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在北京吃烤鸭的回忆

共 1691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3765832
  • 工分:8584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在北京吃烤鸭的回忆

北京的烤鸭举世闻名,早在1964年上初中地理课时,就听说过“烟台苹果、莱阳梨”以及“北京烤鸭”和天津的“狗不理”。

1966年11月我参加“文革大串联”首次来到北京,由于那时才15岁,况且离家时也只带了5元钱,自知没有能力,因此在京的半个多月里压根没有对北京烤鸭产生过任何的兴趣。1969年后我随部队进驻北京,这才有机会进入市区的两大烤鸭店去品尝这道人间佳肴。

北京烤鸭不管是现在还是那时,都是一道价格比较昂贵的食品。所以到了北京以后,我从不轻易光顾前门和王府井的烤鸭店,每次去那里都是师出有名:或者是与战友在北京道别,或者是迎接自己班里的新兵,再有就是作为东道主,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那时我有句口头禅:“到了北京不吃烤鸭,就不能算到过北京。”

不多在若干次吃烤鸭的经历中,唯有二次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第一次是在北京会见当时在黑龙江农场工作的邻居兼同学蒋原伦,第二次是在北京会见去了武汉空军部队当兵的同班同学李国平。

蒋原伦现在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当年,他和我是门对门的邻居,从小在一起玩耍。记得12、3岁的时,我们俩曾经用竹制的宝剑对打,我一剑刺在他的腰上,他疼得哇哇直叫。过了不久他被查出患有肾炎,在家病休了一段时间。开始听到他患肾炎的消息时我吓了一跳,以为他的肾炎是我剑刺的结果,于是好多天不敢直面于他。好在他并不在意我的那一剑,依旧和我如往日的亲密。不过我心里有愧,一直过了很久,才慢慢淡忘那一剑的阴影。

大概就是因为肾炎的影响,蒋原伦考初中时发挥欠佳,没有如愿进入重点中学,只是被我们卢湾区的重庆初级中学录取。一年以后,我也进入了这所学校,于是和他有了双重的关系——邻居加同学。不过,虽说两人同在一个学校读书,因为已经有各自不同的活动圈子,相互的交往反比儿时少了许多。1968年底,我在部队接到他的来信,得知他在毕业分配时被确定到外地的农场,具体的地点是好像是黑龙江伊春的一个农场。于是我们两个邻居加同学就开始一个在天津、北京,一个在黑龙江的不断通信往来。

70年初的一天,我接到蒋原伦从黑龙江来信,他告知我准备在回家探亲时在北京稍作停留,一方面来看望在我们九连当兵的他的挚友沈立新,另一方面来看望我这个多年老邻居。

能在北京和老邻居兼同学见面,我十分期待。那时通讯联系的手段非常简单,除了信件、电报和长途电话,没有任何其它可以即时联络的手段,我们只能把见面的地点约定在我们部队的驻地。好在我们那时部署在顺义县张喜庄,连队的驻地离公路不远,交通还算方便。

由于时间久远,我已经想不起蒋原伦来到我们部队后是否曾我们部队留宿过夜,但是我和他一起在前门烤鸭店吃北京烤鸭的情景却一直历历在目。那天,我和蒋原伦两人先是到了天安门广场,在快速浏览了雄伟的天安门及广场后就去了天坛公园。到了午饭时节我对他说道:“原伦,我有个理念,在北京不吃北京烤鸭,就不能算是到过北京。”他赞同我的观点,于是我们俩离开了天坛公园直接找到了位于前门的那家著名烤鸭店。那时的前门烤鸭店规模不大,好像只有三开间的门面,店堂里面的规模也有限,最吸引人的还是门口那块古色古香的“前门烤鸭店”招牌,频频引得路人回望。

因为我们俩当时一个是部队的小当兵,一个是农场的穷工人,虽说进了烤鸭店,谁也不敢大吃大喝,简单商议之后我们决定要了四分之一只烤鸭,外加一盆宫保鸡丁。不过为了庆祝在北京的会见,两人还各要了一两山西名酒竹叶青。那时一只烤鸭的价格大约在20元左右,而我每月的津贴才7元钱,四分之一只烤鸭在当时已经算很不错了!

