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鬼子”请我去赴宴 被我痛骂成好友

共 171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281261
  • 工分:823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鬼子”请我去赴宴 被我痛骂成好友

“鬼子”请我去赴宴 被我痛骂成好友

转业回到地方以后,由于工作关系我结识了不少朋友,有国企的、有民营的,还有政府机关的等,除此之外还有一位日本朋友,准确的说我和这个日本朋友的友谊是骂出来的!。

有一年,有一个老首长的孩子来找我,想在我区某一个地方开一个公司从事来料加工方面的业务。我细一问得知:原来他在日本留学多年,毕业后被日本公司所聘用,公司一是想拓展海外业务、二是想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于是便委托他到中国来开设分公司,老总是日本人,副总就是他了。由于他对我区人生地不熟,老首长就让他来找我帮忙。我心想:看来这个公司开设成功与否,对他这个副总今后的发展及前程很关键,于是就开玩笑地对他说:当年你爸是打鬼子的,现在“大鬼子“当老总,你当副总你不成了”二鬼子“了?,他尴尬地冲我一笑“混口饭吃呗,当鬼子我才不干呢”!。

老首长的孩子有事找我,那肯定没说的,尽管我不分管这方面工作,但是我有朋友可以向他们推荐啊。一则为我区的经济发展做点贡献,二则举手之劳做个顺水人情何乐不为呢!。于是我把他引荐给区里分管这方面工作的朋友,让他们去洽谈具体事务。在以后的半年多时间里“二鬼子”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虽说中间有几次小插曲,都通过我和有关方面协调很好的处理了,为此他非常感谢我。“大鬼子”也几次托他给我捎话,想请我吃顿饭见个面以表谢意,都被我以工作忙没空为理由推辞了,道理很简单因为我对鬼子没好感!。

眼看公司快开业了,“大鬼子”有点着急了,便再次托他请我赴宴,我一看再推辞有点说不过去,也别让老首长的孩子为难了,于是便答应了,同时告诉他我还要带几个朋友去你们认识一下,今后可能对你们公司发展会有帮助的。他一听高兴地不得了,连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按照”二鬼子”的安排,我和几个朋友准时到达酒店门口,只见“二鬼子”早已恭候在门口,一见面肯定少不了客气一番。唠了半天就是不见“二鬼子”领我们进酒店,我有点着急了,几个朋友看出门道来了跟我悄悄地咬耳朵说:小日本规矩多,大鬼子没到,二鬼子不敢轻举妄动!。我一听光火了,妈的!,今天几个朋友纯粹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来捧场的,怠慢我倒无所谓,怠慢我这几个哥们我的脸面望那搁!,有心想发作,但一看到老首长的孩子,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怎么办呢只有等吧!。要知道南方8月份的天气白天太阳暴晒,晚上地面热气腾腾烤的你难受死了,我真是恨的牙痒痒的。

大概等了足有20分钟,“大鬼子”终于来了。我一看年纪比我小不少,一见面连连鞠躬,嘴里还不停地叨咕什么,我也听不懂,便悄悄地问“二鬼子”他说啥了?,“二鬼子”说:“很抱歉,路上堵车请多多包涵”。

我们一帮人啥也没说就跟着“大鬼子”进了酒店,可我越想越来气,在部队的老毛病又犯了,憋不住骂了起来:国骂!地方骂!全上来了,说实话确实很难听,撇开骂人的话不说,主要意思是:小日本,你少来这一套,堵车鬼才信呢!,哪有主人请吃饭自己晚来的!……。我相信只要耳朵不聋谁都能听见。只见几个朋友笑而不语,“二鬼子”急得直朝我摆手,我正在气头上也没领会他啥意思。

进了包房我被安排坐在大鬼子边上,待大家坐定以后,“大鬼子”朝我微微一笑问道:“你喝什么酒”?,我一听:天哪!纯正的国语!,刚才那一番“骂”他全听明白了啊,这下可臊死我了,虽说咱们当过兵偶尔有点粗鲁,但从来没有当着主人的面骂主人的,好歹咱也是有身份的人啊。当时我就想:大鬼子一见面为什么不说中国话,可能是初次见面比较低调谨慎来个真人不露相,听见我骂他了,他觉得我们欺负他听不懂中国话,就给我们来个措手不及叫你们难堪!。

