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关于2011年底及光明会的几点思辨》

共 17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446513
  • 工分:715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关于2011年底及光明会的几点思辨》

我一直不喜欢对时事妄下结论,这固然是因为为人粗陋寡闻,同时更多的也是信守一点非常朴实的逻辑。

对于任何明智的人来说,大概都可以想象,要想对事物得出一个正确的分析,那么姑且不说需要积累的学识,最起码得先有相对丰富的知询或者说情报。而就情报来说,谁又会认为我等一介草民会比国府高层的渠道来得更为充裕呢??进一步来说,一个人的认知总是有限的,故而对于事物的看法则自然不免也有不周之处。有鉴于此,我个人是很少对时事妄加结论的。

2010年年末有感,2011年初北府的一系列问题将会以最普通的形态展现,时至今天皆成事实。2011年3月的利比亚战争,尽管所言并非定论,但所立的几个假设却不幸言中。而后来之7月亦有论,语北府在8月中旬至月底在南海广州一带将有大动作,事后看来确非虚言。然而语上种种,并非是在吹嘘笔者料事如神、妙算天下,有关真实性在笔者熟悉的几个网友记录里都可考证。其实在笔者看来,所谓预言和先知固然并非毫无可能,但事实上对于一个明智的人来说,倘若给予其充分的信息知询,那么绝大部分人都会得到一个相对可靠的分析结果。有鉴于此,笔者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并非是显摆自己的几滴墨水,仅仅是想通过还原当时分析的过程与依据来解释几个朋友谓之先知先觉的道道。

2010年年末有关北府的一系列结论,尽管有笔者思考的部分和知询收集,但大部分知询和分析皆来至于郎咸平教授近年演讲所采用的逻辑和事例。至于其人其文如何,诸看官大可自行判断。所涉由于篇幅过长,此处笔者不多言语。而11年3月份之利比亚战争,尽管在今天被诸多人蔑之为愚蠢如卡扎菲的莽撞,但翻一翻3月17日前的新闻和各大论坛的热议,却鲜有认为卡扎菲失利的认识。当然,这一方面是说明了世人的浅显,但同时这又何尝不是今天泛滥媒体的误导呢??仅仅在3月16日,利埃边境电所传来的完全是反卡扎菲武装的一片穷途末路,有卡扎菲大军兵临班加西城下的大背景(反卡扎菲武装临时首都),也有反卡扎菲武装部队将领的亲口承认;“我们已经失去了战争。”然而仅仅3天后,随着美英法多国部队的空中突袭,利比亚战局立刻逆转卡扎菲部队全线溃败,直至10月20日卡扎菲被捕身亡,这场战争才暂时有了一个结束。

最早笔者对于这场战争的各种热议也是莫衷一是,因为在笔者看来任何分析都必须有相应的情报做基础。而就后者来说,媒体的评论往往因为政策和水平的限制而多戴有不可避免的导向与片面性,从这个意义上说要想通过有限的知讯去推导一个事务可能的结果将是何其难而。因此,笔者很少对时事去下肯定性的结论。也因此,在16日前不少人皆认为卡扎菲必然胜利之时,笔者却具体指出胜利所需的几点前提,笔者认为若无此等前提则战争胜负实在无从得知。其前提条件为三,第一是双方的财力对比是否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其打到最后。而若把这点继续放大就必须涉及到第二个条件,既外方是否会干预。其三则为没有外国地面干涉军的参与。此上三条的真实性皆可查看笔者几个Q群的聊天记录,从今天来看这基本等于没说,但在当时却很少有人从理智上看待这些问题。时至今天大多数人对事务的看法往往发至感情而并非逻辑,人们总是盲目的认为自己总是对的,而同时多数现代人又厌恶理论和思考,于是也往往陷入一个死循环。即看事务逻辑的看法越来越依靠媒体,而因为媒体本身的缺陷而越发的浅薄。

如果观者仔细,那么同样会发现上举的第三条其实是个笔者的误识。笔者之所以原文不动的拷贝过来实则是这确实是当时笔者的真实想法。事实上在当时笔者提出此三条先决条件时,笔者内心尽管有自己的坚持,但确实无法肯定战争的根本走向。原因很简单,缺乏知讯。一个人若没有五官去感之世界,那么他的脑海里所呈现的世界又怎么能说是理性的呢??