北京的烤鸭果然名不虚传,肥嫩的鸭子被烤的外皮油亮金黄,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烤鸭店里的鸭子吃法也颇有特色,金黄的鸭皮用刀削下后用薄饼夹裹着大葱和黄瓜,再粘上面酱食用;被踢剩的鸭子骨架则熬成一碗味道鲜美的鸭汤,用来下饭。我们俩边品尝着烤鸭的美味,边述说着离家后的经历,还边喝着竹叶青美酒。因俩人都不胜酒力,不一会两张脸都被酒精烧得通红通红。

由于蒋原伦当天还要赶去天津,到军粮城去看望在我们九连当兵的沈立新,所以午饭后我们没有在北京做更多的停留,我直接把他送去了火车站。

第二次难以忘却的吃烤鸭经历是1971年的12月我在北京会见初中阶段最好的同学李国平。

我和李国平是同班同学,因为在文革初期俩人的志同道合,相互结下了深厚的友情。68年初我们俩一起被批准入伍,他奔赴开封,成为武汉部队空军的一员,我则到了北京,成为探照灯兵二团的一名战士。由于文革中得友情使得我和李国平的关系亲如弟兄,所以尽管一个人在华北,另一个人在华中,远隔千里,但俩人始终通信不断,保持着极为密切的联系;双方还经常以诗词往来,倾诉各自的情怀。到了1971年初,我们俩人又相继被部队提拔,我在探照灯部队担任了雷达探照灯站的站长,他则被提拔为开封机场通讯站的排长。

1971年9月林彪事件爆发,全国各部队都进入繁忙的战备状态,李国平所在部队为解决地下工事通信电缆,于当年11月下旬派他到北京邮电部出差。李国平一到北京立刻给就给我写信,把他的住所告诉了我。

我看到他从北京的来信,而且知道了他住在邮电部牛街招待所,兴奋异常,未到周末就提前向连部请好了假。等到收信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不顾伙房未开早饭,就匆匆赶上了从高丽营开往西直门的头班车,直奔邮电部牛街招待所。

呵呵,那天幸亏我出门走的早,要是晚到一步,或许就没有那顿烤鸭大餐了!

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天我刚刚在门卫办理好登记手续,就看到李国平和他的同伴走下楼来准备出门。显而易见,他压根没有想到我会直接到招待所去找他。见到我突然出现在他们招待所的大堂,他又惊讶又高兴,随后迅即和同行的战友调整了出行计划,他让他的同伴自行游览北京,我们俩则起聊边去著名的故宫参观。

过了中午,我们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起来,我依然用了一句“到了北京不吃烤鸭,就不能算到过北京”的口头禅,建议李国平和我一起去吃烤鸭,毫无疑问,他也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

这次我们吃烤鸭的地方是位于王府井的北京烤鸭店,王府井的烤鸭店门面比前门烤鸭店显然要辉煌了许多:亮堂的店面,宽阔的大堂,磨光石的地面,给用餐人一种极好的环境享受。不过尽管吃烤鸭的环境变了,但我们的吃法依然没变,我把在前门烤鸭店和蒋原伦一起用餐的情况和李国平做了介绍,所以我们俩还是叫了四分之一只烤鸭,再随便点了一两个其他菜肴。当然,酒一定也是不能少的,于是我和李国平俩人在分别三年后一起在王府井烤鸭店里举杯畅饮,共叙友情,再一次享用了一顿难忘的北京烤鸭。

等李国平回部队以后,我特意填了一首词《谢池春》,记述了在北京和李国平的那次会面。那首词写道:

“分离四载,京沪巧遇,此景难以忘却。

吟诗作文尽风流,明灯下,华章细阅。

投笔从戎,共怀壮志,终身革命奋斗。

同垒鏖战情更深,盼来年,重会诸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26
      0
      2011/12/29 16:26:0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当兵有很多让人美好回忆

      2015/7/5 22:06:20
      左箭头-小图标

      说了一堆P话,烤鸭呢

      2014/12/5 14:54:21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潇湘逝水
      甲:有这么一句话,你知道吗?

      乙:哪一句话呀?

      甲:叫做:无理走遍天下,

      乙: 有理寸步难行。

      甲: 你看那个话虽然简单——

      乙:哎哎!你这句话说错了。

      甲:哪儿错了?

      乙:说颠倒了。

      甲:颠倒了?

      乙:你再想一想。

      甲:啊,对对对,应该是“有理寸步难行”。

      乙:“无理走遍天下。”

      甲:这就对了!

      乙:不对!

      甲:这又不对?

      乙:你再掂量掂量这话,掂量掂量。

      甲:这话该怎么说呀?

      乙:应该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甲:啊!对对对对!话虽然是这么说,我不敢苟同啊!

      乙:为什么呢?

      甲:无理,无理咱要想法找出理来,不照样也能走遍天下吗!

      乙:没这样的人。

      甲:我们科长就办得到。

      乙:是吗?

      甲:我给你举例子呀。

      乙:你说说我听听。

      甲:我们科是一个科长,三个秘书。

      乙:四个人在一个办公室。

      甲:那天我们仨一合计,想出去吃顿烤鸭。

      乙:好呀,那就吃去吧。

      甲:你给钱呀?

      乙:凭什么我给钱呀?

      甲:这得让公家掏钱。

      乙:吃公款。

      甲:哎!

      乙:这个事可不合理。

      甲:这话要到我们科长嘴里就快合理了。

      乙:是呀?

