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共 36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270462
  • 工分:1545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策马巡逻

“戈壁滩上铸军魂,芦苇荡里写春秋”,这是新疆军区边防某部黄旗马队边防连的真实写照。带着对这所百年哨所的憧憬、崇敬之情,笔者于10月25日走进了连队。

乘坐边防部队新配发的“勇士”越野车,我们踏上了巡边之旅。随行的士官高红义原是该连的文书,所以一路有他向导我们行走的格外顺利,有了他这位“边防通”,我心中的很多疑惑也被解开。小高这趟算是“回娘家”,出发时他给连队战友们采购了图书以及一些水果、零食,他说要好好慰问一下久违的边防兄弟。

早在唐朝时期,就有昆凌都护府在此驻防。100多年前,满清正黄旗的一支马队驻扎在此,设立卡伦进行屯垦戍边,黄旗马队的名字就是自此而来。连队防区内有黄北了望台、阿克炮台、烽火台、卡伦等古军事遗迹。连队的特色菜肴是青辣椒炒红辣椒。黄北了望台、阿克炮台已由旧时的古炮台改建为今时的钢架式哨楼。烽火台依然矗立在连队营院北侧200米处,向连队官兵诉说着万千的历史沉浮,警示着数代守防官兵牢记历史、牢记使命……

说着说着,车辆终于从芦苇丛中钻了出来,指导员李润平已经站在车前。还未进屋,环视四周,历尽沧桑的烽火台与高耸巍峨的现代哨楼遥相对应,地上晾晒的大红辣椒显示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吃罢早饭,连长应洪海要带队巡逻。在笔者的强烈要求下,连长答应我随队巡逻。带着怯怯的心理骑马前行,从连队出发到达目的地342号界碑要走1个多小时。巡逻道一侧是阻止平民进入的铁丝网,另一侧是茂密的芦苇荡,中哈界河霍尔果斯河在金黄的芦苇丛下潺潺流动。从偶尔出现的小块开阔地带,可以看到河对岸同样茂密的树林。四下一片宁静,只听到马骑踩着砂石地面的声响,以及芦苇丛中突然飞起的野鸡、野鸭的叫声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徒步巡逻

巡逻途经老黄旗马队的营地。在旁人看来不过是长满野草的土堆,战士们却十分熟悉,一一指出这是岗楼、那是大门。在伊犁防区漫长的国境线上,零星散布着多个这样的百年哨所。尽管兵不再是当年的兵,土炮台已被钢架哨楼所取代,但是哨所依然履行着百年前的职责,忠实守卫着疆土。

连长应洪海说:“清朝的黄旗马队管辖的边境线比我们现在长。据说当年,他们巡边一次,要一个月,不仅要骑上马,带上帐篷,还得赶上牛羊作为给养。”

巡边依然是今天边防战士们每天的必修课,短则几个小时,长则二十余天。不过与先人相比,除了步行和骑马,他们也驾驶巡逻车、摩托雪橇、乘坐直升飞机。

“连队巡逻车,配有冷暖空调、卫星通讯设备,到了高海拔地区还能制氧,甚至还有可以做饭的电炉。”士官李继唐插了一句话。

“管控边境也比以前轻松一点,主要是技术进步了。”应洪海说。连队辖下的了望塔都装上了摄像头,在营地就能实时监控边境线的情况。巡逻小分队携带的卫星通讯系统能够把巡逻路线和情况直接传输到军事信息网,部队各级都可以查看巡边轨迹。

“不过,有时巡边仍和百年前一样艰苦。连队防区芦苇交织,官兵时常被锋利的芦苇叶割伤。边境线沿河延伸,沼泽遍布,到了界河丰水期,官兵只得穿着雨鞋深一脚浅一脚步行巡逻,摔成满身泥泞是常有的事情。”通信兵许发翔结过了话茬。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军民联防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问及连队的特色菜肴为啥是青辣椒炒红辣椒时,应洪海说,建连初期,驻地社会依托条件差,官兵伙食保障单一,特别是当时湖南籍战士较多,战士常常为吃不到辣椒而抱怨。指导员赵援朝的爱人听说后,专门从湖南老家寄来了辣椒种子,没想到连队的沙土地种出来的辣椒不仅色泽好看,而且更辣更入味,深受官兵的喜爱。后来连队的辣椒是越种越好,吃法上也越来越多,但最让官兵津津乐道的还是“青辣椒炒红辣椒”。

入伍两年的士兵李啸因为负责饲养连队里的两只军犬,所以常常要携犬参加徒步巡逻。到了冬天,这里的气温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他却不觉得艰苦。“冬天的景色很漂亮,树上结满了霜,雪地上可以看到野兔留下的清楚的脚印。我们的边防生活还是很有意义。守卫国土,心里很有自豪感,也从军队里学到不少做人的道理。”

1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抵达目的地。我还沉浸在周围美景的感受中,“全体下马,有7名不明身份人员正试图泅渡界河……”我还么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官兵各自占领有利地形,处置突发而来的边情。一场边境反越界演练正紧张进行。

巡逻返程时,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一些老乡正在棉花地里拾棉花。“我们去帮帮他们”,连长便组织大家走进了地里。

巡逻归来,笔者浑身困乏,没有想到又是一个惊喜等着我。当天适逢战士李啸、吕军军、张瑞民生日,连队给他们组织了一个盛大的集体生日晚会,在金牌主持、团支部书记马金万的引导下,大家唱歌跳舞、表演乐器,欢笑声弥漫边关。

熄灯号吹响后,连队恢复了宁静,窗外只有风吹芦苇的唰唰声,偶尔传来军犬三两下吠叫以及马厩里军马咀嚼草料的咂咂声。月黑星稀,穿着保暖大衣巡逻的哨兵徘徊在营区。连部还隐约有些亮光,那是指导员李润平正在为明天的教育整理教案。战士们很快进入了梦乡,边关是如此的静美。12点30分,连长带领三名战士外出潜伏,在气温低、湿度大的芦苇丛中,他们一蹲就是三个半小时。

经历了边关一天,笔者迟迟难以入眠,黄旗马队边防连“边关漫步写忠诚、金戈铁马铸军魂”,他们崇尚荣誉、乐受边关的豪迈使我深受教育,10月27日,告别连队,在返程的巡逻路上,碰上了连队与驻地民兵联防小分队,笔者情不自禁举起了相机,并在脑际迸发出三句话:边关因你而美丽,边关因你而精彩,边关因你而稳定。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1/11/15 15:25:3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应该穿上军靴的

      2011/11/20 13:52: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解放军边防马队骑兵与“骑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