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不知真假:3.14海战经历者的回忆

共 174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中将
  • 军号:695890
  • 工分:1342722 / 排名:21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不知真假:3.14海战经历者的回忆

最近越南在南海尘嚣甚上,竟然还胆敢搞针对中国的军事演习。从我在南海舰队当兵的经验来看,越南确实太反常了,要么他是吃了豹子胆,要么就是疯了。

1986年,我初三还没毕业,部队来我们学校征兵。我通过了体检和政审,很荣幸的成为了南海舰队的一名士兵。在我们内地人眼里海军是很神秘很洋气的兵种,呵呵。

当时我们班连我在内共有三个男生被招进南海舰队,还有两个男生被陆军招走(后来知道他们新兵连集训一结束就全部上了老山蹲猫耳洞,其中有个同学大腿负伤,还得了个二等功)。

说说我们三个海军吧,经过新兵集训和考察选拨后,我被分到了陆战旅防化连当了名火焰喷射兵;姓陶的同学由于个子长得高,进了南海舰队军乐团;余同学在救护船当水兵。

现在大家都觉得海军陆战队很NB,但是在我们当兵那个时候,最担心的就是被分到陆战队。那个年代在南海当过兵的人知道,陆战队当时主要的任务就是守礁。看过南海纪录片的大家肯定都见识过80年代守礁战士的生活战斗条件,就不用我多说了。

透露一点你们不知道的:条件艰苦,心灵空虚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那啥什么的是生命危险,擦枪走火是常有的事。1988年我们陆战队奉命开进南海开始驻守一些适淹礁,周围的大礁盘全为敌占,不管是战备条件还是装备火力乃至后勤后援都比我们有优势。在我复员的那一年就曾经发生过一场我某守礁官兵11人6死5失踪的惨剧,具体原因直到现在还没有权威的说法。作为一名老兵,一名老陆战队员我不会说出自己的分析和猜测,当时我们基层的官兵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但因为纪律和责任,大家只能把答案带进棺材!!!21年过去了,11个战友的英魂一直漂浮在祖国的南海上空,牺牲的6位战友成为烈士还能安抚家属的心灵。可失踪的5位战友却连烈士的名号也没有.........遥望南海,点一支香烟心中默拜兄弟们了。

-----------------------------------------------------------

继续讲述:由于时间已过去20多年,有些细节也许不是很完整。另,由于314海战乃至之前收复华阳礁的战况目前还未解密,作为一名曾经陆战队员有义务也有责任保守秘密,所以有的事只能点到为止,请勿刨根问底。

话回正题,当时我们陆战旅的基地在湛江市。防化连作为旅直属连队,因此我们也驻扎在湛江市。也不知道首长看上了我哪点,竟然让我做了火焰喷射兵,好听的叫法是:热处理消毒员。不过消毒怎么做我从来都不知道,倒是反复操练定点喷火,另一项练得频繁的是迅速脱离战场。

当时的装备确实无法跟现在相比,背上的两罐燃料只够发射两次长焰,发射完了后全套装备就没有战斗价值了。陆战队毕竟是特种部队,因此我们陆战队的火焰兵在战场上有个特权,就是可以在燃料耗尽后立即丢弃装备确保人员全身而退。

我们的连长是胶东人,嗓门很大,性格比较象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里的靳连长。这种风格的基层军官在当时的部队里很多。这样的军官带出来的兵个个都跟拼命三郎一样,现在的兵跟我们那时真的是没法比,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八十年代末的那几年,过来的人都知道那时正是新旧观念激烈碰撞,西方的物质文明和民主政治以及价值观与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和人文思想发生着特殊的化合反应。这些思潮也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了军队,比如在新兵连时就走后门送礼品希望能分到轻松安全的地方,下到部队后又想方设法拉拢讨好指导员,争取在部队把党入了,为复员后能有个好单位做准备。也就是说到部队当兵并不是抱着保家卫国杀敌立功的思想,而是为了其他的目的。在这种思想之下进入军营再加之当时整个社会开始浮躁,违反军纪,甚至触犯军法的事情常有发生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我们的精神世界是充实的,思想是高尚的,祖国,军人,责任,荣誉这四个泰山般重的词是深深扎根在我们的心里的。所以才有了当时所有陆战队员主动写决心书,血书,坚决要求参战。甚至连关在禁闭室的都用牙咬破手指在海军衫上写着“将功赎罪,誓死捍卫南沙主权”求看守的卫兵转交至指导员。