      甲:我说,科长,大伙肚子里头可没油水了,咱能不能出去吃顿烤鸭。

      乙:那科长怎么说呀?

      甲:(学科长带有浓重乡音的口气)“打个报告吧。”

      乙:怎么吃烤鸭还打报告呀?

      甲:“名正则言顺嘛。”

      乙:堂而皇之!

      甲:“是的呀。”

      乙:那吃烤鸭的报告可怎么打呀?

      甲:“好写,报告这样写,领——导,冒号!”

      乙:哎,你稍等稍等,刚才你那“领导”后面的是什么?

      甲:两个点,两个点,冒号。

      乙:敢情是标点符号啊!

      甲:“为了解决群众肚子里的油水问题。”

      乙:啊?!

      甲:“这个提法是不是欠妥呀?”

      乙:哎呀,这个欠妥倒提不到。哈哈,胡说八道呀这是!

      甲:“不要焦急,理由总是有的呀!

      乙:怎么办呢?

      甲:“吃烤鸭是不是?”

      乙:吃烤鸭。

      甲:“烤鸭,把这个鸭子烤得焦黄焦黄的,咬一口吱吱冒油,哈哈。”

      乙:吃烤鸭嘛!

      甲:“咱们中国人是最爱吃烤鸭的了。”

      乙:中国人干嘛?这外国人他也爱吃烤鸭。

      甲:“外国人也爱吃烤鸭?”

      乙:那可不是吗!

      甲:“唔,那这个烤鸭里面,他就有一个世界和平问题。”

      乙:世界和平问题?

      甲:“报告这样写。”

      乙:怎么写呢?

      甲:“领——导,冒号!”

      乙:他这句倒熟。

      甲:“为了促进全人类的大团结,为了保卫世界和平,我们急需吃一顿烤鸭。”

      乙:什么?这个吃烤鸭跟世界和平有什么关系呀?

      甲:“这个鸭子象征着和平嘛。”

      乙:这个鸭子怎么会象征和平呀?

      甲:“你这个同志怎么没有政治头脑呀?”

      乙:那你说说我听听。

      甲:“每到盛大节日,天安门广场上,扑扑啦啦,扑扑啦啦,飞的都是鸭——啊,那,那是鸽子是不是呀?”

      乙:这是什么人呀!

      甲:“吃烤鸭的报告是最难打的啰。”

      乙:敢情他也没辙!

      甲:不要焦急,理由总是有的。

      乙:这怎么办呀?

      甲:“吃烤鸭是不是?”

      乙:对对对。

      甲:“今天星期几呀?”

      乙:稀里糊涂,你查日历!

      甲:我一看,星期四。哦,下头还有一行小字。

      乙:写着什么呀?

      甲:“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还是个纪念日。

      甲:“谁的诞辰?”

      乙:巴甫洛夫。

      甲:“谁?”

      乙:巴甫洛夫!

      甲:“好!就吃他了!哈哈………”

      乙:吃他?!

      甲:“巴甫洛夫学说嘛!条件反射嘛!”

      乙:是?

      甲:“就是拿那个狗做试验,让这个狗流那个——哈喇子! ”

      乙:条件反射嘛!

      甲:“老是烤鸭!烤鸭!我都快流哈喇子了!”

      乙:把他的馋虫也勾出来了。

      甲:“好!报告这样写。”

      乙:怎么写呢?

      甲:“领导——,

      甲:(齐声)“冒号!”

      乙:我也会了。

      甲:“为了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为了进一步推动科普活动的深入开展,为了纪念俄国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多少理由呀!

      甲:“我科决定,在全聚德烤鸭店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拟订预算——哎,十只烤鸭多少钱呀?”

      乙:几只?

      甲: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呀!

      乙:你们这四个人吃十只烤鸭,你吃得了吗?

      甲:“吃——不了,兜着走呀!”

      乙:啊,这好算,35块钱一只,十只,350块。

      甲:“再加上40块钱的酒钱。”

      乙:喝40块钱的酒呀?

      甲:“喝一点好酒嘛!”

      乙:390块。

      甲:“拟订预算,390元整。”

      乙:嗐,科长,还390元干嘛,干脆,写400块钱来个整。

      甲:“唔,国家的钱不要浪费,省一点是一点。”

      乙:嘿!亏他还说得出来!我说就这个报告人家领导上能批吗?

      甲:“啊!那天的烤鸭是满好吃的呢!”

      乙:那是批了。敢情你们打报告是净蒙你这上级领导呀!

      甲:对上级领导该蒙的时候,还是要——不过,你们对我可不能蒙呀!

      乙:啊!这点心眼儿都长这儿来了。我说,你们拿着公款这么巧立名目大吃大喝,愣没人管你们?

