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國步蘇聯之後塵 行將接替 中南海已是亮劍之時

共 7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3966207
  • 工分:6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國步蘇聯之後塵 行將接替 中南海已是亮劍之時

從十年前不可一世的美國-全球唯一超級大國 三權分立-人類有史以來被認爲最科學之政治體制 到十年後的今天 全球唯一國際戰爭始作俑者 巨額債務國家 超級謊言家 面臨全面崩盤 中國封建史之朝代更替率 再次上演 而這次是出現在地球彼端的美利堅合眾國 全球唯一超級大國

在下認爲美國在亞洲最近的一系列小動作 無外乎三個原因 但是所有的這些舉動 在面對中國的快速崛起 以及中國領導人的集體智慧時 都將成爲無用功 事實上 美國以無力應對中國韜晦之後的鋼鐵手腕 而美國高調宣揚重返亞洲背後 實則是奧巴馬的無奈之舉

原因其一 就是美國老生常談的中國威脅論 是的 亞洲任何一個國家或者地區 只要看一看亞洲地圖就會不寒而慄 中國版圖之大 足以傲視整個亞洲 怪不得當年李登輝就曾揚言 “中國應分成八塊 因爲中國太大 亞洲其他國家太害怕” 而美國人早已洞穿以美國現在之國力以無法阻止中國崛起亞洲 但卻可以利用中國與周邊國家及地區矛盾 挑起事端 以抑制中國崛起之速度 讓美國在經濟大蕭條時期得以喘息之機 而後伺機而動 畢竟美國在亞洲的籌碼仍然很多 以中國現狀而言 短期内無法解决與周邊國家矛盾 原因很簡單 矛盾的產生不在於領土 政治或意識形態的因素 而是中國國力大增之後 對周邊國家的政治 經濟 以及軍事輻射 足可以令其淪爲中國之附庸國 失去真正獨立之主權 而作爲30年前在日本人面前的小弟 其他國家的窮哥們兒 他們又怎能接受中國作爲全球另一超級大國存在於亞洲的事實 而他們選擇附庸美國的原因也很簡單 美國雖然亦稱自己爲太平洋國家 但是畢竟距離亞洲太遠 其輻射能力遠遠低於崛起後的中國 相較之下 就算是愚蠢的韓國人也不會二到選擇中國 這就是作爲小國在面對全球化下的最大之悲哀 只有兩種選擇 要麽滅亡 要麽淪爲大國的附庸國 按:在下行筆至此 即爲中國周邊國家人民感到惋惜 亦爲能够生於中國而感到萬分自豪與欣慰

原因其二 美國文化之精髓其實就是謊言文化 而美國的政治家更可以稱之爲謊言藝術家 因爲在他們而言現在美國的政治舞臺 只不過是一個表演舞臺 誰的演技最佳 誰就可以主導美國政壇 而美國其實更像是一個商人 作爲一個商人最大的優勢 從某種角度上可以被認爲 我們允許商人撒謊 而全世界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或個人會質疑這一點 因爲這是商人存在最根本之基礎 而對於美國政治家而言 更是鮮有真話從其嘴裏流出 有多少美國總統在競選時的承諾 在上任後可以實現的 恐怕能有50%美國人民就已經很感恩了 2012年就是美國總統大選年 按:“真不明白爲什麽美國和中國都選到世界末日這一年進行政府更替 一笑” 奧巴馬面對支持率不斷下滑 國會支持率不到20% 国内經濟面臨崩盤 失業率居高不下 陷於中東的戰爭短期内仍無法完全解决的巨額軍費開支的情况下 奧巴耶也只能望星抱怨當年小布什留下的爛攤子 所以這時誰應該爲此爛攤子買單 奧巴馬嗎 不可能 他没那麽愚蠢 共和黨嗎 更不可能 埋怨前政府嗎 那只能證明本届政府的懦弱與無能 既然如此 看來必鬚另外找人買單 而作爲美國手中最現成的犧牲品 就是中國 無論從經濟 軍事 政治角度去分析 中國都是美國政府的最佳晚餐 體積够大 知名度够大 威脅够大 意識形態差異够大 矛盾够大 如果美國政府不選中國作爲轉移国内視線的把子 都對不起美國3億多老百姓的支持 按:“美國一直叫囂人民幣低估是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難道奧巴馬不知道美國的失業率是美國經濟結構的問題嗎 即便人民幣大幅升值也不會對美國經濟起到太大積極作用嗎 美國智庫能不明白這麽簡單的道里嗎 讀到此處 已然清晰 奧巴馬只是要找一個替罪羊 找一個爲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買單的人”美國在亞洲的一系列動作 叫囂要攻打伊朗 在筆者看來也不過是美國政府轉移国内視線的障眼法 而美國根本不會在經濟如此低迷和阿富汗戰爭一籌莫展的時候 再陷入另外一場數百億美元計的伊朗戰爭 畢竟伊朗和利比亞不同 英國人和法國人也不愚蠢 這次不會在没有更多利益的情况下 去爲美國人賣苦力 去挑戰一個擁有强大軍事威脅 并且很可能擁有核武器的國家 以色列更是商人中的商人 更不可能挑戰伊朗 掀起對整個阿拉伯世界的戰爭 再者美國一旦對伊朗動武 就很有可能挑起中東的全面戰爭 另局勢一發不可收拾 而戰爭最終的第一受益大國將是俄羅斯 到時不知俄羅斯的石油要瘋漲到什麽程度 普京也肯定樂於坐在炕頭兒數錢 而中國將會是第二大戰爭受益國 伊朗對抗美國 肯定會從中國購買大量武器 而中國只需作爲一個商人 坐收漁翁之利就好 我相信中南海也希望美國將視線轉移出亞太 以爲中國崛起提供更多的時間和空間

