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君主论》摘录

共 59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477600
  • 工分:174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君主论》摘录

马克思指出:马基雅维利使政治的理论摆脱了道德,而把权利作为法的基础。

1、 在那些习惯于服从君主之血缘后裔的统治的君主国里,维持它们的困难比在那些新建的君主国力维持它们的困难要小的多。因为只要君主不违反其祖父先传下来的典章制度,并且在面对意外事件时因势利导,那就足以维持他的统治。

2、 维持新征服的领土并纳入自己的版图之内:最好和最快捷的方法之一是君主御驾亲临,驻守在哪里;最好的措施是向那里的要塞之处派遣殖民;成为周围临近较弱小势力的保护者。遵循的原则:尽可能不增加当地居民的负担;如果不得不伤害一些人,必须使他们无力反抗;防微杜渐,决不能使混乱局面扩大,必要时甚至要采取战争的手段。

3、 君主加之于人的伤害是一种他用不着惧怕会引起报复的那种伤害。

4、 你只是灭绝了君主的家族是不够的,因为那里残存下来的贵族们成为了改朝换代的新的首领;而且由于你不能使他们得到满足,也不能灭绝他们,只要他们机会一到,你就会失去这个国家。

5、 要想保有被占领前生活在自己法律下的城市或君主国,有三种方式:摧毁这些国家;御驾亲临驻守在那里;允许他们生活在自己的法律之下。

6、 最不依赖幸运的人最能保持他的地位。

7、 人民的性情是易变的,说服他们使之相信某件事情很容易,但是要让他们坚持这种信仰却很困难。所以,如果他们不再相信了,那么君主要依靠武力来强迫他们相信。

8、 任何人要是相信那些大人物只要给他们新的恩惠就可以让他们忘却旧日的伤害,他就是自己欺骗自己。

9、 我们不能把屠杀自己的市民,背弃自己的朋友,没有信誉,没有恻隐之心,没有宗教信仰称为能力,这些办法可以使一个人得到帝国,但不能为他赢得荣誉。

10、 当贵族发现他们无法抵挡人民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太高他们之中一个人的声望,并且使他成为君主,以便能够在他的荫蔽下满足他们的欲望。同样,当人们发现他们无法抵挡贵族时,他们也会提高某个人的声望,并且使他成为君主,为的是依靠他的权力来保护自己。一个依靠贵族的帮助而取得政权的人,比一个依靠人民而成为君主的人更难于维持自己的地位。对君主来说,于人民保持友好是必要的;否则的话,当他身处逆境之时就无可救药了。

11、 与任何来犯之敌站于沙场的君主,就是能够独立地统治国家的人,那些不能与敌人决战于沙场,而只是被迫躲在城墙后面进行防御的人,往往需要他人的援助。

12、 一个拥有坚固城市并且没有积怨结恨于民的君主,是不会受到攻击的。倘若真的有人想进攻他,一定会自取其辱,被迫撤退。

13、 施予恩惠正如接受恩惠一样,都会产生责任感,这乃是人类的本性。

14、 亚历山大教皇朱利奥教皇让教会的势力发展到空前强大。就教会君主国而言,获得这类国家或者依靠能力或者依靠幸运,然而保持他们只能是依靠宗教之古老传统所形成的典章制度来维持。

15、 军队是国家最根本的基础,无论什么样的国家其基础都是良好的法律和精良的军队,而良好的法律又是以精良的军队为前提的。雇佣军和援军都是没有益处并且是危险的。军队必须在君主或者是共和国的控制下。英明的君主总是避免使用雇佣军和援军,而是依靠自己的军队,他宁可依靠自己的军队打败仗也不愿依靠他人的武力克敌制胜。他人的铠甲不是从你身上滑过或是把你压倒,就是把你束缚得紧紧的。任何一个没有自己军队的君主都是不稳定的。

16、世界上最虚弱和最不可靠的东西莫过于不以自己的力量为基础的权力带来的声誉。

17、君主应该永远不要让自己的思想偏离军事训练,而且在和平时期比在战争时期更应该注意这一点,他可以采取两种方法:一是采取行动;而是开动脑经。除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外,君主不应该有任何的其它目标和思想,也不应该把其他任何事情作为自己的专业,因为这是统帅者所应该有的唯一专业。

18、选择一个收到赞誉和尊崇的前人作为榜样,常常把他们的举措和行为铭记心头。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就是效法阿基里斯,凯撒效仿的是亚历山大,西庇阿效仿的是居鲁士。