      甲:没人管?这事不知道怎么让上级纪委知道了,查下来了,责令我们科长公开检查。

      乙:太应该了!我看你们的科长怎么给大家交代!

      甲:“同志们!师傅们!各位师傅!各位同志!各位领——导!冒号!”

      乙:嗨!都坐了病了。

      甲:“大家欢迎我作一个检查,”

      乙:不是欢迎,是责令。

      甲:“检查是可以的,领导干部嘛,有了错误就要检查,错误总是难兔的,问题有一些属于误会,需要解释一下,”

      乙:你给大伙儿解释解释,你们这吃烤鸭是怎么回事?

      甲:“那天是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这个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呀?

      甲:“头一杯酒我们没有喝,”

      乙:没喝?

      甲:“都洒在了地上,”

      乙:这是干嘛?

      甲:“寄托我们的哀思,我们为世界上失去了这样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而感到难过,”

      乙:哟,还知道掉眼泪呢!

      甲:“席间很多同志流下了……”

      乙:什么?

      甲:“哈喇子。”

      乙:他那是馋得!

      甲:“这就使我们对条件反射的理解大大地加深了!酒后,同志们高兴地说:吃着菜,喝着酒,流着哈喇子学习外国科学家,名字感到亲切,事迹记得牢靠,这样的学习形式生动、活泼、新颖、实惠,看得见,闻得着,有嚼头,有回味,下次活动还想参加。” 乙:好嘛,都吃上瘾了!

      甲:“光吃一个巴甫洛夫就够了?难道米丘林就不该吃吗?数以万计的科学家都是需要等着我们慢慢地去吃的,那么多科学家不吃怎么能记得住?”

      乙:行,你说说,到现在为止你记住了多少科学家呀?

      甲:“这个事情就不好讲了嘛。”

      乙:这有什么不好讲的,你吃一顿记住一个,你吃了多少顿呀?

      甲:“反正这么说吧,外国科学家我们已经吃遍了,现在开始吃国内的了。”

      乙:吃国内的!

      甲;“昨天,我们在东来顺举行隆重的纪念科学家陈景润诞辰——”

      乙:等一会儿,等会儿。谁?

      甲:“陈景润。”

      乙:陈景润?!

      甲:“是的呀。”

      乙:据我知道,这陈景润可还健在呢!

      甲:“啊,就得吃活的了,死的已经吃两遍了。”

      乙:是呀?我看你要是都吃遍了你可怎么办呀?

      甲:“啊,那就吃你了。”

      乙:吃我呀?

      甲:“无非是多打一个报告嘛。”

      乙:我说,像你们这样拿着公款大吃大喝,这种干部就得撤了!

      甲:“你凭什么撤我?”

      乙:还不应该撤呀!

      甲:“我让大家这么吃,你还撤我呀?”

      乙:哦,你让大家这么吃就是为了保住你的科长呀?

      甲:“现在干部制度改革了,大家是无记名投票,大家不投我的票,我就无法当领导,我当不了领导——冒号!”

      乙:又来了!

      19楼 诉之风雨
      你是个人才,对官场的了解很深刻啊!

      相声还人才

      2014/12/1 10:34:24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潇湘逝水
      甲:有这么一句话,你知道吗?

      乙:哪一句话呀?

      甲:叫做:无理走遍天下,

      乙: 有理寸步难行。

      甲: 你看那个话虽然简单——

      乙:哎哎!你这句话说错了。

      甲:哪儿错了?

      乙:说颠倒了。

      甲:颠倒了?

      乙:你再想一想。

      甲:啊,对对对,应该是“有理寸步难行”。

      乙:“无理走遍天下。”

      甲:这就对了!

      乙:不对!

      甲:这又不对?

      乙:你再掂量掂量这话,掂量掂量。

      甲:这话该怎么说呀?

      乙:应该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甲:啊!对对对对!话虽然是这么说,我不敢苟同啊!

      乙:为什么呢?

      甲:无理,无理咱要想法找出理来,不照样也能走遍天下吗!

      乙:没这样的人。

      甲:我们科长就办得到。

      乙:是吗?

      甲:我给你举例子呀。

      乙:你说说我听听。

      甲:我们科是一个科长,三个秘书。

      乙:四个人在一个办公室。

      甲:那天我们仨一合计,想出去吃顿烤鸭。

      乙:好呀,那就吃去吧。

      甲:你给钱呀?

      乙:凭什么我给钱呀?

      甲:这得让公家掏钱。

      乙:吃公款。

      甲:哎!

      乙:这个事可不合理。

      甲:这话要到我们科长嘴里就快合理了。

      乙:是呀?

      甲:我说,科长,大伙肚子里头可没油水了,咱能不能出去吃顿烤鸭。

      乙:那科长怎么说呀?

      甲:(学科长带有浓重乡音的口气)“打个报告吧。”

      乙:怎么吃烤鸭还打报告呀?