“轻敌、绝对轻敌”,我恨不得捶自己的脑瓜心想:今天你丢人显眼了吧,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个领导干部说出去多难听啊,“大鬼子”还不知道怎么看我呢?,说不定回去损“二鬼子”:“你的朋友就这素质啊”?。到这份上我也没辙了很尴尬地笑着对他说:“那就喝点白酒吧”!。他一听乐了:“你是酒鬼”!,妈呀!我差点没晕过去。几个朋友也傻了,楞在一边傻呼呼的啥话没有。我知道他们不是被“大鬼子”的流利的中国话震住了,平时经常和老外打交道他们见多了,而是被我刚才一番国骂给惊住了,在琢磨今晚这顿酒怎么喝法呢!。

在酒席上,“大鬼子”喝得是红酒,倒也显得大大方方,似乎啥事没发生似的,频频举杯向我们表示感谢,我们也不断回敬表示尽力而为。同时我也尽量装出一副斯文样,极力地想挽回刚才的冒失。告辞时“两个鬼子”握住我们的手再三表示感谢,我们也看出来他们是真心的,不管怎么说今晚这顿酒喝得还是非常尽兴也非常友善的!。后来我从“二鬼子”哪里打听到,“大鬼子”是日本名牌大学毕业的,特别喜爱中国文化,这次到中国来就是他自己争取的!。

古人曰:“有来无往非礼也”,过了些日子我想:是否咱们也回请一下,一则体现咱中国人的好客,二则为上次的冒失算是弥补,几个朋友一听非常赞成,于是向二个鬼子发出邀请,同时也邀请“大鬼子”夫人孩子一起参加。宴请那一天我们几个还有我爱人早早地来到酒店门前,“大鬼子”一家也准时到达,“大鬼子”夫人很年轻长得也蛮漂亮的,孩子也就是3—4岁吧,入席后他夫人给我们每人奉上一份小礼物,包装的非常精致,让人一看就爱不释手,我心想:鬼子想得就是细啊,请他吃饭还这么破费,真不好意思!。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吗!,这次大家坐在一起就不像上次那样拘束了,互相敬酒谈笑风生。然而我发现“大鬼子”夫人几乎没喝一口酒没吃一口菜,全忙乎孩子去了,原来“大鬼子”的孩子淘气得很,一刻不停满屋子乱窜,她就紧随其后呵护他,我几次让“大鬼子”请她入席,她只是朝我们鞠躬一笑表示知道了,该忙啥还忙啥,“二鬼子”拉了我一把悄悄地跟我说:“别管她!,日本女人就这样”。因为熟悉了我的几个朋友也和“大鬼子”开起玩笑了说:你老婆长得蛮像栗原小卷的啊,“大鬼子”便把这话翻译给他老婆听,他老婆一听马上跑过来挨个向我们鞠躬,嘴里不停说些什么,虽然我们听不懂,但从表情上可以看得出她对我们的夸奖有点受宠若惊,还给我们每人倒上一杯酒,夫妇二人高兴的举起酒杯和我们一起一饮而尽,酒桌上顿时热闹起来。

散席后我回到家中,我爱人很好奇地打开礼品盒,解开丝带、剥了一层又一层,最后是两个小盒打开一看每盒里面有四块硬糖,一尝味道很一般,跟咱们国产的糖果相比差远去了,把我们乐的够呛,不得不佩服鬼子的精明,不管怎么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嘛!这份心意我们领了!。

很快公司开业了,总公司还派专人前来参加开业典礼,我们几个也作为贵宾参加了开业仪式,“大鬼子”把我们几个哥们一一向上司作了介绍,上司频频鞠躬致意,看得出对这两个“鬼子”的业绩是非常满意的。

快过年了,我突然收到一张明信片,上面的字写的非常漂亮、工整,显然是有一定的功底的,仔细一看原来是“大鬼子”邮来的,使我不得不对他又恭敬三分,我对快要高考的儿子说:你看人家日本人中国字写得多好啊比你强多了。我儿子不以为然地说:日本的文字本来就是源于中国的有啥稀奇!,我想可不是嘛,但转念一想不对啊,照你这么说你的字应该写的很好的啦,怎么看写的像螃蟹爬似的,回头一看这小子知道我要开涮他早就溜了!。