19、 一个君主如果想保持自己的地位,就必须学会怎样做不善之事,而且知道如何视情况的需要而使用或不使用某种方法。君主必须具有足够的审慎和远见,知道怎样避免那些使自己灭国的恶性。并且有可能的话,还保留那些不会招致灭国的罪行。

20、明智之士宁愿承受吝啬之名,因为他虽然带来丑名但不会引起憎恨,也部位追求慷慨之名,而终因贪婪而使丑名和憎恨两着俱来。

21、被人畏惧比被人爱戴要安全的多。情谊是靠金钱而不是伟大与崇高的精神维系的,它买得到而靠不住。人们爱戴君主是基于自己的意志,而感到畏惧则是基于君主的意志。所以明智的君主应当立足于自己的意志而不是他人的意志。

22、 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式:一种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是人类特有的,第二种是野兽特有的。君主必须像狐狸一样识别陷阱,又必须像狮子一样能惊骇豺狼。君主必须深知如何演示这种兽性,并且必须学会做一个伟大的骗子和伪君子,想要欺骗的人都可以找到受骗者。

23、贪婪、霸占臣民的财产和妻子,特别使君主被人憎恨,必须避免。一个君主要能够对付阴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不要被众人憎恨。秩序井然的国家和英明的君主总是注意不要置贵族于死地,而使他们满足,安居乐业。

24、君主必须把要承担责任的事情委托给自己做,而把施予恩惠的事情留给自己掌管。

25、如果人民憎恨你,任何堡垒也无济于事,这是因为一旦人民拿起武器,外敌将不可避免地给他以帮助。

26、对于一个君主来说,没有任何事情比从事伟大的事业和树立卓越的范例更能为自己赢得尊重。

27、公开表态并勇于参展总是有利的。一个君主必须警惕,千万不要为了进攻他国而同比自己强大的国家结盟,除非万不得已。

28、人的头脑分为三种:一类自身就能够理解一切;一类能够辨认他人所理解的事情;第三类则自身缺乏理解力又不懂得别人的理解。

29、一个君主应该常常听取建议,但这是应该在他愿意的时候,而不是他人愿意的时候。

30、只有依靠自己和自身的德行才是安全、可靠和长久的。

31、 命运是我们行动的半个主宰,而留下其余的一般或几乎一般归我们自己支配。任何一位君主如果完全依靠命运,则命运变化时就只有毁灭。如果一位君主的做法符合时代特征,他就会昌盛。命运像女子一样,常常是年青人的朋友,因为它们虽然欠缺小心谨慎,却更为凶猛,大胆而能够使她俯首称臣。

32、 对于需要战争的人们,战争是正义的,当除了拿起武器就毫无希望时,武器是神圣的。

马基雅维利(1469~1527),出生于意大利半岛上的佛罗伦萨。他是第一个使政治学独立,同伦理家彻底分家的人,有资产阶级政治学奠基人之称,并且是历史家、军事著作者、诗人、剧作家。父亲是一名律师,母亲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受教育状况良好。成年以后,他投身政治,曾任佛罗伦萨共和国十人委员会秘书长,显示了他的政治才华。在共和国遭到颠覆,君主制复辟的时候,他遭到逮捕后又被释放,在佛罗伦萨近郊的乡间过着隐退的生活。在此期间(1513年),他写下了《君主论》以表达他对君王的忠诚与崇拜,旨在赢得君王的宠幸。但是,《君主论》还没来得及发表,佛罗伦萨发生起义,共和国再次推翻君主统治。马基雅维利又向共和国新政府谋求职位。在遭到拒绝后,马基雅维利在极度失望与痛苦中忧病而逝。

他的著作《君主论》在打破了旧的、自欺式的政治家观点的同时,创立了新的政治学观点,他提出目的是至关重要的。而手段却是独立于道德规范之外,可以独立研究的技术性问题。它与目的并不构成任何道义上的联系。只要有利于目标的实现,那些强暴狡诈,背信弃义的卑劣手段都是可取的。第18章:“论君主如何守信”赤裸裸地将君王的政治行为和伦理行为截然分开,旗帜鲜明地排斥那些公认的道德。我们可以想象那时人们的反映吗?”