而论及7月份的大胆预测,尽管后来证明确有其事,但就笔者个人来说却并非是什么可炫的。7月的预测笔者的原始依据就情报来说仅仅只有当地人员的数天假期,至于缘何这会使得笔者联系到8月份可能的大动作,说实话笔者也无从解释。其次所依据的则为近年来该地局势的特殊性以及军方日趋紧密的军事训练,故而从逻辑上说,直此复杂的大势下没有理由不进行某种意义上的大动作。就这个意义上说来,有关于7月份的这次预测,与其说是情报的分析结果,倒不如说是主观心理上的运气。实际上就今天来说,尽管成功预测到了8月的大动作,但此次动作所开展的理由、过程以及影响,笔者至今都未尝知晓。

然而拉拉杂杂的扯了半天,到底是想说明些什么呢??

时至今天,网络固然使得信息的传播速度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但却并未彻底改变人类对于信息的处理能力。在日益泛滥的各种信息的汪洋大海里,我们所需要的并非是单纯的观看这些信息,更多的还需要培养分析此信息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将绝非是依靠日常的生活或者工作经验来得到,更多的它需要我们对优秀先辈们理论的学习与思考。

时今人对于理论往往颇为不屑,然而所谓务实事者,其实事无非是各种关系、身份、背景与金钱。一个人的毕生精力投于以上种种,间接的也就导致了其人认识的浅薄、道德的欠缺。而一个民族多数如此,则社会科技将无从发展,社会风气自私自利。回顾百年来科学界的发展史,大凡身为有点团体意识的国人大概都会汗颜,除杨振宁等少数几个科学先驱外,近代中国几无任何科学上的创新。回顾自身,当我们越来越沉侵在苹果、Ipad等高科技产品之时,我们对于这些产品科技原理的认知却越来越远。我们仅仅是把没有电源的产品充满电,我们仅仅是把网上各种制造笑料的信息下载到手机或者笔记本中,我们仅仅是按照规范好的数学公式把钱汇入银行-----而对于任何超出这些“实务”的东西,我们一概避之不及,谓之异端。

我们既不创造世界,也不毁灭世界,我就想为快乐而活,这有什么不对?这有什么不好的?

世人的浅薄在于,上述所谓“实务”事实上并非一定是要通过人来操作的。倘若说一个机器人可以完成上述工序,那么用时髦的话说,这个机器人岂非要比人类更为经济??请注意,机器人并不需要进食、机器人并不会像老板抱怨没有双休、机器人不会要工资、机器人不会有超出程序外的思考----也由此,当一个地方的资源越来越难以供养日益增多的人类之时,科技的动力、人类自身的好逸恶劳也就促进了社会精英团体的深刻思考。倘若用机器人可以完成大部分人类的“实务”,那么这些人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及此,我们就不得不谈谈世人谓之无物的光明会。有关于光明会的种种惊世之语和争论,在今天随时都能找到很多,故而我们并不去刻意的去讨论这个组织的真实性。我们仅仅反过来看,设若这样一个组织真的存在,也的的确确有这样的惊世阴谋,那么人们尤其是身处庙堂之高的人们如何去应对?拿什么去应对?

而此前,有鉴于开篇所语的任何肯定性结论皆需要确实情报作为基础,故而下文的一切分析皆为推论,至于如何选取则全在看官本身了。

有关于光明会,从逻辑学上看必须先讨论一个问题,即以其主旨看光明会的中心是一群所谓少数精英对多数垃圾人口的对抗。而就这点来说,似乎有违历史洪流不因少数人意志为转移的普世逻辑。为此,设若这些所谓精英真是人类世界各界的佼佼者,岂非在一开始就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而换言之,若他们真是精英,又如何会不知晓此等基本逻辑呢??为此,我们必须先说明一下,所谓历史洪流不因少数人意志为转移的说法其实并不完整。若研读历史深入的人大概都会承认,历史书不过是一本记事本,而历史本身却往往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出生费莱的贾逊如果没有在公元前370年被刺身亡,那么后世人们所看到远征波斯壮举的或许就是他而并非是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了。拿破仑在1807年若深荫持盈保泰的理念不去主动入侵西班牙,又或者不在1812年主动入侵俄国,那么他的帝国也许就没有那么短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谓历史的洪流固然有人类共同意识的作用,但对于把握船头方向的船长来说,其带头作用也绝不可估量。从用兵学上来说,有组织的5%也总胜过无组织的95%。及此,少数对抗多数并非一定就会失败。然而光明会的宣言实在过于恐怖了,假设我们说他们最后胜利了,那么所谓新次序的建立又将怎么样呢?到那个时候,社会人口已经大大削弱,而所谓精英他们将人人平等吗?他们还会有等级吗?他们还会由一个精英中的再精英来组成领导团体吗?有关于这点却是笔者也无法得出合理推论的,所能解释的唯一问题却是道义上的。

要建立一个消除80%垃圾人口的新世界次序,从手段上来说绝对将是空前残酷史无前例的。那么身为人类各界中的精英,他们难道就不会有身为人类的良知和人性了吗??同时,穷毕生的精力还可能做不到的事,这些所谓精英难道都是吃多了没事做吗??