现在我们战士驻守的赤瓜礁就是314海战后我们成功收复的礁盘之一,也是发生314海战的主战场。1988年我国受联合国委托在赤瓜礁建立一个海洋观测站。在接到命令后,南海舰队组织了舰船,施工材料,“民工”以及少量的护卫人员来到赤瓜礁展开作业。但是从开始作业那天起,越南的海军和伪装成渔船的武装船只就开始对我千方百计的滋扰恐吓甚至是破坏。考虑到当时因为陆路边界纠纷我们与越南军队在老山者阴山正在进行拉锯战,所以后方基地要求我们要不卑不亢,坚持作业,坚决不主动挑事,更不能首先开枪。

越南军误判了形势,把我们人的忍让当作懦弱,把我们的沉默当作理亏,加上之前他们在华阳礁吃了哑巴亏,于是他们在X日增加了兵力和舰只,且挑衅的姿态更加高,从辱骂中国发展到用姿体做出下流动作,甚至对着我作业人员撒尿。

护卫队员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后向基地汇报了当前局势并申请增援以防万一。于是我方迅速成立了前指,组织了由502舰为名的502特遣编队,搭载海军陆战队员赶赴赤瓜礁。(在赤瓜礁之前,我502编队不发一炮的成功收复了华阳礁。宜将余勇追穷寇,此刻用在520编队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3月14日前的情形交代结束,明日继续。

对了,忘记介绍我的简历了,我生于1971年4月,四川人。1986年十五岁读初三那年应招入伍成为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战士。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算是幸运的军人,正好赶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后几年的真枪实弹战争,如老山者阴山战斗还有南沙314战斗等。曾经有人针对09年阅兵说过:09年的阅兵确实很好看,但是不如以前的阅兵,因为这些年军队没有打过仗,以前阅兵时特别是士兵分列式走过时明显带着一股杀气,让人发自内心的震撼,那是因为当时解放军是经历了血火洗礼的。

上次说了314海战发生前的形势和原因,现在接着回忆海战当时的情形。首先要说明的以点是:我本人并没有亲自参加海战,毕竟是小小冲突,而且对手也只是蕞尔小国而已,用不着一个陆战旅都派上去。之前我曾经说过,新兵都不愿意分到陆战队,因为守礁确实苦;可是当前方发生了战事,我们根本不用做动员,纷纷主动请战,我们连队的人很清楚,上前线这好事是轮不着我们了,因为打在礁盘上还用不着派防化连(我们平时战训都是针对在TAIWAN岛进行抢滩登陆摧毁敌暗堡地道)。但是我们连长还是厚着脸皮找到上级苦求道:这是非常难得的真实战斗经验,至少也应该让我们连派只小分队去前线,哪怕只是为了体验感受真实战争。

我们在焦虑中终于等来了好消息,上级决定同意我们派出一只12人组成的小分队参战!这下激烈的竞争开始在连队展开了,写决心书的,写遗书的,写血书的,甚至还有给连长指导员送家乡特产行贿的,看看现在社会上的行贿之风,我不禁苦笑连连,想想当时我们却是为了上前线送死而行贿.........

