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许世友回忆录揭秘戎马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耻辱

共 61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中将
  • 军号:1149534
  • 头衔:驻韩日总督
  • 工分:1415884 / 排名:18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许世友回忆录揭秘戎马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耻辱

本文摘自《我在红军十年》, 作者:许世友,出版:战士出版社

九月中旬,在张国焘的欺骗下,我们再过草地,开始了南下时期的艰苦作战。十月上旬,我们四军强渡大金川,连克绥靖、丹巴两城。中旬,攻占金汤镇、再下天全城,把刘湘的五牌——“模范师”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此时,敌主力业已集中,敌优我劣势日趋严重。张国焘却无视现实,仍令全军向川西平原发展,致使我军在百丈地区与敌苦战七天七夜,伤亡近万,元气大伤。事实证明,党中央关于“南下是绝路”的预见完全正确。

十二月初,我们四军出击荥经,薛岳打来了。在如何据峡口御敌的问题上,我同方面军的一位负责同志发生了争执。他认为薛岳是稳扎稳打,摆一个团就够了。我感到兵力不够,再三力辩,未被采纳,只好服从。战斗打响后,薛岳集中了九个团,把我们这个团打垮了。

在我的戎马生涯中,被人家一下子搞掉一个团,是绝无仅有的耻辱。给我震动极大,教训甚深。祸莫大于轻敌。峡口失利,正是那种大少爷指挥作风所致的恶果。多少年来,我每每告诫自己,任何作战决心都要先思后至,防患未然,万万不能独尊自大,一厢情愿。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搏斗,对指挥正确是否的检验,最迅速,最无情,不打刚已,既打刚要力争全胜。谁打了败仗,还以胜败乃兵家常事而自尉,谁就是最没出息的指挥员。

南下碰壁后,张国焘仍不思悔改,执意要我军拉向甘、青、新等边陲地区。一九三六年二月中旬,部队向西康进发,连接翻越夹金、党岭两座雪山。接着,连克道孚、炉霍、瞻化,占领西康东北重镇甘孜。而后,我入甘孜红军大学集训。结业后,就任刚刚组建的骑兵部队司令。

七月初,二、四方面军于甘孜会师。在朱德、任弼时、刘伯承、贺友、关向应、徐向前等同志的斗争和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的要求下,张国焘被迫放弃其反对党中央的活动,同意与红二方面军共同北上,与中央会合。

由甘孜北上,是第三次过草地。我们骑兵师为全军先遣部队,经西倾寺先出阿坝,担负着侦察道路、筹集粮草的重任。沿途打了七十二次仗,打反动土司武装,打国民党骑兵。打来打去,三千多骑兵,打到甘南的渭县只剩下二百多人。

长征中,我们三过草地,数攀雪山,战斗频繁,衣单粮缺,其艰难困苦不言而喻。全军上下,情若兄弟,分甘共苦,毫无怨言。不分什么大官小兵,有饭就分着吃,有烟就轮着抽。没有人因为没有提干,没有入党,哭鼻子,闹意见。长征使我体会到,作为带兵的人,越是条件艰苦,越是爱护部队。团结出战斗力,哪个部队尊干爱民蔚然成风,哪个部队就是一个铁拳。不爱兵就不是好干部,不懂得爱兵根本不配当将军。

长征还告诉我们,走毛泽东思想的道路,革命就发民,就胜利。反之,就会在黑暗中迷途,摔跤。红四方面军几经曲折,最后才回到党中央的怀抱,根本原因就在于此。

一九三六年十月,我们到过甘肃会宁,实现了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红军的胜利会师。

      打赏
      收藏文本
      4
      伟人逝去举国哀,世界损失过半!一代巨擘,人道是:圣人复归震旦!欺秦压武,制唐遏赵,天骄又怎样?圣者武家,羡煞多少凡臣。

      遥想主席当年,年少立伟想。百折不屈,斩棘搏浪!悠然见,敌手纷纷坠马。文治武功,风流千古谁堪于伯仲?放眼今朝,东逝水,大江畅!
      2012/6/8 8:29:4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张国焘把四方面军的害的太惨了,损失一个团算小的了,杀了那么多高级将领

      2012/6/8 17:12: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许世友回忆录揭秘戎马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耻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