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行刑(五)

共 139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985814
  • 工分:479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行刑(五)

她进来时则好多了,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她的心态很平和,有一种飞蛾扑火,视死如归的豪情在。

监房里高高大大,空空旷矿的连她一起才三个女犯人,沿墙一溜的木板床可以在上面随意地打滚。那两名女犯见了她就像见了亲人似的,加之她人又长那么漂亮、那么讨人喜欢,更是亲热得不得了。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的大姐,快人快语、性情干脆豪爽,一见面就说:“我是把我男人的那东西剪了下来才进来的。他在外面瞎搞,我气不过,乘他睡着了,剪了下来,看他还怎么搞?”“没得搞的罗,你以后也没什么想头了!”另一个女人打着哈哈说。那位大姐说:“我不要了,我也不让他快活!”晚上,那位大姐就紧紧地搂着她睡。

三个女人一台戏。从此,这个女监房充满了欢歌笑语。想想也是,反正都到这个份上了,一切就听天由命了,女人们平时不敢说的话,都在这掏了心窝子,对男人对这个社会交流了自己的看法。

晚上洗澡可就麻烦了。整个监房靠近顶部的地方是一溜的窗户,那是留着给哨兵监视用的。每隔一段时间,哨兵都要探头探脑地看一下,看看犯人在干什么,是不是想逃跑或者自杀,是不是在打架。刚开始,她们还不好意思,洗澡时跑到那窗户底下的门洞里,借着那么一点视线的死角,草草的慌里慌张地抹一把,赶紧穿上衣服,生怕走了光漏了身子。时间长了,老这么洗难受,又是大热的天,身上的汗味怪难闻的,加上女人的事情又多。有一天,那位大姐不管不顾地拿着盆子在屋子中央大大方方地洗了起来,哨兵过来看到那白花花的身子,呆了。那女人却故意挑逗着说:“兵哥哥呀,想女人了吗?想吃奶吗?有本事下来呀!”躁得那个兵落荒而逃.......从此,她们就痛痛快快地在屋子中央洗了起来,一边洗一边还唱着情歌,那些哨兵再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厚着脸皮过去看了。

日子久了,笑话和故事也说完了。一股寂寞就又深深地席卷而来,她们就想办法做些女工活来排遣这些寂寞的日子。她抽出旧棉被里的丝线,精精细细、反反复复地缠绕着一个同心结。她的思绪被那一根根的丝线捻得又细又长,思绪的另一头是那个精精瘦瘦、戴着一副眼镜的男人。她反复回味着他和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做着做着她就失声笑了、失声哭了......弄得那两个女人经常莫名其妙。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562724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011/12/10 9:46: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行刑(五)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