没有参战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其实没我的份这事我也有思想准备,在赤瓜礁那样的地方打仗不可能用上火焰喷射器。我平常训练的主要是抢滩时用火焰喷射器摧毁敌人设在滩头和次防线上的暗堡地道等。

战友出发前一晚,我们在食堂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壮行仪式,营长团长都来了,我还记得当时喝的是五粮液酒。12个参战的战友都剃了光头,穿的是大家现在才得到的海洋迷彩作战服,在当时这种作战服属于军事秘密,除非是实弹演习或者实战才准许穿上,绝对不准穿作战服出营区更别说逛街了。(其实大家现在看到的好多先进装备当时我们海军陆战队和老山前线的特种兵都已经在使用了,所以军迷朋友们别妄自菲薄了,我们军队常规装备跟所谓的军事强国相比不说领先,至少是同代)。

领导讲完话,喝完壮行酒后开始自由活动,这下那12个要上战场的英雄原形毕露了,是见人就抱,抱着就哭,哭完又仰天大笑。请大家理解,毕竟在当时我们都是一群20岁还不到的娃娃,如果没有当兵的话那年应该还在为高考而努力准备。大家平时吃住在一起,训练中相互帮助鼓励,第二天就要上真正的战场了,生死难料,再加上酒的催化作用,感情外泄是难免的。

留守在家的我也没有闲着,当时整个南海舰队已经进入了一级战备,基地的门岗增加了游动哨和暗哨,还配发了实弹。我们海军陆战队在当时还是属于保密性质的,别说地方,就连好多兄弟部队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保密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海军陆战队是属于进攻部队,跟当时我们国家对外宣传的近海防御战略相背,当时我们军方跟美国军方的关系可以用蜜月来形容,512地震时大家看到的黑鹰直升机就是在那个时期美国送我们的,甚至当时还有计划合作生产。我们陆战队的单兵装备里面有很多都是美式的,具体就不能说了,简单指一样吧——单兵急救包,从外包到里面的配置乃至分量都一样,有的甚至连英文都没有抹去。两军在这种友好氛围下,如果陆战队的存在被美军知道了,他们肯定立即联系上解放台湾,所以我们就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兵种序列力没有的军人。呵呵!

还是因为以上原因,陆战队所有参战的士兵都是以海军舰船士兵的身份参加,这才有军迷们的迷惑:为什么抢礁的是军舰上的水兵,为什么那个开第一枪的战士是“副”轮机长,为什么专业不是近身战斗的水兵战斗素养会那么高,打死那么多越军还俘虏了越军,而我们的水兵却只有一个轻伤(小手指被越军打断一截而已)。

海战当时的情形我想大家在网上看了不少,包括视频。给大家说说战斗中后战斗后的花絮吧:

1,付出代价最小的一等功臣,战斗中被打断一根手指的"副“轮机长获得了一等功臣勋章,所有参战的陆战队员都获颁了二等功或三等功。把我们这些后方留守的人眼红得不得了,那个年代如果在军队或得了军功,复员后的安置那是相当的好(嘿嘿,又开始个人主义,打小算盘了)。看谁知那些得了军功章的人也跟着我们患眼红病,原来他们眼红”副“轮机长。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作为普通的战士能得一等功的要么就是烈士,要么就是重度残废,哪有一根手指头就能换来一等功的好事啊。

2,到底是谁开的第一枪,时间过了这么久,而且网上时而能看到相关消息,所以我在这里也实话告诉大家:第一枪是我们开的,开枪的人就是那位断了以根手指的一等功臣。至于他为什么要开枪,当时部队宣传的是因为他发现对方有几个人正在给枪上膛,并作出了端枪发射姿势。军警特行业的人都知道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持枪时枪口别对着人,这样的持枪姿势在任何国家都一样,属于典型的挑衅威胁。作为当时训练最精锐的陆战队员来说,在那种紧张气氛下对方的这个姿势会让我们下意识的立即举枪还击。

3,海战当时驻守在南沙的国民党军队是否帮助过我们,实情是没有,虽然指望他们协助是所以中国人的美好愿望,但他们是爱莫能助,因为当时驻守南沙的是台湾海防署,没有部署正规军队,即使是海防署驻防,也只有很少的人。如果战事扩大的话,他们连自保都做不到,还需要我们协防呢(当时作战方案里就有万一战事扩大,要防止敌军侵袭基本无防的太平岛,对岛上的淡水源要重点保护,万不得已可破坏掉岛上唯一的淡水井。)

