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试飞员:我飞行理论停滞装备四代机将无意义

共 29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62320
  • 工分:260746 / 排名:57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试飞员:我飞行理论停滞装备四代机将无意义

试飞员:我飞行理论停滞装备四代机将无意义

资料图:美军第四代战机F-35

F-22故障还没有解决,F-35又陷入发动机的泥潭。英国媒体甚至爆料,在美国大幅削减国防预算的情况下,美国F-35甚至有被取消的危险。美国四代机怎么了?为此,新华军事特别采访军事专家、试飞专家徐勇凌。

新华军事:如何看待四代机在现有空军中的地位和作用?从国外经验来看,四代机需要执行的战术、战略目标跟三代机有哪些不同?

徐勇凌:在今年来的局部战争和有限目的的空中打击中,空中力量越来越显现出其灵活性、独立性,在信息高度透明的今天,要打一场包括地面部队的大规模战争,实现隐蔽性和突然性的难度越来越大。而由空中力量独立完成的打击任务,则可以实现先发制人和突然袭击的目的。在由西方主导的力量不对称的空中打击中,联合空中打击已经成为一种普遍采用的模式,无论是20年前的南联盟战争,10年前的伊拉克战争,还是今年的利比亚空袭。

在以空中力量主导的局部打击中,尤其是面对具备地面防空力量的国家,打击一方为了达成攻击的突然性,并且降低遭受防空力量反击而造成的损失,采用隐身技术不啻为一种有效的方式,由此分析四代机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就清晰明了了。

四代机作为一种高技术武器,并非所有国家都有能力进行研制的,目前列装四代机的国家只有美国一家,而正在研制的国家也并不太多。由于四代机还没有在一场真实的较大规模的战争中真正亮相,因此,对于其效能还难以给出客观的评价。但有一点我们可以大致确认,在未来西方主导的以大欺小的战争中,四代机将会形成巨大的技术和战术优势,这种优势不仅是针对敌对国的空中力量,更是相对于其地面防空系统,四代机的技术优势将使敌对国的防空体系形同虚设,如果没有反制手段,西方大国以四代机等先进武器相威慑,就会形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使敌对国难以抵挡而可能最终放弃抵抗。这种技术优势必将会在未来的国际和地区战略中发挥难以估价的影响力。

新华军事:美国的F-22作为世界上第一款投入现役的四代机,其战略威慑作用不言而喻,世界很多国家,特别是中国周边国家像日本、印度、韩国等都在研制四代机,为什么那么多国家要投入巨资搞四代机?

徐勇凌:技术大国的影响力不仅在于行动层面,更会在文化层面产生无可估量的影响力。作为大国阴影覆盖下的其他国家,他们可供选择的机会并不多,学习和模仿似乎是唯一可以采取的方式,加之这些国家,都渴望改变各自的战略地位,在技术追赶期除了学习模仿他们没有别的路可走。喷气时代初期是如此,三代机时代如此,隐身时代已然如此。

对于那些已经掌握三代机研发技术的国家,谁都会尝试四代机的研发,起码是先期的技术探索。因为不这样他们就会被大国远远地摔在后面。信息时代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任何技术强国都难以垄断某项技术,其他国家通过技术探秘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研发出同样的技术,唯一的瓶颈不是技术的不可知,而是的技术的不可为,即在关键技术、材料和综合国力上难以支撑。四代机作为一种高技术武器,技术门槛并不太高,其技术瓶颈并非难以突破,多数中等发达国家基本都具备研发的实力,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可能还是集中在工业技术实力和综合国力上。在四代机的问题上哪怕不能做到像F-22同样优秀,起码可以做到大致相似。这或许就是许多中等国家竞相上马四代机的原因吧。

新华军事:空军作为战机的用户,肯定要明确自身的需求,空军是根据怎么样的标准制定飞机的技战术指标和要求呢?