      甲:“名正则言顺嘛。”

      乙:堂而皇之!

      甲:“是的呀。”

      乙:那吃烤鸭的报告可怎么打呀?

      甲:“好写,报告这样写,领——导,冒号!”

      乙:哎,你稍等稍等,刚才你那“领导”后面的是什么?

      甲:两个点,两个点,冒号。

      乙:敢情是标点符号啊!

      甲:“为了解决群众肚子里的油水问题。”

      乙:啊?!

      甲:“这个提法是不是欠妥呀?”

      乙:哎呀,这个欠妥倒提不到。哈哈,胡说八道呀这是!

      甲:“不要焦急,理由总是有的呀!

      乙:怎么办呢?

      甲:“吃烤鸭是不是?”

      乙:吃烤鸭。

      甲:“烤鸭,把这个鸭子烤得焦黄焦黄的,咬一口吱吱冒油,哈哈。”

      乙:吃烤鸭嘛!

      甲:“咱们中国人是最爱吃烤鸭的了。”

      乙:中国人干嘛?这外国人他也爱吃烤鸭。

      甲:“外国人也爱吃烤鸭?”

      乙:那可不是吗!

      甲:“唔,那这个烤鸭里面,他就有一个世界和平问题。”

      乙:世界和平问题?

      甲:“报告这样写。”

      乙:怎么写呢?

      甲:“领——导,冒号!”

      乙:他这句倒熟。

      甲:“为了促进全人类的大团结,为了保卫世界和平,我们急需吃一顿烤鸭。”

      乙:什么?这个吃烤鸭跟世界和平有什么关系呀?

      甲:“这个鸭子象征着和平嘛。”

      乙:这个鸭子怎么会象征和平呀?

      甲:“你这个同志怎么没有政治头脑呀?”

      乙:那你说说我听听。

      甲:“每到盛大节日,天安门广场上,扑扑啦啦,扑扑啦啦,飞的都是鸭——啊,那,那是鸽子是不是呀?”

      乙:这是什么人呀!

      甲:“吃烤鸭的报告是最难打的啰。”

      乙:敢情他也没辙!

      甲:不要焦急,理由总是有的。

      乙:这怎么办呀?

      甲:“吃烤鸭是不是?”

      乙:对对对。

      甲:“今天星期几呀?”

      乙:稀里糊涂,你查日历!

      甲:我一看,星期四。哦,下头还有一行小字。

      乙:写着什么呀?

      甲:“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还是个纪念日。

      甲:“谁的诞辰?”

      乙:巴甫洛夫。

      甲:“谁?”

      乙:巴甫洛夫!

      甲:“好!就吃他了!哈哈………”

      乙:吃他?!

      甲:“巴甫洛夫学说嘛!条件反射嘛!”

      乙:是?

      甲:“就是拿那个狗做试验,让这个狗流那个——哈喇子! ”

      乙:条件反射嘛!

      甲:“老是烤鸭!烤鸭!我都快流哈喇子了!”

      乙:把他的馋虫也勾出来了。

      甲:“好!报告这样写。”

      乙:怎么写呢?

      甲:“领导——,

      甲:(齐声)“冒号!”

      乙:我也会了。

      甲:“为了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为了进一步推动科普活动的深入开展,为了纪念俄国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多少理由呀!

      甲:“我科决定,在全聚德烤鸭店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拟订预算——哎,十只烤鸭多少钱呀?”

      乙:几只?

      甲: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呀!

      乙:你们这四个人吃十只烤鸭,你吃得了吗?

      甲:“吃——不了,兜着走呀!”

      乙:啊,这好算,35块钱一只,十只,350块。

      甲:“再加上40块钱的酒钱。”

      乙:喝40块钱的酒呀?

      甲:“喝一点好酒嘛!”

      乙:390块。

      甲:“拟订预算,390元整。”

      乙:嗐,科长,还390元干嘛,干脆,写400块钱来个整。

      甲:“唔,国家的钱不要浪费,省一点是一点。”

      乙:嘿!亏他还说得出来!我说就这个报告人家领导上能批吗?

      甲:“啊!那天的烤鸭是满好吃的呢!”

      乙:那是批了。敢情你们打报告是净蒙你这上级领导呀!

      甲:对上级领导该蒙的时候,还是要——不过,你们对我可不能蒙呀!

      乙:啊!这点心眼儿都长这儿来了。我说,你们拿着公款这么巧立名目大吃大喝,愣没人管你们?

      甲:没人管?这事不知道怎么让上级纪委知道了,查下来了,责令我们科长公开检查。

      乙:太应该了!我看你们的科长怎么给大家交代!

      甲:“同志们!师傅们!各位师傅!各位同志!各位领——导!冒号!”