4,我当时在做什么,当时我们全体留守的战士都被遍列入了战斗预备队,枕戈待旦,枪不离身随时准备投入战斗,除了后勤政宣的少数人外,我们旅的大部分战斗部队移驻到了海南岛的榆林基地,并在榆林基地进行了战前实弹训练和特种小科目训练。(战前实弹训练是我军的一项特色,大家都知道改革开放后军队基本上没有打过仗,为了使部队在投入战斗前进入状态,参战部队都会在距离前线不远的地域进行高强度,逼真的,有针对性的实弹训练)。至于小科目训练,是指特种作战部队进行的有针对性的专业小范围集训,事关军事秘密不能多说,给大家小泄一些:比如当时我们在榆林基地陆战队员都分批进行了”潜艇水下重装进出训练“

我知道有些话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不该说,但是还是要以吐为快:

当年我在部队收到过老家同学些的信说,我们这批被招的兵都是被拿来上老山前线当炮灰用的,所以陆军的新兵连一结束就送上了前线。当时我看了很生气,根本不相信他说的。

后来复原回家后,几个一起参军复员的同学在一起吃饭,去陆军的同学证实了这些话。他说当时他们在云南蒙自的新兵连集训了三个月后,在事先没有告知的情况下新兵全被大棚卡车懵懵懂懂的拉到了前线。直到都能听到炮声了新兵连长才开始分配下连队,接兵的干部和班长身上连作战服都没来得及换。

都是十几岁的小孩,突然被拉到战火纷飞的前线,那种恐惧和忙乱可想而知。据他说有的新兵还在去阵地的路上连越南鬼子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就被流弹壮烈了。。。。

虽然我很幸运被招进了海军,但是仍然对他们的遭遇不平,从学校招来的小屁孩才集训三个月最多刚会走正步,说不定连枪械都还不会拆装就被懵懵懂懂的送到了前线送死!这不是当炮灰使又是什么呢?

---------------------------------------------------------

说说另外两个一起去南海舰队的同学:

开篇说到的那个长得高帅的陶同学进了舰队军乐团,成了萨克斯手。这厮仗着长得帅,又会吹号根地方上的好几个妹妹都亲密关系。后来犯错误了,好像是他误会了那个少数民族妹妹说话的意思,然后就对人家上下其手,结果被妹妹的父母领着到部队找说法。家属要求将人交给地方处理,把他吓得哭了起来,要知道当时地方的警察可没有现在这样文明执法,后来部队领导亲自出面才说服家属同意由部队处理。被关气来是肯定的,后来....后来被下放到支队农场养猪了,314开战后他认为脱离苦海的机会来了,于是向农场领导申请上前线,结果领导骂他说:你上去是拿猪食勺敲敌人还是用乐器把敌人吹跑啊?!哈哈!!复员后我们碰到一起还笑他身上有猪粪味道。

另一个余同学是最逍遥的,314开战后,他们的船开到了上海,说是为了预备更大的战争,因此对救护船进行改造。船到上海后他不知道怎么把领导买通了,回到家里耍了半年多才回部队。这边我们枕戈待旦,那边他在老家花天酒地,这事说起来还真的有点不平衡。呵呵

=========================================

透露一下314海战的另一个战场:琼礁疑案,刚好琼礁冲突我作为观察哨亲身经历过。

3 月xx日,我同另外17名队员作为第二批增援的战斗员化装成渔民乘琼海渔xxx号前往南沙,在距琼礁三十多海里的区域里佯动,主要是为了防止越军在琼礁有动作。三月十二日我们就发现了两艘越南武装渔船在琼礁附近巡弋,于是将情况汇报给了前指。指挥部要求我们继续监视,不得暴露身份。其实我们的渔船是经过了彻底改装的,去掉渔船的外衣基本上就是一艘炮艇。

三月十四日,早上我们在琼礁知道了赤瓜礁那边已经接上火了,与此同时越南的605船(也就是他们后来在国 际上宣传的所谓难民船)也赶到了琼礁附近与武装渔船会合,一看就知道他们准备占领琼礁。由于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抵前侦察,前指也要求我们脱离接触继续伪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好远远地看着越南军登上琼礁。以下这段是官方当时公布的琼礁冲突情况:

“9时15分,中国556号舰抵达琼礁海域,发现越军605号船已经派出9人登上了琼礁,于是556号舰立即用高音喇叭警告其离开,岂料越军不仅拒不撤走人员,反而向556号舰射击,556号舰立即开炮还击,并将605号船驾驶台轰坍。越南605号船船体倾斜。9时37分,中国556号舰停止射击,而伤势沉重的越南605号船苦撑到天黑时沉没。”

遗恨的是,三个多月后,越南鬼子又占领了这个礁盘,还在上面建立永久礁堡驻扎了兵力。直到现在琼礁就再也没有回到我们的手中。而在琼礁问题上,恰恰我国政府承受的压力最大。314后,越南政府在全世界大肆宣传说我们在琼礁大屠杀,击沉了他们的一艘难民船,船上二百多人被我们屠杀,并向联合国和国际法庭提出要求调查处理。我们中国政府从来都是只做事少说话或者不说话,正因为这样,三个月之后他们又堂而皇之的占领了琼礁。

556号在赶赴琼礁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奉命脱离战场,前往永暑礁伪装巡逻。(当时永暑礁的建设正进入紧张阶段,虽然周边没有敌人的礁堡,但毕竟还是远离本土。一旦战事扩大,很是危险。)所以我没有亲眼目睹556护卫舰是如何击沉越南的难民船的。但是我敢以军人的荣誉担保,那天在琼礁的越南船只上的人员绝对不只是平民,更不是什么难民。因为我从十二日到十三日上午一直在观察他们,从他们的动作,还有船队行进队形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而且至少有几十个人跟我们是一样的身份——陆战队员。我不知道政府为什么不驳斥他们的说法,反而不出声,后来回到基地后才听在556上的陆战队员说:“当时打死的人中确实有小孩和妇女,但对方确实有向我们开枪,于是我们判断他们是伪装的武装船,所以进行了还击。小孩和妇女都是结束战斗后才发现的。“

越南605船上的人确实都被我们歼灭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该船在当天傍晚时彻底沉没在海底。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至今日,每每想到这件事我心里都会以阵闷痛,毕竟是200多条人命,而且还有妇女儿童。但是,那是战争啊,战争就是这样残酷,而且往往妇女儿童又是战争中受害最深的。况且正是因为当时我们的狠,才保证了永暑礁的顺利建设,也确保了赤瓜礁的占领,最重要的是314海战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南沙群岛都是和风顺气,经历了一段和平时期,周边各国可以说是从心底里惧怕我们的海军。

越南人又开始闹腾了,这个民族有个不好的毛病,那就是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痛。他们忘记了314时是怎么被我们打击的,忘了琼礁附近海下的200多条生命,又开始挑战我们的容忍度;他们还忘了美越战争中,美国军队是怎么样对他们进行狂轰滥炸的,忘记了橙剂(落叶剂)给他们带来了多少变异怪胎,现在却要跟美国军队合作甚至是欢迎狼进家门,只是为了对付中国。

一个南海老兵的建议:对越南这样忘性大的国家,不管局势紧张与否,都要随时敲打一下,免得他们患头热病。三下大棒一根胡萝卜正好。

结束!唠唠叨叨没有头绪的写了一通,希望大家原谅。我今年40岁了,能作的也只能是给大家讲述,希望四月青年里的年轻人能立志报国,多做实事,少说空话。借用毛主席的一句话: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最终还是你们的!"

      打赏
      收藏文本
      31
      0
      2011/6/24 12:54:3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东拉西扯、前后矛盾,把多人的文章摘抄混编。

      2014/2/9 13:05:08
      左箭头-小图标

      我听说的版本是一个班的战士全体失踪,最后在刘华清同志和总设计师的干预下才给予烈士待遇,同样不知真假。

      2013/5/15 1:27: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不知真假:3.14海战经历者的回忆回复