徐勇凌:为下一代战争研发武器,是军事大国装备研发领域的的一贯战略。而对下一代战争的解读,其参照大都来源于当前的战争。二战以后,美国和苏联几乎没有停止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因此,他们对于战争的解读往往比较客观实际。但即使是军事大国,在战争解读和技术设计的不同层面,还会出现明显的偏差,如美国的F-4,F-111是针对苏联的二代战机而研制的,但其实际作战效能远远比后者差很多,这也是为什么越南战场上美国人在空战中战绩了了的原因。当然解读战争总比凭空想象更加现实,美国人从越南战争的失败中总结出来的教训,就物化成三代机的技术标准,美国人也正是通过三代机技术上的成功,确立了空中大国的难以超越的优势。

然而,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在这个问题上永远无法和大国同日而语,他们大都只能是战争的旁观者,即使他们有超然的悟性,毕竟无法达到那些真实参与战争的国家那样,获得真实宝贵的经验,他们只能基于大国的技术领悟力,通过学习大国的装备发展战略,寻求自身装备发展之路。而他们在制定战技指标时,只能用军事大国的战机参数作为参照。就像我们在三代机研发中,就无奈地选择了美国三代机的高度速度和机动过载指标作为国产战机的技战术指标。

新华军事:作为一名优秀的试飞员,您肯定飞过很多三代机,根据您对国外四代机的了解,四代机跟三代机在飞行技巧和对飞行员的要求上有什么不同?

徐勇凌:四代机已经彻底改变了传统喷气战机的操控理念,由于矢量推力技术的引进,四代机真正实现了直接力控制,在这样的飞控系统中,由于数字电传是按照技术要求给出最佳的操控模式,因此,在实际的操作中,飞行员甚至无法明确知道他操控的到底是副翼、方向舵、平尾还是发动机矢量喷口,飞行员关注的是控制的结果。

由于有了直接力的参与,飞机的机动飞行的想象空间已经达到超越了人们的传统思维。对于飞行员而言他们不仅要知道常规机动的操控方法,更要有超机动飞行的操控知识,否则他们就根本无法理解飞机在做什么。在这一领域,我们的飞行军事学理论研究要拓展新的空间,进行大量的理论创新,如果我们还停留在三代机的传统思维上,没有学术和理论上的突破,那么装备四代机就失去了任何意义。

以上讲的是平台飞行技术方面,对于四代机而言,更大的突破其实是在传感器、武器、信息技术和隐身技术领域。这些技术对空中作战的影响涉及的面非常之光广,绝非隐身技术一个方面。四代机在空中打击和空中对抗方面,会为我展现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战争构图。对于四代机技术的深入解读,和有技术领悟而引发的战术和战略思考,则需要空军军事飞行学理论界的共同努力,而不仅仅是未来的四代机飞行员的任务。

新华军事:根据目前对四代机比较一致的性能要求来看,四代机绝不是三代机的简单改造,而是跨越式的技术进步,这对一个国家的工业基础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即便是美国这样全面领先的超级大国也经历的无数挫折,您如何看待F-22经常性停飞、F-35项目一拖再拖研制经费大幅增加等问题?

徐勇凌:战略的竞争必然是与对手的竞争,所谓战略是成功学范畴的东西。在这一领域没有绝对真理,而只有相对优势。从这个意义上那个讲,由于美国人在四代机技术研发上先行一步,已经实现了技术超越,相对于对手形成了巨大的战略优势。也就是说美国人研发四代机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在对手还没有赶上来之际,美国人不得不考虑其综合国力的承受力。由于四代机的高技术是建立在高成本的基础上的,即使是像美国这样经济和军事实力雄厚的国家,似乎也难以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美国的国防力量发展已经渐渐露出了疲态,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人不得不停歇一下脚步,这才是美国在F-22/35的研制上频繁遭遇坎坷的真正原因。