《君主论》虽然有讨好当时君主的意图,但也包含着他对当时建成统一强大的意大利的强烈愿望。“手无寸铁的先知总是被毁灭,反之,拥有武装的先知则获得成功”, 马基雅维利坦言君主要拥有强大的军队,而“美德”必须为“功利”让位。

读了《君主论》,摘下几句比较精彩的话:

[1]“由于统治的古老悠久和长时间的延续,革新的记忆和原因都湮灭殆尽了。”(第二章:论世袭的君主国 第7页)人们一旦习惯了某种统治秩序,他们的反抗意识就会处于惰性状态。这对统治者来说,是最安全的。而要做到这一点,最有效的办法,一是封闭,二是“洗脑”。统治者一方面对外界的消息进行严密封锁,一方面则源源不断地灌输现行制度合理性的观念,致使治下之民记忆缺失,认为现行的统治秩序就是天底下最理想最美好的政治模式,从而放弃了对更优越的社会制度和更合理更公平的社会秩序的了解与追求。

[2]“君主对人们要么爱抚他们,要么除掉他们。”(第三章:论混合的君主国 第14页)这句话完全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翻版,只不过听起来更加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马基雅维里指出:“谁是促使他人强大的原因,谁就自取灭亡。”意思是说,对于威胁到统治安全的势力,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一定要心狠手辣,斩草除根;谁纵容自己的敌对势力,谁就为自己培养了掘墓人。马基雅维里认为,这是一条“永远没错或者罕有错误的一般规律”。是规律就得遵守,否则必遭惩罚。

[3]“任何一个没有自己军队的君主国都是不稳固的。”(第十三章:论援军、混合军和自己的军队 第85页)暴力对维护君主的统治地位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中,花了大量篇幅来阐述武力和军队的重要性。武力使人类社会的秩序产生了深刻变革,他认为,君主的“唯一专业”,就是思考战争、军事制度和武装训练问题;军事训练在和平年代比在战争时期更值得注意;国家的主要基础是法律和军队,没有良好的军队,就不可能有良好的法律,而有了良好的军队,就一定会有良好的法律;当君主树立的“信仰”对人们失去约束力量的时候,必须动用武力来说话,迫使人们就范。

[4]“人们容易忘记父亲之死而不易忘记遗产的丧失。”(第十七章:论残酷与仁慈,被人爱戴是否强于使人畏惧 第101页)因为人天生是邪恶的,所以在他们眼里,财产的得失比亲人的死活更值得关心。这是一种“精彩”而刻薄的“性恶论”观点。《君主论》里有很多权术,正是基于这种“性恶论”而提出来的。君主必须比所有人都凶残邪恶,统治地位才能有所保障。拿破仑的“亲密战友”塔列朗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他和拿破仑密谋发动“雾月政变”,最终却出卖了拿破仑。塔列朗的人生信条是:“与人为善便是恶,作恶多端才是善。”

[5]“君主必须像狐狸一样能识别陷阱,又必须像狮子一样能惊骇豺狼。”(第十八章:论君主应如何守信 第104—105页)君主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的多重性格。君主不是君子,但却必须是伪君子。君主是人性和兽性的统一体,虽然干的是男盗女娼的勾当,但却要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假好人”。为了达到巩固政权的目的,君主可以不择手段。君主的一切行动,都必须以是否有利于统治为标准,如果遵守信义对自己不利,“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马基雅维里对君主本性的深刻认识,连君主都感到害怕。这部献媚之作,生前并没有给他带来好处,但在他死后四百多年,《君主论》却被作为礼物献给墨索里尼,并且在德国,成为希特勒施行专制极权统治的“思想奶娘”。

[6]“君主务必把要担责任的事情委托他人办理,而把布惠施恩的事情留给自己掌管。”(第十九章:伦避免遭人蔑视与憎恨 第112页)马基雅维里认为,君主如果不能赢得人民的爱戴,那么他至少应该避免引起人民的憎恨。把坏事交给奴才去办,而好事则留给自己来做,人们就会觉得,君主总是好的,只是奴才把事情搞砸了。历史上“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有趣现象,大多得益于这种高明的笼络术。牺牲几个贪官污吏,借以保证君主统治的体制安全,这就是“清官政府”、“好皇帝政府”的奥妙所在。要有唱红脸与白脸的分工。

[7]“一切良好的建议,不论来自何方,必然是出自君主的贤明,而不是君主的贤明出自良好的建议。”(第二十三章:如何避开谄媚者 第136页)这段话的言外之意是,君主永远都是正确的。即使这种正确是别人发现的,也只能通过君主的嘴蚌来。世界上有不少“永远正确”的东西,实质就是权力正确。任何人的智慧劳动成果,都可以贴上权力标签,集中到君主一个人身上,以此树立君主的威信——所谓“权威”,不过如此。

      打赏
      收藏文本
      1
      强我国防!保卫我祖国之万里河山!
      2011/7/3 22:01: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君主论》摘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