就这样我和大鬼子开始交往起来,逢年过节他都要给我邮明信片,我呢有空也到他公司里去看看玩玩,彼此相处的非常友好。有一次他给我寄来一封信说的很客气,当时我也没在意,过了很久没听到他消息,我便打电话问“二鬼子”,“二鬼子”很惊讶地跟我说:“你不知道?他调回本土啦”!,我这才想到那封信不由得后悔死了。我估计他没明说,大概怕我们到时要张罗为他送行添麻烦,看来这个“大鬼子”很会做人做事的啊。

“大鬼子”走了,我不免的有点惆怅,就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时常回想起我们的过去,心想:我们之间的友情大概从骂开始的吧,如果没有骂这一出大概一切都很平淡正常,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真因为也许有了骂才让“大鬼子”认识了我,也让我对“大鬼子”敬重起来,是否真像人们说的那样“不打不成交”啊!至于大鬼子是怎么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我是这样想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587243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9
      0
      2012/5/31 21:45:22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日本国也有好人,他们能正视上世纪军国主义对邻国侵略战争所犯下的罪行,只是这部分人太少了.

      2012/6/1 10:55:1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207921
      • 头衔:穿一辈子军装的老兵
      • 工分:902167 / 排名:53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先把沙发占下来!

      看了杨团的帖子,想起了我在参加联合国“十年减灾”大会时出的洋相,我们代表团在参观日本的防灾设施时,我一面兴致勃勃地看,一面用普通话向团里的其他同志,介绍看懂了的日本防灾设施,突然,一个身高近1.9米的黄头发老外,用普通话纠正了我的一个误解,团长马上用上海话告诉我,这个老外懂国语,要我改用上海方言,同时,和老外攀谈起来,老外自我介绍,他是瑞典的外交官,曾在中国的北京大使馆工作过三年,又调到中国台北的商务代办处,干了五年,他说:“我在中国待了八年,那么长的时间,如果还学不会中国话,那么岂不是成了你们中国人说的‘蠢猪’”?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那个大鬼子就是装的不懂中国话,才听到了杨团的痛骂,如果杨团事先知道,大鬼子懂中文而且说得很流利,一定不会用国语破口大骂了,要是我的话,那就改用上海方言,象陈阿大见外宾时那样,“测那、测那”地说。在外国人面前,最好用方言,就像在越南战场上,参战部队把用话工作的,报话员全部换成上海兵,用上海地痞流氓的“切口”,进行联络,指挥作战,把越南猴子像听天书一样,目瞪口呆。

      本文内容于 2012/6/1 6:40:32 被加加林少校编辑

      2012/6/1 6:13: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你作为一个中国人还是个军人吧,动用国家人民付与你的关权利为日本人谋取私利还低三下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发到这来显摆,你不觉得丢人吗你对得起你一身军服吗

      2015/5/8 20:15:30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026784
      • 工分: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杨团 在第9楼的发言:

      我说的全被你曲解了。我发现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按照你的思维是不是应该这样:1、我们应该对骂!2、我被他利用了很可悲!3、他骂我酒鬼我没骨气!4、他应该送我金条!!5、走之前必须跟我明说!你不是当事人却用自己的心态去揣摩别人,说的似乎头头是道分析的条条有理,你不觉得你很滑稽吗?你不觉得你在扯淡吗?,你不觉得你很市侩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教授级的专家了!行家了!评论家了!按照你这样的心态,谁和你共事看来要倒大霉了!。

      首先,这个不是什么想象力,而是基于基本常识去判断的。

      1、初次见面,日本人迟到20分钟,杨团站在酒店门口等了20分钟,在烈日暴晒下;同时,杨团要喝白酒,日本人故意说你是酒鬼。借故骂你,你不觉得恼怒,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低人一等。

      2、日本几块糖,在楼主描述比吃蜜糖还甜。好像日本人送礼都那么轻。你没见过日本人送礼吧?

      3、日本人离开的时候,连告诉楼主一声都没有说,楼主却说,这个是好朋友的表现。

      鲁迅先生离开日本的时候,他的好朋友多么热情和舍不得。在鲁迅先生的文集里有描述。

      基于以上三点,我觉得杨团,做为领导干部,应该有做人的骨气。如果上述3点,换成是你的好朋友,你是不是有同样的认识呢??