另外,依据我的分析和判断,美国人在装备发展战略上,似乎犯了5、6十年代同样的错误,他们把未来空中力量技术发展的宝压在了隐身技术之上,但匆匆上马的第一代隐身机F117草草收场,美国人似乎发现了他们战略上的失误,开始调整他们的装备发展战略了,F-22的数量减少,F-35的试探性发展,就是他们这种战略调整的权宜之计:边走边看,既不浪费当年的决策投入,也避免因为走的太远而无法挽救,何况后来的追赶者还距离遥远,美国人有足够的时间等一等。这就是我对美国空军装备发展现状的解读,纯属个人观点。

新华军事:在目前正在搞四代机的国家中,您最看好哪个国家?俄罗斯还是日本,其他国家呢?据您所知,这些国家会在哪些技术领域遇到瓶颈?

徐勇凌:在这个问题上我依然看好俄罗斯。俄罗斯在空军装备和空间技术领域有传统的技术优势,尽管由于其综合国力的衰败,已经令其堕入二流国家行列,但在军机技术领域俄罗斯依然是超级大国。

欧洲在四代机技术上不是不能为,而是不可为。其一,欧洲在战略上被美国捆绑,难以有独立的技术发展战略,他们出于欧洲这块特殊的地域,既要考虑俄罗斯的潜在威胁,又要考虑尽可能消减美国对于欧战战略的影响力,但有无法摆脱对于美国的依赖。因此欧洲是否研究四代机不是他们可以独立决策的,必须协调欧美的大棋盘中的大战略。如果仅从技术角度看,欧洲是目前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技术板块,只要他想干一定能够研发出性能优越的四代机。其二,欧洲之所以没有上四代机的项目,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受其综合实力的影响,欧洲的衰败已渐露端倪,这一点可以从利比亚空袭的规模看出来。近来欧洲的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正在蔓延,可以说欧洲近期还没有能力从这个危机中解脱出来,已有的AM-400军用运输机计划一经令其难以为继,更不要说上四代机项目了。

至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其实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技术上,都无法摆脱美国人的阴影,美国给予这些国家的是战略保护的承诺,但他们付出的代价的却是战略发展上失去“独立人格”。无论是早期台湾的IDF,日本的F-2,还是以色列的“狮”,这些缠在美国这个大树上的国家和地区,不得不在技术上受美国人的各种限制,更不不可能按照自己的装备发展战略研发下一代战机。他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或许不是技术瓶颈,而是美国人借着保护同盟国幌子而挥舞的战略大棒。当年台湾人在研发IDF的过程中,从美国人那里获得的不仅是技术支持,还有明目张胆的技术限制。

新华军事:在四代机的升级问题上,欧洲国家的立场有明显区别,有些准备购买F-35,有些倾向于升级现有战机,您认为造成这种差别的主要原因在哪?

徐勇凌:欧洲在未来的世界战略格局中,建立自己的独立人格是一种必然趋势,这种趋势是美国人不愿意看到的,但也是他无法阻挡的。但欧洲的无奈在于,他们尽管没有明确的对手,但潜在的竞争者太多,近有俄罗斯,远有东亚各国,随着亚洲的崛起,欧洲的影响力正在渐渐衰减。在欧洲的独立成长的过程中,既有欧盟的大战略需求,也有各自国家的本体利益。加之美国人从中不断的干预,各国在未来装备发展中发生分歧是在所难免的。但今天的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独立研发高成本的隐身战机的能力,他们可作的选择不是购买美国人的F-35,就是联合研制下一代战机。由于美国人在F-35的研发中问题不断,使得欧洲在这一问题上进退维谷,难以决策。我们知道欧洲各国已经研发了三代半战机台风和阵风,这两款飞机相对于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还是具有巨大的技术优势的,因此,从短时间看,欧洲并没有发展四代机的紧迫需求。为了应对四代机的出现,欧洲在已有的三代半战机上进行技术改造,在我看来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打赏
      收藏文本
      1
      2011/8/12 8:59: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试飞员:我飞行理论停滞装备四代机将无意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