      乙:嗨!都坐了病了。

      甲:“大家欢迎我作一个检查,”

      乙:不是欢迎,是责令。

      甲:“检查是可以的,领导干部嘛,有了错误就要检查,错误总是难兔的,问题有一些属于误会,需要解释一下,”

      乙:你给大伙儿解释解释,你们这吃烤鸭是怎么回事?

      甲:“那天是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这个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呀?

      甲:“头一杯酒我们没有喝,”

      乙:没喝?

      甲:“都洒在了地上,”

      乙:这是干嘛?

      甲:“寄托我们的哀思,我们为世界上失去了这样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而感到难过,”

      乙:哟,还知道掉眼泪呢!

      甲:“席间很多同志流下了……”

      乙:什么?

      甲:“哈喇子。”

      乙:他那是馋得!

      甲:“这就使我们对条件反射的理解大大地加深了!酒后,同志们高兴地说:吃着菜,喝着酒,流着哈喇子学习外国科学家,名字感到亲切,事迹记得牢靠,这样的学习形式生动、活泼、新颖、实惠,看得见,闻得着,有嚼头,有回味,下次活动还想参加。” 乙:好嘛,都吃上瘾了!

      甲:“光吃一个巴甫洛夫就够了?难道米丘林就不该吃吗?数以万计的科学家都是需要等着我们慢慢地去吃的,那么多科学家不吃怎么能记得住?”

      乙:行,你说说,到现在为止你记住了多少科学家呀?

      甲:“这个事情就不好讲了嘛。”

      乙:这有什么不好讲的,你吃一顿记住一个,你吃了多少顿呀?

      甲:“反正这么说吧,外国科学家我们已经吃遍了,现在开始吃国内的了。”

      乙:吃国内的!

      甲;“昨天,我们在东来顺举行隆重的纪念科学家陈景润诞辰——”

      乙:等一会儿,等会儿。谁?

      甲:“陈景润。”

      乙:陈景润?!

      甲:“是的呀。”

      乙:据我知道,这陈景润可还健在呢!

      甲:“啊,就得吃活的了,死的已经吃两遍了。”

      乙:是呀?我看你要是都吃遍了你可怎么办呀?

      甲:“啊,那就吃你了。”

      乙:吃我呀?

      甲:“无非是多打一个报告嘛。”

      乙:我说,像你们这样拿着公款大吃大喝,这种干部就得撤了!

      甲:“你凭什么撤我?”

      乙:还不应该撤呀!

      甲:“我让大家这么吃,你还撤我呀?”

      乙:哦,你让大家这么吃就是为了保住你的科长呀?

      甲:“现在干部制度改革了,大家是无记名投票,大家不投我的票,我就无法当领导,我当不了领导——冒号!”

      乙:又来了!

      你是个人才,对官场的了解很深刻啊!

      2014/5/19 11:53:16
      左箭头-小图标

      全聚德的挂炉烤鸭,便宜坊的焖炉烤鸭,到了北京怎能不吃烤鸭。呵呵09年春节回家,可能是很久没有吃过又太想吃烤鸭了就在金百万一个人吃了一只。

      2012/1/7 11:07:00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文中提到的两个烤鸭店,我都送门前经过过,只因囊中羞涩没有进去过。

      2012/1/5 16:20:49
      左箭头-小图标

      两年以上的老鸭才好吃,小嫩鸭,实在没法吃.

      2012/1/1 20:39:1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wuchh 在第11楼的发言:

      空6军的吧?当时北京烤鸭的价格是12元一只,你敢吃胆子可以了。

      我们北京军区空军探照灯兵第二团和空六军没有隶属关系。

      2012/1/1 12:31:37
      左箭头-小图标

      恩 战友情啊

      2011/12/31 1:31:06
      左箭头-小图标

      看的真的很有感触,战友见真情

      2011/12/30 22:36:2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7642
      • 工分:23738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才吃四分之一只?

      我们这里最低半只

      我跟老婆一般都是半只加一个青菜,不过会比较撑

      这样看有三种可能:

      1 我的胃口大

      2 楼主的胃口小

      3 我们这里的奸商克扣了分量

      2011/12/30 20:31:58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3088624
      • 工分:4657
      左箭头-小图标

      空6军的吧?当时北京烤鸭的价格是12元一只,你敢吃胆子可以了。

      2011/12/30 20:20:5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1199078
      • 头衔:左军师中郎将
      • 工分:1394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甲:有这么一句话,你知道吗?

      乙:哪一句话呀?

      甲:叫做:无理走遍天下,

      乙: 有理寸步难行。

      甲: 你看那个话虽然简单——

      乙:哎哎!你这句话说错了。

      甲:哪儿错了?

      乙:说颠倒了。

      甲:颠倒了?

      乙:你再想一想。

      甲:啊,对对对,应该是“有理寸步难行”。

      乙:“无理走遍天下。”

      甲:这就对了!