要回答后者我们必须先回答前者。人这种动物,其道德与能力往往并非一定是成正比的,这一点与地位也一样。并不是说一个人的地位越高,其能力和道德水平也就一定越高。譬如我们今天看新闻,经常都能见到80、90的富二代、官二代为求所谓刺激而做的蠢事。这固然并非人人如此,但起码说明地位与道德、能力并不就一定是成正比的。及此,身为远超常人的精英团体,人们根本就无法窥视其内心世界的变化。事实上就是普通人,突然间获得了权利之时,又有几个人还能守得住所谓人性、道德等等呢??就这个意义上来说,己所不及 何施于人呢?

那么,没有了道德的约束又将剩下些什么呢?无疑,那将是绝对冰冷的逻辑和经济思维。上面我们曾经说过,机械、科技的发展为人类带来了远超以往的生产能力,同时更多的人类也就带来了更多的资源需求。而对于绝大部分本来可以用机器去替代的人类,事实上就经济学的角度又何尝不是毫无作用的淘汰品呢??故而这一点事实上倒并非是精英们吃饱了没事干,而是确确实实的冰冷逻辑和经济换算。对于人类历史来说,21世纪前五十年将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目前全球人口数量接近70亿,正在以每年1亿左右的增长速度递增,再过三十年,地球人口将达到100亿。人类面临着极其重大的全球性危机。

空气、水、能源、土地,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来学的研究认为,地球资源的最大承载极限大约是100亿人之内,地球资源和生态难以承载超过100亿而且每年继续按比例递增的人口。

早在数千年前,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对此其实就有一番深刻的见解。

苏格拉底指明出来战争是文明的风土病。从一个最简单形式的城市为起点,他指明出来当文明进步之后,人类的要求也随之而增加了,而当那个足以支持一个原始化文明的土地,遂不足以支持一个高级的文明时。战争的种子也就悄然埋下了。下面所引述的一段即可以表示其辩论的精华;

苏:于是我们必须扩大我们的国界;因为原有健康的国家已经不够大……并且要有许多不同种类的兽类,以供人民的食用。

格:一点都不错。

苏:所以过去足够支持其原有居民的国家现在会是太小了,和不够大了。

格:一点都不错。

苏:于是我们想要获得我们邻国的一片土地,以供畜牧和耕种之用。而假使邻国也和我们自己一样,超过了其需要的限度,而企图对于财富作无限制的累积,那么他们也就会同样的想要我们的土地么?

格:苏格拉底,那是无可避免的。

苏:那么我们就要发生战争了,格劳孔,是不是?

格;绝对是如此……

苏:所以姑不论战争的利害如何,我们现在却可以断言已经发现了战争的原因,而这个原因也就是国家中一切罪恶的根源,无论公私都是一样的。

格:毫无疑问的。

几年前,英国《卫报》和德国未来研究技术评估所曾经不约而同的刊登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是报刊的例行发文,另一篇则是专项学术报告(其文长达401页)。两篇文章都指向了稀土等资源,由于其需求量和供给量的不均,其最终结果将直接引发人们对于这些未来资源的强烈分歧,在这种剧烈分歧下,战争的风险是非常大的。而同时与此报告相同的,还有美国的《铁山报告》。

回顾人类数千年来的战争史,哪一场战争不是为了利益??而今人想以所谓人性和道德去约束战争岂非不是对过去的无知-------------

后记

谓之战略研究,通常一是对历史的反思,而其二就是对未来可能的假设。对于战略研究者来说,想要去确定一场战争或者灾难往往是非常困难的,但人们却能通过假设存在去充实突发情况下的准备,而于此同时也就由“HOW”进一步深入理解到“WHY”的境界。也只有在此反复的研究过程中,人们才会发现战争与和平的本质。

怀雨

公元2012年2月6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5699809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2/2/8 0:20: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关于2011年底及光明会的几点思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