      不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日本人,你不觉得耻辱的同时,反而沾沾自喜。

      2012/6/3 8:46:0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026784
      • 工分: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杨团 在第9楼的发言:

      我说的全被你曲解了。我发现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按照你的思维是不是应该这样:1、我们应该对骂!2、我被他利用了很可悲!3、他骂我酒鬼我没骨气!4、他应该送我金条!!5、走之前必须跟我明说!你不是当事人却用自己的心态去揣摩别人,说的似乎头头是道分析的条条有理,你不觉得你很滑稽吗?你不觉得你在扯淡吗?,你不觉得你很市侩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教授级的专家了!行家了!评论家了!按照你这样的心态,谁和你共事看来要倒大霉了!。

      杨团:这个不是我的想象力,而是根据你的叙述,用正常人交往的礼节和程序进行判断,得到了的准确的结论。

      比如你杨团说因为骂而成为好友,那是你想当然的认为他是你的好友,但对方是否认为你是他的好朋友呢?这个就要从他对你的态度和行为上分析,分析的结论,就是,别人根本没有把你当好朋友看待,纯粹是生意上的往来而已。

      因此,想当然的和具有丰富联想的,应该是杨团你才对。那个日本人如此奚落你,如此藐视你的行为,你却没有感觉到,反而洋洋自得。你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具备一些日本人常识才应该的。不然,吃亏了,还说是好朋友。

      根据你的述说,第一次约会,你自己在烈日下站了20分钟,这个是什么行为??你说日本人精通汉语,你说,你喝白酒,日本人会你一句:你是酒鬼!。这个分明骂你,你脸红和害羞什么啊。在中国的应酬上,领导说要喝白酒,你敢对领导说,你是酒鬼吗??这两个这么羞辱你的行为,杨团,你居然还好意思继续跟小日本一起喝酒。

      后面第2次约会,别人不过送点小礼品给你,你却大赞日本人什么什么的。我问你了,你请你朋友吃饭,你朋友是否买点酒啊什么送过来,你感谢没有???

      杨团,你应该好好想想,最近那个在武汉丢自行车后来找到的日本人说的话,中国人对外国人太好了。

      2012/6/3 8:40:04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281261
      • 工分:82399
      左箭头-小图标

      我说的全被你曲解了。我发现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按照你的思维是不是应该这样:1、我们应该对骂!2、我被他利用了很可悲!3、他骂我酒鬼我没骨气!4、他应该送我金条!!5、走之前必须跟我明说!你不是当事人却用自己的心态去揣摩别人,说的似乎头头是道分析的条条有理,你不觉得你很滑稽吗?你不觉得你在扯淡吗?,你不觉得你很市侩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教授级的专家了!行家了!评论家了!按照你这样的心态,谁和你共事看来要倒大霉了!。

      2012/6/3 8:14:2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026784
      • 工分: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杨团是楼主,根据楼主的表述,我认为是楼主自己认为日本人跟他是好朋友,日本人可没有把杨团当好朋友,纯粹是生意上的利用关系而已。

      以下是证据:

      1、楼主说是因为骂日本人而结识的。但实际上根本不是对骂,而是别人装作没有听见而已。是楼主自言自语的骂,那个日本人根本不在乎杨团的感受,让楼主等候20分钟,像仆人一样等在酒店门口。日本人是非常守时的,如果不能准时到来,肯定会电话通知下属的。而这个动作根本没有做,纯粹就把楼主当成下属来看待,单单这个环节上看,楼主就没有日本人那样有骨气。另外一个环节,楼主说,日本人精通汉语,在一个问喝酒环节中,日本人借故骂楼主为酒鬼,但是楼主却没有意会出来,却觉得脸红。

      引号是楼主的原话:“到这份上我也没辙了很尴尬地笑着对他说:“那就喝点白酒吧”!。他一听乐了:“你是酒鬼”!妈呀!我差点没晕过去。几个朋友也傻了,楞在一边傻呼呼的啥话没有。”

      这段话,明确表示了日本人对楼主的藐视,那里有一个主人随便称呼客人叫酒鬼的事情呢?借口骂楼主,但楼主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反而晕过去了。

      在第一次约会上,楼主是这么形容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告辞时“两个鬼子”握住我们的手再三表示感谢,我们也看出来他们是真心的,不管怎么说今晚这顿酒喝得还是非常尽兴也非常友善的!。”

      这次约会,无非就是商人请政府人士吃饭,商人说感谢的话语,无论说得再怎么真诚,终究还是有利益纠葛在里面。在此前谁认识谁呢?不是因为你杨团长大力帮忙,他们公司不一定开张得了。如果你杨团不帮这个忙,谁请你吃饭呢?商人请政府人士吃饭,谈什么真诚感谢呢??表面的客套话,说得再怎么漂亮,都无非客套而已。让政府人士在烈日下暴晒20分钟,当面骂政府人士叫做酒鬼,这是什么待遇呢??

