地,只用了几十分钟,这在前几年是难以想象的;从广州南站到深圳北站只用了43分钟,真是快捷、舒适,真实体验到了现代交通的便利。

这次旅行可以说是一次万里行,也是我有生以来最远的旅行。从武汉出发,经长沙、深圳、厦门、珠海、深圳、广州、深圳、南昌、黄梅等地,再回到武汉,行程近4700公里(按铁路里程计算),加上在各市的短程,这次旅程应当说超过5000公里。

这次旅行算是领略了南国的美丽风光,亲身感受到了战友的情怀比南岭高,战友的友谊比南海深。谁说战友真情只出现在战场上?实事证明,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是十分珍惜这种血色的友谊。无论时间、潮流如何推移,这种友谊是在不断地延续,战友情谊永恒。

我要振臂高呼:战友情谊万岁!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2/6/30 22:07: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南国风光美 战友情谊深--南国游记[广州]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