原因其三 美國政治體制面臨獨立戰爭以來最大挑戰 當面對佔領華爾街運動 巨額負債 兩黨陷於非理性抗爭 國會與執政府嚴重分歧 美利堅合眾國 這個10年前傲慢的帝國 開始出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内部动荡 而其結果如何 筆者觀之 很可能重蹈90年蘇聯解體之後轍 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領袖 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在卸職演說中就曾經表示過 堅决反對美國實行兩黨或多黨輪流執政 只可惜這些不肖子孫没有聽從老人家教誨 以致如今慘狀彼伏 在下不知當年華盛頓是否以中國政治史爲鑒 而不願搞兩黨輪流執政 還是出於自己的創意 如果是後者 那真的是與中國封建體制不謀而合 中國封建帝王家最害怕的就是朝臣結黨 爲什麽 因爲一旦結黨 就一定會營私 就一定會將政見之爭轉爲義氣之爭 當年北宋大文豪蘇東坡 一生都是受黨爭所害 先後被貶謫10餘次 最後客死異鄉 按:“當然如果没有子瞻的被貶謫 也許就不會有《赤壁賦》《留侯論》就不會有《水調歌頭》以及那麽多難以逾越之詩詞歌賦 也許子瞻也不會成爲古今第一大全才了”黨爭的結果只能另整個國家陷於少數人的義氣之爭 或者說是小人之爭 無論對方提出什麽言論 一律否定 并予以巧言回擊 即便那有利於國家 民族 并且自己亦爲認可 也要堅决否定 而這就是美國國家之頑疾 政治家之醜態畢露無疑 美國人指責中國互聯網監管 没有言論自由 是的 這都是中國現狀 有些敏感話題在国内是不能公開談論 但是這就是美國和中國價值觀的差異 美國人堅持的是個人主義 個人利益高於一切 也就是他們所越來越廣泛宣傳之人權 先扣以華美之外衣 而對其反對者冠以恐怖組織之稱號 再除之而後快 以增强自身在全球影響力 已達到稱霸全球之狼子野心 而中國的文化不同 中國人認爲“天下公器非一人一姓之所私” 我們是可以爲了民族大義犧牲一切的 這也是儒家認爲可以爲國家民族抛頭顱 灑熱血的士大夫精神 國家民族利益高於一切 當年範仲淹亦有賦曰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 不正是從自身角度 對士大夫精神都另一種闡述嗎 而現今中國最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社會 一個有向心力團結的社會 中華大地之前已經經歷了一百多年的不穩定 雖然人口眾多 期間可被稱之爲梟雄者亦倍出無數 但因缺乏國家民族向心力 終是一盤散沙 被弱小之外族蠻夷一擊即潰 現今中國人已經無力再去承擔另外一次社會動蕩 所以全體國民做那麽一點點小小的犧牲 只不過在媒體上看不到極極少數的言論 那又何妨呢 不但於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影響 又可爲中華民族之偉大復興做出自己之貢獻 何樂而不爲 而反觀美國的媒體就真的那麽開放嗎 美國媒體是不會限制言論 但是對於美國國家利益無益的報導 美國媒體絕不會刻意渲染 草草而過并且不附加任何過激評論 而諸如軍事一類的報導在美國主流媒體更是鮮有一聞 甚至在泰晤士報 CNN都找不到有關軍事主題的連接 而這在中國絕對是100%可以開放談論的話題 面對美國兩黨陷入小人之爭 奧巴馬也急需尋找外援支持 以使其在與國會和共和黨過招之時 可以更加游刃有余 增加其政治籌碼 歐洲國家正陷入債務危機 自顧不暇 非洲和南美洲一向影響力不大 并且有奶就是娘 現在美國没奶 自然不會去自讨没趣 那最後就只剩下了亞洲和澳洲 原因不言而喻 雙方都有政治訴求 奧巴馬自然也就樂此不疲了 不然派去澳大利亞2500人做什麽 人數那麽少 而且是從日本冲繩調派過去的 外媒可以說美國增强了第二島鏈的部防 意圖遏制中國軍事擴張 筆者亦可以說 這是美國在面對中國軍事崛起下不得已的戰略性撤退 以防止其在與中國解放軍正面交戰時在第一島鏈的全军覆没