      乙:不对!

      甲:这又不对?

      乙:你再掂量掂量这话,掂量掂量。

      甲:这话该怎么说呀?

      乙:应该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甲:啊!对对对对!话虽然是这么说,我不敢苟同啊!

      乙:为什么呢?

      甲:无理,无理咱要想法找出理来,不照样也能走遍天下吗!

      乙:没这样的人。

      甲:我们科长就办得到。

      乙:是吗?

      甲:我给你举例子呀。

      乙:你说说我听听。

      甲:我们科是一个科长,三个秘书。

      乙:四个人在一个办公室。

      甲:那天我们仨一合计,想出去吃顿烤鸭。

      乙:好呀,那就吃去吧。

      甲:你给钱呀?

      乙:凭什么我给钱呀?

      甲:这得让公家掏钱。

      乙:吃公款。

      甲:哎!

      乙:这个事可不合理。

      甲:这话要到我们科长嘴里就快合理了。

      乙:是呀?

      甲:我说,科长,大伙肚子里头可没油水了,咱能不能出去吃顿烤鸭。

      乙:那科长怎么说呀?

      甲:(学科长带有浓重乡音的口气)“打个报告吧。”

      乙:怎么吃烤鸭还打报告呀?

      甲:“名正则言顺嘛。”

      乙:堂而皇之!

      甲:“是的呀。”

      乙:那吃烤鸭的报告可怎么打呀?

      甲:“好写,报告这样写,领——导,冒号!”

      乙:哎,你稍等稍等,刚才你那“领导”后面的是什么?

      甲:两个点,两个点,冒号。

      乙:敢情是标点符号啊!

      甲:“为了解决群众肚子里的油水问题。”

      乙:啊?!

      甲:“这个提法是不是欠妥呀?”

      乙:哎呀,这个欠妥倒提不到。哈哈,胡说八道呀这是!

      甲:“不要焦急,理由总是有的呀!

      乙:怎么办呢?

      甲:“吃烤鸭是不是?”

      乙:吃烤鸭。

      甲:“烤鸭,把这个鸭子烤得焦黄焦黄的,咬一口吱吱冒油,哈哈。”

      乙:吃烤鸭嘛!

      甲:“咱们中国人是最爱吃烤鸭的了。”

      乙:中国人干嘛?这外国人他也爱吃烤鸭。

      甲:“外国人也爱吃烤鸭?”

      乙:那可不是吗!

      甲:“唔,那这个烤鸭里面,他就有一个世界和平问题。”

      乙:世界和平问题?

      甲:“报告这样写。”

      乙:怎么写呢?

      甲:“领——导,冒号!”

      乙:他这句倒熟。

      甲:“为了促进全人类的大团结,为了保卫世界和平,我们急需吃一顿烤鸭。”

      乙:什么?这个吃烤鸭跟世界和平有什么关系呀?

      甲:“这个鸭子象征着和平嘛。”

      乙:这个鸭子怎么会象征和平呀?

      甲:“你这个同志怎么没有政治头脑呀?”

      乙:那你说说我听听。

      甲:“每到盛大节日,天安门广场上,扑扑啦啦,扑扑啦啦,飞的都是鸭——啊,那,那是鸽子是不是呀?”

      乙:这是什么人呀!

      甲:“吃烤鸭的报告是最难打的啰。”

      乙:敢情他也没辙!

      甲:不要焦急,理由总是有的。

      乙:这怎么办呀?

      甲:“吃烤鸭是不是?”

      乙:对对对。

      甲:“今天星期几呀?”

      乙:稀里糊涂,你查日历!

      甲:我一看,星期四。哦,下头还有一行小字。

      乙:写着什么呀?

      甲:“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还是个纪念日。

      甲:“谁的诞辰?”

      乙:巴甫洛夫。

      甲:“谁?”

      乙:巴甫洛夫!

      甲:“好!就吃他了!哈哈………”

      乙:吃他?!

      甲:“巴甫洛夫学说嘛!条件反射嘛!”

      乙:是?

      甲:“就是拿那个狗做试验,让这个狗流那个——哈喇子! ”

      乙:条件反射嘛!

      甲:“老是烤鸭!烤鸭!我都快流哈喇子了!”

      乙:把他的馋虫也勾出来了。

      甲:“好!报告这样写。”

      乙:怎么写呢?

      甲:“领导——,

      甲:(齐声)“冒号!”

      乙:我也会了。

      甲:“为了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为了进一步推动科普活动的深入开展,为了纪念俄国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多少理由呀!

      甲:“我科决定,在全聚德烤鸭店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拟订预算——哎,十只烤鸭多少钱呀?”

      乙:几只?

      甲: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呀!

      乙:你们这四个人吃十只烤鸭,你吃得了吗?

      甲:“吃——不了,兜着走呀!”