      (2)第2次约会,楼主认为日本人送礼很讲究:

      “跟咱们国产的糖果相比差远去了,把我们乐的够呛,不得不佩服鬼子的精明,不管怎么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嘛!这份心意我们领了!。 ”

      楼主是真心心领了。但是,别人不一定真心送礼。不就是一个客套的见面礼而已,就是几块糖果打发,打发而已。如果真心送礼给你,会是这么简单吗??无非就是装装面子,一般的朋友,送一般的礼物而已。况且,又是你请客,不送点礼物不好意思。只是觉得楼主根本不重要,所以,才薄礼而已。

      (3)“就这样我和大鬼子开始交往起来,逢年过节他都要给我邮明信片,我呢有空也到他公司里去看看玩玩,彼此相处的非常友好。有一次他给我寄来一封信说的很客气,当时我也没在意,过了很久没听到他消息,我便打电话问“二鬼子”,“二鬼子”很惊讶地跟我说:“你不知道?他调回本土啦”!,我这才想到那封信不由得后悔死了。我估计他没明说,大概怕我们到时要张罗为他送行添麻烦,看来这个“大鬼子”很会做人做事的啊。”

      ------这一段更离谱了,走了,都不告诉楼主杨团,这算什么好友呢?根本没把杨团当回事情,离开中国是一件大事情。但是就是这么悄悄走了。但是楼主,还认为这个鬼子会做人。晕,本来,别人就没把你当回事情。如果真当回事情,应该好好感谢楼主杨团的照顾才对。

      况且走就走了,楼主杨团还很惆怅。。。。。别人走了,都不告诉你听,显然没把你当朋友看待,你惆怅什么呢??或许还有什么隐情没有说呢??

      2012/6/2 21:19:20
      左箭头-小图标

      前排围观下新帖。

      2012/6/1 22:53:44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国也有好人,他们能正视上世纪军国主义对邻国侵略战争所犯下的罪行,只是这部分人太少了.

      2012/6/1 10:55:1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207921
      • 头衔:穿一辈子军装的老兵
      • 工分:902167 / 排名:53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杨团 在第3楼的发言:

      说的很有道理,也很有意思!佩服!

      谢谢杨团的夸奖!杨团阅历丰富,多多发帖我们共赏!

      2012/6/1 8:21:55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4281261
      • 工分:82399
      左箭头-小图标

      说的很有道理,也很有意思!佩服!

      2012/6/1 7:48:34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207921
      • 头衔:穿一辈子军装的老兵
      • 工分:902167 / 排名:530
      左箭头-小图标

      先把沙发占下来!

      看了杨团的帖子,想起了我在参加联合国“十年减灾”大会时出的洋相,我们代表团在参观日本的防灾设施时,我一面兴致勃勃地看,一面用普通话向团里的其他同志,介绍看懂了的日本防灾设施,突然,一个身高近1.9米的黄头发老外,用普通话纠正了我的一个误解,团长马上用上海话告诉我,这个老外懂国语,要我改用上海方言,同时,和老外攀谈起来,老外自我介绍,他是瑞典的外交官,曾在中国的北京大使馆工作过三年,又调到中国台北的商务代办处,干了五年,他说:“我在中国待了八年,那么长的时间,如果还学不会中国话,那么岂不是成了你们中国人说的‘蠢猪’”?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那个大鬼子就是装的不懂中国话,才听到了杨团的痛骂,如果杨团事先知道,大鬼子懂中文而且说得很流利,一定不会用国语破口大骂了,要是我的话,那就改用上海方言,象陈阿大见外宾时那样,“测那、测那”地说。在外国人面前,最好用方言,就像在越南战场上,参战部队把用话工作的,报话员全部换成上海兵,用上海地痞流氓的“切口”,进行联络,指挥作战,把越南猴子像听天书一样,目瞪口呆。

      本文内容于 2012/6/1 6:40:32 被加加林少校编辑

      2012/6/1 6:13: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鬼子”请我去赴宴 被我痛骂成好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