國際局勢瞬息萬變 機遇與挑戰同時存在 然能够最先洞察出何爲機遇 何爲挑戰者 才能未雨綢繆 令其永立於不敗之地 中南海智庫在面對當今局勢之下 是否需以分秒審時度勢 以便可以向高層領導人提出更多亮劍方式與策略 我們不希望與國際社會產生矛盾 甚至戰爭 但適時亮劍亦是必然爲之舉 其一震懾周邊國家 牽制其狼子野心 使其欲爲而不敢爲之 其二 中國向國際社會適時展示肌肉 會讓盟友更有安全感 拉攏更多中立國 甚至有可能將部分敵人轉化爲我方之戰略棋子 其三 無可厚非的 中國已成爲全球經濟强国 政治 軍事亦在崛起 但我國民仍未找到做大國國民之感覺 民族自豪感極爲缺乏 適時亮劍 在揚我國威之時 對於民族自尊心與自豪感亦是極大之鼓舞 如此一石三鳥 何樂而不爲

當然筆者很欣慰 中南海高層最近頻頻亮劍之舉 已領美國及其盟友惶恐不安 溫家寶總理在東盟峰會的强硬表態 使得菲律賓逾聯合亞洲諸侯與我中国群毆之奸計未能得逞 再 J20在成都頻頻試飛 另美國在制定其航空器發展方案上 遇到艱難阻礙 J20一旦研製成功 裝備中國空軍 美國引以爲傲的空軍優勢將受到嚴重威脅 另 前幾日 中國海軍遠赴美國後院委内瑞拉“失火” 與其國精銳進行軍事演習 欲有在美國後院搞中國和平崛起之勢 “山雨欲來風滿樓” 此舉令五角大樓如坐針氈 這就是對美國在亞太一些列小動作之後有力的還擊 筆者認爲隨着中國軍事經濟的發展 中南海能够使用的戰術棋子將會愈來愈多 而美國面對内忧外困的情形下 其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已被撼動 如美國政府無太大作爲 改變其政治體制之窘境 全球霸主之位在数年内必將易手 而其“鐵桿盟友”到時必轉投中國懷抱 如即使美國政府决心進行政治變革 其以第三產業爲主體的經濟亦必受重創 数年之内難復其元氣 而中南海如能審時度勢 制定相應策略 亦必將取其全球霸主地位而代之 行筆至此 中國敗美利堅之勢 已是大勢所趨 縱觀全球 再無一人一國能够力挽狂瀾 歐洲國家有此能 但筆者觀之 歐洲形爲一個整體 實則一盤散沙 就好像各地諸侯割據 難以形成核心力量 牽制中國 再者 歐債危機愈演愈烈 需要中國出手之時以迫在眉睫 歐洲在此時更不可能欲與中國相爭

數十年之後 中華復興之時 不知筆者當在何所 但身爲華夏子孫 此生早已無憾 只求爲國家 爲民族可以略盡薄力 中華復興 民族之興 國家之興 天下之興

      打赏
      收藏文本
      16
      0
      2011/11/25 8:07: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國步蘇聯之後塵 行將接替 中南海已是亮劍之時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