      乙:啊,这好算,35块钱一只,十只,350块。

      甲:“再加上40块钱的酒钱。”

      乙:喝40块钱的酒呀?

      甲:“喝一点好酒嘛!”

      乙:390块。

      甲:“拟订预算,390元整。”

      乙:嗐,科长,还390元干嘛,干脆,写400块钱来个整。

      甲:“唔,国家的钱不要浪费,省一点是一点。”

      乙:嘿!亏他还说得出来!我说就这个报告人家领导上能批吗?

      甲:“啊!那天的烤鸭是满好吃的呢!”

      乙:那是批了。敢情你们打报告是净蒙你这上级领导呀!

      甲:对上级领导该蒙的时候,还是要——不过,你们对我可不能蒙呀!

      乙:啊!这点心眼儿都长这儿来了。我说,你们拿着公款这么巧立名目大吃大喝,愣没人管你们?

      甲:没人管?这事不知道怎么让上级纪委知道了,查下来了,责令我们科长公开检查。

      乙:太应该了!我看你们的科长怎么给大家交代!

      甲:“同志们!师傅们!各位师傅!各位同志!各位领——导!冒号!”

      乙:嗨!都坐了病了。

      甲:“大家欢迎我作一个检查,”

      乙:不是欢迎,是责令。

      甲:“检查是可以的,领导干部嘛,有了错误就要检查,错误总是难兔的,问题有一些属于误会,需要解释一下,”

      乙:你给大伙儿解释解释,你们这吃烤鸭是怎么回事?

      甲:“那天是巴甫洛夫诞辰139周年,”

      乙:这个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呀?

      甲:“头一杯酒我们没有喝,”

      乙:没喝?

      甲:“都洒在了地上,”

      乙:这是干嘛?

      甲:“寄托我们的哀思,我们为世界上失去了这样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而感到难过,”

      乙:哟,还知道掉眼泪呢!

      甲:“席间很多同志流下了……”

      乙:什么?

      甲:“哈喇子。”

      乙:他那是馋得!

      甲:“这就使我们对条件反射的理解大大地加深了!酒后,同志们高兴地说:吃着菜,喝着酒,流着哈喇子学习外国科学家,名字感到亲切,事迹记得牢靠,这样的学习形式生动、活泼、新颖、实惠,看得见,闻得着,有嚼头,有回味,下次活动还想参加。” 乙:好嘛,都吃上瘾了!

      甲:“光吃一个巴甫洛夫就够了?难道米丘林就不该吃吗?数以万计的科学家都是需要等着我们慢慢地去吃的,那么多科学家不吃怎么能记得住?”

      乙:行,你说说,到现在为止你记住了多少科学家呀?

      甲:“这个事情就不好讲了嘛。”

      乙:这有什么不好讲的,你吃一顿记住一个,你吃了多少顿呀?

      甲:“反正这么说吧,外国科学家我们已经吃遍了,现在开始吃国内的了。”

      乙:吃国内的!

      甲;“昨天,我们在东来顺举行隆重的纪念科学家陈景润诞辰——”

      乙:等一会儿,等会儿。谁?

      甲:“陈景润。”

      乙:陈景润?!

      甲:“是的呀。”

      乙:据我知道,这陈景润可还健在呢!

      甲:“啊,就得吃活的了,死的已经吃两遍了。”

      乙:是呀?我看你要是都吃遍了你可怎么办呀?

      甲:“啊,那就吃你了。”

      乙:吃我呀?

      甲:“无非是多打一个报告嘛。”

      乙:我说,像你们这样拿着公款大吃大喝,这种干部就得撤了!

      甲:“你凭什么撤我?”

      乙:还不应该撤呀!

      甲:“我让大家这么吃,你还撤我呀?”

      乙:哦,你让大家这么吃就是为了保住你的科长呀?

      甲:“现在干部制度改革了,大家是无记名投票,大家不投我的票,我就无法当领导,我当不了领导——冒号!”

      乙:又来了!

      2011/12/30 19:22:26
      左箭头-小图标

      真是难忘的经历,还有真挚的感情。

      2011/12/30 18:11:35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3944848
      • 工分:1209
      左箭头-小图标

      老同志间的友谊和生活态度值得我辈学习!

      2011/12/30 18:04:10
      左箭头-小图标

      真情如醇酒,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2011/12/30 17:37:27
      左箭头-小图标

      岁月年深

      2011/12/30 16:57:43
      左箭头-小图标

      难忘的年代,难忘的友情,难忘的北京烤鸭!!!

      2011/12/30 16:44:11
      左箭头-小图标

      那年进京,我也享用了一顿难忘的北京烤鸭。

      2011/12/30 16:07:28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737883
      • 工分:4629
      左箭头-小图标

      长江以北,只有鲁菜

      2011/12/30 0:26: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在北京吃